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子彈

最後的子彈

《最後的子彈》是雲南電視台、四川人民藝術劇院電視製作中心、北京時代春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出品的一部軍旅劇,由毛衛寧執演,張仁勝編劇,王洛勇、何政軍、王雅捷等人主演。

該劇改編自凡一平的小說《投降》,講述了1950年為了解放被國民黨殘餘勢力盤踞的川西地區,中國共產黨從大局從發,採取"政治攻勢"和平勸降的故事。

該劇已于 2007年10月12日登入北京衛視、上海電視劇頻道播出 。

  • 中文名稱
    最後的子彈
  • 集數
    37集
  • 首播時間
     2007年10月12日
  • 導演
    毛衛寧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語言
    國語
  • 編劇
    張仁勝
  • 主演
    王洛勇,何政軍,王雅捷
  • 發行公司
    北京時代春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製片人
  • 類型
    軍旅、戰爭
  • 出品公司
  • 拍攝地點
    四川
  • 線上播放平台
    PPTV

劇情簡介

1950年,除川西外,整個中國大陸地區已全部解放。在解放在大軍向西昌進發之 際,蔣介石命令胡宗南死守川西,等待國際時局的變化。于是,川西第一天險--天蒙山,便成了國共兩軍的必爭之地。因為有個哥哥是國民黨軍官,解放軍某部文化教員馬一武參軍五年,一直未能入黨。在跟隨部隊向西昌進軍的時候,文化工作隊被蔣軍集體俘虜,就在被槍殺之際,有個國民黨軍官因為馬一武的原因將文化工作隊全部放了。這個事件引起了文化工作隊對馬一武真實身分的極大懷疑。

最後的子彈劇照最後的子彈劇照

那是1935年,馬一文的父親和宋逸琴的父親結下大仇,為救父親,馬一文讓弟弟買來一把駁殼槍和二十顆子彈,但是因駁殼槍滑膛,二十顆子隻剩下一顆。這一顆子彈十五年來圍繞馬宋兩家和馬氏兄弟兩個的命運多次出現,每次出現都會加劇馬宋兩家和馬氏兄弟兩個的仇恨。為了阻止解放軍送葯的行動,毛達華命令沿路國民黨殘匪攔截送葯小分隊,小分隊死傷多人。關鍵時候,梅大水放走已被我軍關押審查的馬一武,馬一武終于將被十名解放軍戰士鮮血染紅了的西林油送上了天蒙山,將馬小文從死神手中救出。為阻止馬一文率183師向解放軍投降,毛達華決心隻身炸掉梅大水的指揮所,製造馬一文又是詐降的假象,促使解放前在馬一文投降之前向天蒙山發動總攻。在千鈞一發之際,馬一武用一直沒打響的那顆子彈引爆了毛達華身上的炸葯,一群白鳥在爆炸聲中飛上了天空。

分集劇情

第1集

1950年,除川西外,整個中國大陸地區已全部解放。在解放在大軍向西昌進發之際,蔣介石命令胡宗南死守川西,等待國際時局的變化。于是,川西第一天險--天蒙山,便成了國共兩軍的必爭之地。因為有個哥哥是國民黨軍官,解放軍某部文化教員馬一武參軍五年,一直未能入黨。在跟隨部隊向西昌進軍的時候,文化工作隊被蔣軍集體俘虜,就在被槍殺之際,有個國民黨軍官因為馬一武的原因將文化工作隊全部放了。

第2集

這個事件引起了文化工作隊對馬一武真實身分的極大懷疑。在馬家坐過長工的梅大水師長分析說,那個國民黨軍官是馬一武的親哥馬一文,此人正奉胡宗南的命令扼守天蒙山。馬一文在上山的途中警告楊管家,不要將在山下看見弟弟的事情告訴自己的太太宋逸琴。解放軍對天蒙山發起了攻擊,結果大敗。因為馬一武在被俘時和馬一文曾在一間屋裏呆了十二分鍾,組織上要求他交待清楚那十二分鍾他們馬氏兄弟幹了什麽?

