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朝

晉朝

晉朝(265—420年),是中國歷史上九個大一統朝代之一,分為西晉與東晉兩個時期。它上承三國,下啓南北朝,屬于六朝之一。265年司馬炎自立為皇帝,國號晉,定都洛陽,史稱西晉,280年滅東吳,完成統一。此後是綿延16年的“八王之亂”。晉愍帝遷都長安,316年滅西晉,建立了十六個國家,史稱“五胡亂華”。317年,晉室南渡,司馬睿在建鄴建立東晉,東晉曾多次北伐。383年東晉與前秦淝水之戰後得到暫時鞏固。兩晉時期少數民族遷至中原,加強了民族融合,北人南遷,開發了江南地區。兩晉總歷時一百五十六年。420年,劉裕建立宋,東晉滅亡。
  • 中文名稱
    晉朝
  • 外文名稱
    The Tsin Dynasty
  • 簡稱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洛陽,建康
  • 主要城市
    建康,洛陽,幽州
  • 官方語言
    雅言
  • 貨幣
    圓形方孔錢
  • 政治體製
    門閥世族政治
  • 國家領袖
    司馬炎,司馬睿,司馬昭
  • 人口數量
    3500萬(300年),1746萬(五世紀初)
  • 主要民族
    漢族,鮮卑,匈奴,羯
  • 主要宗教
    佛教、道教
  • 主要事件
    五胡亂華,八王之亂,淝水之戰
  • 政治體系
    君主製
  • 選官製度
    九品中正製
  • 國土面積
    543萬km²(281年),302萬km²(417年)
  • 軍事製度
    世兵製
  • 行政區劃
    州製

百科名片

晉朝(265—420年),是中國歷史上九個大一統朝代之一,分為西晉東晉兩個時期。它上承三國,下啓南北朝,屬于六朝之一。265年司馬炎自立為皇帝,國號大晉,定都洛陽,史稱西晉,280年滅東吳,完成統一。此後是綿延16年的“八王之亂”。晉愍帝遷都長安,316年滅西晉,建立了十六個國家,史稱“五胡亂華”。317年,晉室南渡,司馬睿在建鄴建立東晉,東晉曾多次北伐。383年東晉與前秦淝水之戰後得到暫時鞏固。兩晉時期少數民族遷至中原,加強了民族融合,北人南遷,開發了江南地區。兩晉總歷時一百五十六年。420年,劉裕建立宋,東晉滅亡。

晉朝

基本簡介

司馬昭去世後,魏鹹熙二年十二月丙寅(公元266年2月8日),司馬炎接受魏元帝禪讓,即位為帝,國號大晉,建都洛陽,史稱西晉。丞相、疏族琅琊王司馬睿受到王氏和中朝勛臣的一致擁戴,317年三月在建業承製改元,即晉王位,改建業為建康,史稱東晉。[3]兩晉共傳十五帝,共一百五十五年。司馬氏在三國時期為曹魏世族,高平陵事變後掌握魏國政權。265年,司馬炎逼迫魏元帝曹奐禪位,國號大晉,即晉武帝。280年,西晉滅孫吳而統一天下,但是和平穩定的局面隻維持了短短的十幾年。晉惠帝繼位後朝廷漸亂,領有軍權的諸王紛紛爭權,史稱八王之亂。晉朝元氣大傷後,內遷的諸民族乘機舉兵,造成五胡亂華的局面,大量百姓與世族開始南渡。316年,西晉滅亡,北方從此進入五胡十六國時期。

晉武帝太康四年晉武帝太康四年

317年,晉朝宗室司馬睿于建康稱帝,東晉建立,據有中國南方的領土。中原的世族及平民陸續南遷,形成中國北方僑民和南方土著聚居的局面。東晉初期,王導等人採取鎮之以靜策略,穩定局勢。皇權衰落,朝廷大權主要由世族掌握,由于軍權外重內輕,朝廷控製力弱,不少方鎮心懷野心,先後發生了王敦之亂、蘇峻之亂及桓溫專政。雖然部分士族當權者有恢復之心,前後發動幾次北伐,但是朝廷擔心野心家借此擴張勢力,大多消極支持。

383年,前秦出動舉國之師,意圖滅亡東晉。面對亡國之禍,東晉君臣一心,憑借淝水決戰奠定勝局。謝玄等將領乘勝追擊,成功的收復大批失土,致使前秦崩解,引發了北方軍事和政治格局的變化。然而,東晉後期又發生朋黨相爭及桓玄作亂。平民負擔沉重,又發生叛亂亂。譙縱在蜀地自立。最後劉裕崛起,平定諸亂,憑借軍事力量奪得帝位,進入了南北朝時期。

晉朝的政治體製為世族政治,政治製度由漢代的三公九卿製走向晉朝的三省製,是隋唐的三省六部製的基礎[19]。司馬氏原為曹魏世族,高平陵事變後掌握魏國大權;司馬炎建立晉朝後統一中國,施行的政策雖然造就了太康盛世的短暫和平繁榮,但沒有徹底解決浮華奢侈的社會問題及貪污腐敗的政治風氣。由于施行偃武修文的國策以及諸王、外戚相互爭權,造成八王之亂而西晉于元氣大傷[20]。

經濟方面,東晉庄園經濟佔據的比例比西晉更大。由于農業技術提升等因素,在僑姓世族與吳姓世族密集開發下,江南獲得全面發展而繁榮興盛,中國的經濟中心也逐漸南移,後來才有大運河的出現。此外,手工業商業方面也有長足進步。       晉朝雖為漢末以來中國文化中衰之時期,但在哲學、文學、藝術、史學、科技等等方面也有新的發展。兩晉的文化走向多元發展,是一個文化開創、沖突又融合的時代,由于儒教獨尊的地位被打破,哲學、文學、藝術、史學及科技紛紛出現革新,有些成為獨立的學問。當代思想有由本土發展的玄學、道教及由印度東傳的佛教,士大夫紛紛盛行清談。由于邊疆民族帶來草原文化,東晉則擁有中原文化及江南文化,雙方逐漸展開文化交流或民族融合。漢代以前,政治主權完全在華夏族,而他族則作為被統治者而同化,漢代以後,政治主權不全在華夏族,而他族或以征服華夏族者而同化,邊疆民族帶來的草原遊牧文化也融于中原文化。時天下大亂,士族文人多不以道義為重,儒學中衰。曠達之士,目擊衰亂,不甘隱避,則托為放逸,遂開清談之風。晉室之興,世亂未已,向秀之徒,益尚玄風。玄學與印度東傳之佛教交匯,中國文化逐漸轉變為儒釋道融合之狀況。

歷史

司馬氏起源

《晉書》雲︰司馬氏其先出自帝高陽之子重黎,為夏官祝融,歷唐、虞、夏、商,世序其職。及周,以夏官為司馬。其後程柏休父,周司馬懿宣王時,以世官克平徐方,錫以官族,因而為氏。楚漢間,司馬仰為趙將,與諸侯伐秦。秦亡,立為殷王,都河內。漢以其地為郡,子孫遂家焉。自仰八世,生征西將軍鈞,字叔平。鈞生豫章太守量,字公度。量生潁川太守俊,字元異。俊生京兆尹防,字建公。帝(司馬懿)即防之第二子也。

如司馬朗、司馬懿及司馬孚等兄弟共八人,時人稱“八達”。其中司馬懿具有政治及軍事才略,在曹魏後期抵御蜀漢北伐及平定遼東,成為了魏國重臣。239年魏明帝去世,司馬懿與曹爽受遺共同輔政,但司馬懿被曹爽架空。249年發生高平陵事變,司馬懿重奪政權,至此司馬氏開始專政。在司馬懿去世後,其子司馬師及司馬昭逐漸鞏固司馬氏的勢力。此期間發生三次嚴重的內亂和割據戰爭,史稱淮南三叛,皆被平定,司馬氏逐步掌握了執政權。

