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培德

朱培德

朱培德(1888-1937年),字益之,祖籍安寧, 出生于祿豐元永井(現雲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祿豐縣一平浪鹽礦元永井礦區)。 國民革命軍南京中央軍校校務委員,國民政府軍訓總監部總監,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

朱培德在雲南講武堂時期就和朱德並稱模範二朱,歷經護國戰爭,護法戰爭始終追隨孫中山先生,後作為第三軍軍長參加北伐戰爭、戰功卓著,官至江西省主席,參謀總長,代理總司令、軍委辦公廳主任。 1937年2月17日,因註射引起血液中毒,在鼓樓醫院死亡,終年四十九歲。

【概述圖片來源

  • 中文名稱
    朱培德
  • 出生地
    祿豐元永井
  • 黨籍
  • 畢業院校
    雲南講武堂
  • 逝世日期
    1937年(丁醜年)
  • 軍隊
    國民革命軍
  • 別名
    字益之
  • 信仰
    三民主義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888年(戊子年)
  • 職業
    江西省主席,參謀總長,代理總司令、軍委辦公廳主任
  • 民族
    漢族
  • 主要成就
    雲南辛亥革命"重九起義"
    討袁護法護國戰爭
    襄助孫中山回師廣東重建政權
    中國國民黨改組
    國民革命軍北伐戰爭

雲南俊傑

雲南鹽興縣元永井(現雲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祿豐縣一平浪鹽礦元永井礦區)人。 出生于仕宦之家,書香之門。其先祖朱化孚為明代湖廣按察使,其父朱秉堃系清代舉人。其父出任廣通(蔡鍔

朱培德

今屬祿豐縣)猴鹽井山長時,攜全家同往。1892年父去世,朱培德時為4歲,與長兄朱潤德、幼弟朱樹德一道被叔父朱秉鑒接回安寧,從此朱培德由祖母撫養,先入私塾,後上高小。

少年時讀書之餘,又喜歡弓馬騎射。1907年,朱培德進入雲南昆明陸軍第十九鎮營部武備學堂學習。1909年8月雲南陸軍講武堂成立,將該營部武備學堂合並,11月入學,朱培德乃就學于雲南武備學堂第一期步兵科丙班,與朱德、範石生、金漢鼎、唐淮源等同學,接受嚴格的軍事訓練,同盟會雲南支部在講武堂和雲南新軍中甚為活躍,朱培德受到革命思潮的影響,常秘密閱讀革命書籍,傾向反清革命。

1911年8月畢業,任滇(新)軍第十九鎮(統製鍾麟)三十七協(統領蔡鍔)七十三標(統帶丁錦)第二營第七隊隊官。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雲南革命黨人密謀回響。10月30日,朱培德參加了雲南“重九起義”,31日雲南大漢軍政府成立。12月騰沖與大理的軍隊發生沖突,朱培德被任命為西征軍第二師(李根源部)一等副官、中隊長。

1912年1月民國成立,朱培德仍在滇西李源部擔任排長,先後隨軍駐防于騰沖、大理地區。1913年6月西巡任務完成後,朱培德返回昆明,回雲南陸軍講武學校,入第四期乙班步兵科繼續深造。

1914年夏,朱培德以全班第一名從講武學校畢業,供職于雲南新編陸軍第三步兵團,任第一營第一連連長,1914年秋任第七團連長。

1915年春,朱培德升任第七團楊蓁部第二營營長,率部駐扎在思茅、普洱一帶條件艱苦的邊界地區,當地是著名的瘴癘之地,士兵大半病死于瘧疾,朱培德也染患重病。

1911年,辛亥武昌起義

武昌起義,震動全國,聲播海外,雲南起而回響。朱培德分配到滇西巡閱使李根源部任偵察排長。不久升為連長。

1913年6 月,被選送講武堂步兵科深造,畢業後升任營長。

1915年初,滇督唐繼堯為排除大總統袁世凱安插在自己身邊的密探,以利討袁準備,將中央特使即援勛專員何國華派到滇南擔任思普督辦,特選朱培德護送,以作內部監視。朱培德奉命以從,不負所托,控製了何與外界的秘密聯系,為順利發動護國起義作出了特殊貢獻,12月12日袁世凱正式發表接受皇帝位的申令,13日 在中南海居仁堂接受百官朝賀。12月25日,蔡鍔、唐繼堯等在雲南宣布武裝討袁,朱培德回昆明任雲南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李烈鈞)第二梯團第一支隊隊長,參加討袁護國戰爭。

