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迪 -著名藝術家

朱迪

朱迪199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陶瓷美術系,獲文學學士學位。畢業後任教於合肥工業大學建築系,1993年後旅居義大利威尼斯從事藝術研究與創作,

  • 中文名稱
    朱迪
  • 職    業
    藝術家
  • 畢業院校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 國    籍
    中國

人物簡介

1996年任教於威尼斯大學中文系,2005年在景德鎮共同發起當代陶瓷藝術團體"冰藍公社",開始研究將西方美術思想和中國傳統哲學精神相結合,探索當代陶瓷繪畫藝術的時代性與本體性。

義大利國家電視台曾直播專訪,介紹其藝術及作品。

攝影攝影

作品被收入《陶鑒》,發表於《Con-fine》《藝術》《美術天地》《中國陶藝家》《陶瓷科學與藝術》《中國陶瓷》等國內外學術專刊,並被中國陶瓷館、寧波博物館及英國、美國、義大利、荷蘭、及港澳台知名藏家收藏。

藝術歷程

2006威尼斯陶藝家聯展,特邀參展藝術家(威尼斯)

器皿器皿

第三屆地中海國際文學和藝術節--個人陶瓷作品展(羅馬)

2008出版個人攝影作品集《L'animadiVenezia威尼斯之魂》(義大利Marsilio出版社)

《威尼斯之魂》--個人攝影作品展(文德拉明·卡萊爾吉宮--威尼斯)

第十一屆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展(杭州)

2009上海春季藝術沙龍展(上海)

《威尼斯之魂》--個人藝術作品展(北京、天津)

第十二屆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展(杭州)

2011寧波博物館當代陶藝邀請展(寧波)

2012第八屆中國當代青年陶藝家作品雙年展(杭州)

《觀道》--新院體瓷上繪畫作品展(南昌)

第十五屆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展(杭州)

首屆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大展(北京)

2013東方盛--中國當代陶藝雙人展(人民大會堂)

"象外"--新院體瓷上繪畫作品展(深圳)

"養玉承瓷"--當代陶瓷藝術精銳作品展(北京)

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展(紐約)

亞洲當代藝術展(香港)

中國當代陶瓷藝術名家十人邀請展(杭州)

2014邁阿密藝術博覽會(邁阿密)

紐約亞洲藝術周(紐約)

歐洲藝術與古董博覽會(TEFAF)(倫敦)

巴黎藝術與設計展(PAD)(巴黎)

藝術特點

相對於中國自魏晉玄學以來所興起的山水畫載體,陶瓷是一種完全獨立自足的藝術表現材料,在陶瓷藝術的舊的美學本體性,即陶瓷的官方美學系統隨著皇權歷史一併消亡之後,自珠山八友至今"大師瓷"一代,是新的陶瓷藝術本體性尚未完整構建之時的過渡期,而朱迪的瓷板山水畫作品,或將是構建新的陶瓷藝術本體性的重要標識物之一。

高溫瓷板繪畫高溫瓷板繪畫

朱迪的一系列瓷板畫,單從繪畫語言上考察,其已然完成了語言"能指"在"所指"上的幻象置換。這些繪畫從一開始,就讓觀看者進入"看山不是山"的主觀抽象之中,我們很容易看到審美的傳承,東方的西方的,過去的現代的,寫實的寫意的,總有一些說不出的陌生和愉悅,絲毫沒有語言的不確定和躁動,而是靜宜的存在。

朱迪的高溫顏色釉瓷板畫創作過程的本能性,僭越了他對後天性的文學性追求。相對於西方美學方法論所提供的一系列涉及抽象、具象等等的觀看法則,我對朱迪作品的觀看,更願意回到山水畫的範疇里來。這或者是一次大膽的觀看冒險,但這對於陶瓷藝術來說,卻是一次極有價值的嘗試。

對藝術家朱迪的研究,很容易陷入方法論怪圈。作為具有西方遊學背景的朱迪來說,他的瓷板高溫顏色釉繪畫,很容易就被看做是來自西方美學系統,以及藝術上的抽象主義。其實,朱迪是在從深層的精神層面上,去探索陶瓷繪畫材料與表達語言之間的內在關係。

朱迪認為,"並不是先入為主地將某種美術觀念簡單地代入材料分類,就可以完成所謂的藝術創作。實際上,不論用中國傳統繪畫思維,還是用西方美術的先鋒觀念,所有既成事實的藝術方法論對陶瓷材料的簡單代入,都是簡陋和不成熟的。過於觀念先行的藝術施行,無法完成具有時代意義和個人氣質的藝術創作"。

在這一點上,朱迪的藝術創造自覺地具有直覺性。子賀先生曾闡述了一個叫做"直覺寫意"的觀念,用在朱迪的繪畫創作上,恰好非常合適。這一類藝術家的創造過程,與理論和與文化見地並無太大關聯,只於生命的最真實狀態有關。

早期的朱迪,準確地說,身處義大利時候的朱迪,相對來說是理性的。他也曾如同國內一批當代藝術家一樣,選擇用一種思考型的方式玩藝術,包括他的行為藝術《帶著毛主席游歐洲》。這裡面所涉及的藝術思考,目的性和涉及傳播學意義的東西也是不言自明的。

而此後朱迪的系列攝影作品《威尼斯的水》,則是朱迪回歸中國藝術精神的開始,雖然這一批作品也是極受西方美術的方法論影響,但他從水相之中所截取的瞬間,卻是主觀精神性的。朱迪在此時,首次觸及到自然物象的抽象性與東方文化中的萬象唯心造的觀看法則。主觀造相開始在朱迪的藝術創作中被激活。而這直接影響了後來的創作,即今天的這一批無法被簡單閱讀,但具有獨特性靈的高溫顏色釉瓷板畫。

我們可以將朱迪的陶瓷繪畫,徹底納入中國藝術精神的當代性延伸之中。在《喜馬拉雅》、《雲山》、《山秋》等系列中,可以窺見傳統紙本山水繪畫中的平遠、高遠、深遠的空間意象追求。而陶瓷與高溫顏色釉的結合,材料與材料之間通過高溫窯變的相互作用,所呈現出的獨特視覺效果,又遠遠超越了紙本筆墨之所能及,與西方油畫的材料性參與畫面構成的傳統,又有了神似之近。

朱迪的高溫顏色釉瓷板山水畫,已經將陶瓷藝術語言的獨立性完整地呈現出來,並具有了世界藝術的語言特性和普世特徵。從畫面的語感上,朱迪結合了世界主流繪畫語言所具有的文化屬性,表現出雲霧之下的透視感,與中國傳統水墨山水畫的透過水墨濃淡和焦、黑、留白的氣韻經營,完全是相通的。但從高空的鳥瞰,所帶來迥異於古人的深遠視角,這是古人所不可想像的視覺空間,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視角關係,朱迪的藝術創作雖然仍在"師古人"與"師造化"的傳統之中,卻具有了不可替代的當代性。而在其內在精神傳承上,又是發傳統中國藝術精神之所求,實在是不可多得的神逸之作。

自攝影作品集《威尼斯的水》開始觸及的東方藝術的主觀造相之意,發展到瓷本山水的造意之象,作為當代陶瓷藝術家,朱迪藝術創作,必將因其深刻的傳統東方精神與當代性的結合,而具有了前無古人外無更替的特殊性。

4,作品集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