第3集

馬一武痛苦地告訴領導,馬家有顆十五年沒打響的子彈,自己差點就用這顆子彈打死馬一文。自己跟馬一文不是兄弟,是誓不兩立的仇人。但他解釋不清馬一文為什麽會釋放文化工作隊。胡宗南的心腹毛達華帶報務員關欣怡空投天蒙山,卻不解地發現馬一文大敵當前,卻僅僅因為兒子小斌是左撇子而忽然失態。天蒙山戰役失利後,就在部隊強攻意見佔上風的時候,梅大水通過馬一文放掉馬一武的行為,認為馬一文看重兄弟情,便決定讓馬一武利用親情去前線對哥哥作勸降工作。

第4集

對馬氏兄弟恩怨情仇有所了解的梅大水為了做通馬一武的思想工作,利用祠堂的牌位喚起馬一武對血脈的認識。馬一武想加入組織,卻因為哥哥牽連,文化工作隊的人沒有一個人願意作他的入黨介紹人。馬一武一直不清楚當年宋逸琴為什麽在哥哥把她劫持三天後她便離開了自己。梅大水跟馬一武下達執行勸降任務的時候,馬一武想起馬一文在十五年前奪走自己的戀人的往事,拒絕去做勸降工作。

第5集

在梅大水讓馬一武脫下軍裝回家去的時,馬一武無奈地接受了任務,去到了天蒙山下孫團長的部隊。宋逸琴的父親宋夢軒和馬氏家族有血海深大仇,為引發在共軍和國軍兩個陣營的馬氏兄弟互相殘殺,他主動擔任了上天蒙山送勸降信的事兒。見到宋夢軒,馬一文將那顆在馬家藏了十五年的子彈裝進槍裏,要打死宋夢軒。在危急關頭,宋逸琴利用兒子小斌救了父親。

第6集

當聽說宋夢軒上山是為馬一武送上來勸降信,馬一文的父母都急切地想知道信的內容,隻有和馬一武有過戀人關系的宋逸琴做出一幅局外人的樣子。其實,此時的她無比思念與馬一武在西康的小樹林的愛情故事。馬一武的信寫像幹巴巴的公文,絲毫看不出兄弟之情。宋夢軒明知馬一文在暗中監視自己,卻故意說馬一武在山下等著和宋逸琴重逢。

第7集

毛達華知道共軍跟馬一文打親情牌後,十分緊張,立即對勸降事件進行監視並暗中開始控製隊伍。馬一文看著弟弟的來信,不由想起了往事。1935年,宋夢軒以通匪名義,強迫馬父將捐學的十萬光洋買槍,阻攔紅軍北上。為救父親,馬一文讓在西康讀書的馬一武買回一支槍和二十發子彈。但是,刺殺宋夢軒沒有成功,為逃跑,馬一文將宋夢軒的女兒,弟弟的戀人宋逸琴為人質,掩護自己逃命。後來發生的一切,徹底改變兄弟兩個的關系。

第8集

馬一文十分擔心妻子知道馬一武又到了山下,會義無反顧地撲到弟弟懷中,于是,他將信放在家中,暗中看著宋逸琴究意會如何行事。當夜,冷若冰霜的妻子讓馬一文想起當初接親的時候,她竟然穿著寡婦衣,梳著寡婦頭過門的往事,便命令妻子必須對自己笑臉相迎,然而,妻子依然故我。馬一武幹巴巴的勸降信讓梅大水很生氣,對他進行了嚴厲的批評。

第9集

馬一武告訴梅大水,宋逸琴和自己美好的戀愛時光。當年,哥哥讓他買槍回家的時候,當他知道要殺的人是宋逸琴的父親,便將最後一顆子彈從槍裏偷了出來,想阻止馬、宋兩家的仇殺,不料結果卻是宋逸琴的親哥死在馬家的院裏。從此,宋逸琴便離開了他不知去向。馬一武想來想去,認為馬一文劫持宋逸琴逃命的那三天,一定對宋逸琴做了什麽天理不容的事情,造成宋逸琴離開自己,這個仇恨令他一百個不願意看到馬一文活下去。

第10集

關欣怡懷上了毛達華的孩子,害怕因此毀了前程的毛達華要求關欣怡離開自己。為讓馬一武從個人的恩怨中走出來,梅大水讓馬一武去幫那些有孩子在天蒙山國民黨部隊當兵的"匪屬"犁田,沉重的勞動馬一武終于明白了,如果強打天蒙山,很多人就要家破人亡,沒有青壯年幫老人犁田。馬一武終于又給馬一文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勸降信,卻落到了毛達華的手中。

第11集

毛達華找到馬一文讓他順勢投降。馬一文在細聽了毛達華的意思後,答應按毛達華的意思做。毛達華做183師的全權代表找到梅大水,說馬一文答應投降。梅大水不相信馬一文這麽倔的人會這麽輕易投降,但是,毛達華以自己是貧苦農民的兒子的立場,說明了183師投降是迫于天下大勢。