護國名將

1916年2月20日,護國第二軍在總司令李烈鈞的指揮下,由昆明出發,取道蒙自,東出開(化)廣李烈鈞

(南),進入桂粵,朱培德支隊為前頭部隊,他處處以身作則,出師以後,很快就成為方聲濤梯團的主力。3月15日龍潭(今廣南縣境)一役,首戰告捷,全殲龍覲光犯滇先遣司令李文富一千餘人。5月12日抵達廣東省的重鎮肇慶,朱培德支隊奉命改編為第二軍第二十五團,由朱培德擔任團長,隨即奉命轉向北江。6月6日袁世凱死去,龍濟光阻撓討袁軍繼續進攻,滇軍欲經蘆巴、清遠,會攻龍濟光的大本營韶關,朱培德指揮整個第二梯團,在清遠縣、琶江口全殲守敵一個營。7月6日,朱培德奉命迎擊源潭二萬援軍,率領忠勇善戰官兵五百餘人,直插援敵心髒,俘虜敵軍2000餘人,創造了全軍以少勝多的光輝戰例。7月中下旬,朱培德升為羊城(廣州)攻略軍司令,部隊繼續向花縣推進,追擊龍濟光殘部,先克新街,繼破江村,追至石圍牆一帶,奉命停止追擊,始與龍軍殘部保持隔江對峙狀況,龍濟光被逐,滇軍威望大增。10月21日,朱培德被北洋政府授為陸軍少將。11月李烈鈞在各方面壓力下辭護國軍第二軍總司令職,護國軍第二軍入廣東的部隊改稱駐粵滇軍,編為兩個師,朱培德晉升為駐粵滇軍第四師(師長方聲濤)第七旅旅長,駐守廣州市區,並加入中國革命黨。

護法中堅

1917年9月1日,孫中山在廣州成立護法軍政府,掀起“護法運動”,駐粵滇軍是孫中山可依賴的重要力量,朱培德奉命指揮第七旅(旅長張懷信雲南華寧人)、第二十一旅(旅長楊益謙雲南劍川人),保衛軍政府大本營。1918年1月,代總統馮國璋委任段祺瑞為參戰督辦,出兵東南,企圖以北洋軍閥兵勢推翻廣東的馮國璋

革命政府。2月李根源到廣州,任靖國聯軍第六軍軍長,朱培德回任第七旅旅長。3月初,龍濟光的北洋軍隊逼近廣州,孫中山及時調李烈鈞為前敵總指揮,朱培德為梯團長,率領楊益謙、張懷信、趙德裕(雲南保山人)三支隊迎敵,25日克陽江,4月18日破高州,25日克化州,共殲敵萬餘人,勝利粉碎了北洋軍隊的軍事進攻。5月初,北洋軍吳鴻昌、丁效蘭部從江西進攻廣東,李烈鈞、李根源、朱培德奉命從南部移師北援,經過數天激戰,朱培德梯團收復重鎮南雄,凱旋而歸,駐粵滇軍總司令部呈報唐繼堯批準,朱培德升任駐粵滇軍第四師代理師長兼廣州警備司令,借勝利之慶,朱培德與大理人趙慧君女士在廣州酒樓舉行婚禮,孫中山出席並主婚。5月4日護法軍政府改組,21日孫中山被迫離開廣州,第一次護法運動失敗,朱培德仍任駐粵滇軍第四師師長。

1920年2月10日,唐繼堯免去駐粵滇軍軍長李根源職務,謂“駐粵滇軍由本督直轄,就近秉承李(烈鈞)參謀長辦理”,駐粵滇軍內部發生權利之爭,13日朱培德等宣布遵令服從李烈鈞。2月15日,廣東督軍莫榮新委李根源督辦粵贛湘邊防軍務,朱培德隨新任滇軍總司令李烈鈞對抗李根源,調集軍隊準備襲擊駐粵滇軍總司令部,但李根源得到陸榮廷支持,迅速控製了局面。3月8日桂粵軍圍攻廣東滇軍朱培德部,朱培德連夜化妝逃到香港,朱部北走連州,朱培德輾轉回部隊,29日朱培德師楊益謙、魯子才部入湘南,後移駐湘桂粵邊界,4月27日李烈鈞自廣州走香港。5月7日,駐湘南譚延闓部與滇軍朱培德、魯子才、贛軍李明揚會商,決乘北軍吳佩孚撤防,合力逐走湖南的北洋系軍閥張敬堯。6月6日,李烈鈞自上海電湖南譚延闓及駐湘滇軍朱培德等,勿與北軍激戰,7日朱培德部攻佔衡陽。7月,靖國聯軍總司令唐繼堯為解入川滇軍之圍,急電朱培德火速回師,朱培德因湘戰勝利在即,不宜撤軍,率領部隊經寶太到達湘西洪江集中整訓,8月始出發,10月18日湘邊滇軍朱培德等攻佔廣東韶州,經芷江入黔境,通過鎮遠、遵義、松坎等地,行至四川綦江,滇軍已被川軍擊敗,朱培德受到撤職處分,卸任離開部隊,然後取道重慶乘船由長江順流而下,前往上海賦閒。

