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國

晉國

晉國(前11世紀-前349年),周朝分封的諸侯國,侯爵,姬姓晉氏, 首任國君是"唐叔虞"。國號初為"唐",唐叔虞之子燮即位後改為晉。

晉國鼎盛時期,地跨晉、豫、冀、陝,疆域遼闊 。

晉國是春秋時期稱霸時間最長的國家,曾湧現出許多名君、名臣、名將,學者全祖望評春秋五霸時,晉國甚至獨占四席,分別是晉文公、晉襄公、晉景公、晉悼公

晉國在晉獻公時期崛起,開疆拓土,逐漸強盛。踐土會盟,晉文公稱霸,其後人縱橫中原,九合諸侯,成就百年霸業。

晉平公以後,晉國形成強大的范、中行、智、韓、趙、魏六卿,六卿之間鬥爭激烈。晉定公時,范、中行兩家首先敗亡。前453年,韓、趙、魏三家共滅智氏,三分其地,晉國實際上已被三家瓜分。前403年,周威烈王冊封韓、趙、魏三家為諸侯,史稱"三家分晉"。前349年,末任晉侯晉靜公被殺,晉國滅亡 。

  • 中文名稱
    晉國(晉國)
  • 始    祖
  • 貨    幣
    海貝
  • 滅亡原因
    晉靜公被殺
  • 爵    位
    侯爵
  • 英文名稱
    Jin
  • 主要民族
    華夏族(漢族古稱)
  • 所屬洲
    亞洲
  • 存在時間
    前1033年-前349年
  • 末代國君
  • 政治體制
    君主制
  • 國    姓
    姬姓晉氏
  • 名    人
    介子推、趙鞅、狐偃士會驪姬
  • 簡    稱
  • 首    都
    唐、晉、翼、曲沃、新絳
  • 主要城市
    故絳、晉陽
  • 國家領袖
  • 官方語言

​基本介紹

關於晉國的立國有兩個傳說,互為依託:

一、左傳曰:“邑姜方娠太叔。”根據歷代註解,邑姜是姜太公呂尚的女兒,嫁給武王發,夢到上天說:“余命女生子,名虞,余與之唐。”她生的兒子據此名叫“虞”。

晉國

二、史記曰:周公誅滅唐。成王與叔虞戲,削桐葉為珪以與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請擇日立叔虞。成王曰:“吾與之戲耳。”史佚曰:“天子無戲言。言則史書之,禮成之,樂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唐。

周成王因天子無戲言,遂封其弟於唐,史稱唐叔虞。姓姬,名虞,字子於。

唐叔子燮(又稱“燮父”),傳說他徙居晉水邊,因此改國號為晉——但是這種說法,出自《括地誌》,未必可信。再者說,國號是那么隨便就能夠更改的嗎?存疑。無論如何,自晉侯燮開始,唐叔虞的國就被稱為晉國

晉侯燮薨,子武侯寧族(或作“曼期”“曼旗”)。武侯薨,子成侯服人。成侯薨,子厲侯福(或作“輻”)。厲侯薨,子靖侯宜臼。自燮至宜臼,不知其年歲,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

靖侯十七年,周厲王出奔,共和行政。

靖侯薨,子僖侯司徒立;僖侯司徒薨,子獻侯籍立。獻侯籍薨,子穆侯立。穆侯有二子,長子仇,少子成師。傳說晉人師服預言,說仇、成師這兩個名字“庶名反逆”,今後晉必然亂於此——不知道這是不是古人附會,因為後來,確實是成師的子孫取代了仇的子孫當上晉君,其間的經歷不可謂不殘酷。

穆侯薨,其弟殤叔自立。四年後,靖侯的太子仇率眾歸來,襲殺殤叔,立為國君,是為晉文侯

曲沃代翼

《左傳·昭公二十六年》:“攜王奸命,諸侯替之,而建王嗣,用遷郟鄏”。根據歷代註解,可知周幽王被犬戎殺死之後,周攜王立,但是諸侯不認同,而晉文侯殺之。申侯、魯侯等諸侯立太子宜臼為王,是為周平王,以此進入春秋時代。

晉國

根據史記“平王之時,周室衰微,諸侯彊並弱,齊、楚、秦、晉始大,政由方伯。”可知,晉國在春秋初期就有所氣候,逐步壯大。

晉文侯仇薨,子昭侯伯立。昭侯封文侯弟成師於曲沃,是為曲沃桓叔。“曲沃邑大於翼”。翼,是晉君的都城,可是昭侯卻把自己叔叔封到曲沃,一個比國都還要大的城,這明顯違背了君臣禮儀,仿佛冥冥中預示著當初的預言,成師的後代將取代仇的後代。果然,大臣潘父弒殺了昭侯,迎桓叔入翼。不過這一次,“晉人發兵攻桓叔”,桓叔並沒有得逞。晉人立昭侯子孝侯平,誅潘父。曲沃代翼第一戰以曲沃的失敗告終,儘管這個事實說明了曲沃還沒有完全獲得國人的心,但是表明在一定程度上,曲沃威脅到了國君的地位。

桓叔薨,子曲沃莊伯鱔立。孝侯十五年,莊伯在翼弒君。晉人攻莊伯,莊伯逃回曲沃。晉人立孝侯子鄂侯郄。鄂侯在位短短六年就死了,莊伯以為機會來了,發兵奪位。但是“周平王使虢公將兵伐曲沃莊伯,莊伯走保曲沃”,晉人立鄂侯子哀侯光。曲沃代翼第二戰以曲沃失敗告終。從中,可見當時的周天子仍舊有一定的號召力,而晉人仍舊擁戴晉君。

莊伯薨,子曲沃武公稱立。曲沃武公發兵攻打晉君,成功地擄走哀侯。“晉人乃立哀侯子小子為君,是為小子侯”,而“曲沃益彊,晉無如之何”。那個時候,魯弒隱公,禮樂開始崩壞,王室式微。小子侯在位四年後,被武公誘殺。虢仲伐曲沃,立哀侯弟緡為晉侯。

在齊桓公稱霸那年,“ 曲沃武公伐晉侯緡,滅之,盡以其寶器賂獻於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為晉君,列為諸侯,於是盡並晉地而有之”。至此,曲沃代翼。歷時67年,前後三代人的努力,終於成功。

驪姬亂晉

曲沃武公立三十七年而代翼,成為晉君,號“晉武公”,都翼。

晉武公在位兩年薨,子獻公詭諸立。都絳。

晉獻公是一位十分有作為的國君,他挾著曲沃代翼的餘風,率領充滿新生活力的晉國大肆擴張,先後伐滅霍,魏(此魏非戰國之魏國,卻是其龍興之地),耿 ,虢,虞(借道於虞而滅虢,隨後滅虞;唇亡齒寒的典故出於此)等諸侯國。強大的晉國,“西有河西,與秦接境,北邊翟,東至河內”。

晉國

可惜,英雄難過美人關,晉獻公攻打驪戎的時候得到驪姬,對她倍加寵愛,想立她的兒子奚齊為太子,就命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以此表示他的想法。後來,賜太子申生曲沃,這樣一來更加明顯地表達自己不立太子申生為君的想法(太子為國之儲君,應在都城,而封以舊地,就像是清兵入關後,如果把皇太子封到燕京,那也就是不會立他了。)而驪姬時常吹枕頭風,更通過陷害,讓獻公誤以為太子申生想害他,於是賜死太子申生。重耳、夷吾害怕殃及自己,先後逃亡。獻公薨,里克殺奚齊。荀息立弟奚齊悼子。不久,里克弒悼子。里克先後迎接重耳、夷吾,可是兩位公子都不信他,而夷吾通過秦穆公的幫助回到晉國,在秦穆公的幫助下,成為晉國國君,是為晉惠公。晉惠公擔心裡克迎立重耳,於是誅殺里克,名義是里克弒二君殺一大夫(奚齊、悼子、荀息)。

