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紅1936

暗紅1936

《暗紅1936》是電廣傳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投資並製作的諜戰情感電視劇,根據馬營的長篇小說《潛伏》改編。由李駿執導,王學兵、劉佩琦、餘皚磊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1936年的古城西安,陝西省黨部新生武伯英意外發現了引發西安事變的絕密手諭情報,進而引發明爭暗鬥的故事。

該劇于2011年8月3日在廈門影影片道首播。

  • 中文名稱
    暗紅1936
  • 出品時間
    2010年
  • 宣傳推廣
    君和傳播
  • 製片地區
  • 集    數
    32集
  • 拍攝地點
    山西榆次、太谷
  • 導    演
    李駿
  • 首播時間
    2011年8月3日
  • 類    型
    懸疑、刑偵
  • 出品公司
    電廣傳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 主    演
  • 出品人
    彭益
  • 首播平台
    廈門影影片道
  • 製片人
    何文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星平台
    貴州衛視
  • 其它譯名
    anhong1936
  • 原    著
    馬營
  • 編    劇
    郝岩
  • 線上播放平台
    樂視 PPTV

劇情介紹

這是一部以“西安事變”為背景,把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相結合的商業主旋律諜戰大劇。一幕幕促成“西安事變”爆發鮮為人知的生動往事,可謂延伸了歷史,豐富了歷史。一對孿生兄弟的意外錯位,一個男人與三個女人情感的錯位糾葛,一個潛伏者與三個老牌特務的終級較量,構架成該劇跌宕起伏的獨特看點。其間穿插的辦公室戀情、職場謀略,使該劇更具現實性。

暗紅1936

西安望族武家有對孿生兄弟:武伯英和武仲明,兩兄弟少年時同被土匪綁票失散。前者供職國民黨武漢黨部,後者漂泊日本,後參加共產黨。武仲明在上海被捕,哥哥獲悉前去營救,眼看營救成功在即,深得老蔣寵愛的特務“庖丁”竟然不顧釋放令已經發出,決意先斬後奏槍殺武仲明。而兄弟倆偶然的一次“狸貓換太子”,讓哥哥替弟弟喪命。

紅軍到達陝北,蔣介石欲將西安作為陪都考慮,西安一時成為全國的焦點城市,是中統、軍統、中共、日本人、中央軍、東北軍、西北軍各方情報特工人員爭奪的前沿。組織上讓武仲明冒充武伯英,潛回西安。

武仲明剛到西安,便面臨一場生死考驗。辦公室的新派女性黃秀玉因早就痴迷武伯英的詩歌,對其瘋狂示愛。一直追求黃秀玉的特務科長胡漢良對武仲明身份生出懷疑。更令武意想不到的是,此前已經與哥哥離異的嫂子沈蘭,竟然因為懷孕回到西安尋夫……恰在這時,特務頭子齊北以聯絡官的身份赴西安黨調處就職。兩人一見均大驚,齊北正是在上海秘密槍決武仲明的“庖丁”!齊北三番五次對武仲明進行考驗,危急關頭,武在沈蘭和組織的幫助下,將危險一一化解。武被送往南京接受進一步考察,投敵特務葛壽芝老奸巨滑,卻極欣賞武的才幹與膽識。但武沒有想到,自己當年在上海的同事蘇敬已經叛變,出現在這裏,而自己在日本留學時的初戀情人吳玉華也來了,武頓時陷入情感糾葛之中……

暗紅1936

武仲明和葛壽芝、蘇敬一同回到西安,齊北重用武、葛。葛與齊的聯手,讓地下黨遭受打擊,武將潛伏在延安的特務名單送出,打掉了敵人的特務網,挖出齊北安排在楊虎城處的臥底特務“天珠”,保護張學良駕機到膚施順利與周恩來見面……

黃秀玉知道自己無法得到武仲明,告訴胡漢良,隻要查出是誰殺害了自己的父母,就嫁給胡漢良。

暗紅1936

日本特務“菊劍”在西安活動猖獗,武仲明受命追查。吳衛華來到西安,其身份是東北流亡同鄉會副會長,會長是張學良。吳衛華直言來西安就是為了武仲明。而在武老太太的堅持下,吳衛華還住到了武家,這讓武時刻遭受著感情折磨。他註定難逃三個女人的情感漩渦。為保全起見,沈蘭被送回武漢,但半路卻被齊北劫走。後地下黨將其營救,送到陝北。葛壽芝成了西安情報界的“一寶”,馬志賢在胡漢良的牽線下,收買葛,換得“菊劍”行蹤,但抓捕時,竟然被吳衛華攪局,而吳衛華在得知哥哥是“菊劍”後,居然大義滅親手刃了哥哥。

武仲明配合明為少帥牙醫實為中共黨員的劉尊,將宋慶齡的客人斯諾和馬海德送到陝北。齊北追查“內鬼”,借武仲明之手,將胡的“死黨”李直槍斃。最後關頭,武仲明才得知一直在暗中保護自己的同志竟然是李直。但為了大局,他不得不向自己的同志開槍。

武仲明挑起齊北、葛壽芝、胡當良間的矛盾。齊北欲鏟除胡漢良,將葛送回南京,可葛在半途中被並沒有犧牲的李直截走,沒想到,葛壽芝用毒自殺。黃秀玉從胡漢良處得知,殺害父母的人正是化名為“庖丁”的“義父”齊北,黃找齊對質,齊憎恨胡漢良摧毀了他心裏唯一的一片情感聖地,令黃背叛了自己。武仲明得知胡漢良向東北軍倒賣煙土,告知齊北,齊北一怒之下,借機讓手下處決了胡漢良。可沒等他下手,胡漢良卻死在同他一起走私煙土的警察局長馬志賢手裏。

暗紅1936

“菊劍”仍然在行動,所有的疑點都指向了吳衛華,她正是“雌菊劍”。蔣介石再次來到西安,吳從蔣的貼身侍衛處買得情報。武追蹤吳,險被毒死,拿到情報,卻無力送走。

心灰意冷的黃秀玉要出國,齊北在黃的住處發現了黃寫給武仲明的一封信。原來,黃早就知道武仲明的真實身份。齊帶人去抓武仲明,吳跟去。武為保護黃,犧牲,臨終前將情報給了黃,黃將情報轉交劉尊。

張學良正為兵諫與否搖擺不定,劉尊帶來武仲明的情報最終讓其下定了最後決心,“西安事變”爆發……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武仲明王學兵武伯英
齊北劉佩琦----
黃秀玉彭楊----
吳衛華車永莉----
沈蘭張延----
胡漢良餘皚磊----
劉尊秦梵翔----

影片製作

製作背景

《暗紅1936》開機 王學兵上演錯綜復雜戀情(圖) 由電廣傳媒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投資並製作的大型諜戰情感史詩大戲《暗紅1936》9月18日在太原附近榆次老城正式開機。該劇主演也一一揭曉:劉佩琦、王學兵、張延、彭楊、車永莉等人打造的強大明星陣容昭示了該劇的巨大潛力,而該劇的編劇郝岩也非同小可,他曾經是央視熱播大戲《冷箭》的編劇。

暗紅1936

《暗紅1936》開機時值9.18紀念日,劇組經過開會商量,決定在開機之前,劇組全體演職人員進行集合,為死難同胞集體默哀。製片人何文表示,《暗紅1936》故事內容本來就涉及到抵抗日本侵略的內容,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不忘國恥,都要弘揚先烈愛國之情,在開機之前增加一個特別的環節,也是為了緬懷英烈報國之志,恪守革命遺志!

《暗紅1936》講述的是以著名的“西安事變”為背景的一個諜戰故事,主角武仲明借用自己死去的哥哥武伯英的身份混入國民黨內部,經過多重考驗,獲取重要情報促成了西安事變的經過。同時,劇中還將穿插體現出武仲明和暗戀武伯英的國民黨女特務黃秀玉、自己的初戀情人但是身份卻是日本間諜的吳衛華、嫂子沈蘭之間三段錯綜糾葛的情感關系,在繾綣曖昧的氣氛中,以諜戰獨有的密不透風的懸念橋段和對壘關系鋪墊,使得整個劇本一氣呵成。其中,扮演男一號武仲明的王學兵已是在《羊城暗哨》之後二度出演諜戰片,而老戲骨劉佩琦則一改以往經常演“好人”的習慣,這次演起了老奸巨猾、代號“庖丁”的特務齊北。而在劇中扮演三位女主角的分別是張延、車永莉和新生代女演員彭楊。王學兵此次出演男一號武仲明(武伯英)是一個一人分飾兩角的高難度角色,尤其是要和三個不同的女人演繹對手戲,將是對王學兵演技的最大考驗。不過對于厚重的歷史題材的把握,王學兵已經日漸精純,在《羊城暗哨》中,他就成功塑造了羅佩綸這一角色,他堪稱是目前國內演員中的多面手,今年已年近不惑的他自出道以來,就顯示出了其戲路多變的特點。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他表示,吸引他演《暗紅1936》主要是因為因為劇本,“故事非常有看頭,而且和其他諜戰劇不一樣,這部戲有非常明顯的自身特點,我看過一遍之後就深深喜歡了。做演員最怕角色重復,我也演過諜戰戲,但是《暗紅1936》這個角色個性非常出彩,讓人過目不忘。”

而另外和王學兵搭檔對手戲的老戲骨劉佩琦,也是觀眾非常熟悉的老演員。多年來的摸爬滾打早已練就了一身爐火純青的演技,但是觀眾所熟知的劉佩琦,多數的都是扮演一些性格忠厚老實、為人和善的角色,但是在這次的《暗紅1936》中,劉佩琦將搖身一變,扮演劇中的頭號反派,也就是武仲明最大的敵人、國民黨特務、代號“庖丁”的齊北,正是他槍殺了武仲明的哥哥武伯英,才拉開了故事的序幕,兩人的暗戰也將貫穿故事的始終。

