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皇雜錄

明皇雜錄

《明皇雜錄》,古代漢族史料筆記。共三卷。鄭處誨撰。成書于唐大中九年(855年)。

  • 作品名稱
    明皇雜錄
  • 文學體裁
    史料
  • 創作年代
  • 作    者
    鄭處誨

明皇雜錄簡介

本書為"唐宋史料筆記叢刊"的一種,收錄唐人筆記兩種。一種《明皇雜錄》二卷,補遺一卷,由唐鄭處誨撰,記載了唐玄宗一代雜事,偶亦兼及肅、代二朝史實。本書內容涉及頗豐,文字生動,唐玄宗早年的勵精求治,思賢若渴,晚年的不理朝政、恣情聲色,權臣炙手可熱,忌賢妒能無不躍然紙上。對我們研究開元、天寶的理亂興衰史,頗有史料價值。所記異聞瑣事,亦可資參考。另一種《東觀奏記》由晚唐裴庭裕撰。唐僖宗大順中(八九0--九一年)裴庭裕參預修撰唐宣宗實錄的工作,時離宣宗朝達三、四十年之久,又中間經過黃巢農民起義,備修實錄的日歷與起居註已蕩然無存,裴庭裕憑藉兒童時代的記憶,採摘宣宗朝耳目聞睹之事,撰成《東觀秦記》,上奏丞相杜讓能。《東觀奏記》分上中下三卷,專記宣宗一朝政事共八十九件。在唐朝雜史中最稱翔實,其史料大多為後來的《通鑒》、《新唐書》。

明皇雜錄明皇雜錄

版本:1985年上海古籍出版社版《開元天寶遺事十種》收入此書,附補遺四則。

明皇雜錄目錄

卷上

和璞預言房管之卒

孫生相房管崔渙

唐玄宗用張嘉貞為相

蘇頲文學該博

神童劉晏

楊暄恃父權明經及第

肅穎士恃才傲物

韋詵撰婿

姚崇算張說

李適之父子遭李林甫陷害

李林甫宅怪異

玉龍子

王準凌辱駙王瑤

王毛仲驕橫失寵

卷下

唐玄宗賜張九齡白羽扇

李林甫忌蘆絢

唐玄宗大輔

李龜年之遭遇

馮紹正畫龍

王維等為崔圓畫壁

張說致書蘇頲

唐玄宗華清宮湯池之豪奢

虎國夫人奪韋氏宅

道士張果

李遐周道術

官吏皆薄外任

蕭嵩少才氣

宇文融排斥異已

明皇雜錄補遺

高力士貶巫州

樂工雷海清忠貞不屈

孫曾生道術

僧人義福

僧人一行

唐鞏冀為宰相

唐玄宗舞馬

明皇雜錄選載

●卷上

開元中,房管之宰盧氏也,邢真人和?卜自泰山來,房管虛心禮敬,因與攜手閒步,不行數十裏。至夏谷村遇一廢佛堂,松竹森映。和?卜坐松下,以杖叩地,令侍者掘,深數尺,得瓶,瓶中皆是婁師得與永公書。和?卜笑謂曰:"省此乎?"房遂灑然。方記其為僧時,永公即之前身也。和?卜謂房曰:"君歿之時,必因食魚鱠;既歿之後,當以梓木為棺,然不得歿于君私第,不處公館,不處玄壇佛寺,不處親友之家。"其後譴于閬州,寄居州之紫極宮。臥疾數日,君忽具鱠邀房于郡齋,房亦欣然命駕,食竟而歸,暴卒。州主命攢櫝于宮中,棺得梓木為之。

開元末,杭州有孫生者,善相人。因至睦州,郡守令遍相僚吏。時房管為司戶,崔渙萬年縣尉貶桐廬丞,孫生曰:"二君位皆至台輔,然房神器大寶合在掌握中,崔後合為杭州刺史,某雖不見,亦合蒙其恩惠。"既而房以宰輔齎冊書,自蜀往靈武授肅宗。崔後果為杭州刺史。下車訪孫生,即已亡旬日矣。署其子為牙將,以粟帛賑恤其家。

