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是記載春秋時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齊國政治家晏嬰言行的一部歷史典籍,用史料和民間傳說匯編而成,書中記載了很多晏嬰勸告君主勤政,不要貪圖享樂,以及愛護百姓、任用賢能和虛心納諫的事例,成為後世人學習的榜樣。晏嬰自身也是非常節儉,備受後世統治者崇敬。

書中有很多生動的情節,表現出晏嬰的聰明和機敏,如"晏子使楚"等就在民間廣泛流傳。通過具體事例,書中還論證了"和"和"同"兩個概念。晏嬰認為對君主的附和是"同",應該批評。而敢于向君主提出建議,補充君主不足的才是真正的"和",才是值得提倡的行為。這種富有辯證法思想的論述在中國哲學史上成為一大亮點。

《晏子春秋》經過劉向的整理,共有內、外八篇,二百一十五章。

  • 書名
    晏子春秋
  • 作者
    晏子
  • 目錄
    內篇諫上第一內篇諫下第二等
  • 簡介
    記敘春秋政治家晏嬰言行的書
  • 點評
    節儉觀念禮的重視

簡介

《晏子春秋》是記敘春秋時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晏嬰言行的一部書。《晏子春秋》,其思想非儒非道,秦始皇時代被視為離經叛道之作,名列禁毀書目之上。

晏子,名嬰,齊國夷維(今山東省高密縣)人,生年不可考,卒于公元前500年。他出身世家,年輕時就從政。其父晏弱去世後,他繼任齊卿,歷仕靈、庄、景三朝,長達五十四年。晏子是我國歷史上有名的"智者",他在世的時候正值齊國不斷走向衰落的年代,國君昏聵,權臣把持朝政,外有秦、楚之患,內有天怒人怨之憂。晏嬰憑借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盡力補天,力挽狂瀾,使齊國在諸侯各國中贏得了應有的地位,他本人也成為齊國歷史上與大政治家管仲並稱的聲譽。

從《晏子春秋》所反映出來的內容看,它表現出來的近似于儒家學說的思想在孔子之前,但是我們不能把它劃入後起的儒家學派中,不然,晏子就成了儒家學派的創始人了。《晏子春秋》表現出來的近似于墨家思想的尚儉觀點,與墨家尚儉的目的、作用也迥然不同,因此也不能把它歸入墨家學派中。我們隻能說,《晏子春秋》就是《晏子春秋》,它不屬于儒家的思想體系,也與墨家有著本質的區別 。

現在流行的《晏子春秋》分內篇、外篇兩部分,內篇分諫上、諫下、問上、問下、雜上、雜下六篇,外篇分上、下二篇。諫上、諫下主要記敘晏嬰勸諫齊君的言行;問上、問下主要記敘君臣之間、卿士之間以及外交活動中的問答;雜上、雜下主要記敘晏嬰其他各種各樣的事件。外篇兩篇內容較為駁雜,與內篇六篇相通而又相別。各篇之間的內容既有相對的獨立性,又互有聯系,個別的還有互相矛盾之處。

《晏子春秋》共8卷,包括內篇6卷(諫上下、問上下、雜上下)不完全真實,外篇2卷,計215章,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全書通過一個個生動活潑的故事,塑造了主人公晏嬰和眾多陪襯者的形象。這些故事雖不能完全作信史看待,但多數是有一定根據的,可與《左傳》、《國語》、《呂氏春秋》、《論語》等書相互印證,作為反映春秋後期齊國社會歷史風貌的史料,是我國最早的一部短篇小說集。

晏子春秋

這部書多側面地記敘了晏嬰的言行和政治活動,突出反映了他的政治主張和思想品格。

70年代之間,國學大師吳則虞先生曾寫過《晏子春秋集釋》,認為《晏子春秋》的作者是淳于越。歷史上《晏子春秋》的版本有如"四部叢刊"印本、鐵劍銅琴樓藏本等版本。

對于《晏子春秋》的著作性質,前人爭議頗大:《四庫全書》歸其為史部傳記類。③新中國成立後,人們普遍視其為"記敘文學類"④作品;但對于具體屬性仍有不同意見:董治安認為是"一部接近歷史小說的散文著作"⑨,譚家健認為屬于"傳記文學或歷史故事一類"⑥,孫綠怡則認為是"最早的人物傳說故事集"∞。筆者認為:全面考察著作材料,努力探尋人們記錄事件、傳播人物軼事的動機,或許是判定《晏子春秋》著作性質的關鍵。

