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瞻基

朱瞻基

明宣宗朱瞻基(1398年-1435年1月31日),漢族,明朝第五位皇帝。明仁宗朱高熾長子,幼年就非常受祖父朱棣與父親的喜愛與賞識。永樂九年(1411年)被祖父立為皇太孫,數度隨朱棣征討蒙古。

洪熙元年(1425年)即位,朱瞻基在性格上,他與其父朱高熾相似,也具有他父親那種對皇帝作用的理想主義的、然而是保守的想法。朱瞻基是文人和藝術的庇護人,他的統治的特點是其政治和文化方面的成就。

宣德十年(1435年)駕崩,終年38歲,葬景陵。廟號宣宗,謚號憲天崇道英明神聖欽文昭武寬仁純孝章皇帝

朱瞻基在位期間文有"三楊"(楊士奇、楊榮楊溥)、蹇義夏原吉;武有英國公張輔,地方上又有像于謙、周忱這樣的巡撫,一時人才濟濟,這使得當時政治清明,百姓安居樂業,經濟得到空前的發展,朱瞻基與其父親的統治加在一起雖短短十一年,但卻被史學家們稱之為"功績堪比文景",史稱"仁宣之治"。

  • 中文名稱
    朱瞻基
  • 別名
    宣宗(廟號),宣德(年號)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平燕王府
  • 出生日期
    1398年2月9日(洪武三十一年)
  • 逝世日期
    1435年1月3日(宣德十年)
  • 職業
    皇帝
  • 主要成就
    隨祖父親征蒙古
  • 代表作品
    《御臨黃筌花鳥卷》、《武侯高臥圖》、《瓜鼠圖》
  • 逝世地
    北京紫禁城乾清宮
  • 陵寢
    景陵
  • 配偶
    胡皇後,孫皇後
  • 繼承人
    朱祁鎮(明英宗)
  • 謚號
    章皇帝

人物簡介

宣宗朱瞻基(1398年-1435年1月31日)漢族,明朝第五位皇帝。明仁宗朱高熾長子,幼年就非常受祖父與父親的喜愛與賞識。永樂九年(1411年)被祖父明成祖朱棣立為皇太孫,數度隨成祖征討蒙古。洪熙元年(1425年)即位。宣德元年(1426年)平定漢王朱高煦叛亂,他和其父一樣,比較能傾聽臣下的意見,聽從閣臣楊士奇、楊榮等建議。明宣宗當政十年,重點在治理內政方面。主動從交阯撤兵,節省了財力,減輕了人民的負擔,促進了中國各族人民與交阯的交流。派遣鄭和第七次下西洋。宣宗整飭統治機構,在用人方面限製入仕人數,實行保舉和欠任。宣宗實行了一些減輕民困的措施。宣德帝又是一個喜歡射獵、美食、鬥促織(蟋蟀)的皇帝。宣德十年(1435年),朱瞻基死于乾清宮,時年38歲,謚號憲天崇道英明神聖欽文昭武寬仁純孝章皇帝。廟號宣宗。葬北京昌平景陵。

朱瞻基

早期經歷

明宣宗朱瞻基[2],洪熙皇帝朱高熾的長子,出生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在朱瞻基出生的那天晚上,他的 明宣宗朱瞻基[3]皇祖父當時還是燕王的朱棣曾經作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的父親太祖皇帝朱元璋將一個大圭賜給了他,在古代,大圭象征著權力,朱元璋將大圭賜給他,正說明要將江山交給他。朱棣醒來以後正在回憶夢中的情景,忽然有人報告說孫子朱瞻基降生了。朱棣馬上意識到難道夢中的情景正映證在孫子的身上?他馬上跑去看孫子,隻見小瞻基長得非常像自己,而且臉上一團英氣,朱棣看後非常高興,這件事對朱棣下決心發動靖難之役也有很大的作用。

朱棣靖難之役勝利以後,就親自挑選當時的著名文臣擔任朱瞻基的老師,並多次指示,皇孫是個可造之才,你們一定要盡心竭力,同時朱棣也不忘親自教導,永樂中期以後的遠征漠北,朱棣總是將朱瞻基帶在身邊,讓他了解如何帶兵打仗,鍛煉他的勇氣,這對後來朱瞻基的親征有非常大的幫助,每次遠征歸來經過農家,朱棣都要帶朱瞻基到農家看看,讓皇孫了解農家的艱辛,讓他以後作一位愛民的好皇帝,朱棣對朱瞻基的精心教導對朱瞻基以後成為著名的守成之君,有著極其重要的意義。

