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米族

普米族

普米族是中國具有悠久歷史和古老文化的民族之一。雲南省怒江州的蘭坪縣、麗江市的寧蒗縣、玉龍縣和迪慶州的維西縣是主要聚居地。其餘分布在雲縣鳳慶中甸以及四川省的木裏、鹽源、九龍等縣。

  • 中文名稱
    普米族
  • 外文名稱
    Primee Nation
  • 史    稱
  • 族    源
    覺俄布支東,培米熱貢祖
  • 信    仰
    苯教,韓歸教,藏傳佛教
  • 人    口
    8萬以上
  • 語    言
    普米語
  • 聚居地
    滇西北和川西南

基本簡介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普米族主要聚居的滇西北地區,屬橫斷山脈縱谷區中部山原地帶。金沙江和瀾滄江由北向南貫穿全境,地勢西北高,東南低,山脈多南北走向,形成高山峽谷、小盆地交叉相間的地形。著名大山有老君山、玉龍雪山、雪邦山等,沖江河、巨甸河、白角河、通甸河等河流分別註入金沙江和瀾滄江。此外,還有著名的瀘沽湖、程海、玉湖等高原湖泊,水資源極為豐富。該地區主要屬溫帶季風氣候,山區屬中溫帶半濕潤氣候。各地氣候變化較大,高山終年積雪氣候嚴寒,江邊河谷地帶較為炎熱,半山區丘陵地帶涼爽,具有立體氣候的特征。雨量充沛、土質肥沃,適宜玉米、小麥、青稞、馬鈴薯、蕎麥、燕麥等農作物的生長。部分溫濕地區還可以種植水稻、棉花、甘蔗等作物。在50年代,森林覆蓋面積達50-70%,盛產雲南松、冷杉、鐵杉、香樟、漆樹、花椒等優質木材及經濟林木。崇山峻嶺是虎、豹、熊、野牛、金絲猴等稀有動物的樂園。鉛、鋅、鐵、銻、金、銀、水銀、石棉等礦產資源極為豐富。

普米族有“西番”、“巴苴”、“普英米”、“培米”等稱呼,後統稱為普米族。

普米族有自己的語言,普米語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現在大多使用漢文。

普米族信仰多種神,崇拜祖先,也有信仰藏傳佛教的。

普米族的村落大多建在半山腰上,房屋一般採用木結構,牆壁用圓木重疊壘成,再用木板蓋頂,四角豎圓柱,中央立一大方柱,普米族人稱之為“擎天柱”,認為這是神靈所在的地方。普米族人居室的布局,一般是門朝東方,進門靠右邊是火塘,火塘後面有神龕,火塘四周設臥鋪。屋外門邊,懸掛著牛頭牛骨,這是家庭財富的象征。

族源

氂牛種說

最早從史料學的角度對“西番(普米)”進行考證的是方國瑜先生。方先生在《彝族史稿》中認為:“自岷江上遊地區偏西南而下經大渡河至金沙江地帶,古時居住著屬于羌人的許多部落,其中徙笮(氂牛夷)為西番人(今稱普米或藏族)先民。”後又在附說中提出分布在今越嶲、冕寧、石棉和峨邊、馬邊之地的“勿鄧、兩林和董蠻、虛恨諸部為西番族”一觀點與學術界商榷。

馬曜先生在《雲南各民族的由來和發展》中依據史料《後漢書・西羌傳》中有關“氂牛種”的記載,認為“今西昌山有氂牛山,自來是以普米(西番)族為主的分布地區,且‘越嶲羌’又稱‘髦牛種’則‘越嶲羌’中也有一部分藏族和普米族。”

何耀華先生在《川西南藏族史初探》一文中依據史料《太平寰宇記》“通望縣有故氂牛城”,“陽台縣、台登縣郡旄牛故縣地”認為早在兩漢時期,旄牛夷就已聚居在今冕寧至鹽源的廣大地區。又結合《新唐書・南蠻傳》和樊綽《雲南志》中有關東蠻的記載,認為“普米族源于秦、漢時代之氂牛羌,唐、宋時期為勿鄧、兩林、豐琶諸部眾多自稱的一個主要組成部分,元、明、清時期為西番的一個主要支系。今天雲南蘭坪、麗江、維西、寧蒗等縣之普米族是宋、元時期西番眾多支系中向南流徙進入滇西北地區的那一部分發展而來的。”

蒙默先生在談及“東蠻故地與元明清東蠻故地的西番”時引用了方國瑜先生“筰人為西番先民”的觀點,並又略作補充論證。蒙先生結合近世民族調查與清代文獻《清史稿・四川土司傳》和嘉慶《四川通志・土司志》,認為史籍所載四川西部的西番或番族其內涵是相當復雜的。分布在今四川西部今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涼山彝族自治州一帶的藏族;居住在茂汶地區的羌族以及雲南麗江、蘭坪、永勝一帶的普米族其先民都是西番人。

格勒在論述“氐羌南遷與普米族”時結合普米族的傳說和文獻記載中關于氂牛種羌南遷路線以及普米語語言分布區域同考古發現的氐羌文化———石棺葬分布地點進行對照,認為“普米族是祖先氂牛種羌從甘青一帶南遷時,經過橫斷山區南北流向的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進入越嶲或滇西地區。”

白狼羌說

任乃強先生在其著作《羌族源流探索》中,從歷史地理和人類學的角度出發,全面探索羌族的來龍去脈及其與其它民族的關系。在論述“羌族的形成”時,結合史料《後漢書・筰都夷傳》、《三國志・張嶷傳》和《西羌傳》中有關白狼部落的記載,認為“康區(舊西康省和西藏昌都專區)的古代民族和滇北部分民族(古宗、麽些、普米)可能就是古羌人的遺裔,其中‘白狼槃木’即今普米族。”

