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哲宗

朝鮮哲宗

李昪(朝鮮語:이변,1831年-1864年),朝鮮王朝第25代君主(1849年-1864年在位)。字道升,號大勇齋,本貫全州李氏(王族),曾用名李元範。死後廟號哲宗,謚號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他是朝鮮英祖的玄孫,全溪大院君之子。早年流落江華島,生活落魄,1849年朝鮮憲宗去世後,被安東金氏扶植,以王室旁支身份繼承朝鮮國王之位。在位期間安東金氏專權,國政昏暗,雖然沒有出現大動蕩的局面,但朝鮮內外部的危機在哲宗時代急速積聚,整個社會處于崩潰的邊緣。1864年去世,沒有子嗣,由另一王族旁支李熙繼承王位,是為朝鮮高宗。

  • 中文名
    李昪
  • 別名
    이변,原名李元範
  • 民族
    朝鮮族
  • 出生地
    朝鮮漢城
  • 出生日期
    1831年7月25日
  • 逝世日期
    1864年1月16日
  • 字型大小
    字道升,號大勇齋
  • 所處時代
    朝鮮王朝
  • 主要作品
    《中齋稿》

生平

繼承王位

道光十一年辛卯(1831年,朝鮮純祖三十一年)六月十七日(陽歷7月25日),朝鮮哲宗李昪出生于朝鮮首都漢城(今韓國首爾)慶幸坊私第。他的父親是李㼅(哲宗即位後追尊為全溪大院君),母親是龍潭廉氏(哲宗即位後追尊為龍城府大夫人)。當時哲宗的名字叫李元範

哲宗的祖父恩彥君李䄄是庄獻世子朝鮮庄祖朝鮮英祖的世子)之子,是朝鮮正祖同父異母的弟弟。這一家族向來命運坎坷,庄獻世子被英祖關入米櫃中活活餓死,恩彥君則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因向商人借債被英祖得知,而被流放到濟州島,後雖被赦回,但其後又在正祖年間因其子李湛(常溪君)卷入洪國榮的逆謀,恩彥君一家又被發配到江華島。嘉慶六年(1801年),恩彥君受到“辛酉邪獄”的牽連而被賜死,包括李㼅在內的他的家屬遭連坐而被監禁于江華島。道光十年(1830年),恩彥君的家族從江華島放還,次年哲宗出生。哲宗是李㼅的第三子,他還有兩個哥哥-李元慶(哲宗即位後追封懷平君)和李元羲(哲宗即位後封為永平君,改名李昱,後又改為李景應)。朝鮮憲宗在位時,閔晉鏞企圖推戴哲宗嫡兄李元慶為王,事泄後閔晉鏞等人被凌遲處死,李元慶亦被賜死。他的家屬被株連,流放到喬桐島,後又改配到江華島。此時哲宗年僅14歲,就這樣遭到流放。

哲宗在江華島流放期間所居的龍興宮哲宗在江華島流放期間所居的龍興宮

哲宗在江華島流放期間所居的龍興宮

哲宗少年時代正值勢道政治時期,王室宗親在外戚勢道的專橫下處境非常艱難。哲宗本人又是庶出,其母廉氏出身卑微,且很早離世,甚至連本貫在哪裏都不清楚(以至于後來哲宗即位後一度弄錯母親本貫,直到1861年才更正)。再加上哲宗的家族又屢出“逆賊”,因此他從小就生活困難,沒有接受良好的教育,隻在4歲時念過《千字文》。被流放到江華島後,哲宗的生活更加落魄,終日以砍柴伐木為生,時人稱為“江華道令”。現在江華島上的龍興宮就是當年哲宗流落時的居所。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朝鮮憲宗病危,沒有子嗣,一場圍繞王位繼承的鬥爭隨即在宮廷展開。當時朝鮮兩大外戚集團-豐壤趙氏安東金氏各有打算,豐壤趙氏主張立德興大院君的宗孫李夏銓為新王,繼承憲宗大統;安東金氏則物色到流落江華島的李元範,要求立他為王。安東金氏的理由是由英祖的血脈中,正祖、純祖、翼宗一系單傳下來的男性後代已經斷絕,隻能上溯到庄獻世子的其他各子中去尋找繼位者,庄獻世子長子懿昭世孫早死,次子正祖一支已經絕嗣,所以依據長幼順序,選定庄獻世子第三子恩彥君李䄄的孫子,且根據宗法製“長子不為人後”的規定,隻能選定幼子李元範為王位繼承人。最終安東金氏取得勝利。這年六月六日,憲宗去世,純宗妃純元王後金氏匆忙下教旨,指定李元範為王位繼承人。並派判府事鄭元容前往江華島奉迎李元範入宮。史載當時的李元範“總角居村野,貧甚,躬耕織屨。元容等奉旨來迎,舉家驚懼,不敢登途,元容懇告(純元)王後之意,遂偕歸”。六月八日,李元範入宮,改名李昪,封德完君。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六月九日,行冠禮,即位于昌德宮仁政門。哲宗正式登上了王位。