很大程度上朱高熾被立為太子是沾了兒子的光,因此父子倆就成為了朱高煦等人的眼中釘,青年的朱瞻基也被卷入了這場爭鬥,但是憑著祖父對他的喜愛,憑著他的勇氣與睿智,他總是能夠幫助父親化險為夷,最終使朱高熾登上了皇帝的寶座。誰知父親的皇位還沒有坐熱,十個月之後就暴病去世了。當時朱瞻基正在南京,他的皇叔朱高煦準備在半路截殺太子,然後自立為帝。但是朱瞻基早就預料到父親病重,不久將要駕崩,于是提早出發趕往北京,當時朱高煦還沒有派人設伏,他沒有料到朱瞻基會來的如此之快。其實關于朱瞻基為何會未卜先知,比距離京城更近的在山東樂安的朱高煦(朱瞻基在南京)更早得到皇帝駕崩的訊息這一謎團,史料上有很多不同的記載,有的說朱高煦襲擊太子朱瞻基隻是傳聞,朱瞻基是在接到京城內線報喪之後從容來到京城的;還有一種陰謀論,說是朱瞻基等不及父皇朱高熾傳位,謀殺了他,朱高熾的非自然死亡、朱高煦的措手不及、朱瞻基的從容即位是歷史留下的謎團,但可以肯定的是朱瞻基安全抵達京城。[4]回到北京之後,他一方面妥善處理了父皇的後事,一方面加緊北京城的戒備,防止有人伺機作亂,然後從容登基,改明年為宣德元年,開始了他的帝王生涯。

宣宗朝文有“三楊”(楊士奇、楊榮、楊溥)、蹇義、夏原吉;武有英國公張輔,地方上又有像于謙、周忱這 明宣宗朱瞻基樣的巡撫,真是人才濟濟,這使得當時政治清明,百姓安居樂業,經濟得到空前的發展,出現了即文景之治、貞觀之治、開元盛世之後的著名的“仁宣之治”的盛世局面。

作為太平天子的朱瞻基從小就喜歡鬥蟋蟀,即位之後他曾經讓各地採辦上等蟋蟀來京,地方官員為了取悅宣宗,都變本加厲地下達任務,一度給百姓造成了很大的負擔,朱瞻基也被百姓們稱為“蟋蟀天子”,前些年還專門有這麽一個卡通片是專門敘述這段歷史的。

宣宗朝的廢後風波也是他的一個污點,這將在英宗的文章中詳細介紹,總之,瑕不掩玉,宣德皇帝可算是一位稱職的皇帝,他對明王朝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他被史家稱為太平天子、歷史上著名的守成之君,這些稱號對于宣宗來講都並不誇張,隻是宣德皇帝享壽不長,在位十年就染上不明之症,撒手人寰,終年38歲。

登基

宣德帝朱瞻基生于洪武三十一年二月初九日(1398年3月16日),是朱高熾(當 清焦秉貞繪《親掖鑾輿圖》時是燕王封地的繼承人)與其嫡妻張氏所生的長子。朱瞻基習武,又在翰林學士的指導下學習儒家學術。雖然他也有他父親的那種學習經籍和文學的天資,但作為一個青年,他尤其是一個傑出的武士。他的早慧引起了永樂帝的註意。永樂帝尚武,常帶朱瞻基離開京城和他的家庭去狩獵和進行軍事視察。

他的父親在永樂九年(1411年)被指定為皇太子,朱瞻基立刻被永樂帝正式立為皇太孫。他進一步攻讀儒家的經籍和為政之道,此時主要由胡廣進行指導。這些課程深受重視,以致在他與其祖父公出時也不中斷。他父親為健康不佳所苦,而朱瞻基則長得健壯,生氣勃勃。15歲時,他被永樂帝帶去參加第二次遠征蒙古的戰役。他除了與其祖父關系密切外,還深深地敬慕他父親,常常保護他父親使其免遭兩個叔叔朱高煦和朱高燧的打擊。這一切引起了其他幾個叔父的警覺,他們對他的堅強的性格和他受永樂帝的寵愛有很深的印象。

