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

昆曲

昆曲是我國最古老的劇種之一,發源于元末明初蘇州昆山的曲唱藝術體系,揉合了唱念做打、舞蹈及武術的表演藝術,現在一般亦指代其舞台形式昆劇,素有“百戲之母”的雅稱。昆曲以鼓、板控製演唱節奏,以曲笛、三弦等為主要伴奏樂器,其唱念語音為“中州韻”,北曲遵“北中州”,南曲遵“南中州”。2001年5月1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宣布第一批“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單,共有19個申報項目入選,其中包括中國的昆曲藝術,中國成為首次獲此殊榮的19個國家之一。

  • 中文名稱
    昆曲
  • 外文名稱
    Kunqu Opera
  • 起源時間
    元末明初(距今600多年)
  • 發源地
    蘇州昆山
  • 代表作品
    牡丹亭
  • 文化價值
    人類口述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

基本信息

2001年5月1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宣布第一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單,共有19個申報項目入選,其中包括中國的昆曲藝術,中國成為首次獲此殊榮的19個國家之一。

昆曲

發源于江蘇昆山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的昆曲(分南曲和北曲)被稱為“百戲之祖,百戲之師”,許多地方劇種,像晉劇、蒲劇、上黨戲、湘劇、川劇、贛劇、桂劇、邕劇、越劇和廣東粵劇、閩劇、婺劇、滇劇等等,都受到過昆劇藝術多方面的哺育和滋養。

昆曲,原名“昆山腔”或簡稱“昆腔”,是中國古老的戲曲聲腔、劇種,清代以來被稱為“昆曲”,現又被稱為“昆劇”。昆曲是中國漢族傳統戲曲中最古老的劇種之一,也是中國漢族傳統文化藝術,特別是戲曲藝術中的珍品,被稱為百花園中的一朵“蘭花”。

昆曲早在元末明初之際(14世紀中葉)即產生于江蘇昆山(屬太倉州)一帶,它與起源于浙江的海鹽腔、餘姚腔和起源于江西的弋陽腔,被稱為明代四大聲腔,同屬南戲系統。

明朝中葉至清代中葉戲曲中影響最大的聲腔劇種,很多劇種都是在昆劇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有 “中國戲曲之母”的雅稱。即時,無錫昆曲社對昆曲起到了繁榮推廣的作用。昆劇是中國戲曲史上具有最完整表演體系的劇種,它的基礎深厚,遺產豐富,是中國漢族文化藝術高度發展的成果,在中國文學史、戲曲史、音樂史、舞蹈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昆曲的伴奏樂器,以曲笛為主,輔以笙、簫、嗩吶、三弦、琵琶等(打擊樂俱備)。昆曲的表演,也有它獨特的體系、風格,它最大的特點是抒情性強、動作細膩,歌唱與舞蹈的身段結合得巧妙而和諧。在語言上,該劇種原先分南曲和北曲。南昆以蘇州白話為主,北昆以大都韻白和京白為主。

流傳區域

昆曲昆曲

由于昆班的廣泛演出活動,萬歷末年,昆曲經揚州傳入北京、湖南,躍居各腔之首,成為傳奇劇本的標準唱腔:“四方歌曲必宗吳門”。明末清初,昆曲又流傳到四川、貴州和廣東等地,發展成為全國性劇種。昆曲的演唱本來是以蘇州的吳語語音為載體的,但在傳入各地之後,便與各地的方言和民間音樂相結合,衍變出眾多的流派,構成了豐富多彩的昆曲腔系,成為了具有全民族代表性的戲曲。至清朝乾隆年間,昆曲的發展進入了全盛時期,從此昆曲開始獨霸梨園,綿延至今六、七百年,成為現今中國乃至世界現存最古老的具有悠久傳統的戲曲形態。

昆山腔開始其流布區域,開始隻限于蘇州一帶,萬歷年間,以蘇州為中心擴展到長江以南和錢塘江以北各地,並逐漸流布到福建、江西、廣東、湖北、湖南、四川、河南、河北各地,萬歷末年還流入北京,到了清代,由于康熙喜愛昆曲,更使之流行。這樣昆山腔便成為明代中葉至清代中葉影響最大的聲腔劇種。

據學者研究稱,“昆曲所代表的美學趣味雖然明顯是南方的,尤其是江南地區的,但是其文化身份卻並不屬于一時一地,它凝聚了中國廣大地區文人的美學追求以及藝術創 造。正是由于它是文人雅趣的典範,才具有極強的覆蓋能力,有得到廣泛傳播的可能,並且在傳播過程中,基本保持著它在美學上的內在的一致性。”

