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秀清

曹秀清

曹秀清(1902-1984)陝西省米脂縣人,是著名抗日將領杜聿明的夫人。後杜聿明被俘,她以一個家庭婦女的身份,帶領婆母、兒女到了台灣。經過周恩來總理精心、周到的安排,女兒杜致禮、女婿楊振寧的聯系,1963年5月20日,曹秀清從紐約上了飛機,飛到瑞士日內瓦,住了幾天後,又由日內瓦經莫斯科取道回國,6月3日,她終于回到北京,和獲得特赦的丈夫杜聿明久別重逢。1983年,曹秀清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她已年逾八旬,但仍積極參加有關活動,為祖國的和平統一事業貢獻光和熱。1984年5月病逝于香港。

  • 中文名
    曹秀清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02
  • 逝世日期
    1984

家世背景

杜聿明夫人曹秀清,祖籍米脂曹家溝,曹家溝今歸子洲縣,因此,她也是子洲人。曹家溝位于現在子洲縣城雙湖峪鎮北十公裏的一個黃土高原的溝壑裏,村裏都住曹姓。曹秀清的父親曹萬滋,在曹家溝有田產,後來遷居米脂縣城,做小本生意,漸漸富裕,成了米脂縣城頗有聲望的商人。

早年經歷

曹秀清生于1902年(清光緒二十八年),她聰明俊秀,曹萬滋對她關愛有加,讓她幼年時就識字看書,後來學習詩文繪畫。父親曹萬滋是一位很有膽略,敢冒風險的人,他經常帶幾十頭駱駝上寧夏、闖內蒙、奔河套、走山西做生意,這些經歷對曹秀清影響很大,使她也胸懷開闊、膽識過人。1923年8月,她和小兩歲的杜聿明結了婚。杜聿明是米脂縣東區呂家鹼村人,剛從榆林中學畢業,積極上進。二人結婚後,瑟瑟合好,在杜聿明的支持下,曹秀清在米脂女子學校上兩年學後,又到榆林女子師範學習讀書。1924年5月,杜聿明到廣東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並且加入了國民黨。曹秀清卻在榆林加入了共產黨。曹秀清思想開放,追求進步,想有所作為。由于大革命失敗,蔣介石"四一二"清黨,她被清了出來。未待畢業,她即跑到天津,輾轉經上海到南京,與久別數年的丈夫團聚。從此,她成一名家庭婦女,隨杜聿明櫛風沐雨,南征北戰,料理家務,教育兒女。她和杜聿明共有三男三女,長女杜致禮,即楊振寧之妻,二女杜致義,三女杜致廉,長子杜致仁,次子杜致勇,三子杜致嚴。

杜聿明由一介書生,輾轉升遷,歷任營長、團長、師長、軍長、司令官,逐步成為蔣介石手下的一員幹將。夫榮妻貴,曹秀清不忘本色,她和杜聿明同甘共苦,相濡以沫,並用一顆仁慈之心,規勸丈夫,不做傷天害理之事。1934年,米脂共產黨員、詩人高敏夫被國民黨逮捕于北平,並押解到南京。高敏夫之兄高錦光找到了時任二十五師副師長、南京交輜學校總隊長的杜聿明,杜聿明和曹秀清秘密商議,不動聲色,暗地周旋積極救援高敏夫。曹秀清出面熱情接待了高錦光,夫婦幾次拜訪了憲兵司令部的韓處長(系杜聿明黃埔軍校的同學)。終于將同鄉、同學高敏夫保釋出獄。抗日戰爭時期,杜聿明任二00師師長,駐防湖南湘潭,曾辦過一個家庭縫紉廠,曹秀清擔任廠長,積極生產。杜聿明經常到廠裏去,可謂夫唱婦隨。曹秀清風光的日子不少,但更多的是擔驚受怕。抗日戰爭時期,杜聿明每次打仗,她都提心吊膽。1948年底,淮海戰役之時,她住在上海。適逢杜聿明母親七十壽辰,多少國民黨要員,皆送了賀禮,連蔣經國也送了3000美元禮金,但她仍為丈夫在前方惴惴不安。十天後淮海戰役結束,杜聿明被俘。訊息傳來的當日,她即從上海趕到南京,要求面見蔣介石,並帶來蔣經國送的3000元,要把鈔票還給蔣介石,讓蔣介石還她丈夫。雖然她一路高喊,不顧一切,但終未見上蔣介石。這就是當時《中央日報》披露的《曹秀清大鬧總統府》事件。蔣家王朝風雨飄搖,何去何從,擺在曹秀清的面前。她想回陝北,也想定居香港,也有人勸她到台灣。正猶豫不決時,謠傳杜聿明己被共產黨處決。對蔣介石存有幻想、對共產黨存有畏懼的她,和當時的國民黨不少要員一樣,選擇了台灣。

