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今天明天 -1999年趙本山主演CCTV春節聯歡晚會小品

昨天今天明天

趙本山1999年CCTV春節聯歡晚會小品--《昨天今天明天》,回想昨天--奮鬥今天--展望明天

  • 中文名稱
    昨天 今天 明天
  • 首播時間
     1999年2月15日
  • 國家/地區
    中國
  • 導    演
    張惠中
  • 主要嘉賓
     趙本山 宋丹丹 崔永元
  • 主持人
    崔永元
  • 類    型
    小品
  • 節目時長
    17分14秒
  • 伴    奏
    劉思軍 翟峰 魯宇非 李凱
  • 作    者
    何慶魁

基本信息

表演者: 趙本山

宋丹丹

崔永元

出品年: 1999

小品簡介

小品小品

1999年的《昨天、今天、明天》被戲稱為“白雲黑土”系列第一部,也是趙本山小品中的經典作品之一。講述了農村農民生活日趨改善的真實情況,最終上升為“祖國明天更美好”的一個立意高度。趙本山先生的小品,總是那麽經典,總是讓人看不夠,

小品台詞

崔永元: 您好……大叔您好……請坐~~~ 請坐大叔

趙本山: 恩

宋丹丹: 恩~~~ 咳~~~

崔永元: 大叔歐巴桑呀,

(稍微有一點緊張)

崔永元: 稍微有一點緊張。大叔歐巴桑呀,是第一次到電視台的演播室吧!

趙本山: 第一次。

宋丹丹: 恩,是~~~

崔永元: 剛來這個演播室啊,都會有一點緊張。你看有這麽多攝象機,這麽多觀眾,一會咱們談著談著就能放松。咱們先來個自我介紹。

趙本山: 咋介紹?

崔永元: 按您家裏的習慣。

宋丹丹: 那我先說唄~~~

崔永元: 好

宋丹丹: 我叫白雲,

趙本山: 我叫黑土,

宋丹丹: 我七十一,

趙本山: 我七十五,

宋丹丹: 我屬雞,

趙本山: 我屬虎,

宋丹丹: 這是我老公,

趙本山: 這是我老母——

(樂隊奏樂)

趙本山: 我老伴兒,

宋丹丹: 差輩兒了~~~

崔永元: 請坐請坐。大叔歐巴桑呀,太緊張了,別緊張。我跟您說這個談話節目吧,它有話題,咱一談話題它就不緊張了。

趙本山: 對

崔永元: 今天的話題是“昨天,今天,明天”。我看咱改改規矩,這回大叔您先說。

趙本山: 昨天,在家準備一宿;今天,上這兒來了;明天,回去,謝謝!

(樂隊奏樂)

趙本山: 挺簡單,

崔永元: 不是,大叔我不是讓您說這個昨天,我是讓您往前說,

宋丹丹: 前天,前天俺們倆得到的鄉裏通知,謝謝。

崔永元: 大叔歐巴桑呀,我說的這個昨天、今天、明天呀,不是~~~昨天、今天、明天,

趙本山: 是後天?

崔永元: 不是後天,

宋丹丹: 那是哪一天呢?

崔永元: 不是哪一天。我說的這個意思就是咱,這個——回憶一下過去,再評說一下現在,再展望一下未來。您聽明白了嗎?

趙本山: 啊~~~ 那是過去、現在和將來!

宋丹丹: 那也不是昨天今天和明天吶,

趙本山: 是,你問這~~~ 有點毛病。

宋丹丹: 對,沒有這麽問的。

崔永元: 我還弄錯了我還~~~ 那誰先說呀?

趙本山: 我說吧,還有準備。

崔永元: 啊,準備好啦?

趙本山: 改革春風吹滿地,中國人民真爭氣;齊心合力跨世紀,一場大水沒咋地。謝謝!

(樂隊奏樂)

崔永元: 這是首詩,

宋丹丹: 該我了,

崔永元: 歐巴桑也準備啦?

宋丹丹: 是~~~ 我站著說吧。改革春風吹進門,中國人民抖精神;海灣那旮噠挺鬧心,美英合伙欺負人。謝謝!