王學兵和劉佩琦都是實力派的演員,兩人塑造角色自然是不用擔心,而且在劇中兩人也將頻頻“暗戰”,絕對是故事中最為好看的部分。王學兵的沉穩、劉佩琦的老練,將塑造成潛伏的武仲明和狡詐的齊北之間最大的性格斷層,兩人之間的爭鬥,值得觀眾期待。

分集劇情

第1集

1917年,民國六年,西安望族武家遇到了一件大事,年僅十二歲的雙胞胎兄弟武伯英、武仲明遭土匪綁架,為救哥哥,弟弟武仲明挺身而出,甘為人質,自此下落不明。  1936年上海,武仲明遇到了女孩兒骨頭後吻了她,他在衛生間裏被人當成了武伯英。上海黨調處的陳克差點兒被殺,骨頭中槍倒,他也被打暈在地。在武漢的武伯英接到陳克的電話,陳克將武仲明的訊息告訴了他。  武伯英接到電話後立即趕往上海,武仲明化名秦武,他是中共在上海的主要地下黨人員之一,在監獄中他見到了自己親弟弟。他們有十九年沒見了,沒想到這一別後的相見會在監獄之中。  陳克讓人在監獄中照看武仲明,武伯英找楊虎誠主任幫忙,小開也在活動著幫忙。武伯英見到了小開,小開希望能和他聯手救出秦武。營救秦武的工作一正在進行之中,小開、陳克和武伯英經過努力終于拿到了秦武的保釋書。  南京巡視員齊北的到來讓營救工人變得復雜,秦武的歌聲吸引了他。徐恩曾簽發了秦武的釋放書,武仲明堅決不寫那自白書,武伯英打算替他寫自白書。齊北親自找到徐恩曾說秦武的事情,秦武是上海有名的四桿槍之一。  武伯英不能看著武仲明去死,他在監獄中和武仲明換了衣服,武仲明在暈倒之際被救出了醫院。齊北帶人來到了龍華監獄,他要將人帶出後就地槍決,武伯英被帶出去後想著他弟弟說過的話,他從弟弟身上看到了一種追求民族幸福和國家獨立的力量,弟弟那雙釋放著自由解放光芒的眼睛,讓他感自愧不如,在這一瞬間他明白了隻有讓弟弟這樣的人活著這個國家才能有希望。  秦武被殺的訊息在上海迅速傳開,陳克開車將武仲明送了出去,武仲明知道他哥死的訊息後很吃驚。陳克想悄悄地處決秦武,當他開槍時被秦武勒住了脖子,秦武知道了他們住在上海飯店。  秦武看到了出門的齊北,小開知道了死的人是他哥哥武伯英。小開準備讓秦武去西安蒐集情報,但秦武要殺死齊北後再走,他陷入了極度痛苦之中。

第2集  

1935年12月的西安,此時的中國危機四伏,日本在華北大舉入侵,國難當頭之際,蔣介石命令東北軍夾擊剛到達陝北的紅軍。齊北也來到西安任職,他清心寡欲,在蔣介石那兒很吃得開,徐恩曾建議讓他調到西安的。  武仲明回到了家中,老太太在堂屋等著他,他進屋後就給太婆磕頭。他太婆感覺是武仲明回來了,權叔好像看出了不對勁兒的地方,他讓朵兒做兩碗不同的胡辣湯給送過去,權叔在去給他送洗腳水的時候看到了他喝的湯。  武仲明在楊公館家中見到了齊北的車,他回到家後見到了他嫂子蘭兒,蘭兒懷孕了,他說已經寫了休書,並叫蘭兒馬上回武漢。武仲明將他和身份告訴了嫂子,並說他哥為救自己死了。  蘭兒打了武仲明,她不相信這是真的。權叔的到來讓武仲明捂住了他嫂子的嘴巴,他讓蘭兒配合他,蘭兒明白了他的想法。蘭兒以為是他殺了自己的哥哥,她拿起剪刀刺向了武仲明,武仲明用胳膊擋住。  武仲明找到組織,他說已將自己身份告訴了嫂子,他還有個化名是陸毫,他的情況被匯報給上級。蘭兒準備回武漢,她對武仲明說不會將情況告訴任何人。

第3集

胡漢良認為徐恩曾就是個大貪官,他對處長的的位置也寄予希望。他讓李直多註意,如果他能當上處長就任命他為科長。蘭兒早上起來出門時暈倒了,經過醫生診斷沒什麽大事兒,休息兩天就好了。武仲明進去後照顧著他嫂子,蘭兒暈迷中叫出伯英的名字。  齊北提升胡漢良為處長,他說現在唯一信任的人就是他,他要把省黨部所有人都變成西安城裏人見人怕的人。胡漢良回去後讓李直領導一科的人,他來到新運分會訓話。李直帶著武仲明來到新雲分會,他被安排成為這兒的新總幹事。  武仲明來到新運分會後見到了幹事黃秀玉,她說他們很早就認識了。胡漢良讓李直去調查一下這個武伯英,黃秀玉在給武仲明倒茶時念起了一首詩。齊北去黃秀玉家裏看望她,她知道了他就是南京來的特派員。  武仲明將情況匯報給了組織上,組織上讓他繼續周旋,齊北留在西安的訊息被確認了,組織上給他安排了在省黨部門口拉車的老鐵。蘭兒說她會等太婆過了壽辰再走,她不想看見伯英那張臉。黃秀玉想要出國的想法因為武仲明的到來有所改變,大家都知道黃秀玉有背景。  胡漢良記起了六年前的培訓班裏見到武伯英,武仲明對于黃秀玉提出的詩產生了質疑。胡漢良對武仲明提起了在培訓班裏事情,黃秀玉對徐志摩很為崇拜。等胡漢良走後,武仲明對黃秀玉說以後不要再提及那些詩詞,他憤怒地摔了杯子,他隻能採取最簡單的辦法來掩飾內心的慌亂。

第4集 

組織告訴了武仲明關于他哥哥武伯英六年前與胡漢良參加培訓班的事。武仲明對組織說了黃秀玉念詩的難題,組織雖動用了關系,可是也沒查出來武伯英與黃秀玉的關系。  沈蘭每次看到武仲明,就是看呆,總把他當成他哥哥武伯英。了為減少兩人彼此見面的機會,也為了減少兩人的情感摧殘,武仲明徹夜工作,不回家。而這一切,沈蘭也都明白。齊北向胡漢良打聽武伯英的事,齊北要胡漢良查清武伯英的背景。武仲明問黃秀玉是哪裏人,卻被黃秀玉以不是有關工作的問題而諷刺了武仲明一頓。齊北以吃飯來講做人,而他也要以此種方法來培訓黨調處的人。  黃秀玉最近幾天對辦公室裏的人不冷不熱的,同事的隨口一句話都能引起黃秀玉的一頓惡罵。齊北來到新運會,見到了武仲明。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但武仲明忍住了,而看到武仲明的一瞬間,他的大腦裏一片空白。武仲明與齊北的戰爭就此拉開了帷幕。  齊北從黃秀玉那裏了解到武伯英會寫詩的事。武仲明又一次沒回家。  李直查到了武仲明化名秦武,之後被化名皰丁的人槍殺的事。于是胡漢良就此事去慰問武伯英。趁此機會,武仲明用組織給的六年前青清培訓班畢業照的事打消了胡漢良對自己的懷疑。但齊北不相信,打算從武仲明的家人下手調查武仲明。正在辦公室的武仲明突然接到電話說沈蘭不見了。

第5集

原來沈蘭是去了省黨部,她要看一看武仲明是不是真的以他哥哥的身份在省黨部工作加班。卻正好遇到了齊北。齊北向沈蘭說想武伯英的弟弟武仲明化名秦武的事,並拿也登有秦武的報紙,這讓沈蘭很激動。幸好被及時趕來的武仲明解了圍,于是武仲明以沈蘭身體不好把沈蘭攙扶走了。  回到家後,沈蘭與武仲明說起了他們共同懷念的人武伯英。為了自己的丈夫武伯英,為了武家,沈蘭決定要好好的保住肚子裏的孩子。而武仲明則說起了小時候哥哥常替自己挨打的事。當沈蘭說到武伯英會寫詩並發表過,武仲明想起黃秀玉老念武伯英的詩,于是向沈蘭要了哥哥以前寫的詩來看。齊北研究了大半夜與沈蘭的對話,卻沒理出明確的頭緒。  第二天,武仲明要去上班,沈蘭不要他去,怕齊北會看穿武仲明。武仲明讓沈蘭放心,他說他會越來越像武伯英。在上班的路上,武仲明看到黨調處抓了好多人。組織要武仲明想辦法救出自己的同志,前提是在自己不被暴露的情況下。並且還讓他與深埋在黨調處的一個同志天珠結上頭。剛到辦公室門口,正好碰到審犯人回來的胡漢良。  回到辦公室,自己的一個下屬小丁給武仲明送禮,想讓他幫忙救人。武仲明問為什麽不請黃秀玉幫忙,于是小丁說出了胡漢良想追黃秀玉的事。為了打消黃秀玉的懷疑和更好的工作,武仲明把昨晚看到的哥哥的詩念給了黃秀玉聽,並借大家認為的他弟弟的死來給人看,從此,他武伯英要變了,不再是詩人了。這要黃秀玉很難過。于是,黃秀玉決定幫武仲明對向胡漢良求情救人。  聽到黃秀玉找自己,胡漢良屁顛的去了。雖然看黃秀玉是為別人幫忙不太高興,但還是打電話放人了。胡漢良請了攝影師,為黃秀玉請了半天假,黃秀玉邀武仲明一起去。武仲明把小丁的錢給了胡漢良,要胡漢良放人。齊北聽說武仲明托關系保的人,于是讓放了再抓起來。黃秀玉把武仲明說以後不寫詩的事說給齊北聽了。  一大早,小丁就把武仲明的茶泡好了。打扮很漂亮的黃秀玉等著和武仲明一起去照相,但武仲明以要工作為名不去了。一切都收拾妥當的胡漢良正要去找黃秀玉,卻來了電話,說是齊北找他。

