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智光秀 -日本戰國時代歷史人物

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あけち みつひで,1528年-1582年7月2日) 是日本戰國名將。織田信長帳下重要將領,全稱明智十兵衛光秀。

曾任官職:近畿管領、日向守、丹波守護等。關于他的身世在歷史頗有爭論,有許多種歷史傳說,出身于美濃國的土岐源氏支族。通稱十兵衛,雅號咲庵。惟任光秀。其父明智光綱早亡,受叔父明智光安的照顧。官位日向守。正室為妻木熙子(實為光秀第二任妻子)。明智光秀的嫡男是明智光慶,三女是玉子

  • 中文名
    明智光秀
  • 外文名
    (平假名)あけちみつひで,(羅馬字)AkechiMitsuhide
  • 別名
    十兵衛,咲庵
  • 國籍
    日本
  • 出生地
    美濃國可兒郡明智城(今屬岐阜)
  • 出生日期
    1528年
  • 逝世日期
    1582年
  • 職業
    征夷大將軍
  • 相關事件
    本能寺之變
  • 其他成就
    征討延歷寺, 攻陷龜山城

人物簡介

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1528年—1582年)出身于美濃國的土岐源氏支族。其父明智光綱早亡,受叔父明智光安的照顧。光秀最初侍奉美濃明智城主齋藤道三,後隨足利義昭一同投靠織田信長,在京都執行政務工作。加入織田信長家臣團後因功勛卓著而受到重用,1568年協助攻打觀音寺城,但是足利義昭突然謀反,嘗試與織田氏鄰接大名成立信長包圍網,光秀決定叛離義昭,成為了織田信長的直臣,其後為信長在攻打淺井及朝倉立下功績,在1572年被分封到近江國滋賀郡,並築起坂本城,賜姓惟任,官至日向守。擁有指揮織田家附近城主的重要武將。1582年5月光秀發動本能寺之變,信長寡不敵眾,放火燒本能寺然後切腹自盡。十日後,即1582年7月2日(天正十年六月十三日),山崎之戰中,羽柴秀吉以極快的速度由備中回到近畿,並在山崎之戰中搶得了優勢,結果明智軍慘敗,光秀傳被民兵或土民殺死,亦有傳被土民襲擊後受重傷然後自殺,但真正生死不明(當然也有人認為戰後仍然生還)。年殉不明,但從明智軍記記載光秀的詩句其中一句是五十五年夢,推測于1528年出生,但亦有說法指1526年。俗話的“光秀的三日天下”就此劃上句號。

人物經歷

假名 あけちみつひで
羅馬字 AkechiMitsuhide
明智光秀通稱十兵衛,又稱惟任日向守。關于他的身事在歷史頗有爭論,一般說法是《明智軍記》裏說明智家是美濃豪族土歧家的分支,屬于武田氏一派的子孫,由于明智光秀的父親明智光綱早亡,他是寄養在叔父明智光安的城裏長大的,另外,明智光秀還是織田信長的妻舅,原因是因為明智光秀的叔父明智光安把三女兒嫁給了織田信長的岳父齋藤道三。(註,該說法在歷史上不被承認。美濃確實有個名為明智庄的庄園,但史料中卻毫無任何有關明智家存在的證明。另外,《明智軍記》寫明智光秀遊歷的很多名城在當時還未建成,而那些提到的諸侯又早已死去。)   

長大後的明智光秀出仕了齋藤家,此不久,齋藤道三遭到其子齋藤義龍的攻殺,齋藤道三在長良戰死後,齋藤家的新當主齋藤義龍立刻對親近齋藤道三的明智家發動進攻,明智家被滅亡,明智光秀被迫逃亡到越前,出仕越前朝倉家。

也許是不滿意朝倉家,永祿十一年(1568)七月,光秀再度出走,就在這時,他遇到了被三好三人眾和松永久秀趕出京都的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的弟弟足利義昭,足利義昭此刻正前往越前朝倉家,他希望能夠借助朝倉家的力量奪回征夷大將軍職位,但是,朝倉家以實力不足的理由,拒絕了他的要求,無奈的足利義昭隻好準備再去上杉家,武田家尋求幫助,就這樣,為伸張大義的光秀跟隨了足利義昭。

