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存

李嘉存

李嘉存,回族,1954年生于北京珠市口四聖廟。 1983年,電影廠拍了一部電視連續劇叫《甄三》,李嘉存是被選中的民眾演員,在劇裏頭演一個摔跤手。 那時候李嘉存雖然是民眾演員,拍起戲來卻是非常敬業,可勁地摔,而且是真摔。憑著在天橋打下的扎實功底,李嘉存摔的技術、摔的認真,完全趕上現在流行的武術指導。年輕的李嘉存盡管失去了進國家摔跤隊的大好時機,但他工作、身體因此受益不少。

  • 中文名稱
    李嘉存
  • 國籍
    中國
  • 民族
    回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4年
  • 職業
    演員
  • 代表作品
    《官場大先生》
  • 血型
    AB型

個人簡介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小時候家裏老有戲班的人來往,受梨園家庭的熏染,他打小就喜歡吊兩嗓子。現在塗了油彩,一亮嗓子,還是個全場叫好的角兒。

比起唱戲,李嘉存從小就想幹一份能犒勞自己嘴的事業,他認為廚師是最最理想的選擇。十幾歲起學藝,李嘉存已經蒸炒煮烙跑堂站灶的無不學遍,靠著對飲食文化的深情厚誼,李嘉存成了名廚,賺了人生第一桶金。後來在<慈禧西行>裏演國廚,那完全是大廚生活的本色表演。 李嘉存很像佛說中的彌勒,時而露出的笑意中有種大度的灑脫。

“牙口好,胃口就好,身體倍棒,吃嘛嘛香”,說起這句廣告詞,大家就會想起李嘉存。人們都說,這句廣告詞從李嘉存的口中說出來的味道那叫一個純正。

我們都知道,銀幕中的李嘉存敦厚善良,風趣幽默,很得人緣。于是,我們也以為現實生活中的李嘉存也是這樣。然而,當本報記者在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劇組見到李嘉存時,卻意外地感到了李嘉存戲裏戲外給人的巨大反差。

坐在本報記者面前的李嘉存感覺很內向,以至于一下子很難將他與銀幕中那個大大咧咧的透著十足的老實味道的“鄰家大叔”聯系到一起。

但李嘉存就是這樣一個有著“雙重性格”的人。盡管給人的性格內向,但演起戲來卻一點都不含糊,演什麽像什麽,絕對到位。

家裏有個“三不齋”

畫畫、曲藝小品話劇影視,對于李嘉存這樣一個“全能”明星來說,閱讀在他的成功之路上起的作用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太重要了”。

說起閱讀,不得不提李嘉存家中的那個“三不齋”。“三不齋”是他書房的名字,對于這個名字,他解釋為“不躁、不滿、不油滑”,這不僅是他做人的準則,也是他的真實寫照。

人物檔案

李嘉存李嘉存

“牙口好,胃口就好,身體倍棒,吃嘛嘛香”,短短的一句廣告詞,讓全國觀眾牢牢地記住了這個看起來憨厚善良、風趣幽默的李嘉存。準確地說,相聲應該是李嘉存的專業,但是他似乎對畫畫、收藏更專業。 看看版面上的人物照,讀者朋友一準能認出,他是大笑星李嘉存。過年了,把這麽個“大寶貝”請到我們的欄目來,頓時給版面增加了喜慶的氣氛。不過,來我們版面做客倒不是想介紹他的曲藝藝術,而是他的另兩個專長———收藏和繪畫

☆喜歡收藏“牛”

熒幕上李嘉存敦厚善良,風趣幽默,很得人緣;生活中的李嘉存則幹嘛嘛行。外表粗獷的他,在生活中是一個細心的人,就連家中的裝飾也無不出自他手。

一次到北京辦事,在一位朋友的帶領下,記者走進了李嘉存的兩層樓住宅。室內設定算不上豪華,但卻有一股濃鬱的文化氣息。會客廳陳列櫃裏,擺滿了大大小小的紫砂壺和小玩意,粗略數了一下,光紫砂壺就有幾百把。李嘉存說,他最喜歡養壺,每得一把新壺,都是細心養過之後再存放在櫃子裏。而那些小玩意是他們夫妻最割舍不掉的,已經跟隨他們20多年,都快成古董了。

