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無敵

智者無敵

《智者無敵》是"英雄無敵"系列電視劇的第三部。由中聯華盟文化傳媒投資有限公司、金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共同出品,簡川訸執導,陳寶國丁志誠田中千繪、黃曼、徐成峰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中共地下黨與日本侵略者之間敵我較量的故事。

該劇于2011年7月4日在北京衛視東方衛視四川衛視遼寧衛視上星首播。

  • 中文名稱
    智者無敵
  • 首播時間
    2011年7月4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30集
  • 導    演
  • 出品時間
    2011年
  • 二播平台
    廣東/東南/黑龍江/青海衛視
  • 類    型
    軍事/懸疑/年代劇
  • 發行公司
    中聯華盟文化傳媒投資有限公司
  • 語    言
    國語
  • 主    演
  • 首播平台
    北京/東方/四川/遼寧衛視
  • 製片人
  • 每集長度
    約45分鍾
  • 編    劇
  • 出品公司
    金鼎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中聯華盟文化傳媒投資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在好友武田的掩護下,中村功從“佐爾格”事件當中脫身,在軍方眼中依然保持“忠誠可靠”,並被派往上海擔任日本駐中國特別行動處的主任。事實上,他還是日本在中國發展的特務機關中元老級的人物,誰能想到他真實的身份卻是中共特工“杜鵑”?而諷刺的是,他被派回到上海的主要任務正是抓捕這個“杜鵑”。

智者無敵

中村功的身份決定他不具備直接聯絡共產國際的途徑,他唯一的方法是通過他的單線聯系人老郭,將情報經由延安轉給共產國際。但因組織內部敵特“白鴿”的出賣,老郭被捕,他為保護中村功而自殺。“白鴿”是日本駐上海的特務組織“梅機關”的機關長影佐禎昭安插在地下黨組織內部的一枚棋子。正是通過他,日本方面才知道軍方高層除了蘇共“佐爾格”小組之外,還有一個中共“杜鵑”。

“杜鵑”的威脅大的可怕,日本軍方懷疑到了影佐禎昭,他這時已經是汪精衛政府的軍事總顧問。于是派出和他資格相當的老特工中村功前來調查。同樣的,清楚自己身份的影佐禎昭所懷疑的正是中村功,而憲兵司令部的藤田司令表面上幫助中村功調查影佐,其實他也信不過中村功,因此放手讓影佐和中村功相鬥。並幫助影佐,把他的得力幹將憲兵司令部特高課長石川雲子推薦到中村功的枕席之邊。

中村功深知情勢凶險,而歐洲戰場也容不得他多耽擱;單線聯系人老郭的暴斃也令他措手不及,一時情報上告無門;“白鴿”的虎視眈眈也提醒他務必萬分小心;而和他同床異夢的女人要求他連夢話都不可亂說。而即使是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之下,中村功依舊不改他幽默灑脫,看起來遊刃有餘毫不在乎的本色,這在某種程度上讓他的敵人們根本不能摸清他的虛實。

另一方面,中共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情報部又把“佐爾格”小組的暴露算在了“杜鵑”中村功頭上,懷疑他已叛變。因此派出精明勇武的情報科長董劍飛前往上海刺殺中村功,並重建因為老郭的犧牲而遭到重大打擊的上海地下黨組織。但出于安全的考慮,董劍飛也並不知道中村功“杜鵑”的身份。

董劍飛受命不惜一切代價欲除掉中村功,中村功既知他是共產黨,當然不能害他性命。但“白鴿”身份不明,中村功也不敢貿然向董劍飛揭穿自己的底牌,與此同時,日本各界軍政要人齊集上海,中村功敏銳的發現他有機會通過和這些人的周旋進一步充實他的情報。而通過他八面玲瓏的手段,于各方勢力之間巧施妙計,“不撬保險櫃,但檔案卻主動送上門來;不持槍闖入密室,但門卻自動為他開啟。”這真正高明間諜才可達到的境界在中村功這裏竟然是信手拈來。

在他進一步獲取的情報中,日軍南下戰略規模和詳細步驟漸漸成形,如何把這些重要情報安全可靠的情報送出去,以解莫斯科之圍,不僅關系蘇聯衛國戰爭的成敗,更關系二戰之下的世界格局。藤田司令與影佐禎昭老魔小醜,田中雲子蛇蠍美人,“白鴿”暗中含沙射影,一幹地下黨員都被攪成一池渾水。中村功以抓共黨之名,行找共黨之實,手段狠辣,卻用心良苦。他將所有的情報編繪在一本《安徒生童話》當中,智慧高絕?誰能解開秘密,誰又堪做他的對手?

“白鴿”究竟是誰,這一切的結局又將如何?中村功如何取信自己的組織,如何送出這珍貴無比的情報?在這之上,他又該如何保全自己的生命,完成這場真正純智力的較量呢?

劇情已經放出白鴿為 董劍飛羅長發

角色介紹

中村功

  陳寶國飾

日本駐滬憲兵司令部特別行動處主任,乃是元老級的特務。他雙手血腥,身份成謎,卻獨握決定二戰走向的戰略情報,隻苦于遞送無門。當他一腳踏上孤島上海,達摩克利斯之劍已在他的頭頂搖搖欲墜,最終他 憑借一己之力扭轉乾坤,並在這重重危機當中全身而退。

石川雲子


田中千繪

日本駐滬憲兵司令部特高課長、辣手無情的“帝國之花”。作為中村功的學生兼情人,她與他出于各自的目的而朝夕相對,一面是軍人,一面是女人,角色轉變伴隨心境潛移默化。當她最尊敬的恩師與她誓死效忠的帝國站在對立而無法並存,她最終選擇了她最愛的人。

智者無敵

董劍飛


丁志誠

新四軍中智勇雙全的豪傑,被派往上海重建地下黨組織,聯系“杜鵑”,遞送情報,然而“白鴿”埋于周圍,即使是最親密的戰友,亦不能洗脫嫌疑。而中村功則是他陳年宿敵,這一次又成為他重要的刺殺目標,父親是日本人,真實身份是隱藏多年,潛伏最深的日本間諜,代號“白鴿”。

蕭船


黃曼

上海《女聲》雜志編輯主筆,地下黨員。同時又是董劍飛多年的戀人。當上海地下組織遭到“白鴿”出賣而幾乎全軍覆沒,蕭船卻成為唯一的幸存者。一切嫌疑都指向她,一切的責難也指向了她,最終憑借裝瘋和魏大勇的暗中幫忙而在危險中順利脫身,並從中村功手裏拿到情報,順利傳送情報。

影佐禎昭

  徐成峰飾

南京汪偽政府軍事總顧問,日本最高特務機關“梅機關”長官。懷疑中村功的身份,對他和共產黨布下天羅地網,勝利似乎距離他如此之近,卻又如此之遠。

智者無敵

西裏龍夫

  謝剛飾

讀賣新聞隨軍記者。他是為數不多的清楚中村功身份的日本人之一。在上海這片險惡的土地上,西裏龍夫憑借他記者的特殊身份,周旋在軍方各級高官之間。他充當著一個情報源的功能,把各方的行動和目的交待出來。

