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1999年申亭亭導演中國大陸電視連續劇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是申亭亭執導的,由申軍誼,李強,于小惠,王敏宜,姜山,金巧巧等聯合主演的一部愛情片。

  • 中文名稱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 集數
    25集
  • 首播時間
    1999年
  • 導演
    申亭亭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線上播放平台
    PPTV
  • 主演
    申軍誼,李強,于小惠,王敏宜,姜山,金巧巧
  • 上映時間
    1999年
  • 類型
    愛情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程正雄申軍誼
林雨淳李強
吳丹妮于小慧
--王敏宜
--金巧巧

職員表

導演申亭亭

劇情介紹

當上空姐的詠儀和南下打工的肥仔去深圳探望做老板的哥哥程正雄。誰知程正雄正面臨窘境,他的公司瀕臨破產,妻子吳丹妮帶著剛滿周歲的兒子小池棄他而去,他內外交困,生活一塌糊塗,程正雄自己難以收拾這副爛攤子。

正當程正雄面對一群債主而束手無策的時候,香港林氏集團的繼承人林雨淳來到他的公司。幫助他償還了近千萬債務,並收購了這間破敗的公司。林雨淳隻是提出了唯一的條件,程正雄必須為林氏集團公司服務五年!

在一次航行中,林雨淳與吳丹妮不期而遇,並因此結識了空姐詠儀,兩人一見鍾情,成為一對摯愛的情侶。光陰似箭,程正雄平平淡淡地在林多公司裏渡過了兩個年頭。身為總裁的林雨淳對程正雄從未產生過任何興趣,即便獲悉了他與詠儀的兄妹關系,也沒能增添更多的好感。可是雨淳的母親,林氏集團的董事長林佩弦對程正雄卻情有獨鍾,寵愛有加。她甚至不顧雨淳的反對,堅持要雨淳提升程正雄為公司的常務副總裁,以至雨淳不得不告誡自己的母親:我才是你的兒子,不是他!林佩弦一意孤行,強迫雨淳就範。母子間常常為此爭執不休,不歡而散。其實,程正雄對升職之類的事情並無興趣,他隻想離雨淳遠一點,清靜一點。他主動要求到行銷中心去工作。林雨淳出于壓力,隻好按母親的意思強行提升程正雄,從行銷中心調回程正雄。

在廣東東莞打工的肥仔也因企業不景氣回到了深圳,在九香大排檔吃了頓"霸王餐"儀工半個月抵債。誰知陰差陽錯,他竟然愛上了老板娘九香,于是演出了一場恩恩怨怨熱熱鬧鬧的三角愛情故事……

程正雄與吳丹妮分手兩年,難得見面也各不相讓,你來我往針鋒相對,常常鬧得不歡而散,他們三歲的兒子小池常常在他們之間穿針引線。他們這對離異夫妻之間總有一種難以割舍的依戀。吳丹妮的公司是林氏公司商業上的對手,他們之間的競爭也愈演愈烈,為了爭奪軟體市場,吳丹妮新組建了一間軟體公司,把林氏公司的軟體專家一個個挖了過去。她最看重的自然是自己的前夫程正雄,她挖空心思,不擇手段,要將程正雄從林氏公司挖到她的門下。林雨淳促成了吳丹妮這一項計畫,他借故炒了程正雄的魷魚,讓吳丹妮有機可乘,迫使程正雄投向吳丹妮的懷抱。

分集劇情

第1集

故事的主人公程正雄正面臨困境,他的電子公司債務纏身,瀕臨倒閉,妻子吳丹妮也正式提出離婚的要求,一連串的打擊讓他難以承受。考上空姐的妹妹詠儀和來廣東打工的弟弟肥仔的到來令程正雄那間辦公室增添了生氣,親情讓程正雄暫時拋開了煩惱。 香港林氏集團的繼承人林雨淳突然造訪,以極為優握的條件收購了正雄電子公司,幫助程正雄償還了銀行的債務,並將程正雄留在了重組的軟體公司裏,這一切都是林雨淳的母親林氏集團的董事長林佩弦幕後操縱的。林雨淳對此十分不滿卻又無可奈何,隻能把氣都出在程正雄的身上。一次空中邂逅,林雨淳迷戀上空姐詠儀。程正雄對妹妹的戀情不以為然。程正雄帶兒子遊玩之後與前妻吳丹妮共進晚餐,倆人話不投機,弄得不歡而散。