第6集

齊北交給胡漢良一個緊急任務。臨走時胡漢良要李直去把相機給黃秀玉送去,李直把膠卷拿了出來給了胡漢良,胡漢良對李直很贊賞。黨調處的電話打不出去,為了保護共軍釋放的國軍將領高福源的安全,而胡漢良下令黨調處的人除黃秀玉外誰都不能出去,所以武仲明決定利用黃秀玉。正在苦于不能出去之時,這時武仲明看到門口的個賣糕點的,于是武仲明以糕代高把訊息傳給了車夫老鐵,要他讓高福源敢快離開。胡漢良去抓高福源的時,結果高福源提前一步走了。  朵兒在去給沈蘭買鴨脖的路上,看到學生演講。這時警察過來了,朵兒摔倒了,演講的那個人陳新過來把朵兒扶了起來,並把朵兒送回了家,同時也把一些先進的思想傳輸給了朵兒。原來這個陳新原名叫陳培林,是劉北派去故意接近朵兒的,目的是要從朵兒的口中套出關天武伯英的事。  楊虎城的主管讓人送來了禮品,阿麼讓武仲明記著楊虎城的好。晚上,武仲明要在外面凳子上睡,天冷,沈蘭讓他回屋睡了。武仲明吸煙的習慣跟他哥哥武伯英一樣,這讓沈蘭又想起了武伯英,沈蘭又拿出武仲明與他哥哥的信物,這讓武仲明不得不想起他一直不願想起的小時候與哥哥分離的情景。  第二天,權叔發現朵兒從街上帶來的傳單,很生氣。沈蘭提醒武仲明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小心些。武仲明說他會的。  因為抓高福源失敗,齊北挨了上級的批。李直說他覺的有人走漏了風聲。小丁小次托武仲明救的三個人又被抓了,結果那三個人是販賣煙土的。組織要武仲明通過楊虎城把金條換成法幣,並說現在他們的關口隻剩下易俗社這個了。而這時,胡漢良也已經盯上了易俗社。胡漢良刑逼易俗社的跑堂的人,並通過這個人圍場打援,逼戲子寶兒唱戲,以引出接頭的人。這天武仲明來到了戲班子,剛點了出暗號戲,就看到了下面的胡漢良。

第7集

看到胡漢良後,武仲明很著急。有人點了三堂會審,胡漢良讓跑堂的去給他送瓜子,那人剛走,胡漢良的人便跟了去。武仲明對老鐵說易俗社的點不能用了,並給了他些錢讓他給他兒子買點補品。齊北註意到了省黨部門口的車夫老鐵。老鐵故意跟另一個車夫打架,把武仲明引出來後,對他說了訊息。下了班了,黃秀玉等著武仲明吃飯,武仲明說也叫上胡漢良,借此謝謝胡漢良。胡漢良匆匆吃完飯要走,黃秀玉不依,胡漢良說要去易俗社,有任務。今天是黃秀玉的生日,她也要去,于是胡漢良讓他和武仲明跟了去。  在胡漢良的眼皮底下,武仲明成功的把訊息送了出去。第二天,武仲明在省黨部門口沒看到老鐵,他猜想老鐵可能被捕了。沒抓到人,齊北怪罪胡漢良。劉北聽說昨晚武伯英也在,很是疑惑。齊北抓到了老鐵,打算用老鐵的兒子來對付老鐵。老鐵是共產黨,而他總是待在省黨部門口,這讓他對武仲明的懷疑更加深了。組織知道老鐵被抓,要去看他孩子,結果看到老鐵的兒子被特務抓住了。在監獄裏的老鐵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心裏很痛。  怕老鐵叛變,了為武仲明的安全,上級要武仲明立即撤離。武仲明堅持不離開。為了讓齊北不再拿自己的兒子來威脅自己,于是就把自己的兒子掐死了。痛心的老鐵要找齊北拼命,結果被胡漢良開槍打死了。第二天,武仲明從黃秀玉口裏得知老鐵和他兒子都死了,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

第8集 

武仲明拿槍打算去找殺齊北,正好被沈蘭碰到。恰好齊北不在屋裏,武仲明一直在那等,最後終于決定回家了,回家後卻看到沈蘭一直在等他。第二天,沈蘭發現武仲明口袋裏有一粒葯,于是讓武仲明答應她為了武家要好好保護自己。 李直對武伯英的太太沈蘭作了調查,並把沈蘭的一張照片給了齊北。胡漢良問李直去齊北那幹嘛去了,李直說是去匯報會議精神,但胡漢良好像不太相信。飯桌上,阿麼的壽辰上,阿麼又說起了武伯英,這讓沈蘭很傷心。這時,齊北拿著禮物來給阿麼賀壽來了。阿麼指著讓齊北坐遠一點的座位,說那是給伯英留的座位,這讓齊北心裏又疑惑起來。

第9集

到了飯店,武仲明發現沈蘭也在,原來是胡漢良從半路把沈蘭截回來了。飯桌上,齊北敬沈蘭,武仲明替她喝了,黃秀玉看到後很不舒服。胡漢良去打電話證實了沈蘭回家的借口,于是,武仲明又一次化險為夷。烤全羊上來了,武仲明正要去拿,幸好沈蘭抓阻止了,原來沈蘭不喜歡羊肉,而為了沈蘭武伯英也不吃羊肉了。吃完飯,胡漢良提議說去娛樂一下,黃秀玉因為武仲明不太高興,走人了,沈蘭也找了個借口走了,于是武仲明也跟著沈蘭走了。 回到家,沈蘭把武伯英以前得過急性闌尾炎的事和她不喜歡羊肉的事告訴了武仲明。

第10集 

胡漢良請黃秀玉和武仲明吃西餐,想請武仲明幫忙。原來胡漢良搞洗錢得罪了馬老三,而武伯英與馬老三卻有著淵源。吃飯時,武仲明看朵兒有點怪,但他隻是認為是女孩子大了的問題。朵兒對他父親說起武伯英是日本特務的事,她父親很生氣的要她把武家的事爛在肚子裏。  武仲明去找馬老三,卻發現馬老三已經被殺了,武仲明這才發現自己上當了。黃秀玉一聽武仲明出事了,立刻去找胡漢良。沈蘭去找楊虎城,楊虎城表面上說不管這事,但他的下官王隊長卻對沈蘭這事還有救。沈蘭去找胡漢良,胡漢良卻看到沈蘭就躲了。王隊長去找扣押武仲明的馬局長,但馬局長卻要說再調查調查。王隊長走後,齊北立即給齊北打電話,原來這事都是齊北一手安排的。這時正好黃秀玉來找齊北,齊北說等武仲明到草甸子監獄後讓她再見武仲明。  阿麼等著武仲明回來吃飯,說起英兒不來明兒也不來,沈蘭聽了又勾起了傷心事。胡漢良因為是自己求武仲明幫忙的,事情因他而起,他有些愧疚,所以自己去監獄去勸武仲明,但卻被武仲明狠狠的罵了一頓。而這件事,也正是武仲明正在等待的一個結果,因為這樣可以打消齊北的懷疑。  沈蘭又來黨調處找齊北,齊北說隻有武仲明答應來黨調處工作才會救他。齊北又讓黃秀玉給武仲明帶話說隻有他答應去黨調處,他才可以活命。在牢裏,黃秀玉向武仲明表白了,但被武仲明拒絕了。這讓黃秀玉很傷心。  陳培林發現武仲明小肚子上有塊疤,並把這事告訴了齊北。齊北把任務給武仲明分配了任務,武仲明說把特務科改成行動組,這讓齊北對他更加欣賞。武仲明對齊北說,隻要上級找也皰丁,他的這條命就可以交給黨國,齊北送武仲明一把槍,讓他為他弟弟報仇,但武仲明說等用的著的時候他再向齊北要。沈蘭對武仲明的關心,黃秀玉雖看在眼裏,但還是很不舒服。齊北讓武仲明離開西安一頓時間去南京的黨調處培訓基地,讓培訓技能,順便與總部的人拉好關系。

第11集

武仲明去南京黨調處培訓基地上課,卻被以前出賣秦武的叛徒看到。上課的人是校長葛壽芝,校長讓一個同學來參加他的測試,但測試者必須得喝下他配製的毒葯才能有資格參加測試。他選擇了武仲明。大家看著武仲明的一舉一動,在最後一分鍾,武仲明找到了解葯。喝完所謂的解葯之後的武仲明跑出了教室,叛徒也跟了去,但是卻發現武仲明沒有一點反應。  吃飯時,武仲明把叛徒的手帕還給他了,這更讓叛徒疑惑了。叛徒找武仲明出來,說他沒有出賣組織,他自從叛變後,一直提心吊膽。但武仲明說他不是秦武,是武伯英。這讓葛校長更加疑惑了。原來這些都是齊北與校長他們串通好的來試控武仲明的。叛徒蘇敬去找武仲明套近乎,並說要晚上帶他去見一個與他弟弟有關系的一個叫清子的女人。原來清子就是武仲明在日本的初戀情人。清子一看到武仲明就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武仲明,並口口聲聲說自己最近一直在找武仲明,自己一直很後悔以前的所做所為。被告知抱著的人是武仲明的哥哥武伯英之後,清子說起了她和武仲明從初識到想戀再到分離的事,並說自己一定要找到武仲明,並告訴他自己可以跟著他,哪怕是海角天涯。  蘇敬借口出去,卻在外面偷聽清子與武仲明的談話,但卻沒有聽到他想要的。武仲明此時正遭受著情感的折磨,他的一舉一動都可以把他的身份暴露。要與初戀情人相處的短暫時間內,武仲明的心理壓力更大,但他還是用理性控製住了自己對初戀情人的感情。  葛校長給清子打電話,向她詢問關于武仲明的事,清子說武仲明與武伯英雖然相邈差不多,但性格卻有天壤之別。  培訓處上射擊課程,卻拿活人來當耙子,校長說這些人是抓來的共產黨。當大家都舉著槍對著面前的活人時,武仲明呆立著,不舉槍。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他等待著他的解釋,但正在這時,出人意料的,武伯明突然舉起槍射向了自己面前的人。後來武仲明才知道,原來那些當耙子的活人不是共黨,而是煙土販子。

