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頗族

景頗族

景頗族,中國雲南世居少數民族之一,由唐代"尋傳"部落的一部分發展而來。近代文獻多稱為"山頭"、又分別稱為"大山"、"小山"、"茶山"、"浪速",自稱"景頗"、"載瓦"、"喇期"、"浪峨"。

景頗族主要聚居在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各縣的山區,少數居住在怒江僳僳族自治州的芒馬、古浪、崗房以及耿馬、瀾滄等縣。

緬甸有克欽邦,克欽族即中國景頗族。隻是名字不同而已。

  • 中文名稱
    景頗族
  • 別 稱
    景頗、載瓦、喇期、浪峨
  • 分 布
    雲南
  • 人 口
    12.56萬(1998年)
  • 語 言
    景頗、載瓦
  • 主要支系
    景頗、載瓦、勒期、浪俄

民族概況

景頗族,中國少數民族之一。現有人口119209人。主要分布在雲南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的隴川縣、潞西市、瑞麗市、盈江、梁河三縣,少部分散居于其他州縣。在中國景頗族聚集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是雲南省德宏州隴川縣,隴川縣被稱為“中國目瑙縱歌之鄉”。

景頗族

雄獅般勇猛的民族——景頗族

景頗族他們主要從事農業,種植水稻、玉米、旱谷等作物。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景頗族素以刻苦耐勞、熱情好客、驍勇威猛的民族性格著稱。他們有句家喻戶曉的成語:“要像獅子一樣勇猛。”他們用勤勞的雙手征服大自然,用大長刀與惡勢力作鬥爭。歷史上,多次頑強抵御外敵侵入,為保衛祖國領土立下了功勛。

景頗族

景頗族大多住在海拔1500-2000米的山區。這裏氣候溫和,雨量充沛,土地肥沃,特產豐富。除種植旱谷、玉米、水稻外,盛產名貴的紅木、楠木和各種竹子,還有橡膠、油桐、咖啡、茶葉、香茅草等經濟作物,以及熱帶、亞熱帶水果鳳梨、鳳梨蜜、芒果、芭蕉等。深山老林中棲息著各種珍禽異獸。地下礦藏也很豐富。景頗族的口頭文學發達,尤其是集詩、歌、舞于一體的創世史詩《勒包齋娃》,包含了人們對自然界和人類社會方方面面的認識,深受本民族民眾的喜愛,也是祖國民間文學的一朵奇葩。

除了長篇敘事詩外,景頗族的其他民歌也十分豐富。山歌分為大聲唱的“直麽”和小聲唱的“直作”。舂米歌即勞動歌,景頗支稱為“月魯”,載瓦支稱為“谷阿崗”或“谷統直”,多由一人主唱,一人伴唱,形成合唱。風俗歌中以“臘磨羅統”最富特色。

:緬甸的克欽族與中國景頗族是同一民族,同族不同稱。中國境內的景頗族有12萬餘人,據20世紀70年代的統計,在緬甸的克欽族總數約56萬人。緬甸的克欽族主要要居住在克欽邦山區,瑞麗江流域、撣邦山區以及景棟地區,在印度阿薩姆邦那加西部山區也有少量克欽族居住。

民族分布

景頗族是雲南獨有民族之一,1998年末,雲南景頗族人口為12.56萬人,佔全省少數民族人口的0.947%。景頗族主要聚居于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境內的隴川、盈江、潞西、瑞麗、梁河等五縣市山區。其餘的景頗族人口散居于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片馬、崗房,古浪、臨滄地區的耿馬佤族自治縣等地。雲南景頗族包括4個主要支系:景頗、載瓦、勒期和浪俄,其中載瓦支系最大,人數佔景頗族人口的80%左右。

景頗族

民族歷史

景頗族的來源與青藏高原上古代氐羌人有關。唐代,其先民以“尋傳蠻”、“高黎貢人”見諸于漢文史籍,自元、明、清至新中國成立前,又先後出現了“峨昌”、“遮些”、“野人”等名稱。新中國成立後,經民族識別,確認為景頗族。

景頗族

景頗族的先民與古代的氐、羌有關,以前居住在康藏高原南部山區,7-9世紀沿橫斷山脈南遷。東部景頗在瀾滄江以東,金沙江地區;西部景頗在瀾滄江以西至緬甸境內。15-16世紀,由于戰爭大量的東部族人大規模西遷;16世紀後大量移居德宏地區,多與德昂、阿昌、傈僳、漢等民族雜居。現在的景頗族中景頗支、浪峨支、瓦支、喇期支原先是同一民族的不同部落

景頗族主要有五個支系,即景頗、載瓦、勒期、浪峨(浪速)、波拉。多數地區不同支系的人雜住在一起。景頗支系的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景頗語支,載瓦等四個支系的語言比較接近,同屬藏緬語族緬語支。文字有景頗文和載瓦文兩種,系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前者創製于19世紀末,後者創製于1957年。

民族生活

民族飲食

景頗族以為主食,吃法有爛米飯、糯米飯、糯米粑粑或竹筒飯。蔬菜除部分來源于菜園,多靠採集野菜來製作,吃法除煮、燜、炒或涼拌外,最有特色的要算是舂菜了。他們將野菜洗凈後精心炮製,加上豆豉。豆豉:一種豆子煮熟發酵後製成的食品。生姜、辣椒、鹽,在竹筒或杵臼內舂碎。其味道鮮美獨特,常用來待客。景頗族還喜飲水酒,喜嚼“沙枝”(用草煙、蘆子、熟石灰配成的嚼料)。見面互贈“沙枝”是傳統禮節之一。

景頗族

景頗族閒時一日兩餐,忙時一日三餐。主食大米,喜食幹飯和竹筒飯。所種植的蔬菜大都是不需精耕細作的瓜、豆、青菜、洋芋(土豆)等,輔以竹筍、水芹、野蒜等。

肉食以豬肉和雞肉居多,農閒時進行漁獵,如捕獵野豬、麂子、山羊、野牛、野雞、鳥雀,捕撈魚蟹、田螺。景頗族飲酒多是自製的低度酒,稱水酒,成年男女更喜燒酒。

景頗族喝酒十分註重禮節,熟人相遇互相敬酒,不是接過來就喝,而是先倒回對方的酒筒裏一點再喝。大家共飲一杯酒時,每個人喝一口後都用手揩一下自己喝過的地方,再轉給別人,如有老人在場,先讓老人喝。