統一天下

魏滅蜀之戰晉滅吳之戰263年,司馬昭為了建立赫赫軍功,統一中國,結束中國分裂,命鍾會、鄧艾及諸葛緒率軍伐蜀[30-31],蜀漢主將姜維阻敵于劍閣[32]。最後鄧艾經陰平直襲涪城,進逼成都劉禪見大勢已去而投降,蜀漢滅亡[31][33],[12]史稱魏滅蜀之戰。及後鍾會、姜維意圖叛變,但被司馬昭立即平定。司馬昭勝利後稱晉王,但不久去世。其子司馬炎繼立後于265年建立晉朝 改元泰始,是為晉武帝,定都洛陽,史稱西晉[34]。[35]晉武帝施行了一系列進步政策增強國力,發展生產。此時孫吳局勢混亂,吳帝孫皓不修內政又窮極奢侈,民心不附[37]。270年河西鮮卑領主禿發樹機能叛[38],次年匈奴劉猛也隨之出關。 272年司馬炎又派何楨招降李恪平定劉猛叛亂。274年陸抗去世,275年司馬炎釋放奴婢替代士兵屯田,樹機能歸降,拓跋部沙漠汗出使晉朝,馬循平定鮮卑[2]。為了防御吳國,司馬炎派羊祜鎮守襄陽與吳將陸抗對峙[39],派王浚于益州大造船艦。276年羊祜提議伐吳,遭群臣反對而作罷。277年樹機能復叛,司馬駿帥文鴦等敗樹機能,降鮮卑二十萬[38]。沙漠汗被鮮卑舊貴族殺害,衛瓘平定拓跋部內亂。278年羊祜病故,臨終推薦杜預鎮守荊州。此時司馬炎派馬隆前往涼州平叛,禿發部眾殺樹機能降。279年西北之亂始平,王浚、杜預上書司馬炎,認為是伐吳的時候了,賈充、荀勖等認為西北未定而反對[40]。最後司馬炎決定于該年12月進攻吳國,史稱晉滅吳之戰。他以賈充為大都督[40],上遊王浚、唐彬軍、中遊杜預、胡奮、王戎軍、下遊王渾、司馬胄軍多路並進。于280年逼近業,孫皓見大勢已去而投降,孫吳滅亡,西晉統一天下,三國時期結束[34]。[35]

世族興起

士族晉朝建立後,曹魏時期壓抑的世族在司馬懿及陳群羽翼下抬頭[8],當時出名的世族有琅玡王祥、滎陽鄭沖、陳國何曾、臨淮陳騫潁川荀顗、荀勛、河東衛瓘、河東斐秀、太原王渾、泰山羊祜、河內山濤、京兆杜預等。曹魏時期的清談,到晉代時許多士大夫紛紛效仿,形成一批置身功名利祿又求出世隱遁的士大夫[20]。朝政方面,晉朝在歷史上首先建立了門下省,三省製度完善,並且在277年創 建了國子學。由于諸臣在“平吳”與“立嗣”等議題上發生爭執,使得黨派形成。以侍中任愷為首張華、庾純、溫顒、向秀、和嶠等一派,與尚書令賈充為首楊珧王恂、華廙等為一派相對立,在立嗣上諸臣爭執更劇。當時太子司馬衷昏庸無能,武帝之弟齊王司馬攸較仁孝慧敏。司馬駿、衛瓘、和嶠等主張廢衷立攸,但遭楊皇後和賈充、荀勖等人反對。最終晉武帝仍然不能舍子立弟,遣返司馬攸回其封國,齊王憂病而死[20]。[35][41-42]軍事方面,西晉立國後,武帝分封諸王,于277年遣諸王就國,其中一些都督諸州軍事。如汝南王亮督豫州、楚王瑋督荊州。統一後,為避免東漢末期諸州割據再度發生,武帝裁撤州郡兵,解除天下武備。分封諸王與去州郡兵是避免權臣專政及地方,顯示天下太平。《晉書》山濤傳:大郡武吏百人,小郡有武吏五十人,職官志:大國守土百人、次國八十人、小國六十人,整個中原沒有常備軍防御[43]。盡管諸侯王名義上可以建立千人的部隊,鎮守本國,但是晉朝實際沒有出現諸侯割據,《晉書》地理志:王不之國,官于京師[44-45]。諸王都留居京城,直到琅玡王南渡整個江南沒有諸侯王鎮守。[35][41-42]

賈後亂政

晉惠帝、賈南風290年晉武帝去世,晉惠帝繼位[9],外戚楊駿托孤輔政[40],出汝南王鎮守許昌。野心勃勃的皇後賈南風幹政  

賈南風[46]

。當時楊駿執政,與賈後對立,楊駿為了鞏固自身勢力,任命其親信掌管禁軍,此舉使宗室諸王與某些大臣不滿。291年賈後藉由楚王司馬瑋除去楊駿及其勢力[47],任命汝南王亮與衛瓘掌政[47-48]。不久賈後利用楚王瑋與汝南王亮不合去除汝南王亮及衛瓘,再以偽詔殺楚王瑋,任命張華、裴頠及賈模等人掌政[47-48]。至此賈後奪權成功。所幸張華等人同心協力,盡忠職守,政局得以穩固。此時關中羌氐叛,294年匈奴郝散叛,不久平定。296年其弟郝度元以齊萬年為首,聯合西北馬蘭羌、盧水胡叛變。299年齊萬年之亂平定。江統和郭欽都曾建議將胡族強製遷離,他所著《徙戎論》提出更完整的主張,晉室施行了優待少數民族的政策,代替過去的強製遷徙,但是沒有對有野心的分裂貴族採取遷徙和防範措施[20]。[35][41-42]由于太子司馬遹非賈後親生[46],賈後意圖廢除。300年太子被賈後污篾謀反,被廢。趙王司馬倫採孫秀計,挑撥賈後殺掉太子。而後趙王倫聯合齊王司馬冏以替太子報仇為由發兵去除賈後及其黨羽,趙王倫專政[49]。[35][41-42]

八王之亂

八王之亂301年,趙王倫自立為帝,改元建始,惠帝退位為太上皇。三月,齊王冏、河間王司馬顒、成都王司馬穎三王聯合常山王司馬乂(後封長沙王)伐趙王倫。五月去除趙王倫及其黨羽,惠帝  

八王之亂[50]

復位,齊王冏專政。302年成都王穎及河間王顒派軍討伐齊王冏,長沙王乂聯合宮廷將領于京城洛陽回響。齊王冏及其黨羽被除,長沙王乂掌政,被外戚羊玄之遙控[20]。[35][41-42]303年成都王穎聯合河間王顒率軍攻擊洛陽,討伐羊玄之等人,但被長沙王乂屢屢擊敗。304年初洛陽城缺糧,宮廷將領逼東海王奏免長沙王乂,開城投降。長沙王乂被河間王顒將領張方殺害,成都王穎迫惠帝立其為皇太弟,河間王顒為太宰,東海王越為尚書令。成都王穎勝利後,班師返鄴,政治中心北移[49]。而後宮廷將領陳軫集結各方兵力,挾惠帝討伐成都王穎。最後失敗,晉惠帝被俘,東海王越逃至其封國東海(今山東郯城北),河間王顒將領張方佔領洛陽。但不久東海王越的親弟並州刺史東瀛公司馬騰及幽州刺史王浚聯合異族鮮卑、烏桓等 勢力擊敗成都王穎。張方挾晉惠帝逃至洛陽,擁有關中及洛陽的河間王顒與東海王和解,最後成都王穎被廢,河間王顒改立司馬熾為皇太弟[49]。305年東海王越在山東再次起兵,西向進攻關中。306年東海王越攻入長安。河間王顒和成都王穎敗走,司馬模佔領長安。東海王越迎惠帝還洛陽,隨後成都王被害,晉惠帝病死,豫章王司馬熾繼位,是為晉懷帝,由東海王司馬越專政。八王之亂至此結束。

