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蘭珠

易蘭珠

易蘭珠,梁羽生武俠名著《七劍下天山》中人物。

她有著特殊的身世遭遇,背負著本不該由她來背負的仇恨。她沒有跟隨自己的父親姓,雖然她的姓氏有著父親的影子。

她是白發魔女的徒孫,飛紅巾的義女,她有著和她們一樣的武功,也有著和她們一樣的感情遭遇,為了感情,一夜白頭。

她是幸運的,她能通過優曇仙花來恢復自己的青絲。作為天山七劍之一的她,她的一生,都稱得上是傳奇。

  • 中文名稱
    易蘭珠
  • 別名
    楊寶珠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漢族/滿族
  • 出生地
    南疆喀爾沁草原一帶
  • 生長地
    天山
  • 主要成就
    刺殺清將多鐸,在天山一帶行俠
  • 名言
    天山一派,代出英豪

背景故事

梁羽生武俠名著《七劍下天山》中人物。

易蘭珠易蘭珠

易蘭珠,納蘭明慧與楊雲驄之女,父死後母親改嫁多鐸,由師傅凌未風撫養長大。

她有著特殊的身世遭遇,背負著本不該由她來背負的仇恨。

她是「白發魔女」的徒孫,「飛紅巾」的義女,她有著和她們一樣的武功,也有著和她們一樣的感情遭遇,為了感情,一夜白頭。她是幸運的,她能通過「優曇花」來恢復自己的青絲。

作為「天山七劍」之一的她,她的一生,都稱得上是傳奇。

父親姓楊(木易),取其一半為「易」;母親復姓納蘭,取其一半為「蘭」;自己的乳名為「寶珠」,取其一半為「珠」。

角色設定

出場:《塞外奇俠傳》、《七劍下天山》、《江湖三女俠

易蘭珠易蘭珠

身份:「天山七劍」之一

阿公:楊漣

父親:楊雲驄

母親:納蘭明慧

外公:納蘭秀吉

舅舅:納蘭明珠

表哥:納蘭容若(納蘭)

丈夫:張華昭

公公:張煌言

義母:飛紅巾

徒弟:馮瑛、唐曉瀾

徒孫:唐經天、鍾展

武器:「斷玉劍」、「降龍寶杖」

武功:「大須彌劍式」、「追風劍法」、「寒濤劍法」、「斂精內視」

出場描寫

納蘭明慧點點頭,正想說話,忽然腹中絞痛,急忙呼喚丫頭,女兵紛紛進來,把奶媽的侄兒推了出去,飛紅巾本來想走,這時卻呆呆的站著,忽然帳幕響起了"嗚嘩"的哭聲,楊雲驄的孩子出生了,女兵們手忙腳亂,幫助納蘭明慧料理。貼身的大丫頭把早已準備好的錦緞,將孩子全身包著,納蘭明慧面上充滿喜悅的神情,她在地上喘著氣問道:「是小子還是姑娘?」大丫頭道:「恭喜小姐。和你一樣!」納蘭明慧道:「呀,原來是個姑娘,也好!抱來我瞧瞧。」丫頭道:「她可真像小姐呢!」納蘭明慧用手輕拍嬰兒,低聲笑道:「不!更像她的爸爸!你瞧,她的小口閉得可緊,長大了準像他爸爸那樣倔強!」嬰孩又「嘩」的一聲哭了起來,納蘭朗慧笑道:「苦命的小丫頭,才說你口閉得緊,你又哭起來了!」納蘭明慧全神調弄孩子,完全把飛紅巾冷落了。飛紅巾黯然神傷站在旁邊。也不知是什麽滋味?這時忽然走了上來,伸手對納蘭明慧道:「讓我抱一抱?」納蘭明慧遲疑了一會,將孩子遞過。飛紅巾將女嬰放在臂彎上仔細端詳,果然很像楊雲驄。不知怎的,她忽然覺得很喜愛這個嬰孩,心中突然泛起一個念頭,想把她抱走。旁邊的丫頭遞上半溫的開水,一口一口的喂她,一個女兵笑道:「小姐,你可要學養孩孩子,養孩子可不比舞刀弄劍,麻煩多著哩!」飛紅巾微微一震,暗笑自己剛才的思想,把孩子交回給納蘭明慧,又摸出一串珍珠,遞過去道:「這是南海來的,就送給她做見面禮吧!」南海珍珠在草原上是極難得的東西,納蘭明慧看了一眼,她不希罕那串珍珠,而是希罕飛紅巾那種感情。她想不到在清國軍中所傳說的草原上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會有這樣細膩的感情。她接了珍珠,眼光充滿謝意,低聲說道:「姐姐,我就把她取名叫做寶珠,謝謝你的好意!」飛紅巾面色一沉,忽又冷冷道:「誰是你的姐姐,我是你的敵人,過幾年,我還要再找你見個高下,你好好等著吧!」女嬰「嘩」的一聲又哭起來,飛紅巾就在女兵們驚奇的註視下與孩子的哭聲中走出去了!