直轄滇軍

1921年5月5日,孫中山在廣州就任“非常大總統”,在桂林組織北伐大本營,滇軍楊益謙部不穩,電召朱培德相助北伐,朱培德取道香港轉赴桂林,在香港得唐繼堯二十萬元之助,經長沙到桂林,後受到熱烈歡迎,自願參加北伐而不回雲南助唐繼堯復闢。7月任援桂軍第二路總指揮,參加討伐桂系陸榮廷的戰爭。8月13日滇軍楊益謙、朱培德和黔軍谷正倫佔領桂林。10月24日,桂林滇軍旅長楊益謙受唐繼堯委任,率部西去,準備回雲南奪取顧品珍政權,朱培德將該部召回,免楊職。12月4日孫中山在桂林召開軍事會議,調整指揮系統,朱培德任北伐大本營(桂林)參軍長、中央直轄駐粵滇軍總司令、第一軍參謀長,第一軍由朱培德率領的北伐滇軍和彭程萬率領的北伐贛軍的組成,朱率部全體加入中國國民黨

1922年2月唐繼堯趕走顧品珍重掌滇政,朱培德通電聲討唐繼堯,聲明決不回滇。4月,朱培德率部進駐韶關,準備北伐。5月4日,朱培德隨李烈鈞的北伐第一軍進軍江西,任中路軍前敵總指揮,擊敗陳光遠、周蔭人等部,繼續前進,攻入南康,與粵、贛兩支北伐軍會合,猛攻贛南重鎮贛州城,經半個月苦戰,終于攻破贛州,贛督陳光遠棄城北逃,朱培德迅速率軍向贛江右岸追擊敗逃之敵。6月16日陳炯明叛亂,炮轟總統府,北伐被迫結束,李烈鈞、朱培德奉命回師平亂,7月10日與陳炯明部翁式亮、楊坤如在韶關開始接仗,對帽子峰守敵發動了猛烈的進攻,孫中山在永豐艦上獲知北伐滇軍的英勇精神,深受感動,而特意致電慰問。8月李烈鈞和許崇智因戰事不利離開韶關,朱培德認為粵軍一撤,大勢已去,乃決定停止戰鬥,乘夜從樂昌向湘境撤退,贛軍李明揚、賴世璜、滇軍朱培德及湘軍陳嘉佑紛集湘南,湖南情勢頗緊。9月7日,許崇智率部前往福建,朱培德等統帥滇軍、贛軍出師廣西,9日朱培德、賴世璜等由湖南佔領廣西全州。9月20日,孫中山函廣西陸軍總司令張開儒與朱培德軍合力討陳炯明,朱培德運動駐扎梧州的粵軍劉震寰,對廣州宣告獨立,討伐陳炯明。10月1日朱培德滇軍佔領桂林,自治軍梁華堂敗退。10月27日朱培德自桂林函告孫中山,即赴桂平晤滇軍總司令張開儒,會商討伐陳炯明,30日朱培德率部退出,自治軍韓彩鳳部入據桂林,11月1日朱培德開潯州,與張開儒所部滇軍連合。12月8日孫中山密令在桂林的滇軍楊希閔、範石生、朱培德,桂軍沈鴻英、劉震寰等會同粵軍討伐陳炯明,10日楊希閔、朱培德,桂軍沈鴻英、劉玉山聯合東討陳炯明。

1923年1月初,陳炯明派參謀長葉舉為總指揮,帶領親信軍隊三十個營,由肇慶向梧州反攻,滇、陳炯明

桂、粵聯軍竭力抵抗仍支持不住,朱培德情知不可力敵,變更戰略,一方以攻為守,一面請沈鴻英帶領所部,取道懷廣去攻陳軍的側面,一方面設法運動陳部在後方的軍隊和海軍倒戈,葉舉急忙撤退。1月15日陳炯明通電下野,16日滇桂軍進入廣州,討陳取得全面勝利。1月26日桂軍沈鴻英在江防會議上發動邊亂,拘留廣東討賊軍總司令魏邦平,粵軍及劉震寰、朱培德滇軍均開離廣州。2月21日孫中山返廣州重建革命政府,朱培德任廣州軍政府陸軍部代理部長、廣州警備司令、大本營副官。3月1日廣州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成立,2日任命朱培德為大本營參軍長、拱衛軍司令。4月中旬,沈鴻英突然襲擊北伐滇軍總司令部,朱培德拱衛軍及楊希閔北伐滇軍、劉震寰北伐桂軍即聯合反擊,沈遭到失敗,向韶關潰退,沈鴻英潰退韶關後,在北洋軍閥的支持下,先後進行過多次反撲,最後終于被朱培德和王均打敗。

