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庄繁

本庄繁

本庄繁(ほんじょう しげる1876.5.10-1945.11.20),日本兵庫縣人,陸軍大將(1933.4),九一八事變時下令侵佔東三省的關東軍司令。二·二六事件時因替叛軍說情而被昭和天皇解除職務。日本戰敗時作為甲級戰犯嫌疑而自殺。

  • 中文名稱
    本庄繁
  • 外文名稱
    ほんじょう しげる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兵庫縣
  • 出生日期
    1876.5.10
  • 逝世日期
    1945.11.20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陸軍大學

個人生平

日本陸軍大將兵庫縣人。陸軍士官學校、陸軍大學畢業。參加過日俄戰爭。曾任駐華副武官、參謀本部中國科科長、步兵第11團團長、中國奉系軍閥張作霖軍事顧問、步兵第4旅旅長、駐華武官、第10師師長。前後在中國20餘年,是所謂"中國通"。曾多次上書主張武力征服"滿蒙"。1931年8月任關東軍司令,主持並策劃了"九一八"事變,炮製偽滿洲國。1932年8月任軍事參議官。翌年任天皇侍從武官長,晉上將。1935年受封男爵,次年退役。1938年出任軍事保護院總裁。1945年任樞密顧問。日本敗降後被指控為甲級戰犯嫌疑畏罪自殺。遺《本庄日記》等。

本庄 繁本庄 繁

1876年生于日本兵庫縣

1897年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1906年畢業于日本陸軍大學

1919年參加日俄戰爭,後任參謀本部課長、第11師團長

1921年起任張作霖顧問2年

1922年晉升少將,任步兵第4旅團長

1908年起任駐華公使館武官,先後駐北京、上海

1928年晉升中將,任陸軍第10師團長

1931年任關東軍司令官,積極策劃侵略中國東北,提出《滿蒙共和國統治大綱》、《滿蒙自由國家方案》1931年9月策劃發動九一八事變,佔領中國東三省,但在日本國內引起日本天皇不滿以及在野黨攻擊。日後因侵華"功勞"受勛一等旭日大綬勛章,受封男爵

1932年7月調回日本任軍事參議官

1933年4月晉升大將,任侍從武官,不久編入預備役

1938年任傷病兵保護院總裁

日本無條件投降後,1945年11月20日自殺

主要事件

中國通的歲月

兵庫縣人,農民本庄常右衛門長子。曾畢業于兵庫縣鳳鳴義塾中學(現兵庫縣立筱山鳳鳴高等學校)。1897年11月29日畢業于陸軍士官學校第9期步兵科,和同學真崎甚三郎阿部信行荒木貞夫松井石根林仙之並稱9期六大將。翌年6月27日授予步兵少尉軍銜。步兵第20聯隊附,陸士生徒隊附。1904年2月9日陸軍大學校第19期中途退學,參加日俄戰爭。日俄戰爭歷任步兵第20聯隊中隊長(負戰傷),陸軍省出仕。1906年3月20日陸大復校,1907年11月30日畢業于陸軍大學校第19期。1908年4月參謀本部出仕,同年9月參謀本部附,12月參謀本部部員,駐北京、上海從事情報活動。1909年5月,晉升少佐,1913年1月回國任參謀本部支那課科員。同年6月開始兼陸軍大學兵法教官,1915年6月晉級中佐後歐洲出差,1918年晉升大佐,參謀本部支那班代,"滿蒙"班代。專門研究對中國的侵略戰略。1919年4月步兵第11聯隊長(參加西伯利亞出兵),1921年以參謀本部附的身份成為東北王張作霖的軍事顧問,任期直到1925年。期間參與第一次直奉戰爭,很快本庄繁對張作霖、以及直系軍閥的情況了如指掌。1922年8月15日晉升陸軍少將。1924年8月步兵第4旅團長,1925年)5月支那公使館附武官。

