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書

晉書

《晉書》,中國的二十四史之一,唐房玄齡等人合著,作者共二十一人。記載的歷史上起三國時期司馬懿早年,下至東晉恭帝元熙二年(420年)劉裕廢晉帝自立,以宋代晉。該書同時還以"載記"形式,記述了十六國政權的狀況。原有敘例、目錄各一卷,帝紀十卷,志二十卷,列傳七十卷,載記三十卷,共一百三十二卷。後來敘例、目錄失傳,今存一百三十卷。

  • 外文名稱
    Book of Jin
  • 作品名稱
    晉書
  • 20卷
  • 10卷
  • 載    記
    30卷
  • 列    傳
    70卷
  • 敘    例
    1卷
  • 作    者
    房玄齡等
  • 目    錄
    1卷
  • 文學體裁
    紀傳體
  • 創作年代
    唐朝

基本概述

晉書一百三十卷,包括帝紀十卷,志二十卷,列傳七十卷,載記三十卷,唐房玄齡等撰。它的敘事從司馬懿開始,到劉裕取代東晉為止,記載了西晉和東晉封建王朝的興亡史,並用「載記」形式,兼敘了割據政權「十六國」的事蹟。

晉書的修撰,從貞觀二十年(公元六四六年)開始,二十二年(公元六四八年)成書,歷時不到三年。參加編寫的前後二十一人,其中房玄齡、褚遂良許敬宗三人為監修,其餘十八人是令狐德棻、敬播、來濟、陸元仕、劉子翼、盧承基、李淳風、李義府、薛元超、上官儀、崔行功、辛丘馭、劉胤之、楊仁卿、李延壽、張文恭、李安期和李懷儼。天文、律歷、五行三志,出自李淳風之手;修史體例,是敬播擬訂的,沒有流傳下來。由於李世民(唐太宗)曾給宣帝(司馬懿)、武帝(司馬炎)一紀及陸機、王羲之兩傳寫了四篇史論,所以又題「御撰」。

編寫過程

唐太宗重視修史,中國自唐代開始設館修史,《晉書》是其中的第一部。“二十五史”有六部史書(《晉書》,《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是在唐太宗時期修成的。

在唐朝以前,即有十八家晉史傳世,而實際上則多達二十餘家,其中沈約、鄭忠、庾銑三家晉書已亡佚外,其餘都還存在。當時唐太宗認為這些晉史有種種缺陷,且“製作雖多,未能盡善”,便于貞觀二十年(公元646年)下詔修《晉書》,唐太宗在《修晉書詔》有言:“大矣哉,蓋史籍之為用也”。

晉書晉書

《晉書》由房玄齡等人負責監修,組織一批史家和學者,以南朝齊人臧榮緒所寫的《晉書》為藍本,同時參考其他諸家晉史和有關著作,“採正典與雜說數十部”,兼引十六國所撰史籍,從貞觀二十年(公元646年)開始撰寫,至貞觀二十二年(公元648年)寫成。

唐太宗親自為《晉書》的《宣帝紀》、《武帝紀》、《陸機傳》、《王羲之傳》分別寫了史論。《晉書》問世後,“言晉史者,皆棄其舊本,兢從新撰”。

近代有中國人吳仕鑒著《晉書斠註》,採集眾說以辨異、證同、糾謬、補遺,此書在1928年由吳興嘉業堂刊行。

著作賞析

唐代以前寫成的晉史有二十多種,在唐初,除沈約、鄭忠、庾銑三家晉書已亡佚外,其餘都還存在,當時認為「製作雖多,未能盡善」,所以李世民才下詔重修。在修撰晉書時所能見到的晉代文獻,除上述專史外,還有大量的詔令、儀註、起居註以及文集,可供採擇的資料應當說是很豐富的。但此書的編撰者隻用臧榮緒晉書作為藍本,並兼採筆記小說的記載,稍加增飾。對於其他各家的晉史和有關史料,雖然也曾參考過,卻沒有充分利用和認頁加以選擇考核。因此成書之後,即受到當代人的指實,認為它「好採詭謬碎事,以廣異聞;又所評論,競為綺艷,不求篤實」。劉知幾在史通裏也批評它不重視史料的甄別去取,隻追求文字的華麗。  