劉堯漢、陳久金在《漢代“白狼夷”的族屬新探》一文中運用語言學和民族學田野調查中一些資料,認為藏緬語族中隻有分布在四川甘洛、越西、冕寧、鹽源、木裏及雲南寧蒗縣的西番人具有“布朗咪(咪意為人)”的稱呼。並結合《舊唐書・西南蠻・東女國》和元代周致中《異域志》中有關“白狼夷”、“布朗”的記載,認為“羌族、彝族、藏族、納西族和普米族,都與漢代‘白狼夷’有不同程度的親緣關系,但西番人是漢代‘白狼夷’的嫡系遺屬。”

鄧文峰、陳宗祥在《‘白狼歌’研究評述》一文中認為,將《白狼歌》的本語與羌語支的普米玉姆土話從語言學的角度進行比較研究,認為“普米就是‘白狼、槃木﹑唐菆等百餘國’的‘槃木’”。

普米族學者楊照輝先生在“《白狼歌》辨析”中結合自己多年在滇西北、川西南地區對普米族語言的考查,從語言特點和社會習俗方面對“白狼歌”及其族屬問題做了進一步的論證。他認為“白狼歌”中反映的“白狼夷”恰是普米族先民的來源。

嚴汝嫻、王樹五在論述“白狼王國的子孫”時在方國瑜先生“徙笮為西番人先民”以及任乃強和蒙默兩位先生“笮為普米先民”觀點的基礎上提出:“普米族的舊稱‘西番’,可以追溯到東漢的‘白狼夷’,以白狼王唐菆為首的部落聯盟,正是普米族形成較穩定的族體的基礎。”

黨項羌說

尤中先生在其著作《中華民族發展史》中對“西番”形成的時代和地區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論述。尤先生認為“遼宋時期,自黃河上遊兩岸往南,沿大渡河南流段以西地帶,普米族做為‘西番’中的一部分,與一部分羌人、吐蕃人相雜居。直到明朝時期,西番的這種分布狀況仍然基本上古今一致。

除雲南西徼外的那部分西番是13世紀中葉隨蒙古兵南下的而外,其他部分則為自遼宋以來便居于原地。” “清代的西番是一個近親集體,有共同的名稱及經濟文化生活的某些共同之處,是一個還不曾完全穩定的民族集體,仍處在分化與重組的過程之中。

直到20世紀中期,分布在雲南省西北部和四川鹽源、木裏一帶的‘西番’,依其意願而稱普米藏族;四川冕寧的原‘西番’自稱‘拍米依’,實為‘普米’之音異寫,卻加入了藏族;青海和川西北的原‘西番’都分別加入了其他民族。”對普米的族屬問題,尤先生認為“西寧、河州、岷州的西番,是隋、唐時期的黨項羌的後裔。天全六番招討司轄境內的西番,元時期亦仍稱為羌。寧番衛的西番當為漢代氂牛種越嶲羌中的一部分,1253年隨忽必烈征大理國的蒙古軍進入雲南的,則當為甘、青地帶原黨項羌中的一部分。”即認為黨項羌是雲南境內的“西番”的先民。

藏人說

呂振羽先生在《中國民族簡史》一書中將“西番”歸入唐古特族群之中(唐古特,中國文獻稱之為羌,元稱唐古特,清稱為“西番”)。林惠祥先生在《中國民族史》中認為:“‘西番’住西康省及四川西部南部和雲南西北部,或謂屬羌之遺屬,通常謂屬藏族。此二說亦無甚沖突,因羌與藏實有密切的關系,並非並不相同之兩民族,且‘西番’介居兩者之間即類于羌亦類于藏,可視為兩者的混合也。”

歷史發展

先秦時代

槃木共同體的大部分遊牧遷入到現在的川西北線一帶,與自甘南南下進入川西的“白狼”結合成更大的族體,稱“白狼槃木。

1253年 忽必烈進軍大理國

1936年 寧蒗發生大規模反土司的鬥爭

1950年 解放軍進駐麗江地區

1960年 正式定名為普米族

起源介紹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普米族與中國古代氐羌族系有淵源關系。根據本民族的傳說和歷史文獻記載,普米族先民是原來居住在今青海、甘肅和四川交匯地帶的遊牧部落,後來從高寒地帶沿橫斷山脈逐漸向溫暖、低濕的川西南移。公元13世紀中葉,一部分人被征召入元軍,隨忽必烈遠征雲南。從此,普米族的先民逐漸結束了“逐水草而遷徙”的遊牧狀態,開始了農耕生活。

千百年過去了,然而,代代普米人始終懷念著北方。時至今日,在普米族的生活習俗及民族文化中,仍能看到遠古遊牧民族的遺風,能夠體味到他們對民族發源地──北方草原的孜孜眷戀。

按照古老的習俗,普米族兒童隻能穿長袍大褂,13歲以後才改穿衣褲、衣裙式短裝;成年男女無論衣式如何,均外著羊皮坎肩或披肩,系腰帶;婦女還以發辮粗大為美,喜歡用氂牛尾和絲線編入發辮之中,盤于頭頂;寧蒗地區的普米族婦女多穿束腰、多褶的長裙,在裙子的中間,通常都橫綉一道紅色彩線。她們說這是祖先遷移的路線,人死了以後需沿這條路線去尋找自己的歸宿,否則就回不了老家。

在普米族的喪葬活動中,要舉行給死者指路的“給羊子”儀式。儀式開始,請您欣賞蘭坪普米族系列舞蹈一它磕頭。這時,巫師一刀刺入羊體,迅速取出羊心,放在靈桌上,然後為死者念“開路經”:“快收拾行裝吧,由這隻牡羊為你領路,回到我們祖先居住的北方。那裏有厚厚的白雪,有祖先安息的崩崩木扎瓦山。這隻牡羊是祖先獵獲的野羊的後代,它一定對你忠誠,聽你的話,把你帶回老家”,“隻有北方才是安樂的故土。快快活活地去吧,跳跳蹦蹦地去吧,唱唱笑笑地去吧”。最後,還要具體指點死者應走的路線。言語中包含著對死者的安慰,也透露著生者的希望。

