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秀滿

明智秀滿

明智秀滿(1535年-1582年7月4日),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武將。織田氏家臣明智光秀的重臣。

民間傳說中訛為左馬助光春。原名三宅彌平次,是明智光秀的女婿。光秀平定丹波後,他被封為福知山城主。

  • 中文名稱
    明智秀滿
  • 別名
    三宅彌平次
  • 出生日期
    1535年
  • 逝世日期
    1582年7月4日
  • 職業
    武將

名稱

同時代的史料中記載實名是秀滿。起初是三宅彌平次,後來改名為明智彌平次('天王寺屋會記')。傳說還有明智光春的名字('明智軍記')。通稱左馬助相當有名( '信長公記'、'川角太閣記')。傳說幼名是岩千代,改名後叫光俊('明智氏一族宮城家相傳系圖書')。另外還有幾個別名流傳于世。

身世

明智軍記'中記述,秀滿(被記作光春)是明智氏出身。明智光秀的叔父明智光安之子('明智氏一族宮城家相傳系圖書'中記載是次男),與光秀是從兄弟的關系。亦有記載以三宅氏為姓的時期。

據說在羽柴秀吉擔任中國方面的攻略主將之後,曾經到坂本拜會過明智光秀,那時羽柴秀吉在織田家中的地位已經比光秀高了,所以光秀很重視這次會見,特意下令,命令所有的重臣必須到場參加歡迎儀式。所有的人都遵命來了,隻有明智秀滿稱自己得了重病,拒絕參加。

賓主會晤以後,羽柴秀吉要告辭了,明智光秀領著重臣們一直把他送到城門口,這時候,光秀看到秀滿若無其事的在那裏打馬遛彎兒,根本沒象有病的樣子。光秀因此非常的生氣,送走秀吉,他派人把秀滿叫來,劈頭就問:"你怎麽能違抗命令而且欺騙我呢?!"

秀滿不慌不忙的答道:"那些蜂擁而來參加這種儀式的家臣,無非是認為羽柴大人是有權勢的人物,他們在這樣的場合露一露臉,說不定今後可以因此有條門路轉投羽柴那裏。戰國的亂世,人人都想出人頭地,不過我心中的主公隻有日向守您一人,所以我不需要出席這種場合。"光秀聽了十分感動,從此以秀滿為心腹。

歷史評價

套用銀英傳裏的話,秀滿如果不是淳樸的可愛的話,那他簡直可以算明智家臣團中第一的馬屁精了。如果真的要回避這樣的場合的話,在光秀送客的時候卻突然冒出來,不是更加招惹人註意嗎?也許這是他的目的,否則多半沒有後來光秀找他訓話了,自然也沒有他說出後面那番"出自肺腑"的高論的機會。而這一番高論的中心思想不過兩個:1、那些跑去參加儀式的家伙多半居心不正,是隨時準備跳槽的不穩分子;2、隻有俺左馬助,腹中無他物,惟一顆對您的赤膽忠心。一面打擊同僚、一面抬高自己,果然得到了光秀的賞識和信任。

相關故事

本能寺事變後,明智秀滿鎮守安土城,負責近江製壓,沒有趕上參加山崎合戰。這一戰,可以說是非常的慘烈,兩軍總計五萬多的兵力,在兩個時辰內就造成了六千六百多人的死者,而且基本上是各佔一半,確實不愧是決定天下的大戰。秀滿在六月十三日晚上得到了山崎的敗報,于是率領一千幾百人的部隊退往坂本,準備籠城戰。途中,受到勢多(瀨田)城主山岡景隆的騷擾,隨後又在大津八丁札和羽柴秀吉的選鋒軍堀秀政部隊二千餘人相遇了。秀滿考慮到要盡快接應光秀回到坂本,並且要盡量為籠城戰儲存兵力,因此不願意展開戰鬥而率隊退卻,他本人親自將三十騎斷後。全軍脫離後,他卻陷入了秀政軍的三面包圍,而另一面,則是琵琶湖。

就在秀吉軍認為秀滿已經無路可走的時候,秀滿卻毅然率從騎躍入了琵琶湖中。秀滿的坐騎是名馬大鹿毛,于是,秀滿身著雲流陣羽織,在秀吉軍的註視下單騎渡過了琵琶湖(從騎大約不是淹死就是被俘了),到湖西的辛崎(唐崎)上岸。然後從容的讓馬休息,直到追騎繞湖追來,他才打馬直走,進入坂本城下町,將馬拴在町中十王堂的柱子上,寫下"明智左馬助秀俊唯今湖を渡したる馬也"的字條別在一邊,然後步行進入了坂本城。

