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邁先

朱邁先

朱邁先(1918年9月—1951年11月),朱自清先生的長子,小名九兒,阿九。

  • 中文名稱
    朱邁先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1918年9月
  • 逝世日期
    1951年11月

基本資料

朱邁先(1918年9月-1951年11月),朱自清先生的長子,小名九兒,阿九。他就是朱自清在《兒女》散文中提到的,讓朱自清先生年紀輕輕就背上"蝸牛殼"的頭生子。阿九自幼喜歡讀《水滸傳》、《西遊記》、《三俠五義》。朱邁先1918年9月出生在揚州,那時在北京大學讀書的朱自清,隻有21歲。

朱邁先先生之父朱自清先生朱邁先先生之父朱自清先生

少年英才

朱自清北京大學畢業後,輾轉于江蘇、浙江一帶的幾所中學教書,因此,童年時代的朱邁先大部分時間都在揚州祖父母身邊度過。1925年,父親朱自清北上,隻身去清華任教,隨後母親武仲謙帶著最小的兩個弟妹去了北京,他們兄妹四人仍留在祖父母身邊。不久母親去世,父親于1932年新娶了後母,第二年,父親和繼母陳竹隱才將他接到北平去念書。這時他已14歲了。父親將朱邁先送進北平城裏的崇德中學(現北京31中)念書,他很快成了班上的高才生,日後成為電影界名人的孫道臨那時與他是同班同學。

在崇德中學讀書期間,朱邁先是學生中的活躍分子。在校期間,他還負責編輯學生自治會的刊物《崇德學生》。除此之外,朱邁先還經常向一些文學刊物投稿。那時,在國內的一本由茅盾主編的頗有影響的報告文學集中,就收錄了朱邁先以"幸不留"的筆名撰寫的《北平一日》的文章。朱邁先的所作所為還在同學中產生了很大影響,特別是對著名劇作家黃宗江、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等人的影響很大。早些年,楊振寧先生回國探親時,曾向我國駐英大使陳肇源詢問過朱邁先的下落。

朱邁先還是當時北平學生運動的積極分子。那時的他已加入了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與北平的許多大學生一起走上街頭遊行示威,積極投入到"一二·九"學生運動之中。1936年,還在讀高中的朱邁先就已經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

含恨冤死

"盧溝橋事變"後,朱邁先受黨組織的委派,回到了老家揚州中學讀書。在這裏,朱邁先一面讀書,一面從事救亡活動,並受命擔任中共揚州特委支部書記,還和中共地下黨員江上青(江澤民總書記之父)等人在揚州組織了"江都文化界救亡協會流動宣傳團",宣傳抗日,慰勞抗日戰士。

1939年,朱邁先組織的宣傳團接受"武漢八路軍辦事處"的領導。朱邁先來到武漢後,曾向董必武提出要去延安學習的要求,董必武根據他的能力,勸他不去延安,直接進入廣西的11集團軍從事政治工作。朱邁先在組織的安排下,擔任該軍131師一個團的上尉指導員。1942年,131師調守南寧,曾參加過桂柳會戰。次年,朱邁先被派往19師工作,在師長蔣雄手下任中校政工隊長。

抗戰期間,朱邁先一直在國民黨部隊裏從事抗日宣傳工作和統戰工作。由于他文化水準高,加之黨的教育和家庭的影響,他沒有養成國民黨軍隊中那些軍官的官僚作風,又能平等待人。那時的他,已是一位很受部隊戰士歡迎的軍官。抗戰勝利後,蔣雄的191師開往海南島的三亞,朱邁先也來到海南。到海南後,由于長期的勞累,朱邁先因病住進了醫院。在醫院裏,他認識了護士傅麗卿,後來兩人結為夫妻。

1949年6月,蔣雄從部隊轉到桂林任專員後,又舉薦朱邁先任自己的秘書。同年12月,桂林解放前夕,由于朱邁先等人的積極工作,蔣雄手下的70000餘名軍政人員起義。其後,朱邁先進入廣西軍政大學學習。1950年學習結業後,朱邁先被安排到桂林松坡中學任教,該校的董事長就是蔣雄。在同年12月的"肅反"運動中,蔣雄和朱邁先被捕,一同被押到了湖南新寧縣。1951年11月,新寧縣法院以莫須有的"匪特"罪,判處朱邁先死刑,並立即執行,年僅33歲。

一個民主鬥士的兒子,就這樣被自己的同胞的槍彈擊倒了,從此含冤九泉之下!

