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以海

朱以海(1618年-1662年),字巨川,號恆山,別號常石子,明朝宗室,藩王,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子魯王朱檀之後。

崇楨十七年(1644年),襲魯王封爵。次年,清兵陷南京,張國維、錢肅樂等起兵浙東,擁他在紹興監國。與在福建稱帝的唐王政權相傾軋。隆武二年(1646年),清兵攻取浙東,流亡海上,走石浦,依附張名振,後至舟山。永歷七年(1653),取消監國名義。後病故于金門(據1959年出土的《監國魯王壙志》記載,朱以海素有哮疾,中痰而死)。

  • 中文名稱
  • 外文名稱
    Zhu yihai
  • 出生地
    兗州府
  • 逝世日期
    1662年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明朝
  • 元    配
    監國魯王元妃張氏
  • 監國地點
    紹興,舟山
  • 謚    號
    成皇帝
  • 職    業
    監國魯王
  • 出生日期
    1618年
  • 別    名
    字巨川,號恆山,別號常石子
  • 廟    號
    義宗

人物生平

亂世飄零

朱以海的祖先是朱元璋第十子朱檀,封地在山東兗州。崇禎十五年(1642年),清軍入關劫掠,兗州被清軍攻破,朱以海的哥哥魯安王朱以派自縊而亡,他自己躲在死人堆裏才逃過清軍的屠殺。

死裏逃生後的朱以海在崇禎十七年(1644年)二月承襲魯王之位,但僅一個月後,李自成攻佔北京,並計畫向山東用兵,朱以海隻能南逃,寓居浙江台州。

監國浙東

福王朱由崧即位于南京之後,命朱以海駐守台州。

順治二年(1645年),清軍攻破南京,錢肅樂、張煌言等起兵浙東,鄭遵謙、張國維等迎朱以海于紹興,七月十八日,朱以海正式出任監國,改明年為魯監國元年,並任命張國維朱大典宋之普為東閣大學士,不久又起用舊輔臣方逢年入閣為首輔。然而,由于朱以海沒有自己的嫡系軍隊,不得不倚重方國安和王之仁這兩位大將,他們兩人率部抵達抗清前線後,立即接管了浙東原有的營兵和衛軍,自稱正兵,排擠孫嘉績、熊汝霖和錢肅樂等人領導的義兵。此外,方國安和王之仁不顧朱以海反對,擅自把浙東各府縣每年六十餘萬錢糧自行分配,結果浙東各地義師斷絕了糧餉來源,大多散去,到最後連督師大學士張國維直接掌管的親兵營也隻剩幾百人。

朱以海就任監國後不久就遇到了來自宗室內部的難題,早在他登監國大位前,唐王朱聿鍵就已經在福州稱帝,即隆武帝。得知這一訊息後,朱以海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就皇室親疏而言,他和朱聿鍵都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後代,同朱由檢的關系相距甚遠;從擁立時間上來看,朱聿鍵略早于他,而且已經由監國稱帝;就統治地域來看,朱聿鍵得到了除浙東以外各地南明地方勢力的認可,而他隻限于浙東一隅之地。很快,朱聿鍵派使者來紹興,要求朱以海退位歸藩。因朝臣中有不少人主張承認朱聿鍵的地位,朱以海不得已之下宣布退位歸藩,于九月十三日返回台州。十月初一,主張承認隆武朝廷為正統的大臣開讀了詔書。然而,在張國維和熊汝霖等人的堅持下,紹興政權最終決定拒絕接受隆武帝的詔書,重新迎回朱以海。

唐魯之爭

順治三年(1646年)正月,朱聿鍵命都御史陸清源攜帶白銀十萬兩前往浙東犒師,卻被朱以海部將殺害。由于朱以海政權中許多文官武將向隆武朝廷上疏效忠,朱聿鍵也加意籠絡,給他們進官封爵。朱以海針鋒相對採取挖牆腳措施,在這年四月間派左軍都督裘兆錦、行人林必達來福京以公爵封鄭芝龍兄弟。朱聿鍵聞訊大怒,將來使囚禁。不久,又殺朱以海所遣使者總兵陳謙,更引起了鄭芝龍的不滿。