開元中,上急于為理,尤註意于宰輔,常欲用張嘉貞為相,而忘其名。夜令中人持燭于省中,訪其直宿者為誰,使還奏中書侍郎韋抗,上即令召入寢殿。上曰:"朕欲命一相,常記得風標為當時重臣,姓張而重名,今為北方侯伯,不欲訪左右,旬日念之,終忘其名,卿試言之。"抗奏曰:"張齊丘今為朔方節度。"上即令草詔,仍令宮人持燭,抗跪于御前,援筆而成,上甚稱其敏捷典麗,因促命寫詔敕。抗歸宿省中,上不解衣以待旦,將降其詔書。夜漏未半,忽有中人復促抗入見。上迎謂曰:"非張齊丘,乃太原節度張嘉貞。"別命草詔。上謂抗曰:"維朕志先定,可以言命矣。適朕因閱近日大臣章疏,首舉一通,乃嘉貞表也,因此灑然,方記得其名。此亦天啓。非人事也。"上嘉其得人,復嘆用舍如有人主張。

蘇頲聰悟過人,日誦數千言,雖記覽如神,而父瑰訓勵至嚴,常令衣青布襦伏于床下,出其頸受榎楚。及壯,而文學該博,冠于一時,性疏俊嗜酒。及玄宗既平內難,將欲草製書,甚難其人,顧謂瑰曰:"誰可為詔試為思之。"瑰曰:"臣不知其他,臣男頲甚敏捷,可備指使。然嗜酒,幸免沾醉,足以了其事。"

玄宗遽命召來。至時宿酲未解,粗備拜舞。嘗醉嘔殿下,命中人臥于御前,玄宗親為舉衾以覆之。既醒,受簡筆立成,才藻縱橫,詞理典贍。玄宗大喜,撫其背曰:"知子莫若父,有如此邪?"由是器重,已註意于大用矣。韋嗣立拜中書令,瑰署官告,頲為之辭,薛稷書,時人謂之"三絕"。頲才能言,有京兆尹過瑰,命頲詠"尹"字,乃曰:"醜雖有足,甲不全身,見君無口,知伊少人。"瑰與東明觀道士周彥雲素相往來,周時欲為師建立碑碣,謂瑰曰:"成某志不過煩相君諸子:五郎文,六郎書,七郎致石。"瑰大笑,口不言而心服其公。瑰子頲第五,詵第六,冰第七,詵善八分書。

玄宗御勤政樓,大張樂,羅列百伎。時教坊有王大娘者,善戴百尺竿,竿上施木山,狀瀛洲方丈,令小兒持絳節出入于其間,歌舞不輟。時劉晏以神童為秘書正字,年方十歲,形狀獰劣,而聰悟過人。玄宗召于樓上簾下,貴妃置于膝上,為施粉黛,與之巾櫛。玄宗問晏曰:"卿為正字,正得幾字?"晏曰:"天下字皆正,唯'朋'字未正得。"貴妃復令詠王大娘戴竿,晏應聲曰:"樓前百戲競爭新,唯有長竿妙入神,誰謂綺羅翻有力,猶自嫌輕更著人。"玄宗與貴妃及諸嬪御,歡笑移時,聲聞于外,因命牙笏及黃文袍以賜之。

楊國忠之子暄,舉明經。禮部侍郎達奚珣考之,不及格,將黜落,懼國忠而未敢定。時駕在華清宮,珣子撫為會昌尉,珣遽召使,以書報撫,令候國忠具言其狀。撫既至國忠私第,五鼓初起,列火滿門,將欲趨朝,軒蓋如市。國忠方乘馬,撫因趨入,謁于燭下,國忠謂其子必在選中,撫蓋微笑,意色甚歡。撫乃白曰:"奉大人命,相君之子試不中,然不敢黜退。"國忠卻立,大呼曰:"我兒何慮不富貴,豈藉一名,為鼠輩所賣耶?"不顧,乘馬而去。撫惶駭,遽奔告于珣曰:"國忠恃勢倨貴,使人之慘舒,出于咄嗟,奈何與校其曲直!"因致暄于上第。既而為戶部侍郎,珣才自禮部侍郎轉吏部侍郎,與同列。暄話于所親,尚嘆己之淹徊,而謂珣遷改疾速。

蕭穎士開元二十三年及第,恃才傲物,漫無與比,常自攜一壺,逐勝郊野。偶憩于逆旅,獨酌獨吟。會有風雨暴至,有紫衣老人領一小童避雨于此。穎士見其散冗,頗肆陵侮。逡巡風定雨霽,車馬卒至,老人上馬,呵殿而去。穎士倉忙覘之,左右曰:"吏部王尚書,名丘。"初,穎士常造門,未之面,極驚愕。明日,具長箋造門謝,丘命引至廡下,坐責之,且曰:"所恨與子非親屬,當庭訓之耳。"頃曰:"子負文學之名,倨忽如此,止于一第乎?"穎士終揚州功曹。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