仁宗登基不久,在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十一月一日立朱瞻基為皇太子。在以後幾個月,朱瞻基的大部分時間在北京度過,但在次年四月,他父親派他到南京去幫助完成遷都的準備工作。仁宗在五月二十八日患病時,皇太子被召回北京,但當他抵達時,皇帝已死去。于是他在26歲時成了新皇帝。他在洪熙元年(1425年)六月二十七日正式登基,開始了宣德朝。他放棄了他父親把朝廷遷回南京的計畫,仍留北京為帝都,這多半是因為他成長在此地,因而與永樂帝一樣深切地關心北方的邊境。

去世

宣德帝在短期患病後于宣德十年正月初三日(1435年1月31日)意外地死去,終年38歲。他在位隻有10年。他被尊為章皇帝,廟號宣宗。他留下二子二女及原配廢後胡氏(死于1443年)、繼後孫氏(死于1462年)和他母親張太後(死于1442年)。在臨終時,宣德帝指定已在1428年2月20日被定為皇太子的8歲的朱祁鎮為他的繼 明宣宗《武侯高臥圖》[1]承人:這名兒童作為英宗進行統治。張太皇太後領導一個攝政團,它一直統治到1442年她死去時為止。

由三楊監修的這個時期的官方記載相當理想主義地把宣德帝描繪成一個擅長文藝和獻身于仁政的儒家君主。這似乎言之有理。他不但嘗試實踐儒家的原則,而且通過編寫為帝的指南《帝訓》(1428年)和類似的教誨官員的手冊《官箴》(1432年)而把儒家的原則留給後世。

在施政時,宣德帝既懂得怎樣授權,也知道如何行使領導權。他在作出一項決定前常常採納三楊的意見,而且傾向于接受或支持大學士和大臣們的建議。可是,他在強化行政製度和皇帝權威方面,表現了強有力的領導才能。當出現危機時,宣德帝的行動是果斷和負責的,如在朱高煦的起事和需要作出從安南撤軍的最後決定時就是如此。此外,他深切地關心公正的施政。雖然他在對待失職的官員時是嚴厲的,但除了懲罰宦官外,他很少判處死刑。他常常主持重要的審判。他一貫命令復審嚴重的刑事案件,而這樣的再審理在他統治時期使數千名無辜者獲釋。

總之,宣德的統治是明史中一個了不起的時期,那時沒有壓倒一切的外來的或內部的危機,沒有黨派之爭,也沒有國家政策方面的重大爭論。政府有效地進行工作,盡管宦官日益參與了決策過程。及時的製度改革提高了國家行使職能的能力和改善了人民的生活,這兩者是賢明政治的基本要求。後世把宣德之治作為明代的黃金時代來懷念,這是不足為奇的。

人物評價

《明史》贊譽宣宗:“仁宗為太子,失愛于成誼。其危而復安,太孫蓋有力焉。即位以後,吏稱其職,政得其平,綱紀修明,倉庾充羨,閭閻樂業。歲不能災。蓋明興至是歷年六十,民氣漸舒,蒸然有治平之象矣。若乃強藩猝起,旋即削平,掃蕩邊塵,狡寇震懾,帝之英姿睿略,庶幾克繩祖武者歟。”

為政舉措

政治

削藩

登基之後,擺在宣宗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太祖皇帝留下的外藩的問題。這個問題在建文、永樂、洪熙三朝都沒有得到根本解決,朱瞻基即位之後,馬上著手整飭軍務,準備迎接來自強藩的挑戰。他的皇叔朱高煦在靖難之役中就戰功赫赫,很會帶兵,永樂朝被封樂安之後,就從沒有放棄武力奪取政權的野心,終于機會來了,仁宗病逝,宣宗即位,國家動蕩,皇帝年輕,正是造反得好時機,于是經過精心的準備後也像他的父親一樣扯起了“清君側”的大旗,矛頭直指五朝老臣夏原吉。早已備妥的宣宗皇帝在大臣楊榮的建議下御駕親征,在聲勢上一下就壓倒了叛軍,以前同意與朱高煦共同起兵的幾路兵馬也都按兵不動,明軍很快包圍了樂安城,見大勢已去,朱高煦隻得棄城投降,這次戰役以明軍的大獲全勝,生擒朱高煦而告終。群臣都勸朱瞻基將朱高煦正法,朱瞻基念其是藩王網開一面,沒有殺他,而是將他廢為庶人,軟禁在西安門內逍遙城。