趙本山: 欺負人你謝它幹啥完應。

宋丹丹: 不禮貌麽,

崔永元: 這叫什麽談話啊,整個一個賽詩會呀。大叔歐巴桑呀,今天過春節,過春節的時候就不說那些讓人心煩的事兒。咱說點高興的事兒。

趙本山: 你看著沒,我擱家我就告訴她我說你寫這段不行,海灣那事兒那聯合國安南都管不了你操那心幹啥完應~~~

宋丹丹: 那你說吧~~~

崔永元: 那大叔說,說說大好情勢,

趙本山: 各位領導,同志們,

崔永元: 要做報告呀?

趙本山: 這麽說不行麽?

崔永元: 啊,行,您說吧~~~

趙本山: 大家好!九八九八不得了,糧食大豐收,洪水被趕跑。百姓安居樂業,齊誇黨的領導。尤其人民軍隊,更是天下難找。國外比較亂套,成天勾心鬥角。今天內閣下台,明天首相被炒。鬧完金融危機,又要彈劾領導。縱觀世界風雲,風景這邊更好!多謝!

(樂隊奏樂)(坐在地上)

崔永元: 大叔!摔著了吧!哎呦,快起來~~~

趙本山: 往前邁兩步,忘了——

宋丹丹: 沒事兒~~~ 挺成功,

趙本山: 成功麽?…… 丟人了?

宋丹丹: 沒~~~

崔永元: 大叔歐巴桑呀,這個談話節目呢,它實際上就是說話,就是聊天,就是嘮嗑,就是你們東北坐在炕上嘮嗑,您在家什麽樣啊,在這兒就什麽樣。別緊張,好不好?

趙本山: 那你放松的事兒~~~ 你早說呀,早說早明白了~~~

(脫鞋、盤腿)(樂隊奏樂)

宋丹丹: 你把那鞋穿上,

趙本山: 告訴放松呢!

宋丹丹: 讓放松精神你放松腳幹啥呀,臭的~~~ 別了,汗腳~~~

趙本山: 脫鞋不行是噢?

崔永元: 啊~~~ 行行行~~~

宋丹丹: 不禮貌呢~~~

崔永元: 大叔歐巴桑我問一句噢,您就~~~ 沒看過我們這個節目吧,

趙本山: 看過,你不姓崔麽,實話實說那個,

崔永元: 對呀,恩,

宋丹丹: 你不叫崔永元麽,

崔永元: 對,

宋丹丹: 俺們村人可喜歡你了,

崔永元: 真的啊?

宋丹丹: 都誇你呢,說你主持那節目可好了,

崔永元: 這麽說的呀!

宋丹丹: 就是人長的坷磣點~~~

(樂隊奏樂)

趙本山: 你咋這樣呢!

宋丹丹: 說實話麽,

趙本山: 你瞎說啥實話~~~ 對不起,她那不是這個意思,我老伴說那意思是都喜歡你主持那節目,哎呀,全村最愛看吶,那家伙說你主持的有特點,說一笑像哭似的。

(樂隊奏樂)

趙本山: 不是,一哭像笑似的~~~

崔永元: 他們村都這麽誇人啊他們村,

宋丹丹: 還說你——

崔永元: 行了行了~~~ 別說了,咱還是說您二老吧,我現在呢我把問題提的細一點,你們是哪一年結的婚?

趙本山: 我們相約五八,

宋丹丹: 大約在冬季

崔永元: 這好不容易不念詩了,又改唱歌了。當時談戀愛的時候是誰追的誰呀?

趙本山: 嘿嘿~~~

宋丹丹: 這事兒,你看別說了~~~

崔永元: 這屬于個人隱私,

趙本山: 其實小崔你應該有這種眼力,當時——我用現在話說,小伙長的比較帥呆了,追的我。

宋丹丹: 你咋不實話實說呢?你讓大伙瞅瞅你那老臉長的跟鞋拔子似的我能上趕子追你呀?

趙本山: 這麽不會審美呢,

宋丹丹: 怎地?

趙本山: 這叫鞋拔子臉那?這是正宗的豬腰子臉!

(樂隊奏樂)

崔永元: 還不如鞋拔子呢。

宋丹丹: 我年輕的時候那絕對不是吹,柳葉彎眉櫻桃口,誰見了我都樂意瞅。俺們隔壁那吳老二,瞅我一眼就渾身發抖,

趙本山: 哼~~~ 拉倒吧!吳老二腦血栓,看誰都哆嗦!

