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君出塞 -歷史故事

昭君出塞

《昭君出塞》,又名《王昭君》,《漢明妃》,《青冢記》。為秦腔傳統劇目。

  • 中文名稱
    昭君出塞
  • 出塞時間
    公元前33年
  • 目的
    和親
  • 又名
    王嬙
  • 丈夫
    呼韓邪單于
  • 成就
    漢匈60年的和平

歷史原因

昭君的出塞是自“請掖庭令求行的”(妃嬪居住的後宮稱為掖庭,掖庭令即管理掖庭的長官),也就是說出于自願前往,而不是被迫的。

王昭君王昭君

《後漢書》的作者範嘩(音葉)說:“入官數歲,不得見御,積悲怨”,是她自願出塞的動機。

然而有些線索表明,她出塞的動機,不僅限于狹隘的個人打算,還有比較脫俗的見識。昭君雖深居宮中,對于漢匈兩族關系的訊息,不是全無所悉。史載:

建昭三年(公元前36年)冬,甘延壽、陳湯斬郅支單于首,“傳詣京師,懸蠻夷邸門”。

建昭四年春正月,“以誅郅支單于,告祠郊廟,赦天下。群臣上壽置酒。以其圖書(顏師古註引服虔謂“討邦支之圖書”)示後宮貴人 ”。

建昭五年,呼韓邪單于上書說:“今郅支已伏誅,願入朝見。”

翌年“竟寧元年春正月,呼韓邪單于入朝”。元帝為了慶賀郅支伏誅和呼韓邪入朝而改元“竟寧”。

當呼韓邪單于要求“婿漢氏以自親”時,她便挺身而出,慷慨應召,自願扮演一個“和親使者”的角色,去肩負鞏固和加強漢匈友好關系之重大使命。這正足以說明她對于漢匈關系之必須和平團結,具有相當的認識。這應該是她的出塞動機的一部分。

歷史作用

第一,昭君出塞,在漢匈雙方都認為是一件政治上的大事,並很重視這件事。呼韓邪單于號昭君為“寧胡閼氏”(顏師古曰:“言胡得之,國以安寧也。”)可以充分說明這一點。1954年在內蒙古包頭市召灣的漢墓裏,曾出土屬于西漢後期的“單于和親”、“千秋萬歲”、“長樂未央”等陶片瓦當殘片,也說明漢朝對于昭君出塞這件事也是十分重視的。

第二,昭君的出塞,播下了漢匈兩族的和平友好的種子,因而在她死後,她的女兒須卜居次雲,女婿須卜當,仍秉承她的生平之志,繼續為漢匈兩族的和平友好而努力奔走。王莽執政以後,由于採取對匈奴的錯誤政策,如貶改“匈奴單于印”為“匈奴單于章”,擬大分匈奴為十五單于及妄斬匈奴侍子登等等,造成漢匈關系的緊張。發展到公元11年(始建國三年)以後,匈奴單于便發左右部兵馬進擾北方地區,王莽也動員三十萬眾準備反擊,雙方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這時雲、當二人便挺身而出,設法彌合。史載公元13年(始建國五年),烏珠留單于死,雲、當欲與漢和親,又素與鹹友好,故越輿而立鹹(輿與鹹俱為烏珠留之弟)為烏累若鞮單于。烏累既立,雲、當遂勸他與漢和親。公元14年(天鳳元年),雲、當派人到西河塞(在今內蒙古準格爾旗)下求見和親侯王歇(音吸)。王莽因命歇及歇弟諷(音薩)使匈奴,賀單于初立,並賜黃金、衣被、繒帛。在雲、當的居中斡旋及單于的努力下,漢匈關系復呈現出一線光明。但因“其後莽復欺詐單于,和親遂絕”。雲、當對漢匈關系的彌合雖然沒有成功,但也盡了最大的努力。  

第三,王莽時,漢匈雙方交涉大多是通過昭君的家族關系來進行的。而王歙之所以被任用為和親侯和王颯之所以被派遣為出使匈奴的使節,很明顯是因為他們與昭君有親(歇、颯俱為昭君之兄子)。公元15年(天鳳二年),莽復遣王歙與五威將王鹹等送還前所斬匈奴侍子登,單于遣雲、當子男大且渠奢(大且渠是官號,奢是名;且音沮)至塞迎。公元18年(天鳳五年),烏累單于死,呼都而屍若鞮單于立,為了再一次爭取漢匈關系的和好,復遣大且渠奢與雲女弟當于居次子醯櫝王(醯音兮,櫝音獨)奉獻至長安。莽以其庶女妻大且渠奢,又欲出兵輔立奢為單于,會莽被誅,雲、當亦死。從這裏可以看到,當時代表漢匈雙方出面居中折沖的人物;如須卜居次雲、須卜當、大且渠奢、當于居次之子醯櫝王等,或是昭君的女、婿,或是昭君的外孫,總之都是昭君的親屬。因而可以看出昭君在漢匈關系中原來地位的重要及其所遺留下來的深遠的影響。 

