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鹮

朱鹮

古稱朱鷺、紅朱鷺,朱鹮系東亞特有種。朱鹮為雄雌同形同色的鳥類,成鳥全身羽色以白色為基調,但上下體的羽幹以及飛羽略沾淡淡的粉紅色。喜歡棲息在高大的喬木頂端,在水田、沼澤、山區溪流附近覓食。國際鳥類保護委員會在1960年將朱鹮列入國際保護鳥的名單中。

  • 中文名稱
    朱鹮
  • 亞科
    鹮亞科
  • 亞種
    無亞種
  • 亞門
    脊椎動物亞門
  • 分布
    陝西
  • 別稱
    亞洲朱鹮,日本朱鹮
  • 脊索動物門
  • 朱鹮
  • 動物界
  • 拉丁學名
    Nipponia nippon
  • 朱鹮屬
  • 保護級別
    中國一級保護動物
  • 亞綱
    今鳥亞綱
  • 命名者及年代
    Temminck,1835
  • 英文名稱1
    Crested Ibis
  • 英文名稱2
    Asian Crested Ibis
  • 英文名稱3
    Japanese Crested Ibis

基本簡介

朱鹮

朱鹮(huán)長喙、鳳冠、赤頰,渾身羽毛白中夾紅,頸部披有下垂的長柳葉型羽毛,體長約80cm左右。它平時棲息在高大的喬木上,覓食時才飛到水田、沼澤地和山區溪流處,以捕捉蝗蟲、青蛙、小魚、田螺和泥鰍等為生。

外形特征

外表

朱鹮

朱鹮全長79cm左右,體重約1.8kg。雌雄羽色相近,體羽白色,羽基微染粉紅色。後枕部有長的柳葉形羽冠;額至面頰部皮膚裸露,呈鮮紅色。初級飛羽基部粉紅色較濃。嘴細長而末端下彎,長約18cm,黑褐色具紅端。腿長約9cm,朱紅色。國家一級保護鳥類。

特征

中等體型(55cm)偏粉色鹮。臉朱紅色,嘴長而下彎,嘴端紅色,頸後飾羽長,為白或灰色(繁殖期),腿緋紅。亞成鳥灰色,部分成鳥仍為灰色。夏季灰色較濃,飾羽較長。飛行時飛羽下面紅色。虹膜-黃色;嘴-黑色而端紅;腳-緋紅。叫聲:粗啞的咕噥聲。朱鹮是一種中型涉禽,體長67~69cm,體重1.4~1.9kg,體態秀美典雅,行動端庄大方,十分美麗動人。與其他 類不同,它的頭部隻有臉頰是裸露的,呈朱紅色,虹膜為橙紅色,黑色的嘴細長而向下彎曲,後枕部還長著由幾十根粗長的羽毛組成的柳葉形羽冠,披散在脖頸之上。腿不算太長,脛的下部裸露,顏色也是朱紅色。一身羽毛潔白如雪,兩個翅膀的下側和圓形尾羽的一部分卻閃耀著朱紅色的光輝,顯得淡雅而美麗。由于朱鹮的性格溫順,中國民間都把它看做是吉祥的象征,稱為“吉祥之鳥”。

生活習性

習性

朱鹮

朱鹮生活在溫帶山 地森林和丘陵地帶,大多鄰近水稻田、河灘、池塘、溪流和沼澤等濕地環境。性情孤僻而沉靜,膽怯怕人,平時單獨或小群活動,在洋縣,朱鹮常和白鷺們一起覓食。

朱鹮 朱鹮 朱鹮

朱鹮對生境的條件要求較高,隻喜歡在具有高大樹木可供棲息和築巢,附近有水田、沼澤可供覓食,天敵又相對較少的幽靜的環境中生活。晚上在大樹上過夜,白天則到沒有施用過化肥、農葯的稻田、泥地或土地上,以及清潔的溪流等環境中去覓食。

食物

主要食物有鯽魚、泥鰍、黃鱔等魚類,、蝌蚪、蠑螈等兩棲類,蟹、蝦等甲殼類,貝類、田螺、蝸牛等軟體動物蚯蚓等環節動物,蟋蟀、螻蛄、蝗蟲、甲蟲、水生昆蟲及昆蟲的幼蟲等,有時還吃一些芹菜、稻米、小豆、谷類、草籽、嫩葉等植物性的食物。它們在淺水或泥地上覓食的時候,常常將長而彎曲的嘴不斷插入泥土和水中去探索,一旦發現食物,立即啄而食之。休息時,把長嘴插入背上的羽毛中,任憑頭上的羽冠在微風中飄動,非常瀟灑動人。飛行時頭向前伸,腳向後伸,鼓翼緩慢而有力。在地上行走時,步履輕盈、遲緩,顯得閒雅而矜持。它們的鳴叫聲很象烏鴉,除了起飛時偶爾鳴叫外,平時很少鳴叫。

繁殖

春季是朱鹮的繁殖季節,這時成年的雄鳥和雌鳥結成配偶,離開越冬時組成的群體,分散在栓皮櫟樹等高大的喬木樹上去築巢、產卵。這時它會用嘴不斷地啄取從頸部的肌肉中分泌出來的一種灰色的色素,塗抹到羽毛上,使它的頭部、頸部、上背和兩翅等都變成灰黑色。它的巢很像一個圓盤,十分簡陋,外徑73cm,內徑53cm,深8cm,距地面高度為5~20m。巢由樹枝架成,裏面墊以玉米桿、蕨類、細藤條、草葉及草根等,有時也利用舊巢。每窩產卵2~4枚,卵的大小約為65×45mm,卵重70g左右,表面是藍灰色或淺綠色的,上面帶有黑褐色的斑點。雄鳥和雌鳥輪流孵卵,孵化期大約需要28天。親鳥在孵卵期間經常翻卵、晾卵、理巢等,孵卵時縮曲著頸部或將頭部盤起來,有時站立起來舒展翅膀,或者抖動身體。但巢中往往隻有一隻親鳥,不孵卵的另一隻親鳥並不在巢邊護巢,夜間則到其他樹上去棲息。

