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

會稽

會稽,古地名,紹興的別稱,故吳越地,會稽因紹興會稽山得名。

癸未,八歲,即公元前2198年,大禹大會諸侯于此。紹興的會稽山,原來叫做茅山。因大禹在此召集全國諸侯,"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禹會後病死而葬于此,為紀念大禹的功績,諸侯"更名茅山曰會稽。會稽者,會計也"。

  • 中文名稱
    會稽
  • 外文名稱
    Kuaiji
  • 行政區類別
    地級市
  • 所屬地區
    中國浙江省
  • 下轄地區
    越城區上虞區柯橋區、諸暨市、嵊州市、新昌縣
  • 電話區號
    0575
  • 郵政區碼
    312000
  • 面積
    8279平方公裏
  • 別名
    越中、山陰、紹興、越州
  • 人口
    500.26萬(2011年)
  • 氣候條件
    亞熱帶季風氣候
  • 地理位置
    浙江北部
  • 車牌代碼
    浙D
  • 機場
    紹興濱海機場
  • 著名景點
    剡溪、東山、始寧墅、嘉祥寺、蘭亭、鏡湖、禹陵兜率天宮
  • 火車站
    上虞北站、紹興北站
  • 政府駐地
    越城區

簡介

中國古郡。置,郡治在吳縣(今江蘇蘇州城區),轄春秋時長江以南的吳國、越國故地。漢初曾為韓信楚國、劉賈荊國、劉濞吳國領地。七國之亂後復置會稽郡。西漢末年,會稽郡轄境大致相當于今江蘇南部、上海西部、浙江大部以及福建地區,是當時轄境最為廣闊的一郡。隸屬于揚州刺史部。東漢中期,分會稽郡浙江以北諸縣置吳郡。會稽郡治所移至山陰縣(在今浙江紹興城區),領十五縣。三國吳時分會稽郡置臨海郡(今浙江東南部)、建安郡(今福建)、東陽郡(今浙江衢州、金華一帶)。西晉至南朝末年,會稽郡僅轄今紹興、寧波一帶。隋文帝滅陳,廢會稽郡,置吳州。隋煬帝改吳州為越州,後又改為會稽郡。唐初置越州,玄宗改越州為會稽郡,肅宗時復為越州。

得名

會稽因會稽山得名。相傳夏禹時即有會稽山之名,會稽即會計之意。《史記》記載了漢時流行的說法:“或言禹會諸侯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會稽者,會計也”。《越絕書》外傳記地傳:“禹始也,憂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會計,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會稽。”會稽人王充在《論衡》書虛篇中引吳君高之語:“會稽本山名。夏禹巡狩,會計于此山,因以名郡,故曰會稽。”

史記載帝少康之庶子無餘封于會稽(在今紹興市一帶),為越國之始祖。戰國後期,楚國滅越國,殺越王無彊,佔據江東。越國王族分散于會稽一帶,自立為君長,臣服于楚國。

建製沿革

秦代

秦王政二十四年(前223年),秦滅楚。二十五年(前222年),秦將王翦“定荊江南地,降越君,置會稽郡”。此為會稽郡首見于史籍。會稽郡初置時,領有吳、越兩國之地,大致相當于今江蘇長江以南、安徽東南、上海西部以及浙江北部。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分天下為三十六郡,分會稽郡西部置故鄣郡,其轄境略同于漢代之丹陽郡,大致相當于今南京市、浙江西北一隅及安徽東南之地。

西漢

漢初會稽郡又稱吳郡。漢五年(前202年)正月,劉邦徙齊王韓信為楚王,以秦之東海郡、會稽郡、泗水郡、薛郡、陳郡置楚國,都下邳,次年廢韓信為淮陰侯。漢高帝六年(前201年)正月,立劉賈為荊王,置荊國,領“故東陽郡、鄣郡、吳郡(會稽)五十三縣”,相當于今江蘇省淮河以南、上海市以及浙江省北部。高帝十一年(前196年),荊王賈為淮南王英布兵所殺。次年,立劉濞為吳王,置吳國,領劉賈荊國故地。景帝三年(前154年),平七國之亂,吳王濞兵敗身死,吳國除。景帝徙汝南王劉非為江都王,分吳國之東陽郡、鄣郡置江都國。會稽郡則屬漢。

