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隧道 -超自然現象

時空隧道

超自然現象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時空隧道是從一個時間一個地點到另一個時間另一個地點的通道,是一種當前歐美科學界熱衷探索的超自然現象。

在他們的眼裏,好像隻過了一瞬間,但在我們這個三維空間來說,就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甚至幾年。*

古時,有一句得道成仙之語:"洞中才數月,世上已千年。"但在現實生活中確有其事,這正是當前歐美科學界熱衷探索的超自然現象,稱之為"時空隧道"。這也證明在中國古代可能發現過"時空隧道"。

  • 中文名稱
    時空隧道
  • 外文名稱
    The time tunnel
  • 類別
    超自然現象 天文
  • 本質
    通道

理論假說

美國物理學家斯內法克教授認為,在空間存在著許多一般人用眼睛看不到的、然而卻客觀存在的時空隧道,歷史上神秘失蹤的人、船、飛機等,實際上是進入了這個神秘的時空隧道。有的學者認為,時空隧道可能與宇宙中的黑洞有關。 宇宙中的時空隧道“黑洞”是人眼睛看不到的吸引力世界,然而卻是客觀存在的一種時空隧道。人一旦被吸入黑洞中,就什麽知覺也沒有了。當他回到光明世界時隻能回想起被吸入以前的事,而對進入黑洞遨遊無論多長時間,他都一概不知。

時空隧道時空隧道

美國著名科學家約翰·布凱裏教授經過研究分析,對“時空隧道”提出了以下幾點理論假說:

1、時空隧道是客觀存在,是物質性的,它看不見,摸不著,對于我們人類生活的物質世界,它既關閉,又不絕對關閉---偶爾開放。

2、時空隧道和人類世界不是一個時間體系,進入另一套時間體系裏,有可能回到遙遠的過去,或進入未來,因為在時空隧道裏,時間具有方向性和可逆性,它可以正轉,也可倒轉,還可以相對靜止。

3、對于地球上物質世界,進入時空隧道,意味著神秘失蹤;而從“時空隧道”中出來,又意味著神秘再現。由于時空隧道裏時光可以相對靜止,故而失蹤幾十年就像一天或半天一樣。令人不可思議。

相關說法

1、“時間停止”說,對于地球上的物質世界,進入時空隧道後就意味著失蹤,而重新從中出來時又意味著神秘再現。這表明時空隧道與地球不是一個時間體系,它的時光是相對靜止的,因而無論失蹤三年五載,或者幾十年數百載都如同一時一日,抑或從失蹤到再現的時間為零。

2、“時間可逆”說,即“時空隧道”中的時間是倒轉的。失蹤者進入這套時間體系裏,有可能回到遙遠的過去,然而當時間再次出現逆轉時,又把失蹤者帶回到失蹤的那一刻,結果就出現了神秘的再現。

3、“時間關閉”說。“時空隧道”是客觀存在的物質性世界。它看不見也摸不著,對于人類生活的物質世界,它既關閉又不絕對關閉,有時也偶爾開放一次。這一開就造成神秘失蹤,後來又一放,失蹤者就再現了。

研究考證

南極迷霧

據《真理報》報道,1995年美英兩國在南極洲進行科學考察的科學家們發現,南極上空的迷霧讓時光倒流三十年!

美國物理學家馬瑞安·麥克林告訴研究員們註意觀察1月27日南極洲上空的那些不斷旋轉的灰白色的煙霧。最初,他們認為這些隻是普通的沙暴。但是這些灰白色的煙霧並沒有隨著時間的進程而改變形狀,也沒有移動。研究人員決定認真研究這種現象。他們發射了一個氣象氣球,氣球上裝備了測定風速、溫度和大氣濕度的儀器。然而,一經發射,這個氣球就急速地上升,很快就消失了。

時空隧道時空隧道

過了一會,研究人員利用拴在氣球上的繩子收回了這個氣球。但是,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這個氣球的計時器顯示的時間是1965年1月27日,正好提前了30年!在確認氣球上的儀器沒有損壞後,研究人員又進行了幾次同樣的試驗。但是每次都表明時間倒退了,計時器顯示的是過去的時間。這個現象被稱作“時間之門”。研究人員向白宮做了匯報。

人們推測南極洲上空的那個不停旋轉的空間是一個可以通往其他時代的通道。而且把人送往其他時代的研究項目也已經開始。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正在為這個可能會改變歷史進程的研究項目的控製權而展開激烈的爭奪。目前尚不清楚美國當局會在什麽時候批準這項試驗。