得勝之師回到北京後,朱瞻基馬上載召給另外一個皇叔朱高燧,暗示他交出兵權(當時的親王都有自己的軍隊,稱作衛),朱高燧並沒有反抗,乖乖地交出了三衛兵馬,就這樣明初近半個世紀的藩王問題在宣德朝終于得到了解決。

平漢撫趙

在宣宗的身邊,漢王朱高煦和趙王朱高燧一直沒有放棄爭奪皇位的念頭,時刻威脅著社會的安定。朱瞻基即位後,深知兩位皇叔久蓄異志,加強了對兩位皇叔的防範,但沒有採取強硬的行動宣宗射獵圖,反而重加賞賜,以禮相待。朱高煦認為少主新立,軟弱可欺,更加積極謀奪皇位。八月,朱高煦以為時機成熟,仿照朱棣起兵舉事,派人 到京師秘密聯絡英國公張輔作內應,事發,陰謀為朝廷所知。起初,宣宗沒有派兵征討,而是修書一封派人送給朱高煦,規勸他罷兵。

面對如何平定朱高煦的叛亂,宣宗決定親征。皇帝親征的訊息極大地鼓舞了六軍將士,使民心迅速安定下來,動蕩的局勢有所緩和。有人說朱高煦曾經請居南京,這次他會率兵攻取南京。宣宗則另有一番見解:濟南城池堅固,朱高煦不會冒險攻打;叛軍的家屬都在樂安城,因此朱高煦也不會南下攻取南京,隻有固守樂安。正如宣宗所料,朱高煦知道新君親征,竟然沒有了主意,在樂安束手待斃。宣宗令平叛大軍將樂安四面包圍,但沒有發動攻勢,而是將勸降信射入城中,繼續勸諭朱高煦出 降。此時的朱高煦已經徹底絕望,私下派人來請降。叛軍中的王斌等人寧願戰死,堅決阻止 朱高煦投降。朱高煦嚇破了膽,從間道跑出來投降了宣宗。大臣請求將其立地正法,宣宗顧 及親情,沒有同意,而是將朱高煦押送回京,廢為庶人,禁錮在西安門內。班師回朝,宣宗特意將樂安改為武定州。這時他一定會想起當年祖父朱棣為了開拓自己的眼界,熟悉軍事, 帶著自己深入漠北,出征蒙古。如果祖父有知,一定會為自己兵不血刃地平叛而欣慰,況且 自己還保全了叔父朱高煦的性命。

趙王這次沒有舉兵,並不是因為他突然改過自新。據《(弘治)徽州府志》記載,趙王對漢王的叛亂行為很是贊成,並且積極招呼漢王派來的聯絡使者。趙王府左長史胡永興力勸趙王不可造次,趙王根本不理睬。胡永興情急之下,派人在路上截殺漢王使者,燒掉來往信件,將趙王參與叛亂的痕跡銷毀了。這樣,趙王才能夠逃得一劫。假如趙王當時有所異動為朝廷所察的話,能否儲存就是一個疑問了。不過,以宣宗對趙王的了解,他肯定知道趙王並不是那麽安分。在他自己都想移軍彰德的情況下,能夠聽從相反的意見,保全趙王,這是很難得的政治家氣度。

漢王朱高煦本來也可以保留性命的。宣宗在西安門內闢出囚室,械系朱高煦于此。三年後, 宣宗帶著內侍前去探望。不想朱高煦對自己的處境耿耿于懷,用腳將宣宗勾倒。宣宗驚魂未 定,惱怒異常,命人將朱高煦罩在一個300斤重的銅缸下,四周圍以柴炭,放火將其活活燒 死。銅缸都被燒化了,朱高煦的屍骨蕩然無存。漢王、趙王的威脅被解除,保證了政治穩定 和社會安定,為明朝平穩順利發展提供了必要的契機。