身後之事

朱邁先死時,留下了年輕的妻子傅麗卿女士和3個年幼的孩子。

傅麗卿女士和朱邁先是1945年在三亞的海軍醫院認識的,那時她26歲,朱邁先29歲。朱邁先患了肺病,送進醫院時,已經昏迷不醒。在醫院一年多的時間裏,正是由于護士小姐傅麗卿的精心照料,他才得以很快恢復健康。傅麗卿是滿族人,1921年出生在廣州。祖父是清政府的一位武官。父親為人正直、善良。她曾在廣東國民大學附中教書。

1946年10月,這對戀人終于舉行了簡單的婚禮,開始了甜蜜而艱難的生活。那時物價高得可怕,朱邁先每月90元的薪金,僅夠買兩斤黑市花生油。其他國民黨軍官則拼命貪污軍餉,搜掠民財,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而朱邁先面對身懷有孕需要營養的妻子,卻連飯都幾乎吃不飽。作為一個有責任感的丈夫,他內心深感慚愧,對妻子說:"麗卿,太委屈你了,你跟著我一直過著清貧的生活,沒有買一件好看的衣服,連回家探親的路費都沒有。"

1950年年底,一群公安人員突然來到了朱邁先家,連推帶拉地將朱邁先帶走。臨行前傅麗卿急得痛哭流涕。此時一個有良心的公安人員告訴她說:"不要哭,我們將他帶去問問,問清楚了就回來。"

朱邁先被抓已經3個多月了,還沒有回到家中。一天,傅麗卿到獄中去看他,朱邁先無奈地告訴妻子說:"我的問題,現在已搞得十分嚴重,有些事情也無法說清楚,看來凶多吉少。"朱邁先勸妻子改嫁,不要因為自己的事耽誤了妻子的青春,並叮囑妻子將三個孩子能帶上就帶上,實在有困難就送到北京母親那裏去撫養。傅麗卿看到獄中的丈夫,腳鐐手銬加身,悲痛欲絕,並安慰丈夫說:"你是一個好人,政府會將你的問題弄清楚的,我等著你,三個孩子也需要你啊!"

朱邁先遭遇不幸後,妻子傅麗卿又因自己是"反革命分子"的家屬失去了工作,從此,全家生活沒有著落。為此,她寫信向北京的婆婆陳竹隱求助。十來天之後,傅麗卿就收到了婆婆陳竹隱從清華大學寄來的30元錢,解了她的燃眉之急。此後的一段時間,婆婆幾乎每月都要給他寄20或30元錢,每次來信,婆婆都要勸慰媳婦放寬心胸,養好孩子。

傅麗卿的生活雖然有婆婆接濟,但仍然很困難,丈夫含冤去世之後的幾個月,她的小女兒又夭折了。那時,作為一個"反屬"的傅麗卿,要找到工作的確十分困難,到處碰壁。直到1953年,傅麗卿憑著自己過硬的業務終于到廣西醫學院附屬醫院當了一名護士。1956年,醫院由桂林遷往南寧,後改名廣西民族醫院。由于她工作認真,幹得很出色,年年被醫院評為優秀醫務工作者,並被提升為護士長。

"文化大革命"中,傅麗卿被扣上"特嫌分子"、"反革命家屬"的帽子,被造反派剃了頭發,還多次遭到毒打、抄家,遊行示眾。她身上至今還留下了不少傷痛。

在那時,傅麗卿女士的兩個孩子朱壽康、朱壽嵩也下放到農村。因受牽連,兩個孩子多次在招工升學及當兵時都沒有機會。

1977年恢復聯考後,朱壽康連續兩年考出好成績,但是由于政審通不過,而名落孫山。還是在第二年考試後,南寧地區第二次擴大招生,朱壽康才被錄取到南寧第二師範。朱壽康後來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後,留校任教。現在是南寧市三中的物理骨幹教師。二子朱壽嵩,現在民族醫院圖書館工作。

1982年8月,年近花甲的傅麗卿女士在和朱邁先結婚36年後帶著兩個兒子和兒媳第一次來到北京,跨進了朱家的大門,拜見了在她最困難的時候,支持過她,並無比思念的婆婆陳竹隱女士,從此和弟妹們得以團聚。這也是朱自清先生的後人第一次真正的大團圓。次日,她還帶著孩子,在弟妹們的陪同下,來到北京西郊的公公朱自清墓前長跪不起。