相關傳說

據本民族傳說和歷史記載,普米族原聚居于青藏高原,是青海甘肅四川交界處的遊牧部落,以後他們從高寒地帶沿橫斷山脈逐漸向溫暖地區遷移,這個過程延續了上千年。一個民族,從大西北到大西南,跋山涉水,歷盡艱辛,不斷遷徙,歷時千年,然而民族的特色卻能保持至今,這在人類歷史上並不多見。現今生活在雲南雲嶺山區的普米族可以說是中國遷徙最遠的民族之一。

服飾介紹

根據普米族古老的習俗,普米族兒童在十三歲以前不分性別,全穿一件右襟麻布長衫,女孩發飾前留一辮,上拴紅綠料珠,男孩則在頭部的前邊和左右各留一辯,不佩珠。十三歲成丁禮以後才改穿衣褲、衣裙式短裝,轉為成年人裝束;普米族成年男子發服裝各地基本相同,上穿麻布短衣,下穿寬大長褲,外罩長衫,束腰帶。普米族婦女多留長發並以發辮粗大為美,喜歡用氂牛尾和絲線編入發辮之中,盤于頭頂,外包黑布包頭;寧蒗地區的普米族婦女多穿束腰、多褶的長裙,在裙子的中間,通常都橫綉一道紅色彩線。她們說這是祖先遷移的路線,人死了以後需沿這條路線去尋找自己的歸宿,否則就回不了老家。男女無論衣式如何,均外著羊皮坎肩或披肩。

舞蹈介紹

根據來源的不同,普米族的舞蹈可以分為生活舞蹈和宗教舞蹈。

《普米族》 陳玉先《普米族》 陳玉先

普米族的傳統舞蹈“打鍋庄”就屬于生活舞。一般是傍晚時分在院子或者場壩上舉行。跳舞時,在場地中央燃起一堆篝火,因與屋內的鍋庄相似,故被稱為打鍋庄。鍋庄舞舞蹈動作大多反映了耕作、狩獵、紡織、洗麻等方面的生產勞動形象。傳統的鍋庄舞有七十二凋,但是現在一般隻能演奏十幾種曲調。鍋庄舞舞步剛健明快,熱情奔放,動作幅度有大有小,邊唱邊舞,保留了古代歌樂舞三位一體的特點。普米族舞蹈大都帶有集體舞的性質,無論男女老少都可加入到舞蹈的行列當中。同時普米族舞蹈的動作簡單易學,又經常到公共場地進行,因此很容易普及,幾乎每一個普米人都會跳鍋庄,普米族人聚居地區也因此成為歌舞之鄉。

宗教舞蹈是普米族舞蹈的另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喪葬儀式中為亡靈開路時跳的驅邪舞,進行“送替神”等巫術活動時巫師跳的“醒英嗟”等都屬于宗教舞蹈之列。巫舞大都伴以法器或刀劍等器械,通過舞者的舞蹈,力圖製造出一種威嚴而具震懾力的氣氛。

民歌民樂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普米族主要居住在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麗江地區的麗江納西族自治縣、永勝縣和寧蒗彝族自治縣,“普米”意為白人。普米族的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羌語支。解放前曾使用一種藏文拼寫的文字,但流行不廣,後逐漸不用。現普米族大都使用漢文。

普米族民歌,分為時政歌、風俗歌(儀式歌)、生活歌和情歌等四大類。《出嫁歌》、《接親調》、《宴席歌》、《開門調》、《梳妝調》等風俗歌,反映了普米族的婚姻習俗。《送羊經歌》和《指路經歌》等喪歌,反映了普米族對死者的哀悼和對祖先的懷念。《祭山神》、《祭龍神》、《祭鍋庄》、《退口舌》等儀式歌表現了普米族的多神崇拜和祖先崇拜。此外,還有一些民歌歌頌了普米族人民勤勞勇敢的品質,表達了他們對舊社會剝削階級的不滿和反抗。

普米族民間歌謠有自身的嚴格劃分,以演唱形式和體裁內容等特點劃分為“哩哩”和“格黑”。“哩”是普米語,譯成漢語是“吟唱、輕唱或收聲唱”的意思,除此外還可以譯作名詞,指某一歌種的名稱。“哩哩”類民歌,演唱者一般是學識淵博的長者和專門的民間藝人,在節日禮儀中和在一些風俗儀式的祭典上演唱。 “格黑”(有些地方稱‘啯’)譯作漢語即“唱”或放聲唱之意,也可以譯作歌名運用。蘭坪、永勝一帶的普米族稱這類民歌為“吉哩哩”。“哩哩”有漢族民歌中的小調含義。著名的民歌有《古利歌》、《柞樹葉子歌》、《貢嘎嶺歌》、《放氂牛歌》、《煮茶歌》、《辦酒歌》等。還有許多民間歌手。普米族同胞常常伴隨著民歌的演唱,吹奏起笛子和葫蘆笙,跳起傳統的“鍋庄”舞。普米族的民間歌謠還有《哄娃娃調》、《跳舞歌》等。

普米族音樂有各種曲調。例如“推磨歌”,“煮茶歌”,“撒麥歌”,是婦女們喜愛唱的歌,“在皇帝家裏”、“貢嘎嶺歌”、“外侄給舅舅拜年”等,則是老年男子常唱的歌子;青年人喜歡“阿利約利”的調子。這種曲調的唱詞,大多現編現唱,有短的,也有長的,可以表達哀怨憂傷的情感,也可以表達歡樂和愛情,可以獨唱,也可以兩人對唱。此外,還有 “扎尼籠跌”曲調,是專用于大合唱形式的;由一人領唱,眾人隨和。“客坦”曲調,是專在舉行宗教儀式時演唱的。