鄭均

韓童生

新四軍江南情報部情報部長,杜鵑的知情人。但因為不能肯定杜鵑的忠誠而大費猜疑。對于這樣的杜鵑所提供的情報,敢于做出判斷,那需要的是最強大的內心和最鎮靜的果敢。

譚主任

  馮恩鶴飾

新四軍江南情報部主任,是鄭均忠實的同盟,他們相互協作,遙控上海情勢,其間真假變幻,虛實刺探,運籌帷幄一場屬于真正智者的腦力遊戲。

端木星

石文中飾

軍統上海站站長,幾乎和任何組織及個人都有矛盾:他和共產黨董劍飛是老冤家,也常常受到日本人的欺負。為了爭取生存空間,相當實際和勢利眼的端木星毅然投靠他認為是最穩固的靠山中村功,從此充當他的忠實打手。為他執行一系列自己不方便主動出手的任務。

藤田

平田康之

日本憲兵司令部司令。因為拿不住杜鵑是誰,所以故意放任影佐和中村功鬥個你死我活。不輕易表態的藤田給人以高深莫測的感覺。但對中村功而言,如何利用他的這種“放任”而左右逢源,正是中村功最高明的手段。

智者無敵

李冰

  吳晴飾

仙樂舞廳的歌女,是“杜鵑”的聯絡人老郭發展的秘密黨員。青年熱血,堅定執著。隻是為了完成老郭交待的在舞廳駐唱的任務,即使有特務對她虎視眈眈,即使剛剛脫離虎口,她依然堅持站到自己的崗位上,等待那個她也不知何時會出現的接頭人。

良子

  南吉飾

中村功的朋友武田將軍的情人,是一個很傳統的日本女性:忠誠、堅忍,勇敢,執著。她本是東京銀座的女招待,因為武田的知遇之恩而對他願意以死相報。

貓爪

陳月末

勇敢的新四軍,忠于黨,信于四哥,但最終察覺馮陽是叛徒,四哥是白鴿,對敵人仇視,對四哥失望,怒斥敵人,因而被敵人殺害。

演職員表

職員表

職員表
出品人:劉新華;劉曉霖
導演:簡川訸
編劇:石小克
攝影:王俊博
美術設計:趙海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
中村功陳寶國----
董建飛丁志誠----
蕭船黃曼----
譚主任馮恩鶴----
鄭均韓童生----
石川雲子田中千繪----
貓爪陳月末----
李冰吳晴----
影佐幀昭徐成峰----
西裏龍夫謝剛----
藤田平田康----

影視原聲

片尾曲

《燃燒夜》 演唱:佟鐵鑫

歌詞:

看時間如線 刺痛我雙眼

淚涌出之前 心涼半邊

命運的兩岸 寂寞面對面

背對著從前 一年十年

燃燒夜 用最紅的血

我和你 在最後相見

燃燒夜 像繁星飄雪

讓我們微笑著離別

燃燒夜 用最紅的血

我和你 在最後相見

燃燒夜 像繁星飄雪

讓我們微笑著離別

精彩看點

電視劇《智者無敵》近日在天津幹部俱樂部內取景拍攝,《智者無敵》是繼《仁者無敵》《勇者無敵》之後,“英雄無敵系列”的第三部。該劇以太平洋戰爭為背景,講述了中國諜報人員為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線提供重要軍事戰略情報,從而扭轉了二次世界大戰格局的一段傳奇。 天津籍演員謝鋼在劇中扮演日本人西裏龍夫,新造型首次曝光。

這是謝鋼首次嘗試扮演“日本人”,是其個人飾演角色的一大突破。雖然在劇中戲份不多,但是謝鋼依舊將每一個細節看的非常重。作為著名導演謝添的長子,謝鋼為人低調,做事不愛張揚,憑借個人的表演實力,逐漸成為影視界實力派演員。謝鋼在扮演的眾多角色當中不僅性格反差強烈,亦正亦邪,而且在塑造不同人物上也費了不少的心思,一會兒是“偉人陳雲同志”,一會是“叛徒蒲志高”,一會是“胡同裏的小人物”,一會是“家裏的好爸爸”,總之不管是革命歷史題材,還是現代劇,謝鋼都能駕輕就熟塑造各類人物。因為扮演陳雲同志的形象深入人心,從《四保臨江》到《風起雲涌》,而且次數眾多,因此成了當之無愧的“陳雲”專業戶。

相關新聞

由陳寶國、丁志誠、田中千繪主演的諜戰題材電視劇《智者無敵》將于7月4日登入北京衛視,劇中陳寶國扮演的日本軍官中村功實為中共地下黨,《智者無敵》也是陳寶國的兒子陳月末的熒屏處女秀。

劇中,陳寶國飾演的中村功造型上一身西裝禮帽搭配風衣皮鞋,配上一絲不苟的大背頭,將紳士風度和戰亂英雄兩種性格特點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因為拍攝的季節在夏天,這身裝扮讓陳寶國很受罪,頭發上厚重的頭油隻有在晚上睡覺前才能費勁洗凈。而丁志誠飾演的共產黨員董劍飛則造型多變,一開始潛入上海,他以一身“犀利裝”出鏡,頗有抗戰犀利哥的感覺,後來為了方便接頭,他又裝扮成“洋道士”。丁志誠自己形容,他和陳寶國,一個是下裏巴人,一個是陽春白雪。

智者無敵

《智者無敵》是陳寶國的兒子陳月末首度進軍影視圈的作品,他在劇中飾演地下黨“貓爪”。雖然在劇中和兒子沒有對手戲,但陳寶國坦言自己還是會默默觀察他演戲。“我就是想看他是不是在玩票,如果他的確用心在演,那麽我就支持他。”談到兒子的演技,陳寶國也大方承認表現不錯,有悟性,在走心。由陳寶國、陳數主演的“英雄無敵”系列第四部《正者無敵》將于明年初播出,陳月末將在劇中承擔“男二號”,戲份較為吃重。雖然此次《智者無敵》陳月末隻與丁志誠有對手戲,不過《正者無敵》中,陳月末將扮演陳寶國的兒子,父子關系從緊綳到感人,並且陳寶國、趙奎娥、陳月末一家三口齊上陣,在劇中也扮演一家人。

《智者無敵》衛視熱播 陳寶國稱難舍英雄情結

《智者無敵》四大衛視熱播,使得不少電視台重播前作《勇者無敵》。陳寶國說,他是在剛結束《茶館》的拍攝接到《勇者無敵》的劇本,“我拍完《茶館》剛休息七天,然後用了十天的時間一口氣把這個劇本看完了。劇中的角色對國家的‘大愛’讓我著迷,我隻能對其他劇本說抱歉了。”

陳寶國坦言,他從《勇者無敵》中的周嘯風身上找到強烈的歸屬感。他說:“我覺得周嘯風就是我要找的角色。周嘯風特別吸引我的地方在于,他同時把一個男人在事業上承受的壓力和在感情上承受的壓力推向極致,讓人為之震撼。”