任用賢臣

漢王朱高煦的叛亂能夠很快被平定,趙王朱高燧的危機得以圓滿解決,除了宣宗本身的因素外,還與他所重用的賢臣有很大的關系。在宣宗周圍有一批著名的大臣,他們為 “仁宣之治”的締造做出了重要的貢獻。宣德朝的著名大臣主要有五位:楊士奇、楊榮、楊 溥、夏原吉、蹇義,其中前三人合稱“三楊”,尤為重要。

楊榮像宣宗所額度的大臣各有長處,互相補充,“蹇義簡重善謀,楊榮明達有為,楊士奇博 古守正,而(夏)原吉含弘善斷。事涉人才,則多從(蹇)義;事涉軍旅,則多從(楊)榮 ;事涉禮儀製度,則多從(楊)士奇;事涉民社,則多出(夏)原吉”。楊溥是個特殊的人 物,性格內向,但操守很好,為眾大臣嘆服。

幾位重臣識大體,顧大局,能以國家大事為重,相互包容,不計較個人恩怨。據記載,楊榮 辦事果斷,敢作敢為,對軍務很熟悉,隻是不能潔身自好,多次接受邊將饋贈的良馬。宣宗 聽說了,向楊士奇詢問。楊士奇力贊楊榮通曉軍務,是他和眾位朝臣所比不上的,不應該因 為有這樣的小毛病就放棄不用。宣宗笑著告訴他,楊榮曾經在自己面前說他和夏原吉的壞話 。楊士奇聽後,沒有絲毫的怒意,反而對宣宗請求能夠像包容他一樣包容楊榮。後來楊榮知 道了這件事,感覺十分慚愧,對不住楊士奇,便盡釋前嫌,相交甚歡。

宣宗對這幾位重臣十分信任,對于他們提出的建議總是虛心接納,君臣之間的關系很是融洽 。“當是時,帝勵精圖治,(楊)士奇等同心輔佐,海內號為治平。帝乃仿古君臣豫遊事, 每歲首,賜百官旬休。車駕亦時幸西苑萬歲山,諸學士皆從。賦詩賡和,從容問民間疾苦。 宣宗繪《萱花雙犬圖》

廢後

宣宗即位後(1426年),冊立胡氏為皇後,孫氏為貴妃。胡氏為成祖選定,雖身體病弱為宣宗不喜,仍為後;孫氏貌美,為宣宗皇帝所寵幸。

宣德二年(1427年),孫貴妃生朱祁鎮(另有“宮女所生,為孫貴妃抱養”之說,由此可見歷來就有對宣宗廢後不滿的人),次年宣宗立年朱祁鎮為皇太子,三年(1428年)廢胡皇後,立孫貴妃為皇後。

宦官參政

宣德元年(1426年),明宣宗下令,設定“內書堂”,教導宦官們讀書。後設司禮監秉筆太監,司禮監掌印太監。

政府結構

宣宗保留了原來的政府結構,讓許多傑出的官員繼續效勞。但是他在政治製度方面和行政實踐中的確作了某些變動。這在內閣作用的改變和宦官參與行使行政權方面表現得很明顯。

由于仁宗的改組,由翰林學士任職的內閣此時享有崇高的威望。自永樂在位時起,人們所稱的內閣原來是一個諮詢機構,這時開始行使更大的行政和審議實權。三楊、金幼孜、黃淮分別在內閣中重新任職。他們不但官居一品,具有特殊的宮廷官銜,而且在外廷兼任尚書。例如,楊士奇保留了兵部尚書的官銜,黃淮和金幼孜分別保 明宣宗[5]留戶部尚書和禮部尚書的頭銜。他們都得到新皇帝的尊敬和信任,這不但是因為他們曾是他的老師,而且他們還是前一代皇帝的有功之臣。他們由像吏部尚書蹇義和戶部尚書夏元吉等高級官員協助工作,夏元吉雖不是內閣成員,卻能參與決策。但除了這些人外,在宣德年間內閣很少添人。開國皇帝禁止給予這類顧問丞相頭銜的命令並不能阻止他們勢力的穩步發展,特別在他們得到皇帝堅定的支持後更是如此。

