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丹輝

曹丹輝

曹丹輝(1915年-1977年),江西省南康縣人。1930年轉入中國共產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 中文名稱
    曹丹輝
  • 出生地
    江西省南康縣人
  • 出生日期
    1915年
  • 國    籍
    中國
  • 逝世日期
    1977

簡介

(1915-1977)江西省南康人。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9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0年由團員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中央軍委無線電學校(即今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習,任紅十二軍第六十四師政治部青年科科長,紅一方面軍總部電台報務員,紅十二軍電台報務主任,紅一軍團報務主任,紅軍前敵總指揮部電台隊隊長。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中央軍委電台隊隊長,新四軍軍部第三科科長兼無線電總隊總隊長。解放戰爭時期,任華東軍區通信局局長,上海市軍管會電信處處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華東軍政委員會郵電部副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郵電部長途電信總局局長,中央軍委通信部副部長,通信兵部副主任,高級軍事學院通信兵教研室主任,國防部第六研究院副院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生平

1929年,曹丹輝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轉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曾任第二十二軍縱隊青年科科長、第一軍團報務主任。在中央軍委無線電學校(即今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習參加了中央蘇區反“圍剿”和長征後任中央軍委電台隊長、新四軍通訊科科長兼電台總隊總隊長、華東軍區通信局局長。

建國後,歷任華東電信管理局局長、華東軍政委員會郵電部副部長、中央軍委通信部副部長、通信兵部副主任、高等軍事學院通信兵教研室主任、國防部航空研究院副院長。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59年,曹丹輝在政治學院學習時,正趕上全國宣傳革命傳統的熱潮,總政要求老同志們寫回憶文章。曹丹輝積極回響,寫了多篇文章和詩歌,有一些已在《星火燎原》、《解放軍報》、《空軍報》、《通信戰士》等多種書報刊物上登載。他還參加了學院組織的話劇演出,參加了將軍合唱團,還曾被多所高等院校邀請去做革命傳統報告。

1963年,經唐延傑院長的要求,曹丹輝改行調到國防部第六研究院工作(任常務副院長)。

1976年秋,被確診為肺癌。1977年,曹丹輝去世。

人物經歷

解放前

曹丹輝,1915年3月22日生于江西省南康縣浮石鄉蔡屋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自幼在家放牛,父親因三擔租之事與地主打官司,被判刑兩年,他深感不讀書受欺壓之慨。在曹丹輝10 歲時,雖家境貧寒﹑忍飢挨餓也送其至私塾念書。13 歲時又插入本鄉私立國小三年級學習。校長商輯五和老師肖剛均系中共黨員(商曾任中央蘇區22師六五團團長兼政委,肖曾任12軍團政委)。在他們的教育影響下曹丹輝參加了校內成立的農民協會並作為學生代表到南康城裏參加共產黨人陳贊賢同志的追悼會,還積極參加貼標語﹑演講宣傳打倒蔣介石等革命工作。1928年因白色恐怖,商肖二先生被通緝離校參加紅軍走了,學校停辦。曹丹輝也被通緝,遂逃到龍回大姐家,改名登潁﹑俊顏。然後又考入龍回義務國小四年級 。是年春紅五軍彭德懷之第三縱隊賀國中部到龍回並消滅了民團進駐在義務國小,肖剛是該部宣傳部長,他告訴曹丹輝“隻有革命才是出路”! 曹丹輝當即請假隨同紅軍出發。路經家門口曹與肖一道見父母時,因其年小母親堅決不允,將曹丹輝鎖在房內一天,次日隻得返校攻書直到初小畢業。

1929年3 月紅色遊擊隊活躍異常,朱德、毛澤東領導的紅軍攻克了信豐城,信康一帶則發生了農民暴動,成立了江西省南康縣革命委員會,曹丹輝被選為青年部長,並加入了共產主義青年團。後浮石又成立了兩個團支部和區委,曹任區團委書記。是年夏曹丹輝被調到C﹒Y﹒(共產主義青年團)西河特委受訓一個月後被分配任南康縣團委書記。