秀吉軍本以為秀滿已經溺斃,等先鋒攻入坂本町,看到秀滿留下的馬和字條,才知道撞見了活鬼。後來,這匹馬被獻給了秀吉,秀吉騎著它指揮了次年的志津岳合戰。

左馬助單騎渡琵琶湖的故事已經成為日本婦孺皆知的逸話了,到在大津他下水的地方還有碑為記。根據一般的解釋,馬本身就會鳧水,馱一個人的話,短距離的漂遊還是可以的,而左馬助對琵琶湖的水文地理比較熟悉,大概能夠選擇水淺的地方,讓馬得到休息。另外也有資料顯示,下水處和上岸處之間有大片的淺灘,離湖百來米之遙的地方,馬蹄大概還能夠到水底。

不過,根據《惟任謀叛記》的記載,秀滿其實是乘坐小船跑回坂本的……這大約是最接近歷史事實的解釋吧。

秀滿之死

明智秀滿進入坂本籠城後就知道了明智光秀已經斃命的訊息,于是,他也決心殉主。

還是在松永久秀謀反的時候,秀滿隨同光秀一起參加了討伐戰,松永久秀最後拒絕了織田信長用茶釜"平蜘蛛"來換一條命的要求,與"平蜘蛛"一起粉身碎骨了。信長在事後的家中會議上異常鬱悶的批評久秀的行為:"這還象個愛茶之人嗎?怎麽能這麽做呢?"據說秀滿聽後很有感慨。

數年以後,當秀滿把信長圍在本能寺的時候,信長似乎把以前批評久秀的話全忘了,他自己也放一把火,將自己收藏的名物茶道具全部燒毀,其中包括: "紹鷗白天目"、"松本茶碗"、"珠光小茄子"、"松島茶壺"、牧溪筆"くわいの繪" 、"三日月"、"勢高肩沖"、"貨狄"等稀世的珍寶,一共有三十八件之多。信長在地下見到久秀的時候,大概臉會紅得象猴屁股吧。

同樣的命運降臨到秀滿身上了。坂本城迅速陷入了十重二十重的包圍。秀滿將天守閣上光秀歷年收藏的名物取出,認真的製作了目錄,其中包括:鐮倉後期的名刀"不動國行"、刀劍"二字國俊"、肋差"吉光"、茶入"楢柴肩沖"、"虛堂之墨跡"等天下之名物。秀滿將這些名物用唐織肩衣打成一個包裹,連同目錄一起縋到天守閣下,親眼看著它被送到堀秀政的手裏。圍城的兵士見到這樣的情景,紛紛議論:"秀滿殿果然與當年的松永彈正不同啊!"。

堀秀政接過目錄和包裹,檢視之後,派人向天守上的秀滿詢問:"為何獨獨不見日向守殿的秘藏--俱利伽羅的吉廣江之肋差?",秀滿回答到:"這柄肋差,原來是越前朝倉殿所有,他敗亡時,由其御物奉行帶出,日向守費了不少力氣才得到它,一直視為最愛之物和貼身秘藏。我要帶著這把肋差,到陰間去交給日向守殿。"

料理完光秀的家寶,秀滿又把身上的鎧甲和雲流陣羽織脫下來,交給小姓,說:"你把這衣物送到坂本西教寺,我明智左馬助自害之後。就將此甲羽織作為供奉,為我們明智一族祭吊百日吧",送給小姓百兩黃金,打發他出城。隨後,秀滿先刺死了光秀的妻妾,又刺殺了自己的妻子--光秀的女兒。命人點燃堆放在天守周邊的柴草。在熊熊烈火之中,他取來白紙,手書"清涼"二字,然後,以十字腹的方式剖腹了,時年大約在四十六歲到四十八歲之間。

後來在坂本天守的廢墟中,織田軍沒有能夠找到"吉廣江"肋差。

明智左馬助臨死時不忘儲存文物,不愧是真文化人的風骨,而堀秀政接過物事後先急著追問另一寶物的下落,也夠沒人性也。秀滿手書"清涼"二字,在熊熊烈火中自然是無從儲存了,此事因何得為後人知曉,也大有可疑。不過,秀滿最後處理事物的冷靜和從容,確實是極得"滅卻心頭火自涼"的真意了。死得既莫名其妙又不甘心的織田信長在本能寺的火中大概是不能感受這份"清涼"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