在尋求上杉家和武田家的幫助失敗後,足利義昭一行人最後來到了尾張的織田家,最後,在明智光秀的說服下,織田信長終于同意幫助義昭上京奪回征夷大將軍職位,由于明智光秀出色的才能,織田信長請求足利義昭讓明智光秀以足利家臣的身份仕于織田家,這在“忠臣不仕二主”的道德觀上看來,這種情況確實異常,但是,在名份上看來,足利義昭是未來的征夷大將軍,那麽織田信長也就是義昭臣子,而且,足利義昭此刻急需信長的幫助,所以,足利義昭很爽快的答應了。

戰功赫赫,忠義無雙

永祿十一年(1568)九月七日,織田信長率領六萬大軍由美濃的歧阜城出發,沿途消滅了不表臣服的六角家後于永祿十一年九月二十六日進入京都,在穩定足利義昭征夷大將軍的地位後,信長命令明智光秀和羽柴秀吉共同擔任京都奉行。

烏龜元年(1570)漸漸不滿于被信長控製的足利義昭以征夷大將軍的身份向武田,上杉,朝倉,淺井,三好,本願寺等大名寄送御內書,命他們聯手由北和西夾擊信長組成“信長包圍網”,在得到義昭的御內書後,在京畿地帶的淺井,朝倉,本願寺立刻行動起來對信長進行進攻,但是,不久後在天皇調停下,雙方停戰,雖然在這些戰鬥裏明智光秀沒有立下太大的功績,不過,在此之後第二年征討延歷寺的戰鬥中立下重大功勛,受賜阪本新城,成為擁有五萬石領地的諸侯。

元龜二年(1572),明智光秀上京,並于該年在三方原大敗信長德川聯軍,元龜四年二月三好家餘黨和伊賀,甲賀的豪族也在石山,堅田舉兵反對信長,奉信長的命令去堅田平亂,很快他就成功的完成了任務,此刻,柴田勝家也攻佔了石山,見情況不對的足利義昭立刻在慎島城舉兵,但是信長早有準備,他由琵琶湖攻打慎島城,義昭不敵,便想請求天皇調停,但信長早料到他會有這一招,早派人將通往皇宮的路線切斷,最後義昭隻好以二歲的兒子為人質表示投降,可是,信長並未因此原諒他,在把義昭流放去河內若江,明智光秀對織田信長魔王舉措愈加憤怒與擔憂。從此,明智光秀就正式成為織田家的家臣,為了安撫光秀信長賜他近江滋賀郡。

天正元年(1573),織田信長先後消滅朝倉,淺井家,信長受命光秀為朝倉領地的代官,並前往越前就任,同年,一向宗發動暴動進攻越前,織田信長率三萬餘大軍前往越前作戰,光秀也隨既出征,他于八月十五日夜裏,攻入龍門城,斬殺了本願寺教眾二千餘人,由于鎮壓一向宗有功,明智光秀受封日向守,賜姓惟任,天正三年(1576),織田信長命光秀負責攻略丹波,同年冬天,明智光秀軍攻擊丹波黑井城,但由于八上城的波多野家的突然背叛,明智光秀大敗,退回阪本城。

天正五年(1577),本願寺家再次對信長開戰,明智光秀奉命出征,雙方交戰于三津寺,結果,光秀敗北,不得不逃往天王寺,本願寺隨後趕到將天王寺團團圍困,收到訊息的信長立刻率大軍前來支援,天王寺裏的光秀乘機外夾攻,本願寺軍退回石山本願寺,信長隨既包圍石山本願寺,並把攻破石山本願寺的任務交給了佐久間信盛,但在毛利家的幫助下石山本願寺一直未能破城。