1929年秋,曹丹輝15歲,在猛烈擴大紅軍的號召下,他和一批地方幹部參加了工農紅軍第26縱隊(屬22軍,軍長陳毅),開始在縱隊政治部任宣傳員。由于活潑伶俐﹑樸實勤幹頗得同志的嘉許(綽號小紅軍聞名全軍),特別是政治部主任陳鐵生對曹丹輝很器重,于1930年2月將他提任為政治部青年科長並由團轉為中共黨員。10月當縱隊于吉安正式改編為22軍64 師時(師長唐天際),他為師政治部青年科長。30年冬由于肅反出偏差(大殺AB團)曹丹輝與唐天際等多人均被捕,後經陳鐵生和軍青年部長李樹萱的保救,始得釋放。此後全軍縮編為一個師(師長粟裕,參謀長唐天際),曹丹輝調至師參謀處任參謀。12月30日龍崗之役,東韶之役宣告第一次反圍剿勝利結束,紅軍第一次俘獲無線電人員和機器。1931年1月紅一方面軍總部命令從部隊抽調品質優秀的青年幹部黨員去學習無線電。經12軍黨委(譚震林政委)決定選送曹丹輝參加紅軍第一期無線電訓練班學習。5月16日第二次反圍剿戰役爆發于吉安的東固嶺,電訓班宣告結束。曹丹輝被派往前方總部台實習。我軍半個月內打了五個大勝仗,二次圍剿被徹底粉碎了。 7月贛南情勢日趨緊張,曹丹輝奉命率一部電台隨紅三軍行動,任務是保證通信和竊收敵人的電報。他經常利用休息時間架設天線收聽敵報,有一次收到南昌行營剿匪總司令何應欽給各路部隊“限十天撲滅赤匪”之總攻命令(該電300餘字系壯密,已被我繳獲的密本譯出)。敵之部署我軍全已偵悉,因此順利全殲了較弱的敵47師﹑54師(上官雲相和郝夢麟部),以及第8師毛炳文部的大部。在部隊路經總部駐地(均部)時,因曹丹輝收敵報有功,受到毛澤東總政委的召見嘉勉並獎銀圓三塊以資鼓勵。然後決定他率台改隨紅12軍北上宜樂牽製敵人。我軍四個團的精銳部隊牽製了敵人四個整編主力師,雖然達到了牽製敵人以利我主力在興國決戰之目的,但處境很危險,曾被敵包圍在南團一座高山上,當部隊夜間突圍時,曹丹輝表現了最大的英勇負責精神,親自挑著笨重機件絲毫無損地沖出了重圍,受到了軍政委譚震林的表揚。此時我軍主力與敵決戰後第三次圍剿即被粉碎。曹丹輝率電台首次與總部取得聯絡,部隊奉電令至福建汀州整編,曹丹輝被正式委為紅12軍兼福建軍區總指揮部電台報務主任。1932年夏至1933年他隨軍南征北戰,親臨最前線參加了粉碎敵四次圍剿的各次戰役。秋季部隊進行正規編製,他被編入紅軍第一軍團第一師任電台報務主任;11月調軍委三局分配到中央政府台和軍委總台。1934年三月調粵贛軍區任電台隊長。八月任紅22師報務主任。10月17 日隨紅2師星夜渡過雩都河開始長征。 部隊進入湖南宜章時他奉令編入紅一軍團做流動台任報務主任,不管哪一個部隊當前衛或者需要,他們必須趕到其部隊聯絡全軍各台指揮和通報情況。盡管跑路多精神疲勞,他們都順利地完成了行動作戰的一切通信任務。有一天,天下大雨,電台出了故障。晚上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毛主席、朱德總司令與部隊走散失去了聯系,時任中央警衛局局長的羅瑞卿,一手給曹丹輝打傘,一手用槍頂著曹的腰,命令他必須在天亮之前修好電台!否則,天亮敵軍追上,情況不堪構想。曹丹輝在關鍵時刻臨危不懼,修好了電台,完成了任務。