漢初,“會稽東接于海,南近諸越,北枕大江,間者闊焉”,領二十餘縣。其南有閩越,即秦代閩中郡。高帝五年封無諸為閩越王,其領地在今福建一帶。惠帝三年(前192年)封閩君搖為東海王,建都東甌,故又稱東甌王,統轄今浙江南部地區。武帝建元三年(前138年),吳王濞之子劉駒煽動閩越北擊東甌,武帝遣中大夫嚴助發會稽郡兵渡海往救。漢兵未至,閩越已退兵。東甌王請求舉國內遷,武帝將其人口安置于長江、淮河之閒。建元六年(前135年),閩越王郢反,漢發兵滅閩越,立無諸之孫繇君醜為粵繇王,又立郢之弟餘善為東越王。元鼎六年(前111年),東越王餘善反。元封元年(前110年)漢兵平定東越,遷其部眾于江淮閒。其後逃遁山谷的閩越遺民復出,故于閩越故都東冶之地置冶縣(在今福州市)。又有東甌遺民出,昭帝始元二年(前85年)乃于東甌故地置回浦縣。

領縣

成帝元延、綏和之際(約前8年),會稽郡領二十六縣,其轄境大致相當于今江蘇省長江以南的蘇州、無錫常州鎮江四市,上海市西部,浙江省除安吉縣、臨安市西部、淳安縣的其餘地區,以及福建省中部沿海一帶。譚其驤主編的《中國歷史地圖集》將今福建省全境畫入會稽郡。但福建西南部,即會稽、南海、豫章三郡之間一帶,原為高帝十二年所封南海王所領,未聞有所建置。福建北部地區亦無法證實為會稽郡所轄。

西漢會稽郡領縣
縣名守尉治所縣治所在地王莽改名備註
吳縣郡治江蘇省蘇州市市區內泰德順帝時入吳郡。
曲阿縣
江蘇省丹陽市一帶風美舊為雲陽縣,順帝時入吳郡。
烏傷縣
浙江省金華市境內烏孝
毗陵縣
江蘇省常州市境內毗壇舊為延陵縣,順帝時入吳郡。
餘暨縣
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境內餘衍
陽羨縣
江蘇省宜興市境內
順帝時入吳郡。
諸暨縣
浙江省諸暨市境內疏虜
無錫縣
江蘇省無錫市境內有錫順帝時入吳郡。
山陰縣
浙江省紹興市越城區境內
故越王句踐之都城,在會稽山之北,故名山陰。東漢移郡治于此。
丹徒縣
江蘇省鎮江市京口區丹徒鎮
順帝時入吳郡。
餘姚縣
浙江省餘姚市境內

婁縣
江蘇省昆山市一帶婁治順帝時入吳郡。
上虞縣
浙江省上虞市境內會稽
海鹽縣
浙江省平湖市一帶展武舊為武原鄉,有鹽官。順帝時入吳郡。
剡縣
浙江省嵊州市新昌縣境內盡忠
由拳縣
浙江省嘉興市境內
順帝時入吳郡。
大末縣
浙江省衢州市境內末治
烏程縣
浙江省湖州市境內
順帝時入吳郡。
句章縣
浙江省寧波市江北區慈城鎮王家壩村

餘杭縣
浙江省杭州市市區內進睦順帝時入吳郡。
鄞縣
浙江省寧波市境內
錢唐縣西部都尉治浙江省杭州市市區內泉亭有武林山、武林水。順帝時入吳郡。
鄮縣
浙江省寧波市境內海治
富春縣
浙江省富陽市境內誅歲順帝時入吳郡。
冶縣
福建省福州市市區內
閩越故地。
回浦縣東部都尉治浙江省台州市境內
東甌故地。

