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靈公

晉靈公

晉靈公(前624年―前607年),姬姓,名夷皋,晉文公之孫,晉襄公之子,春秋時期晉國國君,前620年―前607年在位。晉靈公幼年繼位,年長後喜好聲色,寵信屠岸賈,不行君道,荒淫無道,以重稅來滿足奢侈的生活,致使民不聊生。最終遭趙盾、趙穿兄弟殺害。

  • 中文名稱
    姬夷皋
  • 別名
    晉靈公
  • 國籍
    中國 春秋 晉國
  • 民族
    漢族
  • 職業
    晉國 晉靈公

身世

晉襄公之子。姬姓,名夷皋。公元前620年即位,其時年齡尚幼,即好聲色。後來漸長,寵任屠岸賈,不行君道,荒淫無道,以重稅來滿足奢侈的生活致使民不聊生。

行為

晉靈公不行君道,荒淫無道,以重稅來滿足奢侈的生活(厚斂以彫牆)。他在高台上用彈弓射行人,觀看他們躲避彈丸的樣子,看到他們躲藏的樣子就很高興。還有一次因為熊掌一不小心沒燉爛,就把廚師殺掉,把屍體裝到筐子裏讓宮女拿去扔掉。大臣趙盾多次勸諫,晉靈公感到很反感,暗中派刺客鉏麑刺殺趙盾。鉏麑卻感嘆趙盾忠君愛民,自己一頭撞樹而死。晉靈公又設宴招待趙盾,暗中埋伏士兵,打算趁機殺死他。趙盾的車右提彌明得知此事,趕忙跑到宮殿,扶著趙盾退下。靈公唆使一條狗來咬趙盾,提彌明把狗殺死,提彌明後來被士兵所殺。前607年趙穿攻靈公於桃園,趙盾派趙穿往周迎公子黑臀,是為晉成公,太史董狐寫道,“趙盾弒其君,以示於朝。”

好狗

明代劉基鬱離子》記載:晉靈公好玩狗,在曲沃專門修築了狗圈,給它穿上綉花衣。頗受晉靈公寵愛的人屠岸賈因為看晉靈公喜歡狗,就用誇贊狗來博取靈公的歡心,靈公更加崇尚狗了。一 天夜晚,狐狸進了絳宮,驚動了襄夫人,襄夫人非常生氣, 靈公讓狗去同狐狸搏鬥,狗沒獲勝。屠岸賈命令虞人(看山林的)把捕獲的另外一隻狐狸拿來獻給靈公 說:“狗確實捕獲到了狐狸。”晉靈公高興極了,把給大夫們吃的肉食拿來喂狗,下令對國人說:“如有誰觸犯了我的狗,就砍掉他的腳。”于是國人都害怕狗。狗 進入市集奪取羊、豬而吃,吃狍了就拖著回來,送到屠岸賈的家裏,屠岸賈由此獲大利。大夫中有要說某件事的,不順著屠岸賈說,那麽狗就群起咬他。趙宣子將要 進諫,狗阻止並把他拒之門外,不能進入。

過了幾天,狗闖進御苑吃了靈公的羊,屠岸賈欺騙靈公說:“這是趙盾的狗偷吃的。”晉靈公發怒派人殺趙盾,國人救了他,宣子逃往秦國。趙穿趁大家怒恨、指責屠岸賈,便殺了他,接著又在桃園殺了晉靈公。晉靈公的狗在國內四處逃散,國人把它們全部捕獲並煮了。君子說:“太 壞了,屠岸賈真是小人啊, 他別有用心地稱譽狗來蠱惑君心,最終喪命並禍及君王,憑榮寵怎麽可靠呢!