雛鳥為晚成性,剛孵出時上體被有淡灰色的絨羽,下體被有白色絨羽,腳為橙紅色。出殼後由親鳥輪流將口中半消化的食物吐出喂養,性急的雛鳥們則爭著把長喙伸進親鳥的嘴裏,親鳥則使勁抖動著脖子,使食物盡快地吐出來。親鳥在育雛的前期每天返回巢中的次數為7~9次,隨著雛鳥的迅速生長和對食物需求的增加,後期則增加到每天14~15次。喂完食物後還要幫助雛鳥清理糞便,方法是叼走巢底的樹枝,使糞便漏到下面去,或者把沾有糞便的碎鋪墊物叼到巢的外邊,然後再叼來新的巢材和鋪墊物來補充。雛鳥在親鳥的精心哺育下生長很快,60天後就能跟隨親鳥自由飛翔了。性成熟的年齡為3歲左右,壽命最長的記錄為37年。

繁殖方式

朱鹮

朱鹮一般是一邊孵卵育雛,一邊擴大加固窩巢。它5月產卵,每次產卵三四枚,雄、雌朱鹮輪流孵卵。大約一個月左右,雛鳥破殼而出,仍由父母輪班照看,共同喂養。小朱鹮一個月後羽翼逐漸豐滿,開始學習飛行技術,不久就能獨自外出尋找食物。朱鹮棲息于海拔1200~1400m的疏林地帶。在附近的溪流、沼澤及稻田內涉水,漫步覓食小魚、蟹、蛙、螺等水生動物,兼食昆蟲。在高大的樹木上休息及夜宿。留鳥,秋、冬季成小群向低山及平原作小範圍遊蕩。4~5月份開始築巢,每年繁殖一窩,每窩產卵2~4枚,淡青色具褐色細斑。由雙親孵化及育雛,雛鳥約在30天後破殼,經哺育約40天後離巢。

分布範圍

世界分布

朱鹮

朱鹮是稀世珍禽,歷史上朱鹮曾廣泛分布于東亞地區,包括中國東部、日本、俄羅斯朝鮮等地。20世紀中葉以來,由于人類社會生產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主要是冬水田數量的減少、化肥和農葯對環境的污染、森林減少和人為幹擾等原因,使得朱鹮對變化了的環境難以適應,其數量急劇減少。二十年代人們認為日本的朱鹮已不存在,但後來又發現少量殘存于佐渡和能登半島的個體。1952年日本將朱鹮定為“特別天然紀念物”,1960年在東京召開的第十二次國際鳥類保護會議上被定為“國際保護鳥”;1967年韓國政府也將朱鹮定為“198號天然紀念物”。六十年代末前蘇聯境內朱鹮絕跡,七十到八十年代在朝鮮半島消失,後日本血統的最後一隻朱鹮阿金去世,日本朱鹮滅絕。可是不久在陝西省洋縣又發現了好幾隻。現在,成群的朱鹮在陝西省洋縣快樂地生活著。

中國分布

因此朱鹮已成為中國特有物種

在中國,朱鹮曾經分布于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北京、山西、陝西、甘肅、內蒙古、河南、山東安徽江蘇江西上海、浙江、福建和台灣等地。二十世紀初期,中國朱鹮的數量也開始急劇下降。認為朱鹮已經在中國絕滅。

朱鹮

1978年,一份有關野生動物的緊急報告引起了亞洲國家的關註。報告裏說被稱為“吉祥之鳥”和東方寶石的朱鹮已陷入滅絕的境地。在日本,最後一隻野生朱鹮已經死去,動物園裏飼養的六隻已經失去了繁殖能力。中國自從1964年在甘肅捕獲一隻朱鹮以來,一直沒有發現朱鹮的蹤跡,為了查明朱鹮在中國的生存情況,中國科學院一支科考隊在全國範圍內對朱鹮及其可能存在的地區開展專項調查。在隨後的3年多時間裏,考察隊行程5萬多公裏,踏遍了黑龍江、陝西、甘肅等16個省的260多個朱鹮歷史分布點,最後終于在1981年5月,在陝西省漢中市洋縣發現7隻野生朱鹮,從而宣告在中國重新發現朱鹮野生種群,這也是世界上僅存的一個朱鹮野生種群。

此後對朱鹮的保護和科學研究進行了大量工作,並取得顯著成果。特別是飼養繁殖方面,于1989年在世界上首次人工孵化成功,自1992年以來,雛鳥已能順利成活。至1995年,中國的野生朱鹮種群約35隻,飼養種群有25隻,為拯救這一珍禽帶來了希望。目前,朱鹮已近2000餘隻。