昭君文化

古往今來,反映王昭君的詩歌有700餘首,與之有關的小說、民間故事有近40種,寫過昭君事跡的著名的作者有500多人,古代有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隱蔡邕王安石、耶律楚材等,近現代的有郭沫若、曹禺田漢翦伯贊費孝通、老舍等。

史書記載

《漢書·元帝紀》關于昭君記載如下:竟寧元年春正月,匈奴呼韓邪單于來朝。詔曰:“匈奴郅支單于背叛禮義,既伏其辜,呼韓邪單于不忘恩德,鄉慕禮義,復修朝賀之禮,願保塞傳之無窮,邊垂長無兵革之事。其改元為竟寧,賜單于待詔掖庭王嬙為閼氏。”

《漢書·匈奴傳》關于昭君記載如下:郅支既,呼韓邪單于且喜具懼,上書言曰:“常願謁天子,誠以郅支在西方,恐其與烏孫俱未去臣,以故未得至漢。今郅支已伏,願入朝見。”竟寧元年,單于復入朝,禮賜如初,加衣服錦帛絮,皆倍于黃龍時。單于自言願胥漢氏以自親。元帝以後宮良家子王嬙字昭君賜單于。單于歡喜,上書願保塞上谷以西至敦煌,傳之無窮,請罷邊塞史卒,以修天子人民。

戲曲

元代著名劇作家馬致遠的《漢宮秋》,郭沫若先生的歷史劇《王昭君》,戲劇大師曹禺先生的歷史劇《王昭君》,琵琶獨奏的《昭君出塞》,潮州弦詩樂《昭君怨》、《塞上曲》,福建南音《聽見雁聲悲》[3],關漢卿《哭昭君》雜劇,吳昌齡《月夜走昭君》雜劇,明陳與郊《昭君出塞》雜劇及明人《和戎記》傳奇。川劇有《漢貞烈》,亦分折演出,秦腔、同州梆子有《昭君和番》,滇劇有《王昭君》,河北梆子、湘劇、徽劇均有此劇目。

小說

東漢蔡邑的《琴操》

晉人葛洪的《西京雜記》

南北朝時王褒《明君詞》

台灣作家高陽先生創作的《王昭君》

秭歸作家,寧發新的《一代名媛王昭君》

昭君墓

昭君墓,又稱“青冢”,蒙古語稱特木爾烏爾琥,意為“鐵壘”,位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南呼清公路9公裏處的大黑河畔,是史籍記載和民間傳說中漢朝明妃王昭君的墓地。

昭君村

昭君村,在湖北省興山縣,城西三公裏處。背倚紗帽山,前臨香溪河,清幽恬靜,如錦似秀。自古以來,地靈人傑的奇山秀水,孕育了絕代佳人王昭君。村以人名,人以村傳。神奇和傳說,使千年古村,成為名揚四海的古漢文化遊覽區。  

電視劇

由香港寰宇公司投資3000多萬元打造的40集歷史大劇《昭君出塞》,匯聚了羅嘉良唐國強、尤勇、馬浚偉、袁立、孫淳茹萍等眾多香港、內地實力派演員,又是中國首次為“四大美人”樹碑立傳而備受關註。

相關

昭君

史書上對王昭君的記載不多,僅僅不足150字。王昭君,名嬙,為西漢南君秭歸人(今屬湖北),晉代時避司馬昭諱改稱“明君”或“明妃”,是齊國王襄之女,因出身

楊洪武核雕《昭君出塞》

昭君出塞

楊洪武核雕《昭君出塞》

平民,身世詳情沒有考證。17歲時被選入宮待詔。漢元帝時,元帝答應呼韓邪單于提出的和親要求,決定從宮人中挑選一個才貌雙全的宮女,作為公主,嫁給呼韓邪單于。王昭君深明大義,主動“請行”。昭君出塞,實現了匈奴人民向往和平願望,呼韓邪單于封她為“寧胡閼氏(閼氏為匈奴語,王後之意)”。昭君去世後,她的女兒須卜居次、當雲居次、外孫大且渠奢、侄子王歙和王颯等人,都繼續為漢匈和平友好做過努力。昭君出塞六十年,“邊成宴閉,牛馬布野,三世無犬吠之警,黎庶無幹戈之役。”

