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劍恩仇錄 -金庸創作武俠小說

書劍恩仇錄

台視版《書劍恩仇錄》(又名《書劍江山》)是一部台灣武俠電視連續劇,由申江和遊天龍共同執導,主要演員有遊天龍、森森、斑斑楊麗音等。該劇由台灣電視公司出品,于1984年7月14日在台灣播出。

該劇講述的是清乾隆年間,紅花會的總舵主于萬亭過世,遺命由義子陳家洛接班;經過無數曲折、當上總舵主的陳家洛不辱使命,領導紅花會義士為了反清復明,與乾隆展開一連串的周旋抗衡、與清廷浴血奮戰的故事。

  • 中文名稱
    書劍恩仇錄
  • 外文名稱
    The Romance of Book & Sword
  • 出品時間
    1984年7月14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台灣
  • 集    數
    11集
  • 製片人
    何冠彰
  • 導    演
    申江,遊天龍
  • 首播時間
    1984年7月14日
  • 類    型
    武俠,古裝,愛情
  • 發行公司
  • 主    演
  • 上映時間
    1984年7月14日
  • 拍攝地點
    中國台灣
  • 每集長度
    70分鍾
  • 其它譯名
    書劍江山
  • 編    劇
    申江,梁海強,簡柏欣
  • 出品公司

內容介紹

清乾隆年間,江南武林幫會紅花會總舵主于萬亭帶同四當家(奔雷手)文泰來夜闖清廷禁宮。總舵主于萬亭見過乾隆後,遭清兵毒手,死前立下遺命,由年輕義子陳家洛接任總舵主之位,並要幫眾誓必護衛擁戴這位翩翩風度的世家公子,紅花會上下馬上準備最隆重的接任大禮(千裏接龍頭),準備迎接陳家洛繼位總舵主之位。

書劍恩仇錄書劍恩仇錄

隱身于陝西扶風延綏鎮總兵李可秀家為西賓的武當派名宿陸菲青,隨主人新遷浙江水陸提督前往江南的途中,遇上參加(千裏接龍頭)儀式,卻被朝廷鷹爪困在三道溝客堆的紅花會四當家文泰來與其妻駱冰,陸菲青出手相救,將他們薦至西北武林英雄鐵膽周仲英處避難。

適逢周仲英外出,以陸菲青之師弟、武當派達人、賣身清廷的火手判官張召重為首的朝廷鷹爪尾隨前來,周仲英之幼子不慎透露出文泰來等人藏身之處,激戰之餘,文泰來被捕,駱冰與紅花會坐十四把交椅的餘魚同逃出。周仲英外出歸來,惱怒異常,紅花會眾英雄趕來鐵膽庄,因誤以為文泰來被出賣,雙方交手,混戰一場。紅花會新任總舵主陳家洛趕來以百花錯拳勝周仲英,後得知周仲英之子隻有十歲,才知錯怪對方,握手言和。

為救文泰來,眾英雄堵截鏢行車隊與為搶回聖物《可蘭經》的回族人相遇,陳家洛出手相救,與人稱翠羽黃衫的族長之女霍青桐彼此惺惺相惜,並肩作戰,幾經波折,終于為霍青桐取回聖典《可蘭經》。

作者簡介

金庸是新派武俠小說最傑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論家、企業家、報人。被譽為“絕代宗師”和“泰山北鬥”。香江第一才子(指才華)、香港第一健行(指社評)、世界第一俠筆(指武俠)。在香港與黃沾蔡瀾倪匡並稱“香港四大才子”。金迷們尊稱其為“金大俠”或“查大俠”。他的多篇小說被選入課本。金庸一支筆寫武俠,一支筆縱論時局,享譽香江;少年遊俠,中年遊藝,老年遊仙;為文可以風行一世,為商可以富比陶朱,為政可以參國論要。金庸一生的傳奇,可謂多姿多彩之至。佛學對金庸的影響很大,在他的文學作品中處處可見金庸中庸平和的風格。