經典劇目

昆曲在長期的演出實踐中,積累了大量的上演劇目。其中有影響而又經常演出的劇目如:王世貞的《鳴鳳記》,湯顯祖的《牡丹亭》、《紫釵記》《邯鄲記》《南柯記》,沈璟的《義俠記》等。高濂的《玉簪記》,李漁的《風箏誤》,朱素臣的《十五貫》,孔尚任的《桃花扇》,洪升的《長生殿》,另外還有一些著名的折子戲,如《遊園驚夢》《陽關》《三醉》《秋江》《思凡》《斷橋》等。

巴黎中國戲曲節于11月16日至22日在法國巴黎塞納河畔的蒙浮劇場舉行,共有來自福建國劇院的《四郎探母》、河南豫劇團的《清風亭》、江西南昌大學贛劇研究中心的《竇娥冤》、山東呂劇團的《牆頭記》、蘇州昆劇團的《浮生三夢》、香港國劇團的《牡丹亭》和浙江昆劇團的《公孫子都》等多劇種、多題材的演出劇目參與角逐。最終,浙江昆劇團的《公孫子都》捧得最高獎項“塞納大獎”。《公孫子都》是繼《十五貫》以後,浙江昆劇團又一大手筆之作。此劇因榮獲2006—2007年度國家舞台藝術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劇目第一名和文化部第十二屆“文華大獎”,而拿到了150萬元高額獎金,這是迄今為止浙江對優秀劇目的最高獎勵。 《公孫子都》是根據明代馮夢龍小說《東周列國志》改編而成的歷史故事劇。該劇故事獨特,引人入勝,通過對公孫子都不擇手段、陰謀殺人直至走向毀滅的心理描繪,揭示了一念之差可成英雄,一念之差將成罪人的人生感悟,並對公孫子都這一人物所具有的人類共有的劣根性——嫉妒進行了展示和批評,具有較強的哲理性、警世性。

其創新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

一、主題思想深刻,開拓了昆曲在正劇上的表現力。昆曲傳統劇目中為觀眾所熟知的多為愛情劇,《公孫子都》則是一部心理戲,講述了春秋時期鄭國討伐許國一戰中,副帥公孫子都爭功心切,用暗箭射死主帥穎考叔後終日驚惶、最後身亡的故事。其以傳統劇目《伐子都》為底本,跳出古人"善惡相報"的狹義是非觀,著意寫子都暗箭射人後的惶恐不安--"避過法誅卻難避心誅",以此鞭撻人類共有的心毒--嫉妒。主創人員表示:"雖然故事發生在東周列國時期,但嫉妒是人類的'原罪',這是人類永恆的話題,以引起現代觀眾的共鳴。"

二、表演上恢復昆曲的"武戲"傳統,是現代昆曲"陽剛戲"的代表作。昆劇的武戲啓蒙了國劇的武戲,但近代後,昆劇格局逐漸縮小變為"小生、小旦、小花臉"的"三小戲"。"《公孫子都》的突出亮點是創編了一部多年來昆劇極為少見的整本武戲。"戲曲評論家劉厚生說。扮演公孫子都的是浙江昆劇團團長、"梅花獎"得主林為林,以長靠、短打武生戲見長,有"江南一條腿"之稱。該劇結尾處,穿著厚底靴的公孫子都從高處反躍前撲而下,常引得滿堂喝彩。

昆曲曲牌

昆曲的音樂屬于聯曲體結構,簡稱“曲牌體”。它所使用的曲牌,據不完全統計,大約有一千種以上,南北曲牌的來源,其中不僅有古代的歌舞音樂,唐宋時代的大曲、詞調,宋代的唱賺、諸宮調,還有民歌和少數民族歌曲等。它以南曲為基礎,兼用北曲套數,並以“犯調”、“借宮”、“集曲”等手法進行創作。

藝術名家

魏良輔

明代戲曲音樂家。字尚泉,江西豫章(今南昌)人,流寓于江蘇太倉南碼頭。為嘉靖年間傑出的戲曲音樂家、戲曲革新家,昆曲(南曲)始祖。他的生平史料記載很少,僅知他是明嘉靖年間傑出的戲曲革新家,對昆山腔藝術的發展提高有過巨大貢獻,後人曾把他奉為“昆腔之祖”、在曲藝界更有“曲聖”之稱

俞振飛

卓越的昆曲藝術家,他具有一定的古文學修養,又精通詩詞、書、畫,他不但精研昆曲,同時又是一位國劇表演藝術家。因此他能將京、昆表演藝術融于一體,形成儒雅、飄逸、雄厚遵勁的風格,特別是以富有“書卷氣”馳譽劇壇。他深受海內外推崇的代表節日有《太白醉寫》中的李白;《遊園·驚夢》中的柳夢梅;《驚變·埋玉》中的唐明皇;《琴挑》中的潘必正;《八陽》中的建文君;《斷橋》中的許仙等,演來無不栩栩如生。

