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情聖

最後一個情聖

2005年,徐崢、陶虹夫婦首度聯袂出演話劇《最後一個情聖》,陶虹一人分飾三個年齡、性格、外形迥異的角色,使得該劇成為當年的話題劇作;2007年,中戲研究生李珊將該劇改編成小劇場版本,並在中戲內部演出,亦收得不錯的反響。

  • 中文名稱
    最後一個情聖
  • 出品時間
    2005
  • 主    演
    徐崢、陶虹夫婦
  • 主要獎項
    該劇改編成小劇場版本

​簡介

《情聖》劇照《情聖》劇照

2005年,徐崢陶虹夫婦首度聯袂出演話劇《最後一個情聖》,陶虹一人分飾三個年齡、性格、外形迥異的角色,使得該劇成為當年的話題劇作;2007年,中戲研究生李珊將該劇改編成小劇場版本,並在中戲內部演出,亦收得不錯的反響。

劇情內容

《最後一個情聖》是一部由美國紐約百老匯最富盛名劇作家尼爾·賽門于1970年創作的經典喜劇。在劇中,這位與奧尼爾齊名的戲劇大師,以幽默中浸透著辛酸的獨特筆法,刻畫了一個在經歷了17年平淡婚姻生活後,突然渴望一次“美好和高尚”婚外情的中年男人形象。

在這部喜劇中,徐崢扮演一個渴望打破沉悶婚姻生活而嘗試三次偷情的中年男子,為了追求所謂的“高尚偷情”,與3個女人上演了3段令人捧腹的故事。劇中,陶虹、徐崢這對夫婦在劇中極盡折騰之能事:從偷情達人到北漂辣妹再到刻板少婦,陶虹一人扮演3個身份迥異的女人,“自毀形象”成為中年“茶壺造型”的徐崢則在兩個多小時幾乎從不下場,與老婆扮演的3個“偷情者”來回周旋。

新版簡況

《最後一個情聖》《最後一個情聖》

《最後一個情聖》的劇本源自百老匯持續演出30多年的舞台喜劇,在世界各地都有版本。此次上演的《Mr.情剩兒》融入了“鳳凰男”等網路概念:賈青勝是一個二手房中介公司的分店經理,在經歷了平淡的婚姻後,突然想試試“實驗性”的婚外情。于是,他來到了借來的一套小戶型公寓裏,在下午3點到5點房主不在家的兩小時內、在不能破壞家裏一切陳設的情況下,鬥膽約會了妻子之外的女人們。他約會的第一個女人,是個抽煙、喝酒、粗口的熟女;第二個是他在夜店認識的非主流90後MM;第三個,是自己昔日的“同桌的你”……

此次的男主角楊旭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教師,也是整個劇組中唯一的男性演員;而原先由陶虹一人分飾三個女人,此次則分別由中央戲劇學院的同門師姐妹陳宣宇、楊雲嬌、白碩飾演,其中,白碩曾在2007年中戲內部的演出中分飾本劇中的三個女人。舞台效果方面,年輕的創作班底打造了以床為主和以沙發為主的兩個景,演出時,這兩個景交替出現,代表了人們處理感情的兩種態度。

票房神話

《最後一個情聖》劇照《最後一個情聖》劇照

北京:保利劇院10年來最高票房《情聖》在京城連演五場,場場爆滿,票價被“黃牛”們炒得幾乎翻了一番。火爆程度前所未有,導致原本蕭條的話劇業跟著時興起來。據保利劇院負責人說,這是內地話劇十年來的巔峰之作,票房也創造了十年來的神話,打破了話劇沒有市場的“魔咒”。

上海:南方觀眾看懂北方笑話原本以為“洋派”的上海人隻愛欣賞歐美的音樂劇或優雅的音樂會。加之這個話劇裏大都是一些北方笑話,所以主辦方說開始並沒有對《情聖》在上海的票房抱很大的信心。誰知道精明挑剔的上海觀眾,對此劇卻超乎尋常地捧場,許多觀眾都反映他們看懂了北方人的幽默,就像北方人喝酒一樣的爽快。

鄭州:從未有的滿座鄭州一直是話劇人又恨又愛的地方。因為那裏有著很好的文化土壤,但是對于話劇,鄭州人似乎一直都不是很給“面子”。但是《情聖》卻在這裏打破了紀錄,場場滿座。甚至連劇場的工作人員都表示驚訝:“我們這兒,連歐美大片都沒有過這樣火爆的程度,簡直是奇跡。”

深圳:眾多港人捧場深圳一直被內陸人稱作“文化沙漠”,但是《情聖》卻在這裏掀起了一陣“偷情”熱,甚至許多香港同胞都跑到深圳看話劇。這部劇也沒有讓他們失望,觀眾們笑得直喊肚子疼。都反映它很通俗很搞笑,真是不虛此行。