五胡亂華

永嘉之亂五胡亂華衣冠南渡天災人禍,少數民族又受到當時士族統治者極端壓迫,內遷諸民族乘機舉兵紛紛尋求獨立謀生,造成五胡亂華[51-52],永嘉亂後士族百姓紛紛南渡自保。其中“能建邦命氏成為戰國者”有十六國,分別是:①成漢、②前趙(漢趙)、③後趙、④前燕、⑤前秦、⑥前涼、⑦後燕、⑧後秦、⑨西秦、⑩後涼、⑾南涼、⑿南燕、⒀西涼、⒁北涼、⒂大夏、⒃北燕。後世由此統稱16國諸多列國的那段混亂時期為五胡十六國時期[53]。[41][54]五胡亂華前北方外族分布圖,當時外族有匈奴、鮮卑、盧水胡烏桓巴人高句麗人。八王之亂期間,地方 勢力不斷膨脹,少數民族中的分裂分子陸續叛變,氐族李雄在益州逐漸勢大,于304年稱王,兩年後稱帝,國號成,與羅尚在巴郡對峙。304年司馬穎遭王浚和司馬騰圍攻,遣匈奴領袖劉淵回並州發兵支援,劉淵乘機宣布獨立。308年劉淵稱帝,國號漢,割據山西西南部。由于晉朝在中原解除武備,無力平定叛亂,加上嚴重的自然災害,嚴重動搖了統治基礎。晉室在八王之亂後面臨一場覆亡危機[53]。[41][54]劉淵為了要擴充版圖,遣子劉聰攻打洛陽,多次被擊敗。石勒及王彌掠奪關東各州,石勒吞並王彌,脫離劉淵轉戰南下[56]。310年劉淵去世,劉聰殺新帝劉和自立為帝。同年,石勒經宛城、襄陽,掠奪江漢一帶,隔年北返。當時關東又有蝗災,洛陽缺糧,鮮卑拓跋部猗盧等欲派兵防御洛陽,司馬越以無糧推辭,並率朝中重臣及諸將東討石勒,懷帝困于洛陽。311年晉懷帝與司馬越的矛盾爆發[57],密詔苟晞伐之,隨後司馬越病逝,王衍率軍歸葬封國。當他東行至苦縣(今河南鹿邑縣)時,遭石勒襲擊,晉軍精銳受屠盡亡,重臣降後被殺。此時洛陽空虛,被劉聰、王彌兵攻破,殺害官員百姓三萬餘人,擄走晉懷帝,史稱“永嘉之禍”[57]。313年晉懷帝被殺,晉愍帝于長安繼立帝位,劉聰派劉曜持續攻打。316年晉愍帝投降,最後受辱被殺,至此西晉亡[53]。而後,各族陸續在北方建立國家,史稱“五胡十六國”。[41][54]西晉亡後,在北方尚有多個忠于晉朝的地區,即並州北部劉琨、幽州段匹磾、冀州的邵續、青州的曹嶷、徐龕;東北還有慕容廆、段眷;北方還有代王;西北涼州還有張氏集團。然而,並州劉琨先被石勒擊潰,投靠幽州段匹磾。段匹磾則奉東晉王敦密令將劉琨處死,之後段匹磾也被石勒擊敗。劉聰死後,部將分裂[58],叛逃的多達二十萬戶,晉軍也一度攻打到離其都城不遠的絳縣,靳準殺劉粲,建立晉藩天王製度,向晉朝臣屬,不久遇害。石勒佔領了河東,劉曜也拋棄漢旗號[59],兩人都自立為趙國劉曜載記:在涼州張寔去世之後,其弟張茂向前趙的劉曜稱臣(張軌傳記載張茂未降並打敗了劉曜)。與晉朝對立的三個割據勢力,在當時佔領了晉朝五分之一的國土。

建立東晉

五馬渡江

明朝人所繪晉元帝司馬睿像[60]

317年西晉滅亡後,司馬睿在建康重建大晉朝,謚號為晉元帝,史稱東晉[61]。但晉廷穩定後大量引用僑姓世族(原北方世族),壓抑江東世族。然而,由于僑姓世族持續侵犯江南經濟並打壓南方世族入仕朝廷,使得僑吳世族在政治及經濟上的沖突仍在。加上世族對寒族歧視、與朝廷分庭抗禮;中央與方鎮對立及野心家的崛起,使得東晉一朝未能統一中國。

世族擾政

王與馬共天下、蘇峻之亂晉元帝司馬睿原屬于東海王越一黨,鎮下邳。當時江東少受中原戰亂影響,晉元帝渡江後倚重王氏,信任王導、王敦,時稱“王與馬,共天下”。吳姓世族以義興周氏及吳興沈氏並為江東二豪,吳郡朱、張、顧、陸四氏居次。303年、305年及310年間江南發生三次

東晉地圖[4]

叛亂[62],皆由義興周氏的周玘和顧榮、賀循、紀瞻、甘卓等平定,使江南得以穩定,史稱三定江南。307年八王之亂後,司馬睿聽從王導建議遷鎮到建康。南遷後王導以“鎮之以靜,群情自安”政策穩定政權,他藉由當地名士顧榮、賀偱、紀瞻為引,進而獲得吳姓世族的擁護。而後大量北方世族及皇族衣冠南渡,在王導號召下共同支持司馬睿,使得江南諸州次第歸附,晉懷帝蒙難司馬睿被天下推舉為盟主,不久被晉愍帝任命為丞相,在江東建立統治[61]。[54][63]東晉統治階級主要由世族掌權,由于軍權外重內輕,不少方鎮心懷野心,造成如王敦之亂、蘇峻之亂及桓溫專政。此時雖然陸續有北伐以收復失土,因為內部矛盾而始終未能重建鞏固的全國統一政權。383年前秦出動舉國之師,意圖滅亡東晉[61]。面對亡國之禍,東晉君臣一心,這是成立以來最團結的一次。淝水決戰後前秦崩解,謝安謝玄等人成功的收復大批失土。然而,後期又發生朋黨相爭及桓玄篡位。由于平民負擔沉重,又發生孫恩、盧循之亂。譙縱亦據蜀地自立。最後劉裕崛起,平定諸亂,並奪得皇位,進入了南北朝時期。東晉初期,王導等人採取鎮之以靜策略,[14]以穩定局勢。東晉的庄園經濟的程度比西晉更重。由于農業技術提升等因素,在僑姓世族與吳姓世族密集開發[64]下,江南獲得全面開發而繁榮興盛,中國的經濟中心也逐漸南移,使得後來有大運河的出現。此外,在手工業和商業方面也有長足進步。[54][63]因為北方外患威脅仍在,東晉朝廷賴世族及方鎮的支持以穩定局勢,這使得不少士族掌握強大的武裝形成割據。王敦素來桀傲,有意控製朝廷,晉元帝為了抑製王氏權勢,以劉隗、刁協戴淵等人牽製,並防御王敦,削弱其兵權。[15]王敦利用祖逖去世、京城防御不足,于322年發兵,攻陷建康。刁協等人被殺,史稱王敦之亂。晉元帝憂憤而死,太子紹繼位,是為晉明帝。當時王敦欲專權,移鎮姑孰(今安徽當塗縣),但于324年病危。晉明帝下令討伐,平亂成功,由于王導未附逆,所以王氏仍受晉室重用[61]。[54][63]325年晉明帝去世,太子衍繼立,是為晉成帝。由王導及外戚庾亮輔政[65]。當時軍事重鎮分由陶侃鎮守荊襄地區及由蘇峻及祖約等鎮守淮南地區。陶侃懷疑因為庾亮的幹預,使得未能輔政而感到不滿。庾亮為了提防陶侃,任溫嶠鎮守武昌[65]。由于蘇峻及祖約對庾亮鞏固中央的政策感到不滿,于327年反叛。次年蘇祖聯軍攻陷京師,脅持晉成帝,庾亮逃至尋陽(今江西九江市),史稱蘇峻之亂。此時陶侃觀望,經溫嶠力勸之下決定討伐蘇峻。蘇峻迎戰陣亡,329年陶溫聯軍收復京師,平亂成功。事後庾亮請罪,外調鎮蕪湖,朝廷由王導執政。334年陶侃去世,庾亮代之,仍遙控朝廷,與王導交惡。339年後王導與庾亮先後去世,由庾翼執政,掌握荊州軍權。

北征五胡

東晉北伐在東晉成立後,南遷的晉人莫不希望發動北伐,收復在北方淪陷的家園。但由于世族已安居江南,南方豐富的資產使得重返北方的意願不高。但是東晉建立後,依然進行了多次的北伐[66]。[41][54]東晉初期,朝廷採取以攻為守態度抵御北方[67]。317年祖逖意圖北伐,晉元帝給予充分支持,不僅從庫存數千匹布帛中取出三千匹支援,晉元帝命祖逖相機收  

五胡內遷情勢圖[68]