5月間,陳炯明舊部葉舉、熊略舉兵逼廣州,朱培德再次參加進攻陳炯明叛軍,1923年6月4日奪回博羅。1923年7月16日,廣東滇軍楊希閔以張開儒、金漢鼎、楊蓁謀奪滇軍總司令,師長楊池生、楊如軒(金漢鼎、黃毓成系)因有通北嫌疑,被楊希閔驅逐,孫中山大元帥下令免張開儒湘粵聯軍總司令職,通緝金漢鼎、黃毓成,廢滇軍總司令,任楊希閔、範石生、蔣光亮、朱培德為直轄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軍軍長。1923年8月27日陳炯明軍圍攻增城,1923年9月14日朱培德、吳鐵城解增城之圍。1923年10月28日專任中央直轄第一軍軍長,進攻陳炯明。1923年11月17日陳炯明軍進攻廣州,佔領石牌。18日,楊希閔督滇軍朱培德、王秉鈞、範石生、粵軍許崇智及豫軍樊鍾秀與陳炯明軍林虎、劉志陸、洪兆麟、楊坤如等激戰于廣州東郊。19日,豫軍樊鍾秀、滇軍朱培德、範石生會同自北江前來的譚延闓湘軍擊破陳炯明部,廣州解圍,朱培德更加得到孫中山器重和信任。1924年1月8日,孫中山派朱培德等為禁煙會辦。

1924年9月4日,孫中山在大元帥府召開籌備北伐會議,決定湘、贛、豫軍全部參加北伐,滇、粵兩軍則各抽一部參加,並將大本營遷到韶關,仍由朱培德擔負拱衛任務。10月13日廣東重組軍事系統,朱培德任建國軍第一軍軍長、建國北伐軍右翼總指揮。10月14日孫中山下令平息商團叛亂,15日朱培德向西關發起攻擊,徹底摧毀商團反革命武裝的巢穴,所有武裝全部繳械投降,又率領部隊前往佛山及其它有商團活動的地方追剿,不久即一網打盡。10月下旬,朱培德指揮建國第一軍(滇軍)及李明揚贛軍、劉玉山桂軍,在總司令譚延闓指揮下進軍江西,從韶關出發,經南雄、贛州,沿贛江右岸向南昌攻擊前進,11月7日右翼朱培德克崇義,10日佔上猶,12月6日北洋江西督理蔡成勛下台。1925年1月4日方本仁軍佔贛州,譚延闓之北伐軍倉皇向西南撤退,由于江東湘軍在吉安作戰失利,對整個北伐戰爭影響很大,歷時約三個月的第二次北伐,又中道而廢,各部均停止前進,回師原防,朱培德部退回廣州。

東征北伐

1925年1月15日,廣州聯軍以陳炯明軍西犯,由總司令楊希閔頒布東征命令,朱培德建國第一軍在東征序列內,東征軍一戰淡水,二戰棉湖,即將陳炯明主力林虎、馮兆麟等部徹底擊潰。5月12日唐繼堯以副元帥名義任劉震寰為廣西全省軍務督辦兼省長,未到任前由林俊廷代理,代理大元帥胡漢民即令滇軍朱培德軍監視劉部行動,18日駐守廣州的部分滇桂聯軍公開叛變。6月2日廣州滇桂軍陰謀繳朱培德軍械,在大沙頭開戰,4日廣州大本營任命朱培德為建國滇軍總司令,5日就任,朱培德配合譚延闓等部,在韶關解決了叛軍第一師的一個團,緊接著6日又與譚延闓部相配合,沿粵漢鐵路從北向南,由韶關進攻廣州,各路東征部隊都能得以順利回師廣州,參加討伐叛軍,12日進攻廣州,將叛軍中的主力師長擊斃于石牌車站,又將叛軍所控製的白雲山、瘦狗嶺的主要陣地全部佔領,13日亂平。6月24日,胡漢民、譚延闓、許崇智、朱培德、程潛、伍朝樞電請張作霖馮玉祥盧永祥等督促段祺瑞立即宣布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否則全國人民必別謀自決。

1925年7月1日廣州國民政府成立,朱培德成為十六名國民政府委員的第十四位,地位顯赫,3日任軍事委員會委員兼軍需部長。1925年7月26日廣州軍事委員會議決各軍改稱“國民革命軍”,8月1日滇軍總司令朱培德通電解除總司令職務,將軍權交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各軍自此日起,均改用國民革命軍旗號。1925年8月4日滇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三軍,17日國民黨政治委員會通過以朱培德為第三軍軍長,26日正式任命,轄第七師(師長王均)、第八師(師長朱世貴)、第九師(師長朱培德),共產黨員朱克靖等在滇軍工作。8月20日廖仲愷被刺殺,25日國民政府下令設“廖案檢查委員會”,朱培德為主席,陳樹人、甘乃光、吳鐵城、李福林、岳森、陳公博、陳孚木等為委員。9月7日,國民黨政治委員會議決準朱培德等列席政治委員會會議,22日參加政治委員會、軍事委員會聯席會議,商東征及終止省港罷工。1925年9月25日範石生攻滇失敗,回廣州請蔣中正派朱培德部滇軍(第三軍)相助,28日朱培德被任命為東征軍總預備隊司令。11月1日,國民政府以第三軍長朱培德為南征軍總指揮,分四路(第一路陳銘樞、第二路王均、第三路戴岳、第四路俞作柏)進攻粵南鄧本殷部,11月3日第三路自新興進佔興勝,4日第二、第一路攻克恩平及那碉,8日攻佔陽江、化州,10日朱培德進抵陽江,令各部軍會攻高州,16日第三路佔領羅定,20日南征軍高州,鄧本殷部退廉江,23日第三、第四路攻佔廉江,鄧本殷率殘部退到雷州,此時南征總指揮朱培德與陳銘樞與不協,朱部第三軍向北撤退,南征軍事改由李濟深負責。