古越語稱“鹽”為“餘”。會稽郡有餘暨、餘杭、餘姚,大概都與鹽業有關。

東漢

漢光武帝建武中改冶縣為東冶,又析置候官。章帝章和元年,析鄞縣回浦鄉為章安縣,即西漢之回浦縣。順帝永建中,陽羨令周嘉等人因會稽郡轄境廣大,屬縣偏遠,上書求分郡而治。永建四年(129年),析會稽北部十三縣置吳郡。會稽郡治吳縣屬吳郡,故移治于山陰縣。永和三年(138年),釐章安縣東甌鄉置永寧縣。此時會稽郡領十五縣:山陰、鄮、烏傷、諸暨、餘暨、太末、上虞、剡、餘姚、句章、鄞、章安、東冶、永寧、候官。

獻帝時,劉繇孫策一族先後割據江東,于會稽郡內析置十餘縣。初平三年(192年),分太末縣置新安縣,分烏傷縣南鄉置長山縣。興平二年(195年),分諸暨縣置吳寧縣。建安元年(196年),孫策分章安縣南鄉置松陽縣,又分候官置建安、漢興、南平三縣。建安四年,分太末縣置豐安縣。建安十年(205年),分建安縣、上饒縣地置建平縣。建安二十三年(218年),析太末縣置遂昌縣,析新安縣置定陽縣。至建安末年,會稽郡至少領有二十六縣。

六朝

三國吳時析置始寧縣、永康縣。太平二年(257年),釐東部臨海之地置臨海郡;治章安縣。永安三年(260年),釐會稽郡南部置建安郡,治建安縣。孫皓寶鼎元年(266年),又釐諸暨、剡縣以南置東陽郡,治長山縣。改會稽之餘暨縣為永興縣。

晉武帝泰始六年(270年),封孫吳降將孫秀為會稽公。太康元年(280年),滅吳,改會稽郡為會稽國。西晉時,會稽國僅轄十縣:山陰、上虞、餘姚、句章、鄞、鄮、始寧、剡、永興、諸暨。轄境大致相當于今紹興市、寧波市寧海象山的其餘地區及杭州市蕭山區一帶。晉元帝建武元年(317年),封司馬裒為琅邪王,改食會稽、宣城邑五萬二千戶,會稽郡成為琅邪國的支郡,太守改稱內史。晉安帝義熙十三年(417年),會稽悼王司馬脩之薨,無子,國除,內史改稱太守。

劉宋、南齊兩代無所改置,會稽郡仍領十縣。梁、陳于會稽郡置東揚州。

隋唐

開皇九年(589年),滅,改東揚州為吳州。省並山陰、上虞、始寧、永興四縣置會稽縣,省並餘姚縣、鄞縣、鄮縣入句章縣。大業初改為越州。大業三年(607年)改越州為會稽郡,領四縣:會稽、句章、剡、諸暨。

武德四年(621年)復置越州,領會稽、諸暨、山陰三縣。武德七年,以姚州之餘姚縣來屬。次年(625年),廢鄞州為鄮縣,廢嵊州為剡縣,並入越州,又省山陰縣。儀鳳二年(677年),分會稽、諸暨二縣復置永興縣,天寶元年改為蕭山縣。垂拱二年(686年),分會稽縣復置山陰縣,與會稽縣同城而治。天寶元年(742年),改越州為會稽郡,領七縣:會稽、山陰、諸暨、餘姚、剡、蕭山、上虞。乾元元年(758年)復為越州

人口

秦漢時,會稽郡是人口密度較低的地區。秦始皇曾徙天下罪人于山陰。七國之亂中,吳王劉濞征發吳國14歲以上、62歲以下的男子從軍,得二十餘萬。景帝令諸將“擊反虜者,深入多殺為功。斬首捕虜比三百石以上皆殺,無有所置”。漢軍擊敗七國叛軍時,已經“斬首十餘萬級” ,其中多半是吳軍。故此時會稽郡人口應有不小的損失。

