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行

早春行

《早春行》是唐代詩人王維創作的一首閨怨詩。此詩描寫一位貴族女子白天滿懷喜悅,出遊弄春,夜間獨守空房,顧影自憐的復雜心理。詩人巧妙運用反襯法,寫出在明艷的春光中埋在少女心底的相思萌動,盡情的遊樂反而增添相思的痛苦,同時又用檐前燕子的雙棲雙飛反襯她獨宿的孤寂,富有藝術感染力。

  • 作者
    王維
  • 類別
    閨怨詩
  • 中文名稱
    《早春行》
  • 語言
    漢語
  • 創作年代
    盛唐
  • 文學體裁
    五言古詩
  • 出處
    《全唐詩》

作品原文

早春行

紫梅發初遍,黃鳥歌猶澀。

誰家折楊女,弄春如不及。

愛水看妝坐,羞人映花立。

香畏風吹散,衣愁露沾濕。

玉閨青門裏,日落香車入。

遊衍益相思,含啼向彩帷。

憶君長入夢,歸晚更生疑。

不及紅檐燕,雙棲綠草時。

注解譯文

詞句注解

⑴黃鳥:鳥名。有兩說。《爾雅·釋鳥》:"皇,黃鳥。"郭璞註:"俗呼黃離留,亦名搏黍。"黃離留,即黃鶯。 郝懿行義疏:"按此即今之黃雀,其形如雀而黃,故名黃鳥,又名搏黍,非黃離留也。"《詩經·國風·周南·葛覃》:"黃鳥于飛,集于灌木,其鳴喈喈。"三國魏曹植《三良》詩:"黃鳥為悲鳴,哀哉傷肺肝。"趙幼文校註:"《詩經·黃鳥篇》序:'《黃鳥》,哀三良也。'"唐李白江南春懷》詩:"青春幾何時,黃鳥鳴不歇。"澀:指聲音不流利、圓潤。

⑵弄春:謂在春日弄姿。明徐渭《賦得萬綠枝頭紅一點》詩:"名園樹樹老啼鶯,葉底孤花巧弄春。"

⑶愛水:愛惜水。《韓詩外傳》卷三:"夏不敷浴,非愛水也。"

⑷羞人:害羞,難為情。唐劉言史《山中喜崔補闕見尋》詩:"白屋藜床還共入,山妻老大不羞人。"

⑸玉閨:閨房的美稱。唐李昂《賦戚夫人楚舞歌》:"玉閨門裏通歸夢,銀燭迎來在戰場。"青門:長安城東的霸城門,因東方為青帝,門塗青色,故名。

⑹香車:用香木做的車。泛指華美的車或轎。唐盧照鄰行路難》詩:"春景春風花似雪,香車玉輿恆闐咽。"

⑺遊衍(yǎn):盡情遊樂,恣意遊逛。《詩經·大雅·板》:"昊天曰旦,及爾遊衍。"毛傳:"遊,行;衍,溢也。"孔穎達疏:"遊行衍溢,亦自恣之意也。"益:更加。

⑻含啼:猶含悲。南朝梁蕭大圜《竹花賦》:"附紫筍以含啼。"隋江總《秋日新寵美人應令》詩:"翠眉未畫自生愁,玉臉含啼還似笑。"彩幃:彩色的帳子。

⑼雙棲:飛禽雌雄共同棲止。三國魏曹植《種葛篇》:"下有交頸獸,仰見雙棲禽。"