內閣的突出地位還因新的行政程式而得到加強:定期上朝覲見皇帝以討論較為迫切的政府事務。遵循洪熙帝的先例,皇帝要他們直接向他呈遞密封的奏議以確定適當的行動。此外,皇帝採用了一種稱之為條旨或票擬的正規的辦事程式,程式規定大學士們審議官員呈遞的奏議,並提出適當答復貼在每道草擬的詔令上以供御批。皇帝一般採納他們的建議,並將詔令分送給主管的部去貫徹;他並不再召他的顧問們進行復議,除非主要內容出現了爭議。這樣,內閣就成了皇帝和六部之間的橋梁,與以往相比,更成了決策的力量。它的領導人這時可以不與主管的部商議就提出建議,每當皇帝感到應該默認他們的決定時,這些決定就自動生效。

雖然這種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使辦事更加迅速和有效率,但也促進了宦官勢力的崛起。自明朝建立以來,他們作為皇帝的個人代表,一直在執行緊要的任務。洪武帝在位時,負責皇帝文書的司禮監太監不準與外廷的官署接觸,以防止宦官參與政事。建文帝和永樂帝也意識到可能出現的弊病,都遵循這一做法,嚴密地監視著宦官的活動。

宣德帝也持同樣態度,但他一改以往的方式,而是在宮內為宦官提供正規的書本教育。宣德元年(1426年),後來宣德三年(1428年),皇帝指定翰林學士在內書堂教宦官,以使他們能夠處理檔案和正式與朝廷官員聯系。雖然對宦官的正規教育從沒有像某些非官方史料斷言的那樣真正被禁止過,但這種做法仍是一反常規。主要的原因是皇帝需要信得過的奴僕去處理他私人的檔案。其他的集團都不能提供這樣的忠誠和機密性。每當皇帝並不簡單地採納大學士們提出的決定,他們關鍵性的作用就突出起來;這時司禮監的宦官被指望代表皇帝採取適當的行動。此外,各部一般不能與皇帝一起討論和復審宦官的建議,那些轉遞檔案的宦官就能在皇帝不知情的情況下上下其手。結果是,他們取得空前的機會去濫用皇帝的特權。

宣德年間宦官的崛起是以前行政發展的結果。三楊因未能警告皇帝不要以他那種方式使用宦官而受到現代歷史學家的批評,但是宦官篡奪皇帝權力的能力歸根結蒂取決于皇帝本人的脾性。就宣德帝而言,這位君主似乎能夠控製他們。他不但屢次下令減少宦官的採購和諸如伐木和造船等宦官的指導活動,而且他處決和嚴懲了那些犯有重罪的宦官。但是,由于提供了正規教育和使用他們處理公文,他無意地為他們濫用權力開闢了道路。當某個皇帝寧願怠忽職守或不問政事時,宦官濫用權力的情況變得最為嚴重。在這種情況下,宦官最後便高踞在一個無強有力的領導和其權力體系也處于混亂狀態的官僚體製的頂點。結果,他們為後來明政府的敗壞而承受了大部分的責難。

行政發展

作為他的國內政治和社會改革的一部分,宣德帝在政府的三個主要領域作出改變,它們是都察院、地方行政和軍事。皇帝繼承了一個貪污成風的都察院;後來他製定了幾項改造,並為它定下了 明代商喜繪《明宣宗行樂圖》新的任務。宣德三年(1428年)八月,誠實清廉的顧佐被任命為都御史,以取代臭名昭著的劉觀,劉因任職期間(1415年—1428年)犯下許多罪行而被判刑。在以後的幾個月,北京和南京都察院的43名官員因不勝任而被罷官,接替的人都要經過嚴格的考查。總的辦事程式和組織都加以規定,都察院的職責也被擴大。新增的兩個主要任務是重建兵員花名冊和視察邊境各省。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至宣德九年(1434年)期間,專門規定了一些御史監察的任務,並在以後加以製度化。它們包括視察軍屯、建設項目和京營的情況,以及監督南直隸的征稅和通過大運河至北京的漕運。

