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洛

朱常洛

明光宗朱常洛(1582―1620年),漢族,明朝第十四位皇帝,年號泰昌,廟號光宗。明神宗朱翊鈞長子,母親孝靖皇後王氏。

朱常洛身世和明神宗一樣,都是父皇偶然臨幸宮女所生。因此朱常洛從小得不到父愛。他在位期間進行了一系列革除弊政的改革措施,罷除了萬歷朝的礦稅,撥亂反正,重振綱紀。 但每日回宮後卻沉于酒色,縱欲淫樂,身體羸弱。

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二十六日病逝,終年38歲,史稱"一月天子",廟號光宗,謚號崇天契道英睿恭純憲文景武淵仁懿孝貞皇帝。葬在明十三陵的慶陵。

  • 中文名
    朱常洛
  • 國籍
    明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582年8月28日
  • 逝世日期
    1620年9月26日
  • 母    親
    孝端顯皇後
  • 在位時間
    一個月(30天)
  • 年    號
    泰昌
  • 謚    號
    貞皇帝
  • 父    親
    明神宗朱翊鈞
  • 祖    籍
    安徽鳳陽
  • 陵    墓
    慶陵
  • 廟    號
    光宗
  • 主要成就
    廢除礦監和稅監,拔擢良臣

人物生平

出身卑賤

明神宗的皇後王氏、昭妃劉氏自萬歷六年(1587)冊封後,都無子嗣。萬歷九年(1581年),神宗在其生母李太後的慈寧宮中私幸宮女王氏,後來王氏有孕,神宗忌諱這件事情而不敢承認,但在內起居註中記載了這件事情,並有當時賞賜給王氏的實物為證,再加李太後盼孫心切,最後被迫承認這件事情。萬歷十年(1591),神宗冊封宮女王氏為恭妃,于萬歷十年(1591)八月生子,是為神宗長子,取名常洛。

梃擊之案

萬歷四十三年五月初四(1615年5月30日),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張差手持棗木棍,闖入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慶宮,逢人便打,傷及守門官員多人,一直打到殿前的房檐下。內官韓本用眼疾手快將持棍男子抓獲,宮內才平靜下來。事發過後,張差供認系鄭貴妃手下宦官龐保、劉成。鄭貴妃為免心腹受罪,向皇帝哭訴。但是太子差點遇害,朝中大臣們議論紛紛,皇帝無奈,說這件事最好是你向太子爭取諒解。鄭氏跪拜太子,太子慌忙回拜。最後,神宗與太子不願深究,以瘋癲奸徒為罪名,殺張差于市,由于人證消失,龐、劉二犯有恃無恐,矢口否認涉案。萬歷四十三年(1615)六月一日,明神宗密令太監將龐保、劉成處死,全案遂無從查起。史稱"梃擊案"。(《明史》中未曾證實這一案件,但鄭貴妃覬圖奪嫡之事確有此情。)

資料圖資料圖

但梃擊案過後,檢討繆昌期認為"梃擊"後台是魏忠賢為首的閹黨,于是義憤地說:奸徒狙擊太子宮,能以"瘋癲"二字開脫亂臣賊子之罪,以"元功奇貨"抹煞忠臣義士嗎?後繆昌期被閹黨陷害致死。

國本之爭

萬歷皇後沒有子嗣,眾多嬪妃中對鄭氏尤為寵愛,萬歷十二年(1584)被晉封為貴妃,產下皇二子朱常漵,可惜夭折。皇帝對她寵愛不減,萬歷十四年(1586)正月初五生皇三子常洵。隨後鄭氏便晉封為皇貴妃,並借機乞求神宗立皇三子朱常洵為太子,自己則做皇後。兩人寫下契約,在道教廟宇中立誓。神宗的承諾,違背了祖製和封建禮製,勢必引起重大的政治危機。

萬歷專寵鄭皇貴妃,遲遲不立太子。朝中大臣紛紛猜疑,擔心鄭氏謀立皇三子,損害國本。他們爭相提及皇儲問題,奏折累計成百上千,無不是指責後宮幹政,言辭之間矛頭指向鄭皇貴妃。萬歷皇帝擱置不管,仍舊寵愛鄭氏。