普米族的民歌音樂曲調主要有呀哈巴拉、阿遼遼、那布升洛等。

呀哈巴拉,是一種較古老的民間曲調,旋律悠長委婉、節奏自由,高區一般用假聲唱,開頭常用一個弱起引子作為補充樂句,旋律從低音樂向高音區行進,末尾又回到原來的起音上,前後呼應。

阿遼遼,這種曲調一般不帶引子,而是以一個較高的主音作為開頭,一開始就給人以熱情奔放的感覺。阿遼遼一般用以唱情歌、山歌等抒情的民歌。

那布升洛,是人們對歌時常用的曲調,有鮮明的節奏規範,由一問一答上下關聯的兩句構成。

普米人能歌善舞,民歌豐富多彩,有著濃鬱的民族風格和鄉土氣息,反映了普米人的生產、生活、歷史、倫理、思想感情和審美情趣。民歌中無論是聲樂還是器樂部分內容都可稱豐富多彩,普米族聲樂中各種曲調大多已經定型,並形成了各自的區域特色。在寧蒗以北各地區的音樂曲調中受到了藏族和彝族聲樂的影響,也保持了本民組的特色,蘭坪民歌的聲樂部分則既有藏族音樂的痕跡,也體現了普米民歌代代相傳的風格。

在聲樂方面,可以分為民歌(含情歌)、哭腔、禮儀祭祀四個部分。其中民歌又可以分為山歌、老年凋、出門凋、獵歌、生活(生產)凋、敬老歌、牧歌等;哭腔屬于發自內心的聲音,不受節奏和音高的約束;禮儀歌則在特定的禮節和禮儀中才可以吟唱,因此流行面較窄;祭祀歌主要由原始宗教音樂為主要成分,內容豐富且風格各異,主要有拜龍凋、祭山神等。

在器樂方面,普米族器樂可以分為彈撥樂、吹奏樂、絲弦樂和打擊樂四類。其中彈撥樂又分為四弦、小三弦和口弦,四弦曲有十二種節奏類型,與十二種對應的舞步類型相結合就形成了普米鍋庄。此外,笛子、蘆笙胡琴、嗩吶等也是普米族人唱歌跳舞或進行各種其他活動中經常使用到的樂器。

語言介紹

普米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羌語支。盡管普米族居住地分散,但各地方言差別不大,一般都能互相通話,這表明普米族歷史上曾經出現過一個句聚族而居、繁盛發展的時期。盡管擁有自己的語言,普米族人在與周圍民族和睦相處的交往過程中也掌握了多種民族的語言。普米男子普遍兼通漢、白、納西、藏等民族的語言。

普米族沒有流傳至今的文字,僅發現有一種處于文字前身狀態的刻劃符號,在寧蒗和木裏的普米族曾經使用過簡單的圖畫文字,字數雖少,但已經堪稱萌芽狀態的原始文字。他們又曾用藏文字母來拼記普米語,用以記載本民族的歷史傳說、故事和歌謠等,但流傳不廣。後來多被巫師用以書寫經卷。現在,普米族地區大都普遍使用漢文。

飲食介紹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普米族生產的糧食主要有玉米青稞、大麥、燕麥蕎麥,主要食物就是這些糧食的製成品,糌粑面是普米族傳統食品,原料有大麥、燕麥、蕎麥、玉米等。

普米族面食類食品的加工方式主要有烤製和煮製兩種,各種糧食都可以加工成粉,成年人常食用較硬的烤粑粑,老人和兒童常食用烤稀面餅,普米人也常吃煮面片。

普米族食用肉類食物的數量較大,主要是豬、牛、羊、雞肉,以豬肉為主。普米人大多集中在冬天殺豬,一方面便于貯藏,另一方面也是為大過年做準備。豬膘肉是普米人加工整豬的一種特殊方法,即將豬殺死後去毛、頭、內髒和四肢,加鹽進行腌製,再將腐部縫合成即成豬膘 ,豬膘一般可以放置數年不變質,食用時要一圈圈地切下來,一般每個普米家庭每年都要製作一至兩個豬膘,豬膘的多少也能反映一個家庭的富裕程度。

普米人食用牛肉則是隨殺隨吃,一般是煮牛肉、骨頭做牛排湯。普米人吃羊更為普遍,食用方法也與牛肉類似。

普米族已經廣泛開始種植蔬菜,主要有洋白菜、青菜、白菜、南瓜、蘿卜、土豆等,做菜的方法比較簡單,多採取煮、炒、腌等方式。

普米人有喝茶的嗜好,每天起床後以及中午和晚飯前都各喝一次茶。酒也是普米人喜愛的飲料,有燒酒和水酒之分,在婚喪和集會時,使用牛角杯盛水酒,稱為牛角酒,主人以將客人灌醉為體面事。

除了通用的烹飪器具以外,許多普米族人家至今還使用著先輩留下來的烹飪器物,如銅羅鍋、銅盆、銅壺、土鍋、木碗、木指油鹽茶具等。

在普米家庭內,火塘是房屋的中心,是全家人活動的主要場所。平時可坐在旁邊烤火、聊天、唱歌、睡覺。吃飯時全家人也圍坐在它的周圍,由主婦分給飯菜,或大家邊吃邊在上面烤粑粑、烤肉,紅彤彤的火映照著全家人的臉龐。每遇親友來訪,好客的普米人也必先將客人導入火塘邊的上座,然後便奉茶獻酒,端上熱騰騰的牛羊肉、豬膘肉和一碗拌有蔥、蒜、辣椒、花椒香椿的酸辣湯,熱情款待,直到客人酒足飯飽,甚至酩酊大醉。

文學介紹

普米族創造了很多想象豐富、優美絢麗的民間文學作品,長久以來,這些文學作品通過一代代普米族人的口傳身教傳遞至今。

在現代普米族文學之前的普米詩歌,主要是民間歌謠。普米歌謠中有敘述天地形成和人類起源金國的古歌,;有原始宗教祭祀活動中的儀式歌;還有反映普米人民社會生活的婚俗歌、喪葬歌、苦歌、勞動歌、情歌等生活歌謠。

