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柳

朱子柳

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中的人物,一燈大師四徒弟"漁樵耕讀"之書生,原是大理國的大丞相。與他身份相同、時代不同的還有《天龍八部》中的朱丹臣

  • 中文名稱
    朱子柳
  • 國籍
    大理國
  • 民族
    白族
  • 師父
    一燈大師
  • 專長
    會各種書法字型,多種語言
  • 武功
    一陽指,雲南哀牢山三十六劍

基本資料

國籍:大理

民族:白族

語言:漢語,夷語,梵文

後代:朱長齡,朱九真(倚天屠龍記)

朱子柳影視形象朱子柳影視形象

武器:毛筆(普通的)

師傅:一燈大師

師叔:天竺神僧

師兄弟:點蒼漁隱(漁)、樵夫(樵)、武三通(耕)、慈恩 (裘千仞)

綽號:天南第一書法名家

專長:各種書法字型,通曉多種語言

最大成就:把一陽指與書法完美結合,以筆代指

興趣愛好:研究各種書法字型,名篇

出名事跡:與郭靖夫婦鎮守襄陽,名流千古

武功:一陽指(配合書法),雲南哀牢山三十六劍(上六劍,下六劍,前六劍,後六劍,左六劍,右六劍,連刺六六三十六劍,稱為天下劍法中攻勢凌厲第一)

人物出處

《射雕英雄傳》部分

在郭靖帶黃蓉找南帝(一燈大師)段智興療傷的路上曾經遭遇書生朱子柳,朱子柳不願讓二人找到一燈、損害一燈的真氣,于是百般刁難,出對聯等等文字遊戲來為難二人。可惜黃蓉乃是東邪黃葯師之女,家學淵源,頗善吟詩作對,加上本人又是聰明伶俐,刁鑽古怪,到頭來書生隻是自取其辱,被小黃蓉調侃挖苦了一番。隻能將兩人放行。

《神雕俠侶》部分

​朱子柳在武林英雄會上曾與金輪法王的三弟子霍都比武,但因為霍都使用陰謀詭計,朱不幸中毒。後得楊過相助取得解葯,保住性命。之後曾經看出楊過對郭靖夫婦心懷殺機,暗中向黃蓉示警。

朱子柳朱子柳

為了回報楊過救命之恩,在得知楊過身中情花劇毒後,朱子柳奉命帶天竺高僧(解毒達人)前往絕情谷尋訪解情花毒之法,被裘千尺所囚。在泅火室中神情自若,氣定神閒。被救出後,天竺高僧被李莫愁所殺,朱子柳悲痛萬分,一路追擊李莫愁,狀如瘋魔,嚇得女魔頭倉皇逃竄。在之後的襄陽之戰中出力。與郭靖第二女郭襄素來交好。

人物評價

在射雕中郭靖與黃蓉求醫時與一燈大師四弟子文爭武鬥,精彩絕倫,最終見到一燈大師,挽回了黃蓉的一條小命。其中又以小黃蓉與朱子柳的三道文鬥最是讓人回味無窮。最終朱子柳身為大理國狀元,卻也在文才上甘拜下風,這一比,作者把黃蓉的聰明機智、家學淵博出色地表現出來了。

朱子柳朱子柳

以下是我引自射雕中的原文:

黃蓉心道:"哼,靖哥哥和我再好,別人總知道他不是我丈夫。陸乘風陸師哥這麽說,這位狀元公又這麽說。"當下小嘴一扁,說道:"孟夫子最愛胡說八道,他的話怎麽也信得的?"那書生怒道:"孟夫子是大聖大賢,他的話怎麽信不得?"黃蓉笑吟道:"乞丐何曾有二妻?鄰家焉得許多雞?當時尚有周天子,何事紛紛說魏齊?"那書生越想越對,呆在當地,半晌說不出話來。

原來這首詩是黃葯師所作,他非湯武、薄周孔,對聖賢傳下來的言語,挖空了心思加以駁斥嘲諷,曾作了不少詩詞歌賦來諷刺孔孟。孟子講過一個故事,說齊人有一妻一妾而去乞討殘羹冷飯,又說有一個人每天要偷鄰家一隻雞。黃葯師就說這兩個故事是騙人的。這首詩最後兩句言道:戰國之時,周天子尚在,孟子何以不去輔佐王室,卻去向梁惠王、齊宣王求官做?這未免是大違于聖賢之道。

朱子柳朱子柳

那書生心想:"齊人與攘雞,原是比喻,不足深究,但最後這兩句,隻怕起孟夫子于地下,亦難自辯。"又向黃蓉瞧了一眼,心道:"小小年紀,怎恁地精靈古怪?"當下不再言語,引著二人向前走去。經過荷塘之時,見到塘中荷葉,不禁又向黃蓉一望。黃蓉噗哧一笑,轉過頭去。

武功描寫

再鬥片刻,郭靖不再加催掌力,敵人硬攻則硬擋,輕擊則輕架,見力消力,始終穩持個不勝不負的均勢。那書生劍法忽變,長劍振動,隻聽得嗡然作聲,久久不絕,接著上六劍,下六劍,前六劍,後六劍,左六劍,右六劍,連刺六六三十六劍,正是雲南哀牢山三十六劍,【稱為天下劍法中攻勢凌厲第一】。黃蓉道:"【朱師兄,以你一陽指功夫,要勝這蒙古王子是不難的】。"朱子柳當年在大理國做過宰相,自是飽學之士,才智過人。大理段氏一派的武功講究悟性。朱子柳初列南帝門牆之時,武功居漁樵耕讀四大弟子之末,十年後已升到第二位,此時的武功卻已遠在三位師兄之上。一燈大師對四名弟子一視同仁,諸般武功都傾囊相授,但到後來卻以朱子柳領會的最多,尤其一陽指功夫練得出神入化。此時他的武功比之郭靖、馬鈺、丘處機尚有不及,【但已勝過王處一、郝大通等人了】。

朱子柳朱子柳

【霍都給他用真草隸篆四般「一陽書指」殺得難以招架,早就怯了】,聽得這一股喝彩聲勢,心神更亂,見朱子柳振筆揮舞,在空中連書三個古字,那裏還想到去認甚幺字?【勉力舉扇護住面門胸口要害,突感膝頭一麻,原來已給敵人倒轉筆桿,點中了穴道。霍都但覺膝彎酸軟,便要跪將下去】,心想這一跪倒,那可再也無顏為人,強吸一口氣向膝間穴道沖去,要待躍開認輸,朱子柳筆來如電,跟著又是一點。他以筆代指,以筆桿使一陽指法連環進招,霍都怎能抵擋?膝頭麻軟,終于跪了下去,臉上已全無血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