製造大沽口事件

1926年3月,馮玉祥組成國民聯軍,與張作霖的軍隊在平津一帶不斷作戰。奉系軍隊屬下的渤海艦隊企圖掩護陸軍在天津登入,被國民聯軍擊退,此時本庄正在任在日本駐華武官期間。張作霖想到了本庄繁,兩人一拍即合。當晚,本庄繁急電日本參謀本部,請求日本軍艦掩護奉系軍艦駛進天津大沽口。狡猾的日本人感到這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很快給予回復,表示全力支持。他請求日軍派遣軍艦,聯合張作霖的軍艦駛抵天津大沽口,炮擊國民軍陣地。被擊潰後,日本政府以國民軍擊傷日本軍艦為借口,糾合美、英等八國列強,向中國北洋軍閥執政政府提出撤除大沽口國防設備等無理要求,于是就有大沽口事件的爆發。本庄繁一手製造了" 大沽口事件" 。他由此受到軍部首腦的賞識,很快就昭和2年(1927年)3月,晉級為陸軍中將,此時他還不到51歲,1928年2月被任命為第十師團長。

任張作霖軍事顧問時的本庄繁任張作霖軍事顧問時的本庄繁

九一八事變

本庄繁1931年8月1日任第9任關東軍司令官,接替菱刈隆。當天,本庄繁與關東軍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大佐、石原莞爾中佐等人拜謁了天皇。8月15日,本庄繁在東京與前任關東軍司令官菱刈隆進行交接後,便前往設在旅順的關東軍司令部。9月2日至5日,關東軍還加緊進行了針對偷襲沈陽城的一系列軍事演習。9月18日,滿洲事件爆發,這個事變,做計畫的其實是關東軍參謀坂垣征四郎和石原莞爾。作為司令官的本庄雖然也叫囂佔領,可是沒有證據說明他知道這個計畫,之前一直蒙在鼓裏。直到事變發生,關東軍開始進攻北大營了他才接到獨立守備隊第二大隊島本正一大隊長的電報。按照日本陸軍刑法,未經許可向外國開戰是死罪。所以本庄繁對是否擴大進攻猶豫不決。後來在參謀們的說服下他同意了石原的作戰計畫,9月19日凌晨2時,本庄繁立即發出了關于"部隊迅速向沈陽集中,進攻沈陽、佔領營口、安東"等8項命令,19日中午12時許,以本庄繁為首的關東軍司令部從旅順移駐沈陽,以便指揮日軍向東北全境發動全面進攻,將所謂的"沈陽事變"迅速擴大為侵佔整個東北的"滿洲事變"。並在當天以"大日本關東軍司令官"的名義四處張貼所謂的"安民告示"。19日午後5時40分,本庄繁給日本軍中央打電報說:"事態既已發展到如此地步,便應趁此大好時機,先令我軍積極維持整個滿洲之治安,是為至要。為此,需要平素編成的三個師團的增援,而未來對此所需之經費,則可確保由滿洲負擔。" 本庄繁這番話表示說明了關東軍從一開始便要軍事侵佔整個中國東北。9月21日,本庄繁又不等請示日本軍部,便擅自作出決斷:命令第二師團向吉林省城吉林市進犯。當時東北張學良手下的各個軍閥們根本無心抵抗,紛紛附逆投降。結果不到4個月的時間東北淪陷。

本庄繁本庄繁

事變背景

日本作為一個島國,資源貧乏,因而很早就企圖以武力拿下中國。近代以來,特別是明治維新以後,日本隨著國力的增強和國內生產的巨大發展,更加渴望以武力向亞洲大陸擴張。先征服朝鮮,再取"滿洲",繼之以全中國,爾後便可稱霸遠東和全世界--這就是日本20世紀初臭名昭著的所謂"大陸政策"。 田中義一組閣上台後,加快了推行這一政策的步伐。1927年7月7日,田中在"東方會議"上拋出彰顯其侵略野心的《對華政策綱領》,主張攫取"滿蒙",以"促使'滿蒙'與'中國本土'相分離的方針"作為最高國策。在對中國內部事務採取積極的武力幹涉政策的同時,力圖在中國扶植親日政權。按照這一施政綱領的規劃和指導,日本軍政界首先開始著手策劃把"滿蒙"從中國肢解出去的一系列陰謀。