普米族詩歌中有很多經典的作品儲存至今,如早在東漢時期就已經開始流行的《白狼歌》 ,講述普米起源的神話《直呆喃木》等都可稱為普米詩歌中的經典之作。普米族詩歌中有一些關于宗教或歷史方面的被用丁巴文或藏問記錄下來,人們可以對照歌詞進行唱誦,如《古利歌》,是記載普米傳統習慣法規的詩歌,敘述了撲民族古代的歷史和生活,以及一些古代的傳說法規等。

在普米族內還流傳著許多民間故事,這些故事大多源于生活本身,經過提煉和發展,最終成為生動的故事,這些故事有些反映普米人的向往和追求,有些講述的是普米族的歷史傳說,有些則是宗教神話故事,還有一些反映了普米族人的現實生活,如以馬幫生活為題材的<趕馬歌>等。

神話在普米族民間文學中佔有相當大的比例,包含田地開闢,人類起源、原始畜牧、遷徙活動以及圖騰崇拜等各個方面,展示了普米族先民以幻想的形式解釋自然,以大無畏精神征服自然的歷程。

居住環境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擎天柱·木楞房

普米族的村落多分布于半山緩坡地帶,以血緣的親疏關系各自聚族而居。村寨之間距離很近,可以炊煙相望,雞犬相聞。各家又自成院落,互為鄰裏。

房屋多為木結構。正房一般長6.5米、寬3米許,四角立有大柱,中央立一方柱,稱“擎天柱”(普米語稱“三瑪娃”),被認為是神靈所在的地方。屋脊架“人”字形橫梁,用木板或瓦蓋頂。四周牆壁均用圓木壘砌而成。這種房子俗稱“木楞房子”或“木壘子”。一般分上下兩層,上層住人,下層關牲畜或堆放雜物。居室的布局有一定格式:門朝東,靠門右方為火塘,用土石砌成,圍以木板,稱上火塘。兩邊搭寬約70釐米的木床,是接待客人的地方。在正對屋門的後牆下砌一與房屋等寬的大床,高約70釐米,上鋪木板。在大床的中央再砌一火塘,其上架起三角架,供取暖和燒水做飯之用,習慣上稱下火塘。周圍設鋪位,左為男鋪,右為女鋪,供全家人起居之用。

火塘是房屋的中心,是全家人活動的主要場所。平時可坐在旁邊烤火、聊天、唱歌、睡覺。吃飯時全家人也圍坐在它的周圍,由主婦分給飯菜,或大家邊吃邊在上面烤粑粑、烤肉,紅彤彤的火映照著全家人的臉龐。每遇親友來訪,好客的普米人也必先將客人導入火塘邊的上座,然後便奉茶獻酒,端上熱騰騰的牛羊肉、豬膘肉和一碗拌有蔥、蒜、辣椒、花椒、香椿的酸辣湯,熱情款待,直到客人酒足飯飽,甚至酩酊大醉。

普米族的房門外都懸掛著牛羊的骨頭,據說這是家庭財富的象征,同時也具有驅邪鎮鬼的作用。

成丁禮──人生的新起點

普米族少年兒童與成年人的年齡界限為13歲。13歲前,男女兒童均穿長衫。到了13歲,舉行完“穿褲子”、“穿裙子”儀式,即成丁禮後,才能改換裝束,步入成年人的行列。

普米族的成丁禮多于大過年(即春節)時舉行。儀式多由母親或舅父主持,簡樸而熱烈。屆時,全家人圍坐在烈火熊熊的火塘周圍,懷著喜悅的心情註視著這一場面:成年兒童走到火塘前的神柱旁,雙腳踩在豬膘和糧袋上。豬膘象征財富,糧袋象征豐收,意味著長大後有吃有穿,生活美滿幸福。如果是男孩,還要右手握尖刀,左手拿銀元。銀元象征財富,尖刀象征勇敢。如果是女孩,則要右手拿耳環、手鐲等裝飾品,左手拿麻紗、麻布等,象征著可享受的家庭權力和應承擔的勞動義務。接著由巫師向灶神及祖先祈禱,由舅父或母親換下他(她)的長衫,給他(她)穿上短上衣、長褲(百褶裙)。換裝完畢,大家都要贈送給他(她)一點禮物,以示祝賀。小伙子(姑娘)也要向灶神和親友們一一叩頭、敬酒致謝,並希望在今後的人生旅途上繼續得到他們的保護與幫助。此後,成年的小伙子或姑娘就可以參加集體的生產勞動和各種社交活動了。

據說普米族為年滿13歲的孩子舉行“穿褲子”、“穿裙子”儀式的習俗由來已久。相傳當年忽必烈攻打雲南,路過川西時,有兩位年僅13歲的普米族少年隨軍南下,出生入死,英勇善戰,深得忽必烈的賞識。後來人們為了紀念他們,同時也為了教育後代,便于每年的新年為13歲的兒童舉行成丁禮,祝福他們健康成長,將來成為有志之士。從此,這種活動便相沿成習,流傳至今。

婚姻喪葬

(圖)普米族(圖)普米族

依據傳統的習慣,普米族的婚禮多選擇在冬天農閒的季節舉行。具體的婚禮形式各地不一。

寧蒗地區保留著古老的“搶婚”習俗。“搶婚”是相愛的青年男女因婚姻受阻而採取的一種“生米做成熟飯”的結婚方式。男女雙方事先暗中商定婚期。結婚那天,姑娘仍若無其事的外出勞動。男方則派生辰屬相相合的人暗中跟蹤,看準時機後突然搶奪。搶得之後便高聲呼喊:“某某人家請你去吃茶!”姑娘佯裝反抗,早有準備的親友們聞訊後也迅速出擊,與迎親的人展開激烈爭奪,由于人多勢眾,終將姑娘奪回,然後簇擁她回家,舉行隆重的出嫁儀式。盡管女方家長不同意這門親事,但此時也無可奈何,隻好默認,並準備豐盛的食物,為女兒出嫁進行慶祝。