李嘉存喜歡中國畫,他可以不吃飯,可以不去玩,但家中不能沒有字畫。所以,他家的每間屋子都掛一兩張名人字畫。

除了喜歡字畫,李嘉存還喜歡收藏“牛”。家中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牛”,每次外出拍戲,不管多遠,隻要看到與牛有關的工藝品,他都會帶回來。他畫室的名字也叫拜牛堂。“我喜歡牛的性格,也許與自己的性格有相同之處,做老實人,辦老實事,有點愛屋及烏吧。”

☆畫畫也是專業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自小酷愛書畫,46歲又考入中央美術學院學國畫。他有個書齋,名為“三不齋”,意為“不躁、不滿、不油滑”。演藝圈裏有書畫愛好的人不少,如藍天野張金玲是畫花鳥的好手,鬱鈞劍唐國強酷愛書法,但像李嘉存一樣對繪畫痴迷到自費去中央美院學畫的還真不多。說到幾年前的求學經歷,李嘉存自豪之餘又不無留戀:“那是2001年,我突然想,既然自己喜歡畫畫,為什麽不正兒八經地上學去呢。從我們那個年代過來的人,因為沒機會受正規教育,其實是想上學想瘋了的。我多少有點名了,確實特別忙,要抽出大塊的時間非常難。我夫人就鼓勵我說,你都快五十的人了,該爭取一下。”終于鼓足勇氣報了名,拿到了學生證,班裏20多人,李嘉存責無旁貸地成了“大哥”。被老師安排坐在第一排的他,也成了班裏一景。“我這麽大歲數,頂著一光頭坐那兒常讓人看了想樂。最可笑的是我進校門,保全攔住我說,李老師您找誰,我說不找誰我來上學,沒人信,直到拿出學生證才行。” 其實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李嘉存就曾師從著名國畫家康寧先生學畫。在中央美院一年時間裏,又相繼從趙寧安、郭怡琮、郭石夫、張立辰那兒得到了系統的理論熏陶。當記者問他,老師是否會因為他是名人而網開一面時,他立即搖頭道,“才不會呢,我也常受到批評,隻不過老師們都很有涵養,批評人的方式也很委婉。”一年的學習,對他的繪畫起到了不可小視的作用,除了得到名家的認可外,李嘉存的畫還成了市場上不少人收藏的目標。在蘭州一個拍賣會上,他一個4尺對裁的<大吉圖>被人以28000元拍下。

對于自己的畫,李嘉存自有清醒認識。他真誠地說:“我最喜歡的國畫家是李苦禪王雪濤康寧,他們都是達到巔峰的大師,我跟人家沒法比,雖然自己感覺畫得也還有點意思,可距離還遠著呢。我怎麽理解繪畫藝術?可能見仁見智吧,我認為就是寫情寫意,之所以醉心于國畫,就是因為我認為那是老祖宗留下的精華。”

人物小檔

曾參演過<宰相劉羅鍋> 、《慈禧西行》、《人間灶王》、 <雷雨>等劇目。師從相聲名家高英培,表演過《武墜子》、《新編四郎探母》等諸多優秀的作品。在書法和繪畫上造詣頗深,去年拜歐陽中石先生為師,在書畫藝術上精益求精。

個人愛號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不僅愛書,更愛藏書。他收藏最多的是書畫圖書,幾乎所有的中國畫專業圖書在他的書房裏都能找到。他的書房就像一個美術書圖書館。在他的書架上寫有四個大字“每天必讀”,李嘉存就這樣每天提醒著自己不斷地學習。 “時政的東西看新聞就行,知識的補養那就得看書籍了。”不管走到哪兒,他都會帶著幾本和美術有關的書。一有空,他就拿出來看。用李嘉存的話說,這種書是每天必看的。

圖書來說,李嘉存更喜歡中國古典的,在他眼中,傳統的東西營養更大。但現代的他也不放過。除了美術書他每天必看,還有一些報紙雜志他也是每天必看,為了吸收更多的營養,使自己不至于落伍,他還訂了很多報紙雜志。拍完戲回到家中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閱讀。

李嘉存說,他最喜歡郭沫若的《水牛贊》,詩中贊揚牛死活是為了人民,它是和平勞動的象征,它是獻身精神的象征,郭沫若在詩中最後發出“水牛,水牛你最最可愛”的贊嘆,李嘉存說牛的精神也是他一輩子要追求的。