棲息環境

朱鹮在野生環境中非常喜歡濕地、沼澤和水田。它們在水田中覓食,喜歡棲息于海拔1200~1400m的疏林地帶的高大的樹上,以小魚、蟹、蛙、螺等水生動物為食,兼食昆蟲。每年3月到5月是朱鹮的繁殖季節,它們選擇高大的傈樹、白楊樹或松樹,在粗大的樹枝間,用樹枝、草棍搭成一個簡陋的巢。朱鹮的巢平平的,中間稍下凹,像一個平盤子。雌鳥一般產2~4枚淡綠色的卵。經30天左右的孵化,小朱鹮破殼而出。60天後,雛鳥的羽翼豐滿起來,但還遠沒發育成熟,它們的羽毛比成熟朱鹮的顏色稍深,呈灰色。直到3年之後,小朱鹮才完全發育成熟,並開始生兒育女。

朱鹮在19世紀以前曾廣泛分布于蘇聯、中國、日本和朝鮮。中國古代稱朱鹮為朱鷺,《漢樂府·朱鷺》中曾寫道:“朱鷺,魚以鳥。鷺何食,食茄。不之食,不以吐,將以問諫者。”可見當時朱鹮是很常見的水鳥。但在近100年間,朱鹮的數量急劇下降,分布區域急劇縮小。國際鳥類保護委員會早在1960年就已將朱鹮列入國際保護鳥的名單。

種群現狀

朱鹮

中國考察隊于秦嶺地區發現朱鹮後,二十多年中,中國先後投資數千萬元人民幣,採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加強對朱鹮的保護和拯救。朱鹮的保護汲取了日本朱鹮保護的教訓,採取了就地保護和異地保護同步走的辦法,在加強野外保護的同時,建立人工繁育種群。朱鹮的異地保護方面,1981年在北京動物園開始了朱鹮的人工飼養;1990年開始在洋縣朱鹮站進行人工飼養;1995年在上海動物園工程師何寶慶的幫助下朱鹮人工繁育技術取得突破;2002年30對朱鹮從秦嶺南麓洋縣來到秦嶺北麓的周至樓觀台落戶;年截止2010年底,朱鹮人工種群800餘隻,其中陝西樓觀台252隻,日本新瀉178隻,陝西洋縣162隻,陝西寧陝70隻,河南董寨54隻,浙江德清47隻,北京34隻,韓國6隻。朱鹮的就地保護方面,1981年5月23日在洋縣姚家溝發現7隻野生朱鹮,同年6月成立朱鹮保護小組,1983年3月成立洋縣朱鹮保護觀察站。1986年成立陝西朱鹮保護觀察站,2001年9月成立漢中朱鹮自然保護區(省級),2005年8月9日,漢中朱鹮生存區域又經國務院批準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經過保護與繁育,現在朱鹮數量已達近1500隻左右,其中野生種群700餘隻。

朱鹮幼鳥

2010年5月,陝西省寧陝縣實施異地野化放飛的朱鹮成功繁殖出3隻子二代幼鳥。據陝西省林業部門專家介紹,這標志著中國2007年以來實施的朱鹮首次異地野化放飛取得成功。

拯救方案

從1993年至2003年,在中國陝西北京等地共建立了十三個朱鹮保護地,總面積達四千二百三十公頃,此外為了擴大種群,北京動物園還積極開展朱鹮人工繁殖的研究,是世界上最早成功繁殖朱鹮的科研機構。

2005年8月9日,中國漢中朱鹮生存區域經國務院批準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2008年,朱鹮在中國浙江省德清縣開始進行野外放養訓練和養殖,浙江大學提供技術支持。

2008年至今,朱鹮已經在德清縣朱鹮繁育基地繁育種群規模多達100隻,該譜系朱鹮種群已基本穩定,並于2012年于日本召回10隻朱鹮。

中、日兩國從1985年起共同保護朱鹮,並簽訂了《中日共同保護朱鹮計畫》,各自為立法及教育推廣保護朱鹮而努力。

朱鹮有著鳥中“東方寶石”之稱。潔白的羽毛,艷紅的頭冠和黑色的長嘴,加上細長的雙腳,朱鹮歷來被日本皇室視為聖鳥。朱鹮的拉丁學名“Nipponia Nippon”直譯為“日本的日本”,以國名命名鳥名,足見朱鹮對于這個國家的重要性。更有古代《日本書記》中記載,朱鹮是代表日本的鳥類。

朱鹮棲息地被大面積破壞,使日本的朱鹮瀕臨絕滅的困境。1967年,鑒于當時朱鹮數量呈急速下降的趨勢,日本在新易縣佐渡島建立了日本朱鹮保護中心。當時,除人工飼養的朱鹮外,日本還有野生的朱鹮. 但是到1978年,野生朱鹮產的卵很多不受精,不能孵化。到1979年,日本全境隻剩下8隻朱鹮,這些幸存的朱鹮全部生活在佐渡島。1981年,又有2隻朱鹮死去。為了使朱鹮擺脫瀕臨滅絕的境地,日本政府決定把6 隻野生朱鹮全部捕獲,進行人工飼養。他們希望利用先進的科學手段和精心的飼養使朱鹮再度繁衍。但事實並不如想象的那麽好。1982年8 月,佐渡島保護中心有5 隻朱鹮,到1985年隻剩下3 隻。

1981年,陝西省發現了7隻朱鹮,中日兩國開始協商保護事宜。同年,同樣偶然的是日本佐渡殘存的5隻朱鹮全部被捕獲。85年從中國借來了花花等3隻朱鹮,但是這次“國際婚姻”失敗了,到95年時隻剩下了阿金1隻,讓日本產朱鹮延續子孫的夢想一度瀕臨破滅。

1998年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向日本贈送一對朱鹮後,2000年10月訪日的朱鎔基總理又將美美(雌)“借”給了日本。從贈送到借貸,其過程和熊貓一樣。