據今人葛劍雄推算,包括會稽郡在內的原劉濞吳國地區,自景帝三年至平帝元始二年的156年間,人口成長了0.88倍,年平均成長率約為4‰,在全國處于較低水準。漢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年),會稽郡26縣共有223038戶,1032604人,佔全國總人口的1.79%。平均每縣39716人,每戶4.63人。除回浦縣、冶縣之外24縣,人口密度約為每平方千米14.28人。

新莽、東漢之際,不少中原移民避亂遷入會稽。順帝永和五年分置吳郡前,會稽郡大約有287254戶,1181978人。人口較西漢末年增加了近十五萬人。順帝永和五年(140年),吳郡13縣析出,會稽郡戶口減少了一半以上,有123090戶,481196人。平均每縣32080人,每戶3.91人。經過漢末三國戰亂,又因臨海、建安、東陽三郡分出,西晉太康初年,會稽郡戶數僅有三萬。五胡亂華時,中原人口大量遷入吳越之地,會稽人口有所增加,但在晉末孫恩之亂中又有所損失。劉宋大明八年(464年),全郡有52228戶,348014人,平均每縣34801人,每戶6.66人。隋大業三年(607年),戶數為20271。唐天寶元年(742年),有90279戶,529589人。

行政長官

  • 殷通,秦二世元年(前209年〕時任會稽假守(代理太守職務)。
  • 庄助,後世避漢明帝諱改為嚴助,會稽吳人。武帝建元、元光之際任會稽太守,在職三年。
  • 朱買臣,會稽吳人。元朔六年(前123年)任會稽太守。
  • 魯伯,琅邪人。約宣帝、元帝時在任。
  • 劉交,字遊君,沛人。成帝永始中在任。
  • 黃讜,汝南人。光武帝建武初年在任。
  • 竇翔,建武初年在任。
  • 第五倫,字伯魯,京兆長陵人。建武二十九年(53年)在任。明帝永平中免職。
  • 尹興,永平中去職。
  • 李就,東漢初年在任。
  • 黃兢,約章帝時在任。
  • 慶鴻,河南洛陽人,約在章帝、和帝之際在任。
  • 張霸,字伯饒,蜀郡成都人。和帝永元中在任。
  • 馬棱,字伯威,扶風茂陵人,馬援族孫。永元中在任。
  • 趙牧,字仲師,長安人。和帝、安帝之際在任。
  • 尹□,其名失載。潁川鄢陵人。和帝、安帝之際在任。
  • 徐丹,安帝時在任。
  • 杜宣,河內汲人。順帝時在任。
  • 陳重,字景公,豫章宜春人。順帝時在任。
  • 成公浮,順帝、桓帝之際在任。
  • 馬臻,字叔薦,順帝時在任,修築鑒湖。
  • 苦灼,不知何時在任。
  • 劉寵,字祖榮,東萊牟平人。約在桓帝時為會稽太守。與漢末豫章太守劉寵同名。
  • 傅世起,魯人。桓帝初在任。
  • 梁旻,梁冀從弟。約桓帝時在任。
  • 唐鳳,潁川人。桓帝、靈帝之際在任。
  • 韋毅,靈帝初在任。
  • 尹端,熹平二年去職。
  • 徐圭,熹平中在任。
  • 唐瑁,潁川人。約在靈帝、獻帝之際任會稽太守。
  • 郭異,字元平,南陽順陽人。中平中為會稽太守。
  • 王朗,東海郯人。獻帝初平中在任。初平四年(190年)為孫策所逐。
  • 孫策,獻帝興平中自任會稽太守。建安五年卒。
  • 孫權,建安五年繼孫策自任會稽太守。
  • 淳于式,漢末建安中孫權所置會稽太守。
  • 左恢,吳郡曲阿人。不知何時在任。
  • 濮陽興,陳留人,吳孫權時會稽太守。
  • 郭誕,吳孫皓時會稽太守,鳳凰三年(274年)免官。
  • 賀循,兩晉之際為會稽內史。
  • 庾琛,潁川鄢陵人。庾亮父。東晉初會稽太守。
  • 紀瞻,繼庾琛為太守。
  • 羊玄保,泰山南城人。南朝宋元嘉中為會稽太守。
  • 孔山士,會稽山陰人,孔靖子。宋元嘉末為會稽太守,卒于任上。
  • 孔靈符,會稽山陰人,孔靖弟。宋明帝時會稽太守,著有《會稽記》。
  • 蕭元簡,梁衡陽嗣王。梁天監三年(504年)任會稽太守。
  • 沈恪,字子恭,吳興武康人。陳永定三年至天嘉元年兼任會稽太守。
  • 徐度,字孝節,安陸人。陳天嘉中為會稽太守。