復中原。他招募流民建立軍隊北上,晉元帝還先後派自己的次子和司馬颺出兵配合祖逖[3],並與當地塢堡合作,最後成功收復黃河以南領土,與石勒隔河相持。但由于東晉發生內亂,朝廷于321年派戴淵征西將軍,都督各軍守壽陽,鎮西將軍祖逖不願隸屬其下,修武牢沿黃河防御,又得知朝廷內部王敦和劉隗矛盾重重,憂憤而死。王敦因為祖逖去世而不必顧慮遂叛變[15]。祖逖軍由其弟祖約率之,最後也隨蘇峻叛變。由于晉朝內部矛盾,失地得而復失。晉成帝時則由庾亮、庾翼兄弟主持北伐,他們以荊州為中心,意圖發動北伐。但是因被抵製,所以沒有實現統一。庾氏兄弟相繼去世後,朝廷先後由褚裒、殷浩、謝尚、桓溫、司馬勛等多次北伐[61]。[54][63]

東晉與前秦對峙

346年晉穆帝時,桓溫周撫司馬無忌毛穆之、袁喬等討伐成漢,次年討滅。349年石虎死,晉廷派褚裒北伐,失敗。桓溫多次破壞北伐,在褚裒北伐失敗後引軍東下武昌與殷浩爭權。晉廷不許,改以殷浩、司馬勛、謝尚負責北伐。352年殷浩聯合羌將姚襄北伐前秦,被苻健擊敗。次年殷浩再度北伐,為姚襄所襲,殷浩被桓溫彈劾罷免。354年桓溫伐前秦,但由于苻健採堅壁清野戰術[69],桓溫又態度消極不進,最後晉軍缺糧而撤退[15]。356年,桓溫討伐河南姚襄,擊潰之並攻佔洛陽,修謁皇陵。358年桓溫不顧朝廷要求其駐守經營洛陽,僅留毛穆之三千人守洛陽,自行南撤。等到晉哀帝及晉廢帝(即司馬奕)相繼為帝之後,桓溫已經控製兵權。當時北方呈現前秦、前燕代涼割據的局勢,洛陽為前燕佔領。桓溫為了準備專權,于369年討伐前燕[15]。當時燕軍大敗,晉軍進駐枋頭(今河南浚縣附近)與燕將慕容垂對峙。最後晉軍缺糧而退,慕容垂率軍追殺,晉軍大敗。371年桓溫廢晉帝司馬奕為東海王,改立司馬昱為簡文帝。隔年簡文帝去世,晉孝武帝繼位,373年桓溫要求“九錫”,大臣謝安王坦之拖延該事,不久桓溫病死[61],東晉暫時中止了北伐。[54]

淝水之戰

淝水之戰前夕,前秦東晉對峙圖晉孝武帝時,謝安執政,桓沖為荊州刺史,防御荊襄地區;謝玄鎮廣陵,與謝安防御淮南地區。為了加強中央軍力,晉孝武帝令謝玄招募淮南江北百姓,成立北府軍[61]。[63]

淝水之戰[54]

370年前秦滅掉前燕後,前秦帝苻堅即有意滅東晉以統一天下。373年攻下東晉梁益二州。378年派苻丕圍攻襄陽,朱序堅守,于隔年攻破,俘虜了朱序;又派彭超圍攻彭城,卻被謝玄率北府兵擊敗。382年呂光平定西域後,苻堅的目標指向東晉。隔年5月桓沖率10萬軍,意圖奪回襄陽,苻堅派苻睿、慕容垂等人防御[69]。8月苻堅認為時機已到,率舉國之師南征東晉,兵分三路,聲勢浩大[70]。他親率步兵60萬抵達項城,派苻融為先鋒率27萬兵攻打壽陽,梁成等人屯洛澗以控製淮河。晉廷震驚,謝安力持鎮定,命謝石為前線大都督、謝玄為先鋒,與謝琰、桓伊等人率8萬北府兵北上救援[61]。[63][71]383年10月秦軍前鋒攻陷壽陽後,苻堅趕往指揮,並派朱序向謝石諸降勸降。但朱序盡泄秦軍虛實,並建議速戰速決。11月謝玄派劉牢之率五千精兵攻破洛澗,晉軍西行,與秦軍對峙淝水。12月有人向苻堅建議後退決戰[72]

謝安

。諸秦將認為阻敵淝水畔比較安全,但苻堅認為半渡而擊可主動對決。當秦軍後移時,晉軍渡水突擊,朱序于後軍大喊秦軍已敗。此時秦軍大亂,謝玄等人乘勝追擊,秦軍全面崩潰,苻融戰死,苻堅中箭,孤身北返,後由慕容垂護送。此役晉軍全面勝利,于東晉歷史上意義非凡,史稱淝水之戰[61]。[54][63]戰後,謝安都督諸州軍事,準備北伐支離破碎的前秦。384年謝安命謝玄、桓石虔率軍北伐,謝玄等人自廣陵北上,攻克鄄城、廣固等地,並修建青州派(水利工程)[73]以運送糧草。此役收復山東、河南一帶,將領土劃至黃河以南。荊州軍也成功收復四川、襄陽一帶。謝玄繼續北上,前鋒劉牢之一度打到鄴城。但專政朝廷的司馬道子忌諱謝氏功高,朝議“以征役既久,宜置戍而還”,令謝玄回鎮淮陰,最後北伐功敗垂成[61]。[54][63]

朋黨之亂

王恭叛亂劉裕北伐司馬道子為晉孝武帝之弟,甚受信任。淝水之戰後謝安謝玄被司馬道子排擠,最後相繼去世,朝廷逐漸混亂,北府軍後由王恭等人統率。桓沖去世後,桓家後來由桓玄領導。390年晉孝武帝對司馬道子不滿,遂內以王珣王雅入廷,外以王恭任兗州刺史、殷仲堪任荊州刺史;司馬道子也引王國寶王緒抗衡,朋黨亂起。

396年晉孝武帝被貴人張氏殺,太子繼立,為晉安帝。398年王恭和 庾楷上表彈劾王國寶並領兵討伐,殷仲堪遙援,吳姓世族也發民支持。司馬道子畏懼,隻好殺王國寶、王緒求和。之後司馬道子聽從司馬尚之建議,任王愉江州刺史為外援。[63]次年王恭聯合荊州刺史殷仲堪、廣州刺史桓玄再度舉兵。司馬道子命其子司馬元顯為都督同王愉率軍抵御。王愉被擊敗,聯軍攻至京師。司馬元顯收買劉牢之倒戈,王恭敗死。殷仲堪與桓玄得知後退至尋陽,由桓玄任盟主,最後雙方言和。朝廷為分化殷仲堪勢力,任桓玄為江州刺史、殷仲堪為荊州刺史、其部下楊佺期為雍州刺史。399年桓玄殺殷楊二人,並其轄地[75]。[54][63]司馬元顯擔憂北府軍不可靠,征江東豪族佃民以建立新軍,稱為“樂屬”。這卻使“東土囂然”,引發民變,399年孫恩率眾攻陷會稽,史稱孫恩之亂。孫恩世奉五鬥米道,五鬥米道大受世族及平民信仰。400年孫恩擴張勢力,江東豪族[76]及五鬥米道紛紛回響,江東八郡完全淪陷。401年孫恩偱海路直襲丹徒,京師震撼。劉牢之派劉裕至海鹽擊敗孫恩,孫恩乘船而退,又被劉裕擊敗。402年3月孫恩為臨海太守辛景所敗,投海而亡。餘眾由其妹夫盧循領導。

謝道韞[77]

402年司馬元顯為免桓玄乘亂偷襲,搶先西征,任劉牢之為先鋒,司馬尚之為後部。桓玄也率軍東下,大破司馬尚之,劉牢之認為司馬元顯無用而倒戈,引桓軍入建康。桓玄控製 朝廷,誅殺異己,先後殺司馬元顯與道子,奪取劉牢之兵權,誅戮部分北府將領,提拔北府將領劉裕。桓玄最初有意革新朝廷,但最後豪奢縱欲,政令無常,漸失人心。[63]403年桓玄篡位稱帝,建國桓楚。司馬遵與毛璩等起兵擁晉後,劉裕同北府舊將何無忌、劉毅舉兵,收復建康,桓玄挾晉安帝西撤江陵。而後桓玄又率軍東下,被劉毅擊敗。最後桓玄逃往蜀地,途中被馮遷所殺。桓振桓謙又挾晉安帝反抗,直到405年肅清桓氏勢力,何無忌得以迎晉安帝復位,也掌控了朝廷[75]。[54][63]