劉基評論說:人們常說這樣的話:‘蠹蟲食木,木盡則蟲死。’那就如同晉靈公的狗的下場一樣啊。”

原文

晉靈公好狗,築狗圈于曲沃,衣之綉。嬖人屠岸賈因公之好也,則誇狗以悅公,公益尚狗。

一夕,狐入于絳宮,驚襄夫人,襄夫人怒,公使狗搏狐,弗勝。屠岸賈命 虞人取他狐以獻,曰:“狗實獲狐。”公大喜,食狗以大夫之俎,下令國人曰:“有犯吾狗者刖之。”于是國人皆畏狗。

狗入市取羊、豕以食,飽則曳以歸屠岸賈 氏,屠岸賈大獲。大夫有欲言事者,不因屠岸賈,則狗群噬之。趙宣子將諫,狗逆而拒諸門,弗克入。他日,狗入苑食公羊,屠岸賈欺曰: “趙盾之狗也。”公怒使 殺趙盾,國人救之,宣子出奔秦。趙穿因眾怒攻屠岸賈,殺之, 遂弒靈公于桃園。狗散走國中,國人悉擒而烹之。君子曰:“甚矣,屠岸賈之為小人也,繩狗以蠱 君,卒亡其身以及其君,寵安足恃哉!人之言曰:‘蠹蟲食木,木盡則蟲死’, 其如晉靈公之狗矣。”

注解

① 晉靈公:春秋時晉國國君,公元前620年至公元前607年在位。

② 曲沃:地名,山西曲沃縣。

③ 嬖(bi)人:受寵愛的人。《左傳•隱公三年》:“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

④ 絳(jiang):晉都,在曲沃西南。

⑤ 俎(zu):古代切割肉所用的鑽板,引申為肉食。

⑥ 刖(yue):斷足,古代一種酷刑。《史記•魯仲連鄒陽列傳》:“昔卞和獻寶,楚王刖之。”

⑦ 趙宣子:即趙盾,春秋時為晉國執政。晉靈公十四年(前607),避靈公殺害出走,未出境,其族人趙穿殺死靈公。他回來擁立晉成公,繼續執政。

⑧ 弒(shi):古代稱地位在下的人殺死地位在上的人。

⑨ 繩(sheng):稱譽。《左傳•庄公十四年》:“蔡哀侯為莘故,繩息媯以語楚子。”杜預註:“繩,譽也。”孔穎達疏:“字書‘繩’作‘譝’字,從‘言 ’,訓為‘譽’。”《逸周書•皇門》:“乃維有奉狂夫, 是陽是繩,是以為上,是授司事于正長。”《呂氏春秋•古樂》:“周公旦乃作詩曰:‘文王在上, 于昭于天。周雖舊邦,其命維新。’以繩文王之德。”高誘註:“繩,譽也。”清•王韜《淞濱瑣話•畫船紀艷》:“[二仰山人]平章花月,眼界頗高,

獨屢繩觀鳳之 美于倚玉生。”

殘暴

左傳•宣公二年》記載說:晉靈公不遵守做國君的規則,大量征收賦稅來滿足奢侈的生活。他從高台上用彈弓射行人,觀看他們躲避彈丸的樣子。廚師沒有把熊掌燉爛,他就把廚師殺了,放在筐裏,讓官女們用頭頂著經過朝廷。大臣趙盾和士季看見露出的死人手,便詢問廚師被殺的原因,並為晉靈公的無道而憂慮。他們打算規勸晉靈公,士季說:“如果您去進諫而國君不聽,那就沒有人能接著進諫了。讓我先去規勸,他不接受,您就接著去勸。”士季去見晉靈公時往前走了三次,到了屋檐下,晉靈公才抬頭看他,並說:“我已經知道自己的過錯了,打算改正。”士季叩頭回答說:“哪個人能不犯錯誤呢,犯了錯誤能夠改正,沒有比這更大的好事了。《詩•大雅•蕩》說:‘事情容易有好開端,但很難有個好結局。’如果這樣,那麽彌補過失的人就太少了。您如能始終堅持向善,那麽國家就有了保障,而不止是臣子們有了依靠。《詩•大雅•烝民》又說:‘天子有了過失,隻有仲山甫來彌補。’這是說周宣王能補救過失。國君能夠彌補過失,君位就不會失去了。”