--《塞外奇俠傳》第二十四回 一個女孩子的誕生

忽然從清涼爐側,轉出一個婷婷少女,面上披著輕紗,手裏拿著一面香火,在廟門前將香插下,旁若無人的逕自禮拜起來。

--《七劍下天山》第一回 一女獨尋仇 十六年間經幾劫 群雄齊出手 五台山上震三軍

經典情節

再說易蘭珠被截回天牢之後,逃生絕望,反而寧靜下來,在黑沉沉的牢房中,靜待著死神的宣判,黑暗中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忽然牢門輕輕開啟,一條黑影飄了進來,易蘭珠動也不動,厲聲叫道:「好吧!把我帶出去,殺死,絞死,車裂分屍,隨你們的便,隻是我們漢族的人你可殺不完啊!」

那條黑影「砰」的一聲把牢門關上,忽然間,易蘭珠眼睛一亮,那人亮起火折,點燃了一枝牛油燭,捧著燭盤,緩緩行來,低聲喚道:「寶珠,你不認得我嗎?你抬頭看看,看我是誰?」

易蘭珠頭也不抬,冷冷地說道:「誰是寶珠?尊貴的王妃,我是殺死你丈夫的凶手!」這霎那間,一隻溫暖的手,撫摸著她的面龐,撫摸著她的頭發,易蘭珠想叫嚷,想掙扎,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

鄂王妃淚流滿面,哭著叫道:「啊!他們把你折磨得好苦!」易蘭珠的脖子給大枷磨傷了,周圍起了淤黑的血痕,兩隻腳踝也流著膿血,王妃取出絲絹,給易蘭珠慢慢揩拭,膿血濕透了三條絲絹,王妃慢慢折起,藏在懷中。易蘭珠忽然睜開眼睛,尖聲叫道:「王妃,你不要假慈悲,拆磨我的不是他們,是你!」

王妃打了一個寒噤,茫然地挪開半步。易蘭珠斜著眼睛,冷冷笑道:「十八年前你拋棄了我,現在又要來殺死我了!」王妃失聲痛哭,緊緊地摟著易蘭珠,叫道:「寶珠,你一點也不知道我是怎樣的愛你!」易蘭珠用手肘輕輕推開了她,叫道:「愛我?哈哈,你愛我?你為了要做王妃,讓我的父親給你的丈夫殺死;你為了要做王妃,忍心把我拋棄,讓我在寒冷的異鄉飄泊了十八年。」王妃叫道:「寶珠你罵我?罵下去吧!我很喜次,你已經知道我是你的母親了!」易蘭珠道:「我沒有母親,我的母親在十八年前已經死了!」王妃抱著易蘭珠坐在地上,低聲道:「寶珠,你的母親做錯了事,可是她並不是那樣的女人!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總之,她不是那樣的人,我想說給你聽,但一定說不清楚。我隻請你模模我的心吧!從我跳動的心,你應該知道我是怎樣愛你,十八年來,白天黑夜,我都惦記著你,我記得你開始學行時候的神情,叫出第一聲'媽媽'時候的喜悅;我想著你不知在什麽地方長大了,不知你長得像爸爸還是像媽媽,現在看來,你是長得跟你的爸爸一模一樣,嘿!像他那樣的倔強!"易蘭珠的頭貼著王妃的胸,兩顆心都在劇烈的跳動!忽然易蘭珠倒在王妃懷中,輕輕啜泣,叫道:"說真的,媽媽,我也愛你啊。"

燭光碟機散了黑暗,分別了十八年的母女互相地摟著,母親的眼淚滴在女兒的面上,女兒的眼淚滴在母親的胸前,過了許久許久,誰都沒有說一句話,忽然外面傳來了閣閣的腳步聲,似有人在牢房外走來走去!