《勇者無敵》成就了陳寶國的英雄夢,但最初他並沒有打算將這個“英雄無敵系列”演下去,直到再次看到《智者無敵》的劇本。

分集劇情

第1集

中村功,日本情報達人,受命東京來到上海,主要負責對上海共黨組織的清查和追捕。日本上海憲兵司令部特高課長石川雲子是他的學生。雲子的手下將負責傳遞東京方面情報的地下黨聯絡人當場擊斃,這讓緝查埋伏在日本情報核心的特工“杜鵑”的工作陷入僵局。

中村功獲悉這次之所以能夠挖出與佐爾格小組有聯系的上海地下黨,是因為埋在地下黨之中的一枚重要棋子,代號“白鴿”。但除了汪精衛國民政府的最高顧問,同時也是“梅”機關的機關長影佐禎昭將軍以外,沒有人知道“白鴿”是誰。

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情報部長鄭均更加視“白鴿”為心腹大患,他召回自己的得力幹將董劍飛,潛入上海,執行三大任務:清除“白鴿”,重建情報組織,聯絡“杜鵑”。但因為“杜鵑”是直接和延安聯絡的重要情報來源人,除了已經犧牲的聯絡人以外,根本沒有人知道它的真實身份。

董劍飛易容改裝重回上海。他找到了那位聯絡人犧牲時唯一的目擊者,上海《女聲》雜志編輯部記者,地下黨員,同時也是董劍飛的愛人蕭船。蕭船在眾多同志被捕的險惡環境中依然逃生,讓董劍飛產生了懷疑,但蕭船真誠的堅稱自己的無辜又讓他動容。

中村功在“白鴿”一事上感到了影佐禎昭對他的不信任。他秘密偵訊“白鴿”的嫌疑人,伊琳,對方堅稱自己並不是“白鴿”,中村功想從她嘴裏套出更多東西的時候,石川雲子槍殺了伊琳。

軍統的端木星逮捕了地下黨員李冰。這對剛剛遭受了重大打擊的上海地下黨無疑是雪上加霜。董劍飛即刻起身營救李冰。

董劍飛在路上看到了一家字畫店,他看到了一首詩,正是離開根據地時鄭鈞告訴他的一個線索,那就是一首和“杜鵑”的接頭暗號:

“蜀國曾聞子規鳥,宣城又見杜鵑花。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董劍飛到字畫店訂了這下半闕,而上半闕的購買人竟然是憲兵司令部的翻譯官莫非,明擺著告訴董劍飛這其中的凶險。

果不其然,這正是影佐步下的一個局。

第2集

樹林中,董劍飛利用和軍統之間的利害關系和端木星談條件,不僅救出了李冰,還想借他的人手去劫獄,救出落在中村功手上隨時會送命的同志們。

董劍飛準時造訪字畫店,早已等候多時的中村功和石川雲子扮作買字畫的夫婦和他攀談,被董劍飛識破了身份,搶佔先機逃走。

中村功遷怒埋伏在外的特務,與營左禎昭產生激烈沖突,讀賣日報的隨軍記者西裏龍夫上來和稀泥,讓二人都有台階可下。

此時有一個代號為“C”的神秘人把伊琳已死的訊息通過聯絡人轉到蕭船家裏。這個送信人是在這次恐怖事件中僅有的幾個幸存者之一:白城書局的聯絡人老崔。伊琳之死說明白鴿另有其人。

中村功和西裏龍夫在仙樂舞廳喝酒,他們之間的談話透露驚人的秘密,原來西裏龍夫和中村功兩個日本人真實身份都是“日共”“中共”雙料黨員,而中村功正是和尾崎秀實對接的特工,代號“杜鵑”。

關于東京大本營的戰略決策,是北上,和德國共同夾擊蘇聯,還是南下控製太平洋,獲取戰略資源,陸軍海軍各執一詞,要在內閣會議上討論出個結果,但在那之前,佐爾格電台就暴露了,尾崎秀實被牽連入獄。中村功為獲得這重要的情報,親自參與了對尾崎的刑訊,以苦肉計暫時瞞過大本營。他回到上海就是為了把內閣會議紀錄這重要的情報交給延安,誰知道一個“白鴿”,把他的聯絡人出賣,使得中村功空有情報,而不知從何送出。為此他大張旗鼓對地下黨進行“迫害”,其實就是為了逼出最可靠的“同志”,以傳遞情報。

他在字畫店搭上董劍飛,以向他買字為借口,出價打出暗號,希望董劍飛能夠明白,但中村功卻對蕭船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董劍飛破解了中村功給他留下的暗號,面對蕭船時,話到嘴邊留了一半。這時老崔來到了蕭船家,把中村功去往仙樂舞廳的訊息告訴了董劍飛。卻不知此時76號的特務吳四寶奉石川雲子之命在仙樂舞廳盯上了中村功和西裏龍夫。老狐狸營左禎昭則命令石川雲子“坐山觀虎鬥”。

第3集

正在唱歌的李冰深知周遭埋伏特務,她見董劍飛等踏入險地也是焦急萬分,一時計生,她故意唱歌走調吸引了董劍飛等的註意。

沉不住氣的吳四寶上台找李凍的麻煩,而中村功則趁機發難,逼石川雲子現身。營左禎昭的部隊封鎖了舞廳,董劍飛和他的左右手貓爪,為了掩護蕭船逃走而差點被石川雲子抓到,董劍飛危機關頭欲舉槍自盡,卻被一蒙面人出手相救。逃出之後,才知那竟是李冰。

另一面,中村功則堵住了蕭船。

新四軍方面,鄭部長接到了譚主任帶來的延安密電:莫斯科告急!

可惜日共情報網被破獲後,訊息來源也被切斷,所以莫斯科隻好通過延安來取得戰略情報,也就著落在了“杜鵑”身上,但現在“杜鵑”的問題也非常嚴峻,日共情報網的被破獲,因為有“杜鵑”參與其中,關于“杜鵑”是否已經叛變成為延安最擔心的問題。鄭部長得知這一情況也是大驚失色,他之前告訴董劍飛自己不知道“杜鵑”的身份顯然是故意隱瞞。這時董劍飛發來電報,要劫獄以及暗殺中村功。為了打草驚蛇,找到“白鴿”,鄭部長批準了董劍飛的行動。

被中村功抓來的蕭船,還沒有被審問就被營左禎昭釋放,這種過于明顯的保護似乎讓蕭船的嫌疑更重。中村功幹脆借影佐禎昭之名,向蕭船送出地下黨員們執行槍決的時間地點訊息。老崔也找上了蕭船。“杜鵑”聯絡人的死亡,把蕭船、老崔、李冰等這幾個一條線上的地下黨員都推上了嫌疑人的位置。而老崔也似乎感到了董劍飛對他的不信任和戒備。

第4集

蕭船把自己收到的訊息交給了董劍飛。董劍飛決定即使是圈套也要一試,他找到了早已和他達成協定的端木星。石川雲子得知訊息前來阻止中村功,在中村功的壓力之下,石川雲子向他透露了軍部的秘密:在這批地下黨中,有他們精心安插的一名特務,代號“魚鉤”。這是營左禎昭的另一手,目的是要配合“白鴿”,共同挖出“杜鵑”。原打算是由石川雲子進行巧妙的處置,再放虎歸山。中村功橫插這一杠,讓石川雲子措手不及,隻好向他坦白。中村功心裏有數,放手讓石川雲子負責這一行動。