晉惠公不僅違背當初對秦的許諾,還誅殺了里克、丕鄭、七輿大夫,大失民望。此外,他還不禮周天子的卿士召武公,在諸侯之中,名望降低。荒年來到,晉得秦助,有米。等到秦國遇上荒年,向晉借米,晉惠公卻聽信慶封的話,以怨報德,趁機攻打秦國。結果晉國大敗,晉惠公被俘。秦穆公的夫人是晉惠公的姐姐,見到弟弟被俘虜,哭得很傷心。秦穆公聽了大臣的意見,就把惠公給放了。晉惠公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讓太子圉到秦當質子。太子圉的母親是梁女,結果秦滅梁,晉惠公又病重,太子圉擔心有變,就逃回晉國。晉惠公薨,太子圉立,是為晉懷公。

秦恨晉懷公當初的不告而別,就尋找重耳,想立他為晉君。晉懷公下令讓當初隨同重耳逃亡的晉人在限期內回到晉國,不然滅其家。秦穆公幫助重耳入晉,欒枝、郤榖等人為內應,弒晉懷公。重耳立,是為晉文公

春秋稱霸

晉文公,姬姓,名重耳,獻公子。

儘管自獻公起,晉國發生了內亂,但是並沒有傷筋動骨,晉獻公的強勢擴張,為晉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晉文公即位,誅殺懷公大臣呂、郤,“賞從亡者及功臣,大者封邑,小者尊爵”。

彼時,周襄王被王弟帶逐。文公聽趙衰“求霸莫如入王尊周”,趕在秦師前面發兵圍溫,迎回周襄王,殺王弟帶。周頃王崩,周王室公卿爭權,“趙盾以車八百乘平周亂而立匡王”,以諸侯而立天子,晉國的霸主地位達到頂峰。

稱霸歷程的幾次戰役:

城濮之戰:文公四年,楚成王及諸侯圍宋。宋向晉國求救。先軫建議出兵救援,一來回報當初宋國對文公的恩德,二來與楚國爭霸中原。但是他認為不能直接救援,要攻楚國交好的曹、衛。文公作三軍,“侵曹,伐衛”。楚成王果然收兵,但是楚將子玉認為當初楚王對晉文公有恩,而晉文公如今卻故意攻擊楚王交好的曹、衛,實在可惡,子玉悍然出兵。晉文公聽先軫的意見,“不如私許曹、衛以誘之”,結果聯合秦師,大敗楚人於城濮。

崤之戰:文公薨,襄公初立,秦穆公藉機發兵攻晉。對於先軫、欒枝一個說打一個說不打,襄公聽取了先軫的意見,出兵迎敵。“敗秦師於崤,虜秦三將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以歸”。襄公聽母親的話,釋放了俘虜的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先軫頗有微詞。三年後,孟明視率秦師伐晉,同年,先軫之子先且居伐秦。秦晉交兵,互有斬獲。此戰之後,秦晉之間時常交兵,晉國強勢地遏制了秦穆公稱霸中原的野望。

晉國

鞌之戰:景公八年,郤克出使齊國,被齊頃公的母親笑話,因為他形體佝僂。郤克誓報私仇。恰好執政的士會以年邁的緣故請辭,而郤克接掌國政。景公十一年,借著魯、衛求救的機會,郤克率欒書、韓厥發兵攻齊,與齊頃公戰於鞍,大敗而追之。郤克想齊國交出齊頃公的母親為議和的條件,結果齊國不肯,最後還是議和了。此後,齊頃公赴晉,“欲上尊晉景公為王,景公讓不敢”。

鄢陵之戰:厲公六年,鄭國不顧與晉國的盟約,而與楚盟。欒書建議發兵伐鄭。及至發兵,楚來救。郤至說發兵誅逆,見到強援就退縮,那就沒辦法號令諸侯。於是迎戰楚師,射傷楚共王,大敗楚師於鄢陵。

自文襄,經靈成,至景厲,晉國遏秦困齊,與楚國爭霸而大獲全勝,更以諸侯身份立周天子(入襄王、立匡王),霸業達到頂峰。厲公之後,悼公以魏絳而九合諸侯,

三軍六卿

晉武公以曲沃代翼,其子獻公擔心諸公子以此為亂,於是聽從士蒍建議,大肆捕殺公族,無論是晉文侯一脈,還是親近如桓叔、莊伯一脈,殺的殺,逃的逃,以至於晉無公族,為日後公室衰弱而六卿強盛埋下隱患。士蒍,其後為范氏;獻公滅霍、耿、魏,而以魏封畢萬,其後有魏氏;獻公彌留託孤的荀息,其後有中行氏知氏(或智氏)

晉文公即位後,設三軍,為晉國六卿的形成打下基礎。郤氏(郤榖、郤克)、狐氏(狐毛、狐偃)、趙氏(趙衰、趙盾)、先氏(先軫、先且居)、欒氏(欒枝)、胥氏(胥臣、胥甲)諸卿大夫開始興盛。其中,趙氏最強。

趙衰、趙盾父子,歷經文襄靈成四公,權勢滔天。襄公六年,趙衰、欒枝、咎犯、先且居等重臣都逝世。趙盾得到了專政的機會。第二年,襄公薨,趙盾立年幼的靈公即位,“益專國政”,甚至以卿大夫的身份會盟諸侯,隱隱有僭越公室的跡象,到了靈公薨而成公立,賜趙氏為公族大夫,其他的卿大夫更加不滿。而趙穿弒靈公就成為諸卿伐趙的最有力藉口,那時趙盾死後,其子趙朔將下軍救鄭,打敗楚國歸來,結果卻見韓厥來勸自己避難,趙朔不從,最後屠岸賈率眾發難於下宮,殺趙朔、趙同、趙括、趙嬰齊,皆滅其族。史稱下宮之難。(其後,在韓厥、程嬰、公孫杵臼等人的幫助下,趙氏孤兒趙武長大成人,順利報仇而滅掉屠岸賈一族,繼續趙氏的發展)

趙氏被滅,諸卿大夫爭權。景公八年,士會(范氏之祖,謚武子,史稱范武子、隨武子)告老致仕,郤克執政,發兵攻齊而大勝,郤氏日益壯大。到了厲公的時候,郤錡、郤焠(郤犨)、郤至位列三卿,至此,郤氏四世八卿(郤榖、郤溱;郤缺;郤克、郤犨;郤錡、郤至)。當初,郤錡與欒書作偽證助屠岸賈滅趙氏,而郤克之後,欒書執政,郤氏卻比欒氏更加強盛。欒書不忿,及至鄢陵之戰,更因郤至不用其謀而心生怨恨。恰逢厲公想“盡去群大夫而立諸姬兄弟”,欒書夥同中行偃,讒害郤至,借胥童滅三郤。緊接著,欒書、中行偃趁厲公出遊,弒殺厲公而立悼公。悼公即位重用魏絳(謚昭)而九合諸侯,戎、翟親附。隨著郤欒之爭的結束,郤欒兩家先後衰弱。但是“晉由此大夫稍彊”。

悼公薨而子平公彪立,此時,趙氏(文子武,趙成子衰之後)、韓氏(宣子,韓獻子厥之子)、魏氏(獻子,魏昭子絳之後)強盛,而吳延陵季子、晉叔向皆預言此後晉歸六卿。

自景公始作六卿,經厲悼平昭四公而六卿稍強,至頃公,而“韓、趙、魏、范,中行及智氏為六卿”。(范氏,始於士會,他先封於范後封於隨,其部分子孫以范為氏,他的祖父是士蒍;中行氏,始於荀林父,他在晉文公始作三行以備胡時擔任中行將,遂以此為氏;智氏,始於荀首,他是荀林父的弟弟,荀息的後代。)