田瑞亭

田瑞亭(1897-1961),河北省安新縣端村大田庄人。師從陶顯亭,習文武老生戲,又曾向王亦友學習武生戲,未幾嗓敗,遂放棄演出以姨夫為師(其姨夫是北方昆弋著名鼓師朱可錚,為各昆弋班任管事兼“外寫”)專攻吹奏曲笛和嗩吶熟諳工尺譜,會戲極多,皆能背記。1918年收高景池唯弟子(後高景池為北昆著名笛師)傳授曲笛和嗩吶後同入北京榮慶昆弋社,專門為韓世昌吹笛。1928年韓世昌赴日本演出,田瑞亭隨行全程,能以單笛灌滿全場,遂獲“笛王”之美譽。回國後收田柏林,白鴻林為徒。1935年受山東省立劇院院長王泊生之邀請攜徒白鴻林、女兒田菊林,赴濟南任教。1935-1937年間,學員趙榮琛、任桂林、張寶彝、徐志良(徐榮奎)等得其指導。其教戲時,某出各行角色,上下手帶文武場,皆能由他一人包教到底。1938年被傅惜華主持的北京國劇學會昆曲研究會聘為教師,擔任拍曲吹笛並在電台播音。1939-1949年田瑞亭攜女田菊林及幼子田福林,先後在天津、北京、上海、煙台、青島、石家庄等地演出,合作過的演員有,侯永奎、馬祥麟、韓世昌、童芷苓、周又宸、梁慧超、李洪春等。1949年應邀入北京人民藝術劇院,後因身體不適,回津養病。次年任教于天津市越劇、評劇等團體,筱少卿、裘愛花、邢香靈、小花玉蘭、小鮮靈霞等都等到過他的指教。1958年因受聘于天津戲曲學校昆曲班教師,故而推掉了北方昆曲劇院的邀請,留在戲校培養出新中國的第一批昆曲演員,渠天凰、仝秀蘭、鄧沐偉、何永泉、陳霽等。1961年8月2日因患舌癌病逝于天津,享年65歲。

昆曲

王瑾

1971年生于北京,大學學歷,北方昆曲劇院國家二級演員。1982年考入北方昆曲劇院學員班,1988年畢業于北京戲曲學校。至今從事昆曲。主演劇目:大戲《釵釧記》、《西廂記》、《牡丹亭》、《風箏誤》等。折戲《胖姑學舌》、《思凡、下山》、《春香鬧學》、《相約、相罵》、《昭君出塞》、《刺梁》、《梳妝、擲戟》、《痴夢》、《小放牛》等。

王瑾王瑾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于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這是明代著名劇作家湯顯祖《牡丹亭》中最美麗的詞句。隨著近年來大家對昆曲的廣泛關註,那些雋永的戲詞和經典的人物形象一次次深深地觸動了人們的心靈。昆曲是中國最古老的戲曲藝術。在新時代煥發出了新的生機,展現出它千古不衰的絕代芳華。2001年5月18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

看過牡丹亭的人們一定對那個天真活潑玲瓏剔透的小丫環春香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扮演春香的王瑾是北昆自己培養的青年演員,有著北昆當家花旦的美稱。她形象嬌小,嗓音甜美,一雙大眼睛清澈活潑,天生是個演花旦的好材料。良好的天資,可貴的熱情,刻苦的訓練,使得王瑾在通過了嚴格的考試和選拔之後成功地敲開了昆曲藝術殿堂的大門。入選北昆使她如願以償,然而以後的艱苦訓練卻讓她嘗到了通往理想途中的種種磨難。

單雯

江蘇省昆劇院演員

1989年4月25日出生與一個昆曲世家,師從張繼青,16歲時擔任《1699桃花扇》主角扮演李香君,是昆曲界後起之秀。文化傳承,重任在肩。

白先勇

著名昆曲推廣人,青春版《牡丹亭》編劇。

當代台灣著名作家白先勇(1937年—)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之子,廣西桂林人。曾就讀台南成功大學水利系(一年)又考進台灣大學外文系。讀完一年級,就在《文學雜志》發表了他的第一篇小說《金大阿麼》,緊接著又發表了《入院》和《悶雷》。1960年,讀三年級時,與同班同學王文興、歐陽子和陳若曦等創辦了雜志《現代文學》。1961年大學畢業。1963年到美國依阿華大學作家工作室從事創作研究,較系統地接受了西方現代小說技巧的基本訓練。1965年獲碩士學位後,一直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巴巴拉校區任教。著有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長篇小說《孽子》、《玉卿嫂》等。)