在石川雲子的照應之下,董劍飛端木星于步兵橋設伏,有驚無險的救出了包括楊鐵在內的一幹被俘地下黨員,並槍殺十二名日本士兵。營左禎昭的手段讓石川雲子感到寒心。但營左禎昭則適時敲打石川雲子,讓她摒棄兒女情長,作為一名大日本帝國的特工,就要為了大局而勇于犧牲。軍部情報課長小林本來不相信中村功對營左禎昭的“栽贓”,聽到這一訊息也暫時傾向了中村功,他受命中村功前去蕭船工作的雜志社抓人。

憲兵司令部的藤田司令得知這一訊息勃然大怒,營左禎昭心知這是中村功故意走漏的風聲,他必須親自面對藤田司令的質詢。當著藤田的面,營左禎昭與中村功針鋒相對。中村功拿住了營左禎昭不審而釋放蕭船的短處,又拿出了小林抓來的雜志社看門人做人證:看門人向蕭船提供了執行槍決的時間地點等信息,而那些也都是中村功以營左禎昭的名義所做的。

中村功的“栽贓”十分有力,營左禎昭招架的十分狼狽。

第5集

與此同時,被董劍飛救走的地下黨員們,連同蕭船、李冰、貓爪在七莘庄召開會議。董劍飛懷疑“白鴿”就在這些人之中,但他一時無計可施,明知問題重重,他還是決定暫時由這些人組成新的地下黨支部,董劍飛自己出任書記。新四軍方面,延安為了確認“杜鵑”的可靠性,在上海啓動了四號線。

在石川雲子授意下,從步兵橋就埋伏觀察董劍飛一幹人等的特務吳四寶把他們在七莘庄開會的訊息傳遞回了憲兵司令部。

敵人趕到七莘庄的時候,地下黨員們都已經撤離了。

在營左禎昭的期待之下,日本在華特工機構的前輩和元老,時任關東軍第五軍軍長的土肥原將軍來到上海。營左禎昭拿出中村功和尾崎秀實的關系,向土肥原吐露他對中村功的懷疑。土肥原在刑訊室會見中村功。他開門見山,直指中村功就是杜鵑。中村功卻談笑自若,幾句話把土肥原弄進圈套。

土肥原命令石川雲子以他的女人的身份,接近中村功,一個針對中村功的陰謀又開始了。

中村功在美琪咖啡廳遇見正在彈琴的李冰。李冰急忙離開了,這讓貓爪看在眼裏,報告給了董劍飛,董劍飛對李冰也有懷疑分享者影視。中村功在咖啡廳和西裏龍夫見面。中村功決定繼續努力栽贓給他搗亂的營左禎昭,並且要從土肥原身上拿到具體的軍隊調動,物資調配和行動方案的情報。他的大膽讓西裏龍夫都很吃驚。

董劍飛也對中村功有所察覺,他和貓爪一起到美琪咖啡廳來見中村功。不想卻被石川雲子發現了,她帶人偷偷包圍了咖啡廳。董劍飛靠近中村功坐下,他借機念出了那首李白的詩,和“杜鵑”的接頭暗號,中村功聽到了。

和石川雲子有仇的端木星恰巧到此,于是劫持了雲子,打斷了董劍飛和中村功的接觸。

第6集

中村功從端木星手中救下了石川雲子,端木星被捕。而董劍飛則趁亂溜掉,回到家就見到了來找他的蕭船,他把要尋找“杜鵑”接頭的事情透露給了蕭船,並坦白了他對中村功的懷疑。

石川雲子領著中村功來到了土肥原和營左禎昭為他精心準備的大公館,而中村功對他們想做什麽顯然再清楚不過了。

董劍飛為了摸透蕭船的底細,故意把自己懷疑中村功就是“杜鵑”一事告訴了她,並慫恿蕭船面見中村功,和他就此事攤開了談,蕭船盡管覺得並不妥當,但還是應承了下來。

石川雲子奉土肥原之命,實施計畫引中村功入瓮,但以有心算無心,她拙劣的演技讓中村功應付起來隻能說是遊刃有餘。她以營左禎昭忘記帶公文包為借口,把兩份絕密檔案放在了中村功眼皮底下,而自己假裝無意,又時時盯緊中村功的一舉一動。中村功趁她洗澡之際,直接取走了檔案,原封不動的請小林君送到了土肥原手上。

土肥原哪還不明白事情已經被中村功看穿?暗恨營左禎昭愚蠢之餘,也隻好擺宴向中村功和藤田司令請罪,他雖然職務很高,但在上海,包括搜捕“杜鵑”等事並不在他的職責範圍之內,對中村功等人有所冒犯也是不爭的事實。

石川雲子被中村功當面戳穿也是臉上無光,于情于理她要搬出中村功的寓所,但中村功見她對于“白鴿”和“魚鉤”的身份堅不吐實,總想著她也許還算是一個突破口,冒著極大的風險留下了她,繼續勇敢的“與敵同眠”。

第7集

同時關于“杜鵑”的身世也被揭穿,原來他在血緣上竟然是一名中國人。這身世一旦被敵人查知,“杜鵑”必然百口莫辯,這讓鄭部長和譚主任都感到萬分擔心。

董劍飛為了徹查“白鴿”,對自己每一個手下每一名地下黨員都不敢輕易放過。

李冰為董劍飛懷疑她的事情而苦惱,她向蕭船吐露心事,力爭清白,更決定通過老崔藏起的秘密電台,繞過董劍飛,越級匯報。她們一起趕到了白城書局。

土肥原將軍照例在中村功和營左禎昭之間和稀泥,最後達成的協定是劃清職權,由營左禎昭負責抓捕共黨,而由中村功進行審訊。

石川雲子將中村功的行李帶回了他們同居的公寓,一番檢查見沒有什麽可疑,她稍稍放下了心,這時有密報通知她白城書局是共黨的秘密聯絡點,石川雲子展開行動。

老崔掩護李冰和蕭船離開,自己卻不幸被捕,尋機服毒自盡。

董劍飛到仙樂舞廳尋找李冰,發現連受傷都堅持駐唱的李冰竟然請了假,他突然意識到白城書局可能出事了。

老崔之死,讓中村功內心震動。白城書局的電台被繳獲,沒有搜出密碼本。

董劍飛和貓爪陷入敵人包圍當中,憑借機智的頭腦和勇武的身手,兩人逃了出來,董劍飛認定“白鴿”就在蕭船和李冰兩人之間。

中村功對董劍飛每次都逃脫感到不可思議,而這個“白鴿”隱藏之深也讓他感到頭痛。回到軍部,正趕上一位葯廠老板唐橋生因為工人罷工事件來求助,聽他提到工廠承攬了為軍隊提供“馬牌萬金油”的生意。從軍需品的數量是可以推測軍隊的大致人數的,中村功對這個葯廠產生了興趣。