這六家之間,相互爭權,最終發生了兩次大規模的爭鬥:

其一,范、中行之亂:晉頃公六年,晉國六卿“平王室亂,立敬王”;頃公十年,趙簡子鞅合諸侯而入周敬王於周,隱隱成為六卿之首;頃公十二年,魏獻子率諸卿大夫以法誅公族祁氏、羊舌氏,分其邑而弱公室,公室由此益弱。趙鞅的崛起,讓范氏、中行氏頗為擔憂,定公十五年,中行寅(中行文子)、范吉射(范昭子)率眾攻趙鞅,而定公以三家作亂,獨追趙鞅於晉陽而攻之。荀躒(智文子)、韓不信、魏侈與范、中行為仇,於是出兵幫趙鞅,結果范氏、中行氏敗走。定公二十一年,趙鞅趕走中行氏、范氏,得邯鄲、柏人。“趙名晉卿,實專晉權,奉邑侔於諸侯。”通過此亂,趙氏成為六卿之首,專晉國政。

晉國

其二,三分智氏:范氏、中行氏被驅逐之後,晉國六卿只有四卿(智、趙、韓、魏)。出公十七年,“智伯與趙、韓、魏共分范、中行地以為邑”,出公怒,通告齊、魯,要討伐四卿。結果四卿驚懼,反攻出公。出公失敗出逃,結果死於路上。智伯立哀公,由此專晉國政,遂有范、中行地,最強。智伯專政,日益驕橫,甚至先後向三卿要求土地,而趙襄子不予,他就率韓、魏攻趙。智伯率三家之力而攻打趙氏的老巢晉陽,“引汾水灌其城”。趙行反間,激起韓、魏唇亡齒寒的念頭,最終“趙襄子、韓康子、魏桓子共殺智伯”,而“趙北有代,南並知氏,彊於韓、魏”。如此一來,晉國六卿實際只有三家,而趙氏最強。

三家分晉

晉國分裂

趙、魏、韓三卿分割智氏之地。晉幽公畏懼三卿,反而前往朝覲三卿,除了絳、曲沃,晉地盡入三卿之手。魏文侯立晉烈公,而與趙烈侯、韓景侯實際上成為了諸侯。烈公十九年,周威烈王賜趙、韓、魏皆命為諸侯,從名義上承認了趙、魏、韓的諸侯地位。晉靜公二年,魏武侯、韓哀侯、趙敬侯滅晉後而三分其地,把晉君封於端氏。趙肅侯遷晉君到屯留,最終滅亡晉國。

晉國後人

晉國滅亡,後人為紀念故國,便以國號為姓。現分布於山西、山東、四川等地。

重要事件

前1042年,晉被封諸侯。

前739年,晉昭侯把曲沃封給晉文侯的弟弟桓叔,晉國被分成兩個行政區

前679年,曲沃武公統一晉國,周釐王封曲沃武公為晉國君主,並列為諸侯,曲沃武公改名為晉武公

前661年,晉國占領了耿國、霍國和魏國

前656年,驪姬之亂,世子被迫自殺,重耳逃走

前655年,晉國使用假途伐虢之計,占據虞國和虢國

前651年,晉獻公逝世,驪姬之亂結束,晉惠公即位。

前646年,因為晉惠公拒絕向秦國賣糧食賑濟饑荒,秦穆公大怒,在韓原之戰攻打並打敗晉國,生虜晉惠公。

前636年,晉文公重耳即位。

前632年,晉楚城濮之戰,晉元帥先軫打敗楚國,稱霸中原。

前628年,晉文公薨,其子晉襄公即位

前627年,晉秦崤之戰,晉元帥先軫打敗秦國,接霸中原。

前625年,秦晉彭衙之戰,晉元帥先且居打敗秦國。

前621年,晉襄公逝世,其子晉靈公尚幼,國相趙盾掌握政權。

前620年,秦晉令狐之戰,晉元帥趙盾打敗秦國

前607年,趙盾弒晉靈公,立其叔晉成公即位

前600年,晉成公逝世, 其子晉景公即位

前597年,晉楚邲之戰,晉國敗績,楚莊王稱霸。

前594年,秦晉輔氏之戰,晉將魏顆打敗秦國。

前589年,晉齊鞍之戰,晉元帥郤克打敗齊國。

前582年,下宮之難。晉滅趙同、趙括,嬴姓中衰。

前578年,秦晉麻隧之戰,晉厲公打敗秦國。

前575年,晉楚鄢陵之戰,晉厲公打敗楚國。

前573年,晉厲公滅三郤,欒書、中行偃弒厲公,立悼公。

前558年,晉悼公逝世,其子晉平公即位,晉楚湛阪之戰,晉元帥中行偃打敗楚國。

前550年,欒盈為亂,范匄滅欒氏,晉國六卿共主國政。

前548年,晉國正卿趙武與楚國令尹熊圍(即之後的楚靈王)共舉弭兵之會。

前529年,晉昭公主盟平丘之會,晉出兵4000乘。

前506年,晉范鞅會盟17路諸侯,共言伐楚,弭兵之盟作廢。范鞅表現拙劣,晉霸業驟衰。

前497年,趙稷叛亂,中行氏、范氏附逆。

前489年,趙鞅驅除范氏、中行氏。

前475年,趙鞅告老,知伯荀瑤執政。

前453年,韓、趙、魏三家滅智氏。

前434年,晉哀公死,晉幽公即位。韓、趙、魏瓜分晉國剩餘土地,只有絳與曲沃兩地留給晉幽公。從此韓、趙、魏稱為三晉。

前403年,周天子封韓、趙、魏三家為諸侯,戰國時代開始,晉國名存實亡。

前376年,韓、趙、魏三國廢靜公,徹底瓜分晉地,晉國滅亡。晉靜公俱酒遷居東都洛陽鐘鼓樓,改姬姓唐。

前349年,韓、趙兩國殺晉君。

國君列表

晉國為周之宗裔,故為姬姓。後因王孫燮封遷於晉水而為晉氏,故為姬姓,晉氏。

君主姓名在位時間即位時間退位時間
唐叔虞姬虞 前1033
晉侯燮姬燮


晉武侯姬寧族


晉成侯姬服人


晉厲侯姬福

前859
晉靖侯姬宜臼18前858前841
晉釐侯姬司徒18前840前823
晉獻侯姬籍11前822前812
晉穆侯姬弗生27前811前785
晉殤叔姬殤4前784前781
晉文侯姬仇35前780前746
晉昭侯姬伯6前745前740
晉孝侯姬平16前739前724
晉鄂侯姬郤6前723前718
晉哀侯姬光9前717前709
晉小子侯姬小子4前708前705
晉侯緡姬緡27前704前678
曲沃桓叔姬成師14前744前731
曲沃莊伯姬鱔15前730前716
曲沃武公(前678年受王命稱晉武公,紀年沿用曲沃武公紀年)姬稱39前715前677
晉獻公姬詭諸26前676前651
晉惠公姬夷吾14前650前637
晉懷公姬圉1前637前637
晉文公姬重耳9前636前628
晉襄公姬歡7前627前621
晉靈公姬夷皋14前620前607
晉成公姬黑臀7前606前600
晉景公姬據19前599前581
晉厲公姬壽曼8前580前573
晉悼公姬周15前572前558
晉平公姬彪26前557前532
晉昭公姬夷6前531前526
晉頃公姬棄疾14前525前512
晉定公姬午37前511前475
晉出公姬鑿23前474前452
晉哀公姬驕18前451前434
晉幽公姬柳18前433前416
晉烈公姬止27前415前389
晉孝公姬頎32前388前357
晉靜公姬俱酒8前356前349
正卿諡號執政時間
郤榖
前633年—前632年
先軫
前633年—前627年
先且居
前627年—前622年
狐射姑
前621年
趙盾趙宣子前621年—前601年
郤缺郤成子前601年—前597年
荀林父中行桓子前597年—前594年
士會范武子前594年—前591年
郤克郤獻子前591年—前587年
欒書欒武子前587年—前573年
韓厥韓獻子前573年—前566年
荀罃智武子前566年—前560年
荀偃中行獻子前560年—前554年
士匄范宣子前554年—前548年
趙武趙文子前548年—前541年
韓起韓宣子前541年—前514年
魏舒魏獻子前514年—前509年
士鞅范獻子前509年—前501年
荀躒智文子前501年—前492年
趙鞅趙簡子前492年—前475年
荀瑤智襄子前475年—前453年
趙無恤趙襄子前453年—前425年
魏斯魏文侯前425年—前403年