王妃皺了皺眉,瞿然一醒,揩幹眼淚,高聲叫道:"腳步放輕一點,別吵我審問!"王妃進入天牢時,掌管天牢的貝勒再三問她要不要人陪伴,王妃搖頭說不要。貝勒道:"那女賊的武功很厲害,雖然背了大枷,扣上腳銬,隻怕還要預防萬一。王妃萬金之體,出了差錯,那可不值。"工妃怒道:"別啰嗦,我要親自審問,不許一個人在旁,你知道麽?"隨手一抓,在檀木桌抓了五道裂痕,貝勒大駭,心道:"怪不得人說鄂王妃文武全材,是咱們旗人中第一美人,又是一位女英雄,看來真是不錯!"當下不敢再說。但雖然如此,貝勒還是很不放心,因此加派衛士在外面巡邏。

王妃斥退了外面的衛士之後,緊緊摟著易蘭珠,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道:"女兒啊,現在你是我的了!"

聽了外面衛土的腳步聲,易蘭珠心頭陡然起了一種憎恨的情緒:"我的母親和他們是一家人,他們要聽我母親的話!"這個念頭像火焰一樣燒痛了她的心,她掙扎著從母親的懷抱裏脫出來,叫道:"王妃,你說要審問我,為什麽不審問呢?"王妃心痛如割,顫聲說道:"寶珠,你要怎樣才相信我?相信你的母親?你說罷,隻要是我做得到的我都會做!"易蘭珠冷笑道:"也許是明天,也許等不到明天,他們就會把我的頭懸在午門之外,把我的心肝祭奠你的丈夫,我還有什麽事情要你去做?"

王妃親了一下她的女兒,毅然說道:"好吧,寶珠,我帶你走出天牢,將你偷偷放走,然後我就吃最厲害的毒葯,去見你的爸爸,這樣你總可以滿意了吧?"

易蘭珠尖叫一聲,摟著她的媽媽,叫道:"啊!你為什麽這樣說呢?你是把我當成你的女兒,還是把我當成你的敵人?說得好像我要向你報仇,讓你去死!"王妃目不轉睛地望著女兒,忽然喊道:"你的眼睛,跟你的爸爸完全一樣喲!"

易蘭珠探手入懷,把內衣撕破,取出那封藏了許多年的血書,擲給王妃道:"這是爸爸給我和你的信,爸爸本來就是要我像他一樣啊!"

王妃身軀顫抖,似波浪般起伏不休,展開血書,隻見信上寫道:"寶珠吾女,當你閱此書時,當已長大成人。你父名楊雲驄,你母名納蘭明慧,你父是抗清義士,你母是清室王妃,你父喪命之日,正是你母改嫁之期。你母是皇室中人,改嫁迫于父命,不必責怪。惟彼所嫁者乃國人之敵,胡虜元凶,你學成劍法,定須手刃此獠,以報父仇,並除公敵,若見你母,可以此書交之,令伊知你父非不欲伊晚年安樂,而實為國家之仇不能不報也,其餘你未明了之事,可問你之祖師與攜你上山之叔叔,父絕筆。"

王妃讀後,痛哭說道:"寶珠,我並沒有怪你的爸爸叫你殺他啊!"

易蘭珠的眼睛放出閃閃光芒,追問道:"媽媽,你真的不怪我嗎?"王妃打了一個寒噤,淚光中驀然現出多鐸臨死時的情景,鮮血淋漓,慘笑待死的情景,她又想起她曾對多鐸應諾的話:"你不要傷害她,我也叫她不要傷害你!"是的,她並不怪她的女兒,然而知又有點為他們的互相傷害而惋惜。她幽幽地答道:"女兒,我怎會怪你呢?但血已經流得夠了,我不願再看見流血了!"

"血已經流得夠了?"易蘭珠冷笑接道:"我們漢族人流了多少血?你們皇帝和將軍還要使我們繼續流!但我們的血也不會白流的,我的父親血灑杭州,你的丈夫就要血灑西山;明天,我的血染紅天牢,後天,更多滿洲人的血就要染紅京城的泥土!"