《晏子春秋》並非子書,其著作的主要內容和作者的編寫動機都並非在闡發系統的思想,而是在記述重要人物的言行軼事,塑造其形象,進而體現其歷史作用。全書共8篇215章,其中記述晏嬰勸諫景公、與記言體子書相近的內容不超過90章,僅佔全部著作的大約40%篇幅;而更大量的內容卻是記述晏嬰的生活軼事,表現其道德修養、政事和外交中的卓越才幹,體現其政治地位和歷史作用的"記"的內容。且即使從晏子與景公對話的所謂"淪"的內容看,也隻是涉及他處理日常政務和規勸引導君王修身的見解,並沒有形成系統的一家思想,所以仍可以將它看作是記述晏子言行軼事中的"言"的內容,仍屬于"記"的範圍。所以,《晏子春秋》是一部記述重要人物言行軼事,體現其歷史作用的記敘類著作 。⑧

《晏子春秋》由于其思想非儒非道,所以,自古以來不太為人重視。但是,深入其中,細心閱讀,就會有不少收獲。此書不是秦人所作,但在秦始皇看來是非儒非道之作,所以也在禁毀之列,流傳至今。

中國第一部短篇小說集-《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是中國最古老的傳說故事集,大約成書于戰國末期,是後人假托晏嬰的名義所作。這部書詳細地記述了齊國靈公、庄公、景公三朝賢相晏嬰的生平軼事及各種傳說、傳聞、趣聞,215個小故事相互關聯和補充,構成了栩栩如生的完整的晏子形象。這部書的語言簡潔明快,幽默風趣。人物對話富于性格特征,特別是洋溢于人物語言中的幽默感,不但使故事意趣盎然,而且增加了語言的辛辣和譏諷。作者還善于運用比喻的手法,一些寓以生活哲理的比喻,後來成為獨立的語匯或成語。

滬教版語文書六年級第下學期的課本中就有一篇文言文課文《橘逾淮為枳》(第二十九課)選自<<晏子春秋.內篇雜下>>,人教版語文課本五年級下學期課文《晏子使楚》。蘇教版語文課本初二上冊課文《晏子使楚》。《晏子春秋》是記載春秋時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齊國政治家晏嬰言行的一種歷史典籍,用史料和民間傳說匯編而成,書中記載了很多晏嬰勸告君主勤政,不要貪圖享樂,以及愛護百姓、任用賢能和虛心納諫的事例,成為後世人學習的榜樣。晏嬰自身也是非常節儉,備受後世統治者崇敬。

書中有很多生動的情節,表現出晏嬰的聰明和機敏,如"晏子使楚"等就在民間廣泛流傳。通過具體事例,書中還論證了"和"和"同"兩個概念。晏嬰認為對君主的附和是"同",應該批評。而敢于向君主提出建議,補充君主不足的才是真正的"和",才是值得提倡的行為。這種富有辯證法思想的論述在中國哲學史上成為一大亮點。

《晏子春秋》經過劉向的整理,共有內、外八篇,二百一十五章。注解書籍有清末蘇輿的《晏子春秋校註》、張純一《晏子春秋校註》,近代有吳則虞《晏子春秋集釋》,參考價值較高。