時間機器

著名的俄羅斯科學家內克雷·克茲列夫實施了一項試驗來證明從將來返回到過去是可能的。他通過假設即時的信息可以通過時間的物理特徵進行傳送來證明他的觀點。內克雷·克茲列夫甚至假定,“時間可以完成工作並且能夠產生能量”。一位美國物理學家也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時間在這個世界出現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眾所周知,我們每個人在不同的情況下對時間進程會有不同的感覺。曾經有一次,閃電擊中了一位爬山者。後來這位登山者告訴別人,他看見閃電進入了他的胳膊,並且沿著胳膊緩慢移動;閃電把他的皮膚和組織分開了,使他的細胞碳化。他覺得那種刺痛的感覺就好像是在皮膚下面有無數個刺蝟在刺自己。

俄羅斯的蓋納迪·比利莫夫是一名反常現象研究員、哲學家,寫過大量的專著。他在報紙上發表了論文《時間機器:加速前進》。他描述了在瓦蒂姆·車諾布羅夫領導下,一些熱衷于時間研究的人所負責實施的唯一一次試驗。瓦蒂姆·車諾布羅夫早在1987年的時候,就開始利用地磁泵來製作時間機器。現在,這些研究人員可以通過對磁場施加特殊的沖擊來減慢或者加速時間的進程。在試驗室設備的作用下,最大限度地減緩時間可以高達每小時1.5秒。

時空隧道時空隧道

2001年8月,在俄羅斯的伏爾加格勒地區的一個偏僻的森林裏對一個新型的時間機器進行了試驗。這個機器即使隻用汽車的電瓶作動力,能量很低,但它改變時間的幅度仍達到了3%。時間的改變是由對稱的晶體振蕩器來記錄的。

最初,研究人員花5分鍾、10分鍾、20分鍾來操作這台機器,最長的一次時間延緩持續了半小時。瓦蒂姆·車諾布羅夫說,人們覺得仿佛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他們可以同時感受到“這邊”和“那邊”的生活,仿佛空間完全開啟了。“我實在無法描述當時我們所經歷的那種不同尋常的感受”,瓦蒂姆·車諾布羅夫如此回憶。

不可思議的爆炸

任何一家電視公司以及廣播公司都沒有對這件令人驚訝的事情進行報道。蓋納迪·比利莫夫說,他們甚至沒有將這次試驗的結果通報最高領導人。然而,他又說,早在斯大林時期就有一個專門研究平行世界(ParallelWorld)的研究所,由學者庫查托夫和伊奧澳夫所進行的試驗的結果可以在檔案裏找到。

1952年,蘇聯FBI領導人貝利亞開始立案調查那些試驗的CIA參與人員,結果有18名專家被槍決,59名物理學在讀博士生和博士被關進了監獄裏。研究所在赫魯曉夫的領導下重新開始了研究,但在1961年,一個試驗平台和8名一流的專家突然全部消失,進行試驗的這所建築周圍的一些樓房也都倒塌了。從那以後,蘇聯政治局和部長委員會決定暫時停止這些對“不可預測的時代”所進行的研究。直到1987年才恢復試驗。

1989年8月30日,一次悲劇發生了。位于安州島的這家研究所的分支辦公室發生了劇烈爆炸。爆炸不僅破壞了重達780噸的試驗艙體,而且也毀掉了這個佔地兩平方公裏的小島。關于這個悲劇的一種說法是,載有3名實驗者的艙體在另外的空間中或者是在進入另外的空間的過程中撞上了一個巨大的物體,可能是小行星一類的東西。因為喪失了動力系統,艙體很可能留在了另外的空間中。

保留在檔案中的關于這次試驗的最後記錄這樣寫道:“我們馬上就要死掉了,但是我們仍然在進行試驗。這裏很黑。我們所看見的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兩個;我們的手和腿都變得透明,我們能夠透過皮膚看見血管和骨骼。氧氣供應還可以滿足43小時,但是生命支持系統破壞得很嚴重。給我們的家庭和朋友以最好的祝福!”然後信號就突然中斷了。

地中海的無底洞

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時空隧道,關于這個未解之謎一直都受到科學家們的關註,各國的研究人員都嘗試想要找到這個時空隧道,對于時空隧道的在哪裏的傳言也很多,有人說在喜馬拉雅山的山頂,有人說在太平洋的深海溝,不過說法最有可能的是地中海東部的一片海域。

時空隧道就在地中海東部的愛奧尼亞海域,傳說在那裏的海域底下有一個巨大的無底洞,裏面充滿了大量的海水,通過統計,每天在這裏失蹤的海水量有著3萬噸之多,這個現象讓很多科學家都無法解釋。