蘭坪、維西等地普米族的婚禮則是在“對歌”聲中進行的。從新郎去女方家接親,到新娘步入洞房的整個過程中,《出嫁歌》、《梳妝調》、《認親調》、《開門調》、《送親調》、《聚會調》等歡樂的歌聲連綿不斷,整個婚禮喜慶、歡樂、吉祥。

在部分普米族的婚姻習俗中,還留存著“不落夫家”的習俗。從新婚之夜開始,新郎新娘可同居一室,但三年內不能發生性關系。婚後第三天,新娘便返娘家“回拜”,並長住于此,過起不落夫家的生活。隔一年後,男方要第二次去迎娶。可新娘在婆家住不上幾天,又偷偷地跑回娘家。一年後,男方再次派人接回新娘,此時,新郎新娘方開始真正的夫妻生活。新郎總是希望新娘早日受孕,而新娘卻仍要設法返回娘家。當她懷孕後,娘家便通知男方舉行坐家儀式,從此新娘才定居男家。按照舊的習俗,姑娘婚後起碼要三回三轉,甚至七回八轉。男家每迎娶一次,她就逃回一次。民間認為,如果一迎二娶後就坐夫家,那是一件不光彩的事。這種婚俗,當地人稱之為“三回九轉婚”。在這種傳統習俗的影響下,即使女方願意坐夫家,通常也要按四次迎娶的老規矩辦,否則,就會遭眾人恥笑。

普米族的繪畫主要是用于宗教活動,也隻有喇嘛能畫一些簡單的圖畫,如畫老虎、豹子等掛在門上,作為避邪之物。供在鍋庄前的灶神“宗巴拉”,是喇嘛繪製的。有經堂的人家,往往在經堂內繪有壁畫;以白灰為底,在上面以黑線條作畫,有雷公、老虎、豹、牛等,所用顏料有白灰、黑色鍋灰和紅粉等;最簡單的是在牆上畫些白點,表示著天上的群星,象征著吉星高照。

普米族有獨特的喪葬習俗。在人病危時,要通知近親進行探視,人去世後,家人立即爬上屋頂鳴槍放炮,吹牛角報喪。同族人聞訊趕來幫助料理後事。先以樟腦樹皮加香料煮水凈身。然後用酥油、鹽塗抹屍體,再捆成坐姿,外裹麻布,放入一糊泥的大竹籮中,存放于後室,擇日發喪。

出殯時,由四人將棺木抬至火葬場進行火葬,次日由死者子女到火葬場揀回十三塊遺骨,放入骨灰罐中,同一氏族的骨灰罐放在一個墳山上,有的普米村落的喪葬活動中,還要舉行給死者指路的“給羊子”儀式。儀式開始,巫師先為死者指點祖先的名字,交待歸家路線,並牽來一隻純白綿羊作為死者的化身。先在羊耳朵上撒點酒和糌粑,如羊搖頭,就表示死者喜歡領受,全家吉祥平安。隨後死者家屬跪著請羊喝酒,向它磕頭。這時,巫師一刀刺入羊體,迅速取出羊心,放在靈桌上,然後為死者念“開路經”,並具體指點死者應走的路線。言語中包含著對死者的安慰,也透露著生者的希望。“給羊子” 儀式期間老人們要長開天闢地以來的所有古歌,對青少年進行教育。儀式持續四天,直至將骨灰罐送往罐罐山葬禮方告結束。

婚姻製度

1)一夫一妻製度。普米族實行一夫一妻製,但也由于過去生活艱難,經濟無法保障,存在過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現象。

民族內婚製。普米族一般要求在族內開親,但不允許在親族之間或本村尋偶,特別是在姐妹兄弟之間嚴禁談及兩性問題。

3)嚴格外族通婚製。解放後,族外開親和實行婚姻自由的現象很普遍,與其它民族通婚,要有嚴格的選擇,要征得家族長老及父母的同意。

4)自由婚戀製。如今,普米族地區實行婚姻自由,男女從小訂婚,父母包辦做主的現象逐漸減少,男女青年一般都通過自由戀愛,互訂終身,最終建立美滿幸福的家庭。

宗教信仰

普米族的宗教信仰,既有祖先崇拜,也有信仰藏傳佛教的,還殘存著對自然的崇拜。每逢節慶、婚嫁、生育、出行、收割等,都要請巫師(汗歸)殺牲祭獻,誦經祈禱,以便消災祛難,保佑安康。

普米族神明崇拜:普米族主伙天神創造了人類和萬物,山神給人以定居和耕種之地,灶神左右家人興衰,龍神釋風降雨,因而把吉凶禍福與神明的好惡緊緊聯系起來,在普米族的潛意識裏和言行裏無不表現出對神明的敬畏和虔誠。

普米族祭祀神明的儀式分為“祭山神”、“祭龍神”、“祭灶神”、三種。祭祀時首先向天神祈禱、禮拜、貢獻各種祭品。

普米族祖先崇拜:普米族相信靈魂不滅,認為人死後靈魂會回到祖先的發祥地或升入天堂,所以以各種方式進行祭祀活動,表明對祖先的崇敬。主要活動有:接祖(除夕)、送祖(從大年初三至十五)、清明上墳、中元節、祭房頭、祭中柱。

普米族送替神:普米族稱之為“缺青”或“缺代骨”。凡家庭不和睦,爭吵多、病多、即家運不好時,常常舉行這類祭祀活動,希望把惡神交給“替神”,讓好運歸自己。儀式一般在家中舉行,全家人參加,要用一整天的時間。

普米族凶吉兆預測:普米族一般都相信預兆,有時根據預兆行止,或採取某些防範措施。普遍相信的預兆有:夢兆,如孕婦夢見刀、槍、劍、矛、虎、豹要生男孩子,而夢見、蝦則要生女孩子:物兆,如喜鵲叫為報喜,烏鴉、貓頭鷹、狐狸夜間在房附近叫為報喪;人事活動兆,如上眼皮跳為凶兆,下眼皮跳為吉兆。