盡管現在沒太多的時間去看書,但李嘉存說對自己的藝術人生有影響的書實在是太多了。李嘉存成長在文化大革命時期,沒有學上,沒有書讀,隻有任其茫然發展。“那段時間可以說浪費了很多很多,最好的時間都浪費了。”以前失去了許多讀書的機會,所以今天的李嘉存是讀嘛嘛香,他拼命地補充養分,在知識的海洋中不斷地遨遊著。

人物評論

李嘉存李嘉存

說起拍廣告的李嘉存,人們就會想起他“吃嘛嘛香”的憨態和實在;說起影視劇中的李嘉存,人們就會想起那個粗胖狡黠的家丁跟班。其實,生活中的李嘉存還有著更多側面。 首先,應該是說相聲的李嘉存,這才是他的專業。李嘉存是個非常敬業的演員,一次練身段連練六遍還不到位,自己急得把臉都打腫了;再是灶前掌勺的李嘉存。他從十幾歲學廚藝,蒸炒煮烙跑堂站灶的“絕活”無不學遍;再是揮毫潑墨的李嘉存。他自小酷愛書畫,一手丹青妙筆,46歲又考入中央美術學院學國畫;再是唱國劇的李嘉存。他不隻是為說相聲練幾口,而且登得台上得場,老生老旦花臉都拎得起;還有摔跤場上的李嘉存。你要和他過過招,就會發現他還真是個練家子呢。李嘉存將與他的搭檔劉洪沂、師哥孟繁貴、朋友楊燕毅、伯樂臧金生等一起講述他們相處交往中的趣聞樂事。

形象大使

形象大使好人緣

李嘉存李嘉存

其實在那個眾所周知的廣告之前,李嘉存就已經在畫畫、說相聲、演戲等方面很有成就,隻不過這個廣告讓更多的老百姓認識了他記住了他。內向的李嘉存在談到這個話題時隻是很淡淡地說:“這隻是我若幹作品中的一個作品,隻不過這個作品讓人們記住我了。這都是一步一步的,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 李嘉存成為“藍天”牙膏的形象大使是個很巧合的機會。當時做片子的導演是他的一位朋友,偶然談起有中國特色的廣告實在太少,就問李嘉存能不能去試試,結果去了一試鏡都感覺挺合適,于是就這麽定了下來。

說起當時的情景,李嘉存覺得天津牙膏廠選擇他是冒一定風險的。那時候產品做廣告,往往考慮使用名人,他的形象能否被大眾註意並接受還需打一個問號。廣告出來後在中央電視台播出,前一個半月幾乎沒有什麽反應,悄無聲息。當時天津牙膏廠的效益不太好,啓用李嘉存時,職工們心裏就沒底,這麽一來,大家更是擔憂。但沒想到兩個月後,訂單如雪片一樣地飛向了天津牙膏廠。李嘉存成功了,天津牙膏廠也迅速站了起來。

自從被老百姓記住後,李嘉存常常在大街上給人認出來。他曾講過一件很有趣的事。他在玉泉路住的時候,有一次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在大街上攔住了他,對他說:“兄弟,你一看就老實,所以你做的產品宣傳我信得過,那個牙膏呀,我老用!”

藝術簡歷

1954年生于北京南城,中國鐵路文工團演員。號伴牛堂主、三不齋人、二吃堂痴人,回族,70年代末向著名國畫名家康寧先生學習國畫,2001年到中央美術學院國畫系進修,從師趙寧安先生、郭怡琮先生、張立辰先生、郭石夫先生學習。現為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電視家協會會員、南京畫院特聘畫師杭州畫院特聘畫師。

經典作品

李嘉存李嘉存

《官場大先生》 類型:黑色幽默宮廷劇

頻道:TVS-5南方科教生活頻道

時間:11月23日 18:50<生活劇場>

主演:李嘉存

劇情:明朝天啓年間,大太監魏忠賢架空了皇帝朱由笑,形成了明朝歷史上又一次“太監專權”。憨傻木匠王一田聽信算命先生的一番瞎話,認定自己“命裏註定前三名”,于是進京參加科考,誤打誤撞地撈了個第三名,又憑著手上的一隻木“抓撓”深得皇帝寵愛,成為皇帝身邊的另一大紅人。從此皇宮之中風起雲涌……