時空隧道時空隧道

據說這個海底無底洞中存在一個時空隧道,那些海水都被這個無底洞吸引,然後穿越到其他空間去了,為了弄清楚這個現象,美國曾經派出了一支科考隊進行過考察,他們做了一個實驗,用一些長久不變的深色顏料溶在海水中,然後觀察這些顏料如何與海水一起沉下去的,隨後他們還觀察了附近的海域,河流都沒有發現這些顏料的蹤跡。

第二年,這些科學家再次做了一次實驗,他們將一堆重130千克的物體丟入這片海域,但是這些物體全部統統被海水聚在了一起,然後變成一個整體,最後都被吸入了海底深淵,本來被科學家寄予希望的這些物體最後還是沒有幫忙解開無底洞中的秘密,難道這洞裏真的存在時空隧道,要不然那些被吸進去的海水又到什麽地方去了,到目前科學家們還沒有解開這個海底時空隧道的未解之謎。

套用前景

如果時空隧道被套用到現實生活中,對生活可能造成巨大的影響。會造成嚴重的時空混亂。

瞬間轉移

在很多科幻小說中,一個人或物從一個地方消失,瞬間又突然在很遠的地方出現。在現實生活中,真有這樣的“隧道”讓我們瞬間轉移嗎?研究量子態隱形傳輸技術的科學家們給出了答案:“不久的將來,理論上有可能會實現傳送人類本身!”

粒子中出現的神奇“糾纏”現象,曾被愛因斯坦稱為“遙遠地點間幽靈般的相互作用”。1997年由潘建偉等首次完成的單光子量子態隱形傳輸,是量子信息發展的一個裏程碑。其後,各種各樣的量子態隱形傳輸實驗得到了實現,但所有的實驗都隻能傳輸單個粒子的量子態。得益于復合系統量子態隱形傳輸實驗成功。

英國《自然》雜志子刊《自然—物理》10月刊,以封面文章的形式發表了中國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兩粒子復合系統量子態隱形傳輸的實驗實現。這種被世界科學界稱為“幽靈般量子態隱形傳輸的技術”,來無影去無蹤,有可能讓物質甚至人體瞬間實現異地轉移、傳送。這是國際上首次成功實現復合系統量子態的隱形傳輸,也是中國物理學家首次在該雜志發表封面文章。

此次,他們不僅在國際上首次成功實現了復合系統量子態的隱形傳輸,而且第一次成功實現了六光子糾纏態的操縱。他們的實驗結果表明,物質的瞬間無影轉移會成為可能。

量子態是指原子、中子、質子等粒子的狀態,它可表征粒子的能量、旋轉、運動、磁場以及其他的物理特徵。“量子態隱形傳輸”通俗地來說,就是將粒子從一個地方瞬間轉移到了另一個距離遙遠的地方,好像穿越了“時空隧道”。由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教授潘建偉及同事楊濤、張強等完成的這項研究成果,被《自然》雜志稱贊為“在大尺度量子通信研究中取得的長足進展”。不久的將來,這項成果還會在保密通信、量子電腦等方面有大量的套用,改變我們的生活。

量子通信可使手機無法泄密

潘建偉教授表示,他們進行的實驗是為了實現自由空間中“全球化量子通信”,即通過衛星轉發量子信號,傳至上萬公裏甚至更遠的接收點,最終在全球範圍內進行完全保密通話。量子態不能被精確克隆,量子通信方式不可竊聽、無法破解,因為依據量子力學的測量原理,任何竊聽者在信息傳輸過程中截取或測量,都會改變它們的狀態,從而被即時發現。如果通信過程中輸出碼和最終碼的誤碼率為零,就能證明該次通信是完全保密的。

手機泄密問題已經困擾著世界各國,通過量子傳輸的手段實現完全保密的通信,是現代科技人員努力實現的目標和夢想。鑒于這一研究的科學意義,《自然》網站為論文的發表發布了訊息,並在《自然》雜志《研究亮點》欄目對該研究進行報道。

超高速量子電腦可放入口袋

量子態隱形傳輸技術,還將有助于量子電腦的研製。量子電腦是遵循量子力學規律進行高速運算、存儲及處理量子信息的裝置。相對于傳統電腦,它不僅運算速度快,存儲量大、功耗低,而且體積大大縮小。一個超高速的量子電腦可以放在口袋裏。裝備量子電腦的人造衛星,直徑可以從數米減小到數十釐米。量子電腦正在開發研製階段,日本富士通公司開發一種量子元件超高密度存儲器,在1平方釐米面積的晶片上,可存儲10萬億比特的信息,相當于可存儲6000億個漢字。科學家們認為,隨著毫微技術的進步和量子隱形傳輸技術的發展,量子電腦的心髒——微處理器將在5年內研製成功,世界上第一台量子電腦有望在10年內誕生。