2002年,新瀉縣環境部的堀井道夫說,“日中雙方都有交換雛鳥的需要,但是提到朱鹮,就很容易成為外交問題。”“今年發生了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沈陽領事館事件,已經不好說話了。不過今年是恢復邦交30周年,應該還有借貸的希望。” 曾經擔任佐渡朱鹮保護會長的佐藤春雄則說,“不要再刺激中國了。”

2007年11月15日,日本環境省于宣布,自2003年4月以來因禽流感中斷至今的日中朱鹮交換活動將重新啓動,中國將于18日向日本贈送兩隻朱鹮,而日本則將在20日把13隻朱鹮送往中國。

據悉,此次日方送出的13隻朱鹮是2000年自中國獲贈的“美美”(雌性)的孩子,它們陸續出生于03年至07年期間,出生後便一直由佐渡朱鹮保護中心(位于新潟縣佐渡市)飼養,其中8隻雄性,5隻雌性。中方贈送美美時,雙方曾約定“其生下的幼鳥由日中兩國平分,奇數隻將歸還給中國”。

而中方此番贈送的朱鹮為雄雌各一隻,年齡均為4歲。中國國家林業局等部門將組成6人代表團隨行護送,19日雙方將在佐渡市舉行交換儀式。今後這兩位“新客人”也將由佐渡朱鹮保護中心負責飼養。

2007年4月日中首腦舉行會談時就重啓朱鹮交換活動達成了協定,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當時表示將向日方另贈兩隻朱鹮。

經過多年的保護機構建立、棲息地保護與改善、人工飼養和野化訓練,截止到2010年朱鹮已近2000隻,野外就有600多隻。

2012年8月中方原計畫向日本贈送兩隻朱鹮,但由于2013年兩國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對立激化,中方擔心原定在中國舉行的朱鹮贈送簽字儀式會導致國內輿論的反彈,因此決定暫緩該計畫。

2014年9月19號,從國家林業局了解到,自1981年我國科學家在陝西洋縣發現7隻野生朱鹮種群以來,33年間,我國朱鹮種群數量增至2000多隻,其中野外種群數量突破1500多隻,朱鹮的分布地域已經從陝西擴大到河南、浙江等地。

2014年11月12日,33隻經過野化訓練的朱鹮在浙江被放歸大自然,這也是朱鹮在我國東南沿海地區首次放飛。其中10隻朱鹮佩戴上腳環,專家和技術人員將通過GPS無線跟蹤,隨時監測它們的行蹤

瀕危原因

朱鹮受到生存環境惡化、天敵威脅和自身生物學性質的影響而瀕危。由于適合朱鹮築巢的高大喬木遭砍伐,以及適合朱鹮覓食的水田大面積改造為旱田,該物種的生存空間正在不斷收縮,另外越來越廣泛使用的農葯也威脅了它們的安全;朱鹮種群高度密集,至今隻有一個野外種群,一旦爆發疫情很容易造成種群滅絕,另外自身繁殖能力低下與抵御天敵的能力較弱也是造成該物種瀕危的重要原因。

其他資料

保護級別

《華盛頓公約》CITES瀕危等級:瀕危(E)

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國際鳥類紅皮書,2009年名錄 ver 3.1。 

國家一級保護動物

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瀕危等級:瀕危

保護情況

分布:陝西省洋縣秦嶺南麓。

1953年和1959年鳥類學家曾在甘肅武都、康縣採到過朱鹮標本。在1981年以前,鳥類學家最後一次見到野生的朱鹮是在1964年。而後,在1964~1981年這十幾年間,再也沒人見過朱鹮的蹤跡。從1978年起,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的鳥類學家們組成考察隊,調查了東北、華北和西北三大地區,跨越九個省區,行程5萬多千米。終于在1981年5月,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鳥類專家劉蔭增在陝西省八裏關鄉大店村姚家溝的山林中發現兩個朱鹮的營巢地、七隻朱鹮,其中四隻成鹮、三隻幼鹮。當時,這兩對朱鹮都忙于哺育幼雛,這說明它們都是有繁殖能力的個體。說來也巧,正當鳥類學家們專心觀察這兩個稀世珍禽的家庭時,一隻幼鳥從巢裏掉了出來。幼鳥落到地面後,鳥類學家們立刻把它揀回,火速運到北京動物園。經過鑒定,這是一隻雄性的小朱鹮,這裏還有一個故事被收入了北師大版的四年級下期成為課文。

在經驗豐富的飼養員的精心護理下,小朱鹮順利地成活下來。說來很有趣,在住房很緊張的北京,小朱鹮的“住房”卻有一間10多平方米的房舍和一個5㎡的室外活動場地,房間通風朝陽,環境舒適安靜。人們還給小朱鹮準備一張床,那是一根跟地面平行的棲木,長2.5m,離地面1.2m。飼養員們給這隻小朱鹮取名叫華華。華華的胃口非常好,它在還很小的時候一天就能吃掉300g食物,最喜歡吃泥鰍和蝗蟲。小華華逐漸長大了。白天,它常在棲木上走動,隻是在吃東西時才落到地面上。小華華同飼養員的關系很好,每天飼養員給它喂食時,它都要先同“主人”玩一會兒才去吃食。如果在喂食時華華在運動場中活動,飼養員隻要打個手勢或發個信號,華華便自動飛回家室內“進餐”。長到兩、三歲時,華華已經是個體格健壯,羽毛鮮艷的:“大小伙子”了。