第12集

葛校長與齊北通電話說了關于武伯英往家打電話的事,齊北通意了。然而,武仲明的一字一句齊北他們都能聽的一清二楚,還好,沈蘭知道齊北他們有監聽,所以也很配合武仲明。  能清子以找手帕為借口來培訓處找武仲明。武仲明與清子的一舉一動蘇敬都盯著。清子勸武伯英回新運會。清子打算回西安武仲明的老家。但武仲明卻不想讓她去。齊北又與葛校長通電話,葛校長說起上次在刑場上的事,他對武伯英有些懷疑。但齊北對他做了思想工作,並要人把武伯英培養成一把利劍。  剛通完電話,胡漢良已經到葛校長的辦公室了。葛校長對胡漢良的一通恭維讓胡漢良心裏很舒服。武伯英來到葛校長辦公室,胡漢良對葛校長很是看不起。胡漢良說武伯英要是回西安可是大有用處,說要晚上帶著清子一起去吃飯。  在街上的朵兒無精打採的,陳培林又來找朵兒了。陳培林說武仲明是日本特務,並要朵兒晚上去聽武仲明與沈蘭的牆根。  晚上吃飯時,清子請胡漢良多多照顧武伯英。吃完飯,胡漢良帶武仲明去了妓院,老鴇把妓院裏所有錯的尋妓女都叫來了,胡漢良找了兩個來陪他們。酒後吐真言,原來胡漢良是嫉妒黃秀玉喜歡武伯英。胡漢良懷疑武伯英與黃秀玉有不正當關系,兩個人說著說著就動起手來,武伯英用槍指著胡漢良,兩個人爭執間,一不小心,槍走火了。結果把整個妓院搞得一團亂。  第二天,蘇敬和葛校長一起回了西安。飛機上,胡漢良說起西安的形式,他說西安現在有一個日本特務小組一個叫菊劍的團伙很是猖獗。齊北把任務分配了。黃秀玉也分到了行動組,她把武仲明的辦公室打掃的很整潔。胡漢良向齊北匯報說武伯英好像不食人間煙火,不近女色。這更讓齊北對武伯英大加贊賞。  回家的武仲明剛下黃包車,就見兩個為馬老三報仇的人凶狠狠的跟了過來,幸虧武仲明早發現,製服了他們。看到回到家的武仲明,大家都很高興,但阿麼卻問武仲明有漢有帶婆姨回來,武仲明說她糊塗了,就和沈蘭一起趕緊走了。武仲明跟沈蘭說上他女朋友的事,沈蘭很高興,但說到沒被認出來,兩個人都沉默了。

第13集

武仲明去找組織,組織說要與他一起寫一篇命題作文。回來的武仲明發現鬼鬼祟祟的朵兒在監聽自己,為了不暴露,武仲明沒有拆穿朵兒,而是將計就計,與沈蘭合演了出戲,這讓趴在外面的朵兒聽到了。不經意間摟在一起的武仲明與沈蘭一陣尷尬。回屋後的朵兒因為做了虧心事很是緊張,被阿麼的突然說話嚇了一跳。  葛校長與齊北談起當今的局勢,齊北把個局勢說的頭頭是道。投誠的葛校長還保留著幾個共黨重要人物的相片。兩個人又說起了武伯英,葛校長還在擔心武伯英是在偽裝,但齊北說武伯英身上的疑點在一點點的消失,能量在一點點的釋放,但還不是完全的相信。  陳培林又來找朵兒來了,沉浸在戀愛中的朵兒很開心的告訴陳培林了武伯英跟沈蘭的事。齊北打電話告訴武仲明清子即吳衛華來西安了,而且是受了張學良的邀請和南京的指派,齊北要武伯英把吳衛華拉到他們那一邊,這讓武仲明很是手足無措。  吳衛華在齊北面前說起讓她試探武伯英的事,齊北對吳衛華說明了利害關系,吳衛華明白的告訴齊北說武伯英不是武仲明。到來的武仲明對吳衛華說了句你好,這份生疏讓吳衛華很不高興。吳衛華對武仲明百般糾纏,正要親武仲明的時候,正好被黃秀玉看到,黃秀玉很生氣的走了。  胡漢良來勸黃秀玉,胡漢良說男人的表面不可信,他的一名他姓胡,所以他說的話都是在胡說終于把生氣的黃秀玉逗笑了。沈蘭將要回武漢了。吳衛華來到了武家,說自己是武仲明的女朋友,阿麼很吳衛華很是喜歡,又對著武伯英喊明,沈蘭趕緊出來解圍。阿麼要吳衛華住進家裏,不得已,武仲明同意了。阿麼拿起自己頭上的珠花,對吳衛華說起了以前的事,並說南珠給了沈蘭,要把東珠給吳衛華。自從吳衛華去了武家後,武仲明也像失了魂一樣,臨走的沈蘭要武仲明以武伯英的身份接受吳衛華,武仲明說他已經有了沈蘭。在沈蘭要上車時,武仲明抱住了沈蘭,並說他會去看沈蘭的,不管是武伯英還是武仲明,沈蘭聽到後哭了。

第14集

西安的報紙有寫關于蔣介石不好的東西,這讓南京方面很震怒。齊北派人去抓人,西北軍卻早一步把人抓了去。  晚上,武仲明來到辦公室拿出工具在牆上一陣折騰,趕幹的起勁時,發現有人來了。于是連忙給後勤打電話說沒電了。站在門外的齊北一回到辦公室立刻給後勤打了個電話問行動組沒電是怎麽回事,電話裏說是跳閘了。第二天蘇敬說他想調來行動組。  齊北的文章上了報紙,並得到了蔣介石的贊賞,這讓齊北很是高興。齊北要武伯英的行動組快點運轉起來,並要和武伯英一起去草甸子,問黃秀玉去不去,黃秀玉以不舒服拒絕了,武仲明追上去問黃秀玉怎麽了,黃秀玉不理,跟過來的胡漢良主她還在生昨天武伯英的氣。  在去草甸子的路上,齊北說他自己是布局的人,而武伯英則中吃子的人。陳培林把正在製作的皮鞋的好處跟齊北說了。武伯英自治日本四個小特務的事讓齊北很是贊同。齊北讓對四個小特務用重刑,武伯英不忍心,但還是同意了。回城裏的路上,齊北問陳培林是否想回胡漢良那,陳培林說不,他說在武伯英這不受氣。  吳衛華搬來武家,並自己動手打掃起屋子來了,朵兒也忙著打掃,吳衛華的一句人人平等讓朵兒對吳衛華另眼相看。  喜歡毛筆字的葛校長來到組織上開的店。  四個日本小特務說漏了嘴,讓武伯英得知了重要訊息,武伯英告訴了齊北,齊北要晚上去易俗社行動。這些都被站在門外的李直聽到了。行動時在危險的一刻,李直開槍把日本特務松山打死了,救了武仲明的命。因為這而去赴胡漢良的飯局晚了,胡漢良為自己的職位而煩惱著。飯後胡漢良問起李直,李直照實說了。  武仲明從松山身上搜到了一封馬老三的信,齊北說他可以以此來化解馬老三手下人對武仲明的仇恨。  朵兒奉阿麼的命來陪吳衛華,吳衛華都朵兒習字,之後吳衛華便把朵兒打發走了。朵兒看到武仲明,就捎話給他說吳衛華正等著他呢,這讓武仲明更加煩惱。  武仲明來見白爺,把馬老三寫給日本人的信給白爺看了,看了信後的白爺很是生氣,說馬老三確實該死。

第15集

齊北就易俗社行動的事在行動組會議上表揚了李直。但私下裏,齊北卻把懷疑的對象轉向了李直。  齊北勸黃秀玉不要與武伯英走的太近,但黃秀玉不聽,這讓胡漢良很不高興,原來胡漢良是懷疑齊北對黃秀玉別有用心。  武仲明正在辦公室擺弄牆壁,這時胡漢良跟李直來了,匆忙中牆壁沒收拾好,但又怕胡漢良和李直發現,于是趕緊以請吃飯的借口打發走了他們兩個。胡漢良在飯桌上對葛壽芝大加抱怨,武仲明卻不同意胡漢良的說法,胡漢良對武仲明說了他奉齊北的命去上海調查武伯英的事,並讓武伯英對齊北提防著點。還說一些其他重要的機密。  吳衛華來省黨部找武仲明。兩個人正在說吳衛華等武仲明等出眼袋的事,正好齊北來了,齊北卻要看吳衛華手裏的雜志活路。原來活路裏的意見與蔣介石的論調是完全相左的。這本書涉及到軍防,齊北要武伯英去查。胡漢良讓軍物處的人老馬去調查齊北,尤其是黃秀玉與齊北的關系。  朵兒和陳培林在一起,把武家的事全都給陳培林說了。陳培林讓朵兒監視一下吳衛華,看吳衛華跟日本是否有什麽關系,並給朵兒留下了電話號碼。  武伯英去見王隊長,對他說齊北讓他查活路,聽到的這話的王隊長要走人,被武伯英攔住了。齊北也在疑惑活路這本雜志出現在西北軍手裏,葛校長猜測是張學良與楊虎城聯合了。葛壽芝對齊北提出了共產黨不都是窮人,抓人要去古董行、書店等。  組織上的人楚先生約武仲明出來說葛校長去了他的店裏,恐怕他那裏不太安全了。他對武仲明說挖掉西北軍裏面的天珠這顆瘤對共軍和西北軍都好。楚先生懷疑吳衛華,但武仲明說這是他的私事。  朵兒來給吳衛華送東西,卻被嚇了一跳打碎了碗傷到了手。吳衛華接了個電話,吳衛華給朵兒寫了個電話號碼,要她在吳衛華被人抓的時候給那個號碼打電話。  葛壽芝看到楚先生從一家店裏出來,就進去對店老板說下次楚先生再來的時候給他打電話。