原來關東軍一手扶植的張作霖,待羽翼豐滿之後,卻越來越不"聽話"。于是,日本軍部和關東軍企圖先謀殺張作霖,然後乘東北混亂之機,以"維持滿洲的治安"為名,直接出兵佔領中國東北,建立一個"獨立"的"自治"政權。1928年6月4日,在陰謀老手、日本間諜土肥原賢二的策劃下,關東軍高級參謀河本大作大佐製造了炸死張作霖的"皇姑屯事件"。但是,他們卻沒有製造出混亂的結果。張作霖的兒子張學良接過父親留下的人馬,繼任東北保全司令。張學良一面控製住東北局勢,一面"國仇家恨"不共戴天,不顧日本人的再三阻撓,毅然于1928年12月29日,宣布東三省"易幟",在中國東北掛起了青天白日旗,服從南京國民政府。31日,南京國民政府任命張學良為東北邊防軍總司令,同時,奉天改稱遼寧省。日本通過威逼利誘手段控製東北、肢解中國的企圖,遂告失敗。

為此,並不甘心失敗的日本陸軍省和參謀本部專門召開了"國策研究會議",具體製定武裝侵略中國東北的計畫。1931年6月11日,陸相南次郎命令參謀本部作戰部部長建川美次少將,主持召開"五課長會議",專門研究"滿蒙問題",于幾天後形成了所謂的《解決滿蒙問題方案大綱》。根據大綱的布置,日本將"約以一年為期"對中國東北採取軍事行動;對內,陸相要使各內閣大臣都熟悉"滿蒙情況";對外,要獲取各國的"諒解";同時,預測所需兵力,做好準備。7月,陸軍省命令關東軍參謀長三宅光治,將上述《大綱》及指令秘密下達給關東軍。可見,日軍準備發動武力侵略中國東北,是早有此險惡用心的。收到指令之前,關東軍就派人以"參謀旅行"為名,對東北進行了三次詳細的軍事偵察活動。接到指令後,關東軍的少壯派軍官更是躍躍欲試,他們似乎都無法等待大本營計畫的"一年"之期了。他們一面進行"軍事演習",一面偷偷配備攻城的裝備,作戰部長永田鐵山還專門特批從東京兵工廠偷運了兩門240毫米口徑的重炮。不僅如此,關東軍還派出力主迅速拿下滿蒙的板垣征四郎返回東京,四處遊說,進行演說,鼓動戰爭。1931年七八月間,日本關東軍先後在東北製造了"萬寶山事件"和"中村事件",為發動侵略戰爭製造借口。與此同時,東京大本營的好戰分子亦在日本國內製造"滿蒙局勢"惡化的緊張氣氛,為關東軍創造輿論支持。

歷史圖片歷史圖片

1931年8月1日,熟悉中國,尤其是東北情況,曾任張作霖軍事顧問的本庄繁,被任命為關東軍司令官。同時,任命有"中國通"之稱的大間諜土肥原賢二為奉天特務機關長,配合本庄的工作。

8月1日,本庄繁在首相官邸正式接受了天皇的委任狀,並到葉山夏宮拜謁了天皇。從8月1日到8月15日期間本庄前往東北走馬上任,頻頻與日本政、軍界高官接觸,包括閒院宮載仁親王陸軍省的陸軍大臣、次官、軍務局長、軍事課長、人事局任命課長,參謀部的參謀總長、參謀次長、各部部長,海軍省的海軍大臣、次官,軍令部軍令部長、次長,外務省的外務大臣、政務次官、亞洲局長,以及有關專家,著重就"滿蒙問題"深入交換了意見。本庄繁對各方人士的意見心領神會之後,才于15日同前關東軍司令菱刈隆在東京辦理交接手續,動身前往中國東北。可以說本庄繁這次是帶著軍部的"厚望"前往東北的。