政局混亂

哲宗即位後,追尊其父李㼅為大院君,稱“全溪大院君”;他的祖父恩彥君李䄄、伯父常溪君李湛、兄長李元慶等政治犧牲品也即刻得到平反昭雪。此外,哲宗被過繼朝鮮純宗,繼承純宗之大統,到鹹豐七年(1857年)哲宗又將“純宗”的廟號升格為“純祖”。而與他競爭王位的李夏銓卻被安東金氏放逐到濟州島,最後被賜死。

朝鮮哲宗原本生活落魄,個性軟弱,一夕之間被安東金氏扶上王位,註定了他將一直被安東金氏玩弄于股掌之上。他即位後,拜純元王後大王大妃,雖然哲宗已19歲,但因學識不足而每日前往經筵學習,朝政則交給純元王後垂簾聽政,長達兩年半之久。而扶植哲

朝鮮哲宗朝鮮哲宗

朝鮮哲宗

宗的安東金氏眾臣如金左根、金洙根、金汶根等人則壟斷朝政,壓製豐壤趙氏,將安東金氏的勢道政治推向頂峰。鹹豐元年(1851年)九月,金汶根的女兒嫁給哲宗,被冊封為朝鮮王妃,是為哲仁王後,安東金氏借此進一步加緊了對王室的控製。

隨著安東金氏勢力的膨脹,不僅王室的勢力十分衰弱,而且國家也日益崩壞。“錦綉江山春似海,鶯花巷陌日中天”,這是哲宗初年的一句贊頌太平盛世的詩,然而現實卻與其完全相反。哲宗在位時,朝政更加腐敗,文恬武嬉,賄賂公行,地方年年告災,民不聊生。“三政紊亂”現象開始蔓延,最終導致同治元年(1862年)“壬戌民亂”的爆發,此時朝鮮南部到處農民起義,政局日益動蕩不安。哲宗在派兵鎮壓起義的同時,不得不下令設立“三政釐整廳”,承諾改革三政。同時,瘟疫也在哲宗時不斷爆發,最大的一次是鹹豐十年(1860年)流行霍亂,全國死亡人數達數十萬,可見此時朝鮮王朝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哲宗時民間流傳禁書《鄭鑒錄》,宣揚鄭氏將取代李氏,民心騷動可見一斑。

外部威脅

哲宗年間的危機不僅來自朝鮮國內,更有外部歐美資本主義的威脅。哲宗時,歐美列強已經相繼開啟了中國和日本的國門,對朝鮮構成巨大威脅,朝鮮國內人人自危,對西洋侵犯充滿恐懼。

特別是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英法聯軍打敗清朝、攻入北京,火燒圓明園,鹹豐帝逃亡熱河,這一系列訊息傳到朝鮮時,引起了舉國巨大的震動,而《天津條約》和《北京條約》中關于允許自由傳教的規定也引起了朝鮮的註意。太平天國起義的不斷發展客觀上促使加劇了朝鮮的社會矛盾和階級對立。哲宗對此非常憂慮,說:“夫以天下之大,猶不能抵敵,則其鋒銳之剽悍,推可知也。第念燕京之于我國,即唇齒之比也,燕京若危,則我國豈晏然乎?且聞彼之所講和雲者,不徒交易之計而已,以其蔑倫悖常之術,欲為傳染于四海者也。然則我國亦難免其害,況舟楫之利,一瞬千裏者乎?苟其然者,將如之何可乎?預備之策,不可不講究。”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哲宗派出了以趙徽林、樸珪壽為正、副使的慰安使團,前往熱河慰問鹹豐皇帝,同時探聽訊息。臨行前哲宗對他

哲宗殘像哲宗殘像

哲宗殘像

們說:“今番使行,即皇城有事之故也。此時異于他時,送卿等之予心,亦甚系變,必須善為往還也。皇城賊匪未知近復何如,而先來便詳細探知,從速出送,則可以知中國之信息,可以知卿等之安否矣。”可見哲宗對中國局勢的關心。