看點:劇中七分機智伴著三分苦澀,讓人笑中有淚。該劇由著名喜劇演員李嘉存主演,他以一句“牙好胃口就好,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的廣告詞而家喻戶曉,憨態可掬的形象深入民心。

個人專訪

李嘉存其人:生于北京南城,回族人,號稱伴牛堂主,也稱三不齋人,現為中國鐵路文工團演員。李嘉存早年師從相聲名家高英培,表演過《武墜子》、 <新編四郎探母>等諸多優秀相聲作品。參演過<宰相劉羅鍋> 、《慈禧西行》、《人間灶王》、《雷雨》等劇目的演出。為天津藍天六必治牙膏所做的廣告語“吃嘛嘛香”早已家喻戶曉,婦孺皆知。他還是中國曲藝家協會、電影家協會、電視家協會會員,是南京畫院、杭州畫院的特聘畫師。眼下,他演出影視劇、創作書畫,是個文藝圈子裏的“大忙人”。 主持人:看您身體還是挺結實的?

李嘉存:還行。

主持人:白白嫩嫩?

李嘉存:那不,皮糙肉厚。

主持人:這叫什麽?牙好胃口就好,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

李嘉存:對,沒心沒肺,主要是沒心沒肺。

主持人:我覺得好像您還瘦了一點兒

李嘉存:對,最近減肥呢。

主持人:減肥呀?

李嘉存:對,一天一頓飯。

主持人:您原來多重呀?

李嘉存:最高的時候是106公斤,212斤,蹲不下,完了睡覺翻不過身來,老得仰著躺。

主持人:那您這身子骨是不是愛吃肉?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離不開肉,我兩天不吃肉,第三天準得哆嗦 這可不是玩笑。 主持人:真的?

李嘉存:兩頓不吃都不行, 第三天這腿肚子哆嗦,幹活沒勁,老鬧脾氣,真的,我這愛人知道,趕緊,給他點肉吃就行了。

主持人:你們那時候,家裏面哥幾個?

李嘉存:五男二女。

主持人:媽喲,七個?!

李嘉存:我們街坊都說我媽官稱二娘,他們都管我媽叫二娘,說二娘 ,你五男二女七枝花,我媽說不,五男二女七個冤家,管我們叫七個冤家,我小時候矯情。

主持人:小時候就開始矯情了?

李嘉存:矯情,我生下來就9斤11兩,在我們家應當說是受,比較受照顧的,把這白薯都稱好了,兩塊大白薯,加一個半拉饅頭,或者半拉窩頭,分份,分成七份,我媽先讓我挑,我看著這白薯,拿著這個,結果沒有,我總覺得我拿這一份小,少,後來我一生氣,啪,我把那秤給攫折了,當時我媽那說著心裏還挺難受,我媽的眼淚刷下來了,我媽說 小子不是說媽不給你吃,真沒有呀哎喲 ,我現在想起來覺得我媽那兒太難了,太難了,你說當媽的 ,誰不想讓兒子閨女吃飽呀,你想那白薯 ,那年代吃兩塊跟沒吃一樣,放倆屁沒了 那你說誰受得了,有十來年前了我呀,大夫說稍微胖 你得減肥 ,我說行 減肥,那時候我在鐵道兵文工團,我住在玉泉路 減肥 減肥怎麽辦,少吃 少吃 有時候晚上睡不著覺,餓得我 翻過來調過去得 哎喲 ,餓著我這難受呀 忽然間想起來,我說你說我媽帶著我們這七個孩子,你說我媽多不容易 想著難受,第二天早早我就起來了,起來了我上咱們全聚德,買兩隻烤鴨提著烤鴨瞧我媽去了,我媽說怎麽了你 ,不年不節的你幹嘛 我說媽你別提了,昨天說減肥 減肥餓得我睡不著,我想您帶著我們這七個孩子怎麽過來的,我媽一聽馬上哭了 深有感觸,還行 沒白疼你 行 沒白疼你!

主持人:現在媽媽還在嗎?

李嘉存:不在了,在就不哭了,所以沒媽以後想媽。

主持人:那你們日子好了以後,你媽媽還在世嗎?

