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雯

景雯

景雯,女,藝名:雞蛋妹兒,巴蜀十大笑星之一,成都中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旗下藝員。 1958年生于成都,老家在山西運城。原是成都人民商場一個售貨員。上世紀90年代中期,國有企業紛紛改製,景雯也被改革大潮推向了市場,她買斷工齡,自創了“雞蛋妹”這一樸素可親的藝術形象,景雯很快在成都走紅,與當時表演中江表妹的李永玲一道被譽為巴蜀曲藝新星。

  • 中文名稱
    景雯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成都
  • 出生日期
    1958年生
  • 職業
    演員
  • 主要成就
    巴蜀十大笑星之一等
  • 藝名
    雞蛋妹兒
  • 公司
    成都中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
  • 老家
    山西運城
  • 血型
    B型

人物簡介

​藝名:雞蛋妹兒,巴蜀十大笑星之一,成都中亞文化投資有限公司旗下藝員

1958年生于成都,老家在山西運城,但從來沒有回去過。

B型血,正是搞文藝的好材料。血型影響了她的一生:從小就愛音樂,隨時都抱著一個收音機在家裏聽,聽多了就唱得來了,唱會了就跩起來了,突然一天上台了,莫名其妙地來了大電,慢慢地名副其實起來,成了一位無師自通的藝術家。但她出人頭地之後,非要感謝的就是“半導體”同志,還有它的愛人“無線電”表哥。

高中文化,外語講得好,我們旁人覺得她隻懂得到兩句,隻不過表演運用恰到好處,當然要剪彩。不信,你看嘛:“你哄我我哄你都是一碼事(日語)”“古得拜!(英語)”----莫得了。

長毛根,打到腳彎彎,通常都梳個餅餅盤在頭上,一般不入下,隻有在演出時才能見到她的風採。雖然現在已不流行,洗起來費勁,卻是一道風景線,永遠留著青春的氣息。有人願出十萬銀子收藏這個“作品”,但要等她想通了哆。

牙齒白。隻吃蘿卜絲絲,不吃蘿卜顆顆----請君慢慢回味,牙齒不好的人最發吃蘿卜顆顆,這樣才能遮住齙牙齒。

臉上無端端地冒出六顆陰痣,可能是陰陽不平衡所致的。她曉得“面無善瘡”的道理,不去惹它。

嘴角有一顆“好吃痣”,這一輩子都挨不到餓!男同胞都叫它“美人痣”,追星族起串串。

皮膚白,白裏透紅。是北方大漢兒與北京媽媽的“勞動成果”。

曲線美,但要看指哪個部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正反面倒起來看完,都不像中年姆姆(中年姆姆:中年已婚女人)----這叫氣質美,懂不起不準亂說!

頸椎病,第四節增生。為了保證演出,經常去做“通中保健”,也十分贊賞陳雲鶴先生的推拿技術,大師的“脈相法”也是她唯一信賴的。

“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隊長助手,屬于副隊級幹部。這段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歷史,隻有軍區的借調人員才說得清楚。

另一領導職務:“成都李伯清說唱藝術團”副團長,是經團長馬耳門報請李伯清先生正式批準的,還發了檔案,傳達到縣一級,不可能是歪的。李伯清到重慶之後,待遇隨之提高到“省級”,但她反而想“打脫離(打脫離:指離婚)”,理由是,她愛成都!幹脆隨機加入了“成都市民間文藝家協會”----仍然在馬哥的領導下。

有名無實。以下這些社會職務都是公開的,監督機製是明確的,說出來的話是關不到火的:

“獨協(獨協:獨身者協會)”副秘書長----隻要有(結婚)的想法,組織上將勸其退會。

“麻協(麻協:麻將協會)”副主席----三天不摸牌,將取消主席團成員資格。

“火巴協(火巴協:怕女人協會)”副主任----隻要發現給“硬”協有來往,不管親戚與否通不認,將由“安全局”處理,“裏通外國”的間諜肯定跑不脫!

最高頭銜:“四川景雯藝術團團長”,兼法人代表,兼總策劃,兼導演,兼指揮,兼會計師,兼總監,兼書記----法定永遠主火(主火:擔當主要職責,負責主要指揮),永遠是管家婆!

厚道。樸素大方的後頭有一種成都味道的美:

----從不花枝招展“假洋盤”;

----從不惹是生非“討人嫌”;

----從不斤斤計較辦招待喊你給錢。

勤儉節約,勤儉持家。要為自己山西人的名譽平反:“節約,不等地吝嗇。”一件衣服可以穿上十來年,床單眼復地補,反正有鋪蓋遮到;一瓶礦泉水沒喝完,決不丟掉;餐後的手紙、牙簽些都要收拾幹凈,弄來統起(統起:包起來,收起),決不浪費。但在朋友身上用錢大方得很,特別是哥老倌(哥老倌:對大哥的稱呼)找她借錢的時候,喊都喊不到!喊到了,石沉大海,莫眼了----能勤不能儉,到頭沒積攢;能儉不能勤,到頭等于零!

