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木旃

朱木旃

朱栴(zhān音氈)(1378.2.6.-1438.8.23.),漢族。安徽鳳陽人。明太祖朱元璋的第16皇子,號凝真、凝真子。明洪武戊午即洪武十一年正月壬午(初九日)(1378年2月6日),出生於明朝最初的都城應天府(即金陵,今江蘇南京市)。正統三年八月乙卯初三日(1438 年.8月23日)病逝,享年61歲。逝世後,埋葬在今寧夏同心縣韋州明王陵。朱栴死後,被明英宗謚曰"靖",史稱"慶靖王"、"大明慶靖王朱栴"。

朱栴是慶王府第一代慶王,他歷經洪武、建文、永樂、洪熙、宣德、正統六朝,在寧夏生活45個春秋。

  • 出生地
    安徽鳳陽
  • 主要作品
    寧夏志、文章類選、增廣唐詩鼓吹續編等書,詩詞三十多首
  • 字    號
    凝真
  • 別    稱
    凝真子
  • 所處時代
    明代
  • 本    名
    朱木旃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明代寧夏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多有貢獻
  • 去世時間
    1438.8.23
  • 出生時間
    1378.2.6

人物生平

朱栴的栴字也有書上作木字加旃。考朱元璋諸子名字,都是木字旁,故今通作朱栴。朱栴是慶王府第一代慶王,從他開始的慶藩,傳位十世,冊封慶王十一,世子一;郡王四十二;授將、尉爵近百。

洪武二十四年辛未年(1391 年)四月十三日冊封為慶王,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朱栴先到封地慶陽(今甘肅慶陽市慶城縣)。後,藩國寧夏,以餉未敷,同年,"自慶陽徙韋州",令駐慶陽北古韋州城(今寧夏同心縣韋州鎮),就延安、綏德、寧夏租賦。洪武三十四年(建文三年)辛已年(1401 年)就藩寧夏(今寧夏銀川市)。

洪武二十四年,封慶王

朱栴慶王府韋州城外羅山疊翠朱栴慶王府韋州城外羅山疊翠

洪武二十六年,就籓寧夏。以餉未敷,令駐慶陽北古韋州城,就延安、綏、寧租賦。

洪武二十八年,詔王理慶陽、寧夏、延安、綏德諸衛軍務。

洪武三十年,始建府邸。

王好學有文,忠孝出天性。成祖善之,令歲一至韋州度夏。宣德初,言寧夏卑濕,水泉惡,乞仍居韋。不許,令歲一往來,如成祖時。

正統元年(1436年),寧夏總兵官史昭奏王沮邊務,占靈州草場畜牧,遣使由綏德草地往還,煽惑土民。章未下,或告王閱兵,造戎器,購天文書。木旃疑皆昭為之。

正統三年(1438年),上書,請徙國避昭。明英宗不許,貽書慰諭。不久,鬱郁成疾,一病不起,此年八月初三日(8月23日)病逝在慶王府,享年61歲,謚"",史稱"慶靖王",其子康王朱秩煃嗣。

他歷經明太祖、明惠帝、明成祖、明仁宗、明宣宗、明英宗六朝,對明代政治、經濟、歷史、文化、軍事等方面的發展,都作出了傑出貢獻。

家族狀況

朱栴慶王府韋州城內康濟寺塔朱栴慶王府韋州城內康濟寺塔

起源

南宋晚期句容朱家巷人朱仲八,娶陳氏,生三子:長子朱六二、次子朱十二、第三子明德祖朱百六

明德祖朱百六,娶胡氏,生二子:長子朱四五、次子明懿祖朱四九

明懿祖朱四九,娶侯氏,生四子:長子明熙祖朱初一、次子朱初二、第三子朱初五、第四子朱初十

明熙祖朱初一,娶王氏,生二人:長子明仁祖朱五四,後改朱世珍;次子壽春王朱五一

明仁祖朱世珍,娶陳氏,生四子:長子南昌王朱興隆,本名朱重五;次子盱眙王朱興盛,本名朱重六;第三子臨淮王朱興祖,本名朱重七;第四子明太祖朱元璋,本名朱重八,後改朱興宗;朱世珍還生有二女:太原長公主和曹國長公主(李文忠之母)。