離奇事件

阿根廷轎車穿越事件

1968年6月1號深夜,兩輛高級轎車在南美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郊疾馳著。六月天,在南美是冬季漸漸降臨的季節。然而,阿根廷的濱海地區都幾乎沒有經歷過嚴冬。那裏離赤道的距離與東京相仿,可是,在最寒冷的七月,平均氣溫也保持在十度。而在盛夏的一月,也難得有達到二十五度的日子。這或許是大西洋海洋流起了調節氣溫的作用所致吧。這天夜裏,兩輛轎車疾馳著,濃霧正籠罩著四野。後面車上坐著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律師蓋拉爾德.畢達爾博士和他的妻子拉弗夫人,前面車上坐著的夫妻二人是他們的朋友。為了探望熟人,他們由布宜諾斯艾利斯南面的查斯科木斯市,向南一百五十公裏的買普市,徹夜驅車而行。

阿根廷的西部屏障著險峻的安第斯山。由中部直到東部是綿延的大平原。那是南美最大的谷倉.道路穿過連綿無際的麥田,又直插砂塵漫漫的荒野。不知是因為前面的車速度太快了還是由于博士夫婦的車發動機有點毛病,兩輛轎車的距離漸漸拉開了。

前面的車臨近買普市郊時,兩人回首顧望,後面是濃霧迷漫,什麽也看不見。于是他們決定停車等候後面的博士夫婦。可是,等了半小時、一小時,迷霧中依然茫無所見。道路平坦而無分叉,他們心中狐疑,調回車頭來尋望。然而,既沒有車相會,也沒有車停在路旁。甚至連出了故障或破損的車的碎片都沒有見到。就是說,博士夫婦乘坐的車在公路上賓士途中,忽地化作雲煙消失了。

自翌日起,親戚朋友們全體出動,找遍了查斯科木斯市與買普市之間。然而,道路東西兩邊,在廣袤無垠的地平線上,不論是人還是車,連影子都不曾見到。

兩天過去了。正當最後要報警時,由墨西哥打來了長途電話。電話說:“我們是墨西哥城的阿根廷領事館。有一對自稱是畢達爾律師夫婦的男女正在我們保護中。您認識他們嗎?”,接到電話很是詫異,于是請畢達爾本人來通電話,一聽,果真是失蹤的畢達爾博士的聲音。這就是說,博士夫婦六月三日確是在墨西哥城。

博士夫婦不久被送回了阿根廷,聽聽他們的談話吧,那簡直成了光怪陸離的事。據說,博士們坐的車離開查斯科木斯市不久,大約夜裏十二點十分,車前突然出現白霧狀的東西,一下子把車包圍了。他們驚慌中踩下剎車,不一會兒,便麻木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兩人幾乎同時蘇醒過來。這時已是白天,車在公路上行馳著。可是,車窗外面的景色,與阿根廷的平原已迥然不同了。行人的服裝也多未曾見過。他們急忙停下車來打聽,呵,竟然說這裏是墨西哥!“這正是怪事!”他們這樣想著,又開動起車來,這時,街道和建築物都無可置疑地說明確是墨西哥城。帶著夢境未醒的神態,兩個人跑進阿根廷領事館求助。他們驚魂稍定後才知道,他們的表在他們失去知覺的時刻---十二點十分已停住了,而跑進領事館則是六月三日了。這是完全如謊言一般的故事,可是,博士在待人接物上都是十分講額度的。隻是夫人因受這次事件的刺激身患神經病而住進了醫院。

由阿根廷的查斯科木斯市到墨西哥城,直線距離也在六千公裏以上。即便利用了船舶、火車和汽車之類,要在兩日內抵達也是斷無可能的。若隻是人,還可以認為是乘飛機飛去的,可是,連轎車一起在墨西哥出現,這怎麽說也是件怪事。然而,阿根廷駐墨西哥領事拉伐艾爾.貝爾古裏證實說:“此事是真實的。”

百慕大三角失蹤者再現

1981年8月,一艘名叫海風號的英國遊船在“魔鬼三角”——百慕大海區突然失蹤,當時船上六人驟然不見了蹤影。

不料,時過八年,這艘船在百慕大原海區又奇跡般地出現了!船上六人安然無恙。

這六個人共同的特點就是當時已失去了感覺,對已逝去的八年時光他們毫無覺察,並以為僅僅是過了一霎間。當調查人員反復告訴他們已經過去了八年,最後他們才勉強接受這個事實,當日他們都做了些什麽事時,他們無話以對,因為他們隻感覺過了一會兒,似乎什麽也沒幹。