作者簡介

晏嬰(公元前578年--公元前500年),字,習慣上多稱平仲,又稱晏子。夷維人(今山東高密)春秋時代一位重要的政治家、思想家、外交家。

晏嬰是齊國上大夫晏弱之子。以生活節儉,謙恭下士著稱。據說晏嬰身材不高,其貌不揚。齊靈公二十六年(前556年)晏弱病死,晏嬰繼任為上大夫。歷任齊靈公、庄公、景公三朝,輔政長達40餘年。以有政治遠見、外交才能和作風樸素聞名諸侯。周敬王二十年(公元前500年),晏嬰病逝。孔丘曾贊曰:"救民百姓而不誇,行補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子也!"現存晏嬰墓在山東淄博齊都鎮永順村東南約350米。

原文目錄

第一卷 內篇諫上第一

庄公矜勇力不顧行義晏子諫

景公飲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諫

景公飲酒七日不納弦章之言晏子諫

景公燕賞無功而罪有司晏子諫

景公愛嬖妾隨其所欲晏子諫

景公病久不愈欲誅祝史以謝晏子諫

景公怒封人之祝不遜晏子諫

景公欲使楚巫致五帝以明德晏子諫

景公欲祠靈山河伯以禱雨晏子諫

景公貪長有國之樂晏子諫

景公登牛山悲去國而死晏子諫

景公遊公阜一日有三過言晏子諫

景公遊寒途不恤死胔晏子諫

景公衣狐白裘不知天寒晏子諫

景公異熒惑守虛而不去晏子諫

景公欲誅駭鳥野人晏子諫

景公所愛馬死欲誅圍人晏子諫

第二卷 內篇諫下第二

景公藉重而獄多欲托晏子晏子諫

景公欲殺犯所愛之槐者晏子諫

景公逐得斬竹者囚之晏子諫

景公冬起大台之役晏子諫

景公為長米欲美之晏子諫

景公為鄒之長塗晏子諫

景公春夏遊獵興役晏子諫

景公獵逢蛇虎以為不祥晏子諫

景公為台成又欲為鍾晏子諫一

景公朝居嚴下不言晏子諫

景公登路寢台不終不悅晏子諫

景公登路寢台望國而嘆晏子諫

景公路寢台成逢于何願合葬晏子諫

景公嬖妾死守之三日不斂晏子諫

景公欲以人禮葬走狗晏子諫

景公登射思得勇力士與之圖國晏子諫

第三卷 內篇問上第三

庄公問威當世服天下時耶晏子對以行也

景公問聖王其行若何晏子對以衰世而諷

景公問欲如桓公用管仲以成霸業晏子對以不能

景公問治國何患晏子對以社鼠猛狗

景公問欲令祝史求福晏子對以當辭罪而無求

景公問古之盛君其行如何晏子對以問道者更正

景公問善為國家者何如晏子對以舉賢官能

景公問君臣身尊而榮難乎晏子對以易

景公問賢君治國若何晏子對以任賢愛民

景公問忠臣之事君何若晏子對以不與君陷于難

景公問忠臣之行何如晏子對以不與君行邪

景公問古之蒞國者任人如何晏子對以人不同能

景公問古者離散其民如何

晏子對以今聞公令如寇仇

景公問欲和臣親下晏子對以信順儉節

景公問得賢之道晏子對以舉之以語考之以事

景公問臣之報君何以晏子對報以德

景公問臨國蒞民所患何也晏子對以患者三

景公問為政何患晏子對以善惡不分

第四卷 內篇問下第四

景公問何修則夫先王之遊晏子對以省耕實

景公問桓公何以致霸晏子對以下賢以身

景公問欲逮桓公之後晏子對以任非其人

景公問為臣之道晏子對以九節

景公問賢不肖可學乎晏子對以勉強為上

景公問富民安眾晏子對以節欲中聽

景公問國如何則謂安

晏子對以內安政外歸義

晏子使吳吳王問可處可去晏子對以視國治亂

吳王問保威強不失之道晏子對以先民後身

魯昭公問安國眾民

晏子對以事大養小謹聽節儉

晉叔向問齊國若何晏子對以齊德衰民歸田氏

叔向問齊德衰子若何

晏子對以進不失忠退不失行

叔向問處亂世其行正曲晏子對以民為本

叔向問意孰為高行孰為厚晏子對以愛民樂民

叔向問嗇吝愛之于行何如