第12集

在天蒙山上,馬一文想起十五年前,為了把有殺死宋夢軒獨子縑疑的馬一武救出來,宋逸琴以死要挾父親,終于保住了馬一武的性命。他知道,為了馬一武,宋逸琴能豁出去一切。心神不寧的馬一文便用各種方法試探宋逸琴見了弟弟後會不會離開自己。宋逸琴的態度令馬一文六神不寧。在山下,毛達華告訴梅大水,馬一文定于第二天早上十點鍾在白虎溝向解放軍投降。

第13集

談判成功的訊息傳到天蒙山上,馬一文直接問宋逸琴下山後打算怎麽樣?宋逸琴看局勢已經十分明朗,終于明確地說下山後會離開馬一文,便是不會去見馬一武,因為無顏以對。孫團長和馬一武帶領一個排的兵力在白虎溝等待受降,梅大水帶領部隊埋伏在四周山頭。不料,馬一文是詐降,他的部隊利用一個隱蔽的山洞忽然出擊,將孫團長和一個排的戰士俘虜到山上。

第14集

準備在解放軍進攻時當"人肉盾牌"使用。馬一文想放馬一武走,馬一武卻以馬一文害怕自己與宋逸琴見面為由,逼迫馬一文答應自己上山。解放軍的幹部戰士都認為詐降是馬氏兄弟裏應外合,設了個圈套讓解放軍上了一大當。被俘戰士上山後被關押進山洞,馬一武被帶到了父母住的木樓,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大學戀人宋逸琴,但她此刻已經成了自己嫂子並有了兒子馬小斌。

第15集

馬一文要放馬一武下山,但馬一武深知因為馬一文的詐降是因為自己所致,自己如若下山根本對組織說不清楚,同時,自己也不能丟下被俘戰友獨自下山。馬父對宋逸琴引發自己兩個兒子的情仇十分不滿,宋逸琴借故躲了出去,卻被馬一文強迫留在家裏。馬一武也方寸大亂,便以一個革命者不和反革命在一起的理由,要去山洞和被俘的戰友呆在一起。

第16集

孫團長等人中計被俘讓軍部震怒,梅大水為自己的決策做了深刻檢查。其實馬一文的詐降沒有動搖梅大水和平解決天蒙山的決心,他動員山下的婦女給山上的丈夫綉鞋墊,決心用政治攻勢瓦解183師國民黨官兵的軍心。因為馬一武的上山,毛達華加快了做183師隊伍建設的步子。馬一武到了山洞,毛達華當著孫團長的面,有意讓士兵們感謝馬一武對詐降成功所做的貢獻。

第17集

馬一武把孫團長等戰士當戰友,戰友卻將他當內奸看待,差點把他弄死。馬一武終于知道,除了馬一文真的向人民投降,不然,他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內奸的嫌疑。梅大水對強攻天蒙山的猶豫不決讓同志們產生看法,警衛排長田本樂組織支部開會,幫助師長認識問題。馬一武回到木樓,卻被安排到馬一文和宋逸琴臥室的隔壁。

第18集

得知馬一武被馬一文鎖在自己的臥室隔壁後,宋逸琴便以陪兒子睡覺為名,不肯回臥室與馬一文同床。然而,馬一文強迫她回到臥室,並故意弄出動靜,有意刺痛僅木板相隔的弟弟。果然,馬一武出不了門又在屋裏呆不下去,忍無可忍的他便將油燈推到床上,引發一場大火才得以逃出了房門。馬一武的痛苦引發宋逸琴更大的痛苦,就在馬一文強迫她再次跟自己回房間的時候,她提醒馬一文,在她過門那天夜裏,曾發生差點用最後那顆子彈打死馬一文的事情,希望他不要逼人太甚。馬一文隻得作罷。

第19集

兩兄弟在暗中看著自己喜歡的宋逸琴跑到河中痛哭,都如萬箭穿心一般。婦女們綉的有丈夫名字的鞋墊從暗河流到天蒙山的河裏,激起收到鞋墊的士兵強烈的思鄉之情。毛達華強行收繳鞋墊並焚之一炬,但還是有士兵開小差下了山。深夜,兄弟第一次單獨在一起就激起馬一武對哥哥的奪愛之恨,就在他要痛打馬一文的時候,馬一文掏出槍來項住了弟弟。