典型食品主要有:竹筒烤魚、撒撇、舂鱔魚、砂鍋燉竹鼠。

民族服飾

景頗族男子喜歡穿白色或黑色對襟圓領上衣,包頭布上綴有花邊圖案和彩色小絨珠,外出時常佩帶腰刀和筒帕。婦女穿黑色對襟,下著黑、紅色織成的統裙,腿上帶裹腿。盛裝時的婦女上衣前後及肩上都綴有許多銀泡泡、銀片,頸上掛七個銀項圈或一串銀鏈子或銀鈴,耳朵上戴比手指還長的銀耳筒,手上戴一對或兩對粗大刻花的銀手鐲。婦女戴銀首飾越多表示越能幹,越富有。有的婦女還愛好用藤篾編成藤圈,塗有紅漆、黑漆,圍在腰部,並認為藤圈越多越美。景頗族男女老少均喜歡嚼煙草、蘆子、檳榔和飲酒,熟人相見則從筒帕裏拿出竹筒倒一杯酒相敬。竹筒裙是景頗族的傳統服飾.

景頗族

民族文化

民族語言

景頗族公認有景頗和載瓦兩種語言,差異頗大。景頗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景頗語支;載瓦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緬語支。景頗人使用的景頗文是一種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

文化藝術

景頗族有豐富、優美的口頭文學,有反映景頗族起源、遷徙歷史的敘事長詩;有反映景頗族與大自然作鬥爭的故事;也有神話、寓言、諺語、謎語等。歷史傳說、故事等多與音樂相結合,又說又唱,詞曲優美動聽;情歌內容廣泛,形式新穎活潑,能表達細膩復雜的思想感情,具有豐富的想像力和較高的意境,在景頗族的口頭文學中佔有重要地位。景頗族人愛好音樂和舞蹈,樂器有木鼓、牛角號、簫笛、三比(管樂器)、象腳鼓、口弦、鋩鑼、鈸、小三弦。擅長集體舞,男女老幼都喜歡參加。舞蹈一般有歡慶性的、祭祀性的和娛樂性的三種。在新屋落成、戰爭勝利後跳歡慶性舞蹈。在祭“木代”(最大的天鬼)或老人死亡後為死者送魂時跳祭祀性舞蹈;在生產勞動之餘和節日時跳娛樂性舞蹈。景頗族舞蹈突出的特點是具有民眾性,有的集體舞上千人參加,其中有60多歲的老人,也有10歲以下的少年兒童,跳起來通宵達旦,氣勢豪壯。著名的“目腦”(意為大伙跳舞),現已發展成景頗族一年一度的盛大節日。“目腦縱歌”是一種上千人一起跳的大型舞蹈,伴以雄渾的木鼓聲,氣勢磅礴,表現了群舞的高度水準。景頗男子擅長刀術,平時常以耍刀為戲。婦女善編織,能織出多彩的圖案花紋數百種,其中大多是動植物,精美艷麗。棉織品圖案精美,富有民族特色。各種銀飾都達到較高的工藝水準。

民族習俗

景頗族主要聚居在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各縣的山區,少數居住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芒馬、崗房以及耿馬、瀾滄等縣。

景頗族有景頗和載瓦兩種方言,彼此通話困難。景頗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景頗語支。使用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拼音文字--景頗語文。景頗族有豐富、優美的口頭文學流傳,包括反映民族起源、遷徙歷史的敘事長詩及神話、故事、寓言、諺語、謎語等。

景頗族主要從事農業。景頗地區盛產珍貴的木材和各種葯材。經濟作物有橡膠、油桐、茶葉、咖啡等。景頗族普通崇信原始多神,部分人信仰基督教。

景頗族家庭中尚保留幼子繼承製,幼子地位高于長子,長子婚後另立門戶,幼子卻留在家中贍養父母,財產也主要由幼子繼承。

景頗族坦誠好客,一直保留著"吃白飯"的待客習慣。即在日常交往中,無論走到那一寨、那一家,都可坐下來吃飯,並可以不付任何報酬。對于任何一個不相識的人,主人都必須招待飯菜。民間普遍認為:讓客人餓著肚子走,是最不體面的事。

無論婚嫁、過節集會,走親串戚,景頗族人都要提一隻籃子,內裝水酒、熟雞蛋、糯米飯團,民間稱"送禮籃",主人接過禮籃後,要向隨從的客人一一敬酒,最後才能自己喝,並清點禮物,然後再把籃子還給客人,以表示禮物如數收到。

很多地區平時進餐仍然沿襲無論男女長幼均把飯菜分份進餐,無需桌椅、餐具,飯菜都用芭蕉葉包好,進食時人手一份。忌把葉包反。無論喝酒喝湯,都是就地砍一截竹筒,筒口斜削一刀,隨用隨去。

景頗族過去最重鬼魂觀念。他們認為鬼有好壞之分,有的可為人造福,有的則招災致禍,于是盛行殺牲祭鬼魂的習俗。

景頗族

食俗

景頗族主要聚居在中國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各縣的山區,景頗人閒時每日兩餐,忙時三餐,主食為大米,副食有豆類、薯類、蔬菜和野菜野果。

景頗族愛吃糯米飯、糖粥。製菜多加鹽與辣椒燒煮,很少油炒。口味偏好酸辣、酵臭、不用碗筷,常用蕉葉裹食。白酒多系外地運來,愛嚼檳榔及草煙。

他們的烹調方法大多簡易,大米多加土豆、青菜煮成濃粥,糯米則蒸成幹飯,而且當天舂米當天吃,不留“隔夜糧”。製菜非煮即腌,腌菜很有特色,水豆豉、幹豆豉、酸竹筍、腌茄子等,開胃爽口。

