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怨 -金昌緒創作五言絕句

春怨

金昌緒創作五言絕句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語出:唐 劉方平 、 金昌緒 均有《春怨》詩。 宋 陳傅良 《遊雲頂院和徐叔子韻》:“老大生憎兒女態,更無春怨與秋悲。”

  • 作品名稱
    春怨
  • 作品出處
    全唐詩
  • 文學體裁
    五言絕句
  • 作品別名
    伊州歌
  • 作者
  • 創作年代
    晚唐

作品原文

春怨⑴

春怨

打起黃鶯兒⑵, 莫教枝上啼⑶。

啼時驚妾夢⑷, 不得到遼西⑸。

注解譯文

詞句注解

⑴春怨:一題“伊州歌”。

⑵打起:打得飛走。

⑶莫教:不讓。

⑷妾:女子的自稱。

⑸遼西:大約指唐代遼河以西營州、燕州一帶地方。即今遼寧省錦州、朝陽至北京市東北懷柔、順義一帶,隋代因秦漢舊名曾于此地置遼西郡,寄治于營州,唐初改曰燕州,州治在遼西縣。

白話譯文

我敲打樹枝把黃鶯兒趕走,

春怨

不讓它在那裏聲聲啼鳴。

鳴聲會驚破我的好夢,

到不了遼西去會見親人。

作品鑒賞

文學賞析

這首小詩以妍美的生活意象體現幽怨的情思:在一家庭院的樹梢頭上,有幾隻愛唱歌的黃鶯兒正在歡唱著,突然,住室的門被開啟了從裏面走出一位紅顏少婦,嗔怒地把唱得正歡的黃鶯兒趕跑了,口裏還喃喃不已地自言自語著。

春怨

這就是此詩要描繪的一幅生活畫面,春光如此可愛,黃鶯兒婉轉的歌聲又那麽悅耳動聽,這位少婦為何無心欣賞良辰美景,反而要把黃鶯兒趕走。原來,她的丈夫久戍邊疆,遙遙千裏,音容杳無,她寂寞惆悵而又無可奈何,隻能寄希望于夢中和親人相見。此刻,也許她在夢境中正走在去邊地的路上,滿心歡喜地盼望著和丈夫的會面,不知趣的黃鶯兒偏偏在這個時候驚擾了她的美夢,她連這種虛幻的安慰也不能得到,必會把一腔悵恨無端地向著黃鶯兒發泄。

五言絕句妙在以小見大,語短意長,這首詩正是如此。它攝取了一位少婦日常生活中一個饒有趣味的細節,反映了一個重大的社會課題。詩中所說的遼西,為唐朝東北邊境軍事要地,據史載,當時在唐朝東北邊境上居住著奚、契丹等少數民族,唐王朝和契丹族之間多次發生戰爭,朝廷曾先後派武攸宜、張守珪等進擊契丹人。天寶之後,契丹族更加強大。由于邊事頻仍,到遼西一帶戍守的士卒往往長期不得還家,甚至埋骨荒陲。因此,廣大人民希望統治者能夠安撫邊庭,過安定團聚的生活。唐代有不少詩人曾寫過這個題材,如高適著名的《燕歌行》就涉及張守珪擊契丹事。令孤楚也寫過一首五絕《閨人贈遠》:“綺席春眠覺,紗窗曉望迷。朦朧殘夢裏,猶自在遼西。”這兩詩的主旨與《春怨》並無二致,構思也頗為相似。不過,《閨人贈遠》雖不能把丈夫盼回,卻畢竟在夢中同親人見了一面,《春怨》連這種虛幻的美夢也沒有做成,怨情尤為沉重而凄惋。它以頗富民歌風味的清新的語言,通過一個意蘊豐富的動作性細節的描寫,含蓄而又深刻地表現了廣大人民在當時所承受的精神痛苦與哀怨情緒。