晏子對以嗇者君子之道

叔向問人何若則榮晏子對以事君親忠孝

叔向問人何以則可保身晏子對以不要幸

梁丘據問子事三君不同心

晏子對以一心可以事百君

第五卷 內篇雜上第五

庄公不說晏子晏子坐地訟公而歸

庄公不用晏子晏子致邑而退後有崔氏之禍

崔慶劫齊將軍大夫盟晏子不與

晏子再治阿而見信景公任以國政

景公憐飢者晏子稱治國之本以長其意

景公慚刖跪之辱不朝晏子稱直請賞之

景公夜從晏子飲晏子稱不敢與

景公遊紀得金壺中書晏子因以諷之

景公賢魯昭公去國而自悔晏子謂無及已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而贈以善言

晏子之晉睹齊累越石父左驂贖之與歸

晏子之御感妻言而自抑損晏子薦以為大夫

泯子午見晏子晏子恨不盡其意

晏子乞北郭騷米以養母騷殺身以明晏子之賢

景公欲見高糾晏子辭以祿仕之臣

高糾治晏子家不得其俗乃逐之

第六卷 內篇雜下第六

靈公禁婦人為丈夫飾不止晏子請先內勿服

齊人好轂擊晏子紿以不祥而禁之

柏常騫禳梟死將為景公請壽晏子識其妄

晏子使吳吳王命儐者稱天子晏子詳惑

晏子使楚楚為小門晏子稱使狗國者人狗門

楚王欲辱晏子指盜者為齊人晏子對以橘

田無宇勝欒氏高氏欲分其家晏子使致之公

子尾疑晏子不受慶氏之邑晏子謂足欲則亡

景公祿晏子平陰與棠邑晏子願行三言以辭

梁丘據言晏子食肉不足景公割地將封晏子辭

景公以晏子食不足致千金而晏子固不受

景公以晏子衣食弊薄使田無宇致封邑晏子辭

景公欲更晏子宅

晏子辭以近市得所求諷公省刑

景公毀晏子鄰以益其宅晏子因陳桓子以辭

景公以晏子妻老且惡欲內愛女晏子再拜以辭

景公以晏子乘弊車駑馬

使梁丘據遺之三返不受

梁丘據自患不及晏子晏子勉據以常為常行

晏子老辭邑景公不許致車一乘而後止

晏子病將死妻問所欲言雲毋變爾俗

晏子病將死鑿楹納書命子壯而示之

第七卷 外篇第七

有獻書譖晏子退耕而國不治復召晏子

第八卷 外篇第八

仲尼見景公景公欲封之晏子以為不可第一

景公上路寢聞哭聲問梁丘據晏子對第二

仲尼見景公景公曰先生奚不見寡人宰乎第三

仲尼之齊見景公而不見晏子子貢致問第

景公出田顧問晏子若人之眾有孔子乎第五

仲尼相魯景公患之晏子對以勿憂第六

景公問有臣有兄弟而強足恃乎晏子對不足恃第七

景公遊牛山少樂請晏子一願第八

景公為大鍾晏子與仲尼柏常騫知將毀第九

田無宇非晏子有老妻晏子對以去老謂之亂第十

工女欲入身于晏子晏子辭不受第十一

景公欲誅羽人晏子以為法不宜殺第十二

景公謂晏子東海之中有水而赤晏子詳對第十三

景公問天下有極大極細晏子對第十四

庄公圖莒國人擾紿以晏子在乃止第十五

晏子死景公馳往哭哀畢而去第十六

晏子死景公哭之稱莫復陳告吾過第十七

晏子沒左右諛弦章諫景公賜之魚第十八

簡要點評

在《晏子春秋》中,晏子的節儉觀念也得到了充分的表現。晏子認為,節儉是一個賢人的基本品質,所以,他對那些富貴驕奢,鋪張浪費的人或行為從心底裏抱有一種反感。他曾對齊景公的窮奢極欲進行了多次的批評。他自己則從節儉要求和約束自己。齊景公多次要給他調整住宅,還趁他出使在外替他建了一座新宅,他都堅決辭謝了。當齊景公賞賜他車馬時,他說:"君使臣臨百官之吏,臣節其衣服飲食之養,以先齊國之民,然猶恐其侈靡而不顧其行也;今輅車乘馬,君乘之上,而臣亦乘之下,民之無義,侈其衣服飲食而不顧其行者,臣無以禁之。"(《雜下》)這就是說,他要以節儉作表率,以防百姓過分追求物質享受而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和道德敗壞。

