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和平 -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

朱和平

朱和平,男,1952年10月出生,四川儀隴人。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空軍少將軍銜。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元帥之孫。中國預警與電子戰專家,現任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高級工程師,博士生導師。曾獲多項軍隊科技進步獎、三次榮立三等功,撰寫多部軍事學術專論。在他的參與下,中國軍用電子技術,特別是雷達裝備、預警機技術趕上世界先進水準。

  • 中文名
    朱和平
  • 外文名
    Zhu Heping
  • 別名
    朱戰爭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北京市順義區龍灣屯鎮
  • 出生日期
    1952年10月
  • 職業
    軍人,將軍
  • 畢業院校
    北京理工大學
  • 主要成就
    中國預警與電子戰專家 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高級工程師 獲多項軍隊科技進步獎榮立三等功 空軍指揮學院博士生導師
  • 軍銜
    空軍少將
  • 兒子
    朱磊

人物經歷

從學徒工到軍人

參軍,是朱和平小時候的夢想。他中學畢業時正處在“十年動亂”的年代,朱德元帥被林彪、江青反黨集團誣陷為一貫反對毛主席的“老軍閥”、“黑司令”。受阿公〃問題〃的牽連,朱和平與軍營無緣,進一家工廠當了工人。

朱和平朱和平

1969年,朱和平國中畢業。當時的畢業生除了下鄉就是當兵,而當兵一直是朱和平的理想。于是,他跟陳方等人一起去報名。陳方因為眼睛近視,體檢不合格。但通過體檢的朱和平也沒有被錄取,原因是“你家老爺子是黑司令,部隊哪敢要啊”。

沒有當上兵,就做好了下鄉的準備。中央卻臨時出台了相關政策,由于年齡小,68屆畢業生不安排下鄉。“這一年齡段的孩子大部分是領導子女中年齡最小的。”朱和平分析這可能是該政策出台的一方面原因。

朱和平被安排到了首鋼集團的北京帶鋼廠當學徒工,那是一個專門生產發條之類帶鋼產品的工廠。在文革期間,整個工廠基本處于停工狀態,已有5、6年沒有招過工人了。

1969年4月,中共九大使“文化大革命”的錯誤理論和實踐合法化,加強了林彪江青等人在中央的地位。不過,中央政治局還是保留了朱德、董必武、劉伯承、陳毅等幾位老一輩革命家。九大後,隨著該打倒的都已被打倒,文革的浪潮漸趨平靜,有的地方已經開始復工、復課。

但是,1970年8月的廬山會議中,林彪、江青集團因分贓不均起了紛爭。這被毛澤東看在了眼裏,想到製衡這兩種力量必須依靠那些遭受攻擊的老革命家。

朱和平朱和平

一天,朱和平突然收到了阿麼康克清的來信,稱他們已回京。此前,朱老總和夫人被安排到廣東從化,並被限製了行動範圍。這次回京後,他們被安排到了萬壽路的“新六所”,離開了中南海。

隨著家庭政治境遇的好轉,朱和平又想去當兵了,因為這時的家裏就差自己不是軍人。哥哥和妹妹都已經參軍去了部隊,而自己現在是個鋼廠工人,當兵的強烈願望促使朱和平去央求阿公幫忙。

但朱德不同意。他認為,在和平年代需要的是知識文化,朱和平還應該去上學,在“冶金、鋼鐵這方面發展,將來上鋼鐵學院之類的高等院校”。朱德很重視國家的重工業,“首鋼他就去了好幾十次。”朱和平說。

“阿公不同意,我隻有靠自己了。”朱和平說,當兵是自己報名的,跟其他普通戰士一樣,是被選拔出來的。

1970年12月的一天,朱和平終于收到了北京市宣武區武裝部的“同意入伍”通知書,這讓他興奮不已。回到家後,他興高採烈地拿出通知書給阿公看,卻發現這位曾經的三軍總司令臉上竟流露出一絲失落。

朱和平很納悶,阿公為什麽三番五次地否定我入伍的想法?況且,這次我是自己報的名,又沒有利用任何關系。

自1953年6月起,8個月大的朱和平被抱進中南海後,就一直與阿公阿麼住在一起,相伴二老生活了近40年。這其中,他不時會碰到納悶兒的事兒,但正是這些“納悶兒”的事讓他從阿公、阿麼那裏學到了不少東西,甚至包括自己的人生規劃

阿公的遠見

1973年,朱和平在部隊提幹。按照原來的老路子,他可以先去初級指揮學院學習兩年,回來再鍛煉,再去中級指揮學院學習兩年,再回到部隊升職鍛煉,如此反復。

家庭舊照家庭舊照

“當時就想先到宣化炮院學習兩年。”沒想到阿公表示反對,認為他應該到地方院校學習自然科學,然後再到部隊學指揮,原因是將來的戰爭肯定是高科技戰爭,而當時的部隊院校還不能培養這樣的人才。“他在當時就有這樣的遠見啊!”朱和平感嘆道。

