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標

朱標

朱標(1355年-1392年),明朝宗室。明太祖朱元璋嫡長子,明惠宗朱允炆之父,元至正十五年 (1355) 生于太平陳迪家。朱元璋稱吳王時,立朱標為王世子,隨宋濂學習經傳。自幼受到悉心教導,太祖對他寄予厚望,多方培養。洪武元年 (1368) 正月,立為皇太子,正式確立了他為傳人。

朱標天性仁慈,對兄弟十分友愛,秦王朱樉、周王朱橚及晉王朱棡等曾多次有過,朱標從中調護求情,使他們免受責罰,在諸王中威信頗高。

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5月17日)病逝,八月附葬孝陵東,謚"懿文"。 建文元年追尊孝康皇帝,廟號興宗。燕王朱棣靖難之役稱帝後仍稱懿文太子,南明弘光元年明安宗朱由崧復上廟號興宗,謚號和天敬道憲懿勤敏淳文度武明仁慈孝康皇帝,清朝亦稱興宗孝康皇帝標。

  • 中文名稱
    朱標
  • 出生地
    太平陳迪家
  • 嫡姊妹
    寧國公主
  • 朝    代
    明朝
  • 母    親
    孝慈高皇後馬氏
  • 皇    妹
    江都公主
  • 逝世日期
    1392年5月17日
  • 廟    號
    興宗
  • 國    籍
    中國
  • 皇    子
    虞懷王朱雄英
  • 謚    號
    孝康皇帝、懿文太子
  • 父    親
    明太祖朱元璋
  • 職    業
    太子
  • 出生日期
    1355年10月10日(乙未年)
  • 陵    墓
  • 民    族
    漢族
  • 立    儲
    1368年

人物生平

儲君生涯

朱標生于元至正十五年(1355年),正史記載其乃高皇後馬氏所出,是為明太祖的嫡長子。但又有史學家指出朱標出生在太平陳迪家中,而當時馬皇後尚在江北的和州,所以,朱標不可能是馬皇後之子。據說朱標,朱棡,朱樉均為李淑妃所生。隻因朱棣篡位後擔心自己庶出的身份得不到認同,索性將三位兄長和同胞兄弟朱橚歸到馬皇後名下,以期使自己的身份合法化。當時雖仍處亂世,但其父早已是一方諸侯,並憑藉其出色的軍事和政治才能,很快完成了建國大業,使他在十三歲尚未成年時,便已貴為太子。既沒有經受戎馬倥傯、生活磨難,亦未身陷宮闈驚變,他的一生似乎完全是在風平浪靜中度過的。

影視劇中的朱標影視劇中的朱標

朱標出生在攻佔太平府的軍旅之中,長子的出世,給酣戰中的朱元璋帶來了莫大的欣喜。得報後,元璋興奮地在當地的一座山上刻石曰:"到此山者,不患無嗣。"興奮之餘,也對兒子抱以極大的希望。稍長,便讓其拜宋濂等名儒為師,接受教育。

1367年,太祖自稱吳王,並立其為世子。同年,令朱標赴臨濠祭拜祖墓,希望藉機訓練他將來為人君的本領,臨行前,元璋教導說:"古代像商高宗、周成王,都知道小民的疾苦,所以在位勤儉,成為守成的好君主。你生長富貴,習于安樂。現在外出,沿途流覽,可以知道鞍馬勤勞,要好好觀察百姓的生業以知衣食艱難,體察民情的好惡以知風俗美惡。到老家後,要認真訪求父老,以知我創業的不易。"

1368年,大明王朝建立,朱標亦被立為太子,從而開始了他長達二十五年的儲君生涯。為了訓練出理想的繼承人,能幹的守成之君,朱元璋處心積慮,費盡心機。建國後,廣聘名儒,在宮中特設大本堂,貯藏各種古今圖書,讓諸名儒輪班為太子和諸王講課,並挑選才俊青年伴讀。在教學中,太子的一言一行,都被要求按禮法行事。太祖自己也時常賜宴賦詩,商榷古今。他曾特地對教育太子和諸王等人的儒臣說:"我的孩子們將來是要治國管事的,……教育的方法,要緊的是正心,心一正萬事就辦得了,心不正,諸欲交攻,大大的要不得。你要用實學教導,用不著學一般文士,光是記誦辭章,一無好處。"故此,除了讓太子誦習儒家經典,又專門選了一批德行高雅的端人正士,作太子賓客和太子諭德,讓他們把"帝王之道,禮樂之教,和往古成敗之跡,民間稼穡之事",朝夕向太子講授。太祖還常常以自己的經歷訓導太子,要他明白創業的不易,守成的艱辛。同時,為了避免前代經常出現的東宮官僚自成體系,與朝廷大臣鬧意見,甚至宮廷對立的弊端,太祖就命李善長、徐達等朝廷重臣兼任東宮官僚。朱標盡管生于安樂,但並無紈絝之習,應該說,他沒有辜負乃父的寄托。他生性聰穎、忠厚,頗能領會,而且還盡心受教,對宋濂等人言必稱師父。長大後,溫文儒雅,慈仁殷勤,頗具儒者風範。史籍中多稱他:"為人友愛"、"孝友仁慈,出于至性"。方孝孺曾稱頌他:"三朝兼庶政,仁孝感嬰孩。""懿文光典冊,善美過昭明。"雖不無溢美,但也反映了一定的事實。