李世民統治時代所修的前代史書,在晉書之外,還有梁、陳、北齊、周、隋五代史,何以李世民偏要選擇晉書來寫史論呢?這主要因為西晉是個統一的王朝,它結束了三國時期幾十年的分裂局面。然而它的統一又是短暫的,不久就發生了中原地區的大混戰,此後便形成了東晉和十六國、南朝和北朝的長期對立。李世民作為統一的唐朝的創業之君,很想對於晉朝的治亂興亡進行一番探索,作為借鑑。正由於這個緣故,所以把西晉王朝的奠基人司馬懿和完成統一事業的司馬炎當作主要研究對象(關於陸機、王羲之的史論,主要著眼於他們的文學藝術成就,屬於另一種情況,姑置不論)。宣帝(司馬懿)、武帝(司馬炎)二紀的史論,雖然比較籠統,沒有觸及晉朝治亂興衰的實質,但它指出司馬炎「居治而忘危」,「不知處廣以思狹」,「以新集易動之基,而無久安難拔之慮」,這些評論總算是看到了一些現象。

晉書晉書

由於晉書成於眾手,從歷史編纂學的角度來看,還存在不少問題,前後矛盾,失去照應,敘事錯誤、疏漏,指不勝屈。如馮紞傳說「紞兄恢,自有傳」,殷顗傳說「弟仲文、叔獻,別有傳」,而實際上書中並沒有馮恢傳和殷叔獻傳。李重傳說「重議之,見百官志」,其實本書沒有百官志,隻有職官志,其中不載李重奏議。司馬彪傳說「語在郊祀志」,實際上本書沒有郊祀志,此事也不見於禮志。又如地理志僅詳於西晉的情況,永嘉以後到東晉時代的建置和演變則非常簡略,對於僑置郡縣也不加區分,以致混淆不清。至於敘事中人名、地名、官職、時間、地點的錯誤和歧異就更多,一部分在※校勘記裏已經指出,這裏不再詳舉。

雖然這部書是有缺點的,但由於唐代以前的諸家晉書已經失傳,它還是我們今天研究兩晉歷史的一部主要參考書,包含了不少可供我們利用的資料。如東晉末年孫恩、盧循所領導的大規模農民起義,侭管作者有嚴重歪曲,史實也有遺漏,但本傳中還是記述了起義的概況。對於晉朝統治者的貪鄙無恥,本書也有所揭露。如劉毅傳,反映了開國皇帝的出賣官職。武帝紀和愍懷太子、何曾、任愷、會稽王道子等傳,記載了從皇帝太子到大官僚的唯利是圖,驕奢淫逸。在石崇傳裏,我們還可以看到身為荊州刺史的石崇竟公開搶劫,因而成為巨富,擁有水碓三十餘區,家奴八百多人。在王戎傳,可以看到「園田水碓,周徧天下」的大官僚王戎,仍然「積實聚錢,不知紀極,每自執牙籌,書夜算計,恆若不足」的貪婪醜態。文苑王沈傳中的釋時論和隱逸魯褒傳中的錢神論,則把當時統治階級無恥鑽營、貪財好利的醜惡本性,作了淋漓盡致的諷刺和嘲弄。在志的部分,如食貨志從三國時代敘起,大體彌補了三國志無志的缺憾;律歷志所記幾種歷法,是我國科學史上的重要資料;因崔鴻的十六國春秋已經亡佚,三十卷載記成為了解十六國漢族、少數族之間的階級鬥爭、民族鬥爭和民族融合的重要史料。

著作成就

記載完備

唐之前的各晉史,或僅記西晉一朝史事,或雖兼記兩晉史事,但對十六國史事則無專門記述。可說都非完備的晉史。與唐之前的各晉史相比,《晉書》的內容較為詳盡且廣博,紀傳中收錄的大量詔令、奏疏、書札及文章,雖冗長,但有多方面的史料價值。《輿服志》和《禮志》《樂志》反映了魏晉南北朝統治階級崇尚禮儀服飾的風氣。趙翼說:“唐初修《晉書》,以臧榮緒本為主,而兼考諸家成之。今據《晉》、《宋》等《書》列傳所載諸家之為《晉書》者,無慮數十種。”

補舊史之不足

《三國志》有紀、傳而無志。而《晉書》中的志,多從三國時期寫起。關于曹魏屯田、興修水利發展農業、經營西北,及晉朝佔田製多有著墨。《食貨志》講東漢、三國時代的經濟發展,可補《後漢書》、《三國志》之不足。 從當政者的角度,《晉書》雖為立傳,但並不鼓勵司馬氏的發家史,《晉書.宣帝紀》裏曾講到晉明帝問起晉得天下的具體情形,王導告之,明帝大慚,把臉埋在床上說:“若如公言,晉祚復安得長遠!”[2],而唐太宗在其所作的史論裏,更不乏警世之意。

