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寶良

朱寶良

朱寶良,中國紅樓集團董事長。1962年5月26日出生,桐廬縣瑤琳鎮人, 高中文化程度。他早年喪父,是母親把他拉扯大。童年的艱苦歲月、拮據的經濟條件,培養了他的吃苦耐勞、倔強剛烈,以及做什麽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個性。

  • 中文名稱
    朱寶良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桐廬縣瑤琳鎮
  • 出生日期
    1962年5月26日
  • 職業
    中國紅樓集團董事長
  • 主要成就
    任民建委員、杭州市下城區政協委員、常委、工商聯副會長

個人職務

現任民建委員、杭州市下城區政協委員、常委、工商聯副會長、現任浙江紅樓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職務、兼任上海寶良商務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2004年5月,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批準,公司正式更名為紅樓集團有限公司。同時以紅樓集團有限公司為核心,以紅樓集團有限公司的五家控股企業為成員單位,組建了中國紅樓集團。目前,中國紅樓集團擁有"紅樓"、"富春江"知名旅遊品牌和"亞歐"、"環北"等商貿新興品牌,蜚聲海內外。現在,紅樓集團正致力于資本運作、品牌經營,不斷最佳化集團產業結構,努力開拓新的經濟成長點,以穩健騰飛之勢邁向現代化企業集團。

成長經歷

他從辦市場起家,經過十多年的奮鬥,把企業發展成為集旅遊、商貿、房地產業為一體,擁有50多億元總資產、3萬餘名員工的大型綜合性民營企業。從走出山溝闖天下,到9000萬元"買斷"桐廬山水,赴南京打造"服裝航母",挺進西部掌控蘭州"民百",朱寶良以他的果敢和執著,敏銳把握商機,瀟灑笑傲商海。

走出山溝闖天下

這是不尋常、不容易的十年,也是光彩奪目的十年。這十年,記錄著朱寶良對事業追求和對社會奉獻的足跡……

1992年鄧小平南方談話,猶如一陣春風吹醒了朱寶良,他決意走出這山溝溝,見見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闖出真正屬于自己的那個天地來。這一年,他懷揣平時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3000元錢來到了杭州。其間,他擺過服裝攤,開過服裝廠,辦過勞務企業,建過貿易公司。嘗盡了失利之後的焦慮和成功之際的欣喜,朱寶良逐步融入了杭州的經濟大潮。他懷著堅定的信念,積極探索,積累創造,苦苦等待創大業、立大功的良機。

1995年,杭州市政府推出"退二進三"的產業結構大調整,朱寶良驚喜地發現自己苦苦尋覓的機會終于來了。他成立了金都實業有限責任公司,租賃了杭州第一織布廠在市區中心地段的空閒廠房,投資建成了杭州家電城;1996年,他租賃了杭州都錦生絲織廠在市中心地段的閒餘廠房,投入1500萬元建成了杭州金都鞋城;1997年又租賃杭州福華絲織廠在鳳起路的50餘畝土地,投入13億元建成了總建築面積6萬平方米,營業面積4萬平方米的杭州環北小商品市場。

三年邁出三大步,步步成功。此時的朱寶良可以說是"功成名就"了,但他依然沒有停止前進的腳步,與以往一樣,他在尋找再發展的機遇。

1998年,上海市委、市政府作出"開啟城門,引進外地資金發展經濟"的決策。朱寶良獲悉後迅速組織人員到了上海,在徐家匯開辦了佔地2萬平方米的上海寶良家電市場,成功登入上海灘。

就這樣,他在商海摸爬滾打了8年,每次投入他都成功了,他心中的夢也一個個實現了,當時總資產達到了2.5億元。

為了事業,朱寶良太忙了,忙得連一天24個小時都不夠支配!用他夫人洪濤的話來說:"他呀,一年365天,沒在家裏度過完整的一天的。"對一個企業家來說,還有比時間更寶貴的嗎?沒有匆匆忙忙的昨天,哪來事業輝煌的今天?