崔永元: 大叔啊,大叔這麽說不對,其實歐巴桑現在看上去都挺精神的,

宋丹丹: 現在不行了,現在是頭發也變白了,皺紋也成長了,兩顆潔白的門牙去年也光榮下崗了~~~

趙本山: 哈哈哈~~~ 這詞兒整的~~~

崔永元: 知道這下崗還用這兒了還。大叔歐巴桑呀,我一個一個問得了。先問歐巴桑吧

宋丹丹: 問我呀?

崔永元: 歐巴桑呀,當時大叔他是怎麽追的你?

宋丹丹: 他就是~~~ 主動和我接近,沒事兒和我嘮嗑,不是給我割草就是給我朗誦詩歌,還總找機會向我暗送秋波呢!

崔永元: 暗送秋波呢

趙本山: 別瞎說,我記著我給你送過筆,送過桌,還給你家送一口大黑鍋,我啥時給你送秋波了?秋波是啥完應?

崔永元: 秋波是青年男女——

宋丹丹: 秋波是啥完應你咋都不懂呢這麽沒文化呢,

趙本山: 啥呀?

宋丹丹: 秋波就是秋天的菠菜。

趙本山: 噢!

(樂隊奏樂)

趙本山: 送過,年年都送。

崔永元: 我今天第一次聽說秋波是這麽回事。大叔啊,光送菠菜不行。人家談戀愛的時候都得送那象樣的定情物,你想想有沒有。

趙本山: 呵呵呵,說這事兒還有點兒歷史。你說唄~~~

宋丹丹: 我說吧,

崔永元: 歐巴桑說,

宋丹丹: 俺倆搞對象那錢兒吧,我就想送他件毛衣,那錢兒窮,沒錢買;趕上呢我正好給生產隊放羊,我就發現那羊脫毛,我就往下蚝羊毛。晚上回家呢,紡成毛線,白天一邊織毛衣,一邊放羊,一邊再蚝羊毛。結果眼瞅著織著差倆袖了讓生產隊發現了,不但沒收了毛衣,還開批鬥會批鬥我,那錢兒不是有個罪名叫——

崔永元: 挖社會主義牆角!

宋丹丹: 是,給我定的罪名就叫蚝社會主義羊毛。

(樂隊奏樂)

崔永元: 這罪過不輕啊,

趙本山: 她心眼兒太實,你說當時放了五十隻羊,你蚝羊毛偏可一個蚝,蚝的這家伙像葛優似的誰看不出來呀?

崔永元: 我聽出來了,這個定情物實際上就是沒送成,那結婚的時候就得有象樣的彩禮,有沒有?

宋丹丹: 說出來都不怕大伙笑話,他家窮的管啥完應沒有,

趙本山: 別巴瞎,當時還有一樣家用電器呢!

崔永元: 還有家用電器呀?

趙本山: 手電筒麽!

崔永元: 誒呀,也沒有什麽象樣的定情物,也沒有什麽象樣的彩禮,但是你看大叔歐巴桑風風雨雨這麽多年,過的挺好,我覺得就是這個一如既往的勁兒啊,就值得我們年輕人學習,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趙本山: 嘿嘿,別向我們學習,俺倆感情出現過危機。

崔永元: 以前?

趙本山: 現在。

崔永元: 怎麽回事兒?

趙本山: 改革開放富起來之後,我們倆蓋起了二層小樓。這樓蓋完了屋多了突然跟我提出來要分居,說擱一個屋誰耽誤她學外語,完事呢說這個感情這個東西是距離產生美。結果我這一上樓,距離拉開了,美沒了!天天吃飯啥的也不正經叫我了,打電話,還說外語:“Hello哇,飯已OK了,下來咪西吧!”

(樂隊奏樂)

宋丹丹: 你咋不實話實說呢?我為啥跟你分著居呀?

趙本山: 你心眼兒小。

宋丹丹: 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天天擱電視機跟前等著盼著見倪萍,我不說你拉倒吧!

趙本山: 說那啥用啊,那趙忠祥一出來你眼睛不也直嗎?

宋丹丹: 趙忠祥咋地,趙忠祥是我的心中偶像。

趙本山: 那倪萍就是我夢中情人,愛咋咋地!

崔永元: 大叔,這麽說不對~~~

宋丹丹: 不拍了!當這些人呢你說這完應幹啥啊!

崔永元: 都少說兩句。

趙本山: 錯了,行不?都錄象呢!