南昌王朱興隆生二子:長子山陽王朱聖保、次子大都督朱文正

大都督朱文正生一子:靖江王朱守謙

盱眙王朱興盛生一子:昭信王朱旺

壽春王朱五一生四子:長子霍丘王朱重一次子下蔡王朱重二第三子安豐王朱重三第四子蒙城王朱重四

霍丘王朱重一生寶應王朱鐵哥

安豐王朱重三生四子:長子六安王朱轉、次子來安王朱記、第三子都梁王朱臊、第四子英山王朱潤

朱栴母親是朱元璋的妃子皇貴人余氏。王妃孫氏,次妃湯氏。

明太祖朱元璋,有二十六子:高皇后馬氏生太子朱標、秦王朱樉晉王朱棡、明成祖朱棣、周王朱橚;胡充妃生楚王朱楨;達定妃生齊王朱榑潭王朱梓;郭寧妃生魯王朱檀;郭惠妃蜀王朱椿、代王朱桂、谷王朱橞;胡順妃生湘王朱柏;韓妃生遼王朱植;余妃生慶王朱木旃(也作朱栴);楊妃生寧王朱權;周妃生岷王朱楩韓王朱松;趙貴妃生沈王朱模;李賢妃生唐王朱檉(又名朱桱);劉惠妃生郢王朱棟;葛麗妃生伊王朱木彝(也作朱彝,又名朱鷖);郜氏生肅王朱楧;趙王朱木巳(又名朱杞)、安王朱楹、皇子朱楠,皆不詳其生母。

子嗣

長子 慶康王朱秩煃

次子 靖寧王朱秩燽

第三子 真寧莊惠王朱秩爃

第四子 安化惠懿王朱秩炵

第五子 岐山悼莊王朱秩煉

第六子 安塞宣靖王朱秩炅

慶王世表

慶靖王 朱木旃(即朱栴)

大明慶靖王墓石刻墓誌蓋大明慶靖王墓石刻墓誌蓋

慶康王 朱秩煃

慶懷王 朱邃欻

慶莊王 朱邃塀

慶恭王 朱寘錖

慶定王 朱台浤

慶惠王 朱鼒枋

慶端王 朱倪爋

慶憲王 朱伸域

慶王 朱帥鋅

慶王 朱倬紘

個人作品

大明慶靖王朱栴,不僅是明朝的一個王爺,同時,作為寧夏著名的古代歷史文化名人他"好學有文",慶王朱栴"好古博雅,學問宏深,長於詩文和書法。"不但撰寫不少專著,而且,也有大量詩詞傳世。留下寧夏第一部志書《寧夏志》一集等多部著作,創作詩詞三十六首。慶靖王朱栴在寧夏歷史上是頗有作為的,他對明代寧夏的政治、軍事、經濟、歷史、文化等方面的發展,都有一定的影響。