名段簡介

單刀會·訓子

元代關漢卿雜劇《關大王單刀會》,簡名《單刀會》,四折,《訓子》也叫《訓平》,是劇中第三折。劇演魯肅定計,請關羽到東吳赴宴,席間索取荊州。關羽升帳,其義子關平侍候。關羽向關平講述漢室創業、桃園三結義等往事。這時東吳下書請關羽赴宴,關羽明知是計,慨然應邀,關平勸阻,關羽做了周密安排,毅然赴宴。這折戲是北曲昆唱,是凈角唱工劇。

凈扮關羽,頭戴綠夫子盔,口戴花五綹,身穿綠蟒加帥肩,腰束角帶,紅彩褲,高底靴。雉生扮關平,頭戴三叉盔,身穿白蟒加帥肩腰束角帶,粉紅彩褲,高底靴,腰掛寶劍,開門時捧印信。付扮周倉,頭戴尖翅紗帽,加耳毛子,口戴黑夾嘴,身穿黑蟒加帥肩,腰束角帶,紅彩褲,高底靴,掛腰刀。醜扮王文,頭戴元翅紗帽,口戴黑吊搭,身穿黑青素,腰束黃宮絛,黑彩褲,朝方,執書信。

單刀會.刀會

《刀會》見關漢卿《單刀會》第四折。劇演東吳大夫魯肅請關羽過江赴宴,關羽帶周倉單刀赴會,在設有埋伏的筵席上,與魯肅飲酒談笑,暢述以往辭曹歸漢、五關斬將,古城會斬蔡陽等英勇事跡。席中魯肅向關羽索取荊州,關羽以劍迫使魯肅送其上船,安然返回荊州。這折戲也是北曲昆唱,凈角唱工戲。[新水令]“大江東去浪千疊”一曲,極為有名,歷代傳唱不衰。

凈扮關羽,頭戴綠夫子盔,口戴花五縉,身穿綠蟒,綠靠,背黃宮絛,腰束角帶,高底靴,腰掛青籠劍。外扮魯肅,頭戴方翅紗帽,口戴花三,身穿紫蟒,腰束角帶,紅彩褲,高底靴。副凈扮周倉,頭戴周倉盔加倒纓,耳毛子,口戴黑扎,身穿黑靠,襯黑箭衣,背白宮絛,黑彩褲,高底靴,捧青龍刀。

《刀會》為凈角最難扮演之劇。全劇中,關羽閉眼時多,睜開眼時,要光芒外射。清代鹹豐、同治間,蘇州著名昆劇演員黃松、張八駿扮演關羽,剛毅儒雅,稱著于時。演《訓子》時關羽,帽上絨球絲毫不動,以顯其威嚴。演《刀會》中關羽,帽上絨球,大動不已,以壯其威武。據說,張八駿一日演《刀會》,裝扮未完,掀認簾而出,既覺,乃擎袖障面,俾他人在旁徐徐整理。後人效之,演《刀會》關羽上場,亦以袖障面。此劇中魯肅、周倉,雖非主角,如無一定功底,很難演好。魯肅一段說白,須字字飽綻,而宴罷後,關羽執魯肅袖,此時魯之面容神色及紗帽上兩翅抖擅。周倉盔頭,軟靠扎判(裝墊肩膀及臀部),關羽唱三刻鍾,他要捧青龍偃月刀侍立一旁,擺三刻鍾架子,比演魯肅來得費力。而關羽兜袖時之周倉,將偃月刀舞一撤花蓋頂,一聲大吼,須配搭入轂。約1926年,高觀耘之昆曲《訓子》、《刀會》製成唱片。白雲生《生且凈末醜的表演藝術》一書中,有專章談《刀會》的表演藝術。

不伏老·北詐

原名《詐瘋》,因用北曲,又稱《北詐瘋》,後簡稱《北詐》,亦有稱《裝瘋》的。此劇見元人楊梓《功臣宴敬德不伏老》(參見[不伏老]條)第三折,《綴白裘》二集作《金貂記·北詐瘋》。