由于朱以海堅持同隆武朝廷分庭抗禮,地理原因監國政權處于抗清的前線,給福建提供了屏障,隆武朝廷的實權人物鄭芝龍對這種局面心中竊喜,按兵不動有了借口。朱以海既自外于隆武朝廷,不惜以高官厚爵收買支持者,流風所及,官職紊濫。

聲勢大振

順治三年(1646年)五月,清朝派大軍征討浙東,剛好這年夏天浙江久旱不雨,錢塘江水涸流細。清軍見水深不過馬腹,于是分兵兩路進擊紹興,方國安的錢塘江防線頓時土崩瓦解,大批明朝官吏投降清軍。五月二十九日夜,朱以海在張名振等人護衛下離開紹興,經台州乘船逃往海上。出走前,朱以海派靖夷將軍毛有倫保護他的家人退往台州,但毛有倫卻自作主張,改道蛟關以便人海,不料途中遭遇叛將張國柱,朱以海的家眷被押往杭州。清廷以此為要挾,派使者前往通告朱以海,要他剃發歸降,卻遭朱以海痛斥,他憤怒地抨擊清兵"平夷我陵寢,焚毀我宗廟"。

朱聿鍵被清軍殺害之後,一些不願意投降清廷的文武官員改奉魯監國朱以海為正統,這使得他的地位發生了很大變化。這時,張名振不失時機地提出了"隆中對",他向朱以海完整地闡述了先三分天下,建基立國,再收復江南和一統天下的戰略方針。具體步驟是先攻取清軍兵力薄弱的福建,建立起可靠的根據地;再利用"監國"名義和聲望,招攬人才,逐步增強政治、經濟和軍事實力;同時妥善處理好同海外邦國的關系,爭取朝鮮和日本出兵相助;在西南永歷稱帝一事上,不再採取針鋒相對的方針,讓永歷政權盡量拖住清軍。如此一來,就能形成三分天下(清廷、永歷政權和魯監國)之勢,待江南空虛之時,用精兵襲取南京,則明朝復興有望。

朱以海對這一策略極為贊賞,決定按張名振版"隆中對"所設定的那樣成就一代霸業。同年六月,朱以海在張名振等人保護下抵達舟山,割據舟山群島的黃斌卿借口自己是隆武朝廷所封,拒不接納朱以海入城,魯監國君臣在舟山借住了兩三個月,做足了仁義文章。九月,據守金、廈一帶的永勝伯鄭彩將朱以海迎入福建,不料,鄭芝龍已經趕赴福州博洛軍前投降,他派人通知鄭彩獻出魯監國向清廷請賞。鄭彩不願投降清朝,決定奉朱以海為主,朱以海的實力迅猛成長,大多數浙江和福建官民都以魯監國為中興大明的旗幟;再者,滿洲軍主力已由博洛帶回北京,福建清軍兵力空虛。

奮戰福建

順治四年(1647年)正月,朱以海在長垣誓師,在誓師會上,他向各路大軍表明了"王業不偏安"的決心。朝政軍隊初步整飭就緒後,朱以海即著手收復失地,短短半年內,福建多個府縣相繼收復。七月,魯監國朱以海親征,他廣發檄文,號召各地紳民起事,共創大業。"解放區"不斷擴大,建寧府以及建陽、崇安、松溪、政和、壽寧、連江、長樂、永福、閩清、羅源、寧德等地均被收復。同年十月,福寧州也被明軍攻克,清朝在福建的統治陷入崩潰的邊緣。

原隆武朝大學士朱繼祚從北京回到原籍福建興化,接受朱以海重任,在興化城內號召起義,興化總兵張應元被打得措手不及,帶著殘兵敗卒乘夜逃跑,興化城也落人明軍之手。到順治五年(1648年)上半年,朱以海收復了閩東北三府一州二十七縣,省會福州幾乎成了一座孤城。為了盡快攻佔福州,朱以海親臨福州城外的閩安鎮指揮攻城,在朱以海的激勵下,福建"義師起,八郡同日發"。