第8集

石川雲子白天拿槍出去殺人,回家就變成了家庭主婦,操持家務,伺候中村功,但就是看著中村功的目光總帶著監視的意味,中村功了解她的想法,情況在他的掌握之中,他仍然期望透過她掏出“白鴿”和“魚鉤”的秘密。

董劍飛召開黨組織會議,楊鐵為首的同志力主徹查李冰和蕭船二人。蕭船留書讓李冰藏好,自己則前來開會,她在眾人面前掩飾了李凍的行蹤。但私底下還是沒有逃過董劍飛的銳目,她同意帶董劍飛去見李冰,讓李冰證明自己的清白。

暫時抓不到共產黨,中村功隻好刑訊軍統的端木星。這次刑訊另有意外收獲,中村功得知上次端木星在美琪咖啡廳挾持石川雲子隻是適逢其會,他的目的是去那裏見合生葯廠的唐橋生——他曾是國民政府行政院長孔祥熙的管家,孔家撤到重慶後,有一筆財產帶不走,就埋在他的工廠。今次他接到這筆萬金油的大訂單,日軍要派人進廠監工,他擔心這筆財產會暴露,希望可通過端木星把財產轉移出去。

中村功將計就計,利誘端木星作為馬前卒去查抄葯廠,他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把土肥原逼到不得不來求他的位置。他也就可以從容套取他需要的訊息。

日本大本營方面已經開始著手調查中村功的身家背景。

與此同時,小林君已經奉中村功之命抓捕的蕭船。中村功抓緊時間親自對她進行審問。

蕭船和中村功唇槍舌劍,話裏都是暗藏機鋒,中村功透漏了魚鉤的事情,並讓她帶話給董劍飛,他約他早晨八點在聖菲斯教堂塔尖見面。而後就釋放了蕭船。

第9集

一直為中村功效勞的小林君其實是營左禎昭的人,他在審問室中安裝了秘密錄音,但土肥原和營左禎昭在中村功看似破綻百出的話語間反而找不出問題的重點所在。

中村功查封了合生葯廠,生產軍需刻不容緩,這對土肥原來說是要命的事情。土肥原立即趕往軍部興問罪之師。中村功早料到他有此反應,他將孔家秘密寶藏的事情告訴了藤田司令。藤田執意要先挖出寶藏。在別人地頭上有力使不出的土肥原一時也不知如何應對。中村功假意提出解決方案,一邊挖寶,一邊復工部分車間。在商量復工車間數量的問題上,土肥原自然把需要的產量合盤送上。

中村功拿到了他想要的數位,結合他對日本關東軍軍力的了解,立即將兩個批次分別調往南方的軍隊數量計算了出來。求證這一情報和送出情報成為他當下最緊迫的事情。

董劍飛把聯絡點轉移到了春光車行,蕭船把中村功的話帶到,包括“魚鉤”的事情和他和董劍飛的約會。董劍飛將這一情況匯報給鄭部長。他們回電董劍飛阻止他去見中村功,自然是出于對他的保護,不然就等于是直接告訴董劍飛線上的所有人,中村功就是“杜鵑”。

蕭船有意保護李冰,不希望她在局勢不明朗的情況下去見董劍飛,但李冰卻不再希望遮遮擋擋。她們到春光車行找董劍飛。但董劍飛已經不顧上層的命令,決定還是冒險去見中村功。

營左禎昭通過“白鴿”得知了董劍飛的行動,他在聖菲斯教堂布下天羅地網,隻等中村功自己一頭撞進來。

石川雲子在生活細節上對中村功進行盤查,他常看的一本《安徒生童話》成為她的懷疑重點。趁他不在家之時,以另外一本調換了,原本則送往“梅”機關的鑒定科。其實中村功從日本帶來的內閣會議紀錄就在那其中,隻是他所用的方法極盡巧妙,使得神通廣大的“梅”機關也是一籌莫展。

第10集

董劍飛與貓爪扮成教士進入了聖菲斯教堂。而中村功和蕭船則在聖菲斯教堂旁的一座風情茶樓相遇了。原來一句暗語。早晨八點時,聖菲斯教堂塔尖投射的陰影直指這座茶樓。從“白鴿”處獲得情報的營左禎昭派出76號的特務吳四寶包圍的是聖菲斯教堂,這讓蕭船身上的嫌疑又消除了幾分。蕭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急忙離開了。

董劍飛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和貓爪逃脫了。等他上到風情茶樓,中村功已經離開。

中村功回到家,石川雲子買回菜,又下廚做飯,一副家庭主婦的做派,但中村功很快發現了書被掉包。二人一起吃飯,卻各懷鬼胎,中村功故意點出他在聖菲斯教堂看見了“白鴿”,石川雲子言語上出了紕漏,讓中村功確定“白鴿”必在八點出現在聖菲斯教堂的人員當中。

董劍飛和貓爪商議李凍的清白問題,提到了另一名黨員楊鐵的情況,他良好的健康狀況引起了兩人的懷疑。沒想到他們的對話被人偷聽了,那人溜得很快,但董劍飛幾乎可以肯定“魚鉤”是誰。

眼見得暴露在即,楊鐵再直接給石川雲子去了電話,原來他不僅是叛徒,還是一個冒牌貨,真正的滬西支部老黨員楊鐵已經被殺害于獄中。

石川雲子將錯就錯,命令假楊鐵前去綁架李冰。

查不出任何問題的童話書被石川雲子拿了回來,卻沒辦法再一次李代桃僵,因為假的那一本已被中村功夾帶出去隨便扔在了垃圾桶裏,他就是不想給石川雲子留餘地。他決定對這伙人主動出擊。

端木星目睹了假楊鐵綁架李凍的過程,這場自己人抓自己人的戲他看不明白,但他決定馬上通知中村功。

第11集  中村功編出了天衣無縫的唱本,在土肥原面前告了營左禎昭和“白鴿”的刁狀,原來營左禎昭無意間泄露了土肥原的行蹤,中村功稱軍統的人已經為此做好了刺殺準備。中村功無中生有這一計奏效了,但土肥原不可能盡信他的一面之詞,他不僅對“白鴿”的身份還是嚴防死守,更派人前去核實這一暗殺計畫的真假。  石川雲子本來因“魚鉤”的暴露,決定端掉春光車行這一聯絡點。但端木星前來向中村功匯報楊鐵綁架李凍的事件,她改變了決定。而從李冰同事那裏得知訊息的蕭船也可肯定綁架人正是楊鐵。蕭船前來告知李冰被綁架的訊息,假楊鐵竟然現身,他惡人先告狀,指證蕭船是出賣李凍的人。蕭船凜然不懼,她反把楊鐵的身份拆穿。早就對他有所懷疑的董劍飛製住了他。槍口之下,假楊鐵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被綁架的李冰不明所以,還以為真是董劍飛不信任他,派人逮捕了她。她含冤不白,用計打傷了看守逃跑了。  中村功利用端木星的軍統身份很輕易的造假瞞過了前去調查的小林君。訊息回報土肥原,營左禎昭當即“失寵”。中村功會見西裏龍夫,把他最近發生的事情一一闡明。童話書的秘密揭開,原來他是利用童話書中出現的“一隻兔子,兩隻老鼠,三個孩子”等簡單的數位做的密碼,將情報藏在其中,外人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發現。西裏龍夫提醒他對石川雲子的戒備可能更不易在她那裏套出有用的訊息。中村功表面不以為然,其實聽進了心裏。二人議定,“白鴿”不除,情報不能送,否則就是逼著東京大本營改變作戰策略,那對莫斯科和共產國際,才是滅頂之災。