洪武十年(1377年),朱標二十二歲,朱元璋見他年紀已長,遂令今後一切政事並啓太子處分,然後奏聞。有意讓太子"日臨群臣,聽斷諸司啓事,以練習國政"。並告誡說:"我所以要你每日和群臣見面,聽斷和批閱各衙門報告,學習辦事,要記住幾個原則:一是仁,能仁才不會失于疏暴;一是明,能明才不會惑于奸佞;一是勤,隻有勤勤懇懇,才不會溺于安逸;一是斷,有決斷,便不致牽于文法。我從作皇帝以來,從沒偷過懶,一切事務,惟恐處理得有毫發不當,有負上天付托。天不亮就起床,到半夜才得安息,這是你天天看見的。你能夠學我,照著辦,才能保得住天下。"從此,朱標開始學習並協助其父處理日常政務。在這過程中,他每每希望實行"寬通平易之政",但終多因與太祖意趣不合而難行其道,作為儲君,他的任務隻能是學習和協助,最終的權柄無疑都操之于太祖之手。

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朱標受命巡視陝西,一方面想讓他看看西安是否適合作為都城。當時,朱元璋以應天為南京、開封為北京,臨濠為中都。御史胡子祺又推薦以西安為都,認為"舉天下莫關中若也"。另一方面,時秦王朱樉以多過失,被召回京師,也要他趁機調查一下秦王的言行。朱標巡視歸來後,獻陝西地圖,又替秦王說了一些好話,朱元璋才放朱樉回西安。但不料,他本人歸來後不久就開始生病,最終于次年四月撒手塵寰

東宮心慈

作為一代未及享國的儲君,正史中對他的記載,大致不過如此。而且,就是這點內容,也基本都是圍繞著太祖而予以記錄的,幾乎看不到他獨立的生活經歷。若僅僅立足于以上正史所載,我們除了感嘆他一生的平淡無奇和年壽不永外,實在很難說他有什麽不幸,相反,似乎還可能艷羨他生于富貴,天生就位極人臣。然而,如果我們能透過這些記載的表象,進入歷史具體情境之中,設身處地的思考一下他的生活,就不難想見,他相對短暫的一生,其實無時無刻不處于其父朱元璋的陰影籠罩之下。身為幾無可能遠離歷來凄厲殘忍的政治鬥爭漩渦的太子,他生活應不會風平浪靜、一帆風順。特別是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中,更是如此。