​旅遊景區

會稽山,有多種指向,可以指地理學上的會稽山脈,也可以作紹興城南邊諸山的通稱,但若從歷史文化視角,會稽山指的卻是紹興古城東郊的宛委山,因為據歷代方志記載,大禹在紹興行祭山之禮的,唯此一處。

從紹興城渡東橋下船,沿若耶溪溯流而上,歷史上一直是領略越中山水勝景最主要的遊路。

“仙穴尋遺跡,輕舟愛水鄉,溪流一曲盡,山路九峰長,”歷代文人雅士由此入會稽山中遊歷者不可勝數。

離城之後,若耶溪一直在景色如畫的田園中穿行。船行八九裏,至一石板小橋,橋雖陋拙,橋名卻不絕于志,日:“望仙橋”。在此舍舟登岸,向西穿越一處村落,再穿過一片間有幾樹梨花的桃林,便進入了被道教尊之為三十六洞天之一的“陽陰洞天”。

洞天實為一谷地,東面為谷口,其餘三面環山。谷身狹長,氛圍幽深清靜,山徑盤迥,溪澗迂曲,委實一“仙聖人都會之所”。

山谷中部地勢較為開闊,北對宛委山主峰。麓地高處為龍瑞宮遺址。遺址呈台階狀,規模宏大,氣勢不凡,土層極厚,疑人工堆築,頂台周方一畝許。查考古代文獻,大致可以推斷此台原為傳說中的“禹禪會稽”、“禹會會稽”之處。遙想大禹當年,在此台致群神,會諸侯,興社祀,建國家,是何等的雄姿英發,氣壯山河!然今日登臨此台,但見荒草蕪雜,寂寥蕭索之中令人油然而生滄桑之感。

氣勢雄偉的宛委山橫貫洞天北側,重巒疊嶂,危岩崢嶸,各呈異態。尤其是主峰形同玉柱,從谷底平地拔起,直沖霄漢。峰身石階猶如天梯。《舊經》雲:“山上有石簣,壁立幹雲,升者累梯而至。”傳說大禹曾發此石,得金簡玉字之書,以知山河體勢,因通治水之理。或說禹從中得赤圭如月,碧圭幹月,各長一尺二寸。

在龍瑞宮西側一向谷中南下的山脊尾處,有一巨石,中裂為罅,據方志載,狹義的陽陰洞天專指此石,在道教中稱為“玄牝”,今人呼作“和合石”,此石還有一名,即著名的“禹穴”,其附近還有“禹井”,實為一處泉眼。民俗學研究表明,禹穴、禹井和石簣,都是越族先民生殖崇拜的偶像,如此組合完整的古跡留存,彌足珍貴。