台灣境遇

到台灣定居的曹秀清,門庭冷落,生計艱難,老同事幫忙說情,才勉強將子女安置進學校讀書。政府派人調查曹秀清子女的學籍、學費等問題,他們造謠說:"杜聿明被共產黨殺害了,要給立烈士神位。"這才給子女一點補助學費。但杯水車薪,些許補助無濟于事。1956年她的長子杜致仁去美國哈佛大學讀書,由于家庭無力資助,不得不向台灣銀行貸款。尚有一年,就可畢業,銀行卻終止貸款,杜致仁向母親寫信,說再有三千美元就可以畢業,曹秀清隻好硬著皮頭去向蔣介石寫了借貸3000美元的報告,可是蔣介石簽示隻準借給1000美元,並且分兩年支付。曹秀清將到手的500美元寄給兒子,長子接到支票,大失所望,竟服用過量的安眠葯而自盡了。曹秀清聽到這一訊息,無疑是晴天劈靂,她對蔣介石的幻想徹底破滅了。

1957年,曹秀清埋葬了婆母。埋葬婆母時,國民黨又對這一喪事給予很高的規格,這是什麽原因呢?因為曹秀清的大女婿楊振寧得了諾貝爾科學獎,蔣介石想利用曹秀清勸說楊振寧到台灣來,為其所用。可是曹秀清卻想的是如何離開台灣,于是她將計就計,向蔣介石說:"我願意勸楊振寧為台灣幫忙,但寫一封信一時說不明白,我要到美國去一趟,看望我的女兒,當面提說。你如果不放心,可以派人和我一塊去。"

蔣介石相信了曹秀清,但讓曹秀清取保,她請蕭毅肅當擔保。臨行時,蔣介石和宋美齡專門接見了曹秀清。蔣介石說:"楊振寧和李政道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為國爭了光。李政道的母親在台灣,楊振寧的父母都在上海。你這次到美國去,憑著岳母的關系,要爭取楊振寧博士為黨國效勞。"曹秀清心裏想,我這次到美國,主要是看望女兒女婿,打聽丈夫杜聿明的訊息,但表面上不得不應付,便回答說:"楊振寧沒有到過台灣,台灣的情況他一點也不了解。我見到他後,一定向他好好介紹台灣的情況。台灣是個寶島,物產豐富,環境優美,要他回來看看,為建設寶島貢獻力量。"蔣介石也信以為真,微笑著說:"很好"。

曹秀清到了美國,和楊振寧、杜致禮相遇後,當然再不會回台灣了。他通過楊振寧,和自己的丈夫杜聿明取得了聯系。她知道杜聿明還健在,並于1959年12月4日獲得特赦,開始了新的生活。她多麽想回北京定居,和丈夫共度晚年。正在這時,擔保人蕭毅肅從台灣頻頻來信,催她返回台灣。說是你不回,他就不好交代。曹秀清寫信告訴他:"我到美國是蔣介石親自批準的,請到國防部去查檔案。"以後蕭再不催促了。

