李心草

李心草

李心草(1971年5月3日-),中國指揮家祖籍雲南省保山市,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並曾留學于奧地利維也納。曾執棒中國交響樂團、釜山交響樂團等,現任貴陽交響樂團藝術總監。與著名作曲家葉小綱、關峽、楊雲寒等都曾有合作或交流。

  • 中文名稱
    李心草
  • 出生地
    雲南
  • 出生日期
    1971年
  • 身高
    1.70米

人物簡介

       李心草,天下網校簽約講師,現任中國交響樂團總監助理兼常任指揮及中央芭蕾舞團首席指揮。20歲時,就已與前中央樂團、上海交響樂團等國內著名樂團成功合作了馬勒、勃拉姆斯、肖斯塔科維奇拉赫瑪尼諾夫、西貝柳斯、德沃夏克等作曲家的大型作品,並與中國音樂學院師生合作演出了威爾第的歌劇“茶花女”和中國歌劇“原野”。與他合作過的樂團除上述外,還有中央歌劇院、中國青年交響樂團、北京交響樂團、上海交響樂團、上海廣播交響樂團、天津交響樂團、廣州樂團、昆明交響樂團、法國裏爾國立樂團以及貝桑松歌劇院等。

李心草李心草

自1999年學成回國之後,演出了大量不同時代不同風格的作品,均受到國內面板眾與音樂家們的好評。作為當今樂壇最活躍、最受歡迎的青年指揮家之一,他的足跡遍及國內外,他在一系列音樂會演出中,對作品的細膩分析處理,穩健而強有力地展現出他在豐富曲目中的廣泛適應性、對作品風格把握的準確性以及才華獨具的感召力。他對德、奧不同時期的經典作品以及中國當代作曲家新作的詮釋,尤為令人稱道。   

人物生平

1971年出生于河北,老家雲南保山。

1983年至1988年就讀于雲南省藝術學校,學習長笛專業。

1988年至1989年任中國廣播交響樂團長笛演奏員。

1989年至1994年就讀于中央音樂學院指揮系,曾師從著名指揮家、教育家徐新教授。

1993年獲“首屆全國指揮比賽”第一名。

李心草李心草

1994-1996年,受聘擔任中國中央芭蕾舞團管弦樂團常任指揮。

1996年,受奧地利指揮大師雷歐普德·哈格教授的邀請赴奧地利,入國立維也納音樂大學深造。

1997年獲“第45屆法國貝桑松指揮比賽”第二名。

1999年出任“國交”駐團指揮。同時,兼任中央芭蕾舞團首席指揮。

同年,擔任中國交響樂團駐團指揮,他與樂團舉行的一系列音樂會頗令人註目,展現了在豐富的曲目中廣泛的適應性以及對作品風格的準確把握,他對德奧經典作品以及中國當代作曲家新作的闡釋尤其令人稱道。在“'99東瀛行”中國交響樂團日本巡演中,他與陳佐湟共同擔任指揮、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1993年11月,代表中央音樂學院參加了“首屆全國指揮比賽”,並榮獲第一名。

1994年起,受聘于中央芭蕾舞團管弦樂團,出任常任指揮。並成功的演出了“吉賽爾”、“天鵝湖”、“睡美人”、“胡桃夾子”、“羅米歐與朱麗葉”、“仙女”、“唐基柯德”、“戈佩利亞”、“紅色娘子軍”等中外著名芭蕾舞劇。

1996年,受指揮大師雷歐普德.哈格教授的邀請赴奧地利,並在國立維也納音樂學院深造。

1997年獲法國第45屆貝桑松國際指揮比賽第二名。同年,作為哈格的助理指揮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訪華演出。

獲得榮譽

1993年,年僅22歲大學在讀的李心草在“全國首屆指揮比賽”中脫穎而出,榮獲第一名。

1997年,在舉世聞名的法國“第45屆貝桑松國際指揮比賽”中榮獲第二名。

2000年,被《中國青年》評為“可能影響中國21世紀的100位青年”之一。

2004年,被共青團中央評為“首屆中國青年學習成材獎”十佳之一。

情感歷程

佳人不識我心

兩個音樂家,音樂把他們連在一起似乎順理成章,但他們在音樂會上第一次相會時卻頻出“別扭”,以至于成就了他們兩個“冤家”。

李心草

有一次,李心草去哈爾濱歌劇院指揮演出。演出之前別人向他介紹,這場節目有一個鋼琴協奏曲《黃河》,是個女演奏者,叫秦蘭。樂曲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可演奏者卻十分陌生。李心草當時聽完後就說行,心想可能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吧。《黃河》嘛,氣勢磅礴的一首曲子,在樂壇上如殷承宗、劉詩昆那樣的大師級人物都彈過,而年輕人一般拿不下來,這首曲子需要極強的力度,所以他根本沒有想到會是一個小姑娘。