調查人員之一澳大利亞UFO專家哈特曼對此十分興奮,因為在百慕大海區失蹤的人員重新再現,這還是首次。雖然以前曾有失蹤的船隻出現,但無法弄清楚事情始末。盡管這六個人未能圓滿回答調查人員的話,但他認為,用催眠術很可能搞清他們這次奇遇的細節,從他們身上會得到驚人的發現。

這件怪事,雖然出現了時間差異,這對于研究第1類世界和II類世界之間的時間差異問題是絕好的案例。也是對“時間隧道”進行研究的好素材。這是在諸多不明飛行物案例中,當事者產生時間丟失或產生衰老現象是同樣重要的案例,引起了有關科學家極大的重視。

失蹤三十六年的氣球再現

1954年在加勒比海,駕駛員夏裏·羅根和戴歷·諾頓駕駛氣球和其他五十個參賽者參加氣球越洋比賽。當時天氣晴朗,視野清晰。突然,在眾人面前,這個氣球一下子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1990年,消失多年後的氣球又突然在古巴與北美陸地的海面上出現。它的出現曾使古巴和美國政府大為緊張,特別是古巴,誤以為美國派出秘密武器來進攻了呢。

古巴飛機駕駛員真米·艾捷度少校說:“一分鍾前天空還什麽也沒有,一分鍾後那裏便多了一個氣球。”當時古巴軍方在雷達上發現了這個氣球,以為是美國的秘密武器,曾一度派飛機想把它擊落,最後大氣球被古巴飛機迫降在海上,兩名駕駛員則由一艘巡洋艦救起,送到古巴一個秘密海軍基地受審。

這件怪事不但古巴人感到驚訝,連兩個駕駛員諾頓和羅根也同樣感到迷惑不解。這兩個駕駛員說他們當時正在參加由夏灣拿到波多黎各的一項氣球比賽。他們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十六年,他們隻是感到全身有一種輕微的刺痛感覺,就好像是微弱電流流過全身一樣,然後一眨眼他們面前的一切包括大海和天空都變成一片灰白色,接著他們記得有一架古巴飛機在他們氣球面前出現。

芝加哥調查員卡爾·戈爾曾查證過羅根與諾頓的講話,他們確實在1954年參加一項氣球比賽途中神奇地失蹤,戈爾認為這氣球進入了時間隧道。“對他們來說可能隻是一瞬間,可在地球上卻已過去了三十六年,相差很大。”因此說,這是比地球時間慢的一條神奇隧道。

九十三名船員驟然衰老之謎

在百慕大魔鬼三角區出現過這樣的怪事,一艘前蘇聯潛水艇一分鍾前在百慕大海域水下航行,可一分鍾後浮上水面時竟在印度洋上。在幾乎跨越半個地球的航行中,潛艇中九十三名船員全部都驟然衰老了五至二十年。

此事發生後,前蘇聯軍方和科學界立即開始對潛艇和所有人員進行調查,並作出三份報告。

其中研究人員阿列斯·馬蘇洛夫博士認為:“這艘潛艇進入了一個時間隧道的加速通路。雖然對它仍知之甚少,不過除此之外,無其他更合理的解釋。”“至于在穿越時空之際,速度對人體有何影響,我們也知道不多,隻知道對人體某些部位有影響。那些船員竟在很短時間內衰老了五至二十年,卻是我們前所未見的。”

潛艇指揮官尼格拉·西柏耶夫說:“當時我們正在百慕大執行任務,一切十分正常,不知什麽原因,潛艇突然下沉。”“它來得突然,也停得突然,接著一切恢復了正常,隻是我們感覺有些不妥,便下令潛艇浮出水面。”“整個事件發生得實在太快了,我們連想一下的時間都沒有,而當時我們的領航儀表明我們的位置已在非洲中部以東,就是說與我們剛才的位置相差1萬千米。潛艇立即與前蘇聯海軍總部進行無線電聯系,聯系結果證實他們潛艇的位置的確在印度洋而不在百慕大。

這艘潛艇回到黑海的潛艇基地後,艇上人員立即由飛機送往莫斯科一個實驗室接受專家檢查,結果發現他們明顯地衰老了,典型特征是:皺紋、白發、肌肉失去彈性和視力衰退等。從使人衰老這方面看,這的確是一個悲劇,但從科學上看,這卻是一個可喜的新發現。這些船員所經歷的事告訴我們,可能有一個比地球時間快的時間隧道。