平反昭雪

時隔不久,"鎮反"運動開始,曾任國民黨師長的蔣雄被捕,長期在蔣雄部下工作並受到蔣雄提攜的朱邁先隨之也被逮捕。朱邁先被捕後,沒有工作的傅麗卿難以撫養兩兒一女三個孩子。一次,傅麗卿去探監,朱邁先對她說,我和父親一樣,是愛國的,沒有做過對不起黨和人民的壞事,組織上會查清的,你放心。你現在沒有工作,生活困難,先把孩子送給北京的母親撫養。傅麗卿沒有見過婆母,也不知婆母的生活情況,生怕婆母受累,便寫了封信給婆母陳竹隱,陳述朱邁先和自己的困難處境。不久,便收到婆母從清華園寄來的30元以解燃眉之急。朱邁先雖不是這位婆母所生,但婆母把他們視同己出,關心備至。她在麗卿最困難的時候,一再勸慰她,要她挺起胸膛,撫育好孩子,她一定會盡力接濟她們母子生活的。此後,每個月都能收到婆母寄來的錢,以維持一家四口人的最低生活費用。婆母確實是盡了最大力量的。因為她每月工資隻有60元,身邊也有兩兒一女,同樣是四口之家,穿衣吃飯不算,還要供孩子上學,生活也是極其艱苦的。傅麗卿每次收到婆母寄來的錢,總是熱淚盈眶,萬分激動。直到一年後傅麗卿在一家醫院找到了工作,才叫婆母不要再寄錢來。

蔣雄是湖南新寧縣人,他被押回老家審訊;因為朱邁先長期在蔣雄手下工作,也被押到新寧縣受審。1951年底,蔣雄因是國民黨高級將領被槍決,朱邁先也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寧縣法院判處死刑,執行槍決,時年33歲。傅麗卿得到邁先的死訊,如同晴天劈靂,痛不欲生,邁先一生經歷她是清楚的。父親朱自清是著名的愛國民主人士。她讀過父親給朱邁先的信,總是諄諄教導他要做一個有志的愛國青年。邁先並沒有辜負父親的希望,他在讀中學時就參加了地下黨投身抗日宣傳。他是聽從黨的安排,到國民黨部隊工作的。解放之初,是他代表桂北軍區親自赴桂林向黨組織聯系起義,國民黨7000多人接受共產黨的和平改編,是有功勞的。邁先的一生所作所為,決不是反革命。于是她四處伸冤,沒有結果。但她沒有灰心,一定要為邁先昭雪,讓他安眠九泉。1982年,也就是朱邁先去世30多年後,傅麗卿帶著子女和媳婦去北京拜見婆母,拜祭已故的公公。婆婆見到長媳和孫兒孫女非常高興。她特地將在國內的親屬一齊邀約北京,吃了一頓團圓飯。隨後又一齊到北京西郊朱自清的墓地進行了祭掃。也就是這次全家團聚中,傅麗卿將多年來為邁先申訴的情況告訴了大家。全家人一致認為:朱邁先從中學起便從事革命活動。他是聽從中共長江局分配至廣西部隊從事政治工作的,又是他親自出面與共產黨聯系的,組織起義獲得成功的,他一生沒有進行過反革命活動,將他鎮壓是冤枉的,這宗冤案一定要繼續申訴。黨中央正在撥亂反正,落實各項政策,實事求是地處理各種歷史遺留問題,這是為邁先申冤的一個大好機會。這給麗卿繼續伸訴增強信心和希望。

傅麗卿回到廣西後,又多次向當時判處朱邁先死刑的新寧縣法院申訴,並提供了蒐集的大量材料和人證物證,法院經過認真復查,終于在1984年作出結論:1951年的判決書純屬錯判,朱邁先屬于起義人員,且起義後表現良好,復原原判,恢復朱邁先名譽。

蒙冤33年的朱邁先,冤案終于得到昭雪,活著的人感到高興,九泉之下的朱自清、朱邁先父子也會感到欣慰的。在我撰寫這篇拙作時,正好接到遠在廣西的朱邁先遺孀傅麗卿寄來的兩張朱邁先年輕時的珍貴照片,希望照片用過之後,送往朱自清故居陳列,"讓他們父子永遠在一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