小華華在北京動物園受到人們精心地照顧。那麽在野外,華華的伙伴們情況又如何呢?在中國,自1981年以後,野生朱鹮受到良好的保護。陝西洋縣已經成為著名的朱鹮之鄉,人們在那裏建立了朱鹮自然保護區。朱鹮在保護區內休養生息,繁衍後代。到1985年5月,洋縣已有17隻朱鹮,而截止到1989年3月,中國境內的朱鹮已發展到40多隻。這不能不說是中國鳥類保護運動的重大成就。

1985年10月,已經4 歲多的華華有了對象,它就是日本朱鹮保護中心的雌朱鹮阿金。10月22日,華華抵達日本東京,一時間,朱鹮華華赴日相親的訊息在日本引起轟動,把日本的動物自然保護運動推向新的高潮。

保護價值

簡述

朱鹮是一種稀有的美麗鳥類,具有非常高的保護價值和觀賞利用價值。關于動物的價值,已有一些學者進行了分析,認為動物物種的價值不是單一的,而是多種多樣的。包括經濟價值、觀賞娛樂價值、生態生物學價值、科學教育價值、美學價值、社會價值和負價值等方面。朱鹮屬鸛形目鹮科。在歷史的長河中,她是古老的鳥仙。從油頁岩中發現的鹮類化石表明,鹮科鳥類生活在距今6000萬年前的始新世,現存的僅有大約16屬26種。朱鹮的價值依然表現在生態生物學價值、社會價值和人文價值等幾個方面。

生物學價值

朱鹮

朱鹮的生態生物學價值。依據馬建章等提出的動物物種生態價值的5個評價標準評述,朱鹮仍是一個具有極高生態價值的動物物種,對于自然生態平衡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食物鏈中朱鹮處于頂級位置,以小魚、泥鰍、小蝦、青蛙、蟋蟀、蝗蟲、田螺等為主要食物,對控製獵物種群中起到重要作用。由于朱鹮易受自然條件和人為因素的影響,朱鹮的自然生產力較低,而物種稀有程度明顯增高。物種的數量多少是衡量它價值的核心數量標準,與稀有程度呈正相關關系。目前,世界上僅有陝西洋縣及其周邊地區分布著近400隻野生朱鹮,其它所有的人工種群都來自原來重新發現的7隻個體的後代。雖然朱鹮的瀕危局面有所緩解,但不足以維持一個物種穩定繁衍的種群數量。勿庸置疑,朱鹮的稀有程度和由此判別的物種價值是最高的。

人文價值

在朱鹮的人文價值中,朱鹮給人類探索自然奧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場所和機會。僅它的發現和拯救過程就讓科學界興奮不已。作為一個極為特殊的動物物種,在具有很高生態價值的同時,仍然具有很高的人文價值。主要表現在科學、經濟、文化、美學和社會學等諸多方面。

研究歷史

圍繞朱鹮的科學研究自十九世紀就開始了,隻不過到20世紀80年代才紅火于日本和中國。通過對其生態分布、生理解剖、繁殖、歷史變遷等項目的研究,科學家們發現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東西。從朱鹮的瀕危的因素著手,逐步深入了掌握了朱鹮的拯救措施,為其它瀕危物種的保護提供了成功的範例。朱鹮的美學價值自古以來就成為文學、詩歌和自由想象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用金錢無法衡量的美。充分利用它便可創造相當的經濟價值。朱鹮神態優雅,體形端庄,在給人們審美需求之時,必然帶給當地第三產業的發展。另外,朱鹮在對內開展宣傳教育、對外開展技術交流與合作中扮演著重要的橋梁作用,具有廣泛的社會公益價值。

日本皇室視為聖鳥

朱鹮有著鳥中“東方寶石”之稱。潔白的羽毛,艷紅的頭冠和黑色的長嘴,加上細長的雙腳,朱鹮歷來被日本皇室視為聖鳥。朱鹮的拉丁學名“Nipponia Nippon”直譯為“日本的日本”,以國名命名鳥名,足見朱鹮對于這個國家的重要性。更有古代《日本書記》中記載,朱鹮是代表日本的鳥類。

朱鹮滅絕

朱鹮

朱鹮棲息地被大面積破壞,使日本的朱鹮瀕臨絕滅的困境。1967年,鑒于當時朱鹮數量呈急速下降的趨勢,日本在新易縣佐渡島建立了日本朱鹮保護中心。當時,除人工飼養的朱鹮外,日本還有野生的朱鹮. 但是到1978年,野生朱鹮產的卵很多不受精,不能孵化。到1979年,日本全境隻剩下8隻朱鹮,這些幸存的朱鹮全部生活在佐渡島。1981年,又有2隻朱鹮死去。為了使朱鹮擺脫瀕臨滅絕的境地,日本政府決定把6 隻野生朱鹮全部捕獲,進行人工飼養。他們希望利用先進的科學手段和精心的飼養使朱鹮再度繁衍。但事實並不如想象的那麽好。1982年8 月,佐渡島保護中心有5 隻朱鹮,到1985年隻剩下3 隻。這3 隻朱鹮平均年齡12.5歲,兩雌一雄。一隻雌鳥叫阿青,因為身患風濕病,腳已經病變損壞。另一隻雌鳥叫阿金,它跟雄鳥阿綠配成一對。雖然阿綠身體健壯,每年都跟阿金交配,但是阿金就是不產卵。這也難怪,阿金年齡偏大,已經18歲了。看來,單憑佐渡島這三隻老弱的朱鹮是拯救不了日本的朱鹮的。因此,華華的日本之行,對面臨困境的日本朱鹮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日本鳥類學家希望年輕的華華能跟阿金相親相愛,繁衍後代。3年多的時間過去了,關于華華和阿金的訊息很少,看來要使日本朱鹮得救,還要人們作出更大的努力。