1926年1月16日,朱培德被選為國民黨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22日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2月1日選為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委員,2月22日國民黨政治委員會改軍需局為軍需部,以朱培德為部長,3月8日任命朱培德為軍事委員會軍需部部長。3月20日廣州發生“中山艦事件”,軍隊中的共產黨員和進步人士遭到迫害,譚延闓、朱培德、李濟深、鄧演達等為中山艦事件往晤俄顧問季山嘉等,不以此舉為然,朱培德則以軍長職權將迫害本軍共產黨的教育長熊式輝撤職,並慰問本軍全體受害政工幹部,聯絡第二、四、六軍,準備製裁蔣介石,但各軍各懷心思,朱培德無能為力)。4月16日,國民黨中央黨部及國民政府開聯席會議,推選蔣中正為軍事委員會主席,並由蔣中正、朱培德、李濟深、宋子文籌備北伐。5月3日兼任廣州警備總司令兼警察長。5月15日,蔣介石向國民黨二屆二種全會提出“整理黨務”案,朱培德是列名提案人之一。5月26日兼北伐兵站總監。

1926年7月9日國民革命軍在廣州東校場舉行北伐誓師大會,總司令蔣介石檢閱部隊,朱培德擔任檢閱總指揮,部隊出發時編為左中右三路軍,朱培德為中路軍,其任務是策應左右兩路,第三軍開入湖南衡陽、株洲,集中醴陵。1926年8月14日蔣介石令以第二軍、第三軍及贛南獨立第一師(即賴世璜之江西第四師)為右翼軍,朱培德兼任總指揮,對江西暫時採取守勢。1926年9月1日北伐軍決定兵分三路進江西,朱培德任贛西一路總指揮,轄第三軍和第二軍,實力雄厚,6日奉蔣介石之命由醴陵出萍鄉、安源出發,敗唐福山江西第一師,向宜春、高安方面進攻,與孫傳芳部激烈戰鬥,10日第三軍佔萬載。1926年9月12日,蔣介石電令右翼軍總指揮孫傳芳

朱培德督軍猛進南昌,14日第三軍克江西上高,17日擊破鄧如琢、唐福山等部,克復新喻註(第三軍進至新喻,突與孫傳芳的主力之一鄧如琢軍展開激戰。鄧如琢當時任江西督辦,是孫傳芳的一員勇將。新喻是鄧如琢的精銳部隊第七旅據守。仰天崗是新喻的屏障,激戰就在仰天崗展開。守敵居高臨下,佔盡優勢,使第三軍十九團、二十五團苦戰兩天,造成很大傷亡,而無任何進展。至第三天,朱培德親臨前線指揮。當夜,二十一團肖希賢營以夜襲的方式,一舉奪取了仰天崗,其它各部密切合作,迫使守敵放棄新喻,退守同昌。當部隊進抵高安時,蔣介石十分激動地向朱培德致電說:“三軍不為人所料,中正亦有榮焉),再克高安,完成掩護第六軍的任務後,立即調整部署,準備進攻南昌。1926年10月2日,第三軍朱培德大破鄭俊彥軍彭德銓、楊賡和、李彥清、王良田四旅于南昌附近萬壽宮,萬壽宮大捷,從根本上改變了江西戰場的情勢。1926年10月6日北伐軍對江西孫傳芳軍再度總攻擊,第三軍(軍長朱培德)攻牛行鄭俊彥軍,8日敗鄭俊彥于牛行。11日參加第二次進攻南昌,第三軍與鄭俊彥仍在南昌西南激戰,未成功。1926年10月26日被任命為北伐右翼軍指揮官,轄第二軍、第三軍、第十四軍,以左縱隊(第三軍)之一部牽製牛行敵之主力,另一部由蛟橋攻其右後,以右縱隊(第二、第十四軍)之一部向東鄉追擊,另以主力向鄧家埠、謝家埠之線進迫南昌。11月6日佔領九江,8日佔領南昌,江西戰事結束,11日兼南昌警備司令。1926年11月12日,蔣介石電請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組織江西臨時政務委員會,委朱培德代理主任委員,27日江西省政務委員會成立。1926年12月4日蔣介石抵達南昌,至此第三軍收編了滇軍三個師,兵力增為六萬人。