隨著這些訊息的傳入,朝鮮國內一片恐慌,各種流言盛行,京城貴族紛紛落鄉,逃往山中避難,甚至朝中大臣也有私自離職外逃者,這從哲宗與左議政樸晦壽的的對話中便可看出。史書記載:“英法陷北京之報至,上下大驚,移老稚婦女及重器于外,大征兵士,以備陰雨,而市民往往胸掛十字架,示其為天主教徒,欲以媚西人而免禍”。崔濟愚在第二次鴉片戰爭的背景下,為了對抗西方文化侵略,而建立了新的宗教-東學道。但朝鮮鑒于清朝太平天國的影響,對東學道這種民間宗教嚴加禁止,這使朝鮮的官民對立更加尖銳。不過,哲宗時代雖然依舊嚴禁天主教,但已經是流于形式,安東金氏一直對天主教持寬容態度,因而朝鮮政府對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而天主教在這一時期飛速發展,信徒達到數十萬之眾。

西方國家侵犯的恐慌不僅來自中國傳來的壞訊息,也有實際的行動。道光三十年(1850年),一艘國籍不明的外國船炮擊朝鮮江原道蔚珍、竹邊,鹹豐元年(1851年),法國和美國的商船分別出現在濟州島的大靜縣和東萊府的龍塘浦,鹹豐四年(1854年),沙皇俄國軍艦駛入元山到圖們江口一帶。鹹豐五年(1855年),法國軍艦對釜山到圖們江口沿海進行測量。鹹豐六年(1856年),數百名法國士兵搭乘軍艦在忠清道洪州長古島登入,鳴槍放炮,燒殺搶掠,隨後又竄到黃海道豐川一帶。這些小騷擾使朝鮮的警惕和恐慌不斷擴大。

死亡

哲宗在位時期,完全被安東金氏控製,他本人一下子從江華島的樵夫升為統治朝鮮的國王,使他終日沉湎酒色,導致身體日益虛弱,“數年來頻有違豫”。哲宗先後有5個兒子,6個女兒,卻隻有一個女兒永惠翁主活下來(後來嫁給樸泳孝),其他全部夭折。在哲宗病危的情況下,王位必須又一次從旁支中尋找。哲宗屬意興宣君李昰應之子李命福,而神貞王後趙氏也支持李命福,安東金氏卻表示反對。在這次王位繼承鬥爭中,興宣君聯合豐壤趙氏取得了勝利,他的兒子就是繼承哲宗王位的朝鮮高宗李熙。同治二年十二月初八日(陽歷1864年1月16日),哲宗得肝病昌德宮大造殿猝然離世,在位14年,享年33歲。他的廟號是“哲宗”,同治二年(1863年)上尊號“熙倫正極粹德純聖”,死後謚號為“文顯武成獻仁英孝大王”(清朝賜謚“忠敬”),葬于睿陵。

大韓帝國建立後,哲宗于隆熙二年(1908年)被追封為“哲宗章皇帝”(取謚法“法度大明曰章”)。

評價

朝鮮哲宗是一位傀儡國王,他在位時,安東金氏把持朝政,一手遮天,整個國家也是內憂外患。後世史家對哲宗的評價是“荒遊嬉戲”、“好色”,稱他“優柔寡斷,耽于酒色,身多疾病”,“其性暗弱,缺乏親裁政務之能力,一切政務委任于戚臣,自己則沉湎酒色”,也有人說他“天賦柔暗”,總之評價都不好。不過哲宗在位時的危機都是潛在的,並沒有特別大的動蕩,這對于哲宗來說或許是幸運的。

哲宗著有《中齋稿》6卷。

家庭

妃嬪

地位

封號

生卒年

本貫

備註

王妃

哲仁王後金氏

1837年-1878年

安東

1851年冊封為王妃。

後宮貴人樸氏1827年-1889年密陽1854年冊封為貴人。

貴人趙氏

1842年?-1866年

平壤

1859年冊封為貴人。

淑儀方氏

?-1878年

溫陽

1853年冊封為淑儀。

淑儀範氏

1838年-1883年

羅州

1866年冊封為淑儀。

淑儀金氏

1833年-?

金海

原為承恩宮人,1899年封為淑儀。

宮人李氏



事跡不詳。

宮人樸氏



事跡不詳。

子女

哲宗總共有5子6女,但除了永惠翁主以外,其他的都早卒。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嫡長子

元子

1858年-1859年

哲仁王後


早卒。

庶長子王子1854年貴人樸氏
早卒。

庶二子

王子

1859年-?

貴人趙氏


早卒。

庶三子

王子

1861年-?

貴人趙氏


早卒。

庶四子

王子

1862年-?

宮人李氏


早卒。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庶長女

翁主

1851年-1853年

淑儀方氏


早卒。

庶二女翁主1853年-?淑儀方氏
早卒。

庶三女

翁主

1856年-?

淑儀金氏


早卒。

庶四女

永惠翁主

1858年-1872年

淑儀範氏

錦陵尉樸泳孝

1866年封翁主

庶五女

翁主


宮人樸氏


早卒。

庶六女

翁主


宮人李氏


早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