他們製作肉品的方法一是風幹後抹辣椒和鹽巴烤;二是先烤熟、剁細,再拌以辣椒、蔥蒜及野生香料;三是拌勻佐料後用笆蕉葉或枇杷葉包好,置入火塘灰中焐。肉食以豬肉和雞肉居多,農閒時進行漁獵,如捕獵野豬、麂子、山羊、野牛、野雞、鳥雀,捕撈魚蟹、田螺。

景頗山的野味也出奇製勝,特別保留了人類童年的昆蟲為食的習俗。黃螞蟻蛋從蟻穴中取出,用清水淘洗幹凈後晾幹,與雞蛋混合炒吃,味美無比。去掉翅、足的鳴蟬放火鍋中培烤後,再用油炒食,其味香脆,是下酒佳餚。在竹林中尋覓到被竹蟲鑽蛙的洞,順著往上一節剖開,竹蛹就抖落出來一小碗,半小碗。將竹蛹剁細加上炒米粉和佐料,用生菜沾食,或用水稍煮一會,撈起用油煎食,或與雞蛋一起炒吃,或培幹作下酒菜,都以富含蛋白的本質,特異的風味成為待客的上品。最奇譎的是吃花蜘蛛。

這種蜘蛛有拇指一樣大,結黃網,身上有黃黑相間的花斑,娃娃們最喜歡捕捉。捉到後,放在火上烤去破腳,蛻去皮甲,夾在米飯中當菜吃,其美味不亞于鮮香四溢的烤豬肉。

景頗族名食大多帶有亞熱帶山林地區的特色和耕牧漁豬的民族文化氣息,如舂鱔魚、螺螄湯、酸筍燒魚、竹筒烤魚、砂鍋燉竹鼠、涼拌牛肚、煮芋頭、臭豆、酸木瓜炒牛肉絲、帕滾菜煮繁雞、水腌菜拌烤山鴿、鹿肉剁生、馬鹿幹巴肉松、油炸知了肉丸、螃蟹夾、粘棗果、煮酸粑菜、軟米銅鍋飯等。

景頗人在家中吃飯,如由家長按人均分,中間放一碗湯,全家圍坐聚食;鄰裏走動,到了吃飯時間,可以隨意坐下用餐,不須任何回報。一家蓋房,全村無償幫工,並送米送菜;來了客人,不論識否,均殷勤招待;打到獵物,見者有份;趕街相遇.立即遞過煙筒和煙袋。因為在他們的觀念中,“吃獨食”可恥,讓客人餓著肚子走,是最不體面的事。

過節日時,殺牛宰豬,全村寨的人都能分得平均的一份。打獵得來的野獸也讓大家平分。

景頗人喜歡飲酒,幾乎家家都有釀酒的器具,人人會釀酒。釀製的水酒既有酒味,又有甜味,喝起來清涼可口,十分解渴。水酒在景頗族人日常生活中有著特殊的作用,結婚、賀新房、節日、交朋友,都少不了水酒。景頗族喝酒十分註重禮節,熟人相遇互相敬酒,不是接過來就喝,而是先倒回對方的酒筒裏一點再喝。大家共飲一杯酒時,每個人喝一口後都用手揩一下自己喝過的地方,再轉給別人,如有老人在場,先讓老人喝。

景頗男女都愛嚼草煙、蘆子和檳榔,以清毒解暑。

宴客食俗

食俗景頗族宴客有一種食規,客人到後稍事休息,便有身著盛裝的中年婦女出來敬送“禮籃”。其籃用藤篾精心編織,內裝一竹筒白酒、一竹筒米酒、兩包熟雞蛋、兩包糯米飯團。首客受禮後致謝先飲一口酒,再轉給眾人搶飲,然後將雞蛋切片,放在飯團上,人各一份,邊吃邊加贊美,吃畢奉還禮籃,表示回敬。這些食物各有含義。白酒代表“女”;米酒代表“男”;糯米飯代表“貼上結合,親如一家”;雞蛋代表“純潔、圓滿、平安、康樂”。

婚戀食俗

以食傳言是該族青年表達情愛的一種方式,小伙愛上姑娘,就在食品中包上樹葉(表示話很多)、樹根(表示思念)、大蒜(表示求婚)、火柴(表示堅決)、辣椒(表示火熱)等物送去。姑娘如有意,退回原物,如需考慮,便加放幾根奶漿菜、如拒絕,則添進火炭。小伙接著又在食物中放上合攏的嫩樹葉(表示希望共同生活)、糧豆(表示早日結婚)再送去,姑娘同意,但回贈煙草,堅決拒絕,則將合攏的樹葉扭成背靠背退回去,這樣幾來幾往,不少有情人便可通過“正娶”或“拉婚”(搶親)終成眷屬。

飲食忌諱

在該族家中做客應註意,當主人請吃喝時要先回敬主人,包飯菜的樹葉不可倒著使用,否則會被認為不友好的表示。

特色菜譜

酸筍燒魚

上火,將油燒至七成熱,放入洗凈去鰓的魚,炸至呈金黃色撈出控油。然後又在鍋中註入油,用蔥、姜、蒜熗鍋,烹入料酒、醬油、高湯、沸後下魚、酸筍、辣椒、味素、鹽、白糖、胡椒,收至汁濃時裝盤。色澤鮮艷、酸辣可口。

舂鱔魚

將鱔魚去頭去內髒。蒜、姜拍松,香菜、荊芥切成末。鱔魚用炭傈火燒成金黃色。辣椒炒熟透,切成米粒。

鱔魚舂細,放入配料,調料舂細裝盤。松脆香辣,別有風味。

景頗蒸肉

把豬肉或牛肉剁成肉泥,拌上腌菜、鹽,辣椒等佐料搓成團用芭蕉葉包得嚴嚴實實放到蒸籠裏去蒸,或者埋進淺土裏,上面燒上一堆火“蒸”熟,這樣的蒸肉,野味十足,特別香鮮。

一家人各說各的話

在景頗族中,相當多的家庭是由不同支系的人組成的。家庭成員在什麽情況下使用何種語言,有傳統的習慣:父親和子女使用父親支系的語言,母親使用娘家支系的語言。夫妻之間盡管都能較好地掌握對方的語言,但彼此交談仍是各說各的話,而決不放棄使用本支系語言的權利。子女與父親說話,或兄弟姐妹間說話,都使用父親支系的語言,若子女與母親說話,應改用母親支系的語言。要是祖母是另一個支系的,晚輩與他說話又得使用祖母支系的語言。