從禹穴沿山徑上登數米,又有一巨石,高4米,寬待8、8米,不規則,上有索痕三道,因為傳說此石是從安息飛來,得名日“飛來石”。石上有唐宋名賢題刻多處,然已字跡模糊,惟賀知章《龍瑞宮記》一篇尚依稀可辨,現為浙江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宛委山中,無論是自然風光還是人文勝景,多依托于石。宋王十朋《會稽風俗賦》雲:“巨者南鎮,是為會稽;洞日陽明,群仙所棲。石傘如張,石帆如揚;石簣如藏,石鷂如翔。石壁匪泥,石瓮匪攜;香爐自煙,天柱可梯。韞玉有笥,降仙有台;禹穴?而叵探,葛岩蜚而自來。射堂豐凶之的,宛委日月之圭;應天上之玉衡,直海中之蓬萊。”其實,宛委山中的石景之多,縱王十朋賦也不能足舉。

會稽

除石景外,宛委山中還有眾多水景、林景及歷代人文古跡,如鄭公泉、鄭公宅、射的潭、孤潭、傅公泉、蓮花渚、竹箭林、葉天師龍見壇、玉門、精廬、寒泉、洞亭橋、鬥牛橋、觀山橋、、靈澈塔等等,不能一一詳述。據村人告,對歷史上陽明洞天的宗教文化之盛,世人有“千僧萬道八百姑”之概。歷代之苦心經營,正如《水經》所載,“疏山為基,築林、裁宇、割澗、延流、盡泉石之好”。在這數千年的天工人力之下,會稽山一直以其秀麗的自然風光和悠久的歷史文化,為人們所神往。    

地名

紹興

紹興,古稱山陰、會稽,是世界文化名城、西施梁祝的故裏。在原始部落定居時代,屬于小黃山文化圈中心的紹興就是中華文明的起源區域之一。從秦漢(公元前221年)到明清(公元1911年),紹興一直是中國南方區域性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之一,歷代名人薈萃,史不絕書。素有“江南明珠”、“絲綢之府”、“文化之邦”、“名士之鄉”的贊譽。會稽山地處浙江紹興南部,會稽山山脈東西約100多公裏,主峰高700 米。她跨越紹虞平原。

會稽郡

秦王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以故吳越地置會稽郡,秦漢是郡尉分治模式,郡治一度為吳縣(今蘇州),尉治山陰(今紹興),下轄26縣,因會稽郡是邊防大鎮,又有越國爭霸的先例,所以尉治(軍事)更顯重要,秦始皇更偕同丞相李斯,不遠千裏到紹興會稽山祭大禹,同時會稽(紹興)是上古地名,名震宇內,所以該區域稱為會稽郡。

東漢時,析會稽郡北部中心區域的13縣置吳郡,郡治吳縣(今蘇州)入吳郡,為吳郡郡治。會稽郡郡治遷至原都尉治山陰縣(今紹興),統領中國東南地區各縣。從此,會稽郡的郡治(或後來的州府)一直在今天的紹興地區,需要說明的是,會稽作為一個城市名,從夏朝開始就指紹興。

吳黃龍元年(229),山陰隸屬會稽郡。此後郡時有分置,山陰縣重新成為會稽郡治未變。陳後主時(583~589)析山陰縣,置會稽縣,山、會兩縣並設,同城而治始此(一說在永定年間)。隋開皇九年(589),廢山陰、上虞、永興、始寧4縣,入會稽縣。唐武德七年(624),析會稽縣,復置山陰縣。翌年又廢山陰,入會稽縣,垂拱二年(686),復置山陰縣。大歷二年(767),因刺史薛兼訓之奏,撤山陰縣並入會稽縣。七年,因刺史陳少遊之奏,復置山陰縣。元和六年(811),又撤山陰縣並入會稽縣。十年復置山陰縣。自南朝後期250餘年間,山陰縣七度置廢。元和十年再置,山、會兩縣並設,始長期穩定,隸屬越州。南宋建炎三至四年(1129~1130),高宗避金兵暫駐越州,州治山陰為臨時首都。次年,改元“紹興”升越州為紹興府,“紹興”名始此。山陰、會稽兩縣屬之。元至元十三年(1276),建兩浙都督府,後廢紹興府為紹興路,山、會仍其屬縣。朱元璋丙午年(1366),改紹興路為紹興府,隸屬依舊。清沿明製。