江西主政

1927年1月1日在南昌參加軍事善後會議,25日蔣介石在南昌決定長江下遊作戰計畫,朱培德被任命為總預備隊總指揮,第三軍留守江西,接受朱德的建議成立軍官教導團,並委托朱德主持。2月1日第三軍在南昌鬧餉,朱培德與在南昌的蔣介石爭權奪利,13日任贛省政府籌備委員,20日蔣介石任命李烈鈞為江西主席,並收買、恐嚇第三軍將領,朱培德更加不滿。3月11日被國民黨二屆三中全會選為軍事委員會委員、國民政府委員。3月下旬蔣介石離贛東下,朱培德立即公開反蔣,下令調回第三軍東開的部隊,解除留守南昌的蔣軍部隊武裝,趕走李烈鈞。3月29日,因為安徽省黨部被搗毀,武漢令李宗仁、朱培德保護。3月30日,蔣介石發表朱培德為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五路軍總指揮,下轄三、九兩軍,另成立兩個直屬團,即教導團(團長朱德)(註12)和警衛團(團長張朝振)。4月1日武漢中央政治委員會通過,改組江西省政府,以朱培德代李烈鈞為主席,5日就任江西省政府主席,對國共之間採取靜觀態度。4月6日被武漢政府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總司令蔣介石)總預備隊總指揮。

1927年4月18日蔣介石在南京成立與武漢對立的另一個國民政府,朱培德被任命為政府委員,但朱培德仍聽命于武漢政府,並致信何應欽,歷數蔣介石偏私狹隘種種不是,勸何加入反蔣陣營。1927年5月6日免第三軍軍長,任第五路軍總指揮兼第九軍軍長。1927年5月12日李宗仁到湖口晤朱培德,商寧漢關系,勸朱勿東進,朱培德向李宗仁訴說蔣介石不該另立中央。1927年5月14日,南京、武漢間情勢因李宗仁、朱培德之會晤已和緩,決定雙方繼續北伐,江西中立,蔣介石對他極力拉攏,多次函電致朱,表示“兄環境之困,弟亦深知”,勸他“不可自毀歷史”,責成他保護被捕的反動分子,此後改變了對蔣的敵對態度,宣稱“打倒劣紳,保護正紳”。1927年5月27日朱培德查封南昌共產黨之《三民日報》,29日將政治工作人員一百四十二人(均共產黨)“歡送出境”,勒令軍中政治工作人員全體離贛,這與其它各軍清查抓捕形成鮮明對照。1927年6月5日朱培德宣布南昌戒嚴,令共產黨人劉一峰、李松風、方志敏、王枕心等二十二名出境,暫停全省總工會、農民協會活動,收繳農民自衛軍槍械,派軍警查封工會、農會、學生會,被武漢國民政府任命為江西特別委員會主席,寧漢對立中採取騎牆態度。6月9日中共一度議決要求將朱免職討伐,尋又否決,12日湖北省總工會(向忠發劉少奇領導)呈請武漢中央黨部鎮壓江西朱培德驅逐民眾團體領袖出境舉動,13日武漢政府派陳公博赴江西指導黨務,處理朱培德遣送共黨份子事,朱培德下令撤退進駐南昌工會、農協的軍隊,命令恢復在江西的工農運動,請政工人員回江西工作,15日湖北總工會發布打倒朱培德傳單。1927年7月6日南京政府特任朱培德為軍事委員會委員,7日朱培德來上海,經第十四軍師長熊式輝安排,與蔣介石密晤。

1927年7月15日武漢集團公開反共,程潛、張發奎、朱培德、賀龍軍分向湖口、九江、南昌集中,準備分路攻安徽浙江,朱培德深恐唐生智乘機兼並江西,布置重兵警戒,南昌遂兵力空虛。7月下旬,朱培德覺察到朱德、賀龍、葉挺等聯系密切,必有重要舉動,為避免牽連,他讓王均到遂川掌握部隊,他自己向蔣介石請假上廬山療養,南昌的軍政要務統由朱德處理,在客觀上為“八一”南昌起義提供了方便條件。8月1日,共產黨領導國民革命軍幾部分在南昌發動起義。8月6日唐生智、程潛、朱培德等電何應欽、李濟深等,請合力討共,汪精衛立刻調朱培德的第三、第九兩軍主力等向南昌急進,11日朱自九江到南昌,派重兵攔阻起義軍,使起義部隊損失慘重。1927年8月22日武漢和南京要人在廬山達成合作意見,1927年9月5日汪精衛自九江到南京,朱培德、何香凝、陳公博等人同行。9月9日汪兆銘、譚延闓、孫科、李宗仁、朱培德、李烈鈞等到上海,13日汪精衛不滿權力分配回漢口,朱培德則倒向南京政府,15日在南京召開中央執監委員臨時聯席會議,朱培德選任國民黨特別委員會委員,17日任國民政府委員、軍事委員會主席團成員,20日在紫金山側小營大操場舉行就職典禮。1927年10月5日朱培德表示辭江西省主席職,被國府慰留。1927年10月15日國民政府決定西征(討唐生智)、北伐並進,以李宗仁、程潛及朱培德部任西征,由朱培德統第三軍王均、第九軍金漢鼎出贛西攻長沙岳州,28日國民政府任朱培德等為江西省政府委員,朱為主席,29日鄂西第二軍張輝瓚等敗唐生智部(吳尚、程汝懷、熊襄師)于荊門。1927年11月4日任國民革命軍第五路軍總指揮,進行西征討伐唐生智,但態度曖昧,使敗退的唐軍得以從容撤退。1927年12月20日國民政府重行編定各路軍總指揮名稱,第五路仍為朱培德,通電擁蔣介石復出。