西安:火爆搶票不願錯過12月23日、24日,《情聖》就將最終掀開它神秘的面紗,和古城觀眾見面。而隨著上映檔期的日益臨近,西安的售票情況也是日日攀升。尤其是年輕人,都覺得找到了一個慶祝聖誕的好辦法,就是去看《情聖》,一口氣買了5張票的張同學說:“平安夜終于不用去大街上人擠人了,我們宿舍的同學們要一起去看《情聖》,絕不會錯過欣賞這出經典話劇的好機會。”

主演談戲

《最後一個情聖》《最後一個情聖》

徐崢說起《最後一個情聖》這部凝結他和陶虹心血的話劇,徐崢滔滔不絕,不但保證演出有“笑”果,更大方表揚了老婆陶虹的表演。30日在錦城藝術宮的演出,徐崢稱自己不必扮可愛就會逗樂所有觀眾,“我們在上海演出時,一場下來就有200多處笑聲,這次保證也能讓成都觀眾樂歡天。並且這次將在成都和大家一起過年,一定會帶給觀眾更多歡笑。”

據徐崢透露,他本來和陶虹在影視圈做得不錯,兩人甚至是在同拍<春光燦爛豬八戒>時互相愛慕才共結連理。不過,夫妻二人都畢業于戲劇學院,對話劇一直有特殊的感情。為了打造《最後一個情聖》,徐崢和陶虹犧牲掉的片約起碼數十萬元。不過徐崢稱自己和陶虹都不太在意這部戲的票房,巡演場次,“這部戲適合所有圍城內外的人看,相信大家不僅是在劇院裏笑笑,走出去之後也會有一些收獲和啓發。”

徐崢和陶虹此次在《情聖》中毫不留情地“自毀”形象,徐崢演的“情聖”是個謝頂、微胖,酷愛穿著藍紫色有些過時式樣西裝的中年人;陶虹則飾演了3個風格迥異的女人:曾做過妓女的已婚婦女,做明星夢、受盡導演虐待的北漂女和一個患有重度抑鬱症的女人。這3個女人與生性開朗率真的陶虹的真實形象相差甚遠,要在轉瞬之間實現多次轉變,陶虹著實費了不少腦筋。

海報設計

《最後一個情聖》《最後一個情聖》

《最後一個情聖》不僅能讓觀眾感受到劇情的獨特魅力,在海報的設計上徐崢也是全力以赴,想出了各種各樣的創意。徐崢白天除了排練和接受各大媒體的採訪之外,晚上更是不辭辛勞的趕去設計工作室與視覺設計蘇凱共同研究海報的設計,經常一聊就到了凌晨4、5點。

徐崢為了使這次海報達到精益求精的效果,每次做出了一個新的設計,都會讓周圍的人看,然後讓大家提出意見,不好的地方進行修改,哪怕一個不引人註目的小角落。有時忽然想出一個新的創意,馬上用筆記下來,為的就是從不同角度,盡善盡美的體現出《最後一個情聖》這部戲的特色。

這次海報也設計幾種不同的風格,其中一張是白色的底,整個畫面非常幹凈,隻看見徐崢的背面,一個大光頭嘴裏叼著一朵紅玫瑰。這是張很有趣,也是最有懸念感的海報,看到後會讓人展開無限的想象,至于會想到什麽,徐崢說:“每個人的理解能力不同,所以想象力也會不一樣的,我為什麽會有這個創意和我想到的是什麽,到時大家看了這個話劇後,就全明白了。”

據視覺設計蘇凱透露,他與徐崢經過多次的溝通後,第二種是以黑色調為主,一幅具有黑色幽默感的海報;第三種海報色彩比較絢麗,主要以紅色調為主,這兩組海報近期將陸續在各大報紙、雜志上與大家見面。

時尚台詞

《情聖》《情聖》

首輪演出的特點是拿當地人文地理方面的特色說事,上海演出時徐崢與陶虹就在台詞中提到了“梅龍鎮”、“曹可凡”、“靜安寺”、“五角場”等詞,因此而製造了不少笑點;如今,為了給觀眾製造新鮮的感覺,“超女”、“大長今”這些熱點話題也將進入台詞。這麽做會不會有嘩眾取寵之嫌?徐崢對此做了否定的回答:“這些新增加的細節在劇中隻是起一個點綴的作用,僅僅在台詞中一閃而過,並不會特意拿出幾分鍾時間來說。我們這麽做是為了引起觀眾共鳴,而不是趕時髦———沒有這些我們的故事照樣成立,《最後一個情聖》本身有它的劇情,講述的是老百姓身邊的故事,我們沒必要嘩眾取寵,但既然現在‘超女’成了老百姓之間的流行辭彙,我們沒有理由不加進去。”此外,對于之前部分媒體宣傳該劇時提到“徐崢PK陶虹”的說法,徐崢表示不以為然,“PK這個詞現在被用濫了,這個戲講的是中年危機,我們兩人在劇中的關系不是對峙,根本談不上PK。”

爭議之處

該劇在北京、上海演出時引起了觀眾強烈的反響,而超寬尺度的“葷話”、異常真實的對現實的嘲諷也引起了極大爭議。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