其他資料

三國時期的晉國

主詞條:西晉

東晉

主詞條:東晉

五代十國時期晉國

唐末五代十國前期的割據政權,是後唐的前身,位於今山西、河北一帶。891年—923年,歷2主,李克用建立。唐大順二年(891年),唐昭宗冊封李克用為晉王,都太原,占據河東一地。907年,朱溫篡唐稱帝,建立後梁。晉王李克用仍然使用唐“天佑”年號,以“光復大唐”為政治口號,長期與中原的後梁對峙。後梁開平二年(908年)李克用死,子李存勖繼晉王位。乾化元年(911年)晉國在柏鄉(今屬河北)決戰中,大敗後梁兵,接著攻占幽(今北京)﹑魏(今河北大名北)等州,取得河北。龍德三年(923年)四月,李存勖稱帝於魏州,是為莊宗,改元同光,國號唐,史稱後唐。同年十月,滅後梁,十二月,遷都洛陽。    

晉國

政治

行政區劃

晉國早期的地方行政為都、邑兩種。“都”是指有宗廟的城市,沒有宗廟的都稱為邑。隨晉國土地的不斷增長,到春秋初期又興起一種名為“”的行政單位。縣是通過滅亡其他小國而形成的,國君將其封給大夫作為世襲的封地。縣都是由新占領的封地而設定,所以常位於國境邊緣,屬於軍政合一的單位。隨著滅國的增加,令得縣要比都和邑發展的得更快。而由於公室的衰微和世卿家族的興起,卿大夫們不斷兼併公室的領地,到悼公以後,連舊都絳也被置為縣了。晉國在春秋後期已經有四十九縣,並且都是“成縣”,也就是大縣。除此之外,還有為數不少的自大縣中分出的小縣。晉國的縣不同於楚國,其長官叫做縣大夫,也是可以世襲的,其權力幾乎和普通的邑大夫沒有區別。

據《中國行政區劃史·總論、先秦卷》中的晉縣考的考證,晉縣最早為武公時所設的荀縣,再為獻公時的耿、魏兩縣,其餘各縣則為文公、靈公、平公和頃公時所置。這些縣主要分布在黃河(古稱河水)與汾河流域,並遠離都城,處於邊地。

國都

晉的國都見諸於史的先後有唐、翼、絳、新絳等名字。唐叔虞受封時的都城在唐。春秋史籍《左傳》最早記載的晉都是翼。翼、絳之間的關係存在一定爭議,根據考古報告,唐和翼可能是一座城市,但翼、絳也可能只是一個城市的不同名稱。《晉國史綱要》考證翼、絳是指同一個地方,最初由穆侯從唐遷都於絳,獻公在位期間則對絳進行了擴建。《西周封考國疑》則認為國都自唐叔虞始封到晉侯緡時一直在翼,晉獻公時才遷都絳。晉景公十五年(前585年),景公遷都於絳山之北汾河澮河會合處的新田,稱之為新絳,這也是晉國最後的都城。不過歷代史書記載中,也有唐城在今太原市西南郊晉陽古城遺址之北的記載,但是缺乏充足的文物證據和史料證據,不被當代大多數所學者所認可。

曲沃也是晉國重要的城市,在晉國分裂時期是曲沃侯的都城,曲沃代晉後,武公在當地建造宗廟,做為祭祀歷任國君的地方。[14]

宗法

主條目:宗法

宗法制度是周朝封建制的基礎。宗法規定,國君的繼承者必須是嫡長子,其餘的兒子都稱為別子。別子要另立宗族,並做為宗族的始祖。別子的宗族也是由嫡長子繼承,稱之為大宗,其餘的兒子要新立為小宗。大宗歷代都以最初分出的別子為祖,稱之為“百世不遷之宗”,而小宗則每過五世就要和大宗脫離,這即是“五世則遷之宗”。春秋以後,晉國經過曲沃代晉與獻公時的盡除公族和驪姬之亂後,破壞了傳統的宗法制度,使得宗法制在晉國無法完全貫徹。武公以後的國君只尊始祖唐叔虞為祖,武公為宗,而唐叔至武公之間的各代君主都不再接受祭祀。獻公以後,嫡長子繼承制度也有所鬆動。惠公、文公、成公、悼公都是以庶子的身份繼位,由於宗法約束力的下降,令禮的影響也有所減弱,取而代之的是法制。[15]

官制

晉國在文公以前的官職有司徒司空司馬太師太傅。司徒在西周時為執政,後為因晉厘侯名為司徒,為避諱便被廢置。司空為掌管軍法的官員,司空則主要管理軍營和後勤。文公以後,晉國實行的是軍政合一的制度,文公時設卿,卿又稱將軍,他既是文職,也是三軍的長官。六卿也稱六正或六將軍,其中中軍長官為眾卿之長,稱為正卿、中軍將或者元帥

卿之下的官職又通稱大夫,大夫不僅是官職,同樣也是爵位。大夫也分上、中、下三種。並可以其司職而存在其他名稱。司空在西周本屬三公之一,卿制出現後,反倒成為了卿的手下,成為專司製造和刑法的大夫。晉國的司空多由世掌刑法的士氏擔任。

在教育方面,國君會委派一個大夫為太子的老師,稱之為,或太傅太師、師保等。如晉平公為太子時,悼公以叔向為傅。成公得位後,將卿大夫的子弟列為公族,並設定公族大夫進行管理。在地方行政區劃方面,晉國實行邑、縣兩種形式,其長官通稱邑大夫、或縣大夫。

晉國執掌刑法的大夫又稱士、理或司寇。六卿中的士氏(後稱范氏)也是以職務為氏。晉國的司寇士氏是世掌刑律的家族,原本是為在王室任職,西周末期因內亂而逃至晉國為官。由於晉在春秋時為諸侯盟主,司寇也會常為諸侯判案,有時連王室也會請士氏幫忙。

管理宗族事務與典籍的大夫一般叫做祝、宗、卜、史等。祝主要為祈福和禳災。宗也稱宗人,主要是管理國君的卿大夫的家庭事務。史則為記事書言,也兼觀察天象和整理宗族資料。史官中還有一個分支,稱為卜,是專事占卜一事。而專門管理和整理收藏典籍的史官又叫做籍。

在古代,宴請賓客或進行祭祀活動中總少不了音樂,晉國司職音職的大夫稱之為“師”。而外交方面的人才,又通稱“行李”或“行人”,因為重要的會盟和朝聘活動都是由國君或卿大夫親自參加,故而行人主要是處理一般性質的外交活動。

根據周制,諸侯的親衛軍稱做“公乘”和“公行”。其主管呼為“七輿大夫”,春秋後期,由於國君勢衰,七輿大夫遂不見於史。

土地

主條目:井田制

按周朝的封建制原則,晉國將土地劃分成若干份邑和縣分給公室和各級貴族。這些封地又會分為兩部分,一半是為公田,由擁有者派出人員經營;另一半則由庶民耕種,稱之為私田或份地。從春秋後期開始,由於社會的變革,大量的公田都無人耕種,傳統的制度便逐漸被改變。擁有土地的卿大夫們一反原本單一的畝制,紛紛自行規定畝制,將公田分給普通人民,再依私田的方式收稅,這也是春秋戰國之交的一大變革。