不同支系的青年男女戀愛敘衷腸時,男子往往主動使用女子支系的語言,以示愛慕之心。一旦他們結了婚,又各自恢復使用本支系的語言。在學校裏,哪個支系的學生多就使用哪種語言,但同一支系的學生相互交談又使用本支系的語言。

過去景頗族曾用物品來傳遞信息。比如,送上一塊帶毛的肉,表示有宣戰、凱旋、噩耗等大事。小伙子愛上了某個姑娘,就用樹葉包上樹根、火柴、辣椒、大蒜送給她,樹葉表示有很多心裏話要說,樹根表示思念不已,火柴喻態度堅決,辣椒喻愛得熾熱,大蒜則希望同意。要是姑娘有心,便將原物奉還,倘若加上火炭送還就意味著拒絕。這種古樸的以物代言,今天僅見于某種特殊場合。

婚姻形式

景頗族的婚姻形式為一夫一妻製。但山官和富裕戶也有一夫多妻的。在家中,父親是家長。有女無子時可招贅,但贅婿不改其姓;無子嗣時可收養子,權利義務與親生子一樣;對財產實行不嚴格的幼子繼承製,幼子地位高于長子。婦女社會地位較低。在現行的一夫一妻製婚煙中,基本上仍必須遵循傳統的單向姑舅表婚的原則,即姑家男子必須娶舅家女子,但舅家裏男子不能娶姑家女子,形成“姑爺種”和“丈人種”的婚姻關系。流行轉房製和妻死丈夫續娶妻姊妹的習俗。還實行等級婚姻,即官家與官家通婚,百姓與百姓通婚。青年男女社交自由,但結婚由父母包辦,聘禮很重,常發生搶婚的現象。

串姑娘與成親古規

景頗族直到20世紀50年代初期,青年正式結婚前無不經過“幹脫總”(載瓦語),即漢語所稱“串姑娘”。所謂“幹脫總”,通常是指男女青年的交遊活動,而對未婚者則是選擇佳偶的一種戀愛方式。

依照傳統習慣,每年春節是“幹脫總”的大好時光。本寨或外寨的男女青年彼此相邀,帶上魚肉酒飯,到山野玩耍聚餐,縱情歡娛,或歌或舞,暗寄情思。平時,每當夜幕降臨,一群群青年男女向村旁竹叢林間走去,輕歌漫語,試探對方。他們或者來到“公房”,一起吹簫唱歌,聽講傳說故事,有的青年便趁此竊竊私語,吐露衷情。夜深了,不分男女就在這裏臥睡,不過,任何人都嚴守傳統的規矩,絕對禁止發生越軌行為。此類活動多了,彼此有了深入的了解,情感已非一般,便互贈禮物:姑娘多送巧手紡織的花帶和綉有絨花的手絹,小伙子則贈以精雕細刻的小竹筒(內裝有紙扇或口弦等物,也有不裝實物的)、織布梭以及耳環上用的“乾通”。某對男女戀愛成熟,便各告負責社交活動的男女青年頭,並請老人和友伴們到“公房”喝喜酒。經此儀式,表示他們的戀愛關系得到了社會公眾的認可,就是說,從今以後,他們便可到“公房”外自由活動。

景頗族男女求偶成婚,必須恪守姨表不婚,同姓不婚,雖為異姓但以為源出于同一氏族者也不婚;隻限于建立有丈人種和姑爺種婚姻關系(景頗語分別稱之為“木育”、“達瑪”)的異姓之間通婚。若有違反,人們斥之為豬狗,如不分支系,不拘年齡,不論輩分等。

所謂丈人種和姑爺種,是依父系親屬觀念來表述的一種姻親關系,它的特定涵義是:姑母的兒子有權而且必須娶舅父的女兒為妻,而舅父的兒子卻絕不容許娶姑母的女兒為妻,意思是“血不倒流”。這是一種單向的舅表婚。不過,在實際生活中,某姓某家有幾個女兒就可能有幾個姑爺種,有幾個兒子也可能有幾個丈人種,所以民間流傳著這樣的諺語:“討媳婦不限于一家,嫁姑娘不限于一戶。”

戀愛成熟後,首先由男方父母請“勒腳”(男方寨子的媒人)與“強通”(女方寨子的媒人)聯系,向女方父母提親,並送去鋩鑼、絲織品、雞蛋、酒等禮物;如收下禮物,便表示同意。第二步,再送些禮物,共商婚期。第三步擇定吉日迎娶。屆時,女方請“強通”、舅父和本寨親朋代為陪送姑娘前往成親。

景頗族的結婚典禮,大多在一天之內完成,但戲劇性的場面給人留下的印象卻是難以忘懷的。到了婚禮之日,新郎帶上彩禮,由富有娶親經驗又最能忍住發笑的已婚男女青年各一名陪同迎親。他們還應帶上用熟糯飯揉成筒形的飯筒十多支(每支夠十人吃),用芭蕉葉包好的菜包若幹個(數位與事先告知的女方客人相等),內包熟肉、菜蔬和傳統必備的“沖沖菜”。到了新娘家裏,交過彩禮,切開飯筒,按人頭每人分送一團飯和一個菜包。飯罷,女方由親屬將預備好的兩套真假禮物抬出。先是把用芭蕉樹做成的“刀”、“槍”等生產工具一件件交給受禮人――新郎的兩位陪同者。受禮人小心翼翼地接過來,應完好無損地把“刀”、“槍”等掛在自己的肩上。要接好這些假禮物很不容易,因為主人是把芭蕉樹切斷後用一根竹簽連線起來後做成的,萬一不能完好無損地接過來背掛在身,就將受罰――賠出一件真的來。所以在這種受禮場合,大家總是起哄、發笑不止;人們越是惹逗你發笑,受禮人越是克製不發笑。受過禮,受禮人盡力保持身體平衡,一步步地挪出家門,去到轉彎處大家看不見時才將佩掛在身的假禮物卸下。此時,他們如釋重負地說一聲“謝天謝地”,並隨著迎親隊伍返回新郎家去。