監察工作滲透到明代中央和地方各級行政以及外廷和內廷的所有領域;它的活動遍及民事、軍事、財政和司法幾個方面。它在監督行政工作的運轉和向皇帝進行政策進諫方面發揮了極重要的作用。永樂二十二年(1424年)至宣德九年(1434年)期間,御史們使240名以上的官員降職,並使其他一些官員任職、復職或得到提升。他們還呈上247份彈劾奏折,至少揭發659名官員和其他17人,同時還呈上251份其他內容的奏議,向皇帝提出忠告和勸諫。

一般地說,經過宣德三年(1428年)的清洗,御史們變得更加幹練,在批評時更加直言無忌。他們還提出直率的忠告,不過在觸及皇帝私人行為的案件時,他們也會遲疑不決,因為擔心會帶來相應的處罰。雖然皇帝對他們表示尊敬,但他對玩忽職守和濫用職權的御史也是嚴厲的。這些人被降職、關押或流放;對他們不處死刑。

在地方行政中,宣德時期最重要的製度發展是地方治理開始從半正式向正式的體製過渡。在這個體製中,官員們被任命到各省擔任巡撫,其意義為“巡視安撫”;這個頭銜在英語中通常被譯作“總協調人”(grand coordinator),因為這類官員的職責是協調省的三司——按察司、布政司、都指揮使司——的職能。這種省的行政體製的設立體現了以前幾代皇帝統治時期為了臨時任務由中央政府任命特任“巡撫”這一做法的變化。“巡撫”這一名稱已被太祖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使用過,當時他派太子朱標去陝西執行類似的任務。成祖在永樂十九年(1421年)也派26名高級朝廷官員進行安撫軍民的工作。不但著名的官員曾被專門授予巡撫或安撫的官銜,而且有些親王——包括登基前的仁宗、宣宗——也被委任過。

關心民間疾苦和地方行政工作的宣德帝遵循這些先例,在洪熙元年(1425年)九月派兩名高級官員到南直隸和浙江省去進行“巡撫”。當宣德五年(1430年),任期不限定的高級官員被委派去“巡撫”河南、陝西和四川的民政、司法和軍事工作時,體製的定形化過程仍在繼續;5年後,這類委派的任務包括了從甘肅至遼東的北方邊境的主要邊防地區。在承擔長期管轄這樣大的地區的任務時,這些專使實際上已把後來稱之為巡撫的職務製度化了。

但巡撫從未被承認為實質性的任命,而是把職權委諸同時在中央政府任正式官職的官員的一種專門的委任。這類官員通常是六部的侍郎,特別是兵部侍郎。後來他們被加授高級監察官員的空銜。此外,巡撫還被指定為兼提督軍務或參理軍務。當軍事在行政管理中日趨重要時這種情況變得更加普遍了,並且標志著隨著軍事組織本身的退化文官逐漸地控製了軍事。巡撫製逐漸演變成後來稱之為總督的管理方式,總督意即被委任去處理涉及一個以上轄區的文職協調人。

宣德五年(1430年)五月,工部右侍郎周忱(1381年—1452年)被指定去監督征收、運輸從長江流域解往北京的漕糧時,“總督”這一官職名稱開始被使用,意即“監督”。這一先例在英宗時得以製度化,這時這些專使之一擔任了巡撫和總督,具有明確的軍事責任。巡撫製和總督製都在英宗時趨于成熟;它們成了明代行政等級體製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滿洲統治者為了加強對中國的控製,也繼而加以採用。

宣宗嘗試清除軍事的腐敗現象,以大力建立文官統治。在歷次征戰中,貪污的軍官隻動員窮人而向富人出售免征券,在征用物資時,向黎民百姓過分勒索。他們非法地使用士兵作為自己的私人奴僕,侵吞他們的軍餉和口糧,扣發他們的冬裝。這樣的非法勒索和苛刻待遇敗壞了士兵的士氣,助長了開小差,進而破壞了整個軍事組織和嚴重地降低了部隊的戰鬥力。為了清除這些弊病和恢復軍事組織的紀律,皇帝從宣德元年(1426年)到三年(1428年)派出一批批的監察官員去視察和改進各省的軍事狀況。這些調查的一個目的是清查兵員花名冊,以確定各軍事單位實際的士兵人數和所需的軍餉和口糧,從而清除貪污的主要根源。這類使命稱之為清軍,從此成了御史們的正常任務。另外,皇帝在宣德三年(1428年)頒布了關于征兵和扣押逃兵的新規定,條款從8條增至19條;四年(1429年)十月,他又增加了旨在清除營私舞弊的條款22條。同年,他為了表示對軍事和提高軍隊士氣的關心,在北京郊外舉行了一次王朝最令人難忘的公開軍事檢閱。京師在訓的部隊定期隨御駕巡視北方邊境和進行大規模的狩獵活動。