東晉滅亡

孫恩、盧循起義、劉裕篡晉劉裕掌控朝廷,荊州刺史劉毅忌妒,意圖舉兵[78]。412年劉裕搶先討伐之,劉毅兵敗自殺。譙蜀為東晉叛將譙縱所建。在405年時,益州刺史毛璩率軍討伐江陵桓振,蜀軍不願遠征,便推譙縱為主叛晉。隨後攻陷成都,殺死毛璩,譙縱也自號成都王。408年晉廷派劉敬宜率軍討  

滅亡東晉的劉裕[79]

伐但失敗。413年劉裕派西陵太守朱齡石率軍西伐,攻佔成都。譙縱敗退自殺,譙蜀亡[75]。[54][63]盧循為孫恩繼承人,桓玄為安撫之任為永嘉太守,但他仍不斷襲擾沿海。404年盧循由海路攻佔廣州,隔年晉廷為安撫而命他為廣州刺史。410年盧循趁劉裕北伐南燕之機,與其姐夫徐道覆分二路北伐,合潰劉毅于桑洛州(今江西九江市),乘勢攻入京師建康,史稱盧偱之亂[78]。此時劉裕已趕回,盧循和徐道覆發生內訌,盧循久攻京師不破,撤守尋陽。10月徐道覆進攻江陵,為守將劉道規所敗。12月盧循敗于晉軍,退守廣州。411年劉裕派兵擊殺徐道覆。盧循最後于交州被交州刺史杜慧度殲滅,投水自殺,至此亂事平定[75]。[54][63]劉裕消滅若幹異己後,為了名正言順稱帝,先後發動兩次北伐[78]。當時南燕慕容超屢屢入侵,409年劉裕率軍伐南燕。于次年攻破南燕都城廣固,擒殺慕容超,南燕亡。而後因盧循叛亂,劉裕回師。後秦因為屢遭夏主赫連勃勃入侵,國勢大衰,幼主姚泓初立。416年12月 劉裕再度北伐,連克許昌、洛陽[78]。隔年劉裕兵分兩路圍攻關中,最後攻破長安,後秦亡。[63]但于該年冬天,留守京師的劉穆之突然去世,為免朝廷生變,劉裕不得不親返。他命其幼子劉義真王鎮惡沈田子等諸將防守長安,後來諸將內哄,夏主赫連勃勃率軍攻擊[80]。417年冬劉裕命劉義真等將領率軍東歸,遭夏軍追擊,元氣大傷,至此北伐結束。關中失守後,劉裕開始積極謀取帝位。同年劉裕殺晉安帝,立其弟德文,為晉恭帝。420年劉裕廢晉恭帝自立,建國宋,史稱南朝宋,是為宋武帝,[78]東晉至此滅亡。439年北魏統一華北後,至此進入南北朝時期[75]。[54][63]

3疆域

領土範圍

西晉承襲曹魏領土,統一後領有孫吳疆域。疆域北至山西、河北及遼東,與南匈奴、鮮卑及高句麗相鄰;東至海;南至交州(今越南北部);西至甘肅、雲南,與河西鮮卑、羌及氐相鄰[81]。[60][82]

西晉行政區劃

東晉政區隨其疆域的變化而有增減。由于外族入侵與晉軍北伐,北疆時常變動;四川先後出現成漢、譙蜀等國;東南疆域大致固定。晉元帝時期,石勒入侵,北疆隻剩淮南江陵一帶。成漢佔據四川,于347年被桓溫滅。桓溫發動三次北伐,一度收復山東及河南地區,後敗于前燕而止。前秦屢次入侵東晉領土,此時東晉僅剩揚、荊、江、廣、交、豫、徐、兗、益、寧七州,及兗、青、冀、司、幽、並、益等僑州,共十五州[44]。

東晉行政區劃

383年淝水之戰,前秦慘敗。隔年謝玄北伐,成功收復黃河、秦嶺以南地區。之後東晉內亂,桓玄篡位,譙蜀獨立,疆域萎縮。劉裕崛起後攻滅譙蜀並發動兩次北伐,收復四川、山東、河南及關中地區。然而劉裕因故返京,將領內亂,夏人入侵,關中得而復失。此時東晉領有揚、北徐、豫、江、北青、司、荊、北雍、東益、寧、交、廣、北並、北冀、梁、徐、北兗等十七州,及幽、冀、東秦、青、並、兗、秦、雍等僑州,共二十五州[44][81]。[60][82]

行政區劃

西晉行政區劃東晉行政區劃西晉政區製度承襲東漢末期的製度,為州、郡、縣三級製。于三國曹魏時期有司、豫、兗、青、徐、冀、幽、並、雍、涼、荊、揚十二州,滅蜀漢後分益州置梁州。265年西晉代曹魏後,分雍、涼、梁三州之地設秦州,後分益州地設寧州,後分幽州地設平州。280年滅孫吳後得荊、揚、交、廣四州,並將荊、揚兩州與原曹魏荊、揚兩州合並,共十九州。秦州、寧州曾經廢止,後來復置。291年分荊、揚州地設江州,307年分荊、江州地設湘州,至此共二十一州。州以下分郡、王國。晉武帝防止野心世族篡位,製定分封製,依人口多寡封國諸王,有大國、次國、小國三種類型(詳見晉朝諸王列表)。但諸王僅得租稅,王國如同郡縣。諸王的軍權,主要來自鎮守之地。郡、王國以下為縣。縣大者置令,小者置長。至于公國、侯國,其地位同縣[83]。[60][82]淝水之戰前後東晉疆域變遷圖東晉政區襲承西晉,也是實行州、郡、縣三級製。但是其州郡越分越多,轄區縮小。西晉末年,大量流民南渡。東晉朝廷為了安撫僑民及僑姓世族,以原籍州郡縣名寄治別處,而無實地,此即僑州郡縣。等到安定後實施土斷,使其州郡領有實地,戶籍和賦役與一般州郡縣相同。

4政治

中央製度

晉朝官製兩晉的政治體製為世族政治[84]。世族的形成源自漢魏,主要由地方豪強、經學世家或累世為官者組成。220年曹魏實施九品中正製作為拔選人才的製度,以取代因戰亂而崩潰的察舉製度。魏晉時擔任審查的中正一般為二品,但二品官幾乎都為世族,使得世族獲得拔選人才的權力。由于拔選往往重視家世而忽略才德,最後形成“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局面[19][83]。九品中正製不僅維護門閥統治的主要工具,也構成其一部份。東晉時,世族政治達到巔峰,以僑姓世族為主。隨晉室南遷的北方世族為“僑姓”,南方世族則為“吳姓”。東晉朝廷對吳姓世族採取排斥態度,吳姓世族也不願與其積極合作,久之雙方隔閡加深。但隨者江南的開發,寒族及吳姓世族也逐漸抬頭[19]。[85-86]

行政架構

中書省尚書省門下省行政架構方面,朝廷的決策機關與行政機關也逐漸分立。尚書省、中書省及門下省依序獨立出來,由漢代的三公九卿製走向隋唐的三省六部製。西晉承襲曹魏,中書監職權甚重,名實方面俱稱為宰相[87]。由于地處樞近,雖然官位在尚書令之下,但權力在其之上。同時門下也自中書分到部分權力[88],共同掌管決策,尚書則掌管行政。尚書的內部架構發展較為充分,在西晉即有省、曹、郎曹三級機構,“八座”之官[87]。中書及門下直到東晉方擴張機構,中書省分局曹以協理奏章,門下至晉哀帝時建立門下省。後來皇帝為了提防權力漸盛的中書省,以門下省參與政治以牽製之[83]。[85-86]兩晉的三公雖然無實權為榮譽職,但可為皇帝顧問,該職也用來安置權臣。當時一些權臣,大多以三公錄尚書事、加領中書及門下,或加領大將軍、持節都督中外諸軍事。至于監察製度,御史台成為完全獨立的部門[87],直接由皇帝控製。然而其主要功能為維護皇帝威嚴,並非掃蕩貪污[87]。御史台架構完整,屬官分為監察司法的治書侍御史、維持朝殿威權的殿中侍御史和監督官吏是否瀆職的侍御史[83]。[85-86]

法律製度

晉律律令方面,由于《魏律》內容繁雜,早在司馬昭執政時即命賈充、羊祜、杜預、裴楷等人參考《漢律》及《魏律》來修編新法律[89]。267年完成新律,次年頒行全國,此即《晉律》。因于泰始年間頒行,又稱《泰始律》[89]。這是魏晉南北朝時期唯一實行全中國的法典。張斐、杜預各別又為《晉律》作註本《律解》(張著)及《律本》(杜著)。經晉武帝批準後,該註與律文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所以又與《晉律》統稱“張杜律”。這種以註輔文的立法方式影響後世,如唐代的《永徽律疏》[83]。[85-86]