有的地方,迎親隊伍快要回到村寨時,還得越過三道“路障”。事先,寨子裏的孩子們撿來樹枝、竹條、舊籬笆等,設定三處路障,並分工把守。熱鬧的迎親隊伍來到第一道路障時,受到守候在這裏的一群女孩子的阻攔。隊伍中走出一位中年婦女,鄭重其事地倒出竹筒裏的水酒給小姑娘喝,並送上一些小禮物。她們沒有接酒和要禮物,隻顧一個勁地喊:“不準新娘過!”就在糾纏不休時,伴娘們卻簇擁著新娘從另一頭越過了路障。第二道路障由一群男孩子把守。同樣是敬酒送禮無效。這時“勒腳”和“強通”裝著東倒西歪的樣子上前說話,孩子們眼看這兩個“醉鬼”要例下,不禁退了兩步。說時遲那時快,“嘩啦”一聲,人們就勢擁過了路障。第三道路障的守衛者是幾個三四歲的娃娃。當他們擁上去抱住新娘腿腳之際,新娘和伴娘們都滿懷喜悅地順手抱起他們跨過了路障。民間傳說認為,設這種“路障”是出于對新娘婚後得子的良好祝願。

新娘來到新郎家之時,還要舉行一種儀式。在從院子前往竹樓新房的途中,依尺餘間隔挖一小坑,各埋上一小把一人多高的茅草,並在草叢中間置一根長約兩米的木頭(也有放一塊新木板或新梯子的)。有的還在茅草叢的兩端各栽上一對芭蕉樹、兩支甘蔗。他們說,芭蕉樹象征吉祥,甘蔗象征甜蜜,茅草象征人丁興旺。新娘一到,即請巫師念咒祭“家鬼”,為祭鬼要殺雞和豬、牛、羊,並將其血淋灑到茅草上。之後,新娘沿著木頭(梯子)走過,上樓進新房。這一套儀式叫“跨草蓬”。它是景頗族結婚禮中不可缺少的、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儀式。

社會秩序

景頗族沒有成文法,社會秩序靠傳統的習慣法——“通德拉”來維持。習慣法具有很大的約束力,常常與宗教迷信相結合。一般不輕易判處死刑,但殺人者必須賠償命金。一般案件對輸理者均罰以賠償實物的幾倍至十倍。案件無法調查判明時就採取神判。常用的神判方式有賭咒、雞蛋卦、鬥田螺、煮米、撈開水、悶水等。隨著階級分化,習慣法已逐漸遭到破壞,而且被山官和頭人利用來為自己的利益服務。

歡樂的“目瑙縱歌”

“目瑙”是景頗語,“縱歌”是載瓦語,人們通常一起寫作“目瑙縱歌”,意為“大伙跳舞”。這是景頗族規模最大、最隆重的節日慶祝活動形式之一。歷史上,舉凡出征、凱旋、五谷豐登、婚喪嫁娶、喜迎嘉賓,景頗族都要舉行目瑙縱歌這一喜慶活動。關于它的來源,有各種不同的傳說。頗為流行的一種傳說是:古時候,景頗族過著安居樂業的幸福生活。後來出現了一個靠吃小孩過日子的魔王。一天,因沒給小孩吃,它就呼風喚雨,淹沒田園。一個名叫雷盼的男子,率領鄉親南遷到邁立開江和恩梅開江兩岸重建家園。魔王知道後又追到這裏,並把雷盼的兒子吃了。雷盼決心率眾與之決一死戰。太陽神深受感動,為他打製了一把寶刀。魔王終于被殺死了。人們歡歌縱舞,慶祝勝利。此後,為紀念祖先除魔的光輝業績,景頗族每逢喜慶盛事都要舉行歌舞盛會,並把它稱為“目瑙”。

景頗族

目瑙縱歌的主要活動時間通常為三天。屆時,男女老少盛裝擁入目腦廣場,夜以繼日地盡情歡跳。廣場中心立有4根高約20米的目腦柱,柱上繪有各種彩色圖案,如蕨菜、大刀、正三角形等,以象征吉祥、幸福、團結、勇敢。目瑙柱左側有一個方形高台供嗩吶等樂手使用,柱前掛著一個2米長的皮鼓和一面或數面直徑1米多的鋩鑼。廣場四周搭有開著兩道門的竹籬笆,以防止“野鬼”和牲畜竄入幹擾。節日開始,禮炮轟鳴,鼓樂高奏,人們興高採烈地相互敬酒、交換禮物。兩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身穿大龍袍,頭戴插有孔雀、野雞翎毛和野豬牙齒的目腦帽,手持明晃晃的長刀,領著大家按照目瑙柱上標示的花紋路線起舞。跳完兩圈後,隊伍一分為二,一路在領頭人帶領下繼續沿著既定的花紋路線跳,另一路則由水準較高的人領著跳起較自由的舞蹈。跳到第三天快散場時,舞者手持各種花束跳,負責做飯的拿起鍋鏟、管酒的抱起酒筒也參加到佇列中起舞,其歡樂、熱烈的氣氛達到了高潮。

歌舞吊亡靈

每當寨子傳出火葯槍聲,鄰裏便知道有人辭世了,並根據槍聲的單雙數辨明死者的性別(女單男雙)。近鄰親友聞訊,紛紛帶上糧食、蔬菜、禽畜等前往吊唁,幫助料理喪事。

年輕人死了,沒有特別的儀式。若是有子有孫的老人故去,為表示敬仰、緬懷之情,自治喪的當晚起,本寨和鄰寨的人們都不約而同地前來,與死者親屬一起跳祭奠性舞蹈(景頗語叫“崩冬”,載瓦語叫“嗝笨戈”),而且一跳就是通宵達旦。跳舞的日子愈多,主人愈顯得光榮。這種場合跳舞有兩處,一在屋外,一在屋內。屋外舞者“喔然、喔然”的吼聲如潮,動作粗獷有力,以示驅趕妖魔鬼怪不來危害人們。屋內舞者隨著深沉、中速的歌聲和鋩鑼節奏繞屍起舞。其舞蹈語匯有30多個,包括純粹的巫舞以及農作、狩獵和打仗一類的動作。他們的歌聲並非悲哀,而有歡樂之情,內容主要有人為什麽會死去,追敘死者生前的為人處事及其教育後代如何做人、辛勤勞動,感激死者的養育之恩等。