第12集  李冰逃出,意外的撞上了會見完中村功,正準備回家的西裏龍夫。  吳四寶路上截住了董劍飛一幹人,爭鬥當中楊鐵欲逃竄,被董劍飛當場擊斃。董劍飛帶領貓爪等逃上一輛卡車離開。  西裏龍,將李冰送到了偏僻的麥田旅館。李冰對西裏龍夫並不信任,雖被他識穿了自己要到常熟新四軍解放區的目的,李冰還是矢口否認,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西裏龍夫知道的事情不隻于此。  夜間中村功和雲子正在床上休息。突然電話聲響,心中有事的雲子急忙沖過去接了,裏面不發一言,雲子狐疑掛斷。不一會電話聲再次響起,雲子默契的讓中村功去接,聽到他的聲音,電話那頭的西裏龍夫這才慌忙將李凍的事情告知給他。中村功一邊聽著,一邊編出一套和西裏龍夫說的完全不相幹的鬼話騙雲子。石川雲子聽著,心裏自是有數。  董劍飛指使貓爪與蕭船暗中見面,蕭船表示對李凍的事情毫不知情。董劍飛心中有所懷疑,于是安排魏大勇和羅長發跟蹤蕭船。  雲子待中村功上班後立即派人查詢昨晚的那個電話來源。  此時西裏龍夫通知了蕭船李凍的藏身地點。蕭船于是趕去與李冰會面。  西裏龍夫還約中村功見面詳談。告訴了他李凍的事情,還告訴他李冰將與蕭船見面。中村功感到一種潛藏的危機,他立刻安排西裏龍夫護送李冰離開上海。  中村功發現吳四寶正在跟蹤自己,他輕易甩開了吳四寶。  這時莫翻譯官跟中村功匯報了一個重要情況,那就是小林其實在監聽中村功。  雲子則向營左匯報了自己最新發現。

第13集  中村功趕到旅館與李冰見面,中村功註意到李冰身上的一個玉佩。他安排好一切,準備送她離開。中村功便趕回司令部了。  羅長發和魏大勇也跟蹤蕭船來到了旅館外,魏大勇去通知董劍飛,羅長發則繼續在旅館盯梢。  吳四寶按照營左的吩咐去麥田旅館抓捕李冰。  同時董劍飛也向麥田旅館趕來。  蕭船見到李冰,埋怨她不該相信中村功。  中村功從莫翻譯官處得知吳四寶包圍了麥田旅館。急忙趕去營救。  李冰和蕭船身陷囹圄,蕭船僥幸逃脫,李冰被吳四寶一槍打死。中村功趕到隻看到了李凍的遺體,他從李冰手中拿走了玉佩。  中村功大怒,他決意為李冰報仇,中村功謊稱李冰是自己安排好的內線,怪罪吳四寶胡亂開槍。他讓吳四寶等會兒到自己的辦公室詳談。  董劍飛得知蕭船逃跑,李冰已死,決定暫時按兵不動。  中村功知道其實告密者並不是蕭船,他相信另有一個魚鉤。他將會從吳四寶下手,鏟除所有的奸細。中村功步下圈套,命令端木星強行接管了吳四寶的賭場、舞廳等地  蕭船對李凍的死感到很難過,可是董劍飛依然認為李冰有問題,這讓兩人產生更大矛盾。  江南新四軍指揮部對此也一籌莫展,他們決定等四號線的訊息。  董劍飛無奈之下,決定創造機會親自跟杜鵑見面。  雲子繼續在家偽裝家庭主婦,中村功則與她繼續演戲,更買了一本《安徒生童話》送給她,雲子不動聲色地接了過來,不知道心裏打的什麽主意。

第14集  吳四寶的生意被端木星全部搶走。營左為他跟中村功產生爭執,但是由于吳四寶作惡多端,營左也無可奈何。他搬出藤田,但是藤田權衡利弊反而站在中村功一邊。  雲子也覺得營左實在不應該跟吳四寶這個人渣扯上關系。  蕭船滿腹狐疑,她約西裏龍夫見面打探訊息,卻被魏大勇撞見。  中村功徹底斷了吳四寶的財路,他讓端木星盯緊吳四寶,隨時準備給吳四寶致命一擊。  吳四寶無意得知日軍把收繳的黃金都藏在正金銀行,他決定拼死一搏,打劫運鈔車。

第15集  吳四寶不知道的是,端木星一直派人暗中盯著他。  吳四寶打死了兩名運鈔員,在打劫現場撒了幾張共黨傳單,嘗試將嫌疑轉到共黨那裏。可是最終他連車門都沒有撬開,隻好慌忙逃竄。  端木星將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都一五一十地匯報給了中村功。  晴氣想要放走吳四寶,中村功帶著人證及時趕到抓捕了吳四寶。吳四寶知道營左很多秘密,雲子得知吳四寶被抓的這個訊息,決定用自己的方法幫助營左。  中村功審訊吳四寶,嘗試逼問出誰是白鴿。這時中村功接到雲子的電話,她河豚中毒,危在旦夕。中村功情急之下決定回家先救雲子。中村功安排莫翻譯官看好吳四寶,趕去醫院陪了雲子一夜,她終于被搶救過來。  小林卻在這個時候溜進了關押吳四寶的牢房。

第16集  小林走後,吳四寶毒發身亡。這時中村功趕了回來,發現吳四寶死前留下了一個訊息。  中村功沒有小林殺人的證據,為了免得莫翻譯官被滅口,索性將他關了起來。  中村功命小林把吳四寶屍體送給營左。營左收下屍體,遭到藤田怒罵,因為他收下屍體,意味著他承認吳四寶是他的人。  中村功找到證據證明吳四寶是營左的屬下,而吳四寶之死分明是營左殺人滅口,事已至此,藤田也保不了營左,隻好將他遣送回日本。雲子也寫了一封信,公然與營左翻臉。  這時春光車行被端木星的人發現了,董劍飛決意其他人撤走,而自己等著敵人來抓,他這樣做是為了見到杜鵑。  貓爪勸不住他,于是去找蕭船,蕭船得知原來董劍飛竟派人跟蹤自己。蕭船趕去車行勸董劍飛放棄被抓的計畫,誰知這時車行被敵人包圍了。董劍飛不肯撤走,貓爪隻得打暈了他。  端木星的人闖進車行,隻發現了一件內衣。