劇演尉遲恭在功臣宴上打落李道宗門牙,被貶到職田庄為民,高麗國向唐朝挑戰,唐太宗命徐茂功宣召尉遲恭,尉遲恭裝瘋。徐茂功設計,命軍士至其家無理取鬧,尉遲大怒而動武,徐茂功戳穿尉遲裝瘋,用激將法使尉遲引兵出征。本出用北曲[越調·鬥鵪鶉]、[紫花兒序]、[小桃紅]、[調笑令]、[聖葯王]與[麻郎兒]二支(拼成一支)、[絡絲娘](演唱時被截頭)、[要三台](演唱時二支全刪)、[尾聲](演唱時亦被截頭,以上三者並作一支唱)。黑凈扮尉遲恭,頭戴長方巾,縛黃綢子,口戴白滿,身穿箭袖褶子,腰裙,縛大帶,彩褲,高底靴,手扶拐杖。老旦扮尉遲夫人,頭戴包頭,老旦挽頭,身穿黃老旦衣、裙、相鞋。外扮徐積(茂功),頭戴相貂,口戴白滿,身穿秋香色官衣,腰束玉帶,彩褲,高底靴,袖藏聖旨。尉遲恭是昆劇中“七紅八黑”中的一黑,是黑凈的重頭戲。清代乾隆年間範二官擅演此劇。《消寒新詠》卷三:“此劇演者屢矣,然或故意顯假,又或故意裝真,俱未得宜。惟範二官有意無意之間,最為妙入。”“傳”字輩邵傳鏞能演此劇,系陸壽卿所傳授。

東窗事犯·掃秦

〈掃秦〉為元代孔文卿《東窗事犯》第二折,明代《精忠記》傳奇將此折劇情融入〈誅心〉出中,《綴白裘》五編作《精忠記·掃秦》。實則昆劇演出的〈掃秦〉大體同《東窗事犯》第二折,但開頭的【引子】則取自傳奇《精忠記》。劇演秦檜殺了岳飛後,來靈隱寺拈香,寺中老和尚迎接。秦檜見壁上題詩,問知為瘋僧所寫,即喚瘋僧來見。瘋僧說破秦檜夫婦在東窗設計謀害岳飛之事,說得秦檜毛骨竦然,狼狽而去。舞台演出的昆劇〈掃秦〉,經明清藝人改動加工提煉,成為一折獨立的折子戲。劇情的前後關系有調整,結構完整,瘋僧與秦檜的沖突加強,人物形象更見豐滿。此折為昆醜的唱工戲,曲調別具風格,深受俞粟廬欣賞。清代光緒年間四喜部三兒(字翰雲)擅演此劇。近代吳中陳萬裏,南社社友,善昆劇,其串〈掃秦〉之瘋僧,名重一時。浙江省昆劇團曾根據昆劇演出本改編演出。

西遊記·撇子

一作《慈悲願·撇子》。楊訥《西遊記》雜劇六本二十四折,〈撇子〉、〈認子〉出自第一本。《慈悲願》傳奇系根據《西遊記》有關情節改編,未見傳本。有些昆曲選本,認為〈撇子〉、〈認子〉等出自《慈悲願》,故題《慈悲願·撇子》。《六也曲譜》,《集成曲譜》皆題作《西遊記·撇子》,劇譜陳光蕊夫妻乘舟赴任遇難,水賊劉洪將陳推入江中,其妻殷氏被賊脅迫欲佔為妻。殷氏腹中有遺腹子,請求臨盆後再行親事,劉賊允應。殷氏生下遺腹子,劉賊逼其棄之江心,若不答應,母子二人將遭殺害。沒奈何,殷氏來到江邊,將孩子放在一隻大梳匣內,取出金釵兩股,系在孩千身上,以作標記。又咬破指頭寫下血書,寫明孩子生辰年庚。為了不使漏水淹了匣子,她用一幅白練將匣縫塞,將匣蓋縛,將包袱緊扣,雖是木匣,恰似一葉舟兒穩當。這時劉賊又在催促把孩子撇向江中,殷氏隻得忍痛將匣放入江中。

西遊記·認子

此出大體同于楊訥《西遊記》第一本。《集成曲譜》等題作《西遊記·認子》劇演殷氏撇子十八年後,囚思念丈夫與孩兒,奄奄成病。殷氏所撇之子,為金山寺住持所救,取名玄奘,今年已十八,師傅向他講述了親生父母的遭遇,要他下山尋母,報父母之仇,玄奘奉師命下山尋母,來到黑樓子內,做化齋模樣。殷氏請小和尚入內用齋,見小師父面龐好似自己丈夫陳光蕊的模樣,乃問道:“請問師父法蒜多少。”玄奘回道:“貧僧一十八歲。”殷氏自思:“俺孩兒若在,今年也是十八歲了。”繼又問道:“小師傅何處幾歲出家?”玄奘乃道:“貧僧自幼出家的。我父姓陳母姓般,曾授洪州太守,貞觀三年八月間,被水賊劉洪推入江中……師父丹霞禪師……收留……今年一十八歲,師父著我來到洪州,尋訪母親的。”殷氏聽罷,乃知這小師父即是江流兒,就問道:“你既來尋親,有何為證?”玄奘遂取出血書一封。殷氏見自己親手寫的血書,確證面前的確是兒子,乃相擁痛哭。玄奘乃道:“母親,師父說尋見了母親,即便回山,商量報仇。”殷氏忙道:“禁聲……待我收拾些盤纏與你回山,請你師父到來,商量報仇便了。”玄奘乃辭母而去。