8月20日,本庄繁順利到達當時關東軍司令部所在地旅順。21日,新上任的司令官本庄繁馬上要求參謀長三宅光治和其他各參謀匯報情況,隨後專門拜訪了關東廳長官眆本。22日至25日,本庄繁巡視關東軍在旅順的部隊,參觀了"滿鐵"公司。26日,分別聽取了安插在張學良身邊的"顧問"柴山兼四郎和奉天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的報告。8月29日,本庄繁向三宅參謀長和板垣高級參謀傳達了東京方面處理"滿蒙"時局的根本方針。?9月1日,本庄繁又要求高級參謀石原莞爾報告作戰計畫。石原莞爾時任關東軍作戰部主任,他根據以前與密友板垣征四郎的"參謀旅行"對東北尤其是奉天軍事地形、武器裝備等狀況的刺探,結合關東軍的情況,向本庄詳細匯報了具體作戰計畫。本庄對此非常滿意,並向部屬訓示說:"近來'滿蒙'的情勢漸告緊迫,不容一日偷安,我關東軍的責任真可謂既重且大。本職深深有所期待,信賴我精銳之將士,望同心協力,以忘我精神應付局面,共同為伸張國運做出貢獻。"

9月1日,本庄繁請石原莞爾前來,仔細征詢石原對解決"滿蒙問題"的意見,以及關東軍內部的意見情況。本庄不屬于日本軍部的少壯派極端好戰分子之列,他此次來"滿蒙",是帶來了軍部渴望迅速解決"滿蒙","吃"下東北三省的意見和日本內閣主張緩一點兒解決,在"內外"諒解的情況下,奪取東三省的兩派意見。他的手下--石原莞爾、板垣征四郎則是少壯派軍官,早已鼓吹為了帝國的"生命線"和"利益線",盡快拿下"滿蒙",並且已經策劃實施了一系列的遊說、刺探、製造沖突的陰謀活動,已經急不可待地蠢蠢欲動了。

隨後的幾天中,本庄繁不僅頻頻向部屬發表訓示,做好戰鬥前的思想動員。他幹的另一件事就是軍事檢閱,通過檢閱部隊鼓舞士氣。9月3日,本庄繁向其部屬、第二師團師團長多門二郎中將和獨立守備隊司令森連中將訓示:"今後可能發生不祥事件","我們必須認識到最後解決的時刻正在迫近","第一線部隊要經常註意環境的變化,要有當事件突發時絕不失敗的決心和準備,特別是獨立執行任務的小部隊,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陷入消極狀態,要斷然遂行自己的任務。"9月4日至5日,本庄繁命令關東軍進行一系列的軍事演習,9月7日至17日,本庄繁沿南滿鐵路及安奉鐵路巡視第二師團部隊,並一再強調:"對于敢于輕視我軍威嚴之此類不逞之徒,應採取斷然措施。"9月18日,他向獨立守備隊、第二師團長訓令:"當發生突然事件之際,各部隊宜斷然採取積極之行動。包括模擬包圍東北兵工廠和奉天城演習、巷戰演習、夜戰演習、拂曉戰演習等。這一番話中心照不宣的意思顯然已經"路人皆知"了!