金庸金庸

金庸博學多才。就武俠小說方面,金庸閱歷豐富,知識淵博,文思敏捷,眼光獨到。他繼承古典武俠小說之精華,開創了形式獨特、情節曲折、描寫細膩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俠義的新派武俠小說先河。凡歷史均有篡改,在政治、古代哲學、宗教、文學、藝術、電影等都有研究,作品中琴棋書畫、詩詞典章、天文歷算、陰陽五行、奇門遁甲、儒道佛學均有涉獵。被譽為“綜藝俠情派”。從20世紀50年代末至70年代初,金庸共寫武俠小說15部,取其中14部作品名稱的字首,可概括為“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外加一部《越女劍》。

主角簡介

主要男子

陳家洛,出身書香門第,又從小跟著高人習武,文武雙全,才貌俱佳,無疑在客觀條件上,可稱得上典型的白馬王子。陳家洛的民族主義意識極強,他的所謂雄心壯志、偉大抱負,就是要奪取滿人江山,他的一生似乎都是圍繞此事而運轉的。為了完成這個使命,他“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思想極其濃厚,認為男子漢大丈夫,當以家國為重。為了完成所謂的“大業”,他甚至將自己鍾愛的香香公主送去討好乾隆,這類的“壯舉”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主要女子

香香公主:金庸筆下最美的女子。她“明艷絕倫,秀美之極,如明珠,似美玉,明艷不可逼視”,傾國傾城。本名喀斯麗,回疆公主,因身有異香而得名。香香不光美麗,而且她單純可愛,天真爛漫,毫無心機,溫柔可人,純潔無瑕,勇敢善良,堅貞高尚。與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一見鍾情,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愛上了姐姐霍青桐愛的男子。後陳家洛為光復明朝將其獻給了乾隆,最後為救陳家洛而自殺。出場年齡18歲。

霍青桐:香香公主的姐姐,回疆女子,她美艷絕倫,姣美無雙。一襲黃衣,頭上戴一隻翠綠羽毛,故被人們稱為“翠羽黃衫”。她武功高強,英勇善戰,帶領族人們共同抵抗清兵,美麗中帶著幾分英氣,可謂是智勇雙全。她冰雪聰明,善解人意,性格豪爽,勇敢堅強,胸襟廣闊,並把保衛族人的重任扛在了自己的肩上,氣概非一般女子可比。出場年齡19歲。

李沅芷:姓名出自“沅有芷兮澧有蘭”,提督李可秀之女,武當俠客“綿裏針”陸菲青之徒。她容顏嬌俏,機靈頑皮,天真率直,狡黠可愛。對自己的師哥,紅花會十四當家餘魚同痴心苦戀,不遠萬裏,千山萬水相追隨。最終與其結為連理。出場年齡14歲,後期19歲。

周綺:鐵膽庄的庄主周仲英之女,外號“俏李逵”,行事大大咧咧,心直口快,天真直爽,心無城府,心地純良,嬌憨可愛,與紅花會七當家 “武諸葛”徐天宏不是怨家不聚頭,在經歷數場危難後,終于走到了一起。

駱冰:外號“鴛鴦刀”,紅花會十一當家,同時也是四當家奔雷手文泰來之妻,神偷駱元通之女,也是神偷。除了使一長一短的一對刀外,還擅長放飛刀。金庸說她“纖手執白刃,如持鮮花枝”。

作品後記

《書劍恩仇錄》是我所寫的第一部小說。從一九五五年到現在,整整五十七年了。

我是浙江海寧人。乾隆皇帝的傳說,從小就在故鄉聽到了的。小時候做童子軍,曾在海寧乾隆皇帝所造的石塘邊露營,半夜裏瞧著滾滾怒潮洶涌而來。因此第一部小說寫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那是很自然的。但陳家洛這人物是我的杜撰。香香公主也不是傳說中或歷史上的香妃。香香公主比香妃美得多了。