可是晉靈公並沒有改正。趙盾又多次勸諫,使晉靈公感到討厭,晉靈公便派鉏麑去刺殺趙盾。鉏麑一大早就去了趙盾的家,隻 見臥室的門開著,趙盾穿戴好禮服準備上朝,時間還早,他和衣坐著打噸兒。鉏麑退了出來,感嘆地說:“這種時候還不忘記恭敬 國君,真是百姓的靠山啊。殺害百姓的靠山,這是不忠;背棄國君的命令,這是失信。這兩條當中佔了一條,還不如去死!”于是, 鉏麑一頭撞在槐樹上死了。

秋天九月,晉靈公請趙盾喝酒,事先埋伏下武士,準備殺掉趙盾。趙盾的車右提彌明發現了這個陰謀,快步走上殿堂,說: “臣下陪君王宴飲,酒過三巡還不告退,就不合禮儀了。”于是他扶起趙盾走下殿堂。晉靈公喚了出猛犬來咬趙盾。提彌明徒手上前搏鬥,打死了猛犬。趙盾說:“不用人而用狗,雖然凶猛,又有什麽用!”他們兩人與埋伏的武士邊打邊退。結果,提彌明為趙盾戰死了。

當初,趙盾到首陽山打獵,住在翳桑。他看見有個叫靈輒的人餓倒了,便去問他的病情。靈輒說:“我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 趙盾給他東西吃,他留下了一半。趙盾問為什麽,靈輒說:“我給別人當奴僕三年了,不知道家中老母是否活著。現在離家近了,請 讓我把留下的食物送給她。”趙盾讓他把食物吃完,另外給他準備了一籃飯和肉,放在口袋裏給他。後來靈輒做了晉靈公的武士,他 在搏殺中把武器倒過來抵擋晉靈公手下的人,使趙盾得以脫險。趙盾問他為什麽這樣做,他回答說:“我就是在翳桑的餓漢。”趙盾 再問他的姓名和住處,他沒有回答就退走了。趙盾自己也逃亡了。

九月二十六日,趙穿在桃園殺掉了晉靈公。趙盾還沒有走出國境的山界,聽到靈公被殺便回來了。晉國太史董狐記載道:“趙 盾殺了他的國君。”他還把這個說法拿到朝廷上公布。趙盾說: “不是這樣。”董狐說:“您身為正卿,逃亡而不出國境,回來後又不討伐叛賊,不是您殺了國君又是誰呢?”趙盾說:“啊!《詩》中 說:‘我心裏懷念祖國,反而給自己留下憂傷。’這話大概說的是我吧。”

孔子說:“董狐是古代的好史官,記事的原則是直書而不隱諱。趙盾是古代的好大夫,因為史官的記事原則而蒙受了弒君的惡名。 可惜啊,如果他出了國境,就會避免弒君之名了。”

趙盾派趙穿到成周去迎接晉國公子黑臀,把他立為國君。十月初三,公子黑臀去朝拜了武公廟。

原文

晉靈公不君①:厚斂以雕牆(2);從台上彈人,而觀其闢丸也;宰夫胹熊蹯不熟③,殺之,置諸畚(4),使婦人載以過朝⑤。趙盾、士季見其手(6),問其故,而患之。將諫,士季曰:“諫而不入(7),則莫之繼也。會請先,不入,則子繼之。”三進,及溜(8),而後視之,曰:“吾知所過矣,將改之。”稽首而對曰:“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9)。’夫如是,則能補過者鮮矣。君能有終,則社稷之固也,豈惟群臣賴之(10)”。又曰:‘袞職有闕,惟仲山甫補之(11)。,能補過也。君能補過,袞不廢矣(12)。”