第2集

辭工的肥仔在九香大排檔吃飯付不了帳,被老板娘九香教訓了一頓,肥仔承諾做義工半個月抵飯錢,九香對肥仔的言而有信頗有好感,肥仔對有幾分姿色的老板娘也很欣賞。一醉漢當從調戲九香,肥仔不分青紅皂,狠狠的教訓了醉漢一頓,而醉漢正是九香的男友王金龍,肥仔因此招來了一頓毒打。 吳丹妮是某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她出訪日本前把兒子小池交給了程正雄,臨行前千叮萬囑,可對程正雄還是放心不下。

第3集

程正雄面對三歲的兒子束手無策,這早在吳丹妮預料之中,並已做安排讓詠儀前來相助。程正雄無功受祿,被林雨淳提拔為總裁助理,程正雄並不領情,寧可去行銷中心也不願在林總裁的身邊看他的眼色行事,林雨淳正中下懷,將程正雄調往行銷中心。為此,林雨淳被母親斥責了一通,隻好收回成命,將程睚雄又召了回去,程正雄與行銷中心的經理肖琳一拍即合,對此大為不滿,再次拒絕總裁助理的職位,被林雨淳冷冰凍的告誡他林氏公司從沒有對人如此仁慈過,這一切並不是他的本意,而是董事長的安排。 肥仔在九香大排檔幹滿了半個月,九香竭力挽留,肥仔也順水推舟,留在了大排檔。 吳丹妮從日本歸來,程正雄因公務繁忙沒有照面,聽說程正雄升職為總裁助理,吳丹妮不以為然。其實程正雄被晾在一邊根本無所事事,吳丹妮來電一通奚落,讓他十分窩心,他向林雨淳討個說法,林雨淳漫不經心地告訴他,他不幹比幹更好,程正雄勃然大怒。

第4集

王金龍毒癮發作,他厚著臉皮找九香要錢,九香雖然恨得咬牙切齒,還是把錢給了王金龍,肥仔為此十分不快,倆人因此爭吵起來,肥仔拂袖而去,九香傷心的哭了,當肥仔又出現在她的面前時,九香破涕為笑。 林倆弦從海外回國,特地乘坐程詠儀的航班,她對詠儀的印象不錯,當她知道詠儀是程正雄的妹妹時,她深感意外。林佩弦不滿林雨淳對程正雄的態度,她正告兒子,她將任命程正雄為公司的常務副總裁,林雨淳憤然而去。林佩弦和程正雄的首次見面,林佩弦的情緒幾乎失控,這讓程正雄不知所措。林佩弦設宴招待詠儀和程正雄父子,晚宴上小池的出現把不和諧和的氣氛暫時沖淡了。然而,林佩弦深深感受到林雨淳和程正雄之間的裂隙,令她憂心忡忡。

第5集

林佩弦告誡林雨淳,任命程正雄為副縣長總裁是董事局的決定,沒有商量的餘地,林雨淳認定母親簡直是瘋了。 吳丹妮的公司和林氏公司是同行,同行是冤家,她聽說程正雄即將就任副縣長總裁很不安,她清楚程正雄的能力,並盤算著讓前夫在自己的軟體公司做總經理,程正雄不領情,倆個各抒己見,又是不歡而散。 九香大排檔自從由肥仔主事之後,九香就輕松多了,她甚至有空去舞廳湊個熱鬧,肥仔不樂意了,因此大發牢騷。九香肥仔真真假假地鬧了一通之後才發現,他們互相都有那麽一層意思,肥仔勸說九香和王金龍一刀兩斷,九香擔心這樣做王金龍會殺了自己,肥仔一時也沒了主意。 在林佩弦的壓力之下,林雨淳隻能服從,但他將任命書交給程正雄的同時,明確無誤地告誡程正雄,希望他知難而退。程正雄模棱兩可地接受了林雨淳的要求,可在林佩弦的面前又接受了任命,林雨淳覺得被程正雄戲弄了,兩個男人為了維護自尊而幹了一仗,林雨淳自然不是程正雄的對手,他把氣出在程詠儀的身上,詠儀傷心地離他而去。 肖琳在林氏公司無有武之地,她研發的財務軟體系列不為林雨淳重視,吳丹妮趁機將肖琳召到自己的麾下。而去通過肖琳說服程正雄一起加盟,程正雄拒絕了,並對肖琳的離去深表惋惜。