同室操戈

就在明朝復興情勢一片大好之際,南明朝廷的內訌又開始了。鄭彩想架空朱以海,進而取得實際大權。順治五年(1648年),鄭彩無緣無故擊殺大學士熊汝霖,義興侯鄭遵謙十分不滿,鄭彩又命人逼迫鄭遵謙投海而死。朱以海得知後大怒,指責鄭彩說:"殺忠臣以斷股肱,我活著還有什麽用?"說罷就要跳河,左右侍臣和鄭彩趕忙勸阻,最終殺了鄭彩手下十餘人了事。接著,不甘心成為傀儡的朱以海任命兵部尚書錢肅樂接任大學士,負責朝政票擬,不料,鄭彩多次欺壓錢肅樂,導致錢肅樂嘔血而亡。

清朝派精銳滿洲軍南下福建,配合浙閩總督陳錦轄下的漢軍反攻。此時,鄭彩的排斥異己使魯監國軍隊戰鬥力大減,在泉州和漳州一帶活動的鄭成功也以尊奉死去的朱聿鍵為名,拒絕接受朱以海號令。這種情況下,先前攻取的福建建寧、福安、羅源、寧德、政安和浙江景寧、慶元、雲和、松陽等州縣又被清軍奪去。

順治六年(1649年)正月,朱以海隻好移駐福建和浙江兩省交界的沙埕,幾個月後,張名振攻取健跳所,將朱以海迎到健跳所居住。這段時間,權臣鄭彩同鄭成功發生火並,被鄭成功擊敗,不得已上表求救,朱以海對他斷送大明中興的大好機會極為痛恨,乘機收編鄭彩餘部。

立足舟山

"隆中對"中的第一步收復福建未能成功,張名振修改了計畫,他建議朱以海收取被黃斌卿割據的舟山群島,再連結日本、朝鮮等國,漸圖恢復。此刻,朱以海駐蹕于健跳所,健跳所隻是浙江臨海縣一個瀕海的小地方,難以立足,朱以海和他的大臣們實際上經常住在船上,以防清軍來襲。

順治六年(1649年)九月,張名振派兵襲殺黃斌卿,管了黃斌卿軍。朱以海到達舟山後,下令禮葬黃斌卿,恩養他的家屬,對黃斌卿舊部加以安撫,並且給予賞賜。舟山群島局勢得到穩定,朱以海奮戰數年,終于有了一個復興基地。

在舟山站穩腳跟後,朱以海重新整飭朝綱,他派遣使者敦請原隆武朝吏部尚書張肯堂出山擔任大學士,又對各級官員進行了合理調配朱以海在戰略上轉變為經略浙江,同寧波府四明山寨的王翊、王江、馮京第等義師遙相呼應,預想清軍一旦勢弱,就反攻大陸。此外,他還一度遣使前往日本尋求援助。

寓居金門

順治八年(1651年)八月,清朝總督陳錦等率兵攻舟山。九月初二城陷,朱以海又在張名振、張煌言陪同下,赴廈門依靠鄭成功。鄭成功原為隆武政權的堅決支持者,不滿朱以海大敵當前還與隆武帝自相殘殺,削弱了抗清的力量,但念朱以海是明朝宗室,還是以禮相待,安排他居住于金門。

順治九年(1652年),由于鄭成功與朱以海之間有所沖突,朱以海便自去監國稱號,由舊臣王忠孝、沈佺期等人照顧;之間朱以海一度移居南澳,不久又回金門。

順治十八年(1661年),朱由榔在雲南遇害後,張煌言一度上書朱以海,要求朱以海"爭取海勛鎮,速正大號,以求正統",但是由于鄭成功與鄭經的不支持而未成。鄭成功死後,朱以海一度無人供奉。

康熙元年(1662年)十一月十三日,朱以海在金門病逝,結束了他坎坷的一生。

康熙六十年(1721年),台灣人朱一貴托稱為朱以海裔孫,起兵反清,建元永和,追封魯王謚號侍天製道恭和襄定獻文敬武明德肅仁成皇帝,廟號義宗。

歷史評價

張岱:①從來求賢若渴,納諫如流,是帝王美德。若我魯王,則反受此二者之病。魯王見一人,則倚為心膂;聞一言,則信若蓍龜,實意虛心,人人向用。乃其轉盼則又不然,見後人則前人棄若弁毛,聞後言則前言視為冰炭。及至後來,有多人而卒不得一人之用。附疏滿廷,終成孤寡,乘桴一去,散若浮萍;無柁之舟,隨風飄蕩,無所終薄矣。魯王之智,不若一舟師,可與共圖大事哉!②唐王粗知文墨,魯王薄曉琴書,楚王但知痛哭,永歷惟事奔逃;黃道周、瞿式耜輩欲效文文山之連立二王,誰知趙氏一塊肉,入手即臭腐糜爛。如此庸碌,欲與圖成,真萬萬不可得之數也。