第20集

這時,宋逸琴攔在了兩人中間。馬一文知道弟弟對自己的恨,把槍給馬一武讓他打死自己,一是可以了結情仇,二是可以解除解放軍對他是內奸的懷疑。但馬一武認為槍裏沒有子彈,馬一文將槍裏一顆子彈退出槍膛,告訴弟弟,這就是十五年前弟弟從西康藏民手中買來的子彈。那是1935年,宋夢軒將馬父抓了起來,為救父親,馬一文讓弟弟買來一把駁殼槍和二十顆子彈,但是因駁殼槍滑膛,二十顆子隻剩下一顆。

第21集

這一顆子彈十五年來圍繞馬宋兩家和馬氏兄弟兩個的命運多次出現,每次出現都會加劇馬宋兩家和馬氏兄弟兩個的仇恨。馬一文說是今天如果不打死馬一武,他就會隨時帶宋逸琴私奔。馬一文裝上了那顆子彈,將槍頂到弟弟胸前。千鈞一發之際,宋逸琴救下了馬一武。馬一武逼問宋逸琴,她被馬一文劫持的那三天到底發生了什麽。

第22集

宋逸琴想起了馬一文強行佔有自己的往事,痛苦不已。她求馬一武趕緊下山,徹底了斷過去。馬一武告訴宋逸琴自己正在執行勸降任務,任務沒完成不能下山。梅大水在山下利用高音喇叭讓老百姓朝山上喊話,馬一武借機在山上鼓動國民黨士兵回家與親人團聚,結果被馬一文捧了一頓。為了完成勸降任務,馬一武要了斷和宋逸琴的舊情,他終于告訴宋逸琴,她的親哥是死在自己的刀下。

第23集

沒想到,從哥哥傷口的形狀上,宋逸琴早猜到這是左撇子馬一武幹的,但是,除了愛,她一點不恨他。馬一文忽然將一個被俘的戰士押出山洞,馬一武認為他開始殺俘虜了,便決定冒險救出戰友,人未救出,自己卻被裝進套裏。高音喇叭終于讓馬一文的勤務兵開了小差,卻讓毛達華一槍將他擊斃在他的父母跟前。勤務兵的死讓馬一文大怒,在他找毛達華算帳的時候,他發現部隊已經有些失控。

第24集

馬一武發現哥哥用押出山洞的戰俘是給父親換煙土,他對哥哥有了新的認識。同時,便用山上的馬氏宗教的關系做士兵的策反工作。回到山下的戰俘告訴梅大水,馬一武在山上可以自由走動,完全是馬一文的人。就在同志們要求立即對天蒙山發起強攻時,梅大水給大家看了擬出的作戰的方案,所有人大吃一驚:打下天蒙山,部隊的傷亡要過半。也就是說,一大批戰士要倒在中國革命勝利的門檻上。

第25集

上級命令梅大水盡快對天蒙山發起總攻,部隊立即進地動員,要求戰士們樹立死在中國革命勝利最後一仗光榮的思想。在山上,馬一文又為兒子是左撇子暴怒,而馬一武不理解馬一文為何如此計較兒子是左撇子。宋逸琴丫頭梅九燕告訴馬一武,宋逸琴結婚五年,一直喝避孕的草葯,從而讓一直想當爸爸的馬一文當不成爸爸。

第26集

而當馬一武悄悄潛回家與宋逸琴見了一面,宋逸琴就懷上了孩子。馬一武急忙向哥哥辮白,自己與侄子毫無關系,沒想到馬一文反問道:誰說你有關系了?馬一武教侄兒小斌畫畫,告訴馬一文,他的兒子是繪畫天才,他不投降便耽誤兒子的前程。沒想到,馬一文竟想用十名解放軍俘虜去和梅大水換畫畫的紙筆。

第27集

馬一武根本不信這件事的是真的,馬一文不得已隻好讓丫頭梅九燕將小斌來之不易的事兒告訴馬一武。原來,和宋逸琴結婚後幾年無子,竟將馬一文逼成一個求子狂,曾在雪地裏跪了一天一夜求菩薩送子。馬一武明白馬一文有兒子這個軟肋,還是有投降希望的。便下山對梅大水匯報山上情況,結果被部隊嫌扣住要他接受審查,馬一文以俘虜的性命相要挾命令梅大水放了自己的兄弟。

第28集

毛達華暗殺了被放的十名俘虜,解放軍把帳記到馬氏兄弟身上,決定立即攻打天蒙山。此事讓馬一文十分惱怒,便找毛達華算賬,結果掉在毛達華設下圈套中。不被自己人信任的馬一武在絕望中忽然看見梅大水偷偷塞進他口袋子裏的一張紙條,命令他將勸降堅持到最後一刻,並表示任務完成後做他的入黨介紹人。