海寧在清朝時屬杭州府,是個海濱小縣,隻以海潮出名。宋代有女詞人朱淑真。近代的著名人物有王國維、蔣百裏、徐志摩等。他們的性格中都有一些憂鬱色調和悲劇意味,也都帶著幾分不合時宜的執拗。陳家洛身上,或許也有一點這幾個人的影子。但海寧不大出武人,即使是軍事學家蔣百裏,也隻會講武,不大會動武。歷史上海寧出名的武人,是唐時與張巡共守雎陽的許遠。

歷史學家孟森作過考據,認為乾隆是海寧陳家後人的傳說靠不住,香妃為皇太後害死的傳說也是假的。歷史學家當然不喜歡傳說,但寫小說的人喜歡。他主要的理由是“與正史不合”。再者,對皇室不利的任何傳說,決計不會寫入“正史”。

書劍恩仇錄書劍恩仇錄

乾隆修建海寧海塘,全力以赴,直到大功告成,這件事有厚惠于民。我在書中將他寫得過分不堪,有時覺得有些抱歉。他的詩作得不好,本來也沒多大相幹,隻是我小時候在海寧、杭州,到處見到他御製詩的石刻,實在很有反感,現在在博物院中參閱名畫,仍然到處見到他的題字,不諷刺他一番,悶氣難伸。

除了國小時寫過描紅格子之外,我從來沒練過字,封面上所寫的書名和簽名,不值書法家一哂。對詩詞也是一竅不通,直到最近修改本書,才翻閱王力先生的《漢語詩律學》一書而初學平平仄仄。擬乾隆的詩也就罷了,擬陳家洛與餘魚同的詩就幼稚得很。陳家洛在初作中本是解元,但想解元的詩不可能如此拙劣,因此修訂時削足適履,革去了他的解元頭銜。餘魚同雖隻秀才,他的詩也不該是這樣的初學程度。不過他外號“金笛秀才”,他的功名,就略加通融,不予革除了。本書的回目也做得不好。本書初版中的回月、平仄完全不葉,現在也不過略有改善而已。

本書最初在報上連載,後來出版單行本,現在修改校訂後重印,幾乎每一句都曾改過。第三版又再作修改。內地、港台、海外讀者大量給作者來信,或撰文著書評論,指正錯字或提意見,熱誠可感。

《書劍恩仇錄》是我平生所寫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既欠經驗,又乏修養,行文與情節中模仿前人之作頗多,現在將這些模仿性的段落都移除或改寫了,但初作與幼稚的痕跡仍不可免,至少,那是獨立的創作。

本書第三版修改時,曾覓得伊斯蘭教《可蘭經》全文,努力虔誠拜讀,希望本書所述,不違伊斯蘭教教義,蓋作者對普世宗教,均懷尊崇虔誠之意。唯各宗教教義深奧,淺學者不易入門也。

金庸作品集》每一冊中都附印彩色插圖(大陸版本未收),希望讓讀者們(尤其是身在外國的讀者)多接觸一些中國的文物和藝術作品。如果覺得小說本身太無聊,那就看看圖片吧。書後那枚“金庸作品集”的印章是香港金石家易越石先生所作。本書之出版,好友沈寶新兄、王榮文兄、同事陳華生先生、許孝棟先生、吳玉芬女士、徐岱先生、李佳穎小姐、鄭祥琳小姐、蔣放年先生等各位賜助甚多,謹志感謝之意。嚴家炎、馮其庸、陳墨三位先生多賜教言,大都已嘉納而收入改正版中,極感。

一九七五年五月初版

二O O二年七月三版

作品評價

曹正文評金庸之《書劍恩仇錄》

此書寫紅花會眾雄,江山與江湖的對抗,史實與藝術的結合,武俠與奇情的交融,顯出金庸出手不凡。其語言之生動流暢,人物群像之多姿多彩,都足以一掃舊派武俠小說的沉悶氣息。