在台灣和美國都傳播出許多駭人聽聞的訊息,咒罵和誣蔑中國。有些人受其蒙蔽,勸曹秀清:"你對大陸的情況不了解,別操之過急,否則會悔之晚矣。"曹秀清想,丈夫杜聿明能在北京生活,自己為什麽不能呢?女兒和女婿大力支持和幫助她,楊振寧的父母每年暑假都從上海到日內瓦去看望曹秀清的女兒、女婿,把大陸和杜聿明的情況介紹得很詳細,曹秀清毅然決定回北京。

回歸大陸

她感慨萬端地向政協委員杜聿明的同事們講述了她這十多年的艱難歷程,由衷地感謝共產黨能使她夫婦團圓。

回到北京的曹秀清和丈夫杜聿明生活得很愉快。1963年11月10日,周恩來總理和陳毅副總理接見了準備到大江南北參觀的文史專員杜聿明,曹秀清也受到了接見。她和周恩來總理握了手,周恩來總理滿面春風地對她說:"歡迎你回國定居。"周恩來總理還轉達了鄧穎超對她的問候,這些更讓曹秀清激動不已。這次她隨全國政協文史專員杜聿明一塊到南京、無錫、蘇州、上海、杭州、黃山、南昌、井岡山、韶山、長沙、漢口、西安、延安、洛陽、鄭州等地參觀訪問,遊覽考察,受到了極大教育,對祖國的大好河山和共產黨領導人民的成就贊嘆不已。

1971--1972年,楊振寧和杜致禮兩次來北京講學回家探親,杜聿明、曹秀清夫婦接待了女兒和女婿,這期間周恩來總理兩次宴請他們。1973年楊振寧和杜致禮第三次到北京,7月17日,毛澤東主席接見了楊振寧和杜致禮,並向杜聿明予以問候。周總理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宴請了楊振寧、杜致禮夫婦和杜聿明、曹秀清夫婦。他們以此為榮,把毛澤東主席接見楊振寧的照片庄重地掛在客廳裏。

1981年5月7日,杜聿明因病去世,曹秀清懷著極度悲痛的心情為丈夫料理後事。女兒杜致禮、女婿楊振寧皆回國奔喪,可是其他兒女留在台灣。5月10日,曹秀清分別向台灣蔣經國先生、台北黃埔同學會的黃傑、袁守謙、蕭贊育等發了兩份電報,要求台灣當局允許杜聿明在台灣的兒女回大陸奔喪。在給蔣經國的電報中說:"我以悲痛的心情奉告,我夫杜聿明于5月7日晨7時27分在北京病逝。請轉知我的二女杜致義、女婿徐炳森,二兒杜致勇、兒媳王貴華,三兒杜致嚴,三女杜致廉、女婿邢天才等7人,于本月21日前來北京參加追悼會。骨肉團聚,親視含殮,以盡孝恩,一俟葬儀告畢,即行歸返。懇請予以便利,至探哀盼。"

但是,由于兩岸阻隔,台灣的兒女隻獲準在台灣設立靈堂祭奠。曹秀清甚為哀傷和遺憾。丈夫去世時曾留遺囑:"我死以後,你哪裏也不要去,不要去美國,更不要去台灣,就在大陸定居。大陸雖沒有兒女,但政府會照顧你的。共產黨待我不薄,我們不能忘恩負義……"曹秀清遵照丈夫的遺囑,繼續在國內定居。1982年6月,她在香港與台灣的三個兒女見面。這是與兒女們分離了二十餘個春秋後的第一次聚會,母子相擁,淚水涌流,說不盡離別思念之苦,兒女們念她年近八旬,邀她到台灣頤養天年,以盡孝心。但她寧願舍棄天倫之樂,也不願離開生她育她的祖國,不忘杜聿明的遺言,仍生活在大陸。

臨逝世時,她還為家鄉曹家溝國小贈送了書籍,沒有忘記哺育她的家鄉土地。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