屬于正常死亡的,一律土葬。下葬數月或一二年後,喪家要為死者舉行送魂儀式,即沿著景頗族祖先南遷路線,把死者的靈魂送回北方的老家去。若是為老人送魂,又要跳“嗝笨戈”(“崩冬”),直到把墳修好。建墳時,最主要的一項是在墳上搭一座3米多高的圓錐形茅草棚,其頂端插一個木雕人像,上面還有用火炭、紅土和豬血所繪的彩畫,圖案有日、月、山、水、野獸、家畜、刀槍、農具、農作物等,以表明死者的性別、年齡及其生前的主要活動。墳的四周要插上竹竿,有幾根就表示有幾個兒女。墳頭用石塊壘成。墳建好後,不再有祭奠等活動。

新中國成立前,為舉辦喪事耗費巨大,且耽誤勞動,對人們的生產、生活有很大影響。隨著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發展,喪葬方面的種種儀式已逐漸簡化,出現了舊事新辦的風尚。

每年初秋時節,都要舉辦隆重的“敬老會”。青年們打響火槍,燃放爆竹,爭著請老人到竹樓作客。待到黃昏時分,人們在歡樂的木鼓聲中,盡情地集體跳起“敬老舞”。

山官製

中國雲南省景頗族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實行的一種政治製度。指在等級製度的基礎上,以山官、寨頭等為統治者在一定轄區內行使獨立權力。這種製度是在氏族酋長製瓦解過程中逐漸演變形成的。“山官”系當地漢族所用的稱呼,因景頗族居住山區而得名,景頗語稱為“貢薩統”,又稱“杜”、“杜瓦”或“早”。山官們是元、明以來從原始農村公社分化出來的世襲貴族,有大、中、小三類,他們都有以山嶺、河流等自然標志為界限的轄區。大山官轄數十個村寨,小山官轄一個村寨或數戶。 在轄區內,社會成員一般分為官種、 百姓、奴隸三個等級,互相間界限森嚴,互不通婚。山官必須出身于官種血統,是轄區的最高政治首領,是習慣法的體現者和執行者,戰時則是當然的軍事領袖。山官享有各種特權:百姓殺牛祭鬼或獵獲野獸時,需送給山官一條後腿,稱作官腿;百姓每戶每年需為山官無償出工3~6天,稱作官工;百姓每種一籮種子的水田,需送交山官1~6籮谷物,稱作官谷;轄區內的漢族每戶每年需向山官繳納鴉片2~4兩,稱作官煙;逢年過節、結婚、辦喪事、收獲谷物或調解糾紛時,百姓需向山官送牛等禮物,稱作官禮。山官的職位按幼子繼承權的原則世襲。大山官一般有三、五個家庭奴隸。山官下有寨頭,即村寨中各大家族的代表,一般由山官委派。山官轄區之上沒有形成統一的、更高的政治組織,山官之間也無直接統轄關系。但大山官對中、小山官在某些重大問題上有一定的影響。山官在初期起農村公社首領的作用,以後則帶有某些奴隸主、封建領主的性質。近百餘年來,由于山官製剝削和壓迫的加重,導致社會矛盾激化。19世紀後期,德宏西部的蓮山支丹山景頗族地區及盈江銅壁關地區爆發了百姓和奴隸反抗山官統治的貢龍起義,鬥爭前後持續20多年。起義勝利的地區,原山官被削職為民,特權被廢除,等級界限被取消,轄區被打破,山官的世襲製被選舉製所代替,稱為“貢龍統”。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在實現民族區域自治和直接向社會主義過渡的過程中,山官製徹底消亡。

傳統節日

目腦節

“目腦縱歌”,景頗意涵為“大伙跳舞”。景頗族最盛大的傳統節日,一般于每年農歷正月十五以後的九天內擇雙日舉行,節期三至五天不等。目腦作為一種大型的民眾性歌舞活動,其由來已久,歷史上,每逢豐年,出征、凱旋、婚姻嫁娶、敬祭鬼神等重要活動,均要跳“目腦”。

景頗族最早居住于青藏高原,是氐羌族群的一部分,經過幾次大的遷徙後才定居于今天的居住地。“目瑙”是景頗族在漫長的社會歷史進程中形成的反映自己民族的歷史、文化和宗教等習俗的文化現象。豎立在目瑙廣場上的“詩棟”(標牌)分陰陽(雌雄),當中所繪製的是反映景頗族的遷徙路線和其他生產、生活的圖案。舉行大的“目瑙”慶典時都要先祭奠“木代”(太陽神),原因之一,“目瑙”舞來自太陽宮;之二,傳說景頗族的祖先曾娶太陽女為妻,景頗人是太陽的子孫,“木代”與景頗族有淵源關系。因此,景頗族貴族(山官)家一般都祭奠“木代”。“董薩”(祭司)要進行“目瑙齋瓦”,用特定的形式和祭詞敘述天地的形成,萬物的誕生,景頗人的淵源變遷史等,內容無所不包。這些活動,千百年來起著記錄歷史,傳承文化的作用。

景頗族的“目瑙縱歌”原來是一種融宗教和文化習俗為一體的傳統慶典。隨著社會的發展,逐漸演化為各種不同類別的“目瑙”。大致有以下幾種:

1、“歲目瑙”,家庭財源茂盛,人丁興旺時舉行;

2、“布當目瑙”,征戰取得勝利時舉行;

3、“貢冉目瑙”,同胞兄弟分家自立門戶時舉行;

4、“騰肯目瑙”,新增房屋住所落成時舉行;