1935年6月過雪山後,他奉命趕至佐克基隨先遣隊(紅六團及四團一個營)北進,初次試過草地。前進了兩天在越分水嶺後遭遇敵騎數千,激戰終日傷亡頗重。深夜向原路撤退,由于準備不足,未帶糧食,部隊已餓三天以野草充飢,12個運輸員全部犧牲,電台隊長情緒沮喪,曹丹輝堅決負起責任:發動兩名伙夫挑機器並親將求援電報發出。當部隊撤至索漠河邊時,河水突漲,水深流急不能徒涉(先過河者皆被淹沒)此時後面槍聲驟起,敵人騎兵就要追上。在這緊急關頭,曹丹輝想出了渡河辦法:把架天線的一包麻繩接起來,用馬將繩的一頭和數人先拉過河,繩的兩端拉緊,部隊即可牽繩過河了。待抵達康貓寺時部隊已餓了五整天,幸好軍部接到了曹丹輝發的電報後,籌集了一部分豬羊派人員及時送到,才解了燃眉之急,避免了更大的損失。在過草地時電台(機器設備)曾兩度發生故障均被曹修好。突破臘子口後至甘南曹丹輝奉命調隨軍委三局行動,參加了吳起鎮戰役,打垮了敵人的追擊後,抵達陝北邊區。長征宣告結束。

1936年春,曹丹輝奉命隨彭(德懷)總司令、毛(澤東)總政委東征,曹任報務主任、黨內支書、總支委員(隊長海風閣、政委杜平)。他們電台從陝北甘泉前線隻用了兩天半的時間就趕到了延長毛澤東的身邊。毛微笑著說:“來得好快啊,好,你們就在我旁邊住下吧。于是他們成了毛澤東“中路軍”的重要成員。在與敵周旋的兩個多月中,百分之百的完成了通信任務。使毛澤東指揮順暢,保障了東征戰役的勝利。5月16日他又參加西征。由于總部電台隻有曹丹輝和一名新報務員,每天收發報和偵聽的時間高達16 小時,工作繁重而艱苦。,但憑著年輕﹑積極苦幹,不僅未誤事且各方影響頗佳。他曾兩次在幹部會上受到彭(德懷)司令員的表揚及數次物質鼓勵。有一次,彭司令員隻帶了曹丹輝的電台和一個警衛排輕裝行動前進在陝甘大道上,經李旺堡時突遭敵人騎兵二連的襲擊,曹丹輝當即指揮該排擊潰敵人騎兵的數次沖鋒並以反攻打敗敵人,掩護彭總馳馬奔往紅一軍團,電台安然無恙。此後彭總對曹丹輝更加贊揚器重。

1937年春部隊開始整訓,在整訓總結時曹丹輝領導的總部電台被評為前總直屬隊的模範單位並獲得了優勝獎旗。

“七七事變”後我軍改為八路軍,曹丹輝奉命調八路軍西安辦事處任報務主任,在敵人大功率電台的強幹擾下,曹丹輝臨危不懼,利用熟練的技術和智慧,帶病連續晝夜工作,圓滿地完成了西安事變的通信聯絡和偵聽任務。

西安事變過後,曹丹輝調回延安任軍委三局電台隊長、報務主任。由于曹丹輝具有在敵人大功率電台強幹擾下的應變和偵聽能力及經驗,中央決定派曹丹輝去上海負責地下組織的通信聯絡工作。但因曹丹輝突發肺病,連續吐血數日不見好轉,經曹丹輝提議,中央派其副隊長李白(電影“永不消逝的電波”中的英雄主角李俠)去了上海。