重要節日

普米族人民勤勞勇敢,有著自己悠久的歷史文化和風俗習慣,其節日活動也是多種多樣。

大過年,是普米族一年中最隆重的節日之一,一般從臘月二十九祭祖先、吃年飯到正月初七過完人的生日為止,要七八天時間。大年初一早上,老人要向宗巴拉(神台)燒香祈禱,祭祀祖先。凡年滿十三周歲的男女兒童,要舉行“穿褲子”、“穿裙子”成年禮儀式。除此外,還有上山打獵、繞山放牧、玩磨秋、祭山神、跳鍋庄等活動。

吃完除夕團圓飯後,年滿13歲的男孩子、女孩子,按性別各聚一處,通宵狂歡。待東方發白,各自回到自己家中,由家裏人為他們舉行“穿褲子”或“穿裙子”成丁儀式。瀾滄江畔的普米族在如果是女孩,她便走到火塘右前方的“女柱”旁,雙腳分別踩在豬膘和糧食袋上,豬膘象征財富,糧袋象征豐收;右手拿耳環、串珠等首飾,左手拿麻紗、麻布等日用品,象征婦女有物質享受的權利和承擔家庭勞動的義務。接著母親把女孩的麻布長衫脫下,換上短衣,穿上百褶裙,系上一條綉花腰帶。如果是男孩,他便走到火塘左前方的"男柱"旁,雙腳踩在豬膘和糧食袋上,右手握尖刀,左手拿銀元,銀元象征財富,尖刀象征勇敢。然後由舅父把男孩的麻布長衫脫下,換上短衣,穿上長褲,系上一根腰帶。儀式過後,這些男孩、女孩才算長大成人,才有資格參加正式的社交活動。

每到農歷四月初五,普米家便開啟用新麥釀就的酒壇,咂出蘇理瑪,過嘗新節。除自家暢飲外,還分別送給親友嘗新。

端陽節這天,孩子們穿著盛裝,到野外採來各種鮮花,插在屋裏屋外,顯得十分美麗。然後全家老少圍坐在火塘邊吃種類食品。

農歷五月五日,是蘭坪普米族傳統節日——“雪門檻遊山節”。“雪門檻”是雪盤山脈第三大高山,海拔3600米,是境內唯一“一步望四鄉”的地方,自古就是四鄉客商和遊客往來的要塞。當春寒退盡,山花爛漫時,四鄉普米族民眾就會身挎四弦琴,攜帶黃酒和蛋肉,來雪門檻山頂草地過節。

雪門檻遊山節是普米族節日中人數最多而宗教氣氛較淡的一個節日。不舉行宗教儀式,有病的可上山採挖草葯,愛武的人射箭摔跤,比試武藝;年輕人對唱情歌,互訴衷腸;有的人是來談生意。遊山節的高潮是“跳羊皮舞”此舞屬于自娛和交際舞種,人群手拉手圍成圓圈,圈中一人以折迭的羊皮作“鼓”,另一人邊舞邊彈四弦琴,羊皮“鼓”伴著琴聲,加強了節奏和氣勢,跳一輪共需彈奏十二個舞曲。隊形變化豐富,有單圓、雙圓、半圓、對跳、開門、翻身、二龍吐水和滿天星等。

轉山節,是農歷七月十五進行的祭山神活動。普米男女老少以村寨為單位,成群結隊,到指定的山頭參加各種傳統活動。

小過年,又稱普米過年,在每年的臘月初六這天,據說這天是普米祖先的誕辰日,所以活動多是進行些祭祖先、驅病魔等的宗教活動。

普米族的天文歷法

遠古時期的普米族先民通過觀測日月星辰的運行規律來計算一年的時辰季節。他們用黃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宿辰作為“坐標”推算一年的時令和吉時,但一般是以觀測“處紫”星宿為主,這兩個星辰與月亮相遇之日過“吾昔”,即過新年。普米人以每年的臘月初六、初七為每年的最美好的日子,按這種歷法,每月定為36天。如今,普米人已逐漸採用與漢族同時過年的辦法,用以確定新年和歲首。正月確定以後,其餘的月份也按漢族的歷法類推。​

普米族根據海拔地勢差異、氣溫和雨量的變化,結合觀察花開、鳥鳴、下雪等物候征兆來判斷季節和氣候的變化,安排農事,並通過諺語代代相傳。例如,判斷季節就有好幾種方法,諺語曰:“鳥忙築巢,人忙種”、“包谷鳥叫,點苞谷時候到”、“銀子果鳥到來,春播插秧開始。”等等,春播是最重要的農活,因此,人們都密切註意春播時的物候,以判斷播種時日。銀子果鳥是一種候鳥,它以準確的季節路過普米族山區往北去,又以準確的時間從北方飛回南方路過該地;它們每次路過該地都要停留半個月左右。所以普米諺語曰:“銀子果鳥秋天來,開始翻地。”

他們根據時令農事將一年分為“花開月”、“燒山月”、“醉酒月”等等。春天來了,山花開放,叫“花開月”;上山砍木,開始刀耕火種,叫“燒山月”;“醉酒月”是收獲之後,釀酒狂飲的季節。

普米族人通過各種天象的變化來推斷陰晴、風雨、晦明,這些知識大多數保留在古老的諺語之中,如“東虹天要晴,西虹天下雨,南虹北虹漲大水”、“山雀叫聲變,天氣也要變”、“煙袋作響天下雨”、“河水出泡泡,大雨就要到、”“畫眉叫鬼鬼,雪花飄滿地”等。