《晏子春秋》還十分突出地表現了晏子對禮的重視。他說:"禮者,所以御民也……無禮而能治國家者,嬰未之聞也!"把禮看作是治國的根本,統治百姓的工具,可見禮在晏子心目中的地位。在這一點上,晏子與後來的孔子是很有相似之處的。正因為如此,晏子對無禮或不合禮的行為進行了不遺餘力的批評。(《內諫》)載:"景公飲酒酣,曰:'今日願與諸大夫為樂飲,請無為禮。'晏子蹴然改容曰:'君之言過矣!群臣固欲君之無禮也。力多足以勝其長,勇多足以弒其君,而禮不便也。禽獸以力為政,強者犯弱,故日易主。今群去禮,則是禽獸也。群臣以力為政,強者犯弱,而日易主,君將安立矣?凡人之所以貴于禽獸者,以有禮也。故《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禮不可無也。'"晏子認為,禮是區別人與禽獸的標準。沒有禮,人就成了禽獸。作為一國之君,如果帶頭不講禮,國家根本就會動搖。《外篇》中載有晏子的另外一番話,內容與上面一段話類似:"今齊國五尺之童子,力皆過嬰,又能勝君,然而不敢亂者,畏禮也。上若無禮,無以使其下;下若無禮,無以事其上。夫麋鹿維無禮,故父子同?。人之所以貴于禽獸者,以有禮也。嬰聞之,人君無禮,無以臨其邦;大夫無禮,官吏不恭,父子無禮,其家必凶;史弟無禮,不能久同。'"

《晏子春秋》不僅鮮明地表現了晏子光輝思想,而且也記載了許多表現晏子優良品質和高尚的道德情操的故事。節儉是《晏子春秋》中重點突出的晏子的品質,這一點,上文已有所交代。此不贅言。另外如退思補過、待人寬以約、責人重以周、謙虛謹慎等美德,書中都作了大力宣揚。《內篇雜下》記載了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景公有愛女,請嫁于晏子,公乃往燕晏子之家。飲酒酣,公見其妻曰:'此子之內子耶?'晏子對曰:'然,是也。'公曰:"嘻,亦老且惡矣!寡人有女少且姣,請以滿夫子之宮。'晏子違席而對曰:'乃此則老且惡,嬰與之居故矣,故及其少且姣也。且人固以壯托乎老,姣托乎惡;彼嘗托,而嬰受之矣。君雖有賜,可以使嬰倍其托乎?'再拜而辭。"齊景公看到晏子的妻子老而醜,想把年輕漂亮的女兒嫁給晏子,晏子嚴辭拒絕了。晏子的這種糟糠之妻不下堂,堅守愛情,不背叛老妻的行為與品德,不僅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殊為難得,就是在今天,也是一種十分可貴的品格。

從《晏子春秋》的內容來看,編者或作者似乎有意突出晏子光輝的一面,極力塑造晏子的正面形象,由此也可以推斷,此書的編者或作者肯定是一個景仰晏子的人。

《晏子春秋》在文學史上也有一定的價值。它以人物為中心,一事一記,各事之間既有聯系又各自獨立,形成一個一個的小故事,這些故事都是為了表現晏子的思想品德。全書可以說是晏子的言論及佚事匯編,統而觀之,又可以看成是一部晏子傳。