交換活動

朱鹮 - 中日朱鹮交換活動

1981年,陝西省發現了7隻朱鹮,中日兩國開始協商保護事宜。同年,同樣偶然的是日本佐渡殘存的5隻朱鹮全部被捕獲。85年從中國借來了花花等3隻朱鹮,但是這次“國際婚姻”失敗了,到95年時隻剩下了阿金1隻,讓日本產朱鹮延續子孫的夢想一度瀕臨破滅。

朱鹮

1998年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向日本贈送一對朱鹮後,2000年10月訪日的朱鎔基總理又將美美(雌)“借”給了日本。從贈送到借貸,其過程和熊貓一樣。

2002年,新瀉縣環境部的堀井道夫說,“日中雙方都有交換雛鳥的需要,但是提到朱鹮,就很容易成為外交問題。”“今年發生了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沈陽領事館事件,已經不好說話了。不過今年是恢復邦交30周年,應該還有借貸的希望。” 曾經擔任佐渡朱鹮保護會長的佐藤春雄則說,“不要再刺激中國了。”

2007年11月15日,日本環境省于宣布,自2003年4月以來因禽流感中斷至今的日中朱鹮交換活動將重新啓動,中國將于18日向日本贈送兩隻朱鹮,而日本則將在20日把13隻朱鹮送往中國。

據悉,此次日方送出的13隻朱鹮是2000年自中國獲贈的“美美”(雌性)的孩子,它們陸續出生于03年至07年期間,出生後便一直由佐渡朱鹮保護中心(位于新潟縣佐渡市)飼養,其中8隻雄性,5隻雌性。中方贈送美美時,雙方曾約定“其生下的幼鳥由日中兩國平分,奇數隻將歸還給中國”。

而中方此番贈送的朱鹮為雄雌各一隻,年齡均為4歲。中國國家林業局等部門將組成6人代表團隨行護送,19日雙方將在佐渡市舉行交換儀式。今後這兩位“新客人”也將由佐渡朱鹮保護中心負責飼養。

2007年4月日中首腦舉行會談時就重啓朱鹮交換活動達成了協定,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當時表示將向日方另贈兩隻朱鹮。

相關郵票

相關介紹

最近,《陝西漢中朱鹮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郵資信封在陝西漢中洋縣發行。郵資封主圖為兩隻棲息的朱鹮。

朱鹮自然保護區,位于陝西省漢中市洋縣的姚家溝、金家河、三岔河等地。據1984年統計,世界上隻有20隻,大部分都生活在秦嶺南麓的洋縣,命名為“秦嶺一號朱鶴群體”。

朱鹮體態

朱鹮

朱鹮,又稱朱鷺、紅鶴、朱臉鹮鷺、日本鳳頭。歷史上曾廣泛分布于亞洲東部,最北為西伯利亞北部(北緯5030),最南為台灣東部(北緯2030)。20世紀70年代,西伯利亞和朝鮮半島已無野生的。朱鹮被視為吉祥之鳥。它的體長80公分,體重約1800克。通體白色,兩翅與腹部及尾渲染著美麗的朱紅色澤。嘴長約17釐米,尖端微向下彎曲,臉裸呈紅色。枕部有數十根柳葉狀的羽毛延伸,形成羽冠。腿與爪亦為朱紅色,喜歡棲于淺澗和稻田中覓食水生昆蟲,多結伴成群翱翔。

朱鹮

在中國境內曾經有14個省份有記錄,但20世紀60~70年代,各地均未遇見;直至1981年夏才在陝西洋縣重新發現,當時僅殘存7隻。朱鹮生活在水田附近及沼澤地和山區溪流附近,平時棲息在高大的樹木上,尋找食物時,才到水田、溪流沼澤地上。鳴聲似烏鴉。飛翔時,頭向前伸,腿向後伸,鼓翼飛行。朱鹮的食物主要是動物,包括魚類、兩棲類、軟體動物、環節動物、甲殼動物、昆蟲,還兼食植物性食物,如米粒、小豆、谷物、草籽、芹菜、嫩葉等。

1981年在中國重新發現朱鹮以來,引起了國家的高度重視,1983年在陝西洋縣建立了洋縣朱鹮保護觀察站(1986年改名為陝西朱鹮保護觀察站),對自然界朱鹮種群進行保護。朱鹮,被譽為“東方瑰寶”、“東方寶石”。1960年第十二屆世界鳥類保護會議上將朱鶴列入“國際保護鳥”。如今,朱鹮保護區已由發現時的7隻增加到幾百隻。上世紀80年代國家郵政局曾發行了1套3枚的《朱鹮》郵票;後來有發行了1套5枚的回音卡明信片,都展示了朱鹮的風姿。此次發行的《朱鹮》專用郵資封,則是近距離地展示了朱鹮的美麗英姿,讓人恩愛有加。

朱鹮 朱鹮

日本也先後于1960年、1981年、1999年和2009年發行過5枚郵票和1枚小全張。電影《漢中朱鹮》更名《遠來的神鳥》廣龍導演執導《新柳堡的故事》剛剛殺青不久,導演廣龍又馬不停蹄地籌拍下一部劇作,新電影的名稱擬定為《漢中朱鹮》,主要講述中日兩國共同保護珍稀鳥類朱鹮的一段感人事跡。據廣龍導演介紹,影片將邀請日本著名演員高倉健主演。高倉健再次演繹中日友好故事漢中出生的廣龍導演一直對家鄉題材情有獨鍾,之前就有意拍一部關于三國題材的家鄉電影,但因高希希電視劇《三國》的熱播和電影《三國?荊州》的籌拍等導致同類型題材泛濫成災,為避免跟風不得不將原有計畫擱淺,轉而籌拍一部關于朱鹮的故事,影片名稱擬定為《漢中朱鹮》。