文史著作

朱栴慶王府所在銀川承天寺塔朱栴慶王府所在銀川承天寺塔

1、撰《寧夏志》二卷一冊,

2、《集句閨情》一冊,

3、《凝真稿》十八卷,

4、《夏城詩集》一冊,

5、還有《愕齋隨筆錄》六冊,

6、《滄州愚隱錄》四冊,

7、《忍辱文集》二冊。

現今傳世的著作,只有《寧夏志》和《文章類選》、《增廣唐詩鼓吹續編》等書,其餘書籍都已失傳。

詩詞作品

寧夏同心韋州羅山明王陵第四代慶王慶莊王墓寧夏同心韋州羅山明王陵第四代慶王慶莊王墓

朱栴詩詞,能夠收集到的,包括在韋州六首,和銀川32首,詩詞,白述禮著《大明慶靖王朱栴》一書,收錄總共38首。

(1)、登韋州城北擁翠亭

朱栴

天際風雲起,山椒結夕陽。

園林含珉色,笳鼓動哀音。

邊報軍書急,南來雁信沉。

病懷與秋思,漻凓苦難禁。

(2)、晚登韋州樓

朱栴

炊煙幾處起荒城,柳外遊絲百尺縈。

把筆登樓漫回顧,夕陽流水總關情。

(3)、東湖春漲

朱栴

三月東湖景始饒,水光山色遠相招,

魚沖雨急牽浮藻,鶯逐顛風過逝橋。

花落咋疑金谷地,浪痕初識海門潮。

臨堤盡日忘歸去,為惜余春謾寂寥。

(4)、夜宿鴛鴦湖聞雁聲作

朱栴

月朗星稀夜景清,水寒沙冷若為生。

嗈嗈似說南歸意,感我窮邊久住情。

(5)、朝中措 憶韋州擁翠亭

寧夏同心韋州羅山明王陵慶莊王墓地宮寧夏同心韋州羅山明王陵慶莊王墓地宮

朱栴

構亭高在古城端,擁翠萬山還。四面軒窗高啟關河千里平看。

珠簾畫棟,金鋪文礎,與問平安,記得當年雨霽,常時坐對西山。

(6)、臨江仙 避暑韋州,行有日矣,喜而賦此.

朱栴

塞上冰霜三十載,新來華發盈顛。韋城風景自堪憐,螺峰初雪霽,月榭談籠煙。

想得靈州城下路,綠楊芳草依然。黃騮蹀躞杏花天。丙辰初日出,南上渡頭船。

西夏八景圖詩序

凝真

洪武戊寅(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冬,予自韋州來寧夏,道路凡三百餘里。歷觀經涉之所,因山川之盛概,思所以賦之詩而未得暇。及後欲經營新宅,遂登高眺遠,披閱地圖,若黃河之襟帶東南,賀蘭之蹲峙西北,雄鎮藩畿,亦可謂殊方之勝地矣。徘徊久駐,慨然興懷。不覺落日之西沉,寒風之襲衣,追思往昔,有動於詩情。因古有八景詠題,又重而刪修之曰:賀蘭晴雪、 漢渠春漲 、月湖西照、 黃沙古渡、靈武秋風、黑水故城、官橋柳色、梵剎鐘聲,隨題而賦之詩,以見風景之佳,形勝之勢,觀游之美,無異於中土也。

(7)、賀蘭晴雪

凝真

嵯峨高聳鎮西陲,勢壓群山培塿隨。

積雪日烘岩冗瑩,曉雲晴駐岫峰奇。

喬松風偃盤龍曲,怪石冰消臥虎危。

屹若金城天設險,雄藩萬載壯邦畿。

(8)、漢渠春漲

凝真

神河浩浩來天際,別絡分流號漢渠。

萬頃腴田憑灌溉,千家禾黍足耕鋤。

三春雪水桃花泛,二月和風柳眼舒。

追憶前人疏鑿後,於今利澤福吾民。

(9)、月湖西照

凝真

萬頃清波映夕陽,晚風時驟漾晴光。

瞑煙低接漁村近,遠水高連碧漢長。

兩兩忘機鷗戲浴,雙雙照水鷺游翔。

北來南客添鄉思,仿佛江南水國鄉。

(10)、黃沙古渡

凝真

黃沙漠漠浩無垠,古渡年來客問津。

萬裡邊夷朝帝闕,一方冠蓋接鹹秦。

風生灘渚波光渺,雨打汀洲草色新。

西望河源天際遠,濁流滾滾自崑崙。

(11)、靈武秋風

凝真

翠輦曾經此地過,時移世變奈愁何。

秋風古道聞笳鼓,落日荒郊牧馬駝。

遠近軍屯連戍壘,模糊碑刻鎖煙蘿。

興亡千古只如此,何必登臨感慨多。

(12)、黑水故城

凝真

日落荒郊蔓草黃,遺城猶在對殘陽。

秋風百雉蘇苔碧,夜月重關玉露涼。

枯木有巢棲野雀,斷碑留篆臥頹牆。

繞城黑水西流去,不管興亡事短長。

(13)、官橋柳色

凝真

橋北橋南千百樹,綠煙金穗映清流。

青圍娟眼窺人過,翠染柔絲帶雨稠。

沒幸章台成別恨,有情灞岸管離愁。

塞垣多少思歸客,留著長條贈遠遊。

(14)、梵剎鐘聲

凝真

斛棱殿宇聳晴空,香火精嚴祀大雄。

蠡吼法庭聞梵唄,鈴鳴古塔振天風。

月明丈室僧禪定,霜冷譙樓夜陋終。

忽聽鐘聲來枕上,驚回塵夢思無窮。

(15)、 戊戌歲金波湖合歡蓮(九首)