此書的第一個突出的文學特點是故事生動,情節曲折,具有很強的可讀性。例如《諫下》中的"二桃殺三士"的故事寫的是齊國的三位勇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因事得罪了晏子,晏子就請求齊景公送兩隻桃子給他們。人多桃少,于是三人論功吃桃。公孫接、田開疆自敘功勞後,認為自己功勞最大,都各自拿走了一隻桃子吃掉了。等到古冶子敘完功勞後,公孫接、田開疆都覺得自己的功勞不如他,但卻都把桃子拿走吃了,覺得羞愧難當,于是舉劍自殺。古冶子看到二人自殺了,自己也覺得內疚,于是也舉劍自殺了。這件事在《晏子春秋》中寫得很詳細具體。事件的緣起、發展、高潮、結局都十厘清楚,富有戲劇性。又如《諫下》中的另一件事:齊景公的寵妾嬰子死了,齊景公很傷心,不吃不喝,大臣們極力勸慰,但都無濟于事。晏子知道這件事後,就對齊景公說,有一位術士能起死回生。齊景公大喜。晏子就讓齊景公到別處去沐浴齋戒。等到齊景公走後,晏子就讓人把嬰子的屍體裝入棺材中埋葬了,然後對齊景公說,術士對嬰子已無能為力,現已把她裝進棺材中埋葬了。齊景公聽了,無可奈何。這件事也寫得十分生動曲折,妙趣橫生。這一類的故事在《晏子春秋》中佔了相當的比重。《晏子春秋》的另一個突出的文學特點是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性格、個性鮮明突出。如上所述,《晏子春秋》的編者或作者是要塑造晏子的正面形象,而且盡量把他塑造得有血有肉,具體可感,因此,運用了細節描寫、個性化的語言和行動、對比等手法來突出晏子的形象。在《晏子春秋》中,晏子不僅是仁人,也是智者,不僅思想道德崇高,堪稱表率,而且具有鮮明的個性。

在《諫上》、《諫下》中,我們看到了晏子的政治家品格:目光遠大,深思熟慮,具有深厚的政治素養,敢于直言勸諫。在其他篇章中,晏子則是以另外一種形象鮮明地凸現在我們面前的。例如《雜下》所載的"晏子使楚"的故事:晏子使楚,以晏子短,楚人為小門于大門之側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儐者更道從大門入。見楚王,王曰:"齊無人耶?"晏子對曰:"臨淄三百閭,張袂成陰,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而在,何為無人?"王曰:"然則子何為使乎?"晏子對曰:"齊命使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王,不肖者使使不肖王。嬰最不肖,故直使楚矣。"

身材矮小的晏子面對著楚王的挑釁,從容應付,臨事不亂。不僅沒有讓楚王佔到半點便宜,而且給了有力的回擊,讓楚王陷入難堪。這則故事充分表現了晏子靈活機智、反應敏捷的特點,同時又表現了他不辱使命,善于應對的外交家才能。《雜下》中有一則記載:"梁丘據謂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晏子曰:'嬰聞之,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嬰非有異于人也,常為而不置,常行而不休者,故(胡)難及也?'"這一段對話則又表現了晏子坦誠、謙虛的態度。《諫上》中的一段記載更為生動:齊景公與晏子、艾孔、梁丘據同遊牛山,齊景公想到人總是要死的,不禁悲從中來,淚流滿面。艾孔、梁丘據也跟著哭起來,隻有晏子在一旁冷笑。齊景公問他為何而笑。晏子說,如果人不會死,就不會輪到你齊景公做國君了,正因為人會死,所以才輪到你。而輪到你時,你就想長生不老,可見你是不仁之人。今"不仁之君見一,諂諛之臣見二,此臣之所以獨竊笑也。"故事中寫了四個人,一笑三哭,笑中可見晏子的正直不阿,哭中可見齊景公的貪婪,艾孔、梁丘據的諂諛拍馬。人物特點、人物性格,以及人物表情躍然紙上。

除了以上兩個突出的特點外,《晏子春秋》還具有語言明白曉暢,手法多以白描為主的特點。書中除了個別的篇章有一些鋪排、誇張的描寫,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樸實簡語的敘述、描寫和對話。語言重在簡潔、明白、傳神,不太在乎辭藻。從上文所舉的眾多例子中,我們不難發現這一特點。此外,《晏子春秋》中的許多語言,特別是晏子所說的話,不僅樸實簡潔,而且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如"為者常成,行者常至"、"有賢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等等。