本出中【北商調集賢賓】套曲,為昆曲中僅存之套曲,旋律獨具特色,為清曲家所喜唱。傳宇輩藝人演出此劇,由工傳蕖演殷氏。1999年張繼青曾來台灣演出此劇。

西遊記·思春

〈思春〉全名〈狐狸思春〉,一名〈狐思〉。《集成曲譜》振集二冊載有此出,題《西遊記·思春》。楊訥《西遊記》雜劇中無此折,《納書楹曲譜》外集卷二題作《俗西遊》。劇演獾婆在藏古冢練氣修真,已得人像,潛身在摩雲洞中。洞內有一萬年狐王,隻生一女,名喚玉面仙姑,美貌非凡。狐王亡後,玉姑身無依靠,一向不曾許配佳偶,隻至今良緣未就,弄得她懨懨成病,茶飯不吃,相思發作。獾婆送茶進去,欲與她說婚姻之事。問道:“姑姑這兩日的容顏,一發清減了,你害的什麽病,可對我說,何苦自受煎熬。你若不說藏在心內,隻怕這病要害死人的。”玉面狐道:“死了倒也甘心。”獾婆道:“隻怕你嘴硬心不硬。”又勸道:“我是有名的歡婆,怎麽不能叫你歡婆?想老大王亡後……你一人無依無靠,必須要招一個美貌郎君。”玉面狐道:“不知其人也是枉然。”獾婆道:“就是牛魔王。”玉面狐道:“怎能勾到我家來?”獾婆道:“你這樣一個美人,就是西天活佛也會動情的。”玉面狐于是打點聘禮叫獾婆去說合,獾婆道:“我是名醫國手……一貼清涼散真堪效,一味黑牽牛能治心煩躁,還待出身風流汗,你的病根兒都去了。”

正旦扮獾婆,貼旦扮玉面狐。

此出【北雙調】套曲,唱弦索調。

此劇自清代中期至清末,多有演出,民國以來,未見演出。

蓮花寶筏·北餞

《綴白裘》八集三卷載有此出,作《安天會·北餞》。《集成曲譜》等作《蓮花寶筏·北餞》(按:《蓮花寶筏》即《升平寶筏》)。此出實出自吳昌齡《唐三藏西天取經》雜劇。劇演大唐朝徐績、杜如晦、殷開山、程咬金、尉遲恭等十八路總管,都到十裏長亭送玄奘法師往西天五印度求取大藏金經。遠遠望見長幡寶蓋,玄奘法師來到。法師見有官員在路側,忙道:“貧僧有何德何能,敢勞眾位公卿遠遠相送。”眾人答道:“不敢。”玄奘見一老將,問道:“此位莫非尉遲老將軍麽?久聞老將軍南征北討,東蕩西馳,定下六十四處煙塵,擅改一十八家年號。貧僧隻看得幾卷經文佛法,不知老將軍陣上威嚴。請老將軍試說一遍,貧僧洗耳恭聽。”尉遲恭乃道:“十八處都將年號改,某扶立起這唐世界。”“師父道俺殺生害命也罪何該,想當日尉遲恭怎想到今日持齋戒,今日個謝吾師恁便超度俺唐十宰。”“送師父特地請取一個法名來。”玄奘乃各取法名曰彗智、彗聰、慧能、慧善,彗德,並道:“待貧僧取經回來,再與你們摩頂受戒便了。”玄奘又道:“聞得老將軍在南御園小交鋒勤王救駕一事,再請老將軍試說一遍。”尉遲恭就將御果園元吉謀害聖主,他來不及披甲,赤馬單鞭直至御園救主事講述一遍,唐僧聽罷見天色巳晚,乃趕路西去。此出為元曲昆唱的傳統劇目。

西遊記·胖姑

昆曲《胖姑》(或作《胖姑學舌》)一出與元人楊訥雜劇《西遊記》第二本第六出《村姑演說》基本同。劇演長安城裏送國師唐三藏往西天取經,住在城外頭蹶外跟庄上的胖姑兒和庄旺兒都去看社火。庄稼漢老張未能去看,他要等胖姑他們回來,教他們敷演與他聽。老張住門首等候,見他倆興沖沖的回來,就要胖姑說與他聽,庄旺兒學給他看。于是二人敷演起來。胖姑唱道:“一個個手執著白木植,身穿著紫搭背,白石頭黃銅片去腰間懸,一對腳似踏在黑瓮裏。”老張道:“那是穿了皂靴。”胖姑接著唱道:“宮人們腰屈共頭低,腦門兒著地。”老張道:“這是拜他哩。”眫姑道:“還有好看的哩。”老張道:“還有什麽好看,可學與我看。”胖姑唱道:“見一個粉搽的白面皮橫栓著油鬏髻,他笑一笑打一棒棰,跳一跳高似田地。”老張道:“這是在唱院本哩。”就這樣胖姑將她所見盛況一一說與老張聽。最後胖姑道:“說了半日,我肚皮餓也。”老張道:“你們辛苦了,我做的粉花在那裏,吃些再去玩罷。”