5、“空然目瑙”貴族家娶親辦婚禮時舉行;

6、“達如目瑙”,出征時舉行;

7、“昔目瑙”,有名望的長者去世送葬時舉行;

8、“柱目瑙”,祭奠“木代”神時舉行……不同類別的“目瑙”都有特定的內容和表現形式,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整個過程都是由“瑙雙”(領舞)隊和“瑙巴”(表演)隊組成的舞隊來表現和完成的。

關于“目腦”起源有三種傳說。

第一,人類是向鳥兒學會了目腦舞,而鳥兒的目腦舞又是從太陽神那裏學來的。

第二,古時景頗族居住在一個遙遠而美麗的地方,人們過著幸福安樂的日子,然而有一天來了一個飲血吃人的魔王,他專靠吃小孩為生,還常常施展魔法,呼風喚雨,淹沒田雨。人們從此陷入了深重的苦難。這時,一個名叫雷盼的景頗男子帶領眾人奮起反抗,經過激烈戰鬥,終于殺死了魔王,為民除了害。人們欣喜若狂,縱情歌舞歡慶勝利。後來,人們為了紀念祖先降魔除邪的勝利,每年都要舉行歌舞活動,並把這種歌舞活動稱之為“目腦”。

第三,景頗人的創世人寧貫瓦的父母對寧貫瓦說:“我倆死後,你要舉行喪禮目腦,隻有這樣,我們才能變成大地,你也就能變成人,繁衍人類。”于是,寧貫瓦接受父母的旨意去太陽國學跳目腦。在太陽國裏,大家公推美麗的孔雀為目腦舞的領舞人,孔雀不負眾望,帶領大家翩翩起舞,並悉心教會每個習舞者。寧貫瓦學成後,在人間也組織了目腦舞會,他劃定喜瑪拉雅山腳為舞場(相傳即景頗族的發祥地),把目腦舞的線路刻畫在目腦柱上,並規定領舞之人要戴上孔雀羽帽,以紀念孔雀的授舞之恩。從此,目腦誕生了,並世世相傳,延至今日。

每逢目腦節日,村村寨寨的景頗人身著節日盛裝,紛紛從四面八方涌入目腦廣場。廣場上人山人海,氣氛熱烈歡快而不失庄嚴古樸的特色。廣場中央高豎著四根長約4米的目腦柱,亦稱雌雄柱,中間兩根為陰,外面兩根為陽,上面皆繪有精美而富有象征意義的圖案:右邊柱上往往繪以蕨菜花紋,象征團結奮進;左邊常畫回紋構成若幹個四方形,並塗以不同顏色,表示景頗族的遷徙路線;中間兩根柱子之間,交叉著兩把長刀,為景頗民族驍勇強悍、堅強剛毅性格的具體標志。目腦柱的左側立著一個方形架子,上層是吹嗩吶的座位;前面掛著一個兩米長的大皮鼓和一面直徑一米多的大芒鑼,供跳舞時伴奏用。廣場四周用竹籬笆圍起,目的是為了防止野鬼的侵入和牲畜的幹擾。舞蹈開始時,鼓樂齊鳴,人們由兩位德高望重且又熟悉目腦舞路線的老人身穿大龍袍,頭戴飾有孔雀、野雞羽毛和野豬牙齒的目腦帽,手持長刀領頭,後面跟著背銅炮和持長刀的隊伍,婦女們拿著扇子或彩帕跟在最後,歡歌雀舞,熱鬧非凡。參舞者少則百多人,多則幾千人,從清晨到日暮,以日暮到清晨,通宵達旦地盡情歌舞,其間舞者跳累時可自動退場憩息片刻,而後又繼續登場舞蹈。

傳統的目腦舞,行進路線嚴格按照目腦柱上所示的花紋線路進行,即俗成的舞蹈規則,跳完兩圈後,就要變換隊形,分成兩路:一路仍由領舞人帶領,一部分人按照花紋的線路往前跳;另一路則變換舞姿,跳起自由的舞式,由舞蹈水準較高的人領頭(多為年青的小伙子),這種舞式稱為“腦巴”,在跳舞的同時,還有兩對武士繞著廣場周圍跳,其中兩人拿盾,兩人持他,以示驅趕野鬼。跳到第三天收場時,舞隊中的人手持花束跳,做飯的拿起鍋鏟跳,管酒的抱起酒筒跳,一派盡興方休的景象。過去,目腦節活動都是由景頗族官家主辦的,帶有濃鬱的宗教色彩。解放後,這一傳統的民族歌舞節日得到了繼承和發展,在形式和內容上都有了拓新。在節日期間不僅有傳統的目腦舞會還舉辦各類文藝演出。同時,還有書展、土特產品交流等活動。現在的“目腦縱歌”已成為加強民族內部團結、具有豐富民族特色,為廣大景頗民眾所深深喜愛的民族文藝之花。​

“目瑙縱歌”作為一個民族的傳統活動發展至今,宗教色彩和類別已日益淡化,它已成為景頗族約定俗成的傳統節日,統稱為“統肯(傳統)目瑙”並賦予了新的內涵,其內容和形式都是展示一個民族的傳統文化,反映今天的新生活和對未來的美好向往。

撤種節和嘗新節

撒種節和嘗新節,是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盈江、梁河、隴等縣阿昌族人民的傳統節日,每年農歷三月十日和八月十五日舉行。

相傳在遠古時代,阿昌族人民中有個年逾古稀的老婆婆,每逢八月中旬收獲季節,她總是不厭某煩小心翼翼地將各種谷物良種選留下來。轉送給各村寨的人民.由于幫助大家提高了耕種技術,她受到人們深沉的愛戴和尊重.一年的八月,老婆婆突然在收獲前逝去。為了彌補老人未能穿新、嘗新而逝的最大遺憾,人們在她靈前敬獻香噴噴的飯菜和新衣。以後,每年八月十五日,阿昌族家家戶戶都用新收獲的糧、菜、瓜果做飯,這樣就形成了嘗新節。來年春天人們又將她留下的種子撒到地裏,形成了每年三月十五日的撤種節。?