《晏子春秋》由于其思想非儒非道,所以,自古以來不太被人重視。但是,深入其中,細心閱讀,就會有不少收獲。 其中《晏子春秋~內篇雜下》中的《橘逾淮為枳》,更被傳為經典。

名言選輯

輕死以行禮謂之勇,誅暴不避強謂之力。故勇力之立業,以行其禮也。

徒以勇力立于世,則諸侯行之以國危,匹夫行之以加殘。

國之興,立愛以勸善也,立惡以禁暴也。利于國者愛之,害于國者惡之。故明所愛而賢良眾,明所惡而邪僻滅。

國之將衰,順于己者愛之,逆于己者惡之。故明所愛而邪僻繁,明所惡而賢良滅,離散百姓,危覆社稷。

淫與耳目,不當民務,此聖王之所禁也。

近臣默,遠臣喑(yin),眾口鑠(shuo)金。

刑無罪,夏、商所以滅也。

桀、紂,君誅乎,民誅乎?

民不苟德,福不苟降。

明王不徒立,百姓不虛至。

諸侯並立,能終善者為長;列士並學,能終善者為師。

不能終善者,不遂其君。

上下交離,此三代之所以衰也。

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飢,溫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

人行善者天賞之,行不善者天殃之。

有賢不用,安得不亡?

賞無功謂之亂,罪不知謂之虐。

窮民財力以供嗜欲謂之暴,崇玩好,威嚴擬乎君謂之逆;刑殺不辜謂之賊。此三者,守國之大殃。

君屈民財者不得其利,窮民力者不得其樂。

相賢者國治,臣忠者主逸。

忠不避死,諫不違罪。

國有三不詳。有賢而不知,一不詳;知而不用,二不詳;用而不任,三不詳也。

斂民之哀而以為樂,不詳,非所以國君者。

朝居言責下無言,下無言則上無聞矣。

太山之高,非議石也,累卑然後高。夫之天下者,非用一士之言也。

明君必務正其治,以事利民,然後子孫享之。

生者不得安,命之曰蓄憂;死者不得葬,命之曰蓄哀。蓄憂者怨,蓄者哀危。

諂諛萌通,而賢良廢滅,是以諂諛繁于間,邪行交于國也。

星之昭昭,不若月之曀曀(yi );小事之成,不若大事之廢;君子之非,賢于小人之是也。

君子無禮,是庶人也;庶人無禮,是禽獸也。夫勇多則弒其君,力多則殺其長,然而不敢者,維禮之謂也。

禮者,所以御民也;轡者,所以御馬也。

能安邦內之民者,能服境外之不善;重士民之死力者,能禁暴國邪逆;聽恁賢者,能威諸侯;安仁義而樂利世者,能服天下。不能愛邦內之民者,不能服境外之不善;輕士民之死力者,不能禁暴國之邪逆;愎諫傲賢者之言,不能威諸侯;倍仁義而貪名實者,不能服天下。

道在為人,而失在為己。為人者重,自為者輕。

左右為社鼠,用事者為猛狗,主安得無雍,國安得無患乎?

舉賢官能,則民興善矣。

(察人):無以靡曼辯辭定其行,無以毀譽非議定其身。……通則視其所舉,窮則視其所不為;富則視其所分,貧則視其所不取。

為君厚籍斂而托之為民,進讒諛而托之勇賢,遠公正而托之不順,君行此三者則危。為臣比周以求進,逾職業防下隱利而求多,從君不陳過而求親,人臣行此三者則廢。

若言不用,有難而死之,是妄死也。謀而不從,出亡而送之,是詐偽也。故忠臣也者,能納善于君,不能與君陷于難。

責焉無已,智者有不能給;求焉無饜,天地有不能贍也。故明王之任人,諂諛不邇乎左右,阿黨不治乎本朝。任人以長,不強其短;任人以工,不強其拙。此任人之大略也。

過貧而好大,智薄而好專。貴賤無親焉,大臣無禮焉。尚諂諛而賤賢人,樂簡慢而玩百姓。過無常法,民無經紀。好辯以為智,刻民以為中。流湎而忘國,好兵而忘民。肅于罪誅,而慢于慶賞。樂人之哀,利人之難。德不足以懷人,政不足以惠民。賞不足以勸善,刑不足以防非。亡國之行也。