宋丹丹: 小崔,這咕嚕掐了噢,別播。

崔永元: 這咕嚕掐了,別播~~~

宋丹丹: 都這麽大歲數了~~~

趙本山: 不你提起來的麽!

宋丹丹: 沒文化呢!

崔永元: 二老都這麽多年了,風風雨雨這麽多年了,為了看個電視,我覺得不值得。

趙本山: 可不是咋的,後來更虢了,這家伙把我們家的男女老少東西兩院議員全找來了開會,要彈劾我。

崔永元: 事兒還鬧大了!

趙本山: 恩,後來經過全家人的舉手表決,大家一致認為我——

崔永元: 您是對的!

趙本山: 給人賠禮道歉。

崔永元: 賠禮道歉這段呀,一定要讓歐巴桑講。您肯定記著那天是怎麽回事兒,

宋丹丹: 去,我跟小崔說。

趙本山: 說就說唄!

(推一下趙本山)

宋丹丹: 有一天晚上,咣咣鑿我房門,我一開門木頭樁子似的兩眼直鉤盯著我,非要給我朗誦首詩。

趙本山: 別說了~~~

宋丹丹: “啊,白雲,黑土向你道歉,來到你門前,請你睜開眼,看我多可憐。今天的你我怎樣重復昨天的故事,我這張舊船票還能否登上你的破船!”

(樂隊奏樂)

崔永元: 大叔啊,後來怎麽樣了?

趙本山: 濤聲依舊了~~~

(樂隊奏樂)

崔永元: 你看啊,咱們今天呢先說受苦,說著說著又說打架,我覺得是這個話題呀,起的太沉重。下面咱們換個話題,暢想一下美好的明天!

宋丹丹: 那,我先暢想唄,

崔永元: 您先暢想,

宋丹丹: 我都暢想好了,我是生在舊社會,長在紅旗下,走在春風裏,準備跨世紀。想過去,看今朝,我此起彼伏。于是乎我冒出個想法。

崔永元: 什麽想法?

宋丹丹: 我想寫本書。

趙本山: 哎呀,打住。拉倒吧,看書都看不下來寫啥書啊

崔永元: 大叔啊,下載出書熱,寫一本也行,

宋丹丹: 是,人倪萍都出本書麽叫《日子》,我這本書就叫《月子》!

趙本山: 竟能吹牛啊,你要寫《月子》我也寫本書,《侍侯月子》,吹唄。

崔永元: 越說越不對勁了。歐巴桑您慢慢的構思,慢慢寫這本書。大叔要麽您說,您現在最想幹的事兒是什麽?

趙本山: 我覺著我們倆現在生活好了,越來越老了,餘下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過去論天過,現在就應該論秒了,下一步我準備領她出去旅旅遊,走一走比較大的城市,去趟鐵嶺,度度蜜月

宋丹丹: 我就尋思度蜜月之前我得先美美容,把這倆門牙裝上,裝個烤瓷的,

崔永元: 高級的,

宋丹丹: 恩,然後在整整容,做個拉皮兒,

趙本山: 我拍個黃瓜。

崔永元: 您要是弄個拉皮兒,拍個黃瓜,我就隻能燙壺酒了。說著說著下酒菜都出來了。其實我聽得出來,大叔歐巴桑呀,是想永遠年輕,那就讓我們一起,祝大叔歐巴桑永遠年輕,生活幸福!

(樂隊奏樂)

崔永元: 在我們這次節目結束的時候,按照慣例,我們要請每一位佳賓,每個人用一句話,再總結一下自己的內心感受。歐巴桑先來?

宋丹丹: 就剩,一句啦?

崔永元: 一句話。

宋丹丹: 發自肺腑的呀?

崔永元: 對,發自肺腑的。

宋丹丹: 我十分想見趙忠祥。

趙本山: 拉倒吧!幹啥完應!

崔永元: 人家讓說發自肺腑的嗎!

趙本山: 這麽丟人呢!沒正事兒呢!讓你說一句話你說這幹啥完應,丟不丟人!不說點關鍵的!

崔永元: 大叔要麽您說,一句話。

趙本山: 我也剩一句啦?

崔永元: 啊,一句話,對。

趙本山: 來錢兒的火車票誰給報了。

(樂隊奏樂)

崔永元: 感謝現場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咱們下周實話實說,再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