第29集

馬一武決心從侄子身上開啟勸說馬一文投降的缺口,便認侄子為跟自己學畫的徒弟。沒想到,宋逸琴一句"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話,讓馬一文再次對和馬一武同為左撇子的兒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骨肉產生不可遏止的懷疑。馬一文逼問宋逸琴的貼身丫環梅九燕小斌到底是誰的?九燕竟忽然說當年馬一武潛回來的時候把宋逸琴睡了,小斌不是馬一文的親骨肉。

第30集

馬一文不願相信,卻又不得不相信這個殘酷的現實。矛盾中,他故意偷襲縣城,有意製造讓馬一武和宋逸琴帶著小斌逃跑的機會。他認為,隻要三人一起跑,肯定是一家人。他暗中監視著馬一武的動靜。而馬一武卻回憶起小時候兩兄弟的往事,想用親情進一步勸說馬一文投降。

第31集

馬一文的忽然偷襲打亂解放軍攻打天蒙山的計畫,部隊揮師包圍縣城。在一片混亂中,馬一武真的和宋逸琴趁亂跑了,馬一文把最後那顆子彈裝進槍裏,追上了他們,就在他舉槍要打的時候卻驚訝地發現,他倆不僅沒帶走孩子,甚至自己也回來了。原來,六年前宋逸琴在和馬一武見面的時候,忽然有了妊娠反映,這個事實粉碎了她跟馬一武鴛夢重溫的念頭。

第32集

今天盡管又有逃跑的機會,宋逸琴卻舍不下自己和馬一文生下的孩子。馬一武也覺得勸降任務沒有完成,自己一跑便等于戰士臨陣逃脫。馬一文終于相信了孩子是自己的,問梅九燕為何要騙自己,九燕道出實情,說自己一直暗戀馬一文,想代替宋逸琴成為他的夫人。城外傳來槍聲,而馬父馬母自盡在城裏。馬一文炸了水庫,帶著父母的棺槨乘竹排沖過了解放軍的包圍圈,重回天蒙山。

第33集

梅大水因為眼看馬一武和自己的妹妹梅九燕都在竹排上,沒有下令開槍,結果被軍部擼掉師長位子。馬一文在山上為父母做白事,馬一武用自家血的事實號召士兵們快回到父母身邊。毛達華要處死馬一武,被馬一文製止了。于是,馬一文和毛達華的勢力差點火並。知道馬一武處境危險,宋逸琴費盡心思想讓他趕緊下山。但她知道,如果隻有馬一武一人下山,他還是擺脫不了內奸的嫌疑。

第34集

宋逸琴知道兒子小斌很容易發燒,而山上已沒有葯品。她便故意在雨天帶兒子去畫畫,想淋出個傷風好讓馬一武帶著剩下的俘虜跟解放軍給兒子換葯,認為戰俘下山了便可洗清解放軍對馬一武的懷疑。讓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傷風咳嗽竟發展成要命的急性肺炎。軍醫說如果沒有特效註射液西林油,小斌很快就會死高燒。馬一文嚇壞了,趕緊以把183師交給毛達華為代價,求毛達華讓台灣往天蒙山空投西林油。

第35集

按照台灣的命令,馬一文平整好了空投場地,但飛機投下來的卻隻有槍支彈葯。絕望的馬一文拿起槍朝飛機掃射,毛達華命令士兵抓馬一文,但馬一武用那顆子彈逼住了毛達華。馬一武告訴哥哥,現在隻有跟解放軍要西林油才能救下小斌的命。馬一文說用剩下提俘虜和解放軍換葯,馬一武帶著梅九燕下山去了。但隻有九燕回來了,說馬一武被關押了起來,解放軍說不做交換,但是,為了救小斌的生命,解放軍同意無條件送葯和醫生上山。

第36集

知道解放軍送葯小分隊正趕往天蒙山,毛達華用電台命令沿途殘兵堵截小分隊。十個送葯小分隊戰士全部犧牲了。關鍵時候,梅大水私放馬一武前去送葯。當沾滿戰士鮮血的西林油將小斌從死亡線拉回時,馬一武正式通知哥哥,明天十點不投降,部隊攻山。被弟弟的親情和解放軍的大義感動的馬一文決心率部投降。