盡管這樣關註,軍事組織繼續受到管理不當、士氣下降和缺乏戰鬥力等問題的損害。根本的原因似乎是軍屯未能給部隊提供糧食以及世襲的軍事製度中存在種種不正常的現象(對中國社會來說)。軍隊不再像在永樂帝時代那樣經常征戰,戰鬥經驗很少。皇帝老是對犯罪軍官寬大處理,這是促成以上通病的一個因素。他斷言,他們缺乏教育,因而不能用正常的標準去衡量他們。②明代軍隊的無能更趨嚴重;這在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慘敗人數遠遠少于明軍的瓦剌蒙古人之手這件事中暴露無遺。盡管以後作了種種改革,明代軍事製度的基本弱點到明朝滅亡時仍未得到糾正。

仁政愛民

在對內的治國之道上,宣宗能夠實行安民、愛民的仁政。他深知“民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因此在他統治的期間內,體恤民情,實行與民休息的政策。“坐皇宮九重, 思田裏三農”,這的確是關心農業生產、農民生活的宣宗的真實心態。他繼續推行洪武朝以 來的招人墾荒的政策,發展農業生產。宣德五年(1430年)三月,宣宗路經農田時,看見路旁 有耕作的農民,于是他下馬詢問農作物的生長情況。他興致盎然,取來農民耕田的農具,親 自犁地。沒推幾下,他停下來,回頭對身旁的大臣說,我隻是推了三下就有不勝勞累的感覺 ,何況農民終年勞作。說完就命人賞賜農民錢鈔。他對農民的生活和處境是了解的,因此能 夠在製定政策時考慮到他們的利益。同年六月,京畿地區發生了蝗災,宣宗派遣官員前去指 揮消滅蝗蟲。他仍不放心,特意諭旨戶部,告誡他們往年負責捕蝗的官員害民的危害一點也 不比蝗災小,因此要嚴禁杜絕這種事情的再次發生,還做有一首《捕蝗詩》頒給臣子。

宣宗賜宦官銀皿宣宗清楚,昏君濫用民力乃至亡國,隋煬帝就是個例子。宣宗以此為鑒,非 常註意愛惜民力。在他統治的10年間,多次下旨為民解困。宣德元年(1426年)七月,罷湖廣 採木。宣德五年(1430年)二月,罷工部採木。宣德三年(1428年)十一月,錦衣指揮鍾法保請 採珠東莞,宣宗不但沒有同意,還認為他是想用這種擾民的事情為自己謀求利益,將他逮捕入獄。他還多次蠲免稅額、積欠柴炭草,免除在京工匠中年老殘疾和戶內無丁力者的匠籍。

蟋蟀皇帝

呂毖在《明朝小史》曾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宣宗酷好鬥蟋蟀,就向江南索取上品,動輒每隻數十金。當時楓橋一個糧長被郡督派遣去尋找,終于尋到一隻“最良者”,他馬上用自己所乘的駿馬交換了過來。回到家後,他非常小心的把這個命根子放在了蟋蟀罐裏。其妻聽說這隻蟋蟀是用一匹駿馬換來,非常好奇,心想它肯定很奇異,便開啟蓋子想偷看蟋蟀尊容。沒想到,這隻“神奇”的蟋蟀一下子從罐中跳將出來,還未等追上,便被院子裏的雞給啄死了。他的妻子一看惹了大禍,非常恐懼,便上吊自殺了。糧長回來發現妻子已自盡,悲傷不已之餘,更害怕因蟋蟀之死而受到法律製裁,于是也一根繩子隨著自己的妻子而去。這無疑是個極端的悲劇,為一隻進貢的蟋蟀,鬧的家敗人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