這首詩,語言生動活潑,具有民歌色彩,而且在章法上還有其與眾不同的特點:它通篇詞意聯屬,句句相承,環環相扣,四句詩形成了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達到了王夫之在《夕堂永日緒論》中為五言絕句提出的“就一意圓凈成章”的要求。這一特點,人所共稱。謝榛在《四溟詩話》中曾把詩的寫法分為兩種:一種是“一句一意”,“摘一句亦成詩”,如杜甫詩“日出籬東水,雲生舍北泥。竹高鳴翡翠,沙僻舞鵾雞”(《絕句六首》之一),屬于此類;另一種是“一篇一意”,“摘一句不成詩”,這首《春怨》詩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首詩不同于慣常的起承轉合的思路,而是突如其來地先寫一個“打起黃鶯兒”的動作意象,然後層層遞進地敘明原因。為何“打起黃鶯兒”,是因為不讓黃鶯在枝間啼叫;為何“莫教枝上啼”,是因為黃鶯的歌聲驚擾了佳人的好夢;為何特別惱怒黃鶯“驚妾夢”,是因為它把佳人在夢中到遼西與丈夫會面這一線可憐的希望也給無情地打消了。四句小詩,句句設疑,句句作答,猶如抽蕉剝筍,剝去一層,還有一層。所以,它不僅篇法圓凈,而且在結構上也曲盡其妙。

歷代評價

貴耳集》:作詩有句法,意連句圓。“打起黃鶯兒······”一句一接,末嘗間斷。作詩當參此意,便有神聖工巧。

唐詩品匯》:劉須溪雲:恨恨無絕。

《陵陽室中語》:大概作詩從首至尾輒聯屬,如有理詞狀,此四句可為標準矣。

《藝苑卮言》:“打起黃鶯兒······”不惟意涵之高妙而已,其句法圓緊,中間增一字不得,著一意不得,起結極斬絕,而中自紆緩。無餘法而有餘味。

《唐詩選脈會通評林》:顧璘曰:此所謂調古者。周敬曰:極真極細,愈淺愈深。唐汝詢曰:想頭高,托意更苦。

《唐詩摘鈔》:閨人夢遠是常意,隻要想頭曲折如此,便佳。

《載酒園詩話》:金昌緒“打起黃鶯兒······”令狐楚則曰:“綺席存眠覺,紗窗曉望迷。朦朧殘夢裏,猶自在遼西。”張仲素更曰:“裊裊城邊柳,青青陌上桑。提籠忘採葉,咋夜夢漁陽。”或反語以見奇,或尋蹊而別悟。

《輟鍛錄》:唐人最善于脫胎,變化無跡,讀者惟覺其妙,莫測其源。金昌緒“打起黃鶯兒”雲雲,岑嘉州脫而為“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裏”。至家三拜先生(指方于),則又從岑詩翻出雲:“昨日草枯今日生,羈人又動故鄉情。夜來有夢登歸路,未到桐廬已及明。”或觸景生情,或當機別悟,唐人如此等類,不可枚舉。

《唐詩別裁》:語音一何脆!一氣蟬聯而下者,以此為法。

《唐詩箋註》:憶遼西而怨思無那,聞鶯語而遷怒相驚,天然白描文筆,無可移易一字。此詩前輩以為一氣團結,增減不得一字,與“三日入廚下”詩,俱為五絕之最。

《網師園唐詩箋》:真情發為天籟、一句一意,仍一首如一句。

《詩法易簡錄》:此詩有一氣相生之妙,音節清脆可愛。唯夢中得到遼西、則相見無期可知,言外意須微參。不怨在遼西者之不得歸,而但怨黃鶯之驚夢,乃深于怨者。

《南苑一知集》:望遼西,情也。欲到遼西,情緊矣。除是夢中可到遼西,又恐鶯兒驚起,使夢不成,須于預先安排莫教他啼。夫夢中未必即到遼西,鶯兒未必即來驚夢,無聊極思,故至若此,較思歸望歸者,不深數層乎?

《讀雪山房唐詩序例》:司空曙之“知有前期在”,金昌緒之“打卻黃鶯兒”,張仲素之“提籠忘採桑”……或天真爛漫,成寄意深微,雖使王維、李白為之,未能遠過。

《詩境淺說續編》:此等詩雖分四句,實系一事,蟬聯而下,脫口一氣呵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