體例創新

《晉書》有“載記”三十卷,記載了古代中國少數民族匈奴、鮮卑、羯、氐、羌建立的十六國政權。這是《晉書》在紀傳體史書體例上的一個特點。“載記”最早由《東觀漢記》所創,但並非記載少數民族政權的史事。

著作缺陷

記述荒誕

《晉書》繼承了前代晉史著作的缺點,記述了大量的神怪故事,《搜神記》、《幽明錄》中一些荒誕之談也加以收錄。

史料取舍不夠嚴謹

據歷史學者考察,在修撰《晉書》時期,所能見到晉代文獻很多,除各專史外,還有大量的詔令、儀註、起居註以及文集。但《晉書》的編撰者主要隻採用臧榮緒的晉書作為藍本,並兼採筆記小說的記載,稍加增飾。對于其他各家的晉史和有關史料,雖曾參考,但卻沒有充分利用。因此唐代成書之後,即受到當代人的指實,認為它“好採詭謬碎事,以廣異聞;又所評論,競為綺艷,不求篤實”[4][5]。劉知幾在《史通》裏也批評它不重視史料的甄別去取,隻追求文字的華麗。例如有關杜弢的下場,《晉書·杜弢傳》寫杜弢“不知所終”,《晉書·愍帝紀》卻寫杜弢“死在道上”。清人張熷在《讀史舉正》舉出《晉書》謬誤達450多條。錢大昕批評《晉書》“涉筆便誤”。

章節目錄

帝紀

帝紀第一 宣帝

帝紀第二 景帝文帝

帝紀第三 武帝

帝紀第四 惠帝

帝紀第五 懷帝愍帝

帝紀第六 元帝明帝

帝紀第七 成帝康帝

帝紀第八 穆帝哀帝海西公

帝紀第九 簡文帝孝武帝

帝紀第十 安帝恭帝

志第一 天文上(天體 儀象 天文經星等)

志第二 天文中(七曜 雜星氣 史傳事驗)

志第三 天文下(月五星犯列舍 經星變附見)

志第四 地理上

志第五 地理下(青州徐州荊州揚州交州廣州)

志第六 律歷上

志第七 律歷中

志第八 律歷下

志第九 禮上

志第十 禮中

志第十一 禮下

志第十二 樂上

志第十三 樂下

志第十四 職官

志第十五 輿服

志第十六 食貨

志第十七 五行上

志第十八 五行中

志第十九 五行下

志第二十 刑法

列傳

列傳第一 後妃上 宣穆張皇後景懷夏侯皇後景獻羊皇後文明王皇後武元楊皇後武悼楊皇後左貴嬪胡貴嬪諸葛夫人惠賈皇後惠羊皇後謝夫人懷王皇太後元夏侯太妃

列傳第二 後妃下 元敬虞皇後豫章君明穆庾皇後成恭杜皇後章太妃康獻褚皇後穆章何皇後哀靖王皇後廢帝孝庾皇後簡文宣鄭太後簡文順王皇後孝武文李太後孝武定王皇後安德陳太後安僖王皇後恭思褚皇後

列傳第三 王祥鄭沖何曾石苞

列傳第四 羊祜杜預

列傳第五 陳騫裴秀

列傳第六 衛瓘張華

列傳第七 宗室 司馬孚司馬邕司馬望司馬洪司馬威司馬整司馬楙司馬輔司馬翼司馬晃司馬瑰司馬圭司馬衡司馬景司馬權司馬紘司馬俊司馬泰司馬略司馬騰司馬綏司馬虓司馬遂司馬勛司馬遜司馬承司馬睦司馬陵司馬順

列傳第八 宣五王 平原王幹琅邪王伷清惠亭侯京扶風王駿梁王肜 文六王 齊獻王攸城陽哀王兆遼東悼惠王定國廣漢殤王廣德樂安平王鑒燕王機司馬永祚樂平王延祚

列傳第九 王沈荀顗荀勖馮紞

列傳第十 賈充郭彰楊駿

列傳第十一 魏舒李憙劉寔高光

列傳第十二 王渾(子濟)王濬唐彬

列傳第十三 山濤王戎郭舒樂廣

列傳第十四 鄭袤李胤盧欽華表石鑒溫羨

列傳第十五 劉毅程衛和嶠武陔任愷崔洪郭奕侯史光何攀

列傳第十六 劉頌李重

列傳第十七 傅玄(子鹹鹹子敷、鹹從父弟祗)