5軍事

世兵製

世兵製募兵製西晉的軍事製度沿襲曹魏,採用世兵製。晉武帝頒布去州郡兵及封國製,並任眾王都督諸州軍事。東晉兵製襲用世兵製,並以募兵製補充兵力。由于中央衰落,軍力外重內輕,地方方鎮較不受朝廷管轄。謝安為了鞏固中央,建立北府軍。

魏晉武士

西晉軍隊分為中軍、外軍和州郡兵,中外軍全部兵員都來自軍戶。中軍直屬中央,編為軍、營,主要保衛京師,有事出征,兵力不下10萬人。駐防城內宮殿宿衛、宮門及京城宿衛為宿衛軍。駐防京郊,有事出征為牙門軍。中軍統帥為中軍將軍,後改為北軍中侯或中領軍。外軍為中央直轄的各州都督所統率的軍隊,都督一般由征、鎮、安、平等將軍或大將軍擔任。州郡兵是地方軍備,西晉滅孫吳後,為避免東漢末期諸州割據再度發生,裁撤州郡兵。並改置武吏,大郡100人、小郡50人,用以維持治安。但是實際上取消的州郡兵甚少[90]。[91]西晉軍鎮及八王封國分布圖晉武帝頒布封國製,諸王分封郡國,大國三軍5000人、次國二軍3000人、小國一軍1500人(實際未能執行,詳見晉朝諸王列表)[2]。並任一些王室都督諸州軍事,如汝南王亮督豫州、楚王瑋督荊州、河間王顒督關中。晉武帝任諸王都督諸州軍事是為了提升宗室力量避免權臣專政,但卻使得地方宗室掌握軍權,權力有逐漸凌駕中央的趨勢。西晉都督為持節使臣以督諸軍,持節都督分為三級,都督中外諸軍事為最高統帥,監諸軍次之,都督各州諸軍事居末,和將軍分統外軍[90]。[91]

北府兵

北府兵東晉沿襲西晉軍事製度,但已有變化。因為皇權衰微,中軍往往有名無實,同駐京師的還有揚州都督所屬軍隊。外軍大多由世族的軍隊組成,統軍將領稱霸一方,其中荊州軍甚至超越中央。東晉多次北伐,確有助鞏固偏安之局,但如果方鎮具有野心,往往借此篡位。關于兵源方面,因為戰亂軍戶大減,兵員改以募兵補充,或直接征兵。其中由北方流民招募組成的北府兵,屢次擊敗強敵,在東晉後期等級如同中軍。

名將

卞壼劉琨丁紹苟晞麴允祖逖張軌陶侃周訪桓溫謝安劉裕

6經濟

晉朝經濟

農業

農業農業方面,由于兵事將休,西晉廢除屯田製,將民屯田給予農民,實施佔田製及蔭客製,並以課田法課稅[93]。佔田製及蔭客製使世族佔田有法可依,平民也擁有一定大小的土地,但世族大量並購土地的問題並未解決。雖然課田法使地租比曹魏時重一倍,但由于農民由賦稅更重的屯田農民構成,所以負擔比屯田製稍微減輕[95]。由于被蔭庇的農民隻需向蔭庇者交租即可,國家稅收得由其他編民齊戶承擔,這使更多的農民轉蔭至大地主名下。最後政府稅收短缺,世族獲得經濟特權[96]。[97]東晉時期庄園經濟在社會經濟中所佔的比例比北方更大。早在孫吳時期,江南經濟日益開發。當時吳姓世族即擁有眾多的庄園。晉室南遷後,中原人口大量南遷,改善南方地廣人稀的問題。僑姓世族大量開發無主地,建立方圓數十裏至數百裏的庄園,有效將勞動力組織起來。由于世族壟斷土地,佔奪田園山澤,使得貧富差距極大。所以王導曾于晉成帝鹹和五年(330年)實施度田收租,以改變西晉時將田租與戶調合一征收;鹹康二年(336年)頒布“壬辰詔書”,禁止佔山護澤。這些都意圖減輕百姓負擔[98]。[97]當時庄園除了有部曲、佃客外,還有門生及奴隸。中原人士帶來北方精耕細作的技術,推廣牛耕加快耕田速度。東晉南朝重視水利,代有修築。最後,南方的水田普遍開發,農作物品種增加、生產量提高(如嶺南地區一年可兩熟),長久下來使中國的經濟中心南移。

手工業

手工業主要由官府專營,設定少府及作部。冶煉業得到了發展,灌鋼技術的發明,把生鐵和熟鐵混雜在一起,工藝簡便,生產效率更高,鋼鐵的品質也更好。在熱處裏技術中發明了油淬,使鑄鐵可鍛化,最後鍛件成為主導地位。紡織業用麻織成的布,馬鈞改良紡織機,品種及品質皆提升。當時製紙業除麻紙外也利用藤做出“藤角紙”。紙張已經可作出雪白紙及五色花箋,到南朝完全替代竹簡和絹錦。製瓷業在製成技術也有長足的進步,並廣泛在南方地區擴散。例如浙江就形成越窯、甌窯、婺州窯及德清窯。製茶業方面,由于晉代士人習慣飲茶並提倡以茶代酒,使需求提高,種植區域進展到東南沿海。造船業歸官府管理,當時大船載重達萬斛以上。由于江南水路繁多,所以十分興盛。

商業

南北互市商業方面,晉室南渡後,中原財富大多轉移至江南地區,商業仍然興盛,最大商業中心為建康、次為江陵。由于戰亂與銅量不足,鑄錢不足,幣值處于混亂狀態。貿易也有發展,南北互市和海外貿易主要由官府掌握,私人經營商業的很多,交易的大宗物品是糧食、布帛、魚、鹽等生活用品和一些奢侈品。廣州海上貿易發達,進口明珠、翡翠、犀象、香料,出口以絲綢為大宗。