六旦扮胖姑,包頭,戴花,身穿粉紅襖褲,腰束四喜帶,彩鞋,右手拿女摺扇,左手拿手帕。作旦扮庄旺兒,頭戴孩兒帽,身穿湖色書僮衣褲,腰束白肚帶,跳鞋。二面扮張老頭,頭戴白尾子巾,口戴白六喜,身穿白棉綢褶子,腰束黃宮絛,黑彩褲,鑲鞋,手拿拐杖。

這出戲從孩子胖姑口中講述社火的內容,邊說邊表演各種人物的動作,生動活潑。清末葛小香、小桂林擅演此出,深受好評。近代著名演員韓世昌演此劇極著名。傳字輩藝人中張傳芳亦擅演胖姑。八十年代上海昆劇團亦曾演出此劇。張傳芳為江蘇省蘇昆劇團傳授此劇。

西遊記·借扇

楊訥《西遊記》第十九出《鐵扇凶威》與本出內容同。《集成曲譜》載有此出,題《西遊記·借扇》。劇演孫悟空保玄奘法師往西天取經,路過火焰山│,隻見火焰沖天,有八百餘裏,隻有翠雲峰芭蕉洞鐵扇公主之芭蕉扇才能扇滅此火。孫悟空來到翠雲峰,鐵扇公侍兒報道:『外面有個雷公嘴的和尚,自稱齊天大聖孫悟空,要借芭蕉扇。』公主道:『這猴頭好生無禮,待俺出去顯個手段,以報昔年奪子之仇。』乃率眾侍兒出洞會孫悟土。孫悟空一見鐵扇公主,說:『嫂嫂一向好。』公主道:『啐,猴頭,誰是你嫂嫂?』就打將起來。鐵扇公主的太阿劍,敵不過孫悟空的金箍棒,乃行起法來,摸出芭蕉扇一扇,孫悟空被扇得陰風凜凜,慘霧迷漫,飄飄蕩蕩,無影無蹤,早去十萬八千餘裏。鐵扇乃收兵回洞。後孫悟空用如來佛之定風珠,鎮住風火扇,借扇而回。

文化傳承

生存

昆曲之入選“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在于它是中國古典表演藝術的經典。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昆曲的輝煌與落敗都與其特徵有關。昆曲的興盛與當時士大夫的生活情趣、藝術趣味是一脈相承的。士大夫的文化修養,為昆曲註入了獨特的文化品位,他們的閒適生活和對空靈境界的追求,賦予了昆曲節奏舒緩、意境曼妙的品格,加之士大夫內心深處含有對社會對人生的哀怨、悲涼的感受,使得昆曲在音樂、唱腔上每每顯示出惆悵、纏綿的情緒。而到了清乾隆時期,市民階層崛起,舒緩、惆悵的風格顯然與他們格格不入,即使士大夫們也開始務實起來,昆曲在不受市民青睞的同時,也失去了士大夫階層這一陣地。于是,昆曲便逐漸走向衰落。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前,全國範圍內已沒有一個職業昆劇團。20世紀50年代,一出《十五貫》救活一個劇種,全國隨之成立了6個昆曲院團。韓世昌、白雲生、顧傳、朱傳茗周傳瑛、俞振飛、侯永奎、北昆著名笛王田瑞亭及其女北方昆曲著名坤伶田菊林等老一輩表演藝術家及解放後培養出的李淑君、蔡正仁計鎮華張繼青、洪雪飛、汪世瑜等一批優秀演員,整理、編演了《牡丹亭》、《西廂記》、《千裏送京娘》、《單刀會》、《桃花扇》等大量優秀劇目。但在今天,昆曲嚴格的程式化表演、緩慢的板腔體節奏、過于文雅的唱詞、陳舊的故事情節,喪失了時尚性和大部分娛樂功能,離當代人的審美需求相距甚遠,因而難以爭得觀眾,演出越來越少,以至在演出市場上難覓其蹤,形成了惡性迴圈。之前,全國大約有800人在從事昆曲工作,號稱“八百壯士”,如今隻剩下600人了。全國6個昆曲劇院團創作、演出普遍陷入了困境,演員培養及藝術創作均無力投入。自田家被迫離開北昆後其獨有家傳秘本《雙佔魁》、全本《荷珠配》、《白娘子》,就此失傳,也是北方昆曲的一巨大損失。