君得臣而任使之,與言信。必順其令,赦其過。任大臣無多責焉。無以嗜欲貧其家,無信讒人傷其心。家不外求而足,事君不因人而進。則臣和矣。

臨國蒞民,所患者三:忠臣不信,一患也;信臣不忠,二患也;君臣異心,三患也。

為政何患?患善惡不分。

善進,則不善無由入矣;不善進,則善無由入矣。

君子懷不逆之君,居治國之位。君子不懷暴君之祿,不處亂國之位。

傲大賤小則國危,慢聽厚斂則民散。事大養小,安國之器也;謹聽節斂,眾民之術業。

君子之事君也,進步失忠,退不失行。不苟合以隱忠,可謂不失忠;不持利以傷廉,可謂不失行。

意莫高于愛民,行莫高于樂民。意莫下于刻民,行莫下于害民也。

順愛不懈,可以使百姓;強暴不忠,不可以使一人。一心可以事百君,三心部可以事一君。

眾而無義,強而無禮,好勇而惡賢者,禍必及身。

君子有力于民則進爵祿,不辭富貴;無力于民而旅食,不惡貧賤。

樂賢而哀不肖,守國之本也。

下午直辭,上有隱惡;民多諱言,君有驕行。

為地戰者,不能成其王;為祿仕者,不能征其君。

廉者,政之本也;謙者,德之主也。

凡有血氣者,皆有爭心。怨利生孽,維義可以為長存。且分爭者不勝其禍,辭讓者不失其福。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

提要記載

《晏子春秋》·八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

舊本題齊晏嬰撰。晁公武《讀書志》:"嬰相景公,此書著其行事及諫諍之言。"《崇文總目》謂後人採嬰行事為之,非嬰所撰。然則是書所記,乃唐人魏徵《諫錄》、李絳《論事集》之流。特失其編次者之姓名耳。題為嬰者,依托也。其中如王士禎《池北偶談》所摘齊景公圉人一事,鄙倍荒唐,殆同戲劇。則妄人又有所竄入,非原本矣。劉向、班固俱列之儒家中。惟柳宗元以為墨子之徒有齊人者為之,其旨多尚兼愛,非厚葬久喪者。又往往言墨子聞其道而稱之。薛季宣《浪語集》又以為孔叢子詰墨諸條今皆見《晏子》書中,則嬰之學實出於墨。蓋嬰雖略在墨翟前,而史角止魯,實在惠公之時,見《呂氏春秋·仲春記·當染篇》。故嬰能先宗其說也。其書自《史記·管晏列傳》已稱為《晏子春秋》。故劉知幾《史通》稱晏子、虞卿、呂氏、陸賈,其書篇第本無年月,而亦謂之《春秋》。然《漢志》惟作《晏子》,《隋志》乃名《春秋》,蓋二名兼行也。《漢志》、《隋志》皆作八篇,至陳氏、晁氏《書目》乃皆作十二卷,蓋篇帙已多有變更矣。此為明李氏綿眇閣刻本。《內篇》分《諫上》、《諫下》、《問上》、《問下》、《雜上》、《雜下》六篇,《外篇》分上下二篇,與《漢志》八篇之數相合。若世所傳烏程閔氏刻本,以一事而《內篇》、《外篇》復見。所記大同小異者,悉移而夾註《內篇》下。殊為變亂無緒。今故仍從此本著錄,庶幾猶略近古焉。(案《晏子》一書,由後人摭其軼事為之。雖無傳記之名,實傳記之祖也。舊列《子部》,今移入於此。)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