山名

會稽山

會稽山曾經是大禹治水成功後慶功封爵的聖地,歷史上會稽山被列為中國九大名山和五大鎮山之首,會稽山在五大鎮山中被稱為南鎮。穩重、博大、寬厚的會稽山成為我們紹興人休養生息、施展才華的寶地,是於越民族發源地,是於越民族文明的搖籃。

紹興的歷史其實是會稽山的歷史,以前紹興是以會稽為名,可見會稽山在紹興歷史中的地位和影響。人們把鏡湖稱為紹興的“母親湖”,那麽,會稽山就是紹興的“父親山”。大家知道,沒有會稽山這座名山,就沒有鏡湖這個名湖,會稽山是源,鏡湖是流,她是“源”與“流”的關系,是“靜”與“動”的體現,是“剛”與“柔”最完美的結合。會稽山是於越文明的發源地,是紹興黃酒之“父”,會稽山也是中國黃酒起源之地,眾多史料文獻記載,足可以論證:會稽山是中國黃酒的發祥地。

公元前22世紀,舜即行足于會稽山間,造福于民,那時原始農業已顯雛型。“有飯不盡,委之空桑,鬱結成味,久蓄氣芳。”之酒起源之說,應該從這一時期開始。以“飯”為原料,釀的酒應該指的是黃酒。

公元前21世紀,禹王治水成功,在會稽山行功論賞,以酒慶功。會稽山因此在世前就聞名一時。

公元前490年前,越王句踐臥薪嘗膽于會稽山下,經十年生聚,復國雪恥。當時,越王勾踐在舉兵出師時,會稽山的父老鄉親捧出家釀美酒獻給越王,越王將酒投入河中,與出征的將士一起迎流共飲,士氣大振,一舉滅吳,成為千古佳話。由此可見,酒在當時已十分盛行。

無數史實佐證:會稽山——中國黃酒發祥地!