王妃像挨了打一樣驚跳起來,驚恐地註視著她的女兒。她日日夜夜夢想著的女兒,如今在她的面前,是如此親密,卻又如此陌生!她和她好像是處在兩個世界裏,她不了解她,她們的心靈之間好像隔著一層帷幕!她聽著她的女兒把那滿腔怨恨像瀑布似的傾瀉出來,她又是驚恐又是哀痛,她昏眩地顫抖著,忽然又緊緊地樓著女兒,叫道:"你的我的女兒,你為什麽要分出'我們'和'你們'?你是我血中的血,肉中的肉,你和我是一個身體的啊!"

易蘭珠忽然笑了起來,不是冷笑,而是一種喜悅的笑,她把臉撲在母親的胸脯上,說道:"媽媽,你真的這樣愛我,願意是我們的人嗎?"王妃還來不及弄清楚她的意思,趕忙說道:"當然是這樣的啊,你還有什麽不相信我呢?"易蘭珠急促地叫道:"那麽,你就跟我一道走吧!母親,不是你帶我走,是你跟我走,明白嗎?媽媽,凌大俠他們一定還在想辦法救我,你馬上出去,我告訴你他們的地址,他們有你的幫助,一定會救出我。除非我過不了明天,否則你還有機會救我出去的!"

王妃一陣陣暈眩,"跟你一道走?"她喃喃問道。這是她從沒想過的事,她是一個王妃,怎麽能夠和陌生的漢族人一道,反對自己的族人呢?她這樣的一陣猶疑,易蘭珠早已變了顏色,叫道:"媽媽,我一絲一毫都不願勉強你,是我太過份了,是我想得太孩子氣了。如果你願意跟我走的話,十八年前你已跟我的父親走了。我不怪你,媽媽!你也別怪我啊!現在我一點一滴也不願受你幫助,你趕快走吧!這個牢房污穢得很。"

王妃低聲地抽咽,說了許多話,甚至說願意跟她一道走,可是她的女兒像啞了一樣,一句話也不答她了!王妃這時比死了還難受,她料不到她的女兒竟比她的爸爸還堅強。忽然,她的手觸到一樣東西,她驀地叫道:"寶珠,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

易蘭珠仍是那個樣子,把臉藏在掌中,忽然間,她的眼睛從手指縫中看到一縷血紅的光芒,王妃手上拿著一把亮晶晶的短劍,多鐸的血凝結在劍刃上,還沒有揩去,易蘭珠跳起來道:"這是爸爸的寶劍。"

王妃道:"是的,這是他的寶劍,我第一次碰到他時,他給沙漠的風暴擊倒,暈倒在我的帳篷外,我就是看見他這把寶劍才救。他的。你在五台山行刺的時候,一劍插入我的轎中,我一看見,就知道你是我的女兒了。"

這把劍像是一個證人,易蘭珠一家人的悲次離合、生死存亡都和它有著關聯。它伴著楊雲驄和納蘭明慧在草原定盟;它保衛楊雲驄到最後的一刻;凌未風拿它作信物,抱易蘭珠上天山,最後易蘭珠將它插進了多鐸的胸膛。

也就是在刺殺多鐸的那天,易蘭珠因為見著母親,寶劍震落在地上,她在天牢裏想起"親人"時,也曾經想念過這把寶劍的。但,她的母親將它交還給她,她卻感到一陣陣的迷惑。

王妃低聲說道:"你留著這把劍吧,也許對你有用的。如果凌大俠他們再來救你,有這把劍,也比較容易脫身。"

易蘭珠最愛她的父親,因此也非常愛這把短劍。可是此刻,她卻忽然間感到憎恨,不是恨這把劍,而是恨她的母親。"她叫我留著這把劍等凌大俠他們來救,那麽就是說,她非但不肯跟我一道走,而且不願再想辦法救我了。"她並不希望母親救她,可是在她的心靈深處,卻是渴望母親的愛的。她覺得十八年的痛苦,就該贏得母親全部的愛。要求太高了,失望也就容易。這是一種非常錯綜復雜的情緒,但她卻不知道,她的母親在說這話時,心裏已經作了一個決定。

易蘭珠叫道:"我不要它,我們每個人都是一把短劍!令你們滿洲人顫抖的短劍。這把劍還是留給你吧,你見著它會更記得爸爸。"易蘭珠雙手抱著頭,低低地嗓位,又不理她的母親了!