《漢中朱鹮》將由國家林業部、陝西省林業部和漢中市政府聯合拍攝,欲邀請日本演員高倉健出演男一號,講述由高倉健扮演的男主角為保護日本聖鳥,不遠萬裏來到中國漢中,為兩國友誼作出了巨大貢獻的故事。高倉健曾在張藝謀《千裏走單騎》中有過日中合作的友好先例和精彩表現,此次影片相信一定值得期待。 促進中日緊密合作《漢中朱鹮》意義重大朱鹮是稀世珍禽,喜歡生活在溫帶山地森林和丘陵地帶,大多鄰近水稻田、河灘、池塘、溪流和沼澤等濕地環境,以捕捉蝗蟲、青蛙、小魚、田螺和泥鰍等為生。因其獨特的生活習性和人類社會生產活動對環境的影響,朱鹮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日本、朝鮮、前蘇聯等地的朱鹮已先後滅絕,目前為中國僅存,大多分布在陝西漢中地區。

為了保護朱鹮,中國同日本在上個世紀80年代就展開了密切合作,朱鹮有鳥中“東方寶石”之稱,歷來被日本皇室視為聖鳥,江澤民主席、朱鎔基總理、溫家寶總理曾先後贈送或“借”朱鹮給日本,在今天的世博會裏,日本館更將朱鹮作為自己展館的主題。但對于漢中地區的老百姓而言,未必能很好的意識到保護的意義,很多因保護朱鹮而採取的限製措施都直接影響到農民的經濟利益,因此,《漢中朱鹮》的拍攝,不僅有利于促進中日進一步友好合作,對于漢中地區的老百姓也有很好的現實意義。

相關詩歌

最後的朱鹮

是時候了.

水澤越來越遙遠.天曠雲低

四野靜寂.

隻有過往的風,絮絮訴說樓群的成長

霓虹閃爍,餐桌滿面油光

道路已經逼仄.

優雅的舞台被獵槍佔領

高貴被兩排牙齒咬碎

振翅高飛,飛不過精心編織的網

藍天,成為眼中最後一道明麗

讓白的白成一道光

刺痛那些空洞的眼睛

紅的紅成一灘血

染出展覽館的一幅畫

可愛的小女孩,輕輕念著:

最後的朱鹮

漢中朱鹮賦

朱鹮有6500萬年生存史,原系候鳥,曾廣布東亞,後幾認絕滅。1981年5月,鳥類專家劉蔭增率團歷經5年跋涉,在漢中尋得7隻,此時已變為留鳥,經全力救護現種群已近2000隻。為歌詠救亡之豐功及朱鹮之善美,特作此賦。

天府漢中,中華地央,天寵佳壤,毓秀家邦。秦巴拱圍,漢水蕩漾;金甌玉盆,溫潤和爽;草木競長,生靈樂享;貓熊金猴,齊棲此鄉。洋縣姚村,層巒疊嶂,地僻林旺,桃源凈疆;蒼天有情,造化有意;七隻朱鹮,不再徙翔,世守此鄉,幸免族殤。驚世發現,保種有望;專家鹹集,鄉民共襄;設區保護,朱鹮至上。禁葯限肥,農事禮讓;專家相繼,青絲成霜;朱鹮復旺,舉國榮光。

吉祥朱鹮,中華瑰寶,雅貞和壽,四德善鳥。鳳冠長喙,赤頰朱腿;外披雪羽,內著紅衣;形似仙鶴,質如白璧。翩翩起舞,曼妙仙姑;跚跚作步,軒昂交甫;嫻靜似雲,淡定若菊。痴男烈女,不離不棄,配偶罹難,鰥寡不續;聖潔如玉,感天動地。覓食田畔,棲息堂前;喜鵲和鳴,白鷺比肩;人鳥同樂,友善無間。翱翔山南,戲水北灘;心無雜念,恩愛綿綿;三十餘年,鳥類壽仙。

詩詞

朱鷺,魚以烏①,路訾邪②鷺何食?食茄下③。不之食④,不以吐,將以問諫者⑤。

題解

本篇屬《鐃歌十八曲》,原列第一。《樂府詩集》收入鼓吹曲辭。是一篇詠諫鼓之作,"蓋因鼓飾以鷺而名曲"(《樂府詩集·朱鷺》題註)。鷺,水鳥名,嘴尖而直,頸長而細,善捕魚。古時常用朱色鷺鳥作為鼓上的紋飾。