等到了哈爾濱,第一次見到這位鋼琴家秦蘭,李心草當即一愣!怎麽是一位如此年輕漂亮的女孩?幾分驚喜之後,他又感到些許懷疑——她能彈下《黃河》嗎?但隻是一閃念,他的疑慮便打消,他想的是,既然這個劇院決定由她來擔任獨奏,又外請我來指揮,應該沒什麽問題。第一面就這樣認識了。

但事情並未結束。那一場音樂會還有一支協奏曲《梁祝》。按照慣例,擔任獨奏的小提琴手、指揮和鋼琴伴奏之間,在排練之前應該有一個交流,大家對樂曲的處理、表現做些溝通。他們很客氣地聚到一起,合奏完畢,那位小提琴手很有禮貌地說:“李指揮,你看咱們有哪些地方需要交流一下?”可秦蘭倒好,她彈完後,站起身,二話沒說,走了!李心草心想這是怎麽回事,怎麽連個交流都沒有啊?後來他說,其實那會兒他已經想跟她套近乎,但這次秦蘭沒給他機會。

接下來的事更有戲。《黃河》協奏曲開始了,“當、當、當……”氣勢磅礴的樂曲奏響。樂隊奏完了前奏,秦蘭的鋼琴進入。優美的滑弦部分從秦蘭手下一瀉而出,那麽流暢、抒情,指揮家舒展開身子大幅搖晃,人們開始進入想象的天堂。就在這時,從台下上來兩個人,一個扛著攝像機,一個拿著照相機。兩個人一前一後,上台來便開始折騰。那個拿照相機的還時而單腿跪地,時而前後穿插,最過分的是還連連閃光。

李心草是頭一次碰到這樣的事,這是絕對不可以的!他看看秦蘭,她似乎對台上的事並沒發現,低頭專註地演奏。李心草對那兩人指了一下,用手勢哄他們下去。扛攝像機的人一看,馬上就下去了,而那照相的卻不理他,還在那兒“咔嚓咔嚓 ”地照!李心草納悶了:這是怎麽回事?

李心草做夢也沒想到,這兩人是秦蘭請來的!秦蘭事後故意說:“我就是發現了也不會趕他們!”那是氣話,但秦蘭的確也沒想到他們會上台,會那麽沒規矩。

這邊李心草不知,看到那照相的不理他便急了。他拿著指揮棒照著她的琴蓋就敲!她正彈著,被突然驚醒,停了下來,抬頭看著指揮不知道怎麽回事。李心草又指著那個人說:“下去!請你下去!”那人悻悻地下台,觀眾稍稍有點騷動。李心草重新調整了樂隊的情緒,舞動指揮棒從頭再開始。

而秦蘭那一刻的心理活動李心草並不知道,但是再開始以後,他很明顯地感覺到,這第二遍比第一遍從力度上、從音樂表現上一下上升了一大塊!分明能聽出這琴聲當中有一股憤怒之氣。秦蘭說,那就是心裏憋著一股氣呢!李心草一直詫異,從來沒見過這麽“非常”的音樂?後來他們再看了錄像,的確變化異常,倒是充分表現了黃河奔騰的氣勢。

演出大獲成功。但當演出完大家慶功的時候,秦蘭還是轉身就走了。演了兩場,她一次活動都沒參加,隻要演出一完,李心草便再也看不見她。

抓住了愛的機緣

這天午夜一過就是2月14日情人節。李心草告訴秦蘭的時候,她還是第一次聽說“情人節”,感到有點奇怪。其實兩個人的心,已經貼得很近。

從哈爾濱回來以後,過了一個月時間,河北交響樂團請李心草去指揮一場音樂會,並請他帶一個鋼琴獨奏去。可選擇的鋼琴家挺多,但他一下就想到了秦蘭。

他給她打了電話,告訴她有這麽個演出。那場音樂會的曲目上半場是《第五鋼琴協奏曲》,也叫《皇帝鋼琴協奏曲》,下半場是《第五交響曲》,都是貝多芬的。問她可不可以練練?秦蘭在路上接到他的電話,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秦蘭便到北京來上課,找她的專業鋼琴老師練曲目。還是老規矩,演出之前要在一起做些交流,秦蘭上專業課的時候,李心草也應一起去聽一下。但是又很不巧,他們的時間總也湊不到一起。終于有一次,離演出還差20天的時候,他倆和專業課老師總算湊在了一起聽琴。