1928年1月10日朱培德、李宗仁等通電表示黨務主張,主動向復出的蔣介石要求出兵北伐,12日加推為中央政治會議委員,2月7日指定為南京政府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任第一集團軍預備軍總指揮。3月20日朱培德再電辭贛主席,願專理軍事,國府21日覆電慰留。3月25日朱培德在九江誓師北伐,調所部第三軍、第三十一軍開往津浦線。4月27日任國民革命軍第一集團軍前敵總指揮。5月3日日軍製造“濟南慘案”,8日蔣介石命朱培德率第二、第三、第四軍團及第二集團軍第一方面軍迅速渡河,向德州進攻,12日第一集團軍第二、三、四軍團全部渡河,由朱培德指揮,繞過濟南向德州前進,完成蔣介石向北京的最後進軍,包圍北京,6月閻錫山進北京主持。7月6日北平香山碧雲寺總理靈前舉行祭告典禮,蔣介石主祭,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襄祭,吳稚暉、朱培德、白崇禧、商震等與祭,即患時疫,7日在協和醫院調治,蔣介石偕同宋美齡前往探視,10日出院。7月11日參加北平湯山會議,討論整理軍事方案及軍事意見書,隨即朱培德南下回任江西省主席。8月3日國府會議,朱培德辭贛省府委,決慰留。9月1日朱培德再次提出辭呈,19日南京軍委會電朱培德派隊剿辦贛西“共匪”,25日朱到南京。11月6日朱培德被國民政府任命為湘贛“剿匪”總指揮,15日即要求辭職,29日被免職,開始對自己的隊伍進行改編,使之直轄于國民黨中央,並布置圍攻井岡山

南京風雲

1929年1月1日,何鍵取代朱培德指揮“剿匪軍”。1月26日特派為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2月3日毛澤東、朱德紅軍抵江西瑞金大柏地,朱培德命李文彬以五團兵力布署包圍。2月15日,朱培德被編遣委員會任命為第一編遣區主任。3月2日任國民政府“討逆軍”第三軍軍長,轄第四、第七、第十一、第十二、第十八師各師,準備討伐桂系。3月16日第一編遣區辦事處在南京成立,27日當選為國民黨第三屆中央執行委員,28日任討逆軍前敵總指揮兼第一路軍總指揮,參加蔣桂戰爭,朱培德西攻武長路,截斷桂軍南逃之路。5月24日國民政府任朱培德代理參謀本部參謀總長,6月3日就職,並兼陸海空軍總司令部秘書長,13日暫行兼代民政廳廳長。6月28國務會議,指派朱培德為中央軍校委員。8月1日出席編遣實施會議,指定為臨時提案組審查委員,5日任編遣會議常委,8月16日特任國民政府國軍編遣委員會常務委員,朱培德主動請辭江西省主席,毫不計名位,9月4日中央政治會議通過他辭去省主席,11日特任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參謀總長,12日由滬來南京,16日就參謀總長職,朱培德完全放下了手中的軍權和地盤,積極協助蔣介石。9月間,汪精衛、唐生智策劃發動“護黨救國運動”,事前陳公博秘密致電朱培德,請他率兵回響,朱為了自保,把陳的密電交給蔣介石。1929年10月2日蔣中正赴武漢,朱培德在南京代總司令職權。10月10日,西北軍將領宋哲元、孫良誠、石敬亭等通電反蔣,並有聯合閻錫山之意,12日唐生智、朱培德、何應欽電請閻錫山勸馮玉祥入京,並聲明決心討逆,又通電聲討宋哲元等,28日蔣介石自南京赴漢口督師討伐西北軍,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由朱培德代理。11月20日中政會請中執會選任朱培德、唐生智為國民政府委員。12月唐生智通電反蔣,把第三軍編入唐軍序列,朱培德密令王均保持中立,在新鄭一帶作壁上觀,唐軍旋即失敗。

1930年1月1日授予一等寶鼎勛章。4月中原大戰爆發,朱培德曾任第一路軍總指揮,幫助蔣介石壓服了各派軍閥,實現了全國的統一。1931年1月1日國府授勛于朱培德。5月3日自西安回抵南京。6月15日被國民黨五中全會第三次會議選為國民政府委員,24日中央政治會議指定朱培德為國民政府常會出席人。11月21日當選為國民黨第四屆中央執行委員。12月29日,中央政治會議特任朱培德為軍事委員會參謀總長。1932年1月1日正式任命為參謀總長。3月14日蔣介石重兼參謀總長,28日特任朱培德為軍事委員會第三廳廳長,沒有實權。8月18日,汪精衛、宋子文、何應欽、朱培德、吳敬恆自南京飛往廬山,晤林森、蔣中正,21日汪精衛、宋子文、朱培德等自廬山回京。9月17日山東韓復榘與劉珍年兩軍戰于昌邑、平度,22日軍政部長何應欽、參謀總長朱培德會商消弭魯戰辦法。9月26日四川善後督辦劉湘、省主席劉文輝交惡,情勢緊張,10月1日何應欽、朱培德電勸劉湘、劉文輝息爭,但未能製止川戰。12月1日中央國府及各院部會正式由洛遷回南京,朱培德等在南京車站歡迎國府主席林森。12月28日任軍事訓練總監部總監兼軍事長官懲戒委員會常務委員。1933年12月,蔣介石擬以朱培德代替何應欽出任軍政部長,朱未就任。1934年12月5日,中央政治會議特任朱培德為軍事委員會代理參謀總長,實際並無實權,曾兼國民革命軍戰史編纂委員會委員長,還擔任軍紀委員會和南京中山陵管理委員會工作,常代替蔣介石出席禮儀性質場合。