相關詩詞

先公惟寓稽山,朝會萬國。——晉書

海天東下越王州,碧城繚繞環山丘。春晴紫翠堆綺屋,日暮煙雨藏朱樓。

越絕江東第一州,邦人相慶得賢侯。去醉湖山無賀老,坐吟風月揖浮丘。

會稽天下本無儔,任取蘇杭作輩流。——元稹

莫嗟虛老海壖西,天下風光數會稽。安得故人生羽翼,飛來相伴醉如泥。——元稹

今日贈予蘭亭去,興來灑筆會稽山。——李白

會稽

此方定是神仙宅,禹亦東來隱會稽。——蘇軾

今天下巨鎮,惟金陵與會稽耳。——陸遊

會稽迎太守,舟屋畫粉雘。二分學宮裝,艷色鬥京洛。

會稽藩鎮,舟車都會,槐庭燕寢凝香。寓興西園,月台風榭賞群芳。

世間禊事風流處,鏡裏雲山若畫屏。今日會稽王內史,好將賓客醉蘭亭。

今日雙旌上越州,會稽旁帶六諸侯。海樓翡翠閒相逐,鏡水鴛鴦暖共遊。

江東風流會稽伯,玉壺貯香傾琥珀。春風十裏東山雲,一局寒楸晚空碧。

赫赫會稽郡,潭潭府公居。丞相不獨饗,故人盛招呼。

會稽

見說會稽郡,風流如晉時。修竹王獻宅,春風夏禹祠。

宋祚移東南,會稽國內地。白日照城郭,相君開甲第。

金陵失守數騎入,會稽移蹕千官奔。

銘功會稽嶺,騁望琅琊台。——李白《古風》

欲向江東去,定將誰舉杯。稽山無賀老,卻棹酒船回。——李白

忍教三疊唱陽關,相思空望會稽山。

州城迥繞拂雲堆,鏡水稽山滿眼來。我是玉皇香案吏,謫居猶得住蓬萊。——元稹

遙聞會稽美,一度若耶水。——李白

稽山不是無賀老,我自興盡回酒船。——蘇軾

見說孤帆去,東南到會稽。春雲剡溪口,殘月鏡湖西。——張籍

越中藹藹繁華地,秦皇峰前禹穴西。湖草初生邊鷹去,山花半謝杜鵑啼。——劉禹錫

會稽王謝兩風流,王子沉淪謝女愁。

會稽風月好,卻繞剡溪回。雲山海上出,人物鏡中來。——李白

會稽

落日花邊剡溪水,晴煙竹裏會稽峰。—— 李頎

禹陵風雨思王會,越國山川出霸才。——陳子龍

會稽山隔浪,天竺樹連城。

洛下今修禊,群賢勝會稽。——劉禹錫

春江夜盡潮聲度,征帆遙從此中去。越國山川看漸無,可憐愁思江南樹。——孫逖

軍城樓閣隨高下,禹廟煙霞自往還。 想得玉郎乘畫舸,幾回明月墜雲間。 ——元稹

越水稽山,乃天下之勝概。思逸少之蘭亭,敢厭桓公之竹馬。——李商隱 

東南之美,有會稽之竹箭。——《詩經-爾雅》

禹葬會稽

禹葬會稽,從歷代的文獻資料看,可能是不爭的事實。但大禹葬于浙江紹興會稽山,還是豫西會稽山?至今仍是一個謎。

關于禹葬會稽的傳說,史書有許多記載。《墨子·節葬下》雲:“禹東教乎九夷,道死,葬會稽山。”《史記·夏本紀》雲:“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呂氏春秋》、《漢書·地理志》、《吳越春秋》等都有禹葬會稽的記載。從歷代史料和傳說情況看,會稽山的位置有兩種說法:一是位于浙江紹興錢塘江畔,二是位于豫西河洛地區。因此,大禹的真正埋葬之地也存在兩種可能。

在今天的浙江紹興市有大禹陵廟。該陵位于紹興城東南6公裏的會稽山麓,面臨禹池,背負稽山,左右青山環繞。墓地有大禹陵碑亭一座,始建于明嘉靖年間,亭內立一石碑,上刻“大禹陵”三個字,為明代紹興知府南大吉所書。千百年來,大禹陵一直是浙東最負盛名的名勝古跡之一。相傳,秦始皇就曾登上會稽山,並留有“上會稽,祭大禹”的記載。李白、元稹、蘇東坡、陸遊等歷代文人墨客都曾到此憑吊這位治水英雄,並留有不朽的詩篇。大禹陵左側有禹廟,始建于梁大同十一年(公元545年),供奉著這位傳奇聖人。

根據文獻記載,結合考古發掘資料可知,夏王朝的疆域大致是西起華山,東達豫東平原,北至濟水,南抵淮河沿岸。大禹怎麽會跑到浙東大會諸侯,最後死在錢塘江畔,將屍骨埋在會稽山下呢?

司馬遷在《史記·太史公自序》中雲:“(遷)二十而南遊江、淮,上會稽,探禹穴。”但他在《史記·夏本紀》中雲:“或言禹會諸侯江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司馬遷用“或言”二字,說明他雖到紹興會稽山實地考察,也對大禹葬于江南表示懷疑。

于是,有人考證,禹葬會稽並非葬在浙江紹興的會稽,而是葬在豫西的會稽。《水經註》載:“塗山有會稽之名。”而塗山與荊山(今河南靈寶境內)隔水相對。相傳本是一山,禹鑿為二以通淮水。“伊水註其下,歷峽北流,即古塗山。”《水經註》中的這一記載,也說明塗山在伊水上遊的河洛一帶。而以河洛為中心的九州腹地是大禹的主要活動區域,葬于此也許更在情理之中。

“軌範照百世,德澤被萬方”,這是後人對大禹的真情流露。或者我們沒有必要太多關註其葬身何處,而更應註重發揮大禹戰天鬥地、造福世人的偉大精神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