天正六年(1578)二月,信長再次命明智光秀出征,去進攻紀州的本願寺主力(雜賀軍)這次明智光秀成功的完成了任務,盡管在和本願寺作戰,丹波的攻略明智光秀也沒有停止,同年十月,明智光秀進攻了丹波的龜山城,經過三天的激戰,龜山城陷落。

君臣不合,忠孝難全

天正七年(1579)三月,明智光秀討伐叛臣波多野家,為了勸降波多野家,明智光秀不得不把自己的母親為人質,波多野家感其誠懇願意投降,明智光秀答應波多野投降之後保其領地。波多野氏家督波多野秀治親赴安土城向織田信長謝罪請降。不料織田信長以波多野氏反復無常,不能相信,竟將波多野秀治與其隨行的弟弟波多野秀尚一同斬首。八上城守軍聞訊,悲憤不已,也將明智光秀的母親殺死。雖然如此,沒有了主將的八上城也很快被明智光秀攻陷,但光秀悲痛欲絕。織田家終于佔領丹波藩國,但明智光秀付出的代價是沉重的。母親被害,名望受損。雖然據說作為人質的是光秀的叔母,還有的說送進城裏的隻是個假貨,替身而已,但名望受損卻是一定的而且也向別人宣布了一個訊息,織田信長並不重視明智光秀,隻是把他當作一個奴僕,工具罷了。這樣在織田家內部,其他家臣瞧不起明智光秀,敵對勢力的人隻會把他當作織田信長恭順的大狗。此種恥辱,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忍受(德川家康也曾經被織田信長要求殺掉自己的親生兒子,思考了三天,忍痛殺掉了德川信康,但德川家康一直隱忍,直到自己“上位”)。光秀開始對信長有了不滿。

天正八年(1580)三月,織田信長在利用天皇敕令情況下,逼本願寺向自己請和,並放下武器成為皇家的祈願寺,無奈的本願寺家終于同意了信長的條件,結束了石山會戰,由于明智光秀在與本願寺和丹波的戰功第一,他得到丹波二十九萬石的領地和龜山城。受封為丹波守護,成為與羽柴秀吉、柴田勝家並列的三大諸侯。

天正十年(1582)明智光秀擔任了織田家御食奉行之職,不久,即被命令負責招待應織田信長之邀前往安土城的德川家康一行,但是由于途中有人陷害(史學界看法是豐臣秀吉),即是光秀在招待家康時候,盤裏竟然有死魚!信長立刻當著眾人的面給了光秀幾個耳光,並大加侮辱,令光秀難堪之至。信長命光秀成為秀吉家臣,去支援正在中國(註,此處是指日在地名中國。位于日本本州的西部,北面日本海,南臨瀨戶內海。平安時代時,日本模仿我國唐朝的律令製度,規定“凡諸國部內郡裏等名,並用二字,必取嘉名”。並以當時的首都京都為中心,根據距離遠近將國土命名為“近國”、“中國”、“遠國”3個地區。這個“中國”其實就是“中部地區”的意思,這一名稱一直沿用至今。)與毛利家作戰的羽柴秀吉。同一時刻,信長剝奪光秀領地(封出雲、石見二國,但此二國均要求光秀自行攻陷)和俸祿。忍無可忍的光秀隨即決定謀反。最後假借奉命援助羽柴秀吉的名義出兵,中途變道直取在本能寺休息的織田信長。

本能寺叛變

6月1日晚,光秀便率領13000人的軍隊從丹波龜山城出發,向京進軍,2日凌晨渡過桂川後。光秀向士兵們下達了“敵在本能寺”的命令,向本能寺裏的信長進發,本能寺守軍不足百人,織田信長知道被包圍的時候,就說“肯定失敗”,果然織田信長不敵,于天守放火自盡,森蘭丸為其殉死,明智光秀立即進軍京都,京都守備信長的長子織田信忠率部在京都妙覺寺轉入二條御所與明智光秀奮戰,不久,信忠自知不敵,切腹而死。   