其不足有叄∶

其一,故事結構以平鋪直敘為主,寫人狀物還沿襲舊派武俠小說的傳統手法,缺少懸念與細膩的心理活動描寫。情節的焊接也欠緊湊,少奇特之筆。其二,塑造人物形象,以群像為主,盡管文泰來、餘魚同、駱冰、徐天宏都有戲,但全書缺少一個震憾人心的大英雄。寫兒女情長之感人,還欠功力。

書劍恩仇錄

其叄,書中第一主角陳家洛是個失敗的藝術形象。他背後拖著宋江的辮子。對乾隆一讓再讓,甚至把深愛自己的女人送給哥哥當玩物,陳家洛的致命弱點,給全書蒙上了一層陰影。

倪匡作評金庸之《書劍恩仇錄》《書劍恩仇錄》是金庸的第一部小說。

第一部小說,有兩個可能情形發生:一個可能是:第一部小說是不成熟的習作;另一個可能是:第一部小說光芒萬丈,但無以為繼。

金庸的情形,很不一樣。

《書劍恩仇錄》在金庸的作品之中,當然不是很好,但已經光芒萬丈,而且,後繼者光芒更甚,在舉世作家中,很少有這樣的例子。

《書劍》在金庸作品中,不是特殊的作品,原因有:其一,《書劍》是“群戲”,主角是“紅花會”,而不是一個人或兩個人。而紅花會一共有十四個“當家”,金庸雖然突出了其中的幾個,但必然分散了感染力,以致沒有一個最特殊的人物。

武俠小說有一個特點,是相當個體的。讀者看武俠小說,要求個體的心靈滿足,個人英雄主義的色彩越濃,個體的形象越是突出,就越能接受。雖然後來一直到《射雕英雄傳》,金庸仍然在強調“群體力量”,但是在他的作品中,隻有《書劍》一部是“群戲”,其餘,皆擺脫了這一點,而以一個、兩個人物為主。有可能是金庸自己在創作了《書劍》之後,迅速地認識了這是一個缺點之故。

書劍恩仇錄書劍恩仇錄

《書劍》採用了“乾隆是漢人”的傳說,借乾隆這個人物,寫出了既得權力和民族仇恨之間的矛盾,在表達這一點意念上,獲得成功。《書劍》中幾個主要人物,寫得並不出色,反倒是幾個次要人物,活龍活現,令人擊節贊賞。

作為第一部作品,金庸在《書劍》中,已表現了非凡的創作才能,眾多的人物,千頭萬緒的情節,安排得有條不紊,而又有一氣呵成之妙。

《書劍》開始,李沅芷、陸菲青師徒關系那一段,應該是明顯地受王度廬“臥虎藏龍”首段的影響。筆法也有刻意模仿中國傳統小說之處。而幾處在人物出場、提及姓名之際,儼然《三國演義》。

寫人物方面的功力,在《書劍》中也已表露。對金庸而言,《書劍》是一個嘗試,這個嘗試,肯定是極其成功的,這才奠定了他以後作品更進步成功的基礎。

在《書劍》中,有一段,寫周家庄中,周仲英父子沖突一事,第一次發表時,情節明顯取自西洋小說。在修訂改正時,完全改去。這說明金庸在他的創作過程中,逐漸成熟,更致力于個人風格的建立,摒棄一切外來的影響。

這種獨特風格的逐步形成過程,是金庸的成功過程。《書劍》是金庸成功的一個起點。

在金庸作品之中,《書劍》的地位:排名在第八位。

相關推測

從《飛狐外傳》中尋找《書劍恩仇錄》的結:

香香公主逝世後,陳家洛和霍青桐二人怎麽了?亂翻《飛狐外傳》,有些新發現。

一、推測霍青桐愛陳家洛,陳家洛雖然最愛香香公主,但看過《書劍恩仇錄》的讀者都清楚,陳家洛也是喜歡霍青桐的。對等相愛的愛情並不是婚姻的唯一緣由,陳家洛完全有可能娶了霍青桐。