朱栴慶王府所在寧夏同心韋州城略圖朱栴慶王府所在寧夏同心韋州城略圖

凝真

盛澤周流遍八埏,窮邊喜見合歡蓮。

同根一柄凌波出,共蒂雙頭照水妍。

二女並肩游漢日,兩喬低首讀書年。

不慚才拙詩成後,擬繼唐人短李桃。

(16)、游高台寺莊經辛卯戰場王驃騎陣歿處感傷而作 凝真

辛卯年見舊戰場,重過此地景悲涼。

水邊折戟侵苔色,風裡驚塵慘日光。

芳草有情空悵望,遺骸報恨足哀傷。

英魂泉下如相慰,一曲哀歌 一觴。

(17)、夏日游麗景園

凝真

仲夏名園裡,肩輿花下行。

鳴鳩頻喚雨,布穀苦催耕。

麥浪因風起,戎葵向日明。

病懷方寂寞,聊慰此時情。

(18)、似古邊城春

凝真

東風起邊城,堤柳葉盡吐。

尤憐塞下見,鄉心此時苦。

(19)、寧夏新建社稷山川壇

凝真

藩守河西已二年,群神祀禮未能全。

驛書近命修壇墠,使者先行飾豆籩。

版築始成新社稷,金湯還是舊山川。

春祈秋報思韻格,佑我邊人降福綿。

(20)、永樂二年春祭社稷山川禮成後作

凝真

受命分茅土,萬里藩西疆。

韋州夏州路,移徙不少康。

封內群山川,八載祀典荒。

社稷祈報禮,非余獨敢忘。

但為移徙中,以致久不遑。

永樂當二年,尊兄今天王。

大明御寰宇,魚扆理乾綱。

念茲群神祀,春秋事有常。

禮固不可闕,敕命築壇場。

修舉久廢禮,為民祁福祥。

仲春擇吉日,二祀思神饗。

禮樂既兼備,肥腯烹豬羊。

諸公陪祀者,佩玉聲鏘鏘。

燈火明煌煌,載拜望景光

三獻禮初陳,牲醴列馨香。

祀神冀來格,非徙歌樂章。

屏息俯伏待,如臨氣洋洋。

所願風雨時,秋收足千倉。

愧予方幼年,才薄德又涼。

自慚忝王爵,享有此一方。

受胙飲福酒,不肖豈敢當。

尚賴諸賢哲,事事為贊襄。

昧爽行禮畢,烹胙飲公堂。

珍羞具前列,百味羅芬芬。

大事在祀戎,豈可令德爽。

善惡二途間,降各有福殃。

飲罷為三思,戰慄復恐慌。

(21)、秋日登樓

凝真

乾坤牢落此生浮,憀栗幽懷謾倚樓。

衰草斜陽關塞遠,殘山剩水古今愁。

千林木葉經霜日,萬里風煙滿日秋。

回望長安在何許,雁聲過處暮雲稠。

(22)、念奴嬌 雪霽夜月中登樓望賀蘭山作(外十首)

凝真

登樓眺遠,見賀蘭。萬仭雪峰如畫,瀑布風前,千尺影,疑瀉銀河一派。獨倚危欄,神遊無際,天地猶嫌隘。瓊台玉宇,跨鸞思返仙界。

我醉宿酒初醒,景融詩興筆。掃千軍快,下視紅塵,人海混,脫履不能長餵。對月清光,飲余沆瀣,氣逼人清煞。玉笙吹徹,此時情意誰解?

(23)、浪淘沙 秋

凝真

塞下景荒涼,談薄秋光,金風淅淅透衣裳。讀罷安仁秋興賦,漻栗悲傷。廿載住邊疆,兩鬢成霜。天邊鴻雁又南翔。借問夏城屯戌客,是否思鄉?