1938年3月24日曹丹輝由延安(中央)派往新四軍軍部工作。“5﹒1”到達皖南岩寺,被委任為無線電通信總隊(台)的副總隊長 、代理總隊長(因總隊長胡立教赴港未返)。因部隊新增,各種機構皆未完善,機務人員、運輸員、器材樣樣奇缺,;報務、機務、偵聽、行政管理、組織紀律、保密教育、電訓(偵聽)班培訓等,一切要靠自己重新創立。曹丹輝親自動手,埋頭努力了半年,使各項工作有了初步基礎。由于積極努力的工作,1939年5月,曹丹輝被選為代表,參加了在丁家山召開的東南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並委任為軍部三科副科長,實際負責三科(科長胡立教調二科)工作。數月後又改任為無線電通信總隊的總隊長。

1941年1月發生皖南事變,開始曹丹輝率領三部電台,一個通信連在軍部隨葉挺軍長負責通信聯絡。在苦戰一周後,糧彈俱缺、傷亡殆盡。他下令隻留一部電台至最後失敗時再破壞掉 ,其餘則破壞機件並燒毀一切密件。然後抱定犧牲、死不當俘虜的決心,靠一支駁殼槍機智硬拼、堅決突圍, 曾與參謀周紹坤、陳烙痕(袁國平主任的秘書)成立了三人戰鬥小組(後來擴大到50 多人40 多枝槍的隊伍)繼續戰鬥。畢竟寡不敵眾,在突圍中又被沖散。後遇到軍部機要秘書顧雪卿,一道忍飢挨餓、歷盡艱險,在當地民眾的幫助下突出了重圍。到江邊找到了突圍出來的特務團張闖初政委、袁大鵬營長,他們決定在長江南岸銅陵、繁昌地區繼續收容突圍出來的同志,並帶領2個營四個連開展遊擊戰爭。在日、偽、頑三面夾擊中堅持鬥爭了一個月,終于渡過了長江,在無為縣遇到曾希聖、孫仲德同志,根據軍部的命令,指派他們籌建新四軍第七師(曾希聖任師長)。後來,曹丹輝組織突圍出來的十幾個電台工作人員利用收音機零部件日夜趕裝出一部電台,曹丹輝利用記憶中的密碼和突圍時寫在大腿上及襯衣袖筒內的通信聯絡規定,與延安(中央軍委)和陳毅、張雲逸兩個指揮部的電台呼叫聯絡,很快就叫通了。3月奉新四軍軍部電令,曹丹輝率13 名報務員化裝經南京于4月抵蘇北(鹽城)新軍部。他本想去延安上“軍政大學”改行帶兵打仗,但此時有新四軍一、二、三師數十個電台聯名要求軍委三局任命曹丹輝為華中電信負責人,經新四軍劉少奇政委談話後他被任命為軍部三科科長兼電台總隊長。隨即他確定了要先搞好電台工作的方針:重新調配幹部,調整各方幹部與工作的關系,創辦報務訓練班(辦了四期,學員近200人)。頒發統一的條例,使電台工作日趨走上正規和健全之道,最終將全軍通信組織工作統一了起來,使新四軍的通信事業和部隊一樣壯大發展了起來。曹丹輝為重建、整飭和發展新四軍的通信工作傾註了大量的心血,做出了重大貢獻。

1945年12月,新四軍與山東軍區合並組建華東軍區,曹丹輝任華東軍區通信局局長兼黨委書記。在這期間,他任人唯賢、知人善任,團結兩大軍區的廣大幹部,充分發揮大家的工作熱情和積極性。

1946年6月7日,在解放戰爭的關鍵時刻,曹丹輝組織召開了部分軍區和野戰部隊通信部門領導同志的緊急通信工作會議,部署大規模內戰爆發後前後方和戰區的通信聯絡工作,對保障以後各次重大戰役作戰的通信聯絡,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