李嘉存:在,那我孝敬我媽沒得說,我媽心裏要不痛快,我給我媽怎麽也得哄好了 ,誰在誰都哄不好我媽 就我能哄好了 ,怎麽說都不成 我給我媽摁炕上,抓我媽腳心 得 得了,我媽一樂 得 就行了 ,那好像<北京晚報>我寫過一篇文章,就是每人都有七情六欲是吧,其實演員也不是全方位的,必須得歡笑 我們這一類事情很多,你比如馬季馬先生的母親去世,他正在演出廣告都貼出去了,可是觀眾不知道他母親去世了,所以馬先生用全部的熱情給觀眾,你想想 ,這此時此刻是一般人忍受不了的。

主持人:是。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家長在太平間裏凍裏,自己去給別人說笑去,但是隻有相聲演員 ,我母親去世就是這樣,當時我在上海拍戲 ,頭一天晚上最晚一班飛機飛回來,當時我媽已經去世了 因為我們是回族,回民講土為安 越早埋越好,等第二天早晨就把我媽給埋了,埋完了,我當天晚上最晚一班飛機我回上海了,當時他們以為我媽病好了呢,其實我媽已經去世了 所以說,就這個時候 如果再有人,再半道兒摟著你照相再跟你說話,或者再跟你開玩笑 ,這對你是一個考驗你必須得,原先我說過 我說我可以,你們可以考驗我 我跟著照了上百萬,千萬張照片,如果有一張我跟觀眾沒笑的照片的時候,那叫嘉存不好,高先生 恩師 高英培 對我有一句話,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師傅跟我說,是師爺跟我師傅說的 ,我師傅又跟我說的叫一分厚道一分福 ,說這人呀一定要厚道一點 ,為人處事一定要厚道,所以我 說一小故事 20年前,馬三立到北京演出來 來西單,當時西單劇場還沒拆 ,西單這個長安劇院還沒拆呢,老紅軍樓那地 就是我接我師傅,那天趕上下雨 從我師傅那胡同我出來,我開著車 我有點開的快 那水 滋 ,那馬路 我那車軲轆一壓那水 ,濺了旁邊一騎車的 弄一身,我師傅就在旁邊呢,我師傅這人特別善良 可是那天 ,那一會兒 那時候,老師簡直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啪就打我 ,就同時那水滋出去濺著人身上,我師傅啪一掌 我師傅說 ,人家這騎車你這開車 弄這一身 ,你要騎車呢 自打那兒 多少年了 ,我開車隻要走水坑保證減速 ,保證濺不起水來, 主持人:你還有印象小時候的,大雜院裏面的情景嗎?

李嘉存:那天我跟他們這不聊嗎?我們小時候那點親情,我們院住17戶人家 這17戶有倆光棍老頭,哪家做點 吃點差樣的 包餃子、燉肉呀,都得盛出一碗來,先給這倆老人送去,然後各家互相都送 誰吃點好的,就得拿出來送 ,尤其我小時候上學那時候,我跟他們說他們都樂 ,一進門 下了學背著書包,在門口站著呢 張歐巴桑 王歐巴桑 李姥姥,大舅媽 我回來了 每天放學的時候,不是我一個 大伙兒都那樣,所有的孩子下學的時候,都得告訴家大人 院裏的街坊下學了 ,北京人好 老街坊好。

主持人:我知道您畫畫是46歲才開始,您考進了中央美院?

李嘉存:對

主持人:您那麽大歲數了,幹嗎怎麽考中央美院去了?

李嘉存:國中時候畫畫 國中時候喜歡畫畫,那個時候沒跟你說嗎 ,家裏唱國劇的 我們小時候畫臉譜,拿那鴨蛋竇爾敦呀 包公呀,畫那臉譜,就喜歡畫畫,46歲的時候 後來一看,這歲數越來越大了 而且也想,必須得學點能耐 ,上中央美院上學去了,就為了多點能耐 學點能耐,就我覺得這演員呀 ,就應當稍微豐富點自己。