陳家洛等紅花會群雄最後歸隱回疆,回疆就是現在的新疆,那時候中原人把穆斯林大多稱作回人,其實霍青桐的部族“回部”就是現在的維吾爾族。回疆是霍青桐的地盤,如果二人分道揚鑣,恐怕陳家洛等人也沒臉面一直住在回疆。如果二人結婚了,陳家洛等人必是住得心安理得。

陳家洛的師父——天池怪俠袁士霄住在天山,天山處于回疆,他時常會見著弟子,怎會忍心看著心愛弟子孤苦過活,紅花會群雄又怎會看著他們的總舵主伶仃一人?袁士霄、紅花會群雄必然想使陳家洛振作開心起來,肯定會勸陳家洛娶妻。娶誰?那還用問,自然是娶了霍青桐,誰不知道霍青桐愛陳家洛,陳家洛也和霍青桐關系親密。何況霍青桐如此賢慧能幹,作為總舵主陳家洛的賢內助,對已經鎩羽西遁的紅花會必是一大助力。紅花會中已有三對夫婦,他們是:文泰來與駱冰、徐天宏與周綺、餘魚同與李沅芷。再加上一對總舵主陳家洛、霍青桐夫婦,卻又何妨?《飛狐外傳》中,《天下掌門人大會》一章,已經長大“約莫二十五六歲年紀,身材瘦小,打扮得頗為俊雅”的“青年書生”心硯,挺身而出,幫助“二十一二歲年紀,膚色白嫩,頗有風韻”的“美貌姑娘”鳳陽府五湖門掌門人桑飛虹,二人一起被擒,後來趙半山奪杯,又發暗器打熄廳上燈燭,惜墨如金的金庸,特意點出獲救後的心硯“那少年書生抓起躺在身旁的桑飛虹,急步奔出”。大家都知道,金庸最愛給一些配角男女配對,《神雕俠侶》中耶律燕、完顏萍就是給大武、小武準備的,在此恭喜紅花會中又添了一對夫婦。

紅花會群雄隱居回疆,回疆這麽大,具體在哪裏?根據《飛狐外傳》第十九章,他們隱居在天山。因為霍青桐的回部已被清兵打敗,紅花會群雄如果住在回疆的城市或者綠洲,恐怕不大安全,而天山是一座極大極廣的山脈,“山高皇帝遠”,清廷威脅幾無,加上雪山草地,環境優美,正適合紅花會眾人隱居。

還有一個不成理由的推測。作為紅花會的總舵主,陳家洛會不會娶妻?他不能忘情于香香公主,即使他決意孤單一身,但紅花會的眾位當家肯定會勸他娶妻,將來好有人繼承他的大業。當時很多門派的掌門都是父子相傳,陳家洛本人的總舵主之位,就是他義父于萬亭的遺命傳來。

以上這些都是推測,這些推測也都不充分,拿我們就看看下面金庸書中陳家洛娶了霍青桐的明顯證據。

二、金庸書中明顯證據《飛狐外傳》第十九章原文,很值得推敲。

「圓性卻蒙峨眉派中一位輩份極高的尼姑救去,帶到天山,自幼便給她落發,授以武藝。那位尼姑的住處和天池怪俠袁士霄及紅花會群雄不遠,平日切磋武學,時相過從。圓性天資極佳,她師父的武功原已極為高深繁復,但她貪多不厭,每次見到袁士霄,總是纏著他要傳授幾招,而從陳家洛、霍青桐直至心硯,紅花會群雄無人不是多多少少的傳過她一些功夫。」

很明顯,紅花會群雄住在天山,陳家洛、霍青桐是在一起。

“從陳家洛、霍青桐直至心硯,紅花會群雄”,這段表達,特別需要註意。從意涵看,很清楚,“紅花會群雄”就是:“從陳家洛、霍青桐直至心硯”。《書劍恩仇錄》中,霍青桐可不是紅花會的人!但霍青桐嫁了陳家洛,那她自然就是紅花會的一分子,就像駱冰、周綺、李沅芷。“從…直至…”,顯然指紅花會眾當家的序列從高到底,從總舵主到十五當家心硯,這裏把“陳家洛、霍青桐”並列,如果二人沒結婚,金庸顯然不須如此,因為夫婦一體,眾多場合都是作為一個整體並稱,所以陳家洛夫婦就並列排在“從”與“直至”之間了。如果二人沒結婚,就該寫作“從陳家洛、無塵道長直至心硯,紅花會群雄……”。金庸如此寫來,顯是大有深意。