進入京都的明智光秀隨即被天皇冊封“征夷大將軍”,一躍成為時代的中心人物。隨後發檄文于天下,號召各地諸侯回響自己,然而光秀還未建立幕府,卻在這時,從西國趕回的羽柴秀吉率領三萬的大軍發起對光秀的討伐,明智光秀率部一萬六千餘人迎戰羽柴秀吉于山崎,敵我力量懸殊。最後,明智光秀戰敗,當光秀逃至阪本城附近的山路時,被當地的農民殺死。

有一說法著是光秀從此出家隱居,化名南光坊天海。其短命的政權被人稱為“三日天下”。

人物家庭

女兒:明智玉子

兒子(年齡止于本能寺變):長子:光慶14歲;次子:十次郎13歲;三子:十三郎11歲;四子:乙壽8歲

主要家臣:明智左馬介(即光春)、齋藤利三 溝尾茂朝、妻木廣忠、明智光忠。

其他資料

人物分析

歷史謎團:為何叛變?

這個說法是桐野作人(歷史作家)所提出的:光秀討伐信長的最大動機,其實是阻止信長篡奪皇位的野心,與朝廷內的“反信長神聖同盟”訂立密約的光秀,其實是真真正正的勤王主義者。

解釋如下:

天正7年(1579)7月,光秀在平定丹波的同時,也歸還被土豪強佔的朝廷御料所(直屬天皇的耕地)-山國庄,喜出望外的朝廷派出敕使,對當時沒有官位的人臣光秀多所褒勉並賜予獎勵,對此般殊遇,光秀銘記在心。當時的事在“威光寺文書”中有如下的記載,“信長上洛後,禮祟天皇,修復禁內,並上獻扶持米”以獎勵信長勤王的行為。“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光秀等于是這樣的宣告,這個檔案隱約地透露出光秀否定信長的天下布武政策,這是相當危險的訊號,因為信長根本不認為”天下”是屬于居于上位的朝廷的。怨恨說、野心說都是揣測之詞,因為信長和光秀的關系一直到大約事變一年以前,都沒有變壞的跡象。在天正8年放逐佐久間信盛父子的彈劾書中,信長曾寫下“對天下表彰光秀的聲譽”,在這個時候,光秀是信長最欣賞的武將一事是無庸置疑的。另一方面,光秀也曾說出“身為落魄武將的光秀被信長主公破格禮遇,而且還與其他重臣並列,對主君大恩大德,必不惜粉身碎骨地工作”的言詞。

信長真正顯露出他壓迫朝廷的政策,大約是在天正7年,將皇太子誠仁親王父子搬到二條御所的時候,信長的目的無疑是想要成立第二朝廷,而且在這當口,信長收了親王的第四個兒子-五宮為養子,也就是如果五宮即位的話,信長將成為天皇的養父-太上皇,實際統治天下的君主(按:日本的政治很奇怪,自很久以前,天皇都是沒有實權的,真正朝廷的權力是掌握在太上皇的手中,所以很多代的天皇即位以後,在夢想的都是哪天太上皇掛了,自己可以讓位給皇太子,成為太上皇),信長的最終目標是要成為統治天下的君主,在天皇之上,天下真正的擁有者,這是明明白白要篡奪皇位,斷絕天皇的血脈。信長將誠仁親王和五宮當成人質,來實現篡奪皇位的計畫,尚須逼迫正親町天皇退位才能達成,事實上,信長曾兩度嘗試逼迫天皇退位,遭到正親町天皇拒絕。天正10年5月4日早上,朝廷以維系秩序的理由,邀請已經脫離官位的信長就任關白、太政大臣、征夷大將軍三役的官位,然而信長大笑著拒絕了,並在那之後向朝廷要求討伐毛利氏的號令。

明智光秀

(按:關于此事還有一個說法,信長命令光秀向朝廷要求征夷大將軍的職位,然而征夷大將軍的職位根據慣例隻能賜給源氏後裔跟平氏之後的,織田信長無緣,朝廷為此非常困擾,又不敢得罪信長,才有信長收皇孫為養子的解套辦法)