主持人:我還聽說你去美院讀書的時候,然後一進學校大門 被門口給截住了?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我呢,上學,頭一天去,這門口見我,李老師幹嗎來啦 我說上學呢,別這糊弄我,我說真是,糊弄什麽呀這兒,我說真不是糊弄 ,我把我這學生證,中央美院的學生證,真的上學來了,我說啊,國畫系。哎喲,好 讓我進去了 ,進去更可樂,全班40多學生 ,一般都20多歲的 這大學生,那年我就46了 老師都照顧我,讓您坐前頭,趙敬安 大藝術家 我的班導,你坐頭裏吧 我剃一大禿子,腦袋又大 200多斤大頭一晃悠,那時候坐著不老實 ,你想我坐著大個頭,不像上學的時候規規矩矩的,晃晃悠悠的 毛病又多,又咳嗽又這個那個的,剛開始這幫同學都不好意思說,後來都熟了,好家伙 ,您這整個一八仙桌擺一大丸子 ,您還老咕噥 後面聽老師講課 ,老看您這大禿腦袋,您這大禿子腦袋兩道溝,我這腦袋後面有兩道溝 ,說好看您這兩道溝 ,您這溝那橫著,您那一晃悠,這後面的受得了受不了呀,那幫同學 拿我就開心,我這兩道溝 ,就我美院的同學給我起的外號。 主持人:叫您兩道溝?

李嘉存:兩道溝,這不是嗎?這不是,兩道溝,你想頭裏一會兒,半會兒的不顯呀 ,長了這幫小姑娘小小子,看著一大禿腦袋,頭裏晃悠,他哪受得了呀,樂了,都樂我,那一直晃悠到畢業,他們有人說您是喜歡跟自己較真的人,對了,有點較勁,都這麽說,連我們老伴也說,我愛較勁 ,我現在晚上沒有一天 ,兩點鍾以前睡覺的時候沒有,自個兒不完成我,不寫寫,不畫畫,不成,上外地拍戲去 就得帶著。

主持人:您和嫂子什麽時候結婚的呀?

李嘉存:1989年。

主持人:你們是同學,發小?嫂子怎麽看上您了呢?

李嘉存:覺得我這人還不錯呀,有點魅力

主持人:我看嫂子比您長的少性?

李嘉存:少性,對。

主持人:然後您在家裏全聽嫂子的,基本上?

李嘉存:基本上。

主持人:大事誰作主?

李嘉存:大事她作主,大事都她作主。5塊錢以上的事都得她,5塊錢以下聽我的 。

主持人:人民幣5塊錢以下?現在什麽事,存車都得5塊以上呀?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所以存車的事都得向她請示,開玩笑,我夫人非常通情達理 ,我們這回兒捐助這個,我單單是我拿了19副作品,拍賣了78萬塊錢 負責49名貧困的學生,而且我也拿了現金 ,因為這個呢 在以前也沒有,後來一直也沒必要說 ,覺得做點事也是應該的 ,我們還拿 也拿現金了,因為你知道叢薇,咱們這年代過來的人,都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難,每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有很多人的幫忙 有的是我們知道的,同時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人幫助我們,你像那時候我們生活這麽困難。 如果沒有那些好心人,在具體的說,沒有咱們知道的幫助咱的人的幫助,那咱們咱就完蛋了,所以說,我們做這些事,嚴格的說是應該的,因為咱們受過別人的幫助,咱們理所應當對別人有一點點(回報),我有兩幅對子和一首詩,我想影響我一輩子,其中您剛才說這是一首,蓋座茅屋留客住,開條大路與人行,就說一個人,一個正常的人,就應當對社會對朋友,對事業再往大了說,那無限了,對國家,就應當是這樣,與人方便,自己方便,我那屋叫伴牛堂,為什麽叫伴牛堂,陪伴的伴,黃牛,堂,屋堂的堂,是郭沫若,郭老的一首詩,我看郭老這首詩大概是20多年前。