「驀地裏聽得一人長聲吟道:“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終,明月缺。鬱鬱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時盡,血亦有時滅,一縷香魂無斷絕。是耶?非耶?化為蝴蝶。”

吟到後來,聲轉嗚咽,跟著有十餘人的聲音,或長嘆,或低泣,中間還夾雜著幾個女子的哭聲。」

“幾個女子”,很可能就是霍青桐、駱冰、周綺、李沅芷等人。霍青桐自然會來祭拜她的親妹子,何況後文點明了“陳家洛、霍青桐等紅花會群雄自回疆來到北京”。

「陳家洛、霍青桐等紅花會群雄自回疆來到北京,卻為這日是香香公主逝世十年的忌辰,各人要到她墓上一祭。」

“陳家洛、霍青桐等紅花會群雄”,這兒說得更清楚了,紅花會群雄中有霍青桐,因為她是總舵主陳家洛的夫人!“…等紅花會群雄”,金庸把紅花會群雄其他人的名字都省略了,獨列“陳家洛、霍青桐”,意思還不明顯?一個“等”字,更是說明了“陳家洛、霍青桐”是紅花會群雄的首腦!金庸筆下嚴謹,字字珠璣,有時看似不經意的一筆,往往卻是生花妙著,這裏正是如此,巧妙地表明了陳家洛與霍青桐已然成婚。想來金庸也不忍心霍青桐這樣的大好女子一生孤單,但言明了二人結婚,對《書劍恩仇錄》陳-香相戀主題會有所損及,故而採取了這種隱晦的寫法。新修版《書劍恩仇錄》的最後,金庸特意加了一章,正是作為二人必將結婚的一種暗示。

三、結論結論:陳家洛娶了霍青桐!

以上這些,並不是想抹黑《書劍恩仇錄》陳家洛和香香公主的愛情。愛情是一回事,婚姻是一回事。再說,陳家洛、霍青桐二人,在婚後完全可以培育出深厚的愛情,哪怕陳家洛心中始終有著香香公主(若沒有,才不合情理)。還有一點小補充,新修版的《書劍恩仇錄》的最後新加的一篇文章裏,霍青桐托阿凡提給陳家洛帶去一把劍,那是他師公陳正德用來自殺的那柄劍。她叫人轉告陳家洛說,如果他再要自殺,不要用毒葯,也不要上吊,就用這把劍。她隻要收到他自殺的訊息,就會用另一把她師傅關明梅抹了脖子的劍,隨他去。文章最後:雨點撒在兩人的臉上。我想這大概是香香的祝福吧。霍青桐當年剛傾心陳家洛時,送了他一柄古劍。最後又送了他一把長劍。又是與她成雙成為的劍。此中深意,不言自明。

故事編年

1740年 清乾隆五年(陳家洛7歲)

少林寺弟子于萬亭被逐出師門。

1742年 清乾隆七年(陳家洛9歲)

反清組織屠龍幫被清廷鎮壓瓦解。

1748年 清乾隆十三年(陳家洛15歲)

苗家劍、天龍門田氏兩位掌門失蹤。

海寧公子陳家洛離家,拜天池怪俠袁士霄為師。

1749年 清乾隆十四年(陳家洛16歲)

八卦門弟子商劍鳴殘害苗人鳳的四位親人。

1750年 清乾隆十五年(陳家洛17歲)

武當派陸菲青作總兵衙門西賓。

1753年 清乾隆十八年(陳家洛20歲)

