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 -王全安導演電影

月蝕

本片講述了女主人公和另一個與自己長相一樣的女人所經歷的不同感情歷程的故事。影片是第六代導演王全安的處女作,一面世就引起了電影界的轟動。影片在第22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上榮獲國際評審大獎,同時參加了多個國際電影節。

《月蝕》的導演王全安觀眾並不熟悉,但他曾經在多年前的一部影片《北京,你早》中和馬曉晴合作出演了公車司機,給人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為一部"小眾"電影,《月蝕》所描述的並不是一個處在狂亂狀態下的城市,也不是一群完全失去方向感的人,王全安在這部影片中表現出中國電影中少有的開放心態。他沒有拘泥在所謂的愛情、欲望、反叛、情感等這些信手拈來的已成套路的主題裏,而是細微地重現在充滿變數的生活中人們相互探詢內心世界真實和真誠的意圖,以及想要把握自己不可知的命運的不願放棄的努力。 不論是表達的內容和影片本身,《月蝕》都體現了中國電影已經處在了世界電影的尖端狀態上,影片以其犀利的電影語言和獨有的夢幻氣質讓人無法拒絕。

  • 中文名稱
    月蝕
  • 出品時間
    1999年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王全安
  • 編劇
    王全安
  • 類型
    劇情
  • 主演
    吳超,餘男,
  • 分級
    France:U
  • 對白語言
    國語
  • 色彩
    彩色
  • 混音
    身曆聲

影片簡介

《月蝕》海報《月蝕》海報

歌舞團辭職的雅楠準備和男友李國豪結婚,此刻的她早已陷入無盡的甜蜜中。一天雅楠和男友到交往遊玩,遇到一名攝影愛好者。這個男人把雅楠攝入了自己的鏡頭,這讓雅楠感到非常不舒服。返城途中汽車拋錨,幸虧那位攝影愛好者的幫忙,車子才重新發動,作為感謝雅楠和李國豪把這個人帶回城裏。

不久這名叫胡小斌的攝影愛好者把雅楠約出來,並把為雅楠拍攝的照片還給了她。胡小斌告訴雅楠,他認識了一個和雅楠長相一樣的女孩佳娘,並且深深愛上了這個女孩。雅楠對此非常好奇。

胡小斌雖然業餘愛好攝影,但他的本職工作卻是一名計程車司機。一次佳娘乘坐他的車,兩人聊得非常投機。佳娘一直夢想成為一名演員,胡小斌和佳娘相互鼓勵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奮鬥。

雅楠約胡小斌為自己和李國豪拍攝結婚照,路上李國豪對胡小斌醋意大發,兩人扭打在一起。胡小斌的相機被砸壞,雅楠決定買一部新的還給他。雅楠來到胡小斌鄰居開的照相館找他,鄰居向雅楠講述了胡小斌和佳娘的事情。原來佳娘被歌廳老板調戲,胡小斌找他理論,不料不僅自己被打,佳娘也被歌廳老板強奸。在回來的路上,佳娘無法忍受羞辱,從胡小斌的車上跳下,卻被過往車輛撞死。胡小斌從此一蹶不振。

雅楠心中隱隱作痛,回到家中不知所措。無意中她發現李國豪有外遇,並當場抓到他和秘書在辦公室打情罵俏。悲憤的雅楠沖出李國豪的辦公室,在街上雅楠仿佛看到佳娘向自己跑來,卻被汽車撞倒的慘劇。雅楠站立在寒風中,久久不能從幻覺中走出來……

精彩視點

2000-11-032000-11-03

本片講述了女主人公和另一個與自己長相一樣的女人所經歷的不同感情歷程的故事。影片是第六代導演王全安的處女作,一面世就引起了電影界的轟動。影片在第22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上榮獲國際評審大獎,同時參加了多個國際電影節。

《月蝕》的導演王全安觀眾並不熟悉,但他曾經在多年前的一部影片<北京,你早>中和馬曉晴合作出演了公車司機,給人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作為一部“小眾”電影,《月蝕》所描述的並不是一個處在狂亂狀態下的城市,也不是一群完全失去方向感的人,王全安在這部影片中表現出中國電影中少有的開放心態。他沒有拘泥在所謂的愛情、欲望、反叛、情感等這些信手拈來的成套路的主題裏,而是細微地重現在充滿變數的生活中人們相互探詢內心世界真實和真誠的意圖,以及想要把握自己不可知的命運的不願放棄的努力。

