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戶孝允

木戶孝允

木戶孝允きど たかよし(1833年8月11日-1877年5月26日)本名桂小五郎 ;長州藩出身,曾拜吉田松蔭為兄,從齋藤彌九郎學習劍術,向江川英龍學習西方軍事學。在尊攘、討幕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維新後參加起草《五條誓約》,是政府的核心人物,推進奉還版籍、廢藩置縣,與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一起被稱為"明治維新三傑"。

  • 中文名
    木戶孝允
  • 外文名
    きど たかよし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長州藩
  • 出生日期
    1833年8月11日
  • 逝世日期
    1877年5月26日
  • 職業
    武士、政治家

木戶孝允きど たかよし(1833年8月11日-1877年5月26日)本名桂小五郎 ;長州藩出身,曾拜吉田松蔭為兄,從齋藤彌九郎學習劍術,向江川英龍學習西方軍事學。在尊攘、討幕運動中起領導作用,維新後參加起草《五條誓約》,是政府的核心人物,推進奉還版籍、廢藩置縣,與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一起被稱為"明治維新三傑"。

人物生平

木戶孝允(木戸孝允 きど たかよし;又名きどこういん)(1833年8月11日-1877年5月26日)為幕末到明治時代初期活躍的武士、政治家。贈從一位勛一等。

洋服照洋服照

長州藩藩士,所謂"長州閥"的巨頭。與薩摩的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一起被並稱為"維新之三傑"。幕末時期以通稱"桂小五郎",為尊王攘夷派中心人物。維新後分別擔任總裁局顧問、參與、外國官副知事、待詔院出仕、參議(明治3年6月至7年5月)、特命全權副使、文部卿(明治7年1月至同年5月)、兼內務卿、再度擔任參議(明治8年3月至9年3月)、宮內省出仕、內閣顧問等職務。

吉田松陰的弟子,長州正義派的長州藩士,齊藤道場練兵館的塾頭,志向留學、主張開國、破約攘夷的勤皇志士,長州藩的外交官,歸藩後成為藩政最高負責人。志士時代被幕府追殺,曾不顧性命持續在京都地下活動。

維新後被任命為總裁局顧問專任,持續提出應以"政體書"推動"官吏公選"等諸多政策建議。提倡文明開化,並通過版籍奉還、廢藩置縣努力瓦解諸多封建製度,為薩長土肥四巨頭構成的參議內閣製打下基礎。實現海外視察,歸國後,要求政府內部理解對于一個國家,其擁有憲法與三權分立的必要性;務實新的國民教育與天皇教育,進一步推動士族授產(救濟、扶助士族的措施)。長州藩主毛利敬親及明治天皇,皆對其有深厚的信賴。妻子為幕末動亂期的救命恩人,同時也是維新同伴的京都藝妓幾松(木戶松子)。

木戶雖然開明,但置身于從激進派到守舊派不斷權力鬥爭的明治政府中,精神苦惱源源不絕,甚至嚴重妨害其身心。西南戰爭時,木戶在京都出差途中發病,進入病危狀態,在意識不清的狀態下痛斥"西鄉,適可而止吧!",擔憂著政府與西鄉雙方該何去何從而辭世。

藝伎幾松,明治後改名木戶松子藝伎幾松,明治後改名木戶松子

關于"木戶"以前的舊姓,八歲以前為"和田",八歲以後為"桂"。小五郎、貫治、準一郎為通稱。在性命受到狙殺危險的幕末時期,曾使用"新堀松輔"、"広戶孝助"等變名。"小五郎"是其所出生和田家的祖先之名,並非五男之意。"木戶"姓則為第二次征長戰前(慶應2年),為了使幕府的通緝犯"桂小五郎"能夠參與藩政,藩主毛利敬親賜名"木戶貫治"令其改名。

"孝允"此名,雖是桂家當家歷代繼承而來的諱名,但在戊辰戰爭結束後的明治2年(1868年),小五郎與其心腹大村益次郎共同建立東京招魂社(靖國神社的前身)時,為了再一次追悼與彰顯,奉獻生命于建設近代國家的同伴們,自改諱名"孝允"為正式名稱。

名字大致上的推移如下:和田小五郎(在成為桂家養子之前)、桂小五郎(8歲以後)、木戶貫治(33歲)、木戶準一郎(33歲以後)、木戶孝允(36歲以後,年齡皆以滿歲計算)。雅號有"松菊"、"松菊木戶孝允"、"木戶松菊"或是"松菊木戶公"等。其他尚有"木圭""貓堂""鬼怒""広寒""老梅書屋""竿鈴""幹令"等等的稱號。

少年時代

天保4年六月26日(1833年8月11日),出生在長門國萩城下吳服町(山口縣萩市),為藩醫和田昌景的長男,其父昌景住在萩城吳服町江戶屋胡同,開業行醫,後成為祿米20石的藩醫。據說和田家是毛利元就的第七男,天野元政的後裔。(小五郎的)母親是(和田昌景的)後妻,上面有二位前妻所生的姐姐。雖然是長男,但被認為病弱而無法成人,長姐招婿文讓繼承家業,長姊死後,續娶了次姐。天保11年(1840年),小五郎8歲時,經洋醫青木周弼說合,過繼給和田家對面的桂家養子(養父:桂九郎兵衛(62歲,家祿150石)),得以武士身分與九十石俸祿。次年,桂家養母過世,回到和田家由生父、生母、二姊共同扶養。