第16集

武仲明來看吳衛華,看著昔日的初戀情人依舊風情的在自己面前,武仲明十分緊張。朵兒猜想吳衛華對大少爺武伯英有好感,被權叔訓了一頓要她不要多管閒事。  葛壽芝給齊北出主意說哪些地方可以重點撒網,並把晚上看到楚先生的事對齊北說了,他建意順藤摸瓜。吳衛華來找齊北要他放了被他抓走的人,齊北同意了。武伯英在送吳衛華走的時候,又被黃秀玉看到,又把黃秀玉氣了一肚子氣。胡漢良說吳衛華在武家住好像跟黃秀玉沒關系,黃秀玉隻好說是為沈蘭打抱不平。  齊北與葛壽芝商量破壞中共與張學良的見面,齊北打算讓武伯英盯著張學良。齊北的人查到西北軍在印刷雜志活路,要武伯英帶人去。由于王隊長的大意,被齊北抓到了把柄,齊北打算親自出馬。武伯英帶人去了王隊長那,卻被王隊長的人圍住了。但當齊北的人進去的時候,印刷廠裏面卻空空如也。武伯英說先讓齊北回去休息,他留下來查。武伯英在楊府的下人屋裏搜出了雜志活路。原來這個下人是齊北安插在楊虎城派來的特務天珠。  第二天,王隊長把天珠的腦袋給齊北送去了,並以是共黨的臥底來給天珠定罪。這讓齊北啞巴吃黃蓮。痛心的齊北發誓在給敵人更狠的回擊,以挽回他的尊言。散會後,胡漢良既嫉妒武伯英受到齊北的賞識又興災樂禍天珠這件事情的搞砸。

第17集

葛壽芝告訴胡漢良說齊北腹背受敵,他之所以留下用武伯英,是看中了武家與西北軍的關系。  武仲明去找吳衛華,吳衛華說起了他們的以前的浪漫,兩個人都陷入了對過去的回憶。陳培林又來見朵兒,並給朵兒帶來一個大蝴蝶結,這讓朵兒很高興。但三兩句就又說到了武家的客人吳衛華的事,兩個人正說著話,正好被掃地的權叔看到,看到權叔過來,陳培林匆匆的走了。  睡醒的武仲明向吳衛華說起張學良和齊北的事,想讓吳衛華在張少良面前幫齊北說說話。軍特處的老馬調查到了齊北的事,原來黃秀玉的父親與齊北是大學同學,黃秀玉的父親死了之後,齊北就把黃秀玉接來自己養活,並把他當成幹女兒。胡漢良給葛壽芝送去了名貴的香煙,原來是胡漢良在吳衛華身上犯愁,葛壽芝給他出了主意。武仲明終于把辦公室牆上的洞打通了,胡葛的對話他全部聽到了。當胡漢良再一次向葛壽芝求字時,武仲明過來了。在替葛壽芝拿東西的時候,武伯英趁機把葛壽芝的鑰匙印了下來。  楚先生再一次來到了那家茶樓,剛進去茶樓老板就給葛壽芝打了電話。得到了胡漢良求字的精神賄賂,于是葛先生推薦胡漢良去抓。李直正要去抓楚先生的時候,楚先生看到正往茶樓趕的武仲明,于是轉身向樓外跳了出去。武伯英因為有事去茶樓晚了,剛到茶樓就看到楚先生從樓上跳了下來,摔死在地上。這讓武仲明感到後怕,趕緊往字畫店趕去。來不及把電台毀了,胡漢良他們已經來了,武仲明趕緊拉著武太太跑了,胡漢良他又撲了個空。  武仲明來了行動組葛壽芝的辦公室,用配的鑰匙開啟櫃子想看看盒子裏到底是什麽,這時,齊北和葛壽芝回來了。

第18集

這時,武仲明聽到葛壽芝說到楚先生字畫店的事。就在武仲明把櫃子關上的一剎那,葛壽芝開啟了門。葛壽芝發現辦公室有些異樣,這時齊北提議說去他那裏坐坐,于是回頭去了。楚先生死了,武仲明就像是毀了巢的鳥一樣,焦慮恐慌,他急切的渴望與共黨再次接頭。  軍特處的老馬很看不慣齊北吞獨食不把軍特處看在眼裏的做法,結果會開到一半就走人了。黃秀玉邀武仲明去看電影,武仲明以工作為借口拒絕了。報紙上的洋服招聘廣告引起了武仲明的關註,這是組織的接頭暗號。但這則訊息也引起了對共黨了如執掌的葛壽芝的註意,葛壽芝把他的懷疑告訴了齊北。  黃秀玉因為武仲明不去,所以就故意找胡漢良去。但胡漢良說他有任務,但還是能空出時間來的。胡漢良把洋服店的人捆起來正等著接頭的人,這時看到黃秀玉過來找胡漢良陪他看電影,于是讓李直去把黃秀玉打發走。黃秀玉在回去的路上看到武仲明,說不是去買洋服就好,于是硬拉著武仲明去看電影了。  胡漢良因為沒陪黃秀玉看電影,提議要再陪黃秀玉去,但黃秀玉說她已經看過了。幾次抓捕失利,齊北懷疑有內鬼。黃秀玉懷疑武仲明是共黨。家裏打電話說阿麼不小心摔倒了,把牙磕掉了。而給阿麼看病的醫生是與張學良走的很近的劉尊,是吳衛華請來的,原來齊北早就派人要盯著這個劉尊了。吳衛華問起武仲明關于日本間諜菊劍的事。  武仲明主動請英說去盯劉尊,齊北要晚上與武仲明吃飯。飯桌上,齊北毫不掩飾的表明自己欣賞武仲明的智慧。

第19集

飯桌上,兩個人又說起大家所謂的武伯英的弟弟武仲明,武仲明很想拿槍把齊北給殺了,但他還是清醒的控製住了自己。黃秀玉送給武仲明一塊很漂亮的表,但卻又被武仲明拒絕了。黃秀玉說起昨天看電影的事,說不要讓武仲明把他們看電影的事說出去,但武仲明卻非要對胡漢良說去,卻被黃秀玉阻止了。  武伯英盯張學良的梢,結果看到張學良每天都是酒會舞會。齊北要武仲明繼續盯住張學良。蘇敬根據電報推測周恩來要到膚施。思慮再三,武仲明還是把這個訊息告訴了齊北。齊北要胡漢良去膚施。臨去膚施前,胡漢良把自己值錢的東西交給黃秀玉保管,胡漢良認為齊北以為他賣了訊息,想讓他死。胡漢良告訴黃秀玉,她的父母是齊北殺的。黃秀玉到處打聽他父親黃讓秋的事,這事被齊北知道了。于是齊北給各個相關的黨調處打電話,結果黃秀玉沒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晚上齊北去看黃秀玉,黃秀玉對齊北說她想知道她父母的事,並她父母不是得癆病死的,而是被人開槍打死的。齊北一直把黃秀玉看作是他的情感世界的唯一一處精神家園,看到黃秀玉此舉,齊北很是痛心。  膚施的訊息來報說在那裏東北軍殺了幾個共產黨,但齊北和葛壽芝他們不相信這是真的。日本人趕在軍調處老馬的前頭追殺張學良,而張學良此時已經開著飛機去膚施去面見周恩來了。  胡漢良從膚施回來了,而這次跟胡漢良去膚施的人全部都被安上了共黨的帽子死了,隻剩下了胡漢良。因此,行動機密,但東北軍卻知道了,齊北與胡漢良互相猜疑對方,因此胡漢良對齊北更加憎恨了。  吳衛華又對武仲明說起了她與武仲明在日本的過去,武仲明問吳衛華仲明為什麽不喝茶嗎,吳衛華答不出來。武仲明以這個問題想讓吳衛華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胡漢良從膚施給黃秀玉帶來了大棗,黃秀玉還胡漢良的不義之財。

第20集

黃秀玉要胡漢良告訴她更多的關于她父母的事,胡漢良說得去問齊北。黃秀玉要胡漢良幫她查關于她父母的死的事,如果查出來,黃秀玉就嫁給胡漢良。同時,武仲明也托人調查黃秀玉。  齊北要武仲明改一改他寫的文章,把張學良去膚施的一節去掉。胡漢良與馬局長馬志賢走的很近,原來胡漢良曾多次把訊息賣給了馬志賢。酒桌上,胡漢良要馬志賢去查黃秀玉的父親黃讓秋。而馬志賢也讓胡漢良趕快把葛壽芝搞定,因為齊北的好多事情都得益于葛壽芝。  齊北來找黃秀玉下班,走到門口時聽于黃秀玉邀胡漢良回家吃飯。回來的的齊北正好碰到武仲明,要武仲明到他辦公室。兩個人說起了張學良最近正在研究的兩個人,希特勒和墨索裏尼。武仲明的文章得到了南京的嘉獎。回去的路上,齊北讓武仲明多關照關照黃秀玉。  胡漢良來找葛壽芝,說馬志賢有古代人的字畫,想讓葛壽芝幫忙去辨別真假。葛壽芝一聽就很高興的去了,在馬志賢那裏,葛壽芝看到了他很喜愛的字畫,馬志賢看葛壽芝這麽喜歡,就送給了葛壽芝,這讓葛壽芝很高興。原來這就是胡漢良和馬志賢使的精神賄賂。武仲明去找黃秀玉,看黃秀玉無精打採的,于是問她最近怎麽了,黃秀玉發感慨的說以後要活的糊塗點。  武仲明正在進葛壽芝的辦公室,卻看到拿著字畫的很高興的葛壽芝來了。于是趕緊裝作是走錯了辦公室。但這也讓葛壽芝小心了起來,為保東西不丟失,葛壽芝決定當晚坐車回家,而這被武仲明隔牆聽到了。胡漢良來找葛壽芝,葛壽芝讓胡漢良回送給馬志賢一幅新寫的字。這把馬志賢氣的不得了。生氣之後的馬志賢打電話給葛壽芝,經葛壽芝的提醒,馬志賢在葛壽芝送的字裏讀到了情報。  原來吳衛華是清末的格格,雖是格格,但吳衛華的身世也很可憐。