海洋中漂流四十五年的士兵獲救

1945年一艘戰艦觸雷,美國二十五名士兵漂流海上,1989年獲救。

1945年在南太平洋由于遭到日本潛水艇襲擊,與美國海軍印第安納波利斯號巡洋艦一起沉沒在大海的二十五名美軍士兵在1989年被菲律賓漁民救起。

當人們接到SOS求救信號後,發現這二十五名美軍士兵正坐在一個海軍救生艇中,在菲律賓南部的西裏伯斯海漂浮。他們所在的那個區域常有神秘的失蹤事件發生,人們稱為“南太平洋魔鬼三角”——即龍三角海區。

美國海軍當局對于這批水兵的出現感到困惑不解,那些重新出現的士兵,就像四十五年前巡洋艦沉沒時那樣年輕。

而被救起的二十五名美國士兵認為自己僅漂流了九天,實際上地球時間已過去了四十五年。

印第安納波利斯號巡洋艦的沉沒是美軍歷史上最不幸的事件之一。當那條船秘密向沖繩島運送核子彈部件後向菲律賓開出時,突然遭到5顆水雷攔阻襲擊而沉沒大海,當時甲板上總共有1196人。而此次海難僅有25人獲救,其餘1171人命歸何處,尚不知曉。

對此,我們除了用時間隧道解釋外實難理解。

如果我們按照士兵所說的九天比四十五年來計算,當時巡洋艦的航行速度與地球自轉速度(250米/秒)相比可以忽略不計,那麽初步計算,巡洋艦假如進入了時空隧道,根據推算,那麽它起碼應達到844.9千米/秒的高速度,顯然這個速度還遠遠沒有達到光速。可惜做這樣的試驗尚有困難。

失蹤二十四年再現的漁民

1990年8月在委內瑞拉加拉加斯市的一隻失蹤了二十四年的帆船尤西斯號在一處偏僻海灘擱淺再現(這隻船是在二十四年前一次颶風中在百慕大三角區失蹤的)。帆船上三名船員由土著居民救起之後,就送到卡拉卡斯市尋求援助。

為這三個人檢查身體的醫生說:這三人雖然經歷這麽多年,但一點也沒有衰老,好像時間對他們已完全停止了。柏比羅·古狄茲醫生說:“這三名船員中最老的一個在失蹤時是四十二歲,按理說他現在應該是六十六歲的老人,可是現在看起來依然像四十多歲,身體非常健康。”

這三名船員之一——來自美國緬因州的職業漁民柏狄·米拿說:“我們什麽也記不清啦,隻知道當時起了場颶風。我們當時揚帆出海,駛向艾路巴島,希望能捕到當地盛產的馬林魚。然而忽然天色大變,轉眼漫天烏雲,電閃雷鳴,波濤洶涌,我們便立即將船向岸邊駛去,這便是我所知道的所有經歷。我還知道的就是我們的船隻擱淺了,當我們向那裏的土人問起時,才知道今年是1990年。最初我們還以為對方在開玩笑。我們是1966年1月6日出發的,原來打算出海捕魚七天,沒想到一去就去了二十四年!”

船上最年輕的十九歲的提比·保利維亞說他記得遇到1966年那場颶風前,他們還捕到一條鮪魚。當他們回到岸上後,當局派人上船調查,在船艙冷藏庫中真的找到了那條鮪魚。調查人員說:“這條魚仍然十分新鮮,就好像是剛捕到的一樣。”

英國政府曾查閱1966年記錄,證實當年確有這麽一艘帆船無影無蹤了,原因不詳。

此事隻能有一個解釋:帆船進入了時間隧道中,時間變慢。至于如何進入時間隧道?是否有不明飛行物在現場作怪,尚不可斷下結論。與此案情頗類似的現代案例是1994年夏,一架由菲律賓起飛的客機飛往義大利,中途經過非洲東部上空時,突然失蹤了二十分鍾(在雷達螢幕上消失後再現),到達義大利機場時晚點二十分鍾。可是機上乘客和機組人員一無所知,每人的手表指針也沒有晚點。該飛機是否進入時空隧道,還是受不明飛行物影響作用所致?有待探討。(百慕大三角無確切證據證明有特殊失蹤和再現事件,據可查證據顯示,大部分事件報道都在4月1日愚人節發布,唯一確認真實事件是美國19飛行隊在訓練時突然失蹤。)