歷史圖片歷史圖片

從9月7日起,本庄繁在石原、板垣等人陪同下,到海城、鞍山、本溪、公主嶺、長春、奉天、遼陽等地,對關東軍各部隊以及鐵路警備隊進行了為期12天的視察檢閱。9月14日,駐奉天關東軍獨立守備隊根據本庄繁的指示,在奉天北郊中國東北軍北大營附近進行所謂的軍事演習。演習過程中,日軍不斷向北大營猛烈射擊,恣意挑釁,企圖引誘東北軍還擊,以製造侵略口食。對這種侮辱性的挑釁行為,東北軍官兵義憤填膺,紛紛要求予以還擊。為了避免與日軍發生武裝沖突,張學良嚴令守軍官兵忍辱負重,不準還擊,不準出入北大營,日軍的挑釁企圖因而沒有成功。

9月15日至17日,日軍借演習之名,不斷猖狂挑釁,但最終還是沒有達到目的。局勢日趨緊張。早在1937年7月、8月,關東軍就故意製造了"萬寶山事件"、"中村事件",日方顛倒黑白,不斷提出無理要求。因而日本國內盛傳將出兵"滿洲國",同時日本外務省駐奉天總領事向國內報告了關東軍有"躍躍欲試"的企圖。

關東軍的這種蠢蠢欲動,與原來內閣所製定的"滿蒙問題"處理計畫大相徑庭。為了安撫這幫嗜戰分子,參謀本部奉天皇旨意,派建川美次少將前來"阻止"。建川美次算得上是關東軍中的老陰謀家,也是日本陸軍中的骨幹分子。他曾任駐北京武官,實際上是河本大作密謀炸死張作霖、製造"皇姑屯事件"的幕後策劃之一。建川在到奉天之前,將此信息透露給了橋本欣五郎。橋本欣五郎是日本少壯派軍國主義分子中的核心人物,他得知此信後,馬上發急電,把訊息傳達給本庄的參謀板垣,建議其提前行動。建川美次少將9月18日下午7時如期到達奉天時,板垣征四郎奉本庄繁的命令,前往火車站迎接。"旅途勞累"的建川被安排進一家日本人開的旅館,準備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談公事"。

歷史圖片歷史圖片

與此同時,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爾已經密謀將原定于9月28日實行的計畫提前到9月18日。本庄繁也取消了原定于9月18日去參觀奉天附近日俄戰爭舊址的計畫,留下板垣在奉天迎接建川,自己則于9月18日下午2時,忽然坐火車返回旅順關東軍司令部,個中原因"不得而知"!?9月18日晚10時20分,奉天的郊野已渺無人煙。根據板垣征四郎的命令,關東軍獨立守備隊第二大隊第三中隊中尉河本末守,率領幾名部下,以視察鐵路為名,向柳條湖方向前進。最終選擇了距離中國東北軍北大營西北角約800米遠的"南滿"鐵路柳條湖段的一節。他們偷偷地把四十二塊黃色炸葯埋在這段鐵路單軌接頭處的兩側。埋好後,河本末守點燃了導火索。一聲巨響之後,單軌接頭處的一條鋼軌被炸彎,兩根枕木被炸毀。20分鍾後,從長春南下的一列客車經過此處,這列火車沒有出軌顛覆,隻是車身稍微歪斜了一下便順利通過。日本目的在于製造借口,所以,火車顛覆與否並不重要。

爆炸聲一響,河本末守馬上命令部下在爆炸處布置了中國軍隊故意炸毀鐵路的假現場。他們將槍殺的三名乞丐的屍體,套上中國士兵的衣服,然後擺在炸毀的鐵路旁,誣稱是炸毀鐵路的凶犯的屍體。同時,河本末守向板垣征四郎報告計畫成功。板垣征四郎立即命令埋伏在四裏外文官屯南側高粱地、早已做作好戰鬥準備的獨立守備隊第二大隊、第五大隊進攻北大營。?10點25分左右,日本關東軍早已布置好的榴彈炮開始集中火力向北大營和奉天飛機場開炮。