1935年4月2日,朱培德被國民政府任為陸軍上將,敘第一級。4月,朱培德的基本部隊第三軍被迫自行縮編,從而激起部分官兵的反對,旅長以下的軍官集體向蔣介石致電申訴,直到朱培德親自出面才平息。11月22日當選為國民黨第五屆中央執行委員,12月2日被推為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18日免代理參謀總長。1936年6月1日兩廣事變爆發,11日何應欽、朱培德等聯名電陳濟棠等令前隊停止待命,26日再電勸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退兵,30日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電覆何應欽、朱培德等,有所申辯。7月9日給予國民革命軍誓師十周年紀念勛章。7月14日朱培德任國防會議會員出席國防會議,在蔣介石和李宗仁、白崇禧之間充當調停人,8月3日電勸李宗仁、白崇禧離桂北上就職。9月2日程潛、朱培德、居正攜蔣介石親筆函到南寧,3日與李宗仁、白崇禧會商和平方案,4日廣西代表劉斐攜李宗仁、白崇禧函隨同程潛、朱培德等到廣州,兩廣事變終于和平解決。11月第三軍軍長王均因飛機失事身亡,第三軍由蔣系曾萬鍾接掌。12月12日蔣介石被扣于西安,中央常務會議及政治會議決議加推何應欽、程潛、李烈鈞、朱培德、唐生智、陳紹寬為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14日程潛、唐生智、朱培德等電促張學良“猛醒”,軍事委員會最後採納朱培德的建議,用和平方式解決西安事變,既確保了蔣介石的安全,又避免了全國的一場大亂,使蔣宋夫婦甚為感激。

壯年病逝

蔣介石

1937年2月7日朱培德住院治療。2月15日國民黨召開五屆三中全會,朱培德與會期間註射德國進口的抗貧血葯劑,17日夜11時,因註射引起血液中毒,在鼓樓醫院死亡,終年四十九歲,朱培德臨終前,對到南京鼓樓醫院看望他的蔣介石交待三事:一、抗戰在即,國力有限,我死之後,請從簡安埋;二、家屬子女,讓他們自食其力,不要因我而優握照顧;三、不要怪葉小姐(他的家庭護士),這是我們國家醫學不發達,不能解除病毒。他是最早去世的一級上將,也是去世時最年輕的一級上將,噩耗傳出,全國震驚,軍政各界無不為之痛悼,紛紛致電南京要求“國葬”。然而3月2日,蔣在行政院會議上發言說:“朱上將努力革命,效力黨國……贊襄勤勞,持躬廉謹,洞明大體,不慕虛榮,尤為全國軍人同心欽敬,綜其一生,功在國家,實應國葬。惟每值國葬,糜費公帑,為數甚巨。朱上將生前淡泊明志,精忠為國,決不願虛耗國力。故餘亦體此心,向政府提請公葬。”最終行政院通過蔣提出的公葬提案。但是,蔣介石此舉在第三軍上下卻掀起一陣怨聲,朱培德生前密友汪精衛、李宗仁、白崇禧等都表示了不滿。汪精衛對蔣說:“益之在世行年四十有九,從軍三十有一啊,悲哉壯哉!痛哉惜哉!”汪妻陳璧君也找到蔣,捶胸頓足為朱討公道,聲淚俱下地說:“朱不國葬,誰也不配國葬!”在此情況下,蔣也不再堅持。2月20日國民政府在南京仁孝殯儀館為朱培德舉行大殮,前往悼念的各界人士,從早至晚絡繹不絕。花圈、挽聯擺滿庭院。其中汪精衛的挽聯是:“從昆明出師以來,寸寸關山留戰績;自羊城訂交以後,心心相印獨公多。”蔣介石和宋美齡不顧任何人勸說,堅持要為朱培德守靈,這在國民黨的歷史上,尚屬首例。最後,蔣介石被強行架走,宋美齡一直守了通宵。3月13日,國民政府明令國葬朱培德,生平事跡存備宣付國史館,被葬于南京小行鳳凰山。2001年4月,因南京市須在鳳凰山興建捷運站,朱培德墓被遷至普覺寺公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