泰坦尼克幸存者80年後再現

1912年4月15日,“泰坦尼克”號超級遊輪在首航北美的途中,因觸撞一座漂浮流動的冰山而不幸沉沒,釀成死亡、失蹤達1500多人的特大悲劇。80餘年過去了,正當人們對它已經淡忘時,卻又連連爆出了驚煞世人的新聞。

1990年9月24日,“福斯哈根”號拖網船正在北大西洋航行,在離冰島西南約360公裏處 ,船長卡爾·喬根哈斯突然發現附近一座反射著陽光的冰山上有一個人影,他立即舉起望遠鏡對準人影,發現冰山上有一位遇險的婦女用手勢向“福斯哈根”號發出求救信號。當喬根哈斯和水手們將這位穿著本世紀初期的英式服裝、全身濕透的婦女救上船,並問她因何落海漂泊到冰山上等問題時,她竟然回答:“我是‘泰坦尼克’號上的一名乘客,叫文妮·考特,今年29歲。剛才船沉沒時,被一陣巨浪推到冰山上。幸虧你們的船趕到救了我。”“福斯哈根”號上的所有船員都被她的回答弄糊塗了,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考特太太被送往醫院檢查時,發現她除了在精神上因落難而痛苦外,其他方面的健康狀況良好,絲毫沒有神經錯亂的跡象。血液和頭發化驗也表現她確實是30歲左右的年輕人。這就出現了一個驚人的疑問,難道她從1912年失蹤到1990年,竟會沒有一點衰老的跡象?海事機構還特地查找了“泰坦尼克”號當時的乘客名單記錄表,確認考特太太登上了這艘豪華遊輪。這太離奇怪誕了,以致人們無法用科學常理作出合乎邏輯的解釋,難道她真的一直存在于所謂的“時空隧道”中?

正當人們為此而爭論不休時,另一件意外巧合的奇事又發生了。

1991年8月9日,歐洲的一個海洋科學考察小組租用的一艘海軍搜尋船正在冰島西南387公裏處考察時,意外地發現並救起了一名60多歲的男子。當時,這名男子安閒地坐在一座冰山的邊緣,他穿著幹凈平整的白星條製服,猛吸他的煙鬥,雙目眺望無際的大海,臉上顯示出一副早將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但誰也不會想到 ,他就是失蹤近80年的“泰坦尼克”號上大名鼎鼎的船長史密斯,並幾次拒絕對他的援救。

著名的海洋學家馬文·艾德蘭博士在救回史密斯船長之後,告訴新聞記者說,沒有任何事情的發生會比此事更讓他吃驚。他不知道在北大西洋那兒發生了什麽,被救的人並非行騙之徒,而是“泰坦尼克”號上的船長,是最後隨船一起沉沒後失蹤的人。更為驚奇的是,史密斯雖則已是140歲高齡的老人,但仍然像位60歲的人,而且在他獲救時,一口咬定是 1912年4月15日,並幾次勸阻救助人員不要救他,船既然已被冰山撞沉了,最後的氣浪把他拋到了冰山上,他這個船長也隻有與冰山共存了。

精神病心理學家扎勒·哈蘭特對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檢查後,認為他的生理和心理很正常。哈蘭特博士曾于1991年8月18日的一個簡短新聞會上指出,通過儲存在航海記錄中的指紋驗證,可以確認他的身份就是船長史密斯。

歐美的有關海事機關認為,史密斯船長和考特太太均屬于“穿越時光再現”的失蹤的人。不過,史密斯船長和考特太太能夠差不多同時再現並且被救起,這也應該隻是一個意外的巧合吧。

其他相關事例

1999年7月2日,在中美洲的哥倫比亞約有一百多名聖教徒,到阿爾裏斯山的山頂去朝拜。這伙聖教徒相信1999年8月“世界末日”來臨,他們上山去祈禱上帝的拯救。誰知這伙教徒上山以後再沒有下來,就此失蹤了。此事驚動了哥倫比亞,他們派出了大批警察在阿爾裏斯山頂四周大面積尋找,並出動了直升飛機。近一個月,整個內華達山區查遍,但不見一點蹤影。

1915年12月,英國與土耳其之間的一場戰爭,英軍諾夫列克將軍率領的第四軍團準備進攻土耳其的達達尼爾海峽的軍事重地加拉波利亞半島。那天英軍很英勇地一個一個爬上山崗,高舉旗幟歡呼著登上山頂。突然間,空中降下了一片雲霧覆蓋了一百多米長的山頂,在陽光下呈現淡紅色,並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山下用望遠鏡觀看的指揮官們對此景觀也很驚奇。過了片刻,雲霧慢慢向空中升起,隨即向北飄逝。指揮官們才驚奇地發現,山頂上的英軍士兵們全部消失了。