但正親町天皇的財政非常窮困,當年還是毛利元就樂捐獻金,才能舉辦即位式,在毛利盡可能地援助天皇的情況下,信長考慮當時大概很難逼迫天皇退位,故要先攻伐毛利,斷絕天皇的外援,再來逼天皇退位。

在朝廷內跟光秀共謀的人,有兩個人曾顯露出跡象,從三位的神祇大副吉田兼和(兼見)和前關兼和,他們在山崎之戰的前一晚,6月12日緊張地折斷了筆,隔天,當獲知光秀敗死之後非常顯得失望。

正親町天皇以”決心讓位給誠仁親王”的理由,把信長騙來京都,同時以賜予明智光秀征夷大將軍的條件促使光秀謀反。

明智光秀為何突然叛變織田信長,到今天仍然是未解之謎,由于正史上沒有明智光秀本人出現在本能寺的記載,所以近年也有多家學說認為事實是明智光秀背了黑鍋,而主謀其實是羽柴秀吉或德川家康,或者千利休、蜂須賀一黨等。以下為主要幾種說法,但都沒有確實的證據。

怨恨說   

在天目山之戰後,信長邀請家康參加慶功宴,當時光秀負責接待家康的工作,但信長因為不滿光秀的招待品太過昂貴以及嫌湖水的魚味道有異,因此斥責光秀,並命令由其他人負責工作,在家臣的勸阻下,才由光秀繼續接待。

其他一連串事件包括:

當光秀攻下波多野氏的八上城後,信長決意斬殺波多野秀治和波多野秀尚,結果在交換人質前惹怒了波多野的家臣將光秀的母親(亦有說是並非光秀真正的母親)殺害。

在征伐武田勝賴之時,光秀因為失言被信長斥責,然後信長命令森蘭丸以鐵扇打光秀。

坂本城的城主將會由森蘭丸就任,因而光秀會失去該地的領土。

光秀曾經被信長以禿頭作開玩笑。

野心說

光秀自己瞄準了天下統一這樣的見解。高柳光壽著‘明智光秀’採用著這個見解。

但和本能寺後光秀失魂落魄的反應有爭議。

四國說

明智光秀的重臣齋藤利三與四國大名長宗我部元親有婚姻關系,但在1580年信長開始對四國進行侵略,利三集合討伐四國的武士,實際上在本能寺攻擊信長。

明智光秀

不安說

織田信長在長筱之戰後放逐了佐久間信盛和林秀貞,光秀擔心信長會對家中的重臣進行大規模的放逐,為免失去一切,于是嘗試謀反。

天皇說

因信長有取代天皇之意,打算使正親町天皇讓位。近幾年,立花京子用各種論文指出,朝廷即誠仁親王和近衛前久是這個事變的中心人物。成為了“朝廷黑幕說”能招來的見解主要的論據的“天正十年夏天記” 。

幕府再興

在發動本能寺之變前,有傳光秀有意將足利義昭復興,于是征伐中國時,將織田信長解決,借機製造混亂,讓義昭有機會回京。

黑幕

關于黑幕的說法,會加上其中一名人物的名字,當中有德川家康和豐臣秀吉等。德川家康的版本是當時家康長男德川信康被信長下令切腹,家康擔心自己的將來,于是想到暗殺信長。秀吉的說法是因為佐久間信盛和林秀貞被放逐後的影響。另外這兩人在政治、軍事上也是最有動機,故也有野心之說。其他的說法有織田信忠、細川藤孝等。

私生子說

有關私生子的說法,有傳聞說光秀在外愛上了一女子,但因為正室熙子強烈反對致使光秀遲遲無法娶她入門,後來那女子生了名孩子,光秀溺愛他甚于光慶,有打算讓他作為嫡子,此事被遠在中國攻打毛利勢力的秀吉知曉,便委托忍者抓了那對母子,之後迫使光秀陪他來演場戲,那就是著名的本能寺之變,由光秀來扮壞人,討伐了主君織田信長,再由秀吉來扮英雄率領軍隊打著正義之師的名號來討伐光秀,這樣一來秀吉便可名正言順的握有更大的權利甚至取信長而代之,而光秀也在秀吉的安排下裝被民兵殺死,後隱居起來與妻兒享受人生的黃昏。

