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閏生

朱閏生

朱閏生(1925-2011年),是著名學者、民主鬥士朱自清的二兒子,即《荷塘月色》中的閏兒。原中共中央黨校副校長。

  • 中文名稱
    朱閏生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浙江省上虞市
  • 出生日期
    1925年
  • 逝世日期
    2011年5月18日
  • 畢業院校
    華北人民革命大學
  • 父親
    朱自清
  • 母親
    武仲謙
  • 後母
    陳竹隱

父親的影響

崔振華、朱閏生、陳重慶(左起)在朱自清雕像前合影。崔振華、朱閏生、陳重慶(左起)在朱自清雕像前合影。

1935年就讀于東關國小童年時,雖然朱閏生與父親在一起的時間很短,但“父親給我的教益足夠我一生受用,他是個真正的君子”。

人物經歷

與父親在一起的日子,朱生耳濡目染父親高尚的民族氣節、強烈的愛國熱情,繼承了父親執著追求光明和真理的天性,雖然伴隨著黨和國家的命運,經歷了風風雨雨,坎坷波折,但他那顆堅貞的心卻一直沒變。每當聽到別人喊他“忍深”這一學名時,他就禁不住勾起了對城東國小學生生活的美好回憶.回眸母校長長的走廊,寬闊的圓門,踏出那幽深的古巷,多少東關學子投入到革命的洪流之中,朱閏生也成為地下鬥爭中的一名勇士。

年輕時,朱閏生曾經為了學習新聞進入國民黨黨報工作。在那個動蕩的年代,這份工作十分難得。可後來,他毅然決然地放棄了。“是父親的死使我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的正義感和強烈的愛國心深深地震撼了我。”從此,朱閏生開始參加黨的地下工作。

1949年1月下旬,揚州城區地下工作負責人將朱閏生和同為地下工作者武乾派到南京開展秘密工作,其中一項任務便是“保護國家物資器材”。他倆到了南京後,通過關系打入國民黨中央日報社,朱閏生當編輯,武乾當記者,並以此身份作掩護開展工作。

當時,人民解放軍直逼長江北岸,即將過江解放南京,南京國民黨中央機關人心惶惶。朱閏生、武乾經多方打探,發現國民黨江蘇省直屬糧庫記憶體有一千多石大米。如果能將這麽多的糧食儲存好並轉交到解放軍手上,那可就解決了部隊軍需上的一個大問題。

馬驊先生與朱閏生先生親切交談馬驊先生與朱閏生先生親切交談

朱閏生通過努力,做好了糧庫內一位于會計的工作。于會計逐漸看出國民黨敗局已定,終于表示願意為迎接南京解放出點力。

朱閏生又秘密去做倉庫內幾位工人的工作,對他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動員他們為解放做貢獻,請他們加強對倉庫的看護,防止壞分子偷盜和國民黨特務的破壞。南京解放的前幾天,倉庫的幾個頭頭已逃得不見蹤影。于會計按照朱閏生的意見,幹脆把倉庫的牌子摘下,門窗嚴密關閉,對外造成一定的假象。

南京解放後,朱閏生、武乾按照上級指示,迅即與南京市軍管會辦公廳取得聯系,並交出有關材料。第二天,軍代表便接管了這個糧庫,一千多石大米安全地回到了人民手中。解放後,朱閏生為了充實自己、成長才幹,以便更好地投入到新的革命工作中,又重新回到校園.從華北人民革命大學畢業後,朱閏生留在了山西。他曾在山西省財政廳工作,擔任過省政協委員。

時間轉眼已過去七十多年了,荷塘依舊,蛙聲依舊,月光依舊,當年小小的閏兒如今已是一位白發蒼蒼、笑容可掬的老人了。但他對祖國、對家鄉、對母校的摯愛之情卻一如當初,堅貞不渝。

與江總書記交誼頗深

作家王蒙(右)、朱自清之子朱閏生(左)為開館揭牌。作家王蒙(右)、朱自清之子朱閏生(左)為開館揭牌。

朱閏生在揚州讀中學時,與日後為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是同班同學。

朱閏生在揚州唯讀到高中二年級,就因為家庭經濟困難而輟學了,他的輟學並不是父親的心願。那時已懂事的他,知道自己即使考進了大學,父親也沒有力量來供給他上大學,于是就想到自己應該早點出學校,找份工作,以便減輕父親的負擔。

離開學校後,朱閏生到鎮江一所國小教書,後到南京一家報館裏工作。在南京,朱閏生接觸到一些思想進步的人士,這些人對他影響較大。另外,在南京,他目睹了國民黨鎮壓學生民主運動、鎮壓民眾的一系列不得人心的活動,知道國民黨已是一個不可救葯的黨,因此,他失去了對國民黨僅有的一點希望。

不久,父親病逝後,朱閏生又在南京讀到了許多關于紀念父親的文章,從而進一步認識到國民黨的反動本質,也使他看到中國的未來,希望在共產黨。那時,在報館裏工作,還是一份難得的工作,為了中國革命的前途,朱閏生毅然辭職離開了報館。

南京解放後,朱閏生來到北京,進入華北大學學習,畢業後,分配到山西省財政廳工作。後曾任山西省政協委員,直到離休。從在揚州讀中學開始,朱閏生與江澤民同志彼此就有著很深的交誼,此後一直都有來往。後來江澤民同志在北京擔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還曾到清華園去看望朱閏生的後母陳竹隱女士。江澤民同志還對陳竹隱女士說:“說起來我是朱先生的晚輩、學生。”

1988年朱自清誕辰90周年時,揚州市舉辦關于朱先生的紀念會和學術討論會。為此,朱閏生寫信請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同志參加。在信中,朱閏生還向他報告了揚州將修復朱自清故居等有關事情。接信後,江澤民同志因公務繁忙,不能與會,便復信給他,還作了一首七絕給他,以表示對朱先生的敬意。信中這樣寫道:“回憶少年時期常去你們家,看到令祖父小坡老,再讀《背影》一文,感到分外親切。毛澤東的《別了,司徒雷登》一文,歌頌了朱自清先生的民族氣節。”江澤民同志的《七絕》是:“《背影》名文四海聞,少年坡老更情親。清芬正氣傳當世,選擇詩篇激後昆。”

1998年,中共中央統戰部、教育部及清華大學籌備朱自清先生的百年誕辰活動時,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江澤民獲悉此事,希望見一見朱自清先生的家屬。于是,朱閏生從山西趕到北京。為此,江澤民總書記為朱自清先生百年誕辰又作了一首五律。詩是這樣寫的:“晨鳴共北門,談笑少時情。背影秦淮綠,荷塘月色明。高風凝鐵骨,正氣養德行。清淡傳香遠,文章成百名。”

江總書記在接見朱閏生的母親及弟妹時,還告訴朱閏生及全家說:“這首五律是我一氣呵成的。第一句‘晨鳴共北門,談笑少時情’,講的是小時候我們一起讀書,一起生活的愉快感情。”講到這裏,江總書記問朱閏生:“你還記得那時候,每天早晨我們一起經過揚州城北門去上學的情景嗎?”朱閏生馬上答道:“當然記得,那時候,我的數學不好,你數學常考第一,放學後還常常給我補課。”

朱閏生的話,說得大家都笑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