1978年5月20日, 在美國南方的新奧爾良城,在一所中學的操場上,體育老師巴可洛夫在教幾個學生踢足球射門。14歲的巴爾萊克突然一球射進球門,他高興地跳起來一叫,當著眾人的面,眨眼工夫就失去蹤影。

1975年的一天, 莫斯科的捷運裏發生了一件不可思議的失蹤案。那天晚上21點16分,一列捷運列車從白俄羅斯站駛向布萊斯諾站。隻需要14分鍾列車就可抵達下一站,誰知這列捷運車在14分鍾內,載著滿車乘客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列車與乘客的突然失蹤迫使全線捷運暫停,警察和捷運管理人員在內務部派來的專家指揮下,對全莫斯科的捷運線展開了一場地毯式的搜尋。但始終沒有找到捷運和滿列車的幾百名乘客。這些人就在捷運軌道線上神奇地失蹤了。

中國神話

“洞中方一日 世上已千年”說的是當世人巧遇神仙,隻與他們呆上一會,再返回人世間時,人間早已過了十幾年,甚至百年、千年。神仙之所以為神仙是因為他們並不生活在我們常人所生活的這個空間,他們的時間自然與我們常人這個空間的時間也就不一樣,他們的時間過得比人間的慢。文廣通碰巧遇見神仙,隻是飲杯酒的功夫,人世間十二年的光陰已過,這也就是所謂的天上一天,人間一年。

文廣通是辰溪縣滕村人。這個縣歸屬辰州。從辰州乘船逆流而上約一百裏處,在河的北岸有個叫滕村的地方,廣通家就住在那兒。辰溪縣在漢朝時叫辰陵縣。

《武陵記》中說,南朝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公元424-454年),文廣通看見有野豬吃他家地裏的庄稼,就舉箭射野豬。野豬中箭後,流血而逃。文廣通循著血跡追了十幾裏地,進到一個洞中,在洞中行走了三百多步,豁然開朗,眼前忽然出現了幾百家房舍,卻不知道這是個什麽地方,再看看他射中的豬,已經跑進村裏人的豬圈中去了。過了一會,有個老翁從屋裏出來,問他:“是不是你用箭射了我的豬?”文廣通答道:“我並不是有意射它,是它吃我的庄稼,我才射它的。”老翁說:“牽著牛踩了人家田裏的庄稼是不對,可因為這樣就得把人家的牛搶走,就更不對了。”文廣通忙走向老翁叩頭賠禮道歉。老翁說:“知錯就改,就沒有過錯了。因這豬命前世的罪過,今世該得這樣的報應,你也就不必謝罪了。”

老翁請文廣通到廳裏坐,隻見屋裏有十3個書生,都戴著章甫冠,穿著寬袖單衣,有位博士獨自坐在一個臥榻上,面朝南談論著《老子》。又見西屋有十3個人相對而坐,彈著琴,音律優美動聽。這時有位童子上來斟酒,招呼著廣通飲酒。文廣通喝得半醉半醒,身體十分舒坦,就辭謝不再喝了。他走出屋子,仔細觀察路上的行人和物事,其與外界並無兩樣,但是覺得這裏遠離塵世,清靜虛空,是個難得的勝地,不願離去。可老翁不肯收留廣通,就遣派了一個小孩為他領路,送他出去,並囑咐小孩關緊大門以防外人再進來。在回去的路上,文廣通問那孩子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那小孩說:“屋裏的那些人都是聖賢,他們當年為躲避夏朝的國君桀的暴虐無道來到這裏,因學道而得道成了神仙。那位獨坐臥榻談《老子》的博士,就是河上公[1]。我是漢朝時山陽人王輔嗣,到這裏來向河上公請教《老子》中的一些疑義。我在他門下當了十紀(十二年為一紀)的掃地僕人,才作上這守門人,至今我還沒有領會道經的要訣,隻能在此守門。”說話間,他們已走到來時的洞口,二人依依不舍地告別,皆知從今以後後會無期。

文廣通到了洞的入口處,發現射野豬的弓箭都已腐朽斷裂。他在洞中隻呆了那麽一會,世上已過了十二年。文廣通家中以為他早已逝去,已為他辦過喪事,如今見他又回來了,全村上下大吃一驚,深感疑惑。第二天他和村裏人找到那個洞口,隻見一巨石已將洞口堵住,怎麽燒鑿也鑿不開那洞口了,巨石與山已融為一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