第17集  內衣上綉了一個“董”字,中村功覺得內有玄機,于是假裝命人撤走。  董劍飛在安全處醒來,告訴貓爪其實自己懷疑蕭船。這時董劍飛發現那件內衣不在了,原來那件內衣上藏有密碼,貓爪要回去拿,董劍飛堅決不允許。可是貓爪偷偷跑回了車行,董劍飛大驚失色。  貓爪把自己掌握的第二套給了蕭船。蕭船藏了起來。貓爪趕回車行。  蕭船卻主動約雲子見面,雲子答應了她。  魏大勇和羅長發其實一直都在跟蹤著蕭船。  董劍飛和馮陽趕回車行接應貓爪,卻發現貓爪已經中槍。他們救回了昏迷的貓爪。  雲子家中,雲子繼續跟中村功偽裝家庭主婦,中村功知道她是故意吃了河豚,他毫不留情地揭穿了她實際上一直在指揮各路人馬抓捕共黨。雲子拒不承認,中村功逼問白鴿是誰,雲子抵死不說。  貓爪醒來,怒罵馮陽正是開槍打自己的奸細。馮陽掐死了貓爪,這時董劍飛趕回,他懷疑是馮陽害死了貓爪,可是他沒有證據。  這時蕭船趕到雲子家與雲子見面。

第18集  正好端木星也來跟中村功匯報貓爪受傷的事情,蕭船表示她不關心這件事情,她來是請求雲子的保護,她說董劍飛要殺她。  跟蹤蕭船的魏大勇懷疑蕭船就是白鴿,董劍飛也對蕭船充滿懷疑。他們決定向組織匯報,申請抓捕蕭船。  雲子無意中跟中村功泄露,其實蕭船就是白鴿。中村功並沒有完全相信雲子。  中村功命端木星跟蹤雲子。端木星的手下發現雲子跟馮陽秘密會面。馮陽請示希望雲子抓捕董劍飛,但是雲子表示有人更想抓董劍飛,她並不著急。  羅長發相信蕭船,在申請批捕的電文發出前,羅長發找到蕭船,希望她主動洗刷自己的嫌疑。蕭船同意跟他去董劍飛那裏。  雲子回到家中,中村功已經得知雲子跟馮陽會面,幾乎當面揭穿她,這時晴氣送來了雲子的菜籃,幫雲子圓了謊。  端木星的人發現了董劍飛的據點,急忙回去匯報。中村功親自帶人實施抓捕。  蕭船在董劍飛和魏大勇等人面前抵死不承認自己是白鴿。這時抓捕的人已經包圍了他們,董劍飛隻身掩護眾人逃脫,自己則孤身陷于囹圄。

第19集  董劍飛被捕,蕭船、羅長發被馮陽和魏大勇擊昏抓了起來。  中村功交待端木星監聽關在一間牢房裏的莫翻譯官和董劍飛。董劍飛和莫翻譯官在牢房裏聊些不著邊際的話題。  中村跟藤田匯報自己沒有時間審訊董劍飛,藤田決定由雲子負責。藤田告知中村功軍部懷疑他不是日本人,中村功不以為然。實際上感到了很大壓力。  藤田安排小林監視中村功。  雲子決定嚴刑審訊董劍飛,以便試探杜鵑。  羅長發和蕭船被關在了重光堂的地下室。雲子吩咐魏大勇把蕭船和羅長發關在黑暗中48小時逼供,希望獲得誰是杜鵑的秘密。  中村功放了莫翻譯官。  新四軍指揮部收到四號線匯報,貓爪犧牲,董劍飛被捕。  董劍飛被晴氣嚴刑審訊。

第20集  中村功得知了蕭船等被抓的訊息。  地下室,蕭船和羅長發互相試探。  正在此時,西裏龍夫被調回東京。而中村功在讀賣新聞上發現了武田留下的訊息,決定趕回東京獲取情報。  重光堂地下室,羅長發和蕭船互相鼓勵活下去。  中村功為了刺探情報,跟雲子說自己要辭職回東京。  營左也發現了讀賣新聞上的密碼。  藤田安排中村功回東京跟軍部申訴。並命他審訊董劍飛。  中村功臨行前命端木星槍決董劍飛。

第21集  獄中的董劍飛收到了“正在營救你”的紙條。  莫翻譯官分別跟藤田和中村功匯報,董劍飛還掌握重大秘密,不能殺。  刑場上,董劍飛就要被槍決,槍聲已響,藤田和雲子趕到大聲阻止,才發現董劍飛根本毫發無損。這隻不過是中村功的試探。  藤田拿到了別人送給董劍飛的紙條。  藤田想發電報給東京讓軍部扣留中村功,雲子說服他再給中村功一次機會。  中村功出發去東京,臨走前給端木星布置了幾件任務。  日本,武田被營左追捕,絕境之下自裁于懸崖邊。  這時雲子躲過了一次暗殺。  江南指揮部接到了四號線的匯報,他們指示四號線切斷跟董劍飛的聯系。  武田的屍體被軍部發現了,營左發現了屍體上的刺青,他認為那是一組密碼。營左命人割下了那塊皮膚,決定讓中村功來破解密碼。

第22集  營左把中村功帶到了情報局審訊室,武田的情人良子正在那裏受刑。營左表示如果中村功願意破解密碼,他就放了良子。  中村功要求給他一天時間,他將破解出報紙上的密碼,實際上營左已經破解了密碼,他在誘敵深入。中村功還告訴營左,武田身上的刺青是明智武士的符號,他需要一天時間破解出刺青上的密碼。  中村功按照報紙上的密碼找到了南門町,在那裏遇到了殘廢軍人小林澤,並讓小林澤到二樓去找武田,小林澤奉命行事,結果被警察抓住帶走。  中村功趁亂上了二樓,打暈了留守的警察,然後他見到了武田的屍體,這時牆上的浮世繪引起了他的註意。  營左帶人返回來圍捕中村功,危機時刻,中村功被良子所救。兩人逃脫,中村功根據畫裏的指示決定去帝國大學繼續尋找線索。兩人偽裝成教授和助理進入圖書館查找資料。  在圖書館,中村功給良子解釋了武田留下的線索。他根據源氏物語的不同版本,發現了“雲峰的溫泉”這句話就是武田留下的線索。  這時營左也發現了畫裏的意思,他帶領警察追趕到了圖書館,最後一刻,中村功和良子逃了出來。中村功給西裏龍夫打電話,讓他幫忙想想雲峰的溫泉是什麽意思。  中村功和良子分頭行動以迷惑營左,中村功趕到新宿飯店與西裏龍夫會面。

第23集  良子則趕到軍部情報局以便讓營左看到自己,這時良子發現野島押送小林澤似乎有什麽詭計,于是她決定跟蹤他們。  重光堂地下室,蕭船幾乎死去。  中村功正在新宿飯店的聚會上高談闊論,中村功得知雲峰的溫泉的真實含義。  營左押著小林澤前來指認中村功。一時間中村功生死未卜。  小林澤否認自己認識中村功嗎,良子趕到,偽裝營左太太,通過廣播喊走了營左。  在西裏的掩護下,中村功再度避開了營左的手下。  中村功和良子會面,他們趕去雲峰的溫泉,在那裏他們找到了武田的人,他告訴他們接下來的線索。  與此同時營左正在挨家挨戶地搜查。  原來小林澤也是武田安排的人,他開車帶中村功和良子去尋找情報。  中村功破解了情報的秘密,他必須在規定時間趕到武田指定的地方去拿到情報。  這時候營左也發現了線索,他派人追趕而來。