烹調大師。鍋碗瓢勺交響曲是在甜言蜜語之中誕生的----川菜、北方菜隨做二分(隨做二分:輕松容易地就可以做到),醪糟紅燒肉吃了一回想二回,難怪何明志就經常到表姐屋頭去轉,但是至今沒有拈到伙食,仍然排在馬耳門的後頭,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看來隻有等姓馬的啖了之後才有他哥子的口福。

氣象播音員。節目中的天氣預報非常準確:“最高溫度穿窯褲,最低溫度穿棉褲,不冷不熱穿夾褲”----有文化和沒得文化的一樣聽得懂。

喜歡梔子花。因它白得無瑕,開繁了更有味道,蔫(蔫:指花謝了)了都是香的----藝術生命是否如此呢?但願人長久,但願花不敗!

愛睡懶覺。經常是瞌睡睡來反起,習慣性地抱著枕頭睡,拉伸了就不曉得醒,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都還在挺屍(挺屍:川人對睡覺的貶稱),晌午接電話還在打呵咳(呵咳:哈欠),不簡單的是,說話還要接到做“白日夢”----吃文藝這碗飯確實辛苦,睡倒覺是家常便飯。

喜歡洗臉、洗腳、洗腦殼。沒得洗的時候,就洗窗子、洗屋子;洗不動的時候,就洗襪子、洗帕子;洗不白的時候,就洗空氣、洗地球;沒法洗的時候,就聽到隔壁子洗----

個人崇拜。

----最喜歡的是雞蛋妹兒;

----最熱愛的是中江表妹

----最佩服的是景雯小姐;

----最理解的是娃兒他媽。

中江表姐

今年45歲的“中江表姐”景雯,原是成都人民商場一個售貨員。靠著堅強的毅力,在川渝兩地演藝圈拼打多年,終于成了巴蜀有名的女笑星。第二屆巴蜀笑星擂台賽報名期間,我們連續推出了趙本山、劉德一、吳文、巴登等著名笑星的情感家庭故事,在川渝讀者中引起了很大反響。昨天,記者叩開“中江表姐”景雯的家門,隻見屋裏坐了一大群男男女女,圍著景雯,又說又笑擺著龍門陣。景雯丈夫李平介紹說,這全是景雯認養的兒女,在記者追問下,景雯才道出其中的真情故事。

1為給“兒女”治病去賣唱

演藝圈,有人一出名,就擺架子。但我不敢,因為我是苦命人出身。作為藝員,應該多作公益活動。我在貧困山區認養了7、8個貧困孩子,給我當幹兒女。我經常給他們送錢送物,教他們學文化、給他們找工作。我在涼山州貧困山區認養的少年付仕江,14歲就得了肝癌,需要6萬元治病,我便牽著付仕江在成都街頭到處賣唱,下著暴雨都去唱,半個多月,終于湊夠了6萬元,可惜病沒治好,他上個月死了,我傷傷心心哭了一場。付仕江學習成績好,要不是患癌症,他一定能考上大學。

我現在的幾個“兒女”,最大的38歲,最小的才16歲。有一位殘疾人,叫楊永志,曾吃住在我家好幾年,現在已當“炒幹貨”的老板了。範仕軍、範仕傑,是作家範樸真的兒子,因他患癌症,家裏一貧如洗,我投資出錢為他們辦了一個名片行。我認養照顧貧困家庭兒女,不圖什麽回報,就圖做一個吉利:好人好夢

230元被爹娘賣到成都

我曉得窮人家的難處,因為我有親身經歷。1958年夏天,我在簡陽農村出生。那一年鬧旱災,家裏窮,我是父母的第13個孩子,落地才30多天,父母就把我以30元價格,賣給了在成都沒有兒女的養父養母。養母是北京人,養父是山西人。養母說話罵人很凶,但她國劇卻唱得很好,耳濡目染之下,我從國小會了北京話,幾歲就會唱國劇。

為養家17歲就去打零工,當泥瓦匠、剪紙盒子,18歲時沒考上大學,擺了兩年地攤,有天晚上,幾個流氓說要與我耍朋友,我堅決不幹,他們把地攤上的貨全砸了。不久,我又當了皮鞋匠,1988年,成都人民商場把我招去當售貨員。商業局組織職工匯演,工會組織演出,都讓我去鍛煉,領導大力支持我搞文藝,今天我已是小有名氣的巴蜀女笑星,經常上報紙、上電影電視,但我的工作檔案至今還在人民商場。

我是業餘學藝,沒有專業老師指教。每次演出提一個竹籃子,學說中江話,到工廠、農村演了上千場,前前後後共拼打了20多年,才有了今天的“中江表姐”。出名後,我曾去簡陽農村尋找過親生父母、兄妹,但家裏早已沒人了。

當姑娘時,我心想這輩子能找到一個地道的成都哥哥就知足了。後來還很幸運,找到了一個成都帥哥哥,名叫李平,樣子像北京說相聲的李金鬥,個子1米8幾的大男人,對我很恩愛,特別支持我的演藝事業。但生活方面我能管住他。

3願徒弟們有出息

《華西都市報》舉辦第二屆巴蜀笑星擂台賽,是一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目前我共收了12徒弟,全都參賽了。這段時間,天天在彩排。我要求徒弟首先把人做好,腳踏實地學藝。我經常對他們說,《華西都市報》給你們建了一個這麽好的平台,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把作品弄巴適。我爭取“景家軍”出兩個叫得響的巴蜀笑星。我最近很忙,籌備個人大型專場演出,並為參加兩部電視劇拍攝作準備。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