法制

由於晉國的宗法制度影響不強,所以變得格外重視法制,晉位於夏虛,常引用夏書來判案。晉也是成文法產生的故鄉。

文公四年(前633年),文公作“執秩之法”,這是第一步變革。襄公去世後,大權落於趙氏之手,執政的趙盾將文公所作的法制修改為“趙宣子之法”,其目的是為保持私家的利益。景公時期,景公不滿趙氏專權,特命士會到王室學習周禮,回國後,依周禮制定了“范武子之法”,這部法律旨在加公室而抵制卿族勢力。不久,景公就依這部法律誅趙氏。悼公時期,為表示友好,令士渥濁修改范武子之法,以緩和公室和卿族的關係。這五部法律內容都十分龐雜,類似於今天的憲法

春秋後期,晉的卿族十分強橫,在消滅欒氏後,六卿執政的局面已經形成。為了保持自身的權益,和打壓公室。執政正卿范宣子將刑法從總法用分出,單獨而成“范宣子刑書”,這部法律廢除了貴族特權。起初,這部刑法只是私藏於府,並沒有公開。待到四十年後的頃公十三年(前513年),六卿家族已經不能相容,趙鞅荀寅才首次於大鼎上刻上這部刑書。

婚姻

晉為姬姓國,是黃帝的後裔,有和姜姓通婚的傳統。晉的始封君唐叔虞的母親邑姜便是姜太公呂尚的女兒,後代國君也常與姜姓女子為妻。文侯的母親和夫人都出於姜姓;武公的妾為齊姜,獻公繼位後又娶她為妻並生穆姬和太子申生;文公流亡齊國後,齊桓公將女兒嫁給他;後期的平公也多次娶齊女。

因地處北方,其境和戎狄連線。從獻公即位後打破了“同姓不婚”的規則,先娶同姓賈國女子,後又娶唐叔虞流落在狄人部落的後代所出的狐氏女子,生文公;平公在位期間,其宮中就有四名姬姓女子。不僅於此,晉國還大量和狄人通婚,獻公所娶的大戎狐姬和驪姬都是姬姓戎女;之後的國君和卿大夫也常與戎人通婚。

文化

哲學與宗教

周朝實行“以德配天”的“天命觀”思想,這也是晉國在西周時期的主要意識形態。唐叔虞受封不久,在晉國發現了一種“異畝同穎”的嘉禾,便將它獻給成王,成王又要他轉交給東方的周公,周公特作《嘉禾》以示上天對周朝的眷顧。周室東遷後,平王作《女侯之命》勉勵扶立有功的晉文侯,其中就提到了“奉天”、“敬祖”、“明德”和“惠民”的思想。在文侯之後的晉國分裂時期,由於內戰的頻繁,令普通人民對“天命觀”產生了動搖,他們不再相信變化無常的上天。在《詩經·唐風》中有一首《鴇羽》就提出了“悠悠葵,曷其有常”的疑問。於是原本的“敬天保民”思想向著“重民”轉變。重民思想在春秋後期進一步發展為“愛民”,大臣師曠就勸諫平公要懂得節制和減輕國民的負擔,這樣才能獲得人民的支持而在與世卿的鬥爭中占得優勢。

晉國深信占卜,並有“卜”、“筮”、“占星”、“原夢”、“看相”和“音兆”等多種形式,其中又以最為常見。《左傳》所載的各國卜筮活動約八十多次,而晉國就占去一大半。獻公晚年欲立驪姬為夫人,就先後運用卜和筮兩種方法。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卜筮在春秋後期已淪為一種形式,人的意志已蓋過“神”的意志。趙鞅在同范氏、齊、鄭聯軍作戰之前占卜,便出的結果是不吉,但他甘願違卜作戰;另一次在攻打衛國時,形勢對己方不利,他就以占卜不吉為由班師回國。

文字

春秋時代開始,各地諸侯相爭,而原本周文化獨尊的局面逐漸破壞,各地區文化開始有“本地化”的改變趨勢。到了戰國時代以後,這種情況更明顯,在文字使用方面可以粗略依照地域分為五大系統:東方齊系、東北燕系、南方楚系、北方晉系和西方秦系文字

各國文字

各系統的文字大體上相近,只有小部份文字有所差異,因此彼此文書往來並沒有太大問題

晉國所使用的文字多見於甲骨青銅器、陶器和貨幣等材料上,其中以春秋時的作品最為常見。從山西洪洞出土的春秋晚期甲骨中的文字筆畫纖細,與殷墟發現的商朝甲骨文的字型不同,而和春秋戰國時的青銅銘文接近。

二十世紀以來已經多次出土了晉國的盟誓載書,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於晉都新絳所在的山西侯馬東周古城出土的《侯馬盟書》,這批盟書都是由毛筆用朱紅墨水寫就於玉石片上,從書中嫻熟的筆法可看出筆墨在當時已使用了很長時間,其文字的整體風格一致,字形和楚國文字相似。書中的文字是研究古代文字書法的珍貴材料。盟書中的文字的特點有:

  1. 一字多形。其中又分以精簡筆畫形成如“從”字,或因偏旁易位而形成的,如“助”,通常都有三種寫法。從盟書文字可知這種情況十分常見,如“敢”有九十餘種寫法,“嘉”的寫法更多達一百多種。像“亟”這種可以組字的部首本身也有十餘種寫法,當它用來做部首組成其他文字時,會顯示更加複雜;
  2. 通假字。漢時成書的《說文解字》雖然認為通假是造字六義之一,但其並非是造字的原則,而是在現成文字不足的情況下採取的權宜之計,如“是”與“氏”,“俞”和“偷”的通假都是如此。從現成的盟書中整理的文字中,本字有三百八十一個,存疑的四十六字,加再上一部分現已殘缺的文字,由此可知當時的日常文字數量已頗為豐富;
  3. 合字。除上述兩點外,盟書文字還保存有不少合字,像“子孫”寫為“□”、“大夫”寫為“□”等等。合字通常是不會造成誤解的專名。另外,盟書中還發現了作者特意而加的標點符號約四十七處。

而從《左傳》的記載還可看出當時的人們已經初步形成文字學,師服所說的“嘉耦曰妃、怨耦曰仇”和史趙的“亥有二首六身”都被認為是對文字的研究。

史學

晉國的史書稱《乘》,乘是取載之意。世掌典籍的大夫家族稱為“籍氏”。而太史則主要記載言行,其中較為知名的人有董狐,時稱“良史”。當時史與籍有所不同,分司記載和收藏。《乘》在戰國初期還存在,諸子典籍也多有引用,但晉乘中的記載不見於孔子所刪采的《春秋》和其傳。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晉乘》被視為“百國春秋”而被付之一炬。而漢武帝之後,又罷百家,尊儒術,《晉乘》從此散佚,後世的《漢書·藝文志》及《隋書·經籍志》均無任何記載。現存的《晉乘》四十二則是為後人偶獲,每則只記一事,並且不記年月,都為晉文公時期的事跡,內容多為采自《韓非子》等書。

由於史官司職不同,在春秋時發展出以記言為主的題材。《國語》就是本記言的史書,其中的《晉語》有九篇,占全書的二分之一。

史官另一個重要職責是整理的記錄國君及貴族階級的世系,六卿中知氏的成員知果預言家族將滅,就在太史處登記,從知氏中分出,新立輔氏。後知氏被滅,輔氏得以倖免。另一方面,卿大夫家族也有自己的私人史官,主要記載自家家史,戰國成書的《世本》就多數引用了家史。