猶不改。宣子驟諫(13),公患之,使鉏麑賊之(14)。晨往,寢門闢矣(15),盛服將朝(16)。尚早,坐而假寐(17)。麑退,嘆而言曰:“不忘恭敬,民之主也(18)。賊民之主,不忠;棄君之命,不信。有一于此,不如死也!”觸槐而死。

秋九月,晉候飲趙盾酒(19),伏甲(20),將攻之。其右提彌明知之(21), 趨登(22),曰:“臣侍君宴,過三爵(23),非禮也。”遂扶以下。公嗾夫獒焉(24)。明搏而殺之。盾曰:“棄人用犬,雖猛何為!”鬥且出。提彌明死之(25)。

初,宣子田于首山(26),舍于翳桑(27)。見靈輒餓(28),問其病。曰: “不食三日矣!”食之(29),舍其半。問之。曰:“宦三年矣(30)”,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請以遺之(31)。”使盡之,而為之簞食與肉(32),置諸橐以與之(33)。既而與為公介(34),倒戟以御公徒,而免之。問何故,對日:“翳桑之餓人也。”問其名居,不告而退。遂自亡也。

乙醜,趙穿攻靈公于桃園(35)。宣子未出山而復。大史書曰(36): “趙盾弒其君。”以示于朝。宣子曰:“不然。”對曰:“子為正卿, 亡不越竟,反不討賊(37),非子而誰?”宣子曰:“烏呼(38)!《詩》曰:‘我之懷矣,自詒伊戚(39)。’其我之謂矣。”

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40)。趙宣子,古之良大夫也,為法受惡(41)。惜也,越境乃免。”

宣子使趙穿逆公子黑臀于周而立之(42)。壬申,朝于武宮(43)。

注解

①晉靈公:晉國國君,名夷皋,文公之孫,襄公之子。不君:不行君道。 ②厚斂:加重征收賦稅。雕牆:裝飾牆壁。這裏指修築豪華宮室,過著奢侈的生活。 ③宰夫:國君的何師。胹(er):煮,燉。熊蹯(fan):熊掌。 ④畚(ben):筐簍一類盛物的器具。⑤載:同“戴”,用頭頂著。 (6)趙盾:趙衰之子,晉國正卿。士季:士為之孫,晉國大夫,名會。 (7)不入:不採納,不接受。(8)三進:向前走了三次。及:到。溜:屋檐下滴水的地方“。 (9)這兩句詩出自《詩•大雅•蕩》。靡:沒有什麽。初: 開端。鮮:少。克:能夠。終:結束。(10)賴:依靠。 (11)這兩句詩出 自《詩•大雅•傑民》。袞(gun):天子的禮服,借指天子,這裏指周宣王。 闕:過失。仲山甫:周宣王的賢臣。(12)袞:指君位。 (13)驟:多次。 (14)鉏麑(chu ni):晉國力士。賊:刺殺。(15)闢:開著。(16)盛服:穿戴好上朝的禮服。 (17)假寐:閉目養神,打盹兒。(18)主:主人,靠山。 (19)飲(yin):給人喝。(20)伏:埋伏。甲:披甲的士兵。(21)右:車右。提彌明:晉國勇士,趙盾的車右。 (22)趨登:快步上殿堂。(23)三爵:三巡。爵:古時的酒器。 (24)嗾(sou):喚狗的聲音。獒(ao):猛犬。(25)死之:為之死。之:指趙盾。(26)田:打獵。首山:首陽山,在今山西永濟東南。 (27)舍,住宿。翳(yi)桑:首山附近的地名。(28)靈輒:人名,晉國人。 (29)食(si)之:給他東西吃。(30)宦(huan):給人當奴僕。 (31)遺(wei):送給。(32)簞(dan):盛飯的圓筐。食:飯。 (33)橐(tuo):兩頭有口的口袋,用時以繩扎緊。(34)與:參加,介:甲指甲士。 (35)趙穿:晉國大夫,趙盾的堂兄弟。(36)大史:太史,掌紀國家大事的史官。這裏指晉國史官董狐。書:寫。(37)竟:同“境”。賊: 弒君的人,指趙穿。 (38)烏呼:感嘆詞,同“嗚呼”,啊。(39)懷:眷戀。 詒:同‘貽”,留下。伊,語氣詞。(40)良史:好史官。書法:記事的原則. 隱:隱諱,不直寫。 (41)惡:指弒君的惡名,(42)逆:迎,公子黑臀:即晉成公,文公之子,襄公之弟,名黑臀,(43)武宮:晉武公的宗廟,在曲沃。