(24)、青杏兒 秋

凝真

午枕夢初殘,高樓上,幾憑闌乾。清商應律金風至,砧聲斷續,笳音幽怨,雁陣驚寒。

景物不堪看,凝眸處愁有千般。秋光談薄人情似,迢迢野水,茫茫衰草,隱隱青山。

(25)、長相思 秋眺

凝真

水悠悠,路悠悠,隱隱遙山天盡頭,關河又阻修。

古興州,古靈州,白草黃雲都是愁,勸君休倚樓。

(26)、風流子 秋日書懷

凝真

樓頭思往事,猶如夢,回首總堪傷。想童草山東,臂鷹走馬,弱齡河外,開國封王;老來也,身成痼疾,雙鬢點清霜。江左舊遊,塞邊久住,憶朝京輦,愁在氈多。

倚欄凝眸處,園林正搖落。雁陣南翔,天地暮雲凝碧。衰草添黃,更秋容談薄遙山隱隱,野煙漠漠,風景淒涼。惆悵悶懷無語,獨對斜陽。

(27)、春雲怨與吳謙。時謙客塞下

凝真

龍沙三月,尚不見桃杏,紅芳顏色。鎮日惡風頻起,柳困欲眠眠不得。夕陽(口加)卸山,暮雲橫嶺,憔悴江南倦遊客。鄉國他年,關河今日,到此欲愁絕。

可憐孤負佳時節,正清明禁火,幽懷縈結。怕聽胡笳韻悲咽。古道紅塵,旅館清煙,酒旗高揭。一曲詞成,九回斷腸,嬌首賀蘭(山字下截字)(山字下果字)。

(28)、搗練子

凝真

風陣陣,雨潺潺,五月猶如十月寒。塞上從來偏節令,倦遊南客億鄉關。

(29)、 鷓鴣天

凝真

天闊雲低散玉花,茫茫四野少人家。嚴寒磷磷侵肌骨,雕帽隨風一任斜。

沙似雪,雪如沙。謾斟綠醑聽琵琶。瓊樓玉宇今何在?天上人間道路賒?

(30)、行香子

凝真

五十之年,華發盈顛。得平安,感謝蒼天。無憂無慮,即是神仙。有數書房,萬鍾祿,萬丘田。

光陰似箭,冬冷春暄。侭今生,所事隨緣,從他汗簡,芳臭流傳。但飢時飯,渴時飲,困時眠。

(31)、夜宿懷古

慶靖王

皎皎銀河月,熒熒天上星。

星光和月影,相共照中庭。

中庭人獨自,低首依雲屏。

相思苦無寐,寂寞掩重扁。

涼飈吹羅衣,繁霜五夜零。

東鄰洞簫聲,嗚咽不忍聽。

眷言行路人,與君惜娉婷。

(32)、避暑

慶靖王

避暑高樓次日登,山川感慨客懷增。

地連紫塞三千里,水映朱欄十二層。

布穀催更聲度柳,游魚吹浪影身菱。

盈篇珠玉磋難和,章草尤慚寫不能。

(33)、石溝驛

皇明慶靖王

山圍城郭野煙中,亭館蕭然對晚風。

山下紅塵是非路,星軺日夜自西東。

(34)、賀蘭大雪

慶靖王凝真

北風吹沙天際吼,雪花紛紛大如手。

青山頃刻頭盡白,平地須臾盈尺厚。

胡馬迎風向北嘶,越客對此情淒淒。

寒凝氈帳貂裘薄,一色皚皚四望迷。

年少從軍不為苦,長戟短刀氣如虎。

丈夫志在立功名,青海西頭擒贊普。

君不見,

母羝持節漢中郎,齒氈和雪為朝糧。

節毛落盡志不改,男子當途許自強。

(35)、登宜秋樓

白述禮著《大明慶靖王朱栴》封面白述禮著《大明慶靖王朱栴》封面

慶靖王凝真

亭皋木落水空流, 隴首雲飛又早秋。

白草西風沙塞下, 不堪吟倚夕陽樓。

樓頭悵惘久躊躇, 目送征鴻向南去。

黃沙漫漫日將傾, 總是江南客愁處。

(36)、麗景園冬日 步王忍辱韻

慶靖王凝真

澤冰未見腹全堅,溶泄流澌瀉冷泉。

木落易窺行客徑,風寒難槝釣魚船。

人間世外由來別,塞北江南自昔傳。

十數邊城行樂處,優遊聊以度流年。

(37)、 總兵營

慶靖王凝真

故壘荒余草漸平,路人猶識總兵營。

旌旗寂寞埋金甲,風雨還疑鼓角聲。

(38)、 菩薩蠻

慶靖王凝真

涼風淅淅涼雲濕,羈懷何事歸思急。秋氣入單衣,偏增久客悲。賀蘭三百里,只隔黃河水。何日是歸程,中秋正月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