朱元璋雖雄才大略,但生性猜忌,權力欲望極強。吳晗曾指出:"全國大大小小的政事,(朱元璋)都要親自處理。交給別人辦,當然可以節省精力、時間,但是第一他不放心,不隻怕別人不如他的盡心,也怕別人徇私舞弊;第二更重要的,這樣做就慢慢會大權旁落,而他這個人不隻是要大權獨攬,連小權也要獨攬的。"(《朱元璋傳》)為了穩固自己的統治,太祖不惜大興黨獄,大肆屠戮功臣。洪武十三年以後,太祖屢興大獄,特別是胡惟庸和藍玉兩案,株連殘殺更多達三萬和一萬五千餘人,誅殺之慘烈,恐為歷史之最。太子是自家人,固與外人不同,但在皇位的爭奪上,以往骨肉相殘之事並不罕見,于此,朱元璋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以他的為人處事,就是對太子,恐怕也不會全然無所顧慮和防範。特別是洪武十年後,太子對一些政事處理,常常與元璋意見相左,這必然更會促成他的猜忌。據《明史袁凱傳》記載:朱元璋曾在審決刑囚後,讓御史袁凱交太子覆審,朱標多所矜減。太祖便問袁凱,誰批決得對?袁不得已對曰:"陛下法之正,東宮心之慈。"太祖的這一發問,未始不含有考察一下臣子究竟是對己還是對太子忠心的心機。另一些史籍記載,太祖欲誅朱標老師宋濂,太子為他求情,太祖竟怒言:"等你當了皇帝再赦免他吧!"顯然已具有鞭策他要擺正自己位置的意味。而尤為明顯的是,太子自巡視陝西歸來後,元璋讓其審決刑囚,並令吏部尚書詹徽佐之,在審批中,太子欲寬,而詹徽欲重,太祖則明確支持徽,太子就爭辯說:"立國應以仁為本。"太祖盛怒,道:"孺子難道欲自己當皇帝,來教導我嗎?"頓令太子悸駭不已,不知所措。《明書》((鄧元錫撰)和《名山藏》等一些史書認為,正是這件事,直接導致了懿文的早逝。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儲君之位,歷來都是政權鬥爭的焦點,朱標的太子地位雖未見受到明顯的威脅,不過他弟弟眾多,被立為太子時,已是十三歲的少年,而太祖不過四十一歲,正是年富力強之時。這就預示著,他必須經受不知何日是終點的漫長等待。俗話說,夜長夢多,因此,在對人人覬覦的皇位繼承的漫漫等待中,朱標也不大可能完全安之若素,無所用心。事實上,隨著同太祖矛盾的加劇,他也不是完全沒有防備。據《名山藏》記載,朱元璋在征戰中,嘗為敵兵追擊,高皇後馬氏背著他逃命。馬皇後死後,太子可能是考慮從此失去與其父緩沖的餘地,便將這一事件繪作圖像,藏在懷中,以備不測。後來果真發揮了作用。一日太祖又大開殺戒,太子勸諫說:"陛下殺人過濫,恐傷和氣。"元璋不作聲。第二天故意把一條棘杖放在地下,叫太子拿起,太子面有難色,元璋說:"你怕有刺不敢拿,我把這些刺都給去掉了,再交給你,豈不是好。我所殺的都是天下的壞人,內部整理清楚了,你才能當這個家。"皇太子說:"上有堯舜之君,下有堯舜之民。"意思是說有怎麽樣的皇帝,就有怎麽樣的臣民,元璋大怒,拿起椅子就朝他摜,並繼續追打,他就有意把圖掉在地上,太祖看到圖,終因感念馬氏的舊情而寬恕了他。此外,朱標雖忠厚仁慈,但並不是沒有主見和原則的逆來順受之輩。從上面的敘述中,我們已然看到,他明明知道太祖喜好嚴猛之政,但仍始終不改自己凡事寬仁的主張,甚至不顧冒犯龍顏的危險,屢屢據理力爭。實際上,他的這一個性,在尚未被要求幫助處理政事以前,就表現出來了。洪武七年,孫貴妃去世,太祖令太子服齊衰杖期,太子以其不合禮法而拒絕執行,氣得太祖要用劍擊他。後來在眾人的勸解下,事態雖得以平息,但父子君臣間的嫌隙還是由此形成了。

父子倆出身不同,所受教育不同,生活境遇不同,思想作風和處事方式自然也就不同。太祖主張以猛治國,運用法庭監獄特務和死刑鎮懾官民,使人知懼而莫測其端,太子卻生性忠厚,又長期接受儒家教育,所以往往講仁政、講慈愛,認為殺人愈少愈好;太祖要用全力消滅內部的敵對力量,鞏固皇家統治,太子卻要照顧將相過去的汗馬功勞,照顧親戚情誼,兄弟友愛,向父親說情爭執。一個嚴酷,一個寬大;一個從現實政治出發,一個從私人情感出發;一個欲樹立絕對的權威,一個卻總有自己的原則而不肯屈服。如此這般,父子間的分歧日漸擴大,沖突不斷升級,也就難以避免了。這類的矛盾和沖突若出現尋常人家的父子間,也就罷了,但發生在皇太子和性情暴戾的皇帝身上,這給懿文太子造成心理壓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在這樣情境中,朱標不僅難以意氣風發,躊躇滿志,相反不得不常常在漫長而沒有期限的等待、緊張、鬱悶甚至驚恐之中苦忍度日。他中年而逝,固然不會僅僅是因為其父親的一次怒斥,但他們父子間日趨嚴重的矛盾沖突,無疑早已在逐步地消耗著他的心力,損害著他的健康,終致因一次似乎偶然的事件而一病不起。

無法消受

出身皇家,而且貴為太子,該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然而對缺乏足夠強健的身體和堅韌的心理承耐力的朱標來說,太子之尊卻沒有給他帶來多少生活的幸福,盡管他生活在尊貴和優裕之中。他一出生,就具備了繼承其父權位的資格,且就被朱元璋寄以厚望,然而望之愈切,責之愈嚴,他從小就被嚴厲管教。特別是立為太子後,身邊圍著眾多的名儒和正人君子輪番對他訓導和規勸,一言一行都被嚴格要求按禮法從事。在這樣的環境中,還能享受到多少常人應有的童年情趣實在殊可懷疑。逐漸長大後,也沒有因此而獲得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力,仍隻能一如既往地生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在漫長而無奈的等待和不安中生活著。尤其是,隨著他與太祖矛盾分歧日趨激烈,更不得不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最後,在多重因素的折磨下,終于尚未來得及登上他孜孜以盼且理應屬于他的皇帝寶座,過早地先他父親而去了。