闖王衛士之後胡一刀娶妻。

六月,武當派陸菲青鬥殺關東六魔之一焦文期。

八月,武當派陸菲青傳授李沅芷武當派功夫。

武當派弟子餘魚同加入紅花會。

八卦門商劍鳴砍傷飛馬鏢局馬行空。

十二月二十,胡一刀之子胡斐出生。

胡一刀仗義救助平阿四一家。

二十一,跌打醫生閻基為胡一刀傳信。

二十二,胡一刀以苗家劍殺商劍鳴。

二十五,天龍門田歸農、跌打醫生閻基在兵器上暗施毒葯。

“毒手神梟”石萬嗔為田歸農配製毒葯。

二十六,胡一刀夫婦遇難,平阿四救走胡斐。

1754年 清乾隆十九年(胡斐1歲)

苗人鳳錯怪“毒手葯王”一嗔大師。

是年,佛山弱女袁銀姑受辱自盡,孤兒袁紫衣遠走回疆。

1755年 清乾隆二十年(陳家洛22歲)

清朝將領李可秀調任甘肅安西鎮總兵

1756年 清乾隆二十一年(陳家洛23歲)

清朝大臣陳世倌的二公子逼淫母婢,致死人命。

1758年 清乾隆二十三年(陳家洛25歲)

春,紅花會于萬亭夜闖皇宮,告知乾隆身世。

四月,清朝大臣陳世倌夫婦先後去世。

清朝乾隆帝下旨在海寧修建海神廟。

六月,紅花會總舵主于萬亭去世,義子陳家洛接位。

七月,武當派陸菲青師徒隨李可秀赴任杭州。

紅花會“千裏接龍頭”。 群雄大鬧鐵膽庄。

天山北路回族的聖物失而復得。

紅花會徐天宏和鐵膽庄周綺喜訂終身。

八月十八,清朝乾隆帝、紅花會陳家洛兄弟相會。

二十三,武當派張召重和八卦門王維揚的兩虎相鬥。

紅花會在六合塔囚禁乾隆帝。

九月,紅花會徐天宏和周綺的成親大喜。

十月,紅花會餘魚同在寶相寺出家為僧。

十一月,紅花會陳家洛回疆遇美女。

武當派同門相殘,張召重殺師兄馬真。

回部霍青桐力排眾議,大敗清軍主力。

1759年 清乾隆二十四年(陳家洛26歲)

二月十八,清朝富德率援兵至葉爾羌。

天池怪俠袁士霄建沙城,掃除狼害。

武當派張召重葬身狼腹。

初夏,紅花會陳家洛在福建莆田少林寺連闖五關。

七月,回部木卓倫、霍阿伊父子力戰而死。

八月,回部香香公主在北京遇難。

紅花會陳家洛率領群雄棲身回疆。

1760年 清乾隆二十五年(陳家洛27歲)

八月,紅花會釋放福康安

詩詞總匯

紅花會之切口

天下萬水俱同源

紅花綠葉是一家

陸菲青所吟(稼軒詞)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

回首萬裏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餘魚同涼州積翠樓題詩百戰江湖一笛橫

風雷俠烈死生輕

鴛鴦有耦春蠶若

白馬鞍邊笑靨生

千古第一喪心病狂有情無義人題

李沅芷贈十四當家

情深意真,豈在醜俊,

千山萬水,苦隨君行。

衣帶漸寬終不悔,

為伊消得人憔悴!