天文和曆法

主條目:夏曆

早在西周時期,晉國就對日月行星的運動及二十八星宿有所了解。《詩經·國風·唐風·綢繆》中就出現了“三星在天”、“三星在隅”等記載,這當中的三星即是指參星。西周時,中國已經用歲星進行紀年,人們又將黃道附近一周天自西向東分為十二個等分的星域,稱為“十二次”,每一次以二十八宿中鄰近的幾顆為界域,歲星(即木星)每年約運行一次,十二年就運行一周,如果歲星在星紀就稱為“歲在星紀”。歲星一方法用來調整曆法並指導農事;另一方面也用作占卜。

繼“十二次”之後,當時人們還創造出“分野說”,將天上的十二次同地面聯繫起來。如實沈就是晉星。卜官還會依據星域中的異常來推測其對應國家的吉祥,這就是占星術

晉位於夏虛,啟夏政,故而曆法不用周曆,而是使用夏朝的夏曆。夏曆正月為建寅之月,相比周曆,其在農物方面更加科學。當時雖還未形成“二十四節氣”,已知晉國人是用“分”、“至”、“啟”、“閉”八個節氣來對應春分、秋分、夏至、冬至、立春、立夏、立秋和立冬。

夏曆是一種陰陽曆,歲差是以置閏來調整的。在西周時,人們已經知道調整置閏的適當時期。邁入春秋後,又懂得了十九年七閏法。此外,晉國人還以月相來記日,用“朔”表示每月的初一,以“朏”表示初二或初三。

發源於商朝的乾支紀日法在晉國已經非常普及,廣泛運用於社會各階層。在記時方面,則以“雞鳴”、“眛爽”、“旦”(日出)、“大昕”、“日中”、“日昃”、“夕”(日入)、“昏”、“宵”與“夜中”(夜半)共十時為表記。這種記時方法一直使用到南北朝時期。

數學

是春秋時期手工業者常用的工具,《周髀算經》記載的勾股定理就是人們在運用規的過程發現的。並不曾見晉國運用勾股定理的直接記載,但根據史書所載的記錄來看,他們實際是懂得勾股定理的。

珠算的前身“”在春秋時的晉國也獲得廣泛運用。平公在位時期,其母晉悼夫人賜予參加修築杞國城墻的工人酒飯,絳縣一位沒有兒子而只好親自去建城的老人也參加了酒席。有人懷疑他的年紀,老人以乾支紀日做答:“臣生之歲,正月甲子朔,四百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於今三之一也。”,官吏將答案回饋到朝廷,師曠、史趙和士文伯根據一年約等於個甲子心算出答案,師曠認為是“七十三年矣”,運用的方法類似:約於等於445;士文伯得出“二萬六千六百六十天”,是以癸未距甲子四十日,採用再;史趙的答案“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數也”比較特別,杜預認為這是“亥字二劃在上,並三六為身,如算之六”,史趙採用的實際就是籌算。

定公二年(前510年),晉國聯合諸侯大夫為王室修繕成周,晉國世襲司空的士氏成員士彌牟主持了這項有晉、魯、齊、宋、衛、鄭、曹、莒、薛、杞和小邾共十一個諸侯國參加的浩大工程。這項工程在三十天就告竣工,士彌牟在修建過程過不僅進行土方計算,而且還運用物理學中的求功原理,並連同工程所需的材料和工人口糧都一一列出,交給各個諸侯工程隊。從這項工程可看出當時的人們在建築工程運籌方面的成就,這也是先秦土木工程的一大傑作。

醫學

由於傳統天命觀和巫術的普及,以至晉國在醫學方面的成就並不出色,國君或大臣生病通常是請其他諸侯國的醫生幫助。晉景公病重期間,首先是請桑田巫進行驅癘祈福,在他無能為力的情況下才請秦國的醫緩來醫治,病入膏肓的景公終因錯失醫治良機不久後就去世了;後來晉平公生病,仍然是先採用占卜的方式,最後才又向秦國求醫。秦國派醫和前來醫治,直言是因縱慾所致。直到春秋末期,晉國才擺脫巫術對醫學的干涉。趙鞅生病後,下屬直接請扁鵲來治療,三天后就已康復。

晉國雖因巫術的盛行阻礙了醫學和發展,但在藥物的運用、常見疾病的預防與治療以及人體健康和環境之間的關係仍有了解。晉景公原本想遷都到郇瑕之地,大夫韓厥認為當地“土薄水淺”居住在那種地方容易患上風濕和關節炎之類的病症。在他的建議下,景公最終改遷於“土厚水深、居之不疾”的新田

由於春秋後期的氣候反常,傳染病在各諸侯國較為流行。疾病的傳播也時常影響到國家的軍事行動,各國為了人民的健康都以各種方式預防疾病的傳染和擴散,但都沒有好的治療方式,只能消極的預防。晉國曾因預防不力受到鄭國子產的指責。直到《山海經》成書後,人們才已初步掌握一些傳染病的治療方法。

藥物學

晉國對藥物的知識也很豐富。驪姬之亂時,驪姬欲謀害太子申生,暗中在申生祭祀的食物中放入和堇,這兩種劇毒之物導致“祭地,地墳,與犬,犬斃,與小臣,小臣亦斃”,令晉獻公對申生大為不滿。此外,晉國在藥量方面也有經驗。晉文公令醫衍毒殺衛成公時,醫衍因接受成公大臣衛寧俞的賄賂,便減小藥量,終令成公能保全性命。不僅於此,當時還懂得了用偏方治病。趙鞅家臣胥渠的病情需要食用騾肝才可以痊癒,趙鞅殺掉自己的白騾作藥方為他醫治,最終取得顯著療效。

音樂與詩歌

在西周時,各地的諸侯每逢冬天都會去朝見天子。天子也會於此時在宗廟主持對祖先的祭祀,諸侯則會助祭。在祭祀過程所演唱的便是《詩經》中的雅頌。而國風則是由天子委派的史官在各地蒐集的民歌,再由樂師加工並配樂。《詩經·國風》中收有的晉國民歌都集結於魏風和唐風。其中《魏風》有七篇,分別是:《葛屨》、《汾沮洳》、《園有桃》、《陟岵》、《十畝之間》、《伐檀》、《碩鼠》;《唐風》為十二篇:《蟋蟀》、《山有樞》、《揚之水》、《椒卿》、《綢繆》、《杕杜》、《羔裘》、《鴇羽》、《無衣》、《有杕之杜》、《葛生》和《采苓》。以上詩歌的內容豐富,題材也極廣泛,在描寫手法上採用鋪陳、比、興等多段手段。這些詩歌中,有的描述軍隊生活,如《伐檀》和《鴇羽》;有的描寫普通農民的生活,如《十畝之間》和《采苓》;有些是反映新婚生活的愛情詩,如《綢繆》、《葛生》;而像《伐檀》與《碩鼠》則屬於政治諷刺。此外還有許多不見於現存《詩經》的詩歌,常常被《左傳》所引用。

《詩經》在春秋以後的晉國也占有重要地位,不僅是日常必讀物;另一方面也是各國卿大夫在外活動委婉的表達意見的方式。《左傳》記載的類似活動中,《詩經》被引用達二百三十五次,其中又以晉國所占比例最高。除被官方收集的以外,普通人民自編的多數詩歌早已湮沒於歷史長河中無法倖存。

古代的詩歌多為以樂器伴奏,稱之為弦歌;而普通人民在農事、狩獵、捕漁和伐木時即興演唱的詩歌,因沒有樂器伴奏,便叫做徒歌,又稱“謠”。晉國使用的樂器種類繁多,並按種類分為八音。分別是:

種類

樂器

柷敔

由於晉國在春秋是盟主,對外活動甚多,所以備有一種規模龐大的樂工團隊。同時因對外戰爭的勝利,戰敗方常以樂器、樂師為賄賂,其中以“鄭衛新聲”聞名的鄭國就多次賂賄以大量的樂器和樂師。原本按周朝禮制,天子才可以享受一列八人的舞蹈、諸侯為一列六人、大夫則為四人一列。而到春秋後期,不止諸侯開始僭越用天子之禮,甚至連普通的卿大夫也能光明正大的使用八倄了。而作為音樂人才交匯處的晉國,還出現了師曠這位馳名列國的音樂家。