第21集

吳衛華和武仲明的聊天中,吳衛華總說抗日,好像她是站在抗日這邊的。吳衛華要武仲明留下來,被武仲明拒絕了,這讓吳衛華很傷心。連來偷聽和朵兒都被吳衛華發怒扔的東西嚇了一跳。武仲明剛走,蘇敬就來找吳衛華了。朵兒又要來偷聽吳衛華和蘇敬的談話,被她爹權叔拉走了。  第二天,吳衛華來找武仲明,被黃秀玉看到,于是黃秀玉故意挽著胡漢良來氣武仲明,但沒湊效。武仲明跟吳衛華在一起,被馬志賢看到,同時,武仲明也看到了馬志賢。朵兒被權叔說了後,對陳培林說她不想盯吳衛華了,但陳培林不同意。  武仲明看到馬志賢追人,于是也參加了進去。在吳衛華跟過來時發生了槍戰,幸好兩個人都沒受傷。馬志賢由胡漢良陪著來拜訪葛壽芝。馬志賢說來找葛壽芝幫忙,葛壽芝以為找他真的什麽事,而馬志賢卻出了一筆錢要買葛壽芝的字,這讓葛壽芝心裏放松了許多,也很高興。回去時,胡漢良問馬志賢有什麽事瞞著他。  同時武仲明也對馬志賢追捕的人感到好奇。 南京電令,要齊北他們阻止斯諾和馬海德去陝北。武仲明得知馬志賢追捕的人不是自己的同志,並且還知道了黃秀玉的父母曾是共黨,聽到這武仲明對黃秀玉有種內疚感。齊北打算把斯諾和馬海德趕走。吳衛華要武仲明晚上當她的男伴。武仲明答應了。胡漢良也邀了黃秀玉一起去。但到了晚會卻被東北軍趕出來了。  齊北打算照胡漢良的主意去做,結果黨調處的人走到半路被王隊長的人截住了,幸好有武仲明,才讓過去了。但武仲明給王隊長的那根煙裏卻寫著字。下一輛車裏是胡漢良,也被王隊長攔住了。

第22集

武仲明帶人攔信了東北軍的車,雙方正在爭執不下時,胡漢良來了,卻是火上澆油。最後還是武仲明說了軟話,那人才讓搜車。但車裏坐的不是斯諾和馬海德,卻是兩個牧師。原來斯諾和馬海德已經被送去陝西了,在回來的路上調了包。  沒抓到人,齊北很生氣。武仲明說外國人都長的差不多,會不會是胡漢良看錯了。胡漢良因為這件事沒辦好,怕齊北會懷疑他進而殺了他,很緊張。而齊北的確是懷疑胡漢良,並打算治一治他。武仲明來到一家葯店,包了幾幅葯。回去後就上了胡漢良的車,接著胡漢良就帶人去了葯店,果然搜到了東西,店老板想跑,卻被武仲明抓住了。原來這個葯店老板是個日本特務。胡漢良因感激武仲明,對齊北說抓人是武仲明的指點,于是要見武仲明。在武仲明去見齊北時,吳衛華來了。武仲明把事情始末給齊北他們說了一遍,語氣裏有對胡漢良的表揚,但齊北卻不提胡漢良的好。齊北打算把日本特務送到草甸子好好審問。武仲明打電話給蘇敬說了,蘇敬對吳衛華說了。結果在送日本特務去草甸子的路了,被一幫人把人給帶走了。而蘇敬也差點丟了命。  馬志賢又一次精神賄賂了葛壽芝,葛壽芝在回去的時候被胡漢良看到了,胡漢良也是來找馬志賢的。朵兒因為看到吳衛華屋裏有個男人,還說日本話,于是就又過去偷聽,卻被權叔阻止了。武仲明去來到找吳衛華,卻發現吳衛華還在吃晚飯。武仲明跟吳衛華一起去外面吃飯,在吃飯時,吳衛華談起日本特務,武仲明說肯定有家賊。  黨調處開會,齊北說蔣介石想移都,首選很可能是西安,還說日本特務最近很是猖獗,還畫了西安的地圖。

第23集

齊北要從電台入手,阻止日本特務把地圖送到東北。對于抓菊劍又被劫走一事,讓齊北懷疑黨調處有內鬼但葛壽芝把蘇敬給排除了。武仲明問蘇敬是否有把送日本特務的事跟吳衛華說過,蘇敬這才想起來他的確說過。吳衛華買了早點來給她屋裏的人,被權叔發現了,權叔告訴了武仲明,武仲明去了吳衛華的房間,但那個日本特務卻走了。原來那個人是吳衛華的親哥哥。武仲明說吳衛華的哥哥是菊劍,但吳衛華不相信。吳衛華說,若她哥哥真是日本間諜,她會大義滅親的。下一步,武仲明想利用齊北與胡漢良的矛盾殺死齊北,但組織不同意。  胡漢良現在很後悔當初把武仲明帶進黨調處來,胡漢良與馬志賢商量想借吳衛華把齊北趕出西安。吳衛華在大街上演講,議題與蔣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相左。胡漢良以吳衛華與蔣介石叫囂的名義要把吳衛華帶走。臨走時,吳衛華讓朵兒打電話給武仲明。朵兒給武仲明打電話打不通,于是朵兒就給上次吳衛華給她的張學良的電話號碼打了去。武仲明也知道了這事,把這事告訴了齊北,齊北很憤怒,因為胡漢良若不放吳衛華,那麽張學良可能會把齊北給端了。  武仲明與黃秀玉一起去胡漢良那找胡漢良要人,胡漢良讓黃秀玉帶武仲明去找人,原來胡漢良把吳衛華帶到了黃秀玉家。齊北打算迎接張學良的衛隊,武仲明也調集了黨調處的所有人馬到黨調處大院。李直他們讓齊北走,但齊北卻決意留下來等,等張學良的衛隊,也等武仲明來扭轉乾坤。在齊北出去迎接西北軍的時候,葛壽芝給馬志賢打電話問他是否知道胡漢良在哪,要胡漢良趕緊放了吳衛華,但馬志賢但說他不管這事。  齊北正在與來搜查的軍官正面交鋒的時候,武仲明與吳衛華正好趕到,這才使局面緩和下來。齊北說多虧了武仲明。吳衛華被綁的事算是過去了,齊北說他也在西安待不住了。

第24集

齊北要走了,但他不想西安黨調處讓胡漢良給全佔了,于是他打算把南京給的另一份委任狀給武仲明,要他當黨調處副處長。但武仲明卻拒絕了,並且還要求重回新運會,還要求齊北幫他找到皰丁。但齊北還是要武仲明來當副處長,並且明天就就任。  胡漢良來找葛壽芝,葛壽芝對胡漢良抓吳衛華的事很是氣惱。葛壽芝一針見血的說胡漢良想借此趕走齊北,但胡漢良說他葛壽芝也有在背後幫他胡漢良,並把葛壽芝接受馬志賢賄賂的事說了出來,這讓葛壽芝很是氣惱。  吳衛華的哥哥來找吳衛華,被朵兒聽到了。聽到後的朵兒嚇的不得了,去給陳培林打了電話。接電話的卻是蘇敬,但不知情的蘇敬卻把電話掛了。著急的朵兒一時把電話號碼丟了。把打不通電話的朵兒跑到大街上去打電話,但還是打不通。當她再一次打的時候,這時來了個人把朵兒給殺了。  將走的齊北最放不下的是黃秀玉。黃秀玉要齊北幫她找出殺害她父母的凶手。胡漢良等齊北走了,就來找黃秀玉。朵兒死了,權叔很傷心。武仲明問權叔朵兒最近有什麽異樣,權叔說她最近老跟一個學生模樣的人走的很近。權叔把朵兒要打的電話號碼給了武仲明,武仲明說他會查個清楚的。晚上,阿麼出來找朵兒,卻隻聽到有人在哭,阿麼知道朵兒死了。  黨調處開會,胡漢良為處長,武仲明為副處長。齊北聽著蘇敬對胡漢良的恭維,心裏很不舒服。齊北剛走,胡漢良就問武仲明跟不跟著他幹,但武仲明沒有直接回答,但回答還算是令胡漢良滿意。齊北提拔武仲明,這讓胡漢良很生氣。  武家吃飯時,飯桌上很安靜,阿麼問起朵兒去哪了,武仲明說是回鄉下了。吳衛華要走了,臨走前她跪在權步面前說朵兒的死都怪她,並對權叔說了句對不起走了。武仲明對蘇敬說他要去草甸子躲清靜,蘇敬給武仲明說了吳衛華的與情況,親讓武仲明去看看她。武仲明去了,吳衛華告訴武仲明說蔣介石就要到西安了。吳衛華說抓她的人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第25集