然而這次彈琴的結果並不是很好。秦蘭手上有傷,是外傷,受了感染,用膠布裹著。醫生不讓碰琴,還說得挺嚴重,如果不當心就需要打點滴。當時在專業老師家裏,她手全腫了,特別疼。譜子也沒背下來,沒彈幾個小節,她就停下來,彈不下去。

她低著頭,坐在那裏像個國小生,喃喃地說:“我彈不下來,李老師對不起,你換人吧。”李心草鼓勵她說:“現在換人是不可能的了,你沒有問題,你回去加緊練,肯定能成!”

過了幾天,又聽了一次,這一下秦蘭給大家吃了顆定心丸,連老師也說,上台肯定沒有問題!聽著秦蘭的演奏,李心草心中就能想象到她回家是怎樣艱苦地練琴。

但是他不知道,他那幾句簡單的話給了秦蘭多大的動力!而且秦蘭對他的好感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秦蘭回到家對媽媽說:“從現在開始,我什麽事都不幹了,隻練琴。就是為李心草,我也得好好準備!”

他們帶著練好的貝多芬,滿懷信心一起去河北演出。

在河北的幾天裏,李心草忽然發現,秦蘭特別會關心人。他頭天晚上回來得晚,第二天一直睡到排練之前,也就不吃早飯。她每天都把早飯預備好,等他醒來吃。李心草一個人慣了,有點不修邊幅。有一天中午吃飯時她問他:“李老師,您一直沒刮胡子吧,長得挺長的了,顯得有點滄桑。”李心草說,我忘了帶剃須刀。她什麽也沒說,等到下午再見面,她把新買的剃須刀送到他手上。

秦蘭也感到,他對自己也很關心。他們排練的地方沒有暖氣,2月份北方的寒冷可想而知。秦蘭又特別怕冷,手全是僵的,根本就彈不了琴。但她作為客席,自己不好意思說。李心草看出來了,特別心疼,卻沒表露出來。他跟河北樂團交涉,要求必須解決這個問題。頭一次好有解決好,他就跟人家急了,最終弄了一個電暖氣擱在她旁邊。到了演出前,他叫團裏人帶著熱水袋去給她暖手。

演出順利完成,這次秦蘭和樂團的人一起慶功,大家都很高興,一直歡樂到午夜。

午夜了,前幾天每次都是很有禮貌地分手。那天兩人都喝了酒,李心草對秦蘭說:“我到你屋裏坐一會兒。”開始兩人聊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沒說幾句就冷場了,兩人無聲地坐在屋裏。還是李心草先開口:“一直有個事想跟你說,但是又特別猶豫……”雖然燈光很暗,秦蘭還是能感覺到他的臉通紅。她說:“幹嗎猶豫呢?我知道你想說什麽!”說完兩人又陷入沉默。最後李心草終于壯起了膽子,把左手伸出來,秦蘭仿佛很自然地把她的右手放在他手上,兩隻手緊緊握在一起。

2004年8月,秦蘭離開熟悉的哈爾濱和父母,來到北京,和李心草攜手踏上了婚姻的紅地毯。不久,秦蘭暫調中國歌劇舞劇院工作,常住北京。

溫馨“改造工程”

李心草在事業上是個天才,可在生活中卻是個“低能兒”,而且有許多壞習慣。結婚後,秦蘭不僅在生活上無微不至地照顧他,還開始對丈夫實施“改造工程”。

過去,李心草的家裏到處都是樂譜、衣服,難以下腳。生活上,經常是飢一頓飽一頓的,甚至曾經在大冬天穿了一件短袖襯衫去上班!

結婚後,秦蘭將家收拾得幹幹凈凈、利利落落。為了讓李心草一日三餐吃好,她買來一個好幾層的高級飯盒,每天早晨她早早起來,炒上幾個菜,然後分別裝進飯盒。她還把每天李心草要換的衣服整齊地放在床頭,連配什麽襪子和鞋都安排得非常周到。那時,李心草每天拎著飯盒去上班,團裏的人都羨慕地對他說:“小草,咱們團隻有你享受這麽高級的待遇啊。”

李心草工作很辛苦,秦蘭為了讓他有個好胃口,三天兩頭變著花樣給他做著吃。她在外面吃到什麽好吃的,就回來學著做。她還發明了許多新的做法,李心草愛吃米飯,她現在能做十多種各式炒飯。李心草特別愛吃她做的飯菜,每天下了班就往家裏跑,因為他知道秦蘭一定又在做什麽新菜給他吃。由于胃口大開,李心草比婚前胖了,身體也好了。他常跟別人說:“ 有老婆真好啊!”