李寄:魯國君臣燕雀娛,共言嘗膽事全無。越王自愛看歌舞,不信西施肯獻吳。

邵廷採:①王雖謙仁,少威斷。②魯王才望遠遜唐王,而孤軍扼守錢江,南蔽閩廣,亦訖一載。

林文湘:夫魯王以兗州分封之裔,甫襲爵而甲申之變乘之;崎嶇閩、浙之交,艱辛踣躓,流離瑣尾,後乃依鄭氏于浯江島上。當時貞臣若王愧兩、盧牧洲諸公,其才學鬱而弗舒,所吟皆顛沛侘傺之辭、酸辛嗚咽之調,即欲強為逸豫之作不能也。

周凱:王以明室宗支,間關顛沛,漂泊海上數十餘年,惟偽鄭是依,而又不以禮待,致受沈海之誣,卒至埋骨荒島,榛莽為墟,春霜秋露,麥飯無聞,亦可憫已。

黃元秀:不降不棄,正氣凜然,足資景仰。

李世賡:延明朝歷數,爭漢族光榮,正氣凜千秋,矢步不回無懼色,仰長吏築亭,頌將軍題句,菲才慚百裏,海氛未靖更驚心。

蔣經國:當明室末造,流寇播亂,清軍乘機入關竊據神器,王以帝胄致力匡復,備歷險艱。亙十八年而所志不懈,自監國後為虜騎逼廹力竭勢危,適延平以孤臣孽子之身舉義金廈,奉明正朔。王之輾轉渡海往依,自必能和衷協力,共謀大計。使天假以年,竭其志慮,獎率忠義,其光復舊物固在意中。

顧誠:朱以海親身經歷了國破家亡,顛沛流離的患難生活,培育了他對清廷的仇恨,在清兵侵入浙江時堅持了民族氣節,並且毫不猶豫地在強敵壓境之時毅然肩負起抗清的旗幟,甚至親臨前線犒師,這是難能可貴的。但是,他畢竟是深養王宮之中的龍子龍孫,過慣了腐朽荒淫的貴族生活,既缺乏治國之才,又不肯放棄小朝廷的榮華富貴。

軼事典故

由于金門並未生產稻米,朱以海住在金門期間都食用番薯,至今金門民間仍稱他為"番薯王"。

家族成員

父母

父親:魯肅王朱壽鏞

母親:王氏

兄弟

長兄:魯王朱以派

四弟:朱以衍

五弟:朱以江

嬪妃

元妃張氏,兗濟寧州張有光長女,原浙之寧波人

繼妃張氏,寧波人

次妃陳氏

子女

朱氏 母繼妃張氏,夫周衍昌,閩安侯周瑞子

朱氏 母次妃陳氏

朱氏 母次妃陳氏

墓葬發現

道光十二年(1832年),金門文人林樹梅刻意訪求,在金門城城東發現一古墓,以鄉人稱之為"王墓"為由,判定其為魯王墓,即報知其老師、興泉永巡道周凱。周凱乃檄命金門縣丞清界址,加封植,禁樵蘇,樹碑以表之。碑題"明監國魯王墓",左上鐫"大清道光十六年歲次丙申四月建",右下鐫"福建興泉永道富陽周凱書"。

朱以海墓朱以海墓

魯王墓被發現"重修之後,成為地方上重要的文化景觀。1936年初,因為時任福建第五區行政督察專員黃元秀的提議,在冢墓右側修建了一個紀念亭,命名為"魯亭",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介石應黃元秀函請,為該亭題寫了"民族英範"四字。

1959年8月因金門駐軍構築工事,真正的魯王墓被發現,成為一個頗具影響的事件。魯王真冢發現當年冬天,蔣中正到金門巡視,親自到魯王墓發現地視察,當即指示金門當局在太武山建築新墓。新墓歷時三年始告完成,于1963年2月舉行安葬典禮。魯王新墓正門左側,樹立著蔣經國1960年12月就已寫成的《重建明監國魯王墓碑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