9000萬"買斷"桐廬山水

景觀獨步東南的桐廬山水,被朱寶良以9000萬元買走了,訊息不脛而走。以"全國縣級旅遊之冠"的驕人歷史引起世人關註的桐廬縣,成了全國第一個"賣山水"的地方。

這一樁"非同尋常"的山水買賣,確切的說法是,桐廬縣旅遊總公司整體轉讓持有的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49.6%的國有股權,也就是說從2000年1月桐廬旅遊業開始實現了從"官"營到"民"營的巨大變化。民營企業家朱寶良以9000萬元標的收購了該公司轉讓的全部國有股權,朱寶良實際上"買"到的是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40年的經營權。

1999年11月20日,桐廬縣人民政府的一則《公告》同時出現在《人民日報》華東版、《杭州日報》、《上海證券報》等各大報紙的報眼位置:浙江省桐廬縣決定將桐廬縣旅遊總公司所持有的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49.6%的國有股權整體轉讓。國有資本將從桐廬旅遊業中退出,桐廬山水將貼上"民營"標志。

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桐廬縣旅遊總公司以其全部經營性資產作為投資,與浙江省中國國際旅行社、中國工商銀行浙江省工商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杭州解放路百貨有限公司等六家企業于1993年12月共同發起組建,有杭州大自然股份有限公司等305家法人單位入股的股份製公司,該公司除擁有"中國旅遊勝地四十佳"瑤琳仙境、東漢古跡嚴子陵釣台、中醫葯鼻祖聖地桐君山、大奇山國家森林公園、天目溪竹(皮)筏漂流、紅燈籠鄉村家園等著名的六大風景區外,還有桐廬賓館、富春江大酒店兩家二星級涉外賓館和一個桐廬中國旅行社,是桐廬最大的旅遊公司,也是桐廬縣的龍頭企業、創利大戶。

2000年1月5日下午2時,設在桐廬賓館的開標會議正式開始。亮標時間一到,"金都"亮出了9000萬元的投標價,在大戰中一舉奪魁。也就是說,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國有股被朱寶良以9000萬元買走。以後一段時間,朱寶良又陸續從一些企業手中購入股份,直至控股80%以上。從此,浙江富春江旅遊股份有限公司從國有真正轉為民營。

這樁買賣,使朱寶良成了一個沸沸揚揚的話題人物。

有人問,9000萬元買桐廬山水,高出桐廬縣政府標底許多,不覺得虧嗎?

朱寶良說:"桐廬的山山水水全國少有,桐廬的旅遊資源得天獨厚,我報的價格值得,桐廬旅遊還有遠比9000萬元更多的無形資產。"

他的語氣聽似很平靜,但在平靜中卻讓人感到一種企業家的魄力,企業家的寬廣胸懷,企業家的遠見卓識!

貼上民營標簽的桐廬旅遊怎麽搞?朱寶良在深入的調查研究後,依據《桐廬縣國民經濟、社會發展"九五"計畫和2010年遠景目標綱要》,開始大刀闊斧地進行一系列改革措施:精簡總部和分公司管理機構,把原來的105個部門精簡到53個,管理人員壓縮近2/ 3;實行分公司財務機構派出製、重大財務事項直線管理製,加大分公司財務核算力度和深度,充分發揮財務監督作用;加強資本經營職能,從單純的景點經營向景點經營、資本經營相結合的現代化經營模式邁進;改任命製為聘用製,建立能上能下、優勝劣汰、高效靈活的幹部管理體製;實行定編、定崗、定員,對暫未聘人員實行待崗分流,並定期傳送上崗信息,實行雙向選擇,競爭上崗;改革分配製度,實行崗位技能工資製;出台勞動紀律、員工規則等一系列管理製度,從而使整個公司從製度上、組織上形成了全方位的管理網路。

條條措施擲地有聲,"大鍋飯"打破了,幹多幹少不一樣了,職工積極性如同涌泉一般噴發出來,"民營"讓桐廬旅遊業煥發出了青春。

這一年,桐廬共接待遊客135.7萬人次,比上年同期增加13.8%;

這一年,營業收入達5642.98萬元,比上年同期增加9.1%;

這一年,創利潤1797.32萬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5.9%。

朱寶良意識到,要使桐廬旅遊永具魅力,吸引遊人,就要不斷推出上檔次、高品位的新景點、新項目。

2000年,朱寶良投入400萬元,收購瑤琳仙境附近一處既粗製濫造又管理不善的人造景點"三宮六苑",並重新包裝,使之成為"瑤琳仙境一日遊"的配套景點;