為了解放戰爭的勝利,曹丹輝進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一、為保障部隊行動的絕對隱蔽,在他的規劃建議下批準成立了華東軍區電話總局,統管山東軍區長途電話和各軍區電話局、站,使山東的有線電話網迅速發展,架設、修理幹線、支線達2萬1千餘裏;

二、根據解放戰爭發展的需要,為解決通信幹部的缺乏,成立了華東軍區通信學校。培養通信幹部近1500名。

三、為保證通信聯絡的正常進行和部隊作戰的通信需要,建立了通信器材廠(製造部分收發報機、電話機、馬達和修舊利廢),負責統籌供應通信器材和電池。直接組織保障了宿北、魯南戰役的戰區長途有線通信聯絡,這兩次戰役取得勝利,通信工作受到表揚,通信局起了很大作用。

四、關心民眾生活、搞好副業生產。成立了惠通貿易公司和農副業基地,利用敵戰區關系購買通信器材;基地主要是種菜、養豬,還辦了一個卷煙廠和煉油廠。及時補充了一些通信設備和零部件,改善了部隊的物質生活,獲得了廣大指戰員的好評。

五、為及時交流各軍區、各野戰部隊通信工作的情況、傳達上級的指示為通信部隊提供學習材料1946年,曹丹輝決定創辦“通信業務”月刊(共7期),在部隊中具有良好影響並在通信工作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後來由于戰爭激烈、部隊流動性大,于1947年被迫停刊。

六、淮海戰役後,我軍長驅直入進抵長江北岸。他預見到大軍渡江南下,開闢新區需要大批電信接管幹部,特決定從各軍區、部隊抽調近500名通信骨幹成立了通信幹部營,學習進城政策和有關業務知識。為以後的接管工作做了充分的思想準備和組織準備。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後,三野和軍區合並,曹丹輝歷任軍區通信局局長(正軍職)兼上海市電信接管處處長、華東電信管理局局長兼華東局電信辦公室主任、華東郵電部副部長兼黨組書記(部長朱學範是民主人士)、華東郵電管理局局長兼黨組書記、華東財政經濟接管委員會委員(財委黨組委員)等職,他組織接管了南京、上海、杭州和蘇、浙、皖、閩四省原國民黨電信部門和郵電企業,為恢復和發展華東地區的電信事業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解放後

1952年,曹丹輝調北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郵電部電信管理總局局長(副部長職)。

1953年,曹丹輝任總參通信部、軍委通信部副部長。

1954年10月,毛澤東主席來到軍委通信部在中南海瀛台布置的技術裝備展覽會。毛主席握著曹丹輝的手端詳了一會兒,問道:“很面熟,叫什麽名字?” 當毛主席的秘書介紹說這是通信部副部長曹丹輝時,毛主席笑了笑說:“曹丹輝同志,你今天穿的這麽整齊,我倒不認識了”。曹丹輝陪同毛主席參觀,並親自為他講解了兩個多小時。

1955年,曹丹輝在軍委通信部被授予少將軍銜,並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各一枚。

1956年,曹丹輝任軍委通信兵副主任。

1958年—1960年,曹丹輝先後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學習。在此期間,他熱烈回響總政治部的號召,積極參加弘揚我黨、我軍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的活動,到各大、中、國小校去作報告,參加將軍合唱團,演話劇,寫革命回憶錄。他的文章多次在“星火燎原”“紅旗飄飄”“解放軍報”“通信戰士”等多種書報刊物上登載,引起了社會強烈的反響和好評。

1960年8月,曹丹輝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通信兵教授部主任。

1962年12月,曹丹輝又奉調國防部第六研究院任副院長,主持六院的常務工作,並主管各類軍用飛機的試製生產、科研、物資和行政後勤工作,為我國的航空科研事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後,曹丹輝遭受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的殘酷迫害,于1977年4月20日含冤逝世,享年62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