少年時代雖體弱多病,但卻是個非常淘氣的頑劣兒童。經常把萩城下松本川中來去的船隻連人帶船一並撞翻,對此樂此不疲。有一次,潛入水中探出頭把手放在船緣上說"那麽,船就要翻了"時,憤怒的掌船人使用船槳狠狠一擊,旁觀之人不免發出驚叫,而小五郎卻在大家的驚慌中潛回岸邊,即使額頭流血據說也是囉囉直笑,這時候的弓型傷痕留在了額頭,據說日後幕府追捕小五郎時被作為標記識別。

十餘歲時,在藩主毛利敬親駕前二度表演即興漢詩及"孟子"的解說,皆受到褒獎,從此作為長州的青年才俊受到註目。嘉永元年(1848年),因病相繼失去了二姊與生母後,因過于悲傷臥床許久,不斷向周圍訴說希望出家替二姐與生母祈福。嘉永2年(1849年)藩校明倫館,吉田松陰授小五郎兵術課程,松陰其稱有"有成事之才",並與他人信中描述"桂,為我所重視之人"。

劍豪生涯

弘化3年(1846年),進入長州藩的劍術師範-內藤作兵衛的新陰流道場修行,並未被傳為有過人的天分。嘉永元年(1848年),成年禮後繼承桂家大組士身分,由和田小五郎成為桂小五郎,生父向其言道"既然原本並非武士,就必須比別人加倍努力,粉骨精進以報君恩"。此後,小五郎比其他人更用心修行劍術,隨後實力精進,逐漸受到周圍認可。

木戶孝允

1852年9月,齊藤彌九郎之子新太郎,遊學于諸藩,來到萩城,同久留米浪人宮部藤十郎在明倫館內藤道場進行比試,毫不費力的擊敗所有挑戰者,其技藝震動整個長州藩。小五郎堅持自費留學江戶,在得到藩的正式許可後,與其他五名公費留學生同行。

幕末江戶劍術界公認的三大流派,分別是"位之桃井、技之千葉、力之齋藤"。這三所著名的道場網羅了絕大多數為磨煉劍技而從各地來到江戶的年輕人。桂小五郎所入的道場,便是以"力之齋藤"著名的練兵館。自此時起小五郎師從神道無念流劍客齋藤彌九郎學習劍術,一年之間突飛猛進,第二年便成為了練兵館的塾頭。

將幕府講武所總裁男谷精一郎的直系弟子擊敗,直到受藩命歸國的五年餘,小五郎作為練兵館塾頭,其間以劍豪之名聞名于江戶,被延攬于大村藩等各藩的江戶藩邸,請其對藩士進行劍術指導。然而小五郎的劍豪之名,並非由來于某場比賽中的一劍成名,也非因其擊敗了某個對手,皆因其在道場中顯露的劍術強于他人並頗有人望,之後更因多種因素得到了彌九郎賞識,彌九郎為了挽留他,曾多次向長州藩申請延其留學期限,以至于最終小五郎以留學生的身份,擔任了他藩道場塾頭長達五年之久,在藩國之界明顯的江戶時代純屬罕見。江戶時期的道場等同于現代的大學,除修習劍術外仍需要讀書及交友,在國難時期更成為了有理想的年輕人聚集討論國事之所,小五郎經彌九郎與長州藩主的推薦定期入各藩的江戶藩邸演示及指導劍術,並在此期間結識了跨越各藩的無數好友,為之後的人生儲蓄了深厚人脈。長州藩自桂小五郎擔任練兵館塾頭以來,陸續送藩士入練兵館修習劍術,高杉晉作、吉田稔麿、井上聞多、伊藤博文、品川彌二郎、山尾庸三等,日後的長州尊攘派直系大多出自練兵館。

劍客小五郎劍客小五郎

流傳在安政5年(1858年)10月,小五郎與武市半平太、坂本龍馬曾參賽于桃井道場的擊劍大會,桂小五郎曾與幕末著名的維新活動家坂本龍馬進行過一場堪稱經典的勝負對抗,但事實上武市與坂本9月間已歸土佐藩,並不在江戶。

學習蘭學

擔任練兵館塾頭的同時,小五郎即在江戶經歷了馬休·佩裏的黑船事件並深受刺激,馬休·佩裏再度來航(1854年)時,長州藩主毛利敬親正在江戶參觀,桂小五郎奉命擔任警戒,桂經師傅齋藤彌九郎介紹,認識了擔任品川炮台建設工程的江川英龍(伊豆、甲斐、相模等天領五國之代官)提出申請實際參觀黑船(江戶時代人民無法自由移動),得到許可後以隨從的身分陪同江川英龍親眼目睹了佩裏的艦隊。後作為江川的隨從參與了勘查武藏、相模等地海岸地勢,並開始向其學習炮術與,同時在江川英龍的私塾江川塾(別名縄武館)學習的還有佐久間象山、大鳥圭介、大山岩等人。

松陰實行"下田踏海"(松陰打算由靜岡下田港出海密渡海外的計畫)之際,希望隨同協助,卻被為弟子著想的松陰堅決製止,吉田"下田踏海"失敗後不幸陷入獄中,小五郎多方奔走,事件終得平息。

隨後與其內弟來原良藏一同向藩府呈交文書申請海外留學,令忙于應對松陰"下田踏海"後幕府監視的藩政府再度驚愕不止。海外留學相當于觸犯了江戶幕府的鎖國令,尚未有倒幕思想的長州藩政府,此時即使秘密間也不敢許可。小五郎被訓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