禁忌娛樂

禁忌及娛樂

普米族人有尊老愛幼的傳統美德,完備必須尊敬長輩,不能和長輩開玩笑。在日常生活中,普米族人有很多禁忌,如不準摸別人的腦袋,晚上不能掃地,吃飯時不可以發出聲響,盛飯時不能反手舀飯,不可以食用狗肉、馬肉、青蛙肉和貓肉。不可以從火塘和神龕之間跨過,不能用手摸火塘上的三腳架。在家中落座時,男子要坐在火塘左邊,女子坐右邊,必須面向火塘而坐,不可以亂坐。

普米族的民間體育運動主要有打秋千、射箭、打磨秋、跳繩等。這些娛樂活動,常帶有普米族居住山區和半農半牧生活的民族特點。

打秋千:在形式上與其他民族類似,但是其秋千架很有特色。普米族人把六根長幹木料分成兩組,每組三根,並分別用竹篾繩栓住一頭,豎起來後叉開,形成兩個三角支架,中間橫搭一根木料,上面栓一根長篾繩套,人就站在繩套上,兩手抓住身體兩邊的篾繩開始蕩秋千。打秋千這種運動一般在過大年時進行。

打磨秋:是在一根豎載的短木樁上橫扣一根光滑的粗木幹,桿兩頭分別壓上一人,旋轉起來進行取樂的一種活動。打磨秋大多是節日期間在村邊舉行,參加者以青年男女和較大的孩子為主。

藝術文化

雕刻藝術,大多掌握在木工手中,他們經常在門窗和神龕上,雕刻各種花紋圖案,在經堂的門上,雕刻有花鳥等形狀。他們以黃泥、馬牙石子,海螺等物,塑成宗巴拉(灶神),在裏面放置銅錢,外面塗上白灰,供在火塘邊。

漆器也是普米族的傳統工藝品,遠近聞名,通常的製品有漆碗、酒壺酒杯、漆盒等。他們喜愛以黑色為底,配以紅白圖案,小巧玲瓏,光潔可愛。

四弦琴是普米族人民非常喜愛的傳統樂器。普米山村,無論田間地頭,還是幢幢木楞房裏,常常都能聽到純樸、悠揚的四弦琴聲。四弦琴既是普通的樂器,還是小伙子們向姑娘傳情示愛的武器。

相傳,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阿布的小伙子愛上了美麗的姑娘阿乃,但姑娘絲毫不為阿布的真情所打動。阿布憂傷地砍來木頭,將它的一端刻成人頭形狀,用羊皮蒙住“臉”。又把木頭的另一端削成人身形狀,把四根麻線綳在這根木頭上,製成了“四弦”琴。阿布整天憂鬱地彈著,彈出了美妙的樂聲。弦聲回響在普米寨的上空。第四天,阿乃終于被阿布的真誠所打動,接受了阿布的愛情。從此,“四弦”便成了普米人吉祥幸福的象征。

“四弦”音質優美,能彈奏出不同的曲調。當遊子歸鄉,家人團聚,朋友重逢,普米人都用“四弦”來抒發感情。

雖然有了現代化的樂器和音響設備,但普米人仍舍不得放下“四弦”琴。人們用它來贊美新的生活,抒發對家鄉的熱愛,向姑娘表達心中的愛慕。

音樂人陳哲建立“土風計畫”普米族傳承小組,為普米族文化傳承、環境保護與鄉村建設做了很多努力。陳哲說,”所有普米族的歌曲都跟森林有關。于是我開始進入山村去尋找大樹。在中國有許多地方,巨大的樹已經不存在了。我大概走了十幾年,也看到很多片林子,都沒有蘭坪縣的這麽豐盛和原始。直徑2米、胸圍6米多的樹很常見。人站在樹下很小。而且這片森林是玉獅場的村民用血汗儲存下來的,他們曾英勇地和砍樹集團作鬥爭。我們算了一下年輪,村民跟我介紹,這些樹很多都有1200到1500年了,唐宋時期就活著的。這種樹站到今天,在中國幾乎是絕無僅有了。站在樹下的時候,想著一件事:如果這樣的樹給我帶來一種震動的話,那麽它們會給中國帶來什麽樣的喜悅?一個民族保護了罕見的原始森林,也守衛著他們的傳統。可惜的是,這個傳統正面臨斷裂、弱化。他們的作為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他們的價值尚未被人們充分認識。我們就開始推動土風計畫,到今天,很多人參與進來。我們就想通過大樹的故事,告訴全世界,中國人還能保留一片完整的精神家園。”

出現名人

曹新華:是普米族有史以來第一位中外聞名的歌唱家,雲南省歌舞團一級演員。1975年春,曹新華從寧蒗彝族自治縣文工隊被選拔到雲南省歌舞團,到上海音樂學院進行深造,他先後參加過中國藝術節、上海藝術節、雲南省藝術節亞運會藝術節的演出,演唱了《遠方的朋友,請到普米族花床上坐一坐》等歌曲,在舞台上再現了普米族人民的生活形象。曹新華還曾到緬甸、泰國、新加坡等國家進行過演出,受到了各國人民的歡迎。還曾出現表現中國55個少數民族服飾藝術的《東方彩霞》一片,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雲南省文化廳命名為“尖子獨唱演員”。在少數民族青年歌曲大獎賽、首屆長江歌會民歌比賽、全國首屆海峽同樂優秀民歌大獎賽等賽事中獲獎。

楊照輝:普米族學者。1975年畢業于雲南民族學院漢語文學系,懂普米語、白、傈僳、那馬語,對納西、藏和彝族語也有一定了解。現為雲南省社科院少數民族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也是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雲南省民間文藝家分會、雲南省民族學會、雲南省宗教學會、雲南省倫理學會會員。楊照輝是普米族歷史上第一位民族學領域的高級學者,從1980年開始,他從田野考察入手,科學地研究普米族和其他相關民族歷史文化的異同,以及他們之間相互影響等課題,先後出版和發表了大量學術專著和論文,填補了普米族有史以來沒有由自己的學者撰寫的文學、宗教、歷史、民俗、語言等領域專著的空白。

茸芭莘那:歌手, <星光大道>獲獎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