有人主張,昆曲應作為博物館藝術,隻求儲存,不用發展,此說遭到昆曲工作者和有識之士的反對,也有悖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選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初衷――保證這些傑出文化的生存,而不是遏製它們未來的發展。但是,昆曲確實面臨著困境:人才的流失,使得勝任昆曲創作的人員寥寥無幾;而要革新昆曲,又面臨兩難的境地――不對昆曲作較大的改變,就無法縮小昆曲與時代的距離;倘若作大的改變,昆曲就失去特徵而不稱其為昆曲了。

專家認為,昆曲當務之急是搶救現有劇目和文獻資料,首先要對全國中老年藝術家的拿手劇目進行錄音錄像,對珍貴的昆曲文獻、演出腳本、曲譜和圖片進行蒐集整理。昆曲演出可以從老戲中討生活,劇目應以繼承、整理為主,如上海昆劇團近兩年排演的《牡丹亭》,將湯顯祖原作刪減為上中下三本,配以現代化的舞台處理,既保持原作特色,又符合當今審美,收到了很好的市場效果。

文化部計畫10年間在北京和上海建立兩個昆曲演員培訓中心,為全國昆劇院團輸送表演人才。昆曲劇院團長們則希望集中全國優秀師資,在中國戲曲學院等院舉辦昆曲演員、編劇、導演、作曲和管理人員研修班。

非遺文化

入選時間

2001年5月18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宣布第一批“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以下簡稱“代表作”)名單。

入選原因

發源于江蘇太倉南碼頭至今已有600多年歷史的昆曲被稱為“百戲之祖,百戲之師”,許多地方劇種,像晉劇、蒲劇、上黨戲、湘劇川劇贛劇、桂劇、邕劇、越劇和廣東粵劇、閩劇、婺劇、滇劇等等,都受到過昆劇藝術多方面的哺育和滋養。

1. 昆曲有極高的技巧

戲曲的表現手段為唱、念、做、打(舞)之綜合。這四個方面及其綜合在昆曲中要求最高。昆曲演員必須在這幾個方面兼備。舞台呈現亦最為完美與出色。其他劇種演員為提高技藝都要學昆曲。如國劇演員梅蘭芳即有深厚的昆曲功底並能演昆曲。河北梆子演員裴艷玲之代表作《林沖夜奔》即以昆曲形式演出。

2. 昆曲是“活化石”

中國戲曲自形成以來一直在舞台上流傳,隨著時代的變化,從劇本到聲腔、表演不斷變革,昆曲則變化較少,對戲曲傳統特點保留較多,劇目又極為豐富,被稱為“活化石”。

3. 昆曲屬“瀕危物種”

在18世紀的後期,地方戲興起,昆曲由于過于文雅和繁難,便呈衰落趨勢。1949年前,在全國範圍內除“國風新型蘇劇團”及“半付昆班”竭力延續昆曲藝術生命之外,已沒有一個職業性表演團體,老藝人有的回家務農,有的擺攤糊口。

昆曲藝術節

中國昆劇藝術節創辦于2000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江蘇省人民政府蘇州市人民政府主辦,文化部振興昆劇指導委員會、江蘇省文化廳、蘇州市文化局、昆山市人民政府承辦,中國昆劇研究會以及有關資助單位協辦。中國昆劇藝術節以儲存和發展昆劇藝術,增進世界各國昆劇愛好者的溝通為宗旨。除對參賽的劇目進行評選外,還舉辦了各種展覽、祝賀演出、研討會、藝術家簽名售書及民眾聯誼等活動。政府還特別為藝術節印製了明信片、首日封等紀念品。首屆中國昆劇藝術節于2000年3月31日至4月6日在江蘇省昆山市和蘇州市舉辦。第二屆中國昆劇藝術節于2003年11月在蘇州市舉辦。

其他資料

中國昆劇藝術節創辦于2000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江蘇省人民政府、蘇州市人民政府主辦,文化部振興昆劇指導委員會、江蘇省文化廳、蘇州市文化局、昆山市人民政府承辦,中國昆劇研究會以及有關資助單位協辦。中國昆劇藝術節以儲存和發展昆劇藝術,增進世界各國昆劇愛好者的溝通為宗旨。除對參賽的劇目進行評選外,還舉辦了各種展覽、祝賀演出、研討會、藝術家簽名售書及民眾聯誼等活動。政府還特別為藝術節印製了明信片、首日封等紀念品。首屆中國昆劇藝術節于2000年3月31日至4月6日在江蘇省昆山市和蘇州市舉辦。第二屆中國昆劇藝術節于2003年11月在蘇州市舉辦。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