李心草真心感受到了秦蘭對他的愛,所以,他也心甘情願地開始接受她的“改造”。而秦蘭也有自己的一套辦法,讓李心草乖乖地改掉一些壞習慣。

李心草喝濃咖啡上癮,每天最少要喝五六杯非常濃的咖啡。他在奧地利

留學時,還專門買了一個大咖啡廳用的能磨1 3種咖啡的咖啡機。過去他早晨空腹去上班後,也要先喝上一大杯濃咖啡。由于喝得太多,他的心髒受到了影響,手經常發抖。秦蘭覺得這樣下去,他的身體就完了。拿指揮棒的手發抖,他的事業能長久嗎?

于是,秦蘭開始幫李心草戒咖啡。她知道,李心草性格上像個孩子,非常任性,需要人哄。所以,她首先給他講喝太多濃咖啡的弊端,讓他認識到危害。然後,她每次幫他沖咖啡時,一點點地減量。接著,開始限製他喝的次數。李心草感到很不習慣,他堅持要喝時,秦蘭就買來上好的茶葉,每天泡上一杯香香的茶,和他一起慢慢地品,還給他講喝茶的好處,講有關茶葉的故事。漸漸地,李心草喜歡上了喝茶。他的心髒恢復了正常,手也不再抖,精神狀態也好多了。

李心草過去總是酗酒,晚上喝多了後,扎到沙發上就睡。秦蘭覺得這樣既傷害他的身體,又影響他的形象,就決定幫他戒酒,一到11點,就把他按到床上睡覺。如果有必要的應酬,她會提醒他少喝。她會像哄孩子似的對他說:“咱們少喝點,省得受罪,還影響工作,好嗎?”由于有秦蘭時刻在身邊提醒,李心草再也沒有喝多過。有時,朋友在飯桌上勸他喝,他會說:“我已經向老婆保證不喝了。而且,我是自覺的,我知道老婆是為了我好……”慢慢地,大家都知道李心草有個很了不得的妻子,能夠讓他戒掉多年的酗酒惡習。

結婚後,秦蘭發現李心草有一個特別不好的習慣。每天早晨起床後,他鑽進

衛生間坐在馬桶上先抽一支煙,接著再看書,或者打手機遊戲,在衛生間裏一呆就是半個多小時。她一催他,他就說:“還沒完呢。”這種習慣非常不好,會得病的。

怎麽辦呢?硬來肯定是不行的。李心草是個上班非常準時的人,平時秦蘭早晨都是7點叫醒他。後來,秦蘭每天晚1 0分鍾叫他,還故意把衛生間的燈弄壞。這樣,李心草在裏面就看不了書、打不了遊戲了。她還特意買了一個小豬嘴裏叼著煙鬥的玩具,放到了衛生間的煙灰缸裏。李心草一想抽煙,看到這個玩具,就克製住了。看時間差不多了,她就叫他:“快點吧,要不該遲到了。”李心草看時間來不及了,隻好趕緊出來。慢慢地,李心草養成了“速戰速決”的好習慣,秦蘭心裏直偷著樂。

剛開始,李心草還不太習慣處處被妻子管著。漸漸地,他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健康,作息時間越來越規律,工作也越來越有勁頭了,這才深深地體會到了妻子的良苦用心,也開始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回報她。

李心草過去每天最少抽兩包煙,可秦蘭一聞煙味就咳嗽。他下決心戒煙,把家裏原來每個房間都有的煙灰缸統統收了起來。在家裏和秦蘭面前,他不再抽一口煙。有朋友對他這麽堅決地戒煙感到很吃驚,就問他:“你是不是妻管嚴啊?”李心草說:“我是心甘情願為老婆戒煙的。為了她,我願意改掉一切壞習慣。”

秦蘭用自己的智慧和愛,將一個大男孩似的指揮家,打造成了一個成熟的男人。所有了解他們的人都說:“小草在外面指揮幾百人的頂級樂隊,在家裏卻心甘情願地被妻子指揮。”李心草則深有感觸地說:“瞧,我們的愛情改造得多麽幸福甜蜜!”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