樂理

孟子·離婁上》中說:“師曠之聰,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這五音就是指“宮”、“商”、“角”、“征”和“羽”,是由音的高低而制訂的。六律又分陽律和陰律,陽律原本是指用作確定音調的六根竹管,分為“黃鐘”、“太簇”、“姑洗”、“蕤賓”、“夷則”及“無射”,陰律則為“大呂”、“夾鍾”、“中呂”、“林鐘”、“南呂”與“應鐘”,又稱“六呂”,陽律和陰律可合稱為十二律。晉國當時已經懂得用三分損益法來確定六律,師曠還常將五行學說和五音六律相結合,用以勸導平公。

軍事

周朝的軍制是天子六軍,諸侯大國三軍,次等諸侯國二軍,小國則只有一軍。曲沃莊伯時期獲周厘王命為侯,擁有一軍。曲沃代晉之後的獻公時期,開始作二軍,並以太子申生將下軍,自己將上軍。文公在位之後,於被廬作上、中、下三軍,此為三軍制之始。之後又於清原新增新上軍和新下軍,使軍制擴充為五軍。晉襄公時,因一批老臣相繼去世,便又恢復為三軍制。晉厲公時又擴充為六軍,以提拔新人。悼公在位後,再度恢復為三軍,至此直接春秋末年,晉國一直保持三軍制不變。三軍的長官是由執政擔任,每一軍都有一將一佐。其中以中軍將為最高軍事長官,同時也是執政正卿。

在文公以前,軍隊的最高統帥是國君,每逢戰事,國君多會親自迎戰,為國君駕車的人立於戰車之左,稱之為“御戎”;國君本人居中,主要指揮軍隊;在國君右邊,還會有一名“戎右”執長兵器打擊敵方戰車。從城濮之戰後,國君一般不會親自出戰了,而是由正卿取而代之。

晉國的軍隊又分車兵和徙(步)兵兩種。車戰是春秋時期主要的作戰方式,晉國的車兵皆為甲士。甲士,也稱為士。他們都是國人組成,國人都居於國都周圍,是下層貴族的一種。士的職責就是“執干戈以衛社稷”,由於是子孫相繼的世襲軍人,所以他們不會直接參與農作。士在出征時需要自帶裝備和補給,並會用數名家丁做後勤。

車兵雖為晉的主要武裝力量,但由於甲車耗費甚大,而甲士人數有限,為了擴展軍力,不得不徵集庶人入伍,稱之為卒伍。庶人本是自由耕種的農民,他們農時要自己耕作,閒時則應徵入伍,作為徒兵或做雜役。

由於位處北方,為了與戎狄對抗,晉於獻公時一度設定步兵,當初僅左、右二行。文公新加中行,形成中、右、左三行,並以荀林父為中行主將。但三行存在時間甚短,三年後,就將三行改制為上、下兩新軍。之後,晉便再也沒有設定過步兵了。

外交

在西周時代,晉國是周朝北部重要封國,為抵禦戎狄的重要屏障。進入春秋以後,晉國不斷併吞周圍的諸侯小國與戎狄領地,實力大增。齊桓公去世,晉國進入爭霸行列,文公時在城濮之戰中擊敗楚國,躍升為諸侯霸主,開始長期主導華夏諸侯的政治。

齊國

齊國是周朝的母舅之國,其始封君姜太公之女邑姜便是武王正妃,成王和唐叔虞的母親。在西周時,晉齊君主曾同事周康王。雙方不僅是同僚,也經常通婚,獻公時的太子申生穆姬之母就是齊女;文公流亡齊國期間,齊桓公對他禮遇有加,並將女兒嫁給他。齊桓公去世後,齊國出現君位之爭,其霸業衰落,從此進入到晉楚爭霸時代。此後的齊國雖然為晉的盟國,但又欲挑戰晉國的霸權,雙方最終景公時期發生鞍之戰,齊國戰敗。此戰之後,身處海濱的齊國雖然表面親晉,私下卻極力擴張其在東方的勢力。晉國自平公以後,內部卿大夫鬥爭激烈,齊國便開始以東方霸主自居,並多次與周邊小國盟會。

秦國

秦國在東周才立國,其始祖因助平王有功而封為諸侯,獲賜周室故地。到獻公時期,晉國向西用兵取驪戎之地後,兩國領地有所接觸,並開始互相交流。一方面兩國長期通婚,成語“秦晉之好”就是形容雙方的聯姻。惠公、文公則是由因秦穆公的幫助才得以即位;另一方面,隨著兩國領土的擴張,也面臨著衝突。文公去世後,一心求霸的秦穆公乘晉國國喪伐鄭不成,被晉國先後在餚之戰和令狐之戰中擊敗。兩國自此由原本的友邦變成敵對,秦國開始聯楚及勾結北狄來打擊晉國。在景公和厲公時代,晉國多次被秦、楚合擊。忍無可忍的厲公派呂相出使秦國,送出著名的呂相《絕秦書》為戰書,聯合齊、宋、衛、鄭、曹、邾和滕共八國之師伐秦,在麻隧之戰中大敗秦國。秦經此一役,幾世不振,元氣大傷,從此不再對形成晉國西部威脅。兩國對峙了八十多年後,到平公十一年(前547年),才在長期居於晉國的秦景公之弟後子針的調解下恢復關係。

楚國

晉、楚在西周時也曾為同僚。進入春秋後,楚國積極向北擴張,兩國因為利益而發生戰爭已是不可避免。但文公流亡國外時,曾在楚國受到楚成王的禮遇,文公沒有好的理由和楚國開戰。直到宋國親晉叛楚後,楚國發兵攻宋,晉國便以救宋的名義同楚國交戰,在城濮之戰中打敗楚國。晉國從此確立了霸權,原來親楚的鄭、魯等國都選擇了和晉國結盟。此後的百多年間,晉楚兩國多數爆發大戰,但兩國實力相差不大,雙方都沒有辦法完全壓過另一方。到春秋後期,晉國內部的鬥爭激烈,無暇對外爭霸,便與楚國簽訂第二次弭兵之盟,自此退出爭霸的舞台。

由於晉楚長期對峙,雙國那些在政治鬥爭中失敗的大夫或家族往往會選擇逃往敵對國家,以保存自己,成語“楚材晉用”就是指楚國的人才為晉國所用的典故。比如晉國的伯宗被三郤所害後,其子伯州犁便逃往楚國為官;而仕晉的苗賁皇、申公巫臣原本都是楚臣,因為家族被滅或與權貴不睦才出走他國。

與戎狄的關係

晉國與北方的戎狄毗鄰。戎狄並不是一個整體,而是當時對非華夏族群體的通稱。這些戎狄部落有些很早就已居於晉國周邊,有些則是受平王東遷的影響遷徙而至。

條戎、奔戎及北戎

位於晉國和王室之間,活動於今山西絳縣夏縣中條山附近的條戎奔戎是最早和晉國接觸的。在西周晚期的周宣王三十六年(前792年),晉穆侯隨周宣王伐條戎、奔戎並最終獲勝。

北戎則是活動於今山西和河北北方的山戎,其最大的一部又稱無終。晉穆侯在位期間曾大敗北戎。穆侯以後,齊桓公率諸侯將多次侵犯北燕、邢、衛的北戎擊潰,北戎至此衰落,並服於太行山一帶的赤狄。北戎在悼公時一度與晉國和談並達成近三十年的和平,直到無終聯合狄戎各部攻擊晉國為止。這次戰爭中,晉國改用步兵大敗聯軍。

