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秘戲圖

春宵秘戲圖

唐代大畫家周昉的作品《春宵秘戲圖》,這幅畫,描繪的是皇帝唐明皇和他的愛妃楊太真正在一處幽房之中做愛的畫面,旁邊有兩位女官在忙碌地幫忙,另有兩位侍女表情豐富地在一旁侍立。原作已不復存在,但我們現在還可以看到仇英的摹本,通過它,至少可以領略原作的藝術風貌。

  • 中文名稱
    春宵秘戲圖
  • 朝    代
    唐代
  • 性    質
    春宮畫
  • 作    者
    周昉

作品簡介

佚名 秘戲圖 冊頁(十開選四)佚名 秘戲圖 冊頁(十開選四)

周昉畫的《春宵秘戲圖》據記載為我國最早的春宮畫之一。但實物早已不可見.雖然唐代的春宮畫確實沒有傳到現在,但書畫目錄中卻有著錄,宋代周密《雲煙過眼錄》中介紹趙孟頫在北京收的書畫中,就有"周昉《春宵秘戲圖》";清初吳其貞的《書畫記》中也有"周景玄《春宵秘戲圖》絹畫一卷"的記載。周景玄,就是周昉,畫《簪花仕女圖》的唐代人物畫家。吳其貞評論此圖"畫法清健,精彩蘊藉,神品也"。又說:"所畫男子陽物甚巨,世人疑為薛敖曹畫,非也。大都唐人所畫春宮皆如此。"

作品欣賞

周氏畫筆下的大唐宮廷,寶貴華麗。畫中的宮女,身穿綉花絲質長袍,外披淡紅色的絲綢圍裙,胸部以下系一條窄小的綢帶扎緊,突出飽滿的胸部,再在外面罩一件寬松的半透明長袍,肩上披一條錦緞長帛。高高盤起的發髻,插一朵碩大的花朵,發前懸掛著晶瑩的珍珠,發際插著美麗的步搖和發簪,用鈷藍描繪雙眉,袒胸露背,嘴唇上點唇膏,臉頰、額頭點著一大片顯眼的紅斑,下巴、額頭、臉皮上均勻地塗上了一層粉紅的胭脂,看上去儀態萬方。宮中的女人們,還常常在額頭上用黃油膏,點一個月牙形的美人痣,稱為眉間黃。如此雍容華貴的宮女,手拿一柄長把拂塵,悠閒而開心地逗弄著宮中的卷毛小狗。這幅迷人的大唐風情圖,令皇帝為之沉醉。

唐代的宮廷生活是十分奢華的,皇帝、後妃參與的宮廷宴會,往往是豐盛的宴席、無數的美酒和不計其數的美女,還有婀娜多姿的舞女舞蹈,響遏行雲的樂伎伴奏,並有五花八門的教坊藝人上演精彩的節目。

圖畫的左邊有文彭的一段贊語:

右仇實父摹周景元春宵秘戲圖,相傳為太真妃子行樂事也。周本昔嘗觀于太原王氏,上有鷗波亭主所藏印。記其男子則遠遊冠、絲革靴,而具帝王之相。 婦女則望仙髻、綾波襪,而備後妃之容。 姬侍則翠翹束帶,壓衣方履,而有宮禁氣象。種種點綴,秀麗古雅,抑何態濃意遠也。景元創立斯圖,計五女一男。奸戲不常。已為古來圖畫所未。實父復增姬侍二人,持具遠立神情顧盻,尤屬意外遐想。

作者簡介

周昉 生卒年不詳,又稱周景玄,字仲朗。京兆(今陝西西安)人。唐代畫家。他出身貴族,故他的畫自然而然就有一種貴族風格。他擅畫肖像畫,上承六朝顧愷之和陸探微的清純細膩遺風,唐末畫評家朱景玄曾說:"周昉之佛像、真仙、人物、仕女等畫,皆屬神品。"傳世作品有《簪花仕女圖》《春宵秘戲圖》,《彈琴仕女圖》。畫家周昉是一位擅長描繪人體的春宮畫家,喜歡用彩筆在素絹之上描繪男歡女愛的行樂圖卷。他極喜愛畫女人,她們彈琴、調琴,托腮、靜思,千姿百態,栩栩如生。特別是他畫的一幅戲題為《春宵秘戲圖》的絹畫,十分生動別致,充滿迷人的風情,他自己也視之為自己畫品之中的佳作。

社會影響

《春宵秘戲圖》成稿之後,成為世人瘋狂追求的目標,曾經一度不知所終。晚明的大畫家和大收藏家張醜,一次偶然在太原王氏大姓之家中,見到了失傳已久的此畫,喜出望外,以重金購得。欣喜若狂的張醜,喜不自勝,經常拿出此畫觀賞,並興之所致,寫下跋記:

"乃周昉晾景元所畫,鷗波亭主(元名畫家趙孟頫,擅長春宮畫)所藏。或雲天後,或雲太真妃(楊貴妃),疑不能明也。傳聞,昉畫畫婦女,多為豐肌秀骨,不作纖纖娉婷之形。今圖中所貌,目波澄鮮,眉嫵連卷,朱唇皓齒,修耳懸鼻,輔靨頤頷,位置均適。且肌理膩潔,築脂刻玉,陰溝渥丹,火齊欲吐,抑何態濃意遠也!及考裝束服飾,男子則遠遊冠、絲革鞋,而具帝王之相。女婦則望仙髻、綾波襪,而備後妃之容。姬侍則翠翹束帶,壓腰方履,而有宮禁氣象。種種點綴,沉著古雅,非唐世莫有也!

夫秘戲之稱,不知始于何代。自太史公撰列傳,周仁以得幸景帝入臥內,于後宮秘戲而仁常在旁。杜子美製宮詞,亦有"宮中行樂秘,料得少人知"之句,則秘戲名目其來已久,而非始于近世耳。

按前世之圖秘戲也,例寫男女二人相偎倚作私褻之狀止矣,然有不露陰道者,如景元創立新圖,以一男御一女,兩小鬟扶持之;一侍姬當前,力抵御女之坐具;而又一侍姬尾其後,手推男背以就之。五女一男嬲戲不休,是誠古來圖畫所未有者耶。"

張醜(1577-1643)明朝,後改今名。昆山(今江蘇昆山)人。善鑒藏,知書、畫,萬歷四十四年(一六一六)著清河書畫舫成書。又有真跡日錄。卒年六十七。

這個跋記可以說透露的信息是多重的。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唐代大畫家周昉,他是處于盛唐、中唐時期長安最著名的宗教、人物畫家。初學張萱,後自創風格,善畫濃麗豐肥的仕女,又極能寫真,傳說郭子儀的女婿趙縱請周昉與韓幹為其各畫一肖像,並掛于室,郭的女兒觀後答稱:周昉畫出了趙郎的"性情笑言之姿"。而他的佛教造像,如"水月觀音"等在當時即被奉為樣板, 曾稱"周家樣"。

他極喜愛畫女人,畫她們彈琴、調琴,托腮、靜思,千姿百態,栩栩如生。他的仕女圖,"畫子女為古今之冠"(唐·朱景玄《唐朝名畫錄》),以至于晚唐的仕女畫家們幾乎都處于墨守"周家樣"的階段,可以說在晚唐的仕女畫壇上,他是技壓群雄。

這樣一位繪畫大師不以畫春宮圖為恥,可見當時的風氣了。更值得註意的是,周昉的春宮畫在繼承中有發展,由單純的一對男女性交發展到五女一男的群交,更是題材上的一大躍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