第6集

當肖琳向程正雄辭行時,才感覺到自己有些舍棄不下,她發現自己愛上了這個男人。 程詠儀在機場發現了一個吸毒過量的女人,她及時報警才挽救了這個女人,而這個女人是黑社會大佬的情婦,大佬目睹著自己的女人被警方帶走,發誓要向程詠儀報復。林雨淳專程去詠儀的宿舍去陪罪,並將詠儀接回家,林雨淳和程詠儀愛得難舍難分,與此同時,黑社會的陰影正籠罩著這對戀人。 程正雄在街上與吳丹妮母子邂逅,三人一起逛街、戲嬉,送走了前妻和兒子之後,程正雄感受到失落和寂寞。

第7集

毒品讓王金龍喪失理智,一紙借據把九香抵押給了毒販。幾個流氓到排檔裏鬧事,逼九香以身還債肥仔挺身而出,與流氓大打出手,程正雄及時趕來製服了流氓。九香痛不欲生,她決定替王金龍還清欠帳,然後一刀兩斷。 林雨淳去香港期間,公司事務由程正雄主持,期間兩具軟體工程師提出辭呈,他們是隨肖琳跳槽到吳丹妮的那間軟體公司,程正雄不知究裏,最終接受了他們的辭呈。此事在公司上下引起嘩然。 程詠儀在超市購物,被爛仔跟蹤受到驚嚇,林雨淳來電安撫她,並答應立刻動身回來,詠儀做好飯菜空等一場,好不傷心,賭氣將飯菜倒進了垃圾筒。

第8集

林雨淳要求程正雄對兩位工程師步槽到他前妻的公司一事作出解釋,程正雄有口難辯。程正雄急召肖琳追問究竟,才明了這一切皆出于吳丹妮之手,他覺得已無法在林氏公司呆下去了,他提著行李走出林氏公司的宿舍樓,吳丹妮已經在等候他了。程正雄被吳丹安排在酒店的長包房住下,吳丹妮希望程正雄認真考慮她的建議:到她的軟體公司出任總經理。 久沒露面的王金龍突然出現在九香大排檔,他是來還錢認罪的,傷透心的九香絕不領情,毅然趕走了王金龍。王金龍探聽到大佬 要加害程詠儀,趕緊約肥仔在外面通了氣,但再三叮囑不能報警,隻能逃命。肥仔慌了手腳,通知了林雨淳,林雨淳不顧肥仔的阻攔,果斷地報警。程詠儀被毒販誣陷攜毒,人贓具在,詠儀有口難辯,被警方拘押,林雨淳報警及時,避免了一場誤會。

第9集

肥仔和王金龍的神秘約會令九香疑慮重重,她擔心肥仔和王金龍攪在一起不幹好事,再三追問,肥仔也不肯露口風,倆人大鬧一場,臨了又和好如初。 程正雄與吳丹妮終于坐在一起,雖然話不投機,倆人都有一種渴求親近的欲望,程正雄再次拒絕吳丹妮的招安,而吳丹妮對程正雄俯首就擒卻胸有成竹。 為了破獲販毒團伙,警方設計把王金龍帶到警局,王金龍無奈之下答應做了警方的線人。王金龍覺得自己被肥仔出賣了,找肥仔大打出手。肥仔自覺理虧,任憑王金龍打罵也不還手。九香急出援手,搶起椅子把王金龍打暈。 林佩弦專程從香港趕來,責令林雨淳把程正雄請回公司,林雨淳再三申辯,林佩弦無動于衷,林雨淳終于按捺不住,向母親討個究竟。林佩弦終于道出了一段埋藏了幾十年的往事;程正雄和林雨淳是同母異父的親兄弟。至此,一切真相大白,林雨淳瞠目口舌。

第10集

程正雄終于做出了決定,離開林氏公司,特地登門向林雨淳辭呈。林雨淳面對程正雄異常的慌亂和熱情,令程正雄和詠儀困惑不已,兩個男人一醉方休。林雨淳對程正雄的辭呈不屑一顧,程正雄的主意已定,面對林雨淳的盛情挽留,他有點糊塗了。 程詠儀身處險境,毒販隨時準備對她下手,在一條僻靜的小街上,幾個爛仔劫持了程詠儀,地下停車場的角落裏,老疤向程詠儀註射海洛因,幸虧王金龍急中生智,才使程詠儀免遭一劫。吳丹妮趕到林雨淳家探望詠儀,面對林雨淳,吳丹妮開誠布公,明確表示要請程正雄出山,林雨淳一口回絕,堅決不放人,而程正雄的回答模棱兩可,吳丹妮被激怒了。