2001年,投入7000萬元興建了江南龍門灣景區,會峽谷、平湖、孤嶼、懸崖、瀑布、奇松于一身,被稱為"富春江上第一景";

2002年,投入1500萬元興建大奇山蒙古村,悠揚馬頭琴聲,潔白蒙古包群,為向往草原風情的人們添了一個好去處;

2003年,投資2個億,動工興建五星級的新桐廬賓館。新桐廬賓館高99米,共25層,建成後將成為桐廬城市建設的標志性建築;

2004年,開闢了富春江水上樂園,投資800多萬元新添置了美國進口的豪華遊艇、休閒艇、水上摩托艇和拖傘艇,還有國產的腳踏遊艇、水上腳踏車、龍舟、快艇、畫舫、皮筏等百餘艘,不同年齡、不同愛好的遊客都可在這裏得到快樂和滿足;

同年,擬投資3500萬元的"釣台山居"休閒度假旅遊項目方案已經出台,並已通過桐廬縣人民政府認可,相關工作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

"錢塘江盡到桐廬,水碧山青畫不如。"這是唐代詩人韋庄對桐廬奇山異水的贊美。朱寶良有信心,讓唐詩的意境在桐廬、在自己手裏延續、再延續……

揮師南京收購"爛尾樓"

市場經濟,大浪淘沙。對一個經商者來說,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有把握商機的能力,而朱寶良就是有這個能耐的人。他說,把握商機猶如下圍棋,謀篇布局、落子位置、時機選擇,都要及時準確。

朱寶良在最佳時機,準確找到了"落子"的位置。地處南京市區建康路、白下路交會處,距夫子廟僅500米的新浪潮廣場,因開發商實力不濟,建設進程中斷,成了名副其實的一座"爛尾樓"。

2000年以來,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此樓委托拍賣行進行拍賣,但沒有一家單位願意接手這塊"燙山芋",所以拍賣數次流拍。

朱寶良卻認為南京這座"爛尾樓"的地理位置、商業氛圍、交通運輸條件、民眾的購買力及商業競爭環境都比較理想,有著誘人的發展潛力。于是,他把投資點落在了南京新浪潮廣場上。

2001年7月9日,新浪潮又一次拍賣活動開始了。在南京怡華假日酒店舉行的競拍會上,隨著拍賣師最後一槌重重落下,朱寶良以5500萬元的價格成功收購了新浪潮廣場長期使用權,一時間,會場上掌聲雷鳴。新浪潮廣場易主紅樓集團,朱寶良為自己開啟南京商業大門邁出了堅實的一大步。

對這次拍賣,媒體好評如潮。南京一家報紙刊登了一篇題為《直掛雲帆濟滄海》的通訊,其中有這麽一段話:"我們期待著這位遠道而來的年輕人給南京人民帶來更多的方便和實惠,我們也祝福這位精明能幹的企業家事業發達,為國家、為人民作出更大的貢獻!"

買下新浪潮廣場後,朱寶良花2個億資本用來打造華東最大的"服裝航母"--南京杭州環北市場。2002年9月6日,南京杭州環北市場正式開張營業。

步入10萬平方米的南京杭州環北市場內,一間間裝潢風格迥異的商鋪讓人眼前一亮。市場內全部採用小包間設計,全透明的玻璃牆讓一個個小包間與整個市場融為一體,盡展不同品牌服裝的個性風採。整個市場以杭州環北市場穩定的商戶群體為基礎,以浙、蘇、閩、粵雄厚的服裝設計和生產能力為依托,各類高、中、低檔商品齊全。目前,1400餘個攤位均已名花有主,市場以批發為主,兼營零售,輻射至蘇南、蘇北、安徽、河南、山東乃至西北和華北地區,生意越做越紅火,真正實現了"環北"品牌的連鎖經營。

挺進西部掌控蘭州"民百"