列傳第十八 向雄段灼閻纘

列傳第十九 阮籍嵇康向秀劉伶謝鯤胡毋輔之畢卓王尼羊曼光逸

列傳第二十 曹志庾峻郭象庾純秦秀

列傳第二十一 皇甫謐摯虞束皙王接

列傳第二十二 郤詵阮種華譚袁甫

列傳第二十三 愍懷太子

列傳第二十四 陸機

列傳第二十五 夏侯湛潘岳張載

列傳第二十六 江統孫楚

列傳第二十七 羅憲滕修馬隆胡奮陶璜吾彥張光趙誘

列傳第二十八 周處周訪

列傳第二十九 汝南文成王亮楚隱王瑋趙王倫齊王冏長沙王乂成都王穎河間王顒東海孝獻王越

列傳第三十 解系孫旗孟觀牽秀繆播皇甫重張輔李含張方閻鼎索靖賈疋

列傳第三十一 周浚成公簡苟晞華軼劉喬

列傳第三十二 劉琨祖逖

列傳第三十三 邵續李矩段匹磾魏浚

列傳第三十四 武十三王 元四王 簡文三子

列傳第三十五 王導(子王悅王恬王洽王協王劭王薈 洽子王殉王珉 劭子王謐)

列傳第三十六 劉弘陶侃

列傳第三十七 溫嶠郗鑒

列傳第三十八 顧榮紀瞻賀循楊方薛兼

列傳第三十九 劉隗刁協戴若思

列傳第四十 應詹甘卓鄧騫卞壼

列傳第四十一 孫惠熊遠王鑒陳頵高嵩

列傳第四十二 郭璞葛洪

列傳第四十三 庾亮(子庾彬庾羲庾和 弟庾懌庾冰庾條庾翼)

列傳第四十四 桓彝(子桓雲 雲弟桓豁 豁子桓石虔 虔子桓振 虔弟桓石秀桓石民桓石生桓石綏桓石康 豁弟桓秘 秘弟桓沖 沖子桓嗣 嗣子桓胤 嗣弟桓謙 謙弟桓修)徐寧

列傳第四十五 王湛荀嵩範汪劉惔

列傳第四十六 王舒王廙虞潭顧眾張闓

列傳第四十七 陸曄何充褚翜蔡謨諸葛恢殷浩

列傳第四十八 孔愉丁潭張茂陶回

列傳第四十九 謝尚謝安(子謝琰 琰子謝混 安兄謝奕 奕子謝玄 安弟謝萬 萬弟謝石 石兄子謝朗 朗弟子謝邈)

列傳第五十 王羲之王獻之許邁

列傳第五十一 王遜蔡豹羊鑒劉胤桓宣朱伺毛寶劉遐鄧岳

列傳第五十二 陳壽王長文虞溥司馬彪王隱虞預孫盛幹寶鄧粲謝沉習鑿齒徐廣

列傳第五十三 顧和袁瑰江逌車胤殷顗王雅

列傳第五十四 王恭庾楷劉牢之殷仲堪楊佺期

列傳第五十五 劉毅諸葛長民何無忌檀憑之魏詠之

列傳第五十六 張軌等(記載前涼歷史)

列傳第五十七 涼武昭王(子士業)(記載西涼歷史)

列傳第五十八 孝友 李密 盛彥 夏方 王裒 許孜 庾袞 孫晷 顏含 劉殷 王延 王談 桑虞 何琦 吳逵

列傳第五十九 忠義 嵇紹從子嵇含 王豹 劉沉 麹允 焦嵩 賈渾 王育 韋忠 辛勉 劉敏元 周該 桓雄 韓階 周崎 易雄 樂道融 虞悝 沈勁 吉挹 王諒 宋矩 車濟 丁穆 辛恭靖 羅企生 張禕

列傳第六十 良吏 魯芝 胡威 杜軫 竇允 王宏 曹攄 潘京 範晷 丁紹 喬智明 鄧攸 吳隱之

列傳第六十一 儒林 範平 文立 陳邵 虞喜 劉兆 氾毓 徐苗 崔遊 範隆 杜夷 董景道 續鹹 徐邈 孔衍 範宣 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