第11集

吳丹妮對程正雄的出爾反爾不能容忍,她要程正雄在第二天上午之前作出最後準備。程正雄感到十分為難。肖琳找程正雄說服他下決心跳槽,可是程正雄似乎仍在猶豫之中。他不明白怎麽一下奇貨可居起來。 肥仔為感謝王金龍,特地請他喝茶,並送上紅包,王金龍拒絕收錢,隻是希望肥仔把九香還給他,話不投機,肥仔賭氣走了。大佬懷疑王金龍吃裏扒外,派人把王金龍召去,王金龍被大佬的軟硬兼施嚇得夠嗆,他向大佬發誓賭咒表忠心,大佬仍是將信將疑。大佬象幽靈一般糾纏著程詠儀,他甚至把白粉送到了詠儀的臥室抽屜裏,讓人心驚肉跳。 程正雄沒有如期答復吳丹妮,一整天吳丹妮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夜晚,程正雄失眠了,最終作出決定。程正雄連夜去見吳丹妮,在接受總經理職位之前,他向吳丹妮約法三章,吳丹妮答應了程正雄的所有條件,當即成交,此時此刻,這對離異夫妻之間似乎又靠近了。

第12集

王金龍為重新獲取九香的心,闖進九香的臥室,賭咒發誓要徹底戒毒,九香對他喪失了相信,根本不相信他的話。肥仔看見王金龍進了九香的臥室,醋意大發,存心與九香不痛快,王金龍一帝幸災樂禍,肥仔把氣全撒在王金龍的身上,倆人打成一團,九香則在一邊坐山觀虎鬥。 程正雄走馬上任,當上前妻司下的新潔公司總經理,並將開發財務軟體系列推向了首位。林佩弦希望林雨淳能設法讓程正雄回來。林雨淳約見程正雄,他的誠懇態度和優越的條件讓程正雄鄂然不已,隻是開弓沒有回頭箭,程正雄已經不能回冰了。

第13集

王金龍去警署匯報情況,被老疤發現,老疤帶人去九香排檔撈王金龍,九香嘗試解救王金龍,遭到爛仔的毒打。匆匆趕回來的肥仔見排檔一片狼籍,細問究竟,九香對他的遲歸不滿,懶得答理他,肥仔任打任罰想方設法總算讓九香消氣了。 王金龍被帶去見大佬,他死不承認和警方有關系,大佬竟然也不繼續追究,而且故意將白粉交易透露給王金龍,目的是想利用王金龍和警方玩一場聲東擊西的把戲。 林氏公司搶先一步,推出系列財務軟體,該系列與新潔公司準備推出的軟體完全相同,這對新潔公司的打擊是致命的,起訴林氏公司成為新潔公司唯一的選擇。

第14集

程正雄和肖琳登門拜訪了林雨淳,林雨淳對上法庭並不意外,表現願意奉陪。可新潔公司的法律顧問分析研究的結果,則認為財務軟體的著作權為林氏公司擁有,侵權的恰恰是新蝶公司本身。至此,林雨淳則在維護家族利益的前提下也作出了讓步,吳丹妮和程正雄百般無奈之下隻能妥協,雙方將在談判桌上面對。 九香大排檔買了輛二手面包車作為送餐車,肥仔風風火火開著送虎車招搖過市,好不得意。大佬突然來到九香大排檔,給了九香一筆快餐生意。大佬老謀深算利用王金龍調虎離山,也使肥仔糊裏糊塗參與了一次販運毒品的行為。 在與林氏公司的著作權糾紛上,吳丹妮忍辱退讓的態度讓程正雄刮目相看,不過吳丹妮對待程正雄卻沒有絲毫容忍的意思,她明確無誤地告訴程正雄,半年之內不出新品,就要卷鋪蓋滾蛋。 王金龍在接貨地點空等一場,敗興而歸,路上巧遇肥仔運送毒品的送餐車,王金龍被押車的爛仔拋下車,三聲怪叫之後他發現了餐盒中的一包海洛因,王金龍一下明白了大佬的詭計,他順手牽羊私藏了白粉,同時又報了警。由于報警及時,警方截獲了送餐車,肥仔涉嫌進了警局,幸虧有王金龍擔保,肥仔才脫了幹系。