大自然風光無限,雄偉瑰麗。朱寶良的人生之旅也如自然風光一般,絢麗多彩,步移景換。

2003年6月,朱寶良獲悉蘭州民百國有股權要轉讓的信息後,親自帶領紅樓集團一批高層管理人員登上飛往甘肅蘭州的航班,進行實地考察。

蘭州民百(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1990年4月經甘肅省人民政府授權,蘭州市人民政府批準,1996年8月2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的蘭州市唯一一家國有上市公司。其下屬亞歐、民百、蘭百三大商場和亞歐餐飲娛樂分公司、蘭州民百醫療器械有限公司、蘭州民百置業有限公司等10家子公司、分公司。但隨著改革開放的逐步深入,外埠商家新型業態的不斷入駐以及激烈的市場競爭,使蘭州民百集團公司的發展遇到了困難,連續三年虧損,被上交所加掛"ST",如果不重組將面臨退市。蘭州市委、市政府決定轉讓蘭州民百國有股權。

朱寶良是個冒天大的風險都臉不變色心不跳的人。他看好民百是一個有潛質的"殼"資源,看好民百與紅樓從事的行業相同,可以優勢互補,他相信這是一宗好買賣。

看準了就幹!2004年7月,朱寶良向蘭州市委、市政府提交了《受讓意向書》。

蘭州市有關部門經過初審、實地考察、商議和實質性商談,以及就受讓價格、職工安置、過渡期管理和承諾條件等問題進行了三輪公開透明的商談,再經過綜合分析、全面考評,最終從具備條件的9家企業中確定紅樓集團為受讓企業。9月3日下午,民百佛慈集團與浙江紅樓集團草簽了《股權轉讓協定》。9月8日,該轉讓協定獲甘肅省政府批準,並由省政府上報國務院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審批通過。10月8日上午,協定雙方在蘭州市政府會議室正式簽署蘭州民百國家股《股權轉讓協定》。紅樓集團出資1.09億元,受讓蘭州民百6738.9172萬股國家股。該協定簽署後,紅樓集團成為蘭州民百的第一大股東,擁有其28.75%的股權。

重組後,紅樓集團利用自身的企業優勢和優質資產對民百進行資產重組,並將成功的管理模式和民營企業的經營機製引入民百,實現東、西部體製和機製的有機結合。重組後,在基本穩定原企業員工和管理人員的基礎上,引進激勵機製,充分發揮企業員工的工作主動性和創造性,實現企業價值的最大化。

由于紅樓集團對蘭州民百成功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改造,民百集團已經甩掉了虧損的帽子。自2003年10月重組以來,11月份盈利280萬元,12月份盈利300多萬元,2004年以來,又有一定幅度的提高,這是近三年蘭州民百首次出現盈利。每當說起這些,朱寶良總會面帶會心的笑意,流露出一絲難以捕捉的自豪。

進軍快遞業

紅樓集團朱寶良20億接盤CCES

2012年7月11日中午,紅樓集團董事長朱寶良滿臉疲憊,但面對本報記者的採訪時,他仍毫不掩飾內心的欣喜。

經過7天7夜的談判,朱寶良最終與深陷財務危機的民營快遞公司上海希伊艾斯快遞(下稱"CCES")董事長方元裏等簽署了並購協定,紅樓集團對CCES絕對控股。

"從今天起,CCES快遞恢復運營,紅樓集團承擔CCES快遞所有的債務。"朱寶良對這家快遞公司充滿信心,在未來3至5年內,紅樓集團將向CCES快遞投入資金20億元,如果做得好,還將推進CCES上市。

下午兩點,上海下起了大雨。同時,在紅樓集團上海總部樓下,朱寶良向CCES上百名中層員工發表演講,員工掌聲頻頻。

這場暴風雨後,是CCES快遞的新生還是一場劫難?

絕對控股CCES

"今天凌晨,正式簽署了CCES快遞收購。"朱寶良向記者講述了此前7天的幕後故事。

今年7月初,CCES快遞運營網路一夜之間坍塌,公司董事長方裏元四處融資。朱寶良與方裏元為老鄉,均為浙江桐廬人。事實上,申通、圓通、中通、匯通、韻達等快遞公司創始人或高管也大多誕生于桐廬。

朱寶良一直有進入快遞的念頭。其紅樓集團旗下經營多個小商品城地產項目,並且有物流經營經驗。

朱寶良聽聞同是浙商的元泰集團董事長方裏元旗下的地產銷售遭遇資金困局,且旗下的快遞公司面臨生死危機,"浙商有抱團取暖的傳統,加之我有做物流想法,我決定好好和他談談"。