被歷史抹殺的名將

歷史上的顯赫人物,甚少人像明智光秀一樣,知名度高,但一生卻充滿著謎團。光秀在歷史舞台的首次登場,是在1569(永祿12年)的4月14日。在此之前,他的經歷不明,他父親的姓名和出生地不詳,他一生中最大的行動---本能寺兵變的原因也不清楚,為何光秀的一生都被秘團包圍著呢?光秀的一生和功績可能被後世、特別是當時的當權者們意圖性的抹殺了。   

首先,是緊接著本能寺兵變後的“歷史記載”。在山崎敗給了羽柴秀吉後,逃走的光秀成了農民們“落武者狩”的目標,如此的結局未免太過于簡單了。況且,圍繞著這個不可思議的結局,還到處流傳著光秀其實沒死逃脫的“生存說”。在豐臣政權的政治煙霧下,光秀的臨終狀況可能大半是被編造出來的。遺憾的是,有關光秀和本能寺兵變的很多記錄也可能都被抹黑。當時榮耀至極的秀吉,決定讓身為御伽眾的大村由已來製作自己的傳記,而且,完全由秀吉親自監修 。由《惟任退治記》、《柴田退治記》等共八卷組成《天正記》,通過書名就可以推測出,此書完全是為了迎合秀吉,大力吹捧秀吉的政治泡沫書籍。所以,此書所記敘的許多“真實的歷史”,可能都是人為捏造出來的“真實”罷了。

慈眼大師和與光秀有關的慈眼堂

南光坊天海,傳說出生于會津高田,是會津豪族蘆名氏的後人,但生辰不詳,疑點重重。 同樣擔任家康政治、宗教方面重要顧問的金地院崇傳,以及在其他領域起顧問作用的林羅山、藤原惺窩、威廉·亞當斯(日本名三浦按針)、揚·約斯坦(日本名耶楊子)等人,出身、經歷都一清二楚,隻有天海,這些全然不清,實在讓人費解。開創德川幕府的家康為什麽要用這樣一個謎一般的人物擔任最高顧問呢?

關于天海的出身,除了蘆名氏後人說之外,還有說是足利將軍義澄或義晴的落胤、古河公方高基之子等等。出生年份不明,死于寬永二十年(1643)。去世時的年齡,有九十歲到一百三十五歲之間的五種說法。不管怎麽說,都是相當長壽的。慈眼大師是天海死後受賜的號。

京都府北桑田郡京北町周山——明智光秀在這裏建居城,並給這塊地方取了周山的名字。當地慈眼寺釋迦堂裏供奉著光秀的牌位和木像。牌位上書“主一殿前日洲明叟玄智大居士神儀”,背面是“逆順無二門大道徹心源五十五夢覺來歸一元天正十三年六月十四日”

慈眼寺的後山就是周山城遺址。光秀取古代中國周王行善政的典故,把這裏命名為“周山”。此地是古代文化的中心,延歷三年(784)造長岡京、十三年造平安京時,周山等地的山民都參加搬運木材。

這一帶有跟光嚴上皇有淵源的山國庄。光嚴上皇是後伏見天皇之子,成了後醍醐天皇的皇太子,元弘之變後,受北條高時擁立稱帝,又因為幕府的滅亡而被廢黜。山國庄有光嚴上皇建立的常照寺和山國陵。山國庄的山民向宮裏搬運木材、進供鯰魚,擁有共用山林的使用權及鯰魚的獵漁權,同天皇家有密切的往來。

天正七年(1579),光秀奉信長之命平定丹波時就以周山城為據點。建周山城時,光秀命山國庄提供石料。而且,周山位于通往光秀父親鍛刀匠冬廣居住的若狹小浜的岔路口,東面是丹波。這些地方都和光秀有深厚的關連,這又意味著什麽?