1976年,阿公去世後,朱和平參加了北京工業學院(現北京理工大學)招收最後一批工農兵大學生的考試。“主要是部隊推薦和文化考試。”朱和平在部隊期間,已經學完了三年的高中課程,他很容易就考上了。

雖然上學時年齡已經有些偏大,不過,大學校園裏的見聞讓他看到了中國與國外的差距。很幸運,粉碎“四人幫”後,教育被提上了重要的議程。最後一屆工農兵大學生棄用了文革工農兵大學生的學校自編小冊子。開始恢復文革前教材的使用,如高等數學、普通物理等自然學科。

那個年代的朱和平崇拜的是朱可夫、古德裏安等機械化指揮官,結果被分到了無線電工程系。畢業後,到部隊當了技師,接著任參謀、處長等職。

“我是靠自己的”

很多領導人的後代都庇蔭在父輩的大樹下,但朱和平說自己是個例外。他常會在家裏跟弟、妹開玩笑:“你們都是因為阿公搭話才進部隊的,我可是自己報名的。”

朱和平至今覺得安慰的是,走到今天的位置,是靠自己的奮鬥換來的。“當然,阿公的影響還是有的,”朱和平並不諱言這些,“但是,我是從普通戰士開始,一步一個腳印走上來的,而且,每個職位我都幹夠了最基本的年限,每次升職都是因為表現優秀。”

或許是害怕人們的成見,朱和平說,“不信你們可以調查。”

研究所裏的幾位軍人對朱所長的科研成果贊不絕口,一位姓趙的軍官談起這些如數家珍:“他3次榮立個人三等功,獲得全軍科技成果一等獎4項、二等獎5項,並著有軍事理論專著多部……2004年,被評為空軍高層次人才、被聘為博士生導師。近5年多的時間裏,他獲得了3項國家科技進步獎、20項全軍武器裝備科技進步一等獎,連續3年被評為空軍師級先進黨委……”趙軍官說著說著笑了,朱所長的成績太多了,總之一句話,“為空軍裝備現代化作出了突出的貢獻。”

由于當初畢業時還沒有恢復學位製,朱和平的學士學位是在畢業多年後補發的。在部隊呆的時間長了,朱和平發現部隊並不缺技師,“缺的是管理人才”。在被調到空軍某研究所工作後,他報考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經濟管理學碩士(EMBA),並于2004年取得該學位。

相關訪談

稱若日再挑釁中日將開戰

“阿公一生非常簡樸,他連續四次主動提出下調工資,工資從700多塊(人民幣)一直降到去世前的400多塊。”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元帥之孫朱和平少將3日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如是說。

朱和平朱和平

自2012年12月中共中央發布關于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系民眾的八項規定以來,各地都在身體力行轉作風。朱和平表示,八項規定所提倡的作風是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老一輩革命家一貫的追求,他們都非常艱苦樸素。當前減少應酬和浪費,堅決落實中央八項規定,有利于更好地為黨工作,更加集中精力發展自己的事業。

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朱和平非常關註軍隊建設。對于有外媒認為中國軍費成長過快的問題,朱和平表示,中國軍費成長和GDP成長基本上同步進行,如今正處于軍隊建設的關鍵時期,特別是武器裝備現代化以後,需要一些投入。但中國的軍費到目前為止是美國的六分之一,人均經費大概是美國的十分之一左右,屬于比較低的水準。

談到釣魚島事件,朱和平認為,這是日本一手造成的,中方當前隻是進行正常的維權和護漁活動。

“我們會盡量避免擦槍走火的現象,維護好東海地區和平穩定。但是如果日本不改變態度,一再挑釁的話,那麽這些擦槍走火的事情是有可能發生的。”朱和平說。

烏克蘭局勢不會影響中國軍備進口

全國政協委員、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朱和平昨天在會場外接受了北京晨報(微博)記者的採訪,對于目前烏克蘭的局勢是否會對我國軍備進口造成影響的問題,他認為烏克蘭的局勢還沒有影響對外關系,也沒有影響到和中國的關系。

朱和平說,烏克蘭的問題是這個國家歷史長期內部民族矛盾和歷史原因形成的,目前來看,烏克蘭的局勢還沒有影響到對外關系,也沒有影響到和中國的關系。因此,在情勢穩定後,中國和烏克蘭所進行的包括軍事在內的各項合作不會受到影響,軍備進口也不會受到影響。

談到反腐問題時,朱和平說,以習總書記為首的黨中央在十八大之後進一步加大了反腐工作的力度,同時也出台了剛性措施和政策。實踐證明,這些剛性措施和政策是十分有必要的,老百姓也非常擁護,鋪張浪費的現象大大減少,社會相對來說正在向公平正義的方向發展。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