那個時候畫牛,畫牛,我偶爾發現了 看了郭老這首,我念念,大概我盡量的,想不起來了叫水牛贊,水牛,水牛,你最最可愛,你有中國作風,中國氣派 ,堅毅、雄渾、無私、拓土、悠閒、和藹,任是怎樣的辛勞,你都能夠忍耐,你頭可以不抬,氣可以不喘 ,你角大如虹,腹大如海 ,腳踏實地而神遊天外,你于人有功、于物無害 ,耕載終生,還要受人宰 ,筋肉肺肝供人炙膾,皮骨蹄牙供人穿戴 ,活也犧牲,死也犧牲,死活為了人民,你毫無怨艾,你這和平勞動象征,你這獻身精神的大塊,水牛、水牛,你最最可愛 ,這是郭老的,所以我想郭老這首詩,哎呀,我想嘉存呀 你呀,咱倒不是說神遊天外沒有 ,但是作為藝人來這一趟不容易 ,得對得起這一撇一捺,既然來了,就把一輩子充實得好 ,充實 要好的充實,不要壞的充實,盡量的為,多行點善,往大了說,為人民多服務,多做點好事,所以這水牛贊影響了我,而且我一直用牛的這種精神,嚴格的要求我,不管哪方面,家庭社會工作 ,可以到現在說,問心無愧。

相關信息

李嘉存李嘉存

李嘉存:我對曾“欺騙”馬季先生心痛不已 即使收藏界屢屢爆出三十六計局中局,打眼騙你沒商量的內幕,但在很多人眼中,收藏依舊是平步青雲,轉眼富家翁的一條捷徑。4月25日晚21:50古瓷標本博物館的館長"片兒白"白明、那威、李嘉存和著名編劇史航一起為你條分縷析文玩業的生意經,用事實告訴你究竟是該懸崖勒馬還是勇往直前。

本期節目中李嘉存爆料曾送給馬季老先生四個青花瓶,後來才知道那是假的心裏一直非常內疚:“馬季先生去世後有一次我去他家拜祭,我看到曾經送給過他的花瓶擺在他書案後面的書架上,我當時心裏就念叨:‘馬老前輩,不但我挨蒙了,你也挨蒙了,我還記得當時我送你花瓶時,你當著其它人面說別人送的都沒有嘉存送的靈,說我從來沒買過假的。’後來我知道這個是假的以後也沒告訴過馬季老師,希望這個花瓶在他心裏能保留一種完整的美。”

專收瓷片的“片兒白”白明對那威揭露的“一片瓷片1萬,博物館有6萬磁片,身家過億”的所謂“家底”連連喊冤。原來他的收藏裏更多的是來自平安大街的破爛,當時大家都存著升值的心,一袋一袋,一筐一筐地往家裏背磁片。家裏除了磁片就沒別的了,甚至他一位“磁友”的老婆,也從一開始反對到後來自己深陷其中,心花怒放地說自己得了個"整器",上有"北京府"三字,直到大家齊聚一堂,才發現原來這"北京府"是個天大的笑話……

“打眼”給人造成的不僅是經濟上的損失,更有心理上難以平復的創傷。白明帶來的刨子史航隻開價50塊,但事實上白明花了多少錢呢?故事得從有一天一位南城的老大爺白送了他一堆磁片說起,直到他礙于人情進了人家家門,接二連三地花大錢收下了紅木椅,刨子,扇子地圖……每一個背後都有精彩的故事,也都有打眼的無奈。

李嘉存李嘉存

但打了眼是否就是吃了啞巴虧沒處訴,節目現場還請來一位著名律師岳玉生,原來從法律上來說收藏界出了門還是可以回去"認帳"的,隻是實際操作起來很難罷了。不過從文物保護的條例倒可以看出撿漏的可能性有多小,大多數人碰到的不是用三十六計騙人的主兒就是高科技製作的仿冒品。 外行人史航最後感慨,“人有的時候燃點不能太低,別一點就著,你老說這輩子在等幾件東西,比如說汝窯的磁片,覺得在等,你這個其實就是一個心思,就不像我這樣穩穩的坐著,你屁股已經起來了,你想站起來,迎面有一個東西沒看清,花非花,物非物時候你人就湊過去了,其實打眼那都是路套,路套都是鑽過去,人家他都懸在空中,你自己把腦袋塞進去,你自己有主動性,要不然很難套著你,這可能對自己隨時有一個歷練反思。”相信這番肺腑之言會啓發想要進收藏行的人們抱著愛好者的心態,從一個古錢幣一個古瓷片開始循序漸進。

“北京府”的罐子到底是個什麽東西?白明如何遭遇反間計好心卻害朋友吃虧? <五星夜話> “打眼”系列終結篇,為初學者揭密收藏界的道道門檻,跨過去還是站在原地,還是請你細思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