白狄

對晉國最有威脅的要數白狄,這支狄族散布於今陝西境內的黃河沿岸一帶,是曾摧毀西周的犬戎別部。春秋以後,白狄逐漸分為兩部:一支仍居原地;一支則越過黃河進入河北正定一帶。自晉獻公以來,晉國多次與堅守故地的白狄發生戰爭。晉成公以後,在晉秦兩國的夾擊下,這支白狄不得不一時服晉。

向東發展的白狄後來又分為鮮虞三部。其中以鮮虞最強,其餘兩部都臣服於它。第二次弭兵之盟以後,中原戰事告於平息,控制晉國的政權的六卿便向東北擴張以增強各自實力。肥國首當其衝的被中行氏所滅,並在接下來的三年間,又多次圍攻鮮虞並迫降鼓國。鮮虞由此羽翼盡去,但其實力仍強,晉國多次被其攻擊,損兵折將不在少數。鮮虞甚至於定公六年(前506年)仿中原制度建立的中山國,受到范鞅與衛國聯軍的攻打。十年後,晉六卿內亂,中山國參加了齊、魯、衛三國攻晉的行動以救范氏、中行氏。進入戰國以後,中山成為除戰國七雄以外的北方強國之一,並持續對三晉形成威脅。

晉國和白狄雖曾多次發生戰爭,但雙方的關係也一度良好。驪姬之亂後,晉文公流亡白狄部落達十二年之久。厲公時期,白狄受到秦景公的欺騙,憤而之下選擇與晉國結盟。

赤狄

赤狄是除白狄以外較有實力的一支,主要分布於今山西東南的方山、盂縣昔陽武鄉一帶。它們在晉獻公時又稱“東山皋落氏”,一度嚴峻威脅著晉國。晉文公時先後在勤王成功後獲得天子所賜的南陽之地,再加上通過戰爭獲得的五鹿,對赤狄形成了包圍之勢。晉襄公以後,赤狄便分裂為潞氏甲氏留吁鐸辰和嗇咎如五部,其中以潞氏最強。晉成公還將女兒伯姬嫁給潞氏君主嬰兒為夫人。由於嬰兒性格懦弱,大臣鄷舒擅權,他不僅弄傷嬰兒眼睛,還將伯姬殺害。晉景公大怒,命荀林父滅潞氏,嬰兒也被俘虜。第二年,晉國又連線滅掉了赤狄餘下四部。赤狄滅亡後,其殘餘一部分華夏化,另一部分則北奔,後來形成了漢朝時的高車族。

狐氏戎

狐氏戎主要活動於今山西太原以西的呂梁山,是晉國始祖唐叔虞流落到戎人地區所出的後代,狐氏大戎與晉國的關係較好,晉文公的母親大戎狐姬便是狐氏戎女子,狐突狐毛狐偃父子都在晉國為官,是文公、襄公時期有影響力的家族。

驪戎

位於今陝西臨潼一帶的驪戎跟晉國並不接壤,但晉國在獻公即位的第五年就滅驪戎,取驪姬而歸。驪戎由此成為晉國的飛地,直到十多數年後,獻公滅掉虞、虢、耿、魏等國才將晉國本土和驪戎之地相連。

陸渾之戎

陸渾之戎也是一度強大的戎族,原居於今甘肅敦煌一帶的他們在西周時與周宣王所率的南國之師戰於千畝,周師損失甚大。晉惠公被秦國打敗後,使計誘其東遷於伊川(河南嵩縣),因伊川位於晉國境內黃河之南,故又稱“陰戎”。東遷的陸渾之戎從此成為了晉國附庸,其後又分裂為居於西部的“姜姓之戎”和居於東部的“允姓之戎”。晉國自平公以後,霸權日衰,陸渾之戎改與楚國親近,最終被晉荀吳所滅。

其他

其他較常見的戎狄部落還有居於今山西平陸一帶的茅戎、居於河南伊水、洛水附近的伊洛之戎。這些戎狄除鮮虞所建的中山國以外,剩下都被晉國所滅,其部眾成為了晉國的人民。

經濟

農業

晉國本是建於夏虛,即夏朝的故地,為中華文明發祥地。當地在晉國立國前便存在了已發展很長時間的古唐國。而晉國又為善農的周人所建,周人的祖先是后稷,其善播百穀,為唐虞時代的農官之長,故而晉國在農業發麵甚有經驗。由於西周時代的晉國地域狹小,發展不大。至晉文公時代,由於領地的不斷擴張,以及諸侯霸主的地位獲得了大量貢賦,令境內農業規模迅速發展和繁榮起來。

據古籍《世本》的記載,古人最早使用的農業工具是神農及堯舜時代所發明的(lěi)和(sì)。所謂耒,是木製的尖刃,形似一端被削尖的木棒;耜則為木、骨等材料打磨而成的平刃農具,狀如大。由於技術的革新,到商周之際,原為其材料為木、骨的耜頭也便改以青銅所製造,這即是現代所稱的鏟,當時則叫做“錢”。與此同時,耒則演變成為。到春秋後,當時的主要農具還有鋤,這些當時社會所常見的器物也反映於當時人們的命名風格上,如晉大夫伯宗之子伯州犁;甚至莒國還有國君為莒犁比公,其本名又做買朱鋤。除此之外,晉國所見的農具尚有钁和夯錘。

由於犁的出現,農業技術也就逐漸從原始的刀耕火種向著深耕細作發展。最初,人們還只是用人力來挽犁,在春秋中後期晉國早出現了耕。六卿中的范氏和中行氏在政治較量中失勢後,其原用作祭祀的牲牛也被迫成為從事農耕的役畜。

手工業

西周時代晉國的手工業發展如何還所知甚少。進入春秋時期後,社會有所變革。晉文公即位後實行“工商食官”的政策,手工業由官營為主,其主管為大司空。政府直接控制手工業的生產,而工人則是以世襲的方式來傳承。官營的手工業以生產兵器、戰車、鎧甲等戰爭用具和社會上層必需的禮器、食品、服飾和錢幣為主。而建築領域則以庶人為主體,再輔之專業的工匠。

除官營的外,晉國還存在著由勢大貴族私營的手工業,通用於其家族來建宗廟和鑄祭器。貴族掌握的手工業雖然在性質上與國營的手工業相差無幾,但不可以稱為“官營”。此外則還有民間以家庭為單位的手工業生產,主要是種桑采麻與養蠶織帛。到春秋後期,社會繼續變革,伴隨貴族私營手工業興起的則是官營手工業的衰落。於是晉悼公實行“公無禁利”的政策,從此庶人也可以棄家從工,到戰國初期便有了以鹽鐵致富的工場主。

戰國的《考工記》所載的手工業有三十餘個工種,自文獻與出土文物來看,晉國的手工業是分為金屬冶煉紡織染色、製革、制陶、車船、製鹽、營業和玉石漆器加工八種。

商業

在春秋早期之前,實行的是“工商食官”,商人工人都屬於政府管理,並且是一種世襲的制度,居住於市井之中,不得隨意改變職業和遷徙。春秋以後,已經開始出現私營商業,那些成功的商人的政治地位也較高,能像外交人員一樣到處活動。商業的發展對舊有制度的衝突也是巨大的。其中最為突出的便為土地成為了商品。晉悼公時期的魏絳勸悼公與北戎談和的建議中就一條是“戎狄荐居,貴貨易土,土可賈焉。”。到三家分晉之際,則又出現了私人間的封地交易。

貨幣

主條目:布幣

晉國使用的貨幣主要為海貝。貝的單位為“朋”,一般要十枚貝為一朋。由於貝產于海濱,處於內地原晉國並不易獲得,隨著經濟的發展,貨幣的流通量也增多,海貝已經供應不足了。於是改用骨或仿製成貝的形狀。另一種布幣實際就是種名叫鏟的農具,西周時又稱之為錢或鎛,布即是鎛字的假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