光秀的善政得到幕府公認

光秀還建有福知山城。福知山位于北丹波的中心,光秀改建了原來的城並取名為福知山。他在當地建築堤壩以解水災,還免除了領民的地子(年貢、稅)。種種善政受到領民的敬仰,後人為他建了御靈神社。御靈神社建于寶永年間(1704-1711),主神是光秀,神社祭禮曾是三丹(丹波、丹後、但馬)第一大祭。在祭禮上要穿印有光秀家桔梗紋樣的浴衣跳舞。據說常照寺住持日遙上人為建立御靈神社出了不少力,可見光秀和信奉光嚴上皇的山國眾有很深的關系。 御靈神社別名稻荷社。稻荷社的總本社是祭祀秦伊呂見的伏見稻荷大社。稻荷與鑄成同音(註6),也保佑金屬鍛造。江戶中期,福知山建立了御靈神社,其祭禮在三丹地區規模最大。這意味著幕府已經不把光秀看作反派人物了,甚至承認光秀是三丹地區的善君。

光秀生存說江戶中期明和年間(1764-1772)神澤貞幹(幹)所著的隨筆《翁草》中有關于光秀的一段奇異的描述。——死在小傈棲的是光秀的影武者,光秀本人逃到了美濃山縣郡美山中洞。

明智光秀

也有一說不是美山中洞,而是同在武儀川畔,更靠近下遊的武儀郡洞戶村佛光山西洞寺。西洞寺的住持是光秀的弟弟,光秀就藏身于該寺中。十八年後關原合戰時,他率領村民奔赴戰場準備幫家康,不過到達時勝負已分。可是光秀既以現身,就不能再回村裏。于是又生一計,裝作落水而死,其實卻上了比睿山,進了延歷寺東塔南光坊。又過了十二年,慶長十七年(1612),上駿府拜訪家康,獲得了家康的信任。

這個傳說看似荒誕不經,不過,主要一點是光秀沒有死在山崎合戰中。確實,仔細分析山崎合戰的過程、逃離勝龍寺城、然後在小傈棲受山民襲擊這一連串的變化,能發現很多難解之處,因此生出了光秀生存說。

事實上,比睿山有石燈籠上刻“慶長二十年二月十七日,奉寄進,願主光秀”。慶長二十年(1615),正是大坂冬之陣結束,大坂城壕被填,豐臣家瀕臨滅亡的時候,自本能寺之變發生已二十三年。這個“願主光秀”是活下來的明智光秀嗎?

南光坊天海就是明智光秀

豐臣家滅亡,德川一統天下的時代來了——光秀認識到這一點,就大膽地以“光秀”之名供奉石燈籠,向世人宣布他還活著。然後,他再次銷聲匿跡,重新出現時變成了天台宗僧人南光坊天海。光秀就是天海。

天海受到家康重用。家康對天海的宗教知識信奉得五體投地,曾感嘆相見恨晚。家康下令,關東的天台宗全歸天海管轄。家康死後,天海負責為他建日光東照宮,從久能山移葬日光,使日光成了德川家的聖地。

日光東照宮的主祭神是家康,合殿中配祭有秀吉和源賴朝。春秋兩季的大祭中,三座神輦出巡,舉行御旅所祭。打頭的是家康的神輦,接下來是秀吉、賴朝的。御旅所是過去此地山王社的殿堂改建的。在東照宮內祭祀山王神是根據天海信奉的山王一實神道。

山王社正式的名稱是山王二宮,與比睿山日吉大社東本宮是同一神,是日光山王七社的中心。在合殿裏祭祀秀吉可能就是出于這個原因。

明智光秀

日光位于江戶的東北方,在陰陽道中,保佑祖靈的神社應在主城的東北。寬永二年(1625),天海在江戶東北面的上野台開創了東睿山寬永寺。他也想像延歷寺最澄保護京都一樣,成為江戶的守護神吧。

欲削發為僧的武將藤堂高虎

從武將到僧道——這個變化似乎很唐突,但是在戰國時代並不罕見。例如因建築江戶城和日光東照宮而出名的大名藤堂高虎,跟隨秀吉的弟弟秀長,參加平定九州立下戰功。在主君秀長之子秀保死後,隱遁于真言密教本山高野山,突然由大名變身為僧侶。高虎為何要上高野山呢?