而CCES正面臨著分崩離析。CCES快遞加盟商稱,自公司癱瘓以來,今年4月由義烏拉鏈公司老板成立的浙江匯強快遞有限公司在快遞圈搖旗吶喊,準備將CCES公司旗下的加盟商全部吸納。而實際上,浙江、江蘇、安徽等多地的加盟商開始動搖,準備加入匯強快遞。

"方裏元給我考慮的時間很短,而原本此次收購要花費6個月的時間調查。"朱寶良坦陳,此次收購盡職調查的時間太短,隻能憑借強大的人脈資源,在短時間內盡可能了解該公司的狀況。

而朱寶良反復向記者強調, CCES倒閉,該公司2.5萬人或面臨失業,這不利于社會穩定,"紅樓集團收購該公司後,將承擔該公司所有債務,今天起就開始發放拖欠四個月的工資"。

"紅樓集團絕對控股CCES快遞。"朱寶良稱,該公司原來的股權為方裏元持股90.1%,上海平易縉元股權投資中心持股9.09%。而現在,方裏元的股權全部轉移至紅樓集團,上海平易縉元股權投資中心的部分股權也轉移至紅樓集團。

在朱寶良看來,公司將充分尊重現代企業資本運作的方式,將採取股份製,屆時部分高管也將持有該公司股權。而對于圓通快遞、匯通快遞、蘇寧是否持有該公司股權,朱寶良表示暫時並不方便透露。

並購狂人的"雄心"

"CCES一年一個樣,兩年大變樣……"對于CCES公司未來的模樣,朱寶良似乎很有規劃:公司將投入20億資金發展快遞業務,如果未來做得好,將繼續推進該公司上市。

目前,國內快遞業雨後春筍般涌現,7000家快遞公司和個人正爭奪中國7000億快遞市場的份額;大部分快遞公司處于虧損狀態,而日運送物件量達35萬件以上的快遞企業毛利潤才隻有3%至5%;此外國外快遞巨頭UPS等對中國市場虎視眈眈……

"國內快遞企業還有很多發展機會,才剛剛開始。"朱寶良似乎沒有意識到上述困難。他表示,收購後的CCES快遞將定位高端,打造全新的服務體系。

而在管理方面,朱寶良準備調紅樓集團高管至CCES快遞參與管理,"CCES快遞新的董事長為郭少軍,他是紅樓集團副總裁,擅長財務與並購"。

朱寶良對自己收購的項目很有信心。他向記者表示,早年他從大山裏走出來,最開始在杭州學做生意,從家電行業起步,逐步擴張至旅遊、商業地產等領域,他掌控的紅樓集團,旗下企業數十家,資產超過50億。

"收購過很多虧損的項目和公司,最後都運營得很好。" 2009年他從杭州進入上海,先後收購了福都商廈、上海廣場,"原來死氣沉沉的商廈,現在顧客絡繹不絕,收購的項目從虧損走向盈利"。

朱寶良對收購很熱衷。他掌控的蘭州民百也是收購得來。"在這7天7夜裏,我同時完成了兩個收購項目,另外一個項目是璞邸酒店。"

這位跨界者,對CCES運營,似乎有了一整套完整想法。

"快遞公司最終是服務,而服務取決于公司文化。"朱寶良闡述道,未來公司將在三個方面進行改革:第一,堅持股份製公司規範運作,向高管、員工分散少部分股權;第二,融合紅樓集團與原CCES快遞高管,在公司建立良好的培訓機製;第三,建立公司文化傳媒中心,加強公司的文化建設,提高公司快遞品位。

而新的CCES快遞董事長郭少軍向記者表示,CCES公司第一步,就是讓紅樓集團旗下小商品城的眾多店主與CCES對接,將為CCES帶來不少業務。

總裁語錄

要把企業辦成功,必須註重細節。從細節做起就會成功。

在任何情況下,困難就是起點,危機就是轉機。

做任何事情,要利于國家利于人民,才會利于自己。

從歷史上看,凡是驕傲之人,必然失敗。一個人驕傲之日就是走向失敗之時。

一時的成功,不等于一輩子成功。要永遠找自己的缺點,才會走向更大的成功。

口袋窮不代表真正的貧窮,腦袋窮才是真正的貧窮。

人生不過幾十年,成敗榮辱都在天,是非恩怨莫在意,健康快樂最值錢!自古人間苦無邊,看得高遠境如仙,願你不為凡事惱,輕松快樂每一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