注解

①以,同"已"。烏,通"歇(wo)",食而欲吐之意。~說,"魚以烏"與下"路訾邪"皆為表聲之詞,無意義,見下註。

②路訾邪,明徐禎卿《談藝錄》:"樂府中有妃呼稀"、'伊阿那'諸語,本自亡(無)義,但補樂中之音。"此處"路訾邪"亦屬此類。

③茄,古"荷"字。

④不之食,猶言"不食之"。

⑤問,存問,贈送。諫者,向君王進言、規勸之人。

評析

古時朝廷設有諫鼓,諫者擊鼓以入。所謂“禹立諫鼓于朝”(《管子·桓公問》)、"堯懸諫鼓"(孫楚《反金人銘》),可見此傳統出現之早。至于諫鼓何以用鷺鳥為飾呢?其象征意義已難深究。《譚苑題醐》謂"漢初有朱鷺之瑞,故以鷺形飾鼓”。而清陳沆則說:"飾鼓以鷺,取其得魚而吐,猶直臣聞裏外臧否,必入告其君也。“(《詩比興箋》)雖屬推測,但比照此詩,不能不承認其確有妙悟。然此詩寫朱鷺含魚,“不之食,不以吐”,顯然已借題發揮,諷刺那些諫臣,“貌似欲言,實則不然”,“失諫者應盡之責”(鄭文《漢詩選箋》)。詩雖為詠諫鼓,但通篇落筆全在鼓飾,緊扣圖案中朱鷺之形狀,抓住朱鷺吞食魚兒之特征,達到既傳鷺鳥之形,又見作者之意的目的。構思新穎曲折,詞雖簡古而意頗深刻,是一首成功的早期詠物之作。

文學

文章《朱鹮飛回來了》入選北師大版國小教材四年級下冊課文,講述的是科考隊員在中國秦嶺發現朱鹮的艱辛歷程。

朱鹮飛回來了

小光家住在秦嶺山脈的大山裏,平時很少有人來。小光向往山外的世界,希望有一天能夠走出大山去看一看。

這一天,小光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突然被幾個人吸引住了,隻見他們背著大背包,一邊走一邊在談論著什麽。見到小光,他們親切地打招呼,問他去一個山村怎麽走。小光靦腆地告訴他們,他就是好個村的,村長就是他爸爸,跟著他走就行了。

路上幾個叔叔問了小光許多問題,什麽這兒的鳥多不多啦,小光都見過什麽樣的漂亮鳥兒啦。一會兒,他們就來到村裏,小光的爸爸接待了他們。晚上,幾個叔叔就留在了小光家。

吃過晚飯,幾位叔叔和爸爸聊天,還拿出一些鳥類的照片給爸爸看。小光在一旁聽著、看著,終于明白了原來是這麽回事:1978年,一份有關野生動物的緊急報告引起了亞洲國家的關註。報告裏說朱鹮已陷入滅絕的境地。在日本,最後一隻野生朱鹮已經死去,動物園裏飼養的門隻朱鹮已經失去了繁殖能力。我國自從1964年在甘肅捕獲一個朱鹮以來,一直沒有發現朱鹮的蹤跡。為了查明朱鹮在我國的生存情況,一支科學考察隊到各地尋找朱鹮。

這支科學考察隊就是由這幾個叔叔組成的。他們在我們的東北地區尋覓了很久,毫無收獲。經過一番認真的推敲與考證,大家把目光轉向秦嶺地區。他們認為那裏森林茂密,水源充足,長期以來較少開發,而且歷史上朱鹮活動頻繁,在那兒找到朱鹮的希望較大。就這樣,科學考察隊來到了秦嶺地區的陝西省洋縣,來到了小光住的村子,希望能得到村民的幫助。

第二天,小光來到學校,將頭天晚上的事告訴了同學們,請同學們和他一起尋找。聽完小光的敘述,小胖叫了起來:“嗨!不就是紅鶴嗎?我知道哪兒有!”

小光可高興了:“真的?這可不能騙人!”

小胖拍拍胸脯:“我敢保證!”

小光高興得緊緊抱住了小胖。

晚上,回到家裏,小光將學校的事對幾位叔叔一說,大家都很高興。第二天小光和小胖請了假,連學校的自然課老師也眼著考察隊員一起參加尋找朱鹮的工作。

他們來到一片稻田中隱蔽起來。天氣很熱,蟲子不停地對他們進行騷擾,但是,大家都忍耐著,盡量減少活動,免幹擾觀察。苦苦等候多時,他們終于看見兩隻白色的鳥兒一前一後從遠處的山谷裏飛來,輕輕地落在一棵大樹上。

這兩隻鳥兒背上的羽毛是潔白的,兩頰的羽毛則是鮮紅鮮紅的。它們的腦枕部呈柳葉狀,長著一排突起的羽毛……“就是它!”踏破鐵鞋、千辛萬苦的尋覓終于有了結果。靜候一旁的考察隊員按捺住激動的心情,像守候著一隻易碎的寶瓶一樣,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悄悄地拍攝照片,生怕驚飛了這兩隻珍稀的鳥兒。小光和小胖也非常興奮,要不是事先叮囑過,恐怕此刻他們早就跳起來了。

考察隊員和村民們認真仔細地搜尋、觀察,在附近一共發現了七隻成年朱鹮,他們立即投入到緊張的保護朱鹮的工作之中。

考察隊員在朱鹮的巢邊搭起了窩棚,忍受著風吹雨打、日曬蟲叮,精心地觀察,守護著這幾隻朱鹮。在考察隊員的悉心照料下,一對朱鹮開始產卵孵化下一代了。終于,四隻活潑的小朱鹮鑽出蛋殼,來到世界上。一隻小朱鹮因為體弱的緣故,被擠出了鳥巢,掉在地上,它的父母在樹上哀鳴,卻無力相助。考察隊員趁成鳥覓食的時候,將它送回鳥巢。但不久,它又被擠出來。考察隊員決定人工飼養這隻小朱鹮,小光和伙伴們也挖來田螺、泥鰍,捉來小魚、小蝦喂它。這隻小朱鹮健康地成長著,後來,被送到北京動物園展出。

現在,陝西省洋縣已被列入自然保護區,成群的朱鹮正在那裏快樂地生活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