秀長死後,嫡男秀保繼承了家督。可是秀保酒色傷身,十七歲時到十津川溫泉療養時,被小姓抱著投水死了。秀保一死,秀長的大和豐臣家百萬石被廢。高虎不滿于秀吉這一冷酷的處置才隱遁高野山。——現在主流的解釋是這樣,不過還有沒有內情呢?

在這背後,可能還因為家康在秀長死後,硬要把高虎收為己用。高虎生于近江藤堂村,跟隨淺井長政參加過姊川合戰,本領高強,還精于築城、產鐵、金銀提煉。數易其主後出仕羽柴秀吉,因征伐九州之功受封紀伊國粉河二萬石。

高虎出生的藤堂村,平安時期屬甲良庄,庄長是秦吉則,與秦庄比鄰。從湖東甲良庄到愛知郡一帶,自古以來秦氏一族就擁有絕對的勢力,秦庄金剛輪寺受到秦氏一族的信奉。因此,藤堂高虎極可能是秦氏一族。

據說武田氏滅亡後,家康拼命打聽開採金銀的專家大久保長安的下落。同時,他很可能在秀長死後,看中了高虎,竭力勸說他投入門下。高虎為了報答秀長的恩義,力守秀保。可是秀保也一命嗚呼,高虎走投無路隻好逃進高野山。

秀吉也察覺了高虎身邊發生的這些變化,命他下山,歸入自己屬下,任伊予三郡七萬石領主。于是,高虎離開高野山,前往伊予宇和島。這時高虎四十歲。他隻用了二十年就從三百石成長為七萬石的大名。這也是後人評價高虎為溜須大名、宦海泳將的原因之一。

後來,高虎參加了文祿、慶長戰役。慶長三年(1598)秀吉死去,出征朝鮮劃上了句號。軍隊撤兵必須謹慎行事,弄得不好,日本軍會遭受滅頂之災。成為五大老之首的家康,一力承擔了挑選撤軍統帥的事,後來推舉了高虎。他看準高虎雖然俸祿不高,但一定能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

高虎果然沒有辜負家康的青睞,順利完成了這件工作。家康的這些舉動也說明了在秀吉生前,家康就和高虎在私下有往來。

光秀還活著

兩年後的關原合戰,高虎隸屬家康軍,給西軍主力大谷吉繼軍迎頭重擊。高虎和大谷吉繼是秀吉時代的盟友,他為了向家康表示忠誠,與過去的盟友反目成仇。

這以後,高虎向家康盡忠,為建日光東照宮出了大力。天海和高虎的關系很耐人尋味。可能高虎也想模仿明智光秀,從武將轉變為僧侶。可是,沒有必要有兩個天海。所以高虎還是下了高野山,作為武將輔佐家康。

光秀化身天海,歷經了家康、秀忠、家光三代。特別是家光,天海和春日局大力扶持。幕藩體製在家光時代穩固了基礎,背後也許就是天海在遠距離操縱家光完成的。

天海和光秀兩人都生辰不明,但有一種說法說是同年所生。天海死于寬永二十年(1643),享年有說一百三十五歲,有說一百零八歲等等,總之是長壽的。在當時人們眼中,天海好像是妖怪。來歷不明的老和尚,在將軍背後操縱將軍,這個事實引出了一百三十五歲這樣不切實際的謠言。

天海和光秀,生辰不明,前半生不詳。但就光秀而言,有一點可以說——他沒有死在山崎合戰中,而是又多活了六十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