後人評價

不知道是否有心理學家專門研究過歷史上的暴君的心理,這種研究肯定很有意思。在平常人看來,暴君們的言行舉止都有些 異乎尋常,按正常人來說是匪夷所思的。比如,夏桀的寵姬妹喜 愛聽裂帛聲,建造過“酒池肉林”;商紂王的酷刑“金瓜擊頂”、 “炮烙”、“蠆盆”、做人的肉羹。活剖孕婦等等。

晉靈公彈射路人、殺廚子遊屍的舉動,僅僅用一般的殘暴、狠是難以說明的,恐怕總有些變態心理,或者歇斯底裏症一類的 精神病,才能解釋他的怪癖行徑。如果真是這樣,除了治病、關 進瘋人院之外,沒有任何辦法讓他改邪歸正,或者像趙穿那樣,將 其殺掉,以免危害更多的人。

中國傳統政治製度致命的痼疾就在于,無論所滑的“天子”多 麽愚笨、痴呆,無論多麽殘暴、缺德,無論多麽變態。病入膏育, 都是“神聖”的,不可冒犯的,不可彈劾討伐的,否則,便會犯 下各種“罪行”:欺君,褻讀,犯上作亂,直至弒君。而且,這些 罪行都是彌天大罪,不可赦免,甚至可以誅滅九族。

至今想起這些,依然讓人不寒而傈、切齒痛恨!天子也不過 是吃人飯拉人屎的家伙,說不定智商還很低,憑什麽就可以騎在 千萬人的頭頂上拉屎撒尿,作威作福?他們憑什麽就能比百姓聰 明能幹。具備當“領袖”的才能,如果說這世上真有什麽天才的 話,多半也沒有那些享盡人間榮華富貴。驕橫得不可一世的“天子”們的份兒。

雖然有此痼疾,但讓人感嘆不已的是,無論在那個時代,隻 要有昏情殘暴的暴政。苛政存在,就有敢于諍言直諫的義士出現, 並有敢于弒君的勇士出現,前者如趙盾,後者如趙穿。他們明知 自己的行為將要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甚至還包括以自己親人 的生命為代價,依然大義凜然,慷慨陳詞,視死如歸。

這些詞語,隻有用在這些義士、勇士身上才是沉甸甸的、擲 地有聲的、名實相符的。

其實,敢于直諫、敢于弒暴君,已遠不止是一種一時沖動的 個人行為,更不是宗教信徒的迷狂。它是一種非常清醒的、理智 的選擇,是不得不如此的抉擇。有時,明知暴君不可理喻,有時 明知自己的行動無異于以卵擊石,自投羅網,如荊軻刺秦臨行前所唱:“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但是,它們所體現的是一種精神,是一種具有普遍意義的永恆的正義,即決不向殘暴專製、黑暗腐朽屈膝讓步的決心。

正如希臘神話傳說中的西西弗斯明知自己推上山的巨石要滾下來一樣,依然堅持不懈地推下去。人類的精神和行動的意義,就在過程之中顯示了出來,結果則是次要的了,甚至並不重要了。

面對殘暴和死亡而敢于挺身而出,這種行為表示了一種嚴正 的抗議,表示了一種不屈的精神。翻看歷史,這種抗議和精神從來就沒有中斷過,就好比光明和黑暗從來都是相隨相伴,哪一方 都沒有消失過一樣。也許,光明和黑暗永遠都會這麽抗衡下去,直到人類不再存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