7文化

晉朝文化

學術思想

玄學竹林七賢佛教東傳兩晉時期是中國文化發展的重要時期之一,文化中心為建康、洛陽。

在官方教育方面,晉朝在中國歷史上首創了國子學,以後歷朝歷代延續,直到封建社會末期。在教育學領域還是中國最早把書法作為教育課程進行推廣的時期,在官方提倡書法教育,設立書博士。這是因為從司馬懿到司馬炎時代都有重視書法的傳統,在《法書要錄》中記載魏國的五位書法家中,司馬師、司馬昭兄弟與韋誕、虞松、鍾會被認為是魏國書法名家。[101]此時期是一個文化開創、沖突又融合的時代。由于儒教獨尊的地位被打破,使得該時期的文化走向多元發展,不斷的開發新領域與新學說。當代學派除儒教外還有由本土發展的玄學[102-103]、道教及由印度東傳的佛教,其中道教及佛教在該期間逐漸擴展到一般人民的生活[103]。邊疆民族的南下帶來草原文化,東晉結合中原文化及江南文化,之後南北雙方形成文化交流或民族融合。兩晉的社會問題主要圍繞在世族上,世族是構成社會的統治階層,深深影響該時期。當代文化脫離儒教影響而發展出純哲學、純文學、純藝術、純史學及新的科學技術。例如王羲之及王獻之的書法[104]、顧愷之的繪畫。[101][105]在整個魏晉南北朝期間,由于邊疆民族內遷、北方人群的南下,造成文化大交流及融合。由于儒學一統的局面打破以及玄道佛的興起,使得學術研究朝向多元化。各國為了生存或戰爭,多少推行一些改革措施以確保某些地區農業與手工業的發展。這些都使得科學技術大幅提升。道家對中國科技史亦帶來貢獻,其外丹、內丹修煉包含多種科學。外丹包括了黃白,也就是煉金術。以爐鼎燒練鉛汞來提煉丹葯。丹葯有些有毒,但有些有功效。內丹則以人體為爐、人的精氣為材料、以神為運用來燒練成“聖胎”。它的修煉方法涵蓋養生學及氣功。[101][106]由于兩晉世族生活優越,產生許多優秀的藝術家。清談帶來邏輯思辯的發展,以及老庄的自然觀,使藝術蓬勃發展。繪畫等藝術脫離儒教後走向自由探索,逐漸發展成純藝術。佛教的推廣,寺院及佛像大量出現,帶動藝術創作。佛經、佛門故事的傳入也拓展藝術的想像空間。到南北朝時藝術更興盛,南方以繪畫為主,北方以雕刻塑像為主。[101]《竹林七賢與榮啓期》,南朝大墓磚畫。由上至下,左至右分別為春秋隱士榮啓期及竹林七賢阮鹹、劉伶、向秀、嵇康、阮籍、山濤、王戎。晉朝的學術思想,已由經學轉為玄學為主。清談則于士大夫之間廣為流行。魏晉交替之際,司馬氏意圖奪取皇位,政治壓抑,社會動湯,時稱“魏晉之際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名節禮法流于虛偽或鄙視。此時世族苟且偷安,又心懷憂慮,遂以清談代替,拋開現實,專尚理辯。儒學發展到最後已破落瑣碎,著重考據而輕視義理,使得思想處于空窗期。玄學就在這些原因下,于240年-249年間發展並盛行[103]。[101][107]玄學與道教並非同物,主要書籍為《老子》、《庄子》和《周易》,合稱三玄。思想核心為“無”,玄學家認為“萬物皆產生于無”。“無”無法感應[16],但能主宰一切。玄學在政治上主張“無為而治”,並將儒家的“名教”與道家的“自然”結為一體,提倡“名教出于自然”。該論點認為天下尊卑、上下關系本來即有,不可否認。由于要求老百姓“順天知命”,受到當道者歡迎而大力提倡[102-103][108]。[101][107]早在曹魏時期,何晏、王弼即提出“名教出于自然”說。西晉初年,玄學思想的代表為竹林七賢,思想各有輕重,但主要以嵇康及阮籍的思想為代表。他們崇尚“自然無為”的態度,主張“越名教而放自然”。揭露司馬氏集團虛偽的“名教”外衣,對所謂“名教”禮法唾棄之。但因“任自然”觀點過于極端發展,呈現出聲色犬馬的放蕩生活。到西晉後期,玄學代表為斐頠及郭象。斐頠對“任自然”提出修正,主張“崇有論”,以矯“虛誕之弊”。郭象進一步證明“名教”即是“自然”,玄學發展至此已臻終結。此時清談之風亦蔓延到政治舞台上,握有大權的達官顯要也大談玄理,呈現一批在世又欲出世的權貴[102]。[101][107]東晉時期,放蕩的行為稍微收斂,但清談之風因為朝廷權貴提倡而盛行不衰。當時世族生活優裕,多喜于名山古剎、別墅湖畔優談玄理,成為社交活動。朝廷及世族忽略具體事務,終日暢談玄理,形成苟且頹廢的價值觀,導致東晉朝廷逸于偏安。由于佛教東傳,許詣、孫綽將佛學加入清談,與玄學互相激湯。若幹僧侶也加入清談,傳達佛學,例如竺法護、道林等人。不過仍然有人反對清談,大多為寒族。如西晉斐頠、江敦、範寧,東晉應詹、陶侃、卞壺等人,範寧甚至著有“王何論”,嚴厲批評何晏、王弼二人。但清談仍歷久不衰,直到隋朝方衰,唐朝中期終止[102-103]。[101][107]

詩文書籍

搜神記三國志三都賦東晉田園詩人陶淵明像,源自1921年出版的《晚笑堂竹庄畫傳》。兩晉文學脫離經學的束縛而獨立,走向自由及多元化的發展。這是因為:魏晉的儒家精神衰微、才能重于德行,士大夫虛無荒誕;政治黑暗,士大夫備受壓抑;玄佛道盛行,譯經發達。在這些背景下,該時期作品的內容寫實,重視技巧。因受漢賦影響,出現了駢體文,字數上四下六字,講究辭藻華麗、雕琢字句、聲律藻飾,多用對偶、典故,主要文章有賦、論及簡牘,至南北朝時期達到極盛。駢文帶來聲韻研究,後由南朝梁的沈約定出四聲。小說方面,如張華《博物志》、甘寶《搜神記》及葛洪的《神仙傳》。該時期的史書多為民間著作,或出現多個版本,例如陳壽的《三國志》及範曄的《後漢書》。

魏晉交替時期,稽阮文章甚佳,何晏之徒多為膚淺[113]。嵇康擅長四言詩,亦著有《養生論》。他詩風清峻,反對政治黑暗,拒絕與司馬氏政權妥協,代表作有〈與山巨源絕交書〉、〈贈秀才入軍〉、詩十九首與〈幽憤詩〉。阮籍以《首陽山賦》及《詠懷詩》表現出權勢害人及政治黑暗的厭惡[102]。[101][111]西晉時期,社會繁榮豪奢,文學走向雕琢美化。此時期的作品大都清麗流暢,繁簡適中。著名的有左思的《三都賦》,描寫三國都城,內容雄渾閎博,完成後轟動京城。他的詩歌在藝術及風格十分高超,由于出身並非為有名世族而遭受排擠,在詩歌中顯現出憾恨。潘岳的〈悼亡詩〉內容細膩,情感寫實。陸機的《文賦》是一篇重要的文學理論,敘述思想與藝術主從關系。他的散文也廣為人知,但過于重視辭藻及對偶。西晉的詩受曹魏“建安體”的影響,但漸漸講究對偶及聲韻。有名詩人有張載、張協、張元、陸機、陸雲、潘岳、潘尼、左思。

永嘉之禍後,出現如劉琨之詩中帶有亡國悲痛,堅忍不拔的特色,為兩晉少有的風格。東晉時期,簡牘之類文章,以王羲之的《與謝安書》,風格高超,聞名千裏。其中《蘭亭集序》提及人生哀樂相隨的感嘆,頗能代表當時士大夫的價值觀。賦以玄言賦最多,多與清談內容有關,例如孫悼的《遊天台賦》、郭璞的《江賦》。郭璞尚注解《爾雅》、《山海經》及《穆天子傳》等。他的《遊仙詩》更是魏晉遊仙文學的代表,詩風絕逸。該詩內容敘述脫離塵世的悠遊感,實際上是反寫對現實的不滿。東晉後期以陶淵明甚具特色,其擅長描述田園生活,風格清新樸實,提升古體詩內涵,表現出高遠純潔的情操。其作品《桃花源記》寓意追求一個可供逃避亂世的和諧世界,富有哲理。其詩歌、散文及辭賦廣泛影響後世名家如王維、李白、杜甫、蘇軾、辛棄疾、陸遊等人[102]。[101][111]此外,著名的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故事背景也發生在東晉時代。

數學

九章算術宋刻版兩晉有名的科學家有魏晉時期的數學家劉徽、西晉的地理學家斐秀、東晉的煉丹學及醫學家葛洪。劉徽自幼學習《九章算術》,對數學有興趣。年長後劉徽著《重差》(後稱《海島算經》)、為《九章》作註,加入自己的心得,使其容易了解。《九章算術》代表中國古代數學體系,確立中國數學以計算為中心。斐秀任地官,為地圖學家。他收集史料,研究地圖,完成《禹貢地域圖》;科學的描繪出當時山脈水文的分布及行政區劃。他總結前人繪圖方法,提出製圖六體的方法:分率(比例大小)、準望(物體方位)、道裏(道路距離)、高下、方邪及迂真(此三項代表地形起伏所帶來的誤差)。

瓷器

青瓷瓷器方面,在兩晉為極盛時期,特別是在南方。有些青瓷器造型特殊,例如水註,有蛙型及臥羊型兩種,  

谷倉罐

體腔可儲液體。也有造型奇偉,例如神獸尊。而谷倉罐(又稱魂瓶)為三國兩晉特有的隨葬器物,源自漢代五聯罐,用來儲藏死者的糧食。其蓋上常有人物塑像及佛像,罐腹則貼塑人物、神獸、魚之類。這些造型反應當時的信仰和喪葬習俗,也具有時代特征的藝術品[102]。[101][115]

繪畫

女史箴圖洛神賦圖繪畫方面,受九品中正製和玄學影響,人物品鑒風氣盛行,對人的外貌及言行舉止觀察入微。佛畫傳入印度藝術的表現手法,最後促使人物畫技法的成熟,並奠基藝術美學。當時人們欣賞有特色的人物,在繪畫上,要求生動表現人物的內在精神及氣質格調。這不同于  