不論是表達的內容和影片本身,《月蝕》都體現了中國電影已經處在了世界電影的尖端狀態上,影片以其犀利的電影語言和都獨有的夢幻氣質讓人無法拒絕。

幕後製作

《月蝕》《月蝕》

本片除了在“Two stories,one woman Two women,one story”這一題材上,創意新穎以外,我們更應該註目電影的製作手法的獨特。將從攝影,光影,以及音聲等方面來簡單的分析《月蝕》這部影片。這也為今後欣賞A-G系列電影提供了一個新的視點。

攝影

作為電影現實主義的特徵,電影的攝影角度一般採取與人眼平視的視野大體相同的方位,並且,劇情中人一般不直視鏡頭以達到“沒有攝像機存在”的效果。但是《月蝕》中採取一些非正常位視角的鏡頭,比如,在牛牛在對雅男訴說胡小兵不爭氣的片斷中,一般的創作者會選用牛牛的臉部特寫來表現人物的內心活動,但是本片選擇了牛牛的頭頂特寫。另外,本片的非正常位視角還表現在主觀鏡頭的套用,所謂主觀鏡頭是指,攝像機和電影製作者或者劇情中人(其實也就是電影製作者)的肉眼重疊,把以上兩者觀察到的景觀展現在觀眾面前的一種鏡頭。比如,在主人公雅男手持家用攝像機以及露天舞場的偶遇等片斷中,採取了攝像機混同主人公從相機,攝像機裏看事物的視角,這樣的鏡頭就是典型的主觀鏡頭。這樣的鏡頭產生了使觀眾更為直接的接觸到影片情節本身。

另外,在手持攝影與固定攝影的動靜結合上以及景深的處理上,《月蝕》都有比較優秀的表現。

光影

《月蝕》在光影的處理上可以看的出作者花費了大量的心血,處理的非常敏感、細膩。比如:在幾次出現的夜景戲裏,對于燈光的光感和大面積的黝黑的把握十分得體,表現了夜的真切感覺,反觀許多別的影片,夜被拍的過于明亮。

再比如,在室外的幾個鏡頭中,在局部用了加亮的光產生了白光,突出了北京冬日的料峭。

影片獲獎

《月蝕》《月蝕》

中國電影在世界上獲獎並不新鮮,但《月蝕》第一次不是因為“東方神話”和“特殊歷史”而得到了世界的認可,從而真正實現了與世界電影的平等對話。

本報記者趙君瑞報道 在最近閉幕的第22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上,王全安導演的中國電影《月蝕》榮獲本屆電影節國際評審大獎。《月蝕》是這次電影節國際評審惟一一致同意而沒有抗告的作品,投票表決過程僅30秒。

《月蝕》是青年導演王全安執導的第一部電影,也是北京電影製片廠1999年“青年電影工程”中的作品之一,由餘男和吳超、胡曉光主演。故事講述即將新婚的雅男遇見了一個叫胡小兵的小伙子,于是她了解了還有另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姑娘,她在努力了解對方的同時也了解了自己,在窺測對方隱晦的內心世界時,也觸摸到了自己內心的隱痛——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愛情故事,它細致地呈現了在充滿變數的生活中,人們相互探詢內心世界的過程以及想要把握不可知命運的努力。導演將幾個不同故事的前因後果完全打亂,然後糅合到一起,卻沒有破壞影片的完整性。人物在戲謔的語言和捉摸不定的場景變化中,似乎步步隱藏著玄機和神秘,而對于每個人物內心世界的細膩描寫和女主人公對未知謎團的努力追尋,激發了觀眾的好奇心。影片末尾,女主人公在現實與虛幻的交叉點上,目睹了自己另一個部分的死去,它看似是一個沒有完成的故事,在精神和情感上卻達到了圓滿。

《月蝕》曾經在去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上以及北京電影學院、北影廠等地放映,其犀利的電影語言、迥異于以往中國電影的全新風格在電影圈內引起一片轟動,莫斯科電影節的評審們給了這部電影極高的評價。

評審評價

《月蝕》劇照《月蝕》劇照

法國評審:這部電影優美而又幽默地表現了中國人的當代生活,我們十分驚訝這樣一部新的電影出自中國,它以全新的電影語言向世界展示了中國新電影所具有的驚人爆發力。

英國評審:過去我看中國電影,很喜歡,因為那些電影讓我覺得東方是不可理解的,甚至,拍這些電影的導演也是這樣認為的,而這部電影一下子就讓我感覺到東方是可以理解的。我在《月蝕》裏十分意外地看到,當所有的電影元素完全自由地為一種嚴肅的主題服務時,所爆發出地那種自由奔放的力量,我十分驚喜地看到世界電影種類裏突然多了一種十分燦爛的類型。