新米節

新米節景頗族有趣的慶豐收節日。每年農歷八九月間,當田裏稻谷成熟時,家家戶戶都要歡渡“新米節”。

新米節的前一天,主人家就開始準備。他們背著插滿鮮花的籃子,然後揀起一捆成熟的糯谷,背回家中,擺在鬼門旁邊。然後,便向各家發出熱情的邀約,請他們在第二天作客。第二天,男女老少和魔頭歡歡喜喜地來到主人家,主人取出水酒迎接來客。主賓互致問候完畢,就要準備新米節的飯食了。婦女和小姑娘炒谷子、舂扁米、做粑粑、煮新米飯,上山採野菜。小伙們歡歌結伴,下河捉魚。按景頗族的傳統規矩,新米節這天不能殺雞宰豬。?宴飲開始之前,主人要行祈禱儀式。他把粑粑、扁米、水酒、幹魚、幹老鼠排好祈祝,向鬼表白心願,盼望人畜平安,風調雨順,祛災除禍。如能如願,將來一定殺牛供祭。?

在新米節的儀式上,由年高德重的長者講述谷子的來源。據說在很久以前,景頗族種植谷子,但谷魂卻上了天,地上的谷子長得不好,家狗見狀日夜吠叫,終于把谷魂叫到了地上,從此,景頗族種植的谷子茁壯豐茂。?

因此,景頗族對狗另眼相看。新米節這天,要先給狗吃飯,其次才是牛,然後才給老人吃。新米節這天,人們一邊飲酒談笑,一面和主要總結農事,討論下種的適當時機。泡田水的使用。栽秧的技藝,旱地播種的方法和時限,開荒的設計。輪種的學問等。新米節是一個慶賀豐收的節日,也是一個促進農業技術交流的節日。

採花節

景頗族

景頗語稱“思鮮鮮”或“吉達”、“寧打”等,一般在春節期間舉行。屆時,同寨或鄰寨的青年男女相約在一起,帶著粑粑絲、米飯、雞蛋等食物,一同上山找一適合玩耍的地方,大家唱歌跳舞,說笑嬉鬧,舉行打“煬碟”等各種遊戲。情侶們則談情說愛、互贈禮物,其餘男女老少,則每人出些酒肉等食物,共同煮食。老者唱歌給年輕人聽,歌詞多為吉利之語。飯後,大家唱歌跳舞,一同玩樂。晚上青年男女彼此相約,在公房和其它地方唱歌吟調,盡情娛樂,直到深夜。

能仙節

是景頗族青年男女為主的聚會、唱歌跳舞的節日。一般在每年的農歷二月十日舉行。這個季節正值春回大地,萬物生長,辛勞一年的青年男女利用這一農閒的好時節,依照傳統在依山傍水的平坦地方舉行能仙節。節日裏,男女青年穿上節日的盛裝,佩帶各種的裝飾品,聚集在一起,進行民歌、射擊、打彈弓、刀舞等比賽。

景頗族姑娘家中排名稱呼

景頗族姑娘家中排名稱呼 老大 木胖 或 木果 老二 木魯 老三 木銳

圖中由左 木魯 木胖 木銳這是@阿木魯 姐妹

民族宗教

崇信萬物有靈,認為自然界中的萬物的鬼靈都能對人起作用,給人以禍福。供奉的鬼分三類,即:天鬼、地鬼、家鬼。天上以太陽鬼為最大;地上以地鬼為最大;家鬼以“木代”鬼為最大。凡遇插種、收割、婚喪、械鬥等均請巫師宰牲祭鬼,主持祭祀的巫師被稱為“目陶”(音譯),最大的祭典“目腦”,就是為祭“木代”鬼而舉行的。天主教也曾經傳入過,但沒流傳開。

景頗族

社會事業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景頗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40多年的開發建設,各項事業取得了輝煌成就。1953年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成立,景頗族代表參加了各級人民代表大會,景頗族幹部參加了自治州領導工作,實現了當家作主的權利。各地區已建立了發電、灌溉、碾米、榨油、磨面等中小型工廠企業。景頗族有了自己的第一代工人、技術員和大學生。由于下壩生產,水田進一步發展,農田水利設施建設不斷加強,糧食有了較大增產。公路、驛道已將山區和壩區連成一片,不少村寨裝上了電燈、電話。許多景頗族家庭住上了嶄新的瓦房,購置了收音機。山區普遍辦起了國小,各縣都有了中學,中央和地方民族學院培養了一批批景頗族幹部和技術人才,各地還辦起了衛生院、衛生所,建立了衛生員製度。各種烈性傳染病得到控製或根除,人民健康水準有了很大提高。貧窮落後的景頗山已出現初步繁榮興旺的景象。

經濟建設

新中國成立前夕,景頗族社會已發展到農村公社趨于解體和向階級社會過渡的階段。在保留了較多原始公社製殘餘的同時,出現了階級分化。景頗族既受中原封建王朝所委封的傣族封建領主——土司的統治,也有自己相對獨立的政治製度——山官製。前者的統治通常是通過後者實現的,因而山官製是解放前大多數景頗族地區的主要政治製度。每一個山官轄區就是一個農村公社,山官對外代表本轄區,對內是生產、習慣法、政治、軍事等方面的領導者;山官職位須按幼子繼承製的原則世襲;轄區之晦,各村寨都有頭人,協助山官管理事務,山官享有一定的特權。近代部分地區廢除了山官製度,實行了民主選舉頭人的新製度。

景頗族分布在海拔1500~2000米的亞熱帶山區,氣候溫和,土壤肥沃。早期,土地實行村社公在製,主要耕作旱地農業,為刀耕火種的原始生產方式,生產力水準極其低下。在水田農業出現以後的近百年裏,生產力水準有了較大提高,出現了剩餘勞動,產生了水田的租佃、典當、抵押和買賣等剝削關系,從而土地私有製逐步確立起來,出現了新的階級分化,80 %以上的貧苦農民都無田少地、缺乏耕牛和農具,加上帝國主義的侵略和國民黨反動政府的壓迫和剝削,廣大景頗族勞動人民過著民不聊生的生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