11點18分,關東軍參謀花谷正少佐以奉天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的名義向關東軍參謀長三宅光治和東京大本營的陸相南次郎拍發急電,謊稱:"18日午後10時半左右,于奉天北面的北大營西側,暴虐之中國軍隊破壞我南滿鐵路,襲擊我守備隊,與趕赴現場的我守備隊某部發生了沖突。"?不久又發出第二封電報說:"北大營的中國軍隊炸毀我南滿鐵路,其兵力有三四連,現已陸續逃回營房。我部石台中隊于11時許,在與北大營之敵軍五六百人作戰中,已將該營之一角予以佔領,而敵軍仍在不斷增加機關槍和步炮,我連目前在苦戰中。"

日本侵略者以"賊喊捉賊"的慣用伎倆,自炸鐵路,反誣是中國軍隊所為,還誣稱中國軍隊襲擊了日本守備隊。以此為借口,日本關東軍發起對中國守軍北大營和奉天城的進攻,這就是震驚中外的九一八事變。 9月18日晚11時50分,正在洗澡的關東軍司令官本庄繁收到板垣征四郎的緊電,報告說奉天日中軍隊發生沖突,來不及請求許可已命令獨立守備隊"反擊"了。本庄繁知道板垣終于冒險一試,而且點燃了戰火,他心想,絕無退路,隻有把這仗打得"漂漂亮亮",一舉拿下東北,造成既成事實,才可以避免違背聖意之過,而且還可立"奇勛"一樁,該是彰顯"皇軍聲威"的時候了!

于是,本庄繁立即命令參謀長三宅光治召集各參謀到司令部召開緊急會議,一面讓石原莞爾打電話命令駐遼陽的第二師團緊急支援,進攻奉天。午夜12時,各參謀被緊急召集,來不及穿軍裝就趕到司令部,而石原莞爾卻一身戎裝,早候在司令部裏,仿佛早知今晚會有一場"意外"似的!

當本庄繁一到,石原莞爾馬上匯報道:"我們處于以寡敵眾的極大劣勢。我們惟一的防御就是進攻,我希望您允許板垣按已準備好的計畫進行。"本庄繁略一沉吟,說道:"好吧!就由我自己來承擔這事的責任。"隨即命令全線同時出動,進攻奉軍。除第二師團奉命進攻奉天外,第三旅團第四聯隊及騎兵第二聯隊進攻長春,獨立守備隊第三大隊進攻營口,獨立守備隊第四大隊進攻鳳凰城和安東。?布置關東軍的作戰任務後,已是9月19日凌晨1時30分。本庄繁沒有坐等戰況發展,而是電告日本駐朝鮮軍司令官林銑十郎大將,請他迅速率部"越境作戰"支援關東軍。其時,駐朝日軍早已與關東軍勾結,做好準備,在中朝邊境的新義州車站等候,隻要接到命令,馬上就可以以"應付緊急事態"為借口,前往援助。電告駐朝軍隊後,本庄繁向參謀本部報告了關東軍的情況,並稱"我軍主力,將掃蕩"滿鐵"沿線之中國軍"。?凌晨3時30分,本庄繁率領三宅參謀長、石原莞爾等,與駐旅順步兵第三十旅團一起,乘專列由旅順奔赴奉天。

9月19日,本庄繁趕到奉天,板垣征四郎已指揮日軍佔領了北大營和奉天城。中國軍隊在張學良"不抵抗"政策下,均主動棄營撤退,致使日軍以極小的損失,迅速佔領了奉天。

佔領奉天後,本庄繁將關東軍司令部也遷往奉天,以便坐鎮指揮。同時,他進行了一系列人員調整,任命第二師團師團長多門二郎中將為奉天衛戍司令,任命特務機關長土肥原賢二為臨時奉天市市長,負責維持市內秩序。

隨著奉天的淪陷,關東軍更加耀武揚威,19日一天,就拿下了安東、營口、長春和鳳凰城等地。?