第24集  危機之時,小林澤為了他人犧牲了自己。  上海,端木星的人搶劫了通商銀行,栽贓給軍統。  日本,中村功回到了軍部,將答應破譯的密碼提交給影佐。  軍部情報局接到電報,通商銀行被搶,中村功決定回上海。影佐妄圖攔住他,時間很緊急,中村功用計逃脫,趕去情報的藏匿地點。  中村功跟良子會合,並終于及時趕到,得到了情報。  影佐感到也許小林澤的屍體是個證明中村功有罪的證據,他命人盡快將屍體運送過來。西裏發現了影佐的詭計,他通知了中村功。  良子為了解救中村功,劫車將運屍車撞下大橋。  中村功將情報帶回了上海。端木星將上海的情報匯報給他,

第25集  而雲子還是不肯跟他鬥智鬥勇,不肯講一句實話。  重光唐地下室,蕭船告訴羅長發,影佐就是杜鵑。兩人瀕臨死亡。  軍部決定派影佐回來協助中村功,中村功順水推舟,將偵破銀行劫案的工作推給影佐餓雲子。  雲子命人將蕭船和羅長發關到醫院。蕭船沒有死,但是卻發了瘋。  影佐回到了上海,而在東京,軍部也開始調查那起神秘的車禍。  莫翻譯官暗示中村功,自己是共產黨,關鍵時候,中村功製止了他,原來中村功早就知道小林在監聽他。  中村功安排莫翻譯官提審董劍飛,但是他沒有泄露自己的身份。  雲子告訴中村功,蕭船已經死了。實際上發瘋的蕭船仍舊被關在醫院裏。  江南新四軍指揮部,黨組織已經得知了中村功拿到情報的訊息。  從雲子那裏,影佐得知,中村功在日本的時候,可能一直和良子在一起。  東京,野島認出了良子的屍體。  上海,中村功提審董劍飛。

第26集  兩人首次正面交鋒,一時間敵我莫辨,中村功告訴董劍飛,蕭船已死。  這時影佐的人抓到了端木星的手下正在用通商銀行被劫的金條賭錢。  馮陽準備處死羅長發,可是最後時刻,羅長發用計逃脫。  新四軍江南指揮部,鄭鈞準備赴上海與杜鵑接頭,可是此刻日本人封鎖了去上海的道路。  中村功明小林押送董劍飛去七莘庄,暗中安排莫翻譯官去七莘庄刺探情報,他想看看到底董劍飛和莫翻譯官是不是值得信任。中村功從莫翻譯官處得知,原來中共在日本人內部還安排了四號線。  端木星搶劫銀行的事情就要暴露,中村功命他營救董劍飛後離開上海。  東京,西裏龍夫從野島那裏得知,良子的屍體已經被發現了,並且這件事將會危及到中村功。  西裏急忙發電報給中村功,讓他速速逃亡。  七莘庄,混戰過後,小林和莫翻譯官被打死,端木星救走了董劍飛,並把他安排在一間隱秘的小屋裏。  這時軍部查明,原來中村功果然是日本人收養的中國孤兒。  藤田準備抓捕中村功,而影佐建議等中村功自己暴露,這樣他們才能知道中村功得到的是什麽樣的情報,情報是否重要,是否會影響戰局,這樣他們才能給軍部一個交待。

第27集  醫院裏,有人救走了蕭船。  藤田和影佐這時候已經感到了雲子對待中村功態度的轉變,她似乎還是相信中村功。  中村功與董劍飛當面再次對峙,中村功感覺到董劍飛存在著問題,他把《安徒生童話》給了董劍飛,卻並沒有把解讀情報的方法交給董劍飛。  端木星離開了上海。  雲子命人全城搜捕蕭船。  藤田等人無法從《安徒生童話》中發現中村功的情報。藤田命雲子穩住中村功,以便破解情報,並抓捕跟中村功接頭的人。  雲子在家中給中村功慶祝生日。  逃跑的羅長發和蕭船按照迦南的密碼在教堂見面,他們意識到誰是白鴿,誰是杜鵑。

第28集  雲子嘗試將中村功留在家中,中村功卻用迷葯迷暈了雲子。  中村功得以脫身去與蕭船見面,他決定除掉白鴿。  影佐的人也追到了教堂,但是幸好中村功及時趕到,救走了蕭船和羅長發。  雲子欺騙影佐,她已經將中村功拖延在家中。  中村功等人來到了董劍飛隱身的小屋,卻發現門口賣餛飩的小販形跡可疑地溜走了,中村功命蕭船和羅長發跟蹤小販,自己去與董劍飛見面。  董劍飛留下字條,他已去了卡德路廢倉庫。  羅長發和蕭船發現小販確實是個奸細,他們急忙趕去與中村功會合。  此時中村功已經趕到了廢倉庫,與董劍飛當面對決,揭穿了董劍飛的真面目。  這時影佐的人已經封鎖了街區。  羅長發和蕭船也來到廢倉庫。  魏大勇受命將《安徒生童話》送給白鴿。  雲子繼續欺騙影佐,影佐還不知道中村功已經離開了百老匯大廈。  中村功將董劍飛留給蕭船和羅長發處置,自己則趕回家,並約兩人在春光車行會合。  羅長發卻出其不意殺死了董劍飛。  魏大勇放走了中村功。  影佐趕到董劍飛死去的地方,發現有人留下線索,告訴他董劍飛是杜鵑所殺。影佐急忙命人抓捕中村功。

第29集  中村功回到家中,將情報解讀方式記了下來。雲子向他傾訴衷腸。在雲子的掩護下,中村功再度逃脫。  中村功趕到春光車行,最後時刻,他揭穿了羅長發的身份。  雲子受命到春光車行抓捕中村功,卻殺了羅長發,放走了中村功。  雲子最終死在了影佐的槍下。  魏大勇殺死了馮陽,告訴中村功自己的身份,但是中村功卻不相信他,魏大勇最後舍身救下了中村功和蕭船,證明了自己的身份。  日本人封鎖了街道,中村功帶著蕭船用計逃脫。中村功將破解情報的方法教給了蕭船,並掩護她逃走。  中村功被影佐抓住,而蕭船得以脫身發出情報。  中村功的情報傳到了莫斯科,扭轉了二戰的局面,法西斯必將走向滅亡之路。

第30集  中村功受到審訊,影佐用盡各種方法卻無法得到一點情報,最後影佐卻由于自己的失誤,即將受到軍部的審判。  影佐妄圖再次審訊中村功,卻被中村功的人道主義精神所震撼,中村功指出了影佐跟自己鬥智鬥勇所犯下的一系列錯誤。失敗令影佐顏面盡失,最後他無法面對這個事實,竟然剖腹自盡。  中村功卻被押送回東京,憑借自己的智慧,逃過了死刑的執行,並且得以頤養天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