《女史箴圖》(局部)—東晉顧愷之[116]

重視外在形式的漢代風格,或是強烈表現人物的三國風格。此時人物繪畫或雕塑已能透過眼神手勢或“飄帶精神”來表達人物的內在美,以達到“形神具備”的境界。東晉顧愷之善繪仕女山水,務求傳神,史稱“畫聖”。他所繪的《女史箴圖》,強調人物在眼神的悟對與手勢的搭配。衣飾襟帶的飄舉,身上衣裳的鼓起,似有“氣”環繞全身,達到中國繪畫最高評價“氣韻生動”[117]。傳為顧愷之所繪的《洛神賦圖》亦有相同水準。至于山水畫仍處于圖案階段,尚未生動,至南朝方有起色[102]。[101][115]

洛神賦圖

書法

蘭亭集序東晉王羲之書法方面,出現很多著名書法家及書法理論。書體由隸書走向多元化,各種書體相互發展。草書由章草發展成今草,行書由隸書遞變楷書之間逐漸成熟。章草帶有隸味,著名有西晉索靖的《月儀帖》。今草採楷書體勢、筆意發展而成,著名有東晉王羲之的《十七帖》、王獻之的《鴨頭丸帖》。介于楷草之間的行書,書寫簡易且流暢,著名有王羲之的《喪亂帖》、《蘭亭序》[102]。[101][115]

蘭亭集序

宗教

道教佛教“六道輪回”,與“因果報應”的佛教學說撫慰當時的人心。兩晉時期,宗教以佛教、道教為主,但佛教的勢力較道教強盛。關于佛道沖突,江南道教附儒,玄佛合流,分成兩個集團,僅清談爭辯,未涉及政治權力,與北方不同[102]。[101][118]佛教于東漢即傳入中國,當時儒教興盛,人民安定,所以少有發展。兩晉時期戰亂年年,豪族欺壓百姓。儒教衰落,思想空虛。以致人人厭苦、家家思亂、精神缺乏寄托。由于佛教所主張的“神不滅論”、“因果報應”及“六道輪回”撫慰人心。佛教就藉由深邃的義理,逐漸在中國盛行。但對于佛學內容陸續仍有爭論。東晉後期,庾冰、桓玄與名僧慧遠為沙門是否敬王者(行跪禮)發生爭論。後來南朝梁範縝還提出《神滅論》及“偶然論”以反駁佛理“神不滅論”與“因果報應”[102-103]。[101][118]

慧遠[119]

當時東晉流行清談,于是僧侶就藉由清談將佛理傳播給士大夫,使佛教得以在南方傳播。其中以支道林最擅長談玄。南北佛教到後來形成不同學風,北方重行業,崇尚禪學、律學及凈土信仰。南方重義理、註重在涅盤佛性的探討。東晉晚期時,慧遠擅長儒學,力謀佛、玄、儒融合,促使佛教中國化,最後成為凈土宗的祖師之一。慧遠還提倡譯經,與北方名僧鳩摩羅什交流譯本。法顯是中國首位西行求法的僧侶,他于399年自長安出發,經西域抵北天竺、獅子國及中天竺。取得梵本戒律後,414年經海路返抵建康。他與名僧大量翻譯經文,並將旅途見聞寫成‘佛國記’,成為研究西域及印度史地的重要作品[102]。[101][118]龍虎山,建有正一觀,為五鬥米道的發祥地之一。[118]道教方面,早在三國西晉時期,就出現太平道及五鬥米道。後來五鬥米道發展成天師道,並分成利用符水治病的符水派;信奉金丹經、房中術的金丹派;主張無為自然,似道家的清靜派[103]。五胡亂華後,由于百姓遭受戰亂及豪族欺壓,紛紛信道教。民間信仰道教者大幅成長,以三吳內地及東南沿海居多。僑姓及吳姓世族也紛紛信仰,如王羲之即為五鬥米道世家[120]。後來孫恩、盧循號招五鬥米道信徒叛亂,晉廷經數十年方鎮壓[103]。東晉初期,道教的架構、章法尚未形成,直到東晉中期發生改革,才形成組織化的宗教體製。當時北方道教註重功德及道規,南方則註重經法及義理。受到佛教散播的刺激,道教加速吸取儒玄思想,豐富本身理論。煉丹術盛行,深化相關理論[102]。[101][118]東晉時,葛洪結合神仙學說與道術理論,並加入煉丹等理論,整合道教理論。他所著的《抱樸子》,外篇論時局與道德,內篇則論道家學論和煉丹、養生之道。楊羲、許謐及許翙著《上清經》,最後發展成上清派,主張簡化修行力法,貶斥房中術,以存神為主。葛洪孫葛巢甫又著《靈寶經》,後來也發展成靈寶派。該派以符籙科教為主,受到上清派影響,也提倡簡化修行、“仙道貴生,無量度人”。道教對文學、藝術多有貢獻。例如描述神仙之遊的《遊仙詩》,歷代道教的神仙畫。道教的煉丹及養生術包含了化學、醫學、生物學等,對科技的發展具有貢獻[102-103]。[101][118]

8後世述晉

正史新《晉書》、《魏書》、《北史》為主,《建康實錄》、《世說新語》、北宋《資治通鑒》、南宋《通鑒紀事本末》,此外其他的類書十八家晉史;所謂的“霸史”十六國書。這三類書是當時記載晉代最為直接和確切的書籍。後兩類基本散佚、亡佚。[121]

西晉時期的鑲綠松石龍紋金帶扣[122]

明清時人從劉孝標註《世說新語》、裴松之註《三國志》、李善註《文選》以及《太平御覽》等書中輯錄了十八家晉史的殘篇和片斷。現存篇幅比較多的是臧榮緒晉書和王隱晉書。較少的如陸機晉紀,僅存三條。其中最負盛名的清人湯球、黃奭輯有唐代以前的諸家晉史和十六國書。[121]1937年商務印書館根據《史學叢書》本將湯球的《九家舊晉書輯本》、《晉紀輯本》、《漢晉春秋輯本》、《晉陽秋輯本》、《十六國春秋輯補》、《三十國春秋輯本》等排印出版,收入《叢書集成》初編。新出版的《眾家編年體晉史》一書也有較多收錄。[121]

9帝王年表

晉朝君主

追封先祖
姓名表字廟號(追)謚號生卒及在位年限備註
司馬懿仲達高祖(追封)舞陽宣文侯(授謚號)宣帝(追封)(179-251)接管魏國政權時間249-251司馬炎之祖父
司馬師子元世宗(追封)舞陽忠武侯(授謚號)景帝(追封)(208-254)接管魏國大權時間252-254司馬炎之伯父
司馬昭子上太祖(追封)文帝(追封)(213-265)接管魏國大權時間255-265司馬炎之父

西晉

西晉 266~316
廟號謚號姓名表字生母統治時間年號
世祖武皇帝司馬炎安世266-290泰始266-274鹹寧275-280太康280-289太熙290-290

孝惠皇帝司馬衷正度290-301永熙290年-永寧302年

睿皇帝司馬倫301建始301年

孝惠皇帝司馬衷(復位)正度301-306太安302年-光熙306年

孝懷皇帝司馬熾307-313永嘉307年-313年

愍帝司馬鄴313-316建興313年-316年

東晉

東晉317~420
廟號謚號姓名在位年限年號
東晉
中宗元帝司馬睿317年-322年建武317年-317年太興318年-321年永昌322年-323年
肅宗明帝司馬紹322年-325年太寧323年-326年
顯宗成帝司馬衍325年342年鹹和326年334年鹹康335年342年
延宗康帝司馬岳342年-344年建元343年-344年
孝宗穆帝司馬聃344年-361年永和345年-356年升平357年-361年
寧宗哀帝司馬丕361年-365年隆和362年-363年興寧363年-365年
虞宗廢帝司馬奕365年-371年太和366年-371年
太宗簡文帝司馬昱371年-372年鹹安371年-372年
烈宗孝武帝司馬曜372年-396年寧康373年-375年太元376年-396年

安帝司馬德宗396年-403年隆安397年-401年元興402年-404年
武悼帝桓玄403-404永始404年~404年

桓謙404-405天康404年~405年

安帝司馬德宗(復位)404年-418年義熙405年-418年

恭帝司馬德文418年-420年元熙419年-420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