19日上午5時半,日本軍部接到此"突發事件"的報告後,立即召開緊急會議,討論"滿蒙"局勢以及應對方針。與會的陸軍省和參謀本部首腦一致認為"關東軍此行動是完全適當的",並一致同意向內閣提出增兵案。10時,內閣緊急會議專門討論了關東軍上交的報告,考慮到外交上的反應,決定了"不擴大方針",並責成陸軍大臣和總參謀長發電訓示關東軍。

參謀本部在傳達內閣的"不擴大"方針的同時,還贊揚關東軍司令部的果敢和"提高了日軍的威望"。當天,橋本欣五郎也給關東軍發了一份電報說:"參謀本部關于製止軍事行動的命令是應付內閣的表面文章,其本意並非要你們停止行動。"

本庄繁得到參謀本部的默許和支持,繼續調兵遣將。21日,駐朝鮮日軍4000多人奉總督林銑十郎之命越過鴨綠江,駐守"西滿",支援關東軍。本庄繁將關東軍主力集中到長春,準備進攻吉林和黑龍江省。21日上午,本庄繁以保護日僑為借口,命令第二師團乘裝甲列車前往吉林。在日軍的誘降下,吉林代主席、軍務署參謀長熙洽宣布"獨立",叛國降日。由此,日軍22日不廢吹灰之力便佔領了吉林城。

隨後日軍向吉林省各地進攻。至24日,不到6天時間,吉林省大部河山被日軍侵佔。隨後,本庄繁又指揮日軍侵佔了黑龍江省。日軍幾十年來覬覦我東北領土的野心,通過本庄繁之手得以實現。僅僅用了4個月又18天的時間,日軍便佔領了東三省,從此開始對東北長達14年之久的殖民統治。

建立"滿洲國"

關東軍在武力侵略得手後,本庄、土肥原、板垣等人按照事先的計畫立即著手製造傀儡政權,1931年12月15日,本庄繁命令在關東軍司令部機關內,成立關東軍統治部,以駒井德三為部長,代替原第三課,統治部下設行政、產業、財務、交通、交涉五個課,本庄繁也從一個單純關東軍司令官而成為具有殖民統治者的雙重身份。日本幾十年來對中國東北的領土野心,終于經本庄繁之手得以實現,日本朝野上下稱本庄繁為滿洲"建國之父"。歷史事實充分證明本庄繁就是發動九一八事變,指揮日軍侵佔東北,炮製偽滿傀儡政權的主要策劃者之一。

本庄繁歷史圖片本庄繁歷史圖片

本庄繁在任期間,關東軍以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及片倉衷等少壯派軍人為代表的實權集團,主要依靠"滿鐵"及其法西斯組織"滿洲青年聯盟"、"大雄蜂會"。因此,本庄繁任關東軍司令官期間,被日本政界、史學界等評價為:具有強烈主張實行國家主義的色彩。

在1931年12月8日的關東軍參謀部第三課製定的《滿蒙開發方策案》中,還出現了"不容許所謂資本家壟斷經濟利益"的字樣。關東軍某些主張和作法,理所當然地引起了日本財團、政府,乃至軍部的不安。1932年6月26日,時任日軍第十師團師團長廣瀨壽助對此評說:"(關東軍)參謀們年少氣銳而富于理想,招致了急進的壞影響"。

另外,由于關東軍侵略得手後,作了極為樂觀的估計。而中國人民抗日鬥爭的高漲,打破了關東軍的樂觀預料,受到沖擊的關東軍不得不重新考慮。例如,原認定依靠偽參議府的方式,是難以徹底實施日本的殖民統治,而改變為"總務廳"為中心的統治方式。所以在本庄繁任期的末期,迫于日本統治集團的壓力和更好地進行對中國東北的殖民統治,關東軍對其政策有所修正。

1932年7月,本庄繁任軍事參議官,關東軍司令官由武藤信義接任。與他一起調離的還有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1933年4月6日任日本天皇裕仁的侍從武官長, 6月19日晉升為陸軍大將。1934年4月29日授予勛一等旭日大綬章,功一級金鵄勛章,1935年12月26日被列為華族,授予男爵。