更令人哀嘆的是,因為他特殊的身分,他甚至不能享受人人應有的天倫之樂,沐浴人類至情的天然母愛。按照傳統的禮法,皇位的繼承人,必須是嫡長子,正史中均言,他為馬皇後所生,然而,據明末清初的潘檉章等人的考證,懿文實為淑妃李氏所出。(《國史考異》卷四)若情況果真如此,太小的時候,他當然不會感覺到什麽,但隨著年齡成長,就必然會漸漸有所察覺,而他的身分和環境又決定他無法去確認和親近生母,故一旦感知,內心的痛苦和不滿就不難想像了。上文所舉他拒絕為孫貴妃服齊衰,完全可能正是這種情緒的發泄。

若有在天之靈的話,至少暫時可以告慰他的是,他雖然走了,但他繼承大統的血胤並沒有中斷。他死後,太祖悲慟不已,為他舉行了極隆重的葬禮,賜謚號懿文。四個月後,他的次子允炆(長子雄英此時已逝)被正式立為皇太孫。朱元璋死後,太孫允炆順利繼位,為建文帝。他也被追尊為興宗孝康皇帝。然而這一切,對他已無任何意義,建文帝在皇帝寶座上,屁股還沒有坐熱,他的四叔朱棣便興兵發動了靖難之役,並最終奪取了皇位,同時也削除了朱標的皇帝尊號

作為常人,朱標自小就被剝奪了常人之性情和天倫之樂,作為政治人物,他一直生活在無奈和等待之中,至死也未獲得自我作主、實現自己的抱負的機會。朱標的一生雖然尊貴,究竟是喜、是悲,于此也就不難作出判斷了。

朱標去世後,著名的文士方孝孺,不勝悲切,作挽詩十章以志紀念。其中雲:"盛德聞中夏,黎民望彼蒼。少留臨宇宙,未必醜成康。""已失群生望,空餘萬世傳。長江一掬淚,留恨繞虞淵。""德隆尊未及,仁與壽難全。""聖子承皇業,能疏四海衰。"斯人已去,究竟他是否真的"能疏四海衰",至此已成一個永遠無法驗證的假想。不管時人抑或後人對他賦予多少美好的希望和構想,也不管後人給他套上怎樣美麗的光環,那都不過是別人的事,留給他自己的,似乎隻有尊貴而卻鬱鬱不樂的一生。令人不禁要再發出一聲"何生于帝王家"的哀嘆!

後人評價

台灣的中國歷史學者餘新忠曾經以《明懿文太子朱標尊貴而鬱悶的一生》在《歷史月刊》第169期中評論朱標,摘錄其文如下:

洪武二十五年夏四月丙子,即公元一三九二年五月二十五日,當朝儲君懿文太子朱標,尚未及登上大寶,便匆匆走完了他尊貴、平淡卻多少有些鬱悶的一生,享年僅三十有七。這一年,他的父親明太祖朱元璋已是六十五歲的老人,由此而帶來的皇位繼承上的隱患,在十年後,便彰顯無遺了。

軼事典故

皇子詠新月

有一天明太祖朱元璋觀賞新月,諸皇子都在他身邊。太祖命他們吟詠新月。後來未及登位的太子朱標詩雲:"昨夜嚴陵失釣鉤,何人移上碧峰頭。雖然未得團圓象,也有清光照九州。"後來被明成祖朱棣篡位的建文帝朱允炆此時年紀尚幼,也做了首詩:"誰將玉指甲,掐破天上痕。影落寒潭底,魚龍不敢吞。"太祖讀後,認為都非吉兆,因而心中悶悶不樂。

家族成員

父親:

明太祖朱元璋

母親:

孝慈高皇後馬氏

嫡兄弟:

秦愍王朱樉、晉恭王朱

嫡姊妹:

1.寧國公主(朱元璋第二女)

2.安慶公主(朱元璋第四女)

妻子(太子妃):

1.元妃常氏(?-1378):開平王常遇春之女,追謚為"孝康皇後"

2.繼妃呂氏:後為"皇太後",也稱"呂後(呂皇後)""呂太後",太常寺卿呂本(1359-1412)之女

兒子:

1.虞懷王朱雄英:常氏生,追封

2.建文帝朱允炆:呂後生

3.吳悼王朱允熥:常氏生

4.衡愍王朱允熞:呂後生

5.徐簡王朱允䐤:呂後生

6.朱某:呂後生,早夭,無爵、無謚號

女兒:

1.江都郡主: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下嫁長興侯耿炳文之子耿璿

2.宜倫郡主:永樂十五年,下嫁于禮

3.朱氏:失考

4.南平郡主:未下嫁。永樂十年(1412年),薨。追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