第37集

為阻止183師的投降,毛達華決心隻身炸掉梅大水的指揮所,製造馬一文又是詐降的假象,促使解放軍在馬一文投降之前向天蒙山發動總攻。在千鈞一發之際,馬一武一槍引爆了毛達華身上的炸葯,那顆一直沒打響的子彈終于成為許多人生命裏聽到的最後一槍。

分集劇情信息來自

演職員表

職員表

演職員表信息來自

角色介紹

最後的子彈

馬一文 | 王洛勇

馬一武的親哥,國民黨軍隊183師師長。一個標準的職業軍人;一個孝順父母的人;一個所有女人都愛他而他愛的那個女人卻不愛他的人;一個溺愛兒子的人;一個十分看中血緣的人;一個對弟弟十分愧疚卻從來不表露的人;一個行為極端卻內心脆弱的人;他年輕時看上了弟弟的戀人宋逸琴,雖說是強娶為妻卻一輩子把這個女人放在心尖上,造成馬一武和宋逸琴對他的仇恨。1950年他奉上司命令堅守天蒙山,他弟弟馬一武奉命上山勸降。兩人的關系及情感因宋逸琴的存在而變得極為復雜,勸降的事兒也因此變得錯綜復雜。[1]

最後的子彈

宋逸琴 | 王雅捷

小城大戶人家小姐,馬一武的同學和戀人,馬一文之妻。一個深愛馬一武卻嫁給了馬一文的女人;一個活在和自己家族有深仇的家族中的女人;一個愛唱愛跳卻在婚後沉默寡言的女人;一個一直不肯要孩子但有了孩子卻離不開的女人。在馬一文為兒子做了一切並決定向解放軍投降的一刻,她終于原諒並理解了自己恨了一輩子的丈夫。[11]

最後的子彈

王 樺 | 張檬

軍部衛生員,熱情開朗,孫團長追求她,她卻喜歡有藝術氣質的馬一武,把孫團長送給自己的口琴送給馬一武,卻被孫團長要回。在王樺上山為馬一文之子送葯而犧牲的時候,終于接受了孫團長感人的愛情。[12]

最後的子彈

馬一武 | 何政軍

馬一文的親弟,師範學校音畫系出身,解放軍文化教員。敏感,痴情,外表孱弱但內心火熱,一個有藝術氣質並追求夢想的時代青年,因為殺死了戀人的哥哥,變成一個左撇子卻一直強迫自己用右手做事並在緊急情況會下意識用左手的人;是一個因為哥哥搶走自己的戀人一直想復仇的人;是一個對自己的愛情和組織交給的任務都會不顧一切的人。他和馬一文一樣,這輩子隻愛宋逸琴一個人,因此,奉命上山對自己有奪愛之恨的哥哥勸降才讓他陷入情感的漩渦痛苦而困難地掙扎著。[13]

幕後花絮

●拍攝《最後的子彈》時張檬還隻有17歲,因此不論是年齡還是資質,何政軍都是張檬的前輩,在片場總是稱他為何老師,而令張檬驚訝的是當前輩的何政軍竟在片場也稱呼自己為張老師。

●在《最後的子彈》拍攝中期,導演毛衛寧的母親突然病危,毛衛寧陷入兩難境地,母親叫他不要回家,安心拍戲。但是沒有多久毛衛寧的母親便溘然長逝,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使得身在劇組的毛衛寧相當痛苦 。

●王洛勇說他剛剛拿到劇本的時候並不是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劇中的馬一文和現實中的他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最後是在導演極力的勸說下他才答應了出演這個角色。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播出時間
2007年10月12日北京衛視每晚7:30
2007年10月12日上海電視劇頻道每晚7:30

劇集評價

《最後的子彈》投資1200萬元,是投資較大的一部軍旅劇,光是部隊的戰士就動用了1萬人,無論是戰爭場面還是主創人員陣容,都不輸于紅極一時的軍旅大戲《亮劍》。(新華網評)

兄弟情仇,家國恩怨,該劇巧妙的將兩者結合在一起,成為該劇的一大亮點。這部電視劇和其他軍旅戲的區別在于,它並沒有就戰爭而寫戰爭,主題也不是抒寫壯闊的戰爭場面。而是要借用戰爭的外殼講述一個關于"和平和寬恕"的故事。《最後的子彈》一明一暗兩條線索,明線是弟弟馬一武勸哥哥馬一文投降,講的是民族大義;暗線是兄弟二人和宋逸琴之間的愛情糾葛。但無論是明線暗線,和平的因素都貫穿其中。"而劇中三個人之間的恩怨糾葛也都最終以"寬恕"的形式告終。(大連晚報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