外面的腳步聲又響起來,有人催道:"貝勒問候王妃,皇上也派人來探問,王妃審完沒有?"鄂王妃應了一聲,取出一條幹凈的絲帕,給女兒慢慢地揩抹眼淚。當她站起來時,茫然地將手帕掉落地上。

"寶珠,你好好保護自己,"王妃說:"你明白嗎?"

這剎那間,易蘭珠的心像給千萬把尖刀割成無數碎片!

炬光漸漸消逝了,那枝王妃帶來的牛油燭,隻剩下短短的半寸,在吐著微弱的光芒,燭淚凝結在地上,構成不規則的花紋圖案。"蠟炬成灰淚始幹!"王妃停止哭泣,最後瞧了易蘭珠一眼,木然地轉過了身向著牢門走去。

"我明白了!"易蘭珠溫柔地嘆道:"媽媽,這不是你的錯!"但她說得太小聲了,以至王妃根本沒有聽見。

蠟燭燒完了,燭光忽的熄滅,就在這一刻,王妃走出了牢門,天牢內剩下虛空的黑睹!易蘭珠陡然跳了起來,喊道:"媽媽!我們彼此原諒吧!媽媽,回來!回來!

--《七劍下天山》第十八回 孽債情緣 主情多徒悵悵 淚痕劍影 妃夢斷恨綿綿

最後出場

過了幾天,呂四娘已經熟習,易蘭珠攜了唐曉瀾回天山練劍,呂四娘送下邙山,依依不舍。易蘭珠說道:「再過十年,你的劍術當可無敵于天下,我有一個徒弟,那時大約正在江湖闖萬,還望你多多招扶她。」呂四娘詫道:「易前輩劍法通玄,令徒也必是達人的了,何須十年,才能出道。」易蘭珠笑道:"她現在還隻是七歲的女娃兒呢!」唐曉瀾心念一動,想起易蘭珠日前之言,不禁問道:「這女娃兒可是我認識的?」易蘭珠笑道:「等你到天山時自己去認吧。」

--《江湖三女俠》第十二回 語隱機鋒 微詞刺巡撫 技驚四座 大俠顯神通

人物點評

易蘭珠--牛虻

《七劍》是把牛虻分裂為二的,凌未風和易蘭珠都是牛虻的影子,在凌未風的身上,表現了牛虻和瓊瑪的矛盾,在易蘭珠身上則表現了牛虻和神父的沖突。不過在處理易蘭珠和王妃的矛盾時,卻又加插了多鐸和王妃之間的悲劇,以及易蘭珠對死去的父親的熱愛,使得情節更復雜化了。

明眸少女易蘭珠

她剛出場時是蒙著面的,僅露出一雙眼睛,顧盼之間,光採照人,就如黑漆的天空嵌著一顆星星,又如白水銀中包著黑水銀,已是令人印象深刻。殊不知如此清澈的眼眸中蘊含著如此復雜的身世。易蘭珠的父親是反清義士楊雲聰,而母親卻是滿州格格納蘭明慧。她的內心亦是矛盾交織。她與納蘭明慧在天牢重聚之時,表面決絕不肯妥協,內心又極度渴望母愛。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後,亞瑟奔向了壯烈的死亡,易蘭珠則滿懷的理想,用她的明眸俯瞰天下。

三代白發之易蘭珠

飛紅巾的弟子――易蘭珠也和她的師傅師祖一樣,也在一夜之間白發爬滿。易蘭珠為報父仇,行刺多鐸,不行失手被擒,恰好又是他父親的仇人楚昭南來審問她,楚昭南對她父親的刻骨仇恨讓他狠狠的折磨易。本來肉體上的折磨已經有夠痛苦了,易蘭珠最想要的母愛卻更是痛苦,十八年來她一直渴望著母愛,但是她一直不能理解為什麽母親要嫁給他不愛的人,到她能夠明白的時候,母親已經自盡了,被飛紅巾救出來之後,被飛紅巾用感情控製著,放下了一切的感情,任自己沉浸在對往事的追憶中,縷縷青絲中夾雜了絲絲白發,但是她也是最幸福的一個,張華昭從來就愛著她,兩代人的愛情噩夢終于沒有在她的身上重演。但是這愛情來的也過于艱難,倒不是因為本深的愛不堅定,而是心境的浮浮沉沉太讓人傷感,太讓人迷惑,終于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麽,所以悲劇就結束了,真好!

影視形象

扮演者出處
郭淑賢1996年新加坡武俠劇《塞外奇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