吳衛華怕是她的哥哥殺了朵兒,武仲明及他的家人會不原諒她。武仲明問是誰告訴吳衛華要把日本特務送去草甸子的,吳衛華說了是蘇敬。  蔣介石要來西安,無巧不巧,齊北又被蔣介石留在了西安,並且還給了他生殺大權。這讓胡漢良對馬志賢很生氣,他怕馬志賢會拍拍屁股自己走人,因為胡漢良怕齊北接下來最先對付的是自己。馬志賢與胡漢良商量決定靜觀其變。  武仲明在辦公室裏聽到了葛壽芝與齊北的談話,葛壽芝給齊北出主意說要在中共的組織裏放一些眼線,並且葛壽芝已經這麽做了,還給了葛壽芝一些他放的眼線的名單,但齊北卻讓他放在私人的地方。武仲明打電話把他所聽到的給組織匯報了,說到要取別外十二個人的名單,武仲明想到了黨調處的他的一個同志。  武仲明把葛壽芝曾送給馬志賢的字拿去給齊北看了,齊北把葛壽芝叫了來,諷刺了葛壽芝一通。氣惱的葛壽芝把自己的墨跡揉成一團扔在地上,卻被胡漢良撿到了。李直聽到關于日本特務的情報就去報告給了武仲明,等武仲明到的時候,吳衛華已經大義滅親殺了自己的親哥哥。菊劍死了,齊北對武仲明大加贊賞,但卻還是懷疑菊劍是否是武仲明親手殺死的。  武仲明去安慰殺了親哥哥的吳衛華,傷心的吳衛華一直說武仲明就是她原來的武仲明。胡漢良把武仲明抓捕菊劍的事告訴了黃秀玉,胡漢良說武仲明這樣做完全是為了他自己,黃秀玉又問起調查她父母的事,胡漢良說得他需要一些時間。  葛壽芝擔心以後武仲明和胡漢良的關系,但齊北卻早有準備。馬志賢查到殺黃秀玉父母的是黨調處的一個叫皰丁的人。胡漢良把這個訊息告訴給了黃秀玉。武家吃飯時,武仲明不在,阿麼說等吳衛華進了門得好好管管武仲明。  胡漢良在葛壽芝面前發牢騷,把自己比成皇帝,把齊北比成有一天齊北會把自己取而代之。葛壽芝勸他以後最好不要把這些話說出來。

第26集 

葛壽芝說齊北這個人平時不出手,一出手就是殺招。但胡漢良說等齊北出殺招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出了殺招了。黃秀玉去找齊北打聽皰丁,齊北說不認識這個人,問黃秀玉打聽這個人幹什麽,黃秀玉說皰丁是她的殺父仇人。這讓齊北很吃驚。齊北說總有一天他會用皰丁的命來祭祀黃秀玉華父母的亡靈。  酒後的葛壽芝說出了齊北對黃秀玉好的原因,原來當年齊北與黃秀玉的母親很要好。胡漢良問是誰殺的黃秀玉的父母,葛壽芝說當年要不是有人舉報,黃秀玉的父母不會被抓。胡漢良猜舉報的那個人肯定是葛壽芝。葛壽芝沒否認。胡漢良又問皰丁是誰,但讓胡漢良失望的是葛壽芝說他還沒見過皰丁這個人,但肯定有這個人。  醉酒後的葛壽芝回到辦公室,正要脫衣休息,卻發現辦公室很異常。齊北正與武仲明看檔案時,齊北接到葛壽芝的電話說他辦公室的箱子不見了。齊北與葛壽芝來到葛壽芝的辦公室說到匣子的事,但齊北說到一半就不說了,又說要請葛壽芝吃宵夜。這讓在隔壁辦公室的武仲明聽到了。原來那份名單是假的,但送情報的人是誰,武仲明卻不知道。  第二天早上,齊北對武仲明說蔣介石又要來西安了。正好碰到李直去買早點,齊北看到了熬了一夜的李直卻還戴著手套。吳衛華來給武仲明送飯,吳衛華說他們明明是互相在乎的,被黃秀玉聽到了,正在吳衛華在武仲明懷裏時,黃秀玉過來說齊北叫武仲明去呢,吳衛華走了後,黃秀玉又說齊北沒有叫他。  胡漢良報告齊北說昨晚監視劉尊的人死了,齊北說得給劉尊點顏色看看。胡漢良去搜察劉尊的診所,但沒搜到電台,正要綁劉尊的時候,張學良的部下張銘久來了,還與胡漢良與武仲明打了起來,武仲明和胡漢良都被東北軍抓了起來。對于此事,齊北很是生氣,並想著借蔣介石來西安的機會把事情鬧大,好給張學良一點顏色看看。但接著就接到電報說蔣介石不來西安了,這倒出乎齊北的意料。現在能救人的隻有吳衛華了。吳衛華一聽武仲明也被抓了,于是立刻給張副司令打電話。  剛出來的胡漢良就與吳衛華吵開了。李直過來說齊北在飯店準備了酒席,要給武胡壓壓驚。酒席上,大家都喝的很痛快,隻有陳培林手裏壓著個匣子很著急似的。原來這桌酒席是齊北特意準備的,有可能會流血。

第27集

原來陳培林手裏的匣子裏裝的是一把蔣介石的勃朗寧槍。武仲明去給齊北打電話,齊北對武仲明說李直是共產黨,要武仲明把李直就地正法。這很出乎武仲明的意料。武仲明想讓李直跑,但李直拒絕了。從李直的眼睛裏,武仲明看到李直是要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來換武仲明的絕對安全。看到李直被殺,胡漢良沖了過去,但被攔住了。胡漢良認為這是齊北在做給自己看。  原來去葛壽芝辦公室裏偷情報的人是李直。原來葛壽芝在那個匣子上塗了毒,必須戴手套人才能安然無恙。而黃秀玉卻在矛盾中意識到自己深愛的男人武仲明肯定也隱藏了什麽。會後,武仲明給胡漢良一把槍,說李直是自己殺的,要胡漢良為李直報仇吧。但胡漢良不認為李直是共黨,他咬定是齊北在治他,因為李直販賣情報是他親自牽的線,他決定要與齊北鬥一鬥。葛壽芝勸胡漢良三思,但胡漢良不聽。  黨調處的所有人因為武仲明殺了李直而對武仲明他們冷嘲熱諷,這讓蘇敬很著急。武仲明勸蘇敬不要與胡漢良的人走的太近,因為到時候可能會死了都閉不上眼睛。胡漢良說隻有在黃秀玉這才感覺像個人,胡漢良想讓黃秀玉跟他一起走,黃秀玉說等他替她殺了皰丁,她就跟胡漢良走。胡漢良現在很怕齊北會殺了自己,于是讓黃秀玉幫忙。  黃秀玉給齊北做了飯,說起了胡漢良和武仲明,齊北說他是不太喜歡胡漢良,對黃秀玉說武仲明也不是個能過日子的人。齊北走後,胡漢良來找黃秀玉,黃秀玉說齊北沒想過要殺胡漢良,但要與他談談。組織給武仲明說胡漢良與馬志賢該死,因為他們販賣煙土給東北軍。  武仲明去找白爺,要他幫忙查查是誰販賣煙草給東北軍的。胡漢良去找齊北,但胡漢良卻再也沒了以前的從容自然。齊北對胡漢良說未來的西安是胡漢良和武仲明掌舵,要他懂得團結。胡漢良是要去廚房催一下菜,卻在菜裏下了葯。而齊北卻早有準備,酒不喝,筷子自己帶。這讓胡漢良的計謀無法得承,于是胡漢良借故把放了毒的菜打翻了,這時一隻狗跑了過來,但正在胡漢良想把狗給趕走的時候,已經吃了菜的狗卻躺在地上死了。

第28集

齊北說得厚葬這條小狗,因為這條小狗不公救了他齊北的命,也救了他胡漢良的命。白爺把武仲明要他查的東西交給了武仲明。蘇敬去找葛壽芝,原來蘇敬是葛壽芝介紹進共產黨的,也是他把他拉進國民黨的。原來蘇敬是來告訴葛壽芝張學良討厭煙土的,而葛壽芝聽到這趕緊去胡漢良那裏,怕他有販賣煙土給東北軍,臨走時胡漢良說起銀筷子,葛壽芝很無力的說他明白了。而這一切都被陳培林看到了,並報告給了齊北。  武仲明把哥老會提供的幾張胡漢良販賣煙土的照片給了齊北,齊北問武仲明有接替位置的人沒,武仲明說蘇敬不錯,但被齊北否決了。  從胡漢良那裏回來後,葛壽芝就感覺自己隻有等死了。胡漢良則是感覺有一張大網在向自己撲來,但自己還是要搏一搏。而此時的齊北卻感覺自己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了,自己也隻有放手一搏了。  齊北去找葛壽芝,他說葛壽芝不僅賣了字,還賣了自己的操守,這是讓自己最不能忍受的。葛壽芝請求用自己的毒來結束自己的生命,但齊北給了他一張去南京的火車票,讓他離開西安。胡漢良要葛壽芝在潼關下車,說要給葛點盤纏。兩個人正說著,陳培林進來了。齊北來車站給了葛壽芝一些錢,這讓葛壽芝很是感激,說要把辦公室的字畫留給齊北權當補償。火車上,葛先生卻碰到了李直。原來李直沒死,是他的小酒壺救了他,因為當時武仲明就是打在了他的小酒壺上。  李直想要葛壽芝放入工黨裏面的眼線的名單。但葛壽芝服毒自殺了,到死都沒有說也名單。齊北聽說胡漢良不在,就馬上去了潼關,在去的路上正好看到胡漢良的車,武仲明說葛壽芝的死要查個明白,但齊北說這事就到此為止吧。胡漢良怕下一個死的人會是自己,胡漢良去潼關一是想見葛壽芝最後一面,二是想確認一下皰丁是誰。胡漢良對黃秀玉說出賣她父母的就是葛壽芝。  黃秀玉去找齊北問葛壽芝的事,這讓齊北更加恨胡漢良。