法國評審:這部電影打動的是電影本身,而不再是東方的神話,這是一種深刻的變化,同時也是這部電影的不凡意義所在,這部電影既讓我想起王家衛又讓我想起戈達爾,它充滿著一種奮不顧身的力量。我深知拍攝這種電影的挑戰意義以及難度,但我要說世界已經為你敞開。

美國評審:《月蝕》這樣的中國電影獲得這樣重要的獎項,對于中國電影與世界,都是一個意義十分特殊的轉變和勝利。這部浸透了黑色幽默的電影,不論是表達的內容還是影片本身,都體現了中國電影已經處在了世界電影的尖端狀態上,這說明中國電影不再僅僅依靠利用它東方的歷史特殊性,在世界電影中取得榮譽,這種勝利無疑將提升中國電影作為一種藝術體現出的強勢,並與世界優秀電影在平等的藝術話語中交流。

影片軼聞

《月蝕》《月蝕》

觸摸內心的隱痛

不久前,第二十二屆莫斯科國際電影節落下帷幕,中國電影《月蝕》榮獲本屆電影節的國際評審大獎。《月蝕》是青年導演王全安執導的第一部影片,由青年演員餘男吳超胡曉光主演。故事講述一個姑娘雅男即將與大她十多歲的事業有成的未婚夫結婚,不料遇見了一個叫胡小兵的業餘攝影愛好者。從她那裏,雅男了解到還有另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姑娘。于是引發了她對這個姑娘的探索興趣。這個姑娘屬于和雅男完全不同的邊緣人群。她沒有正當職業,也不安心于既定的社會地位,對生活完全抱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想當明星。她的生活隨心所欲,嘗試按個人的意願去安排,但結果當然是失敗和陷入困境。于是在她們之間某種偶然的和神秘的力量把她們聯系在一起。在影片中,兩個女人都不斷地拍照。她在努力了解對方的同時也了解了自己,在窺測對方隱諱的內心世界時,也觸摸到了自己內心的隱痛。

提起波蘭導演影片

這部影片曾經在上海國際電影節上放映,引起轟動。由于觀眾喜歡,就又加映了一場,釵h外國記者和評審看了都挺意外,隨後,由<大眾電影> 、 <電影藝術>和北京電影製片廠聯合舉辦了《月蝕》的研討會,將北京的電影和文化研究領域的專家學者召集到一起。在討論中,釵h人都提到了這部影片與已經去世的波蘭著名導演基也斯洛夫斯基的影片《維羅尼卡的雙重生活》的相似之處。在那部影響廣泛的影片中,女主人公維羅尼卡也是在偶然間發現,同一座城市的另一個地方,生活著另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姑娘。她們不時擦肩而過卻沒有發現,一直到姑娘去世之後,她才在一張自己所拍攝的照片中發現把對方攝入了鏡頭。

「模仿」引起了討論

這個明顯的模仿引起大家的莫大興趣,就是不是「偷」,能不能「偷」的問題展開熱烈的討論。此外,也有一些人對這部影片不太對商業性妥協,真誠追求藝術的做法表示了肯定。更有意思的是,當《月蝕》在上海電影節上一下子跳出來,而且沒有費什麽力氣,也沒有經過太多的障礙就被學術界和主導文化承認了。這又是非常奇特和引人深思的事情。不管怎樣,多數人都認為《月蝕》是近年來第六代導演的一部成奶壯@。特別是一些本來很有才華的青年導演,在向主流靠攏的過程中喪失了個性。像張元拍了<回家過年>、張揚拍了<洗澡> 、霍建起拍了<那山那人那狗> ,都和他們的前輩沒有太大的區別了。在整個第六代都陷入困境的時候出現《月蝕》這樣的作品,確實值得歡欣鼓舞。

中國電影嶄新起點

中國電影在世界上獲大獎在今天看來似乎已經不新鮮了。但《月蝕》不同于以往所有的獲獎影片,它第一次不是因為「東方神話」和「特殊歷史」而得到了世界的認可,從而真正實現了與世界電影的平等對話,從這一點來說,《月蝕》的獲獎對于中國電影有著特殊而重大的意義。它體現了年輕一代導演的勇氣和力量。這部浸透了黑色幽默的影片,不論是表達的內容還是影片本身,都體現了中國電影已經處在了世界電影的尖端狀態上。這說明,中國電影不再僅僅領先在利用它東方的歷史特殊性在世界電影中取得榮譽,這種勝利無疑將提升中國電影作為一種藝術體現出的強勢,並與世界優秀電影在平等的藝術話語中交流。中國電影可能由此開始站在一個嶄新的起點上。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