第15集

董事會上,吳丹妮就財務軟體著作權的糾紛問題,表明了自己的妥協態度,董事們一致反對,並質疑作為總經理的程正雄跳槽的目的,吳丹妮無言以對,為此,吳丹妮和程正雄再次發生沖突,吳丹妮將董事會上受的怨氣全部發泄到程正雄的身上,程正雄被激怒了,差點在辦公室對吳丹妮動粗,最終他們隻能面對現實,硬著頭皮將這場必輸無疑的官司打下去,因為,這是董事會的決議。正當林雨淳考慮到程正雄在新蝶公司的處境,準備作出最大限度的讓步時,林氏公司收到了法院的傳票。 王金龍私藏了大佬的一包白粉,惹火燒身,他四處躲藏,深夜悄悄潛回自己的居所,被大佬候個正著,王金龍死也不說白粉的下落,一頓亂棍將王金龍打得死去活來。肥仔及時趕到,撿回王金龍一條性命,九香到醫院見王金龍遍體鱗傷,以為他一命歸西,嚎啕大哭,肥仔在一旁不是滋味。王金龍醒來,在九香的逼問下,說出自己將白粉藏在九香大排檔財神爺的香爐裏,當肥仔找到白粉時,已被大佬一幫人圍住了,肥仔被毒打,觸犯眾怒,大排檔的男男女女們拿著家伙把大佬一伙團團圍住,警方及時趕到,將販毒團伙一網打盡。 林氏公司和新蝶公司的官司開庭了,就在雙方對簿公堂之時,林佩弦走進來吳丹妮的辦公室。

第16集

林佩弦的到來讓吳丹妮深感詫異,而林佩弦卻不談公事,隻敘家常,還一起陪小池在遊樂場盡興地玩耍,臨分手時,林佩弦交給吳丹妮一份和解方案,與此同時林雨淳收到一份傳真件,其中記錄著吳丹妮的董事會紀要,林雨淳為程正雄的處境擔憂,特地將此件送給程正雄。程正雄沖進吳丹妮的辦公室質詢,吳丹妮明確的態度讓程正雄的怒氣消了。 林佩弦的和解方案使吳丹妮和林雨淳終于坐到了談判桌上,在十分融洽的氣氛中,雙方達成了共識,吳丹妮明確表現要撤回訴訟。可是在董事會上,吳丹妮受到巨大的壓力,董事們認為這次投資失誤是程正雄一手造成的,和解的前進是程正雄必須離開總經理的位置,吳丹妮感到力不從心,董事會最終以多數票通過了對程正雄免職的決定。而此時此刻,程正雄和肖琳正在為新品質開發廢寢忘食地工作著,肖琳始終暗戀著程正雄,程正雄仍一無所知。

第17集

董事會對程正雄作出的不公正的裁決,使吳丹妮心緒不寧,她不知該怎樣面對程正雄,她約程正雄去打高爾夫,該說的沒說,卻表達了自己希望復合的願望,程正雄一拍即合,倆人重新墜入愛河。 金融風暴席卷亞洲,林氏集團在東南亞的企業受到致命的打擊,林氏面臨破產倒閉的危機。林佩弦無奈之舉,迫使林雨淳忍痛割愛和一位富豪的千金聯姻,林雨淳在家庭利益的面前無力抗爭,隻能服從。

第18集

當吳丹妮不得不告訴程正雄被免職的真相時,程正雄爆發了。他認定吳丹妮和他復合不是出于愛而隻是可憐他,吳丹妮無力申辯,程正雄拂袖而去。 林佩弦專程來看程詠儀,讓詠儀受寵若驚,林佩弦雖不忍傷害詠儀,可她最終還是一切和盤托出,當詠儀明白了隻有犧牲自己和雨淳的幸福才能挽救林氏家族,她悲痛欲絕,詠儀離開了,林佩弦也垮了。 吳丹妮召見程正雄,在董事長的辦公室裏,吳丹妮面對冷若冰霜的程正雄,她再也支撐不下去了,終于將心中的委屈迸發出來,盡情地泄在程正雄的身上,把辦公室攪得天翻地覆之後,倆人重歸于好。肖琳目睹了這一幕,知趣地退了出去。 戒毒歸來的王金龍經不住狐群狗黨的誘惑,吃喝玩樂不算,竟然在他身上發現了白粉,九香絕望了,為了讓王金龍徹底戒毒,她打定主意,帶王金龍回終,她將排檔交給肥仔經營,說好等王金龍真正徹底戒了毒,她再回來,肥仔強顏歡笑,送九香和王金龍登上北去的列車。 林雨淳用自己一生的幸福作為代價挽救了林氏,婚期如期舉行,臨行前他向程正雄傾吐出心中的苦悶。林佩弦約見程正雄,並希望程正雄接手林氏公司,面對林佩弦程正雄簡直無法拒絕,就在他舉棋不定時,程正雄養母的來信道出程正雄的身世,吳丹妮也給了他最大的支持,程正雄別無選擇,出任林氏公司總裁。林佩弦在等他,母子相見,百感交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