第29集

胡漢良與馬志賢賣給東北軍煙草的事已經泄露了,胡漢良懷疑是齊北向張學良舉報的。胡漢良去找武仲明想請吳衛華幫忙。飯桌上,胡漢良從吳衛華那裏確認了前兩天張學良槍斃吸煙草的兵。吳衛華給胡漢良講了個故事,是說殺猴給猴看的故事。吳衛華說她也無能為力。  胡漢良去告訴黃秀玉齊北就是皰丁,他想讓黃秀玉跟他一起去國外,黃秀玉聽了不敢相信,她很難過,她沒想到一個養了自己十多年的幹爹沖竟然是自己的殺父仇人。胡漢良決定替黃秀玉殺了齊北。  武仲明在齊北的辦公室裏正在找葛壽芝字裏的眼線名單,這時齊北來了,但還好齊北突然鑰匙找不到了,而這時胡漢良也來找齊北來了,于是兩個人去了辦公室。胡漢良說他輸了,跟權和錢比起來,命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胡漢良來求齊北放他一馬,齊北說這要看他的造化了,氣極的胡漢良把槍掏了出來指著齊北,並喊齊北皰丁。胡漢良與齊北鬧翻了,他打算盡快帶黃秀玉走。而這時,黃秀玉卻沉浸在痛苦裏。齊北來看黃秀玉,看黃秀玉發燒了,要送她去醫院,但黃秀玉卻憤怒的叫他皰丁,並要殺了他。阻止黃秀玉的陳媽哭著說齊北是為了黃秀玉才一輩子沒成家的。  原來當初在大學時,齊北與黃秀玉的父親是同學,共同追求黃秀玉的母親,因為當初葛壽芝的叛變,齊北抓了黃秀玉的父母,于是黃秀玉的父親死了,而她的母親也自殺。黃秀玉給武仲明打電話說要見他,這恐怕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齊北把有關販賣煙土的照片要陳培林交給張副司令,但陳培大把照片丟了,正好被吳衛華撿到。但吳衛華沒有還給陳培林。來到餐廳,黃秀玉對武仲明說她累了,她要去美國了。黃秀玉問武仲明到底有沒有愛過她,武仲明說一直以來他把黃秀玉都當成妹妹來看,當黃秀玉對著武仲明背完一首情詩時,旁人說了句什麽亂七八糟的,黃秀玉和武仲明一起向那人凶去。當黃秀玉拿著水果刀要殺齊北的那一刻起,齊北就打算要殺了胡漢良了。胡漢良去找黃秀玉,正好看到黃秀玉要武仲明吻她。但努力控製自己的武仲明沒有吻她,隻是緊緊的抱了抱黃秀玉。

第30集

回房間後,胡漢良要黃秀玉跟他走,不跟他走,她恨胡漢良把她父母的一切告訴給她,讓她看著自己的仇人生活生不如死。黃秀玉說胡漢良不是個男人,在齊北眼裏就是一隻老鼠,這話激怒了胡漢良,于是失去理智的胡漢良強暴了黃秀玉。在胡漢良回去的路上,他被槍殺了。  齊北告訴武仲明他就是皰丁,就是他殺害了秦武。齊北給武仲明一把手槍,說他希望死在武仲明的手裏。槍響了,但卻是射在了牆上,武仲明放下槍後就走了。原來是馬志賢怕胡漢良連累自己所以才殺了胡漢良的。  這時,齊北接到一封共黨的電報,說齊北他們的眼線暴露了。第二天,齊北把武仲明叫到他辦公室,說最近日本特務又猖獗了,齊北帶武仲明去機要室裏了,讓他看了南京剛給他們配的無線電設備,齊北要他們黨調處密切關註天空中的動靜。晚上,黨調處發現了一處新的電話,好像跟菊劍有點像。他們把這事告訴給了武仲明。于是他們一路追蹤電波,跟到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找到了特務發電報的地方卻沒找到人。臨走時,武仲明發現了機車的車輛印。在說到給南京寫報告的時候,陳培林狠拍武仲明的馬屁,雖然表面上沒什麽反應,但武仲明聽著還是很舒服的,讓他高興的不止這,還有就是他終于得到了特務們的信任,這對他以後的工作很有利。  武仲明把俘獲的電台搬到辦公室,電台上的味道武仲明很熟悉,他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但那味道卻不容他不相信,他已經猜到了日本特務是誰了。陳培林去送武仲明回家,權叔看到陳培林便追著打他。武仲明去找吳衛華,他緊緊的抱住了吳衛華,嗅著吳衛華身上特有的味道,他說讓他們重新認識一下,菊劍小姐。而吳衛華也叫了一直以來都在偽裝的武仲明。原來吳衛華自從在南京第一次見到武仲明的時候就知道了他是武仲明。武仲明要吳衛華離開西安,越遠越好。  在齊北辦公室裏,武仲明把陳培林暴打了一頓。

第31集

武仲明把蘇敬叫出來談話,他問蘇敬覺不覺得吳衛華是不是日本間諜,武仲明說他能當上處長,蘇敬的功勞很大,又跟蘇敬說起了愛情、事業和權利的排列。吳衛華走了,沈蘭快要生了,武仲明給沈蘭寫了封信。  1936年12月,蔣介石再一次來到西安。武仲明和馬志賢一起負責外面的保全工作。齊北命令馬志賢立刻去見他,雖去了但馬志賢心裏還是不情不願的。齊北要馬志賢去灞河橋攔住遊行的學生隊伍,馬志賢要對學生開槍來製止,齊北反對,但錢主任傳達蔣介石的命令說如不停止遊行,機構掃射,格殺勿論。  武仲明給王隊長打電話,要他馬上告訴張學良和楊虎城,來避免遊行學生的傷亡。當馬志賢正要下令對學生開槍時,武仲明適時的趕到了。但學生們還是硬往上沖,就在馬志賢快抵擋不住要下令開槍時,張學良來了。齊北和錢主任對于武仲明對此事的做法很是贊賞。馬志賢想把武仲明挖到他那一邊。馬志賢說這次開會議題是進攻陝北的主題。這時蔣介石的貼身侍衛出去了,說是要給蔣介石買點東西。武仲明跟了過去,結果發現那個與陳侍衛接頭的人是吳衛華。  武仲明去蘇敬的屋裏睡覺去了,但他要人把門從外面鎖上。蘇敬回來了,原來是去接吳衛華去了。武仲明問蘇敬吳衛華在哪,但蘇敬不說,因為蘇敬深深的愛著吳衛華。原來武仲明是從追蹤日本特務到人煙稀少的地方時他就開始懷疑蘇敬了。當武仲明問蘇敬吳衛華在哪裏時,蘇敬說他已經背叛過共黨和國民黨了,他是不會再背叛他心愛的女人了。在被武仲明勒死時,蘇敬最後說他早就知道他是武仲明。  黃秀玉給齊北打電話說她要去美國了。 阿麼一直在等著武仲明回家,不管權叔怎麽勸說,她都不去睡覺,執著的等著武仲明。武仲明給沈蘭打電話,兩個人聊了會孩子和阿麼,當說到武仲明時,武仲明沉默了,他隻是要沈蘭多保重。

第32集大結局

在離開西安之前,黃秀玉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武仲明。她想在臨走之前告訴武仲明,自己在這個世上最牽腸掛肚的人隻有武仲明。  阿麼坐在椅子上睡著了,醒來後的阿麼說她又夢見武仲明了。就在這個夜晚,阿麼去世了。黃秀玉要陳媽把她寫的信親自交到武仲明的手裏,這時,齊北過來了。齊北問她真的要走嗎,她說這個地方已經不值得她留戀了。與黃秀玉的談話再一次使齊北心痛。痛心的齊北看到了黃秀玉寫給武仲明的信,知道了武仲明不是武伯英。齊北趕緊打電話追問武仲明的去向,被黃秀玉聽到,黃秀玉把齊北打暈,假傳齊北的命令去了紙紡村去找武仲明。武仲明找到了吳衛華,吳衛華正在做飯。原來朵兒是吳衛華讓她哥哥殺的,因為朵兒聽到了她與她哥哥的談話。  原來昨晚陳侍衛交給吳衛華的是膠卷。武仲明向吳衛華要膠卷,但卻中了毒,四肢僵硬,不能動彈。原來吳衛華是以為來的人是齊北,所以才這麽做。武仲明與吳衛華在做著生死搏鬥,這時,齊北也正往這趕,黃秀玉一到紙紡村就把陳培林打暈了,自己去找武仲明去了。吳衛華想把武仲明一起帶走,武仲明要吳衛華親吻自己,就在吳衛華親吻自己的時候,武仲明把吳衛華勒死了。武仲明從吳衛華身上拿到了膠卷,但他也快不行了。  這時,黃秀玉來了,黃秀玉扶著武仲明要離開,卻遇到了醒來的陳培林。武仲明把陳培林打死後,他對黃秀玉說他走不了了,他說一直以來他都是在利用黃秀玉對他的感情,但這也是迫于無奈。齊北來了,武仲明把膠卷交給了黃秀玉,要她無論如何都要把膠卷送出去。  于是,武仲明把黃秀玉當成了人質,他告訴黃秀玉說要她把膠卷交給牙醫劉尊。最後,為了獲得齊北的信任,武仲明要黃秀玉把自己殺了。激動的黃秀玉不小心開了槍,武仲明欣慰的笑了,武仲明死了。隻剩下受驚的黃秀玉坐在地上哭。  後來,黃秀玉輾轉把武仲明的情報送到了張學良的手中。

分頁查看劇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