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就因為有謠言說萬歷皇帝想要換太子,矛頭指向鄭皇貴妃,結果皇帝株連逮捕者甚眾。到了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又有進言,說鄭皇貴妃以及福王將要謀害皇太子,結果皇帝僅僅是讓福王就藩,但被鄭貴妃暗中阻止了。

為了平息皇儲爭議,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十月,終于皇帝立皇長子朱常洛為皇太子、三子朱常洵為福王、五子朱常浩為瑞王、六子朱常潤為惠王、七子朱常瀛為桂王,爭國本事件最終落下帷幕。這場萬歷年間最激烈復雜的政治事件,共逼退內閣首輔四人(申時行、王家屏、趙志皋、王錫爵),部級官員十餘人、涉及中央及地方官員人數達三百多位,其中一百多人被罷官、解職、發配充軍,整治另外"東林黨"。

恭妃王氏仍舊寂居幽宮,見不到萬歷帝,整日以淚洗面,流淚度日,漸漸的雙目失明了。萬歷三十九年(1611),王氏薨逝,大學士葉向高建議厚葬,可是皇帝居然不同意。再進言,皇帝才勉強同意追謚皇貴妃。

(部分內容參考來源)

命喪紅丸

萬歷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皇帝駕崩。八月,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天下,宣布次年改元泰昌。但卻因紅丸案駕崩。

崔文升本是鄭貴妃宮中的親信太監。朱常洛即位以後,升為司禮監秉筆太監,朱常洛患病後,鄭貴妃指使崔文升以掌御葯房太監的身份向皇帝進"通利葯",即大黃。大黃相當于瀉葯。所以,接下來的一晝夜,朱常洛連瀉三四十次,身體極度虛弱,處于衰竭狀態。後來,廷臣們對于崔文升進葯的資格和所進葯物是否符合醫學原理兩點,對其進行猛烈的抨擊。給事中楊漣說:"賊臣崔文升不知醫……妄為嘗試;如其知醫,則醫家有餘者泄之,不足者補之。皇上哀毀之餘,一日萬幾,于法正宜清補,文升反投相伐之劑。"楊漣認為,朱常洛本來身體就虛弱,應當進補,而崔文升反而進以瀉葯,其心叵測。當時,朱常洛生母王氏外家、原皇太子妃郭氏外家兩家外戚都認為其中必有陰謀,遍謁朝中大臣,哭訴宮禁凶危之狀:"崔文升葯,故也,非誤也!"

資料圖資料圖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八日,朱常洛召英國公張惟賢、內閣首輔方從哲等十三人進宮,讓皇長子出來見他們,頗有托孤的意思並下令將崔文升逐出皇宮。

泰昌元年(1620年)八月二十九日,鴻臚寺丞李可灼說有仙丹要呈獻給皇上。太監們不敢做主,將事情稟告內閣大臣方從哲。方從哲說:"彼稱仙丹,便不敢信。"接著,內閣大臣們進乾清宮探視朱常洛。朱常洛此時已著意安排後事,將皇長子交由閣臣小心輔佐,又問起自己的陵墓的建設事宜。在安排好一切之後,朱常洛問:"有鴻臚寺官進葯,何在?"方從哲說:"鴻臚寺丞李可灼自雲仙丹,臣等未敢輕信。"朱常洛自知命在旦夕,遂抱著試一試的想法,命李可灼入宮獻葯。到中午時分,李可灼調製好一顆紅色葯丸,讓皇帝服用。朱常洛服完紅丸後,感覺還好,讓內侍傳話說:"聖體用葯後,暖潤舒暢,思進飲膳。"傍晚,朱常洛命李可灼再進一粒紅丸。盡管御醫們都表示反對,但是朱常洛堅持要再服一顆。于是,李可灼再讓皇帝服用了一顆紅丸。服後,朱常洛感覺安適如前,沒有什麽不良反應。