乾隆之錦銹乾坤錦銹乾坤佳麗御世立綱陳紀

四朝輯瑞徵師濟盼皇畿雲開雉扇移

黎民引領鸞輿至安堵村村楊酒旗

恬熙御爐中叆叇雲霏

陳家洛所吟(稼軒詞)醉裏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

八百裏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

沙場秋點兵

陳家洛與乾隆對答(納蘭詞乾:且由他蛾眉謠諑古今同忌

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

陳:大笑拂衣歸矣如斯者古今能幾

向名花美酒拚沉醉

天下事公等在

陳家洛題詩贈乾隆攜書彈劍走黃沙

瀚海天山處處家

大漠西風飛翠羽

江南八月看桂花

玉如意唱一半兒小曲碧紗窗外靜無人跪在床前忙要親

罵了個負心回轉身雖是我話兒嗔

一半兒推辭一半兒肯

玉如意所唱小曲幾番得要打你莫當是戲

咬咬牙我真個打不敢欺

才得打不由我又沉吟了一會

打輕了你你又不怕我

打重了我又信不得你

罷冤家也不如不打你

玉如意所唱小曲(諷乾隆)終日奔忙隻為飢才得有食又寒衣

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卻嫌房屋低

蓋了高樓並大廈床前缺少美貌妻

嬌妻美妾都娶下忽慮出門沒馬騎

買得高頭金鞍馬馬前馬後少跟隨

招了家人數十個有錢沒勢被人欺

機來運轉做知縣抱怨官少職位卑

做過尚書升閣老朝思募想要登基

一朝南面做天子東征西討打蠻夷

四海萬國都降服想和神仙下象棋

洞賓陪他把棋下吩咐快故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做起閻王發牌鬼來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升到天上還嫌低

玉皇大帝讓他做定嫌天宮不華麗

陳家洛詠西湖月夜寒波拍岸金千頃灝氣涵空玉一杯

乾隆御製駐陳氏安瀾園即事雜詠

名園陳氏業題額曰安瀾

至止緣觀海居停暫解鞍

金堤築籌固沙渚漲希寬

總廑萬民戚非尋一己歡

兩世鳳池邊高樓睿藻懸

渥恩賚耆碩適性愜林泉

是日亭台景秋遊角微弦

觀瀾還返駕供帳漫求妍

乾隆贈陳家洛溫玉上之銘文情深不壽強極則辱

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乾隆贈玉如意西湖清且漣漪扁舟時蕩晴暉

處處青山獨往翩翩白鶴迎歸

昔年曾到孤山蒼藤石木高寒

想見先生風致畫圖留與人看

玉如意回詩乾隆暖翠樓前粉黛香

六朝風致說平康

踏青歸去春猶淺

明日重來花滿床

西江月(諷乾隆)鐵甲層層密布刀槍閃閃生光

忠心赤膽保君皇護主平安上炕

湖上選歌徵色帳中抱月眠香

刺嫖二客有誰防屋頂金鉤鐵掌

餘魚同客堆所聞多才若得多愁多情便有多憂

不重不輕證候甘心消受

誰教你會風流

香冢之題詞浩浩愁茫茫劫

短歌終明月缺

鬱鬱佳城中有碧血

碧亦有時盡

血亦有時滅

一縷香魂無斷絕

是耶非耶

化為蝴蝶

作品目錄

第一回古道騰駒驚白發 危巒擊劍識青翎第十二回盈盈彩燭三生約霍霍青霜萬裏行
第二回金風野店書生笛 鐵膽荒庄俠士心第十三回吐氣揚眉雷掌疾驚才絕艷雪蓮馨
第三回避禍英雄悲失路 尋仇好漢誤交兵第十四回蜜意柔情錦帶舞長槍大戟鐵弓鳴
第四回置酒弄丸招薄怒 還書貽劍種深情第十五回奇謀破敵將軍苦兒戲降魔玉女瞋
第五回烏鞘嶺口逢鬼俠 赤套渡口扼官軍第十六回我見猶憐二老意誰能遣此雙姝情
第六回有情有義憐難侶 無法無天賑飢民第十七回為民除害方稱俠抗暴蒙污不愧貞
第七回琴音朗朗聞雁落 劍氣沉沉作龍吟第十八回驅驢有術居奇貨除惡無方從佳人
第八回千軍岳峙圍千頃 萬馬潮洶動萬乘第十九回心傷殿隅星初落魂斷城頭日已昏
第九回虎穴輕身開鐵銬 獅峰重氣擲金針第二十回忍見紅顏墮火窟空餘碧血葬香魂
第十回煙騰火熾走豪俠 粉膩脂香羈至尊魂歸何處
第十一回高塔入雲盟九鼎快招如電顯雙鷹後記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