在日本陸軍中參謀和主官的關系就是這樣。仗打好了大家一起加官進爵。仗要是打輸了主官肯定要倒酶,而參謀一般沒什麽事。這次滿洲事變算是走運,關東軍司令官本庄繁與坂垣征四郎、石原莞爾成了滿洲英雄(由于板垣和石原在事件中的突出表現,得到了日本民眾的一致叫好,日本著名音樂指揮家小澤征爾的名字就是在石原莞爾和板垣征四郎的名字中各取一個字),這幾個本來是觸犯了陸軍刑法的家伙一下成了大功臣。

本庄繁本庄繁

二·二六事件與退役

不過好景不長。1936年發生了二·二六事件,一夜之間數位重要人物被叛軍所殺。皇道派們要求"清君側",罷免那些妨礙天皇親政的腐敗高官。裕仁得知後非常惱火,說"殺了多年來為我服務的股肱之臣,不可饒恕"。本庄因為他的女婿山口太一郎大尉也卷進了叛亂活動。在裕仁面前為皇道派頻頻說情,遭到嚴厲斥責。最後裕仁放出話來,說軍人要是不頂用,朕將親自率近衛師團鎮壓叛亂。最後叛亂被鎮壓,本庄也于同年4月22日因迫于壓力灰溜溜地轉入了預備役。他在日記中詳細地記載了226兵變的過程和天皇的態度。退出軍界後曾任傷兵保護院總裁,軍事保護院總裁,樞密顧問官,補導會理事長。

1936年11月,本庄繁充當"媒人"角色,開始為溥儀之弟溥傑在日本公卿華族出身的女子中擇偶,不顧溥儀對此舉的反對,終于促成了這樁政治謀略婚姻。然後,不到一個月,日本殖民當局便迫不及待地炮製出:可由帝弟之子繼帝位的"帝位繼承法",其用心正如溥儀所言:"關東軍要的是一個日本血統的皇帝。" 1942年,偽滿"建國"十周年時,本庄繁以"滿洲會"會長身份來長春參加所謂的慶祝活動。1945年5月19日,他出任樞密顧問官。這個被日本軍界稱為"厚道老頭兒"的本庄繁,由于執行日本帝國主義的血腥擴張侵略政策有功,先後獲得全部八個等級的"旭日"勛章和最高的"瑞雲"勛章。

畏罪自殺

日本戰敗後,本庄繁第二批被定為甲級戰犯嫌疑。在發出逮捕令的第二天,70歲的他跑到陸軍大學校的一間空屋裏切腹自殺。留下兩份遺書,大意就是說自己多年擔任要職,導致國家敗到這個境地應該負責;滿洲事變關東軍是自衛,沒有天皇和政府的命令,全部責任由自己一人承擔;最後謹祝國家復興,天皇萬歲等等。與阿南惟幾等人還不一樣,他早不自裁晚不自裁,非要等到逮捕令下了才尋死。這種行為其實就是典型的畏罪自殺,在日本也很為人所不齒的。長子陸軍主計中佐本庄一雄,女婿陸軍大尉山口一太郎(陸士33期)。

罪魁--本庄繁惡像罪魁--本庄繁惡像

人物評價

本庄繁作為一個以"效忠天皇"為最高榮譽、以"日本帝國利益"為最高利益的軍國主義思想濃厚的法西斯軍官,從內心而言,他也希望積極做好準備,在東北製造借口,"名正言順"地把這塊資源豐富、土地肥沃的地方獻給日本帝國,如他所說"為伸張國運做出貢獻"。因而,他大力支持石原、板垣等人的計畫。充當了侵華戰爭的急先鋒,對中國人民特別是東北地區的人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盡管他因為畏罪自殺而沒有受到正義的懲罰,但是他毫無疑問已經被永遠的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