落雁

王昭君是古代著名的美女,人們多用沉魚落雁來作為美女的代稱。其中的落雁一詞即指的是王昭君。漢元帝在位期間,南北交兵,邊界不得安靜。漢元帝為安撫北匈奴,選昭君與單于結成姻緣,以保兩國永遠和好。在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裏,昭君告別了故土,登程北去。一路上,馬嘶雁鳴,撕裂她的心肝;悲切之感,使她心緒難平。她在坐騎之上,撥動琴弦,奏起悲壯的離別之曲。南飛的大雁聽到這悅耳的琴聲,看到坐在馬車上的這個美麗女子,忘記了擺動翅膀,跌落地下。從此,昭君就得來“落雁” 的代稱。

記載

漢元帝後宮女子既多,不得常見,乃使畫工圖形,案圖召幸之。諸宮女皆賂畫工,多者十萬錢,少者亦不減五萬。獨昭君不肯,遂不為帝所幸。匈奴入漢朝,求美人為閼氏。于是上案圖,以昭君行。及去,召見,貌為後宮第一,善應對,舉止閒雅。帝悔之,而事已定。帝重信于外族,故不復更人。乃窮案其事,畫工皆棄市,籍其家資皆巨萬。

怨詞

(西漢)王嬙

秋木凄凄,其葉萎黃。

有鳥處山,集于苞桑。

養育毛羽,形容生光。

既得開雲,上遊曲房。

離宮絕曠,身體摧殘。

志念抑沉,不得頡頏。

雖得委食,心有回徨。

我獨伊何,來往變常。

翩翩之燕,遠集西羌。

高山峨峨,河水泱泱。

父兮母兮,道且悠長。

嗚呼哀哉,憂心惻傷。

附 註:

苞桑:叢生的桑樹。形容;形體和容貌。曲房;皇宮內室。

頡頏:音協杭。鳥兒上飛為頡,下飛為頏。指鳥兒上下翻飛。

委:堆。 來往:此處指皇內夜夜將佳麗送去給帝王寵幸。

西羌:居住在西部的羌族。

泱泱:水深廣貌。禁臠:指帝王專享的豬頭肉,比喻他人

不得染指的獨佔物。黜涉; 指官吏的進退升降。

日月:比喻國君。竄:隱匿。

譯文:

秋天裏的樹林鬱鬱蒼蒼,滿山的樹葉一片金黃。

棲居在山裏的鳥兒,歡聚在桑林中放聲歌唱。

故鄉山水養育了豐滿的羽毛,使它的形體和容貌格外鮮亮。

天邊飄來的五彩雲霞,把她帶進天下最好的深宮閨房。

可嘆那離宮幽室實在空曠寂寞,金絲鳥般的嬌軀總也見不到陽光。

夢想和思念沉重地壓在心頭,籠中的鳥兒卻不能自由的翱翔。

雖說是美味佳餚堆放在面前,心兒徘徊茶不思來飯不香。

為什麽唯獨我這麽苦命,來來去去的好事總也輪不上。

翩翩起舞的紫燕,飛向那遙遠的西羌。

巍巍聳立的高山橫在眼前,滔滔流淌的大河流向遠方。

叫一聲家鄉的爹和娘啊,女兒出嫁的道路又遠又長。

唉!你們可憐的女兒呀,憂愁的心兒滿懷悲痛和哀傷。

其他

​《王嬙報漢元帝書》:

臣妾幸得備身禁臠,謂身依日月,死有餘芳。而失意丹青,遠竄異域,誠得捐軀報主,何敢自憐?獨惜國家黜涉,移于賤工,南望漢關徒增愴結。而有父有弟,惟陛下幸少憐之。

譯文:臣妾有幸被選為陛下專用的後宮佳麗,原以為可把自己的身體進獻給陛下,死後也會留下我的芳名。卻不料遭到畫師毛延壽的報復,隻好遠嫁到異國絕域的匈奴,真心實意地以身相報陛下的恩澤,哪裏還敢憐惜自己?如今隻惋惜匈奴國內的人事變化難以預料,單于去世,我隻能移情于卑賤的女工手藝消磨時光,天天向南遙望漢朝的邊關,也隻是白白地加重悲傷鬱結罷了。臣妾家鄉還有我的父親和弟弟,隻能盼望陛下稍施慈悲憐憫,讓我返回漢朝吧!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