泰昌元年九月二十六日(1620年)五更,朱常洛駕崩。于是,廷臣紛紛議論,指定李可灼、紅丸是致皇帝暴斃的罪魁,而且還牽涉到方從哲。不過,方從哲、李可灼對于朱常洛服葯,本就是抱著一試的希望,對于朱常洛的死並不要負什麽責任。後來,內閣大學士將進葯的前後始末詳細地在給熹宗的奏疏中說明,才使方從哲擺脫了困境。紅丸,其實與嘉靖皇帝當初服用的紅鉛丸類似,是用婦人經水、秋石、人乳、辰砂調製而成,性熱,正好與當初崔文升所進的大黃葯性相反。本就虛弱的朱常洛,在最後的歲月連遭性能相反而且猛烈的兩味葯物的折磨,便暴斃而亡。

明光宗朱常洛在位僅僅一個月,享年三十八歲。

為政舉措

廢礦稅

朱常洛即位後便下令罷免全國範圍內的礦監、稅使,停止任何形式的的採榷活動。礦稅早為人們所深感厭惡,所以詔書一頒布,朝野歡騰。

餉邊防

朱常洛即位後,便借皇帝遺詔的名義,發內帑百萬犒勞邊防將士,由大內銀庫調撥二百萬兩銀子,發給遼東經略熊廷弼和九邊巡撫按官,讓他們犒賞將士;並撥給運費五千兩白銀,沿途支用。朱常洛還專門強調,銀子解到後,立刻派人下發,不得擅自入庫挪為它用。

補官缺

朱常洛先命令禮部右侍郎、南京吏部侍郎二人為禮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隨後,將何宗彥等四人均升為禮部尚書兼內閣大學士;啓用卸官歸田的舊輔臣葉向高,同意將因為"上疏"立儲獲罪的三十三人和為礦稅等獲罪的十一人一概錄用。

陵寢墓地

朱常洛死後埋在慶陵。明慶陵,位于北京昌平天壽山陵內黃山寺二嶺南麓,是明朝第十四帝光宗貞皇帝朱常洛(年號泰昌)和皇後郭氏、王氏、劉氏的合葬陵寢。

慶陵的地下玄宮自天啓元年(公元1621年)三月定穴建設,七月二十九日合龍門,歷時四個月,耗帑銀150萬兩。且工程質量精細,除玄宮全部用石料外,其"後、中、前殿",有"重門相隔"。天啓六年(公元1626年)地面建築完工。其陵園建築由神道、陵宮及陵宮外附屬建築三部分組成。神道上建單空石橋一座。近陵處建神功聖德碑亭遺作,亭內豎碑,螭首龜跌,無字。

藝術改編

1986年香港亞洲電視台《白發魔女傳》區永漢飾演明光宗。

影視形象影視形象

1986年香港無線電視《白發魔女傳》馬德鍾飾演明光宗。

1991年香港電影《半妖乳娘》曹查理飾演明光宗。

1993年中國台灣電視劇《大太監與小木匠》。

1999年中國台灣電視連續劇《白發魔女》王伯昭飾演明光宗。

2005年中國大陸電視劇《錦衣衛》劉文治飾演明光宗。

2006年中國大陸電視連續劇《皇上二大爺》。

2007年中國大陸電視劇《明宮謎案》劉歡飾演明光宗。

2010年田少波執導電視劇《大明嬪妃宋洋 飾演朱常洛。

人物評價

史書評價

《明史》贊曰:神宗沖齡踐阼,江陵秉政,綜核名實,國勢幾于富強。繼乃因循牽製,晏處深宮,綱紀廢弛,君臣否隔。于是小人好權趨利者馳騖追逐,與名節之士為仇讎,門戶紛然角立。馴至悊、愍,邪黨滋蔓。在廷正類無深識遠慮以折其機牙,而不勝忿激,交相攻訐。以致人主蓄疑,賢奸雜用,潰敗決裂,不可振救。故論者謂明之亡,實亡于神宗,豈不諒歟。光宗潛德久彰,海內屬望,而嗣服一月,天不假年,措施未展,三案構爭,黨禍益熾,可哀也夫​!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