白話譯文

紫色的早梅剛剛遍地開花,鶯兒的歌聲還不那麽流利。

折取楊柳枝的是誰家女兒,賞玩春光唯恐它匆匆流逝。

喜愛澄波為臨水看妝,見人含羞卻倚花相映。

香粉氣生怕被風吹散,綉衣裳也恐露水沾濕。

儂家住長安的青門之中,黃昏時香車才緩緩歸去。

那人遊蕩在外更添相思,含悲落淚走向獨宿彩帷。

懷念你你就總是進入夢中,遲遲不歸又令我心生疑惑。

嘆不如紅瓦屋檐下的燕子,在鋪綠草的巢中日日雙棲。

創作背景

這是一首閨怨詩,這類作品的王維集中並不多見,當作于作者早年時期,與《洛陽女兒行》、《西施詠》等詩的創作時間相近。

作品鑒賞

這首閨怨詩描寫貴族女子白天郊外遊春、夜間獨守空房的復雜心理。

詩的開頭,描繪出早春的美麗景象。"紫梅發初遍,黃鳥歌猶澀。"紫梅剛剛開遍大地,黃鶯的歌聲才開始歌唱,休憩了一冬的嗓子,尚未劃破那縷梗在喉間的生澀。詩中的女主人公是一位少婦,在萬物復甦的早春中,出遊弄春。"誰家折楊女,弄春如不及。"那剛抽出嫩芽的拂柳,被她輕輕地揚起在那纖纖細手之中。春光與少女的青春麗容交相映襯,組成一個和諧的整體。"愛水看妝坐,羞人映花立。"她怕是愛那清澈蕩漾的春水吧,靜靜地繞水而坐,望著水中那秀麗頎長的臉頰,婀娜的身姿,嘴角不禁暗自抿出一抹微笑,遂對鏡而妝。卻又羞于見人,于是,那曼妙的身姿,掩映在絢爛的花叢之中,一時間,尚分不清楚人面桃花,哪個更艷。這兩句很細膩地表現出她顧影自憐的心理。"香畏風吹散,衣愁露沾濕。"置身于此番美妙的春色裏,隻怕那徐徐的春風吹散了她幽幽的清香呵,那花叢裏晶瑩透亮的露滴,弄濕了她新著的春裝。這兩句為以下的情緒由喜轉悲作了鋪墊。"玉閨"二句寫主人公回房。一晃,日落了,這春意盎然的日子,時光總是那般易逝,乘著那裝飾華美的車子,戀戀不舍地歸至皇城東面的青門之中,那是她獨身棲居的小天地。"遊衍"四句,寫出了女主人公的復雜心情:本以為那盎然的春景,那外出遊玩的樂趣,能驅走心底的那份惦念,誰知這"銷愁更愁"的消遣,卻更加勾起對丈夫的無限思念,春景甚美,然身邊少了那個共賞美景的人,縱是再美的景致,在她的心裏,都比不上他那一抹含情脈脈的眼神。這次第,怎生勾起了無限傷感之意,卻隻有暗自垂淚,手裏的彩絹,都被那思念的淚珠濕潤了。時常在睡夢中夢見那遠方的身影,望見他那高大的身姿,聞見他那熟悉的氣息,歸來時天色已暗,恍惚間,恍若見到了那夢牽縈繞的身影。結句歸為女子羨慕同棲雙燕之樂。她望著那屋檐前雙宿雙飛的燕子,猛然慨嘆,自己竟不如那檐前雙棲的燕子,表現了婦女對丈夫的思念和期盼丈夫歸來的情懷。

這是一份孤獨的美麗,亦是一份美麗的哀怨。在詩人的筆下,活脫脫的一位獨居深閨的貴族少婦,承載著滿心的思念之心,在這鳥語花香的季節裏,更是襯托出她內心的復雜之境,那份哀思,那份幽怨,亦夾雜著幾許無奈。怨,卻怨不了誰,隻是心底那洶涌的思念之情,卻是怎麽也無法排遣消散的。

簡單樸素的語言,卻是那般深入到位地描繪出詩中女子復雜曲折的心理,這歸功于詩人巧妙的筆法和細膩獨到的心思。一字一句,雖是平淡,卻都是精雕細琢,勾勒出無盡的意境的;二是詩中反襯手法的妙用,初春乍始的景色,亦引發出女子心底相思之情的萌動,她盡情的遊樂,反卻徒增相思之苦,末句那雙宿雙飛的燕子,更是反襯出少女內心的傷感。

作者簡介

王維(701-761),唐代詩人、畫家。字摩詰。原籍祁(今屬山西),其父遷居蒲州(治今山西永濟西),遂為河東人。開元進士。累官至給事中。安祿山叛軍陷長安時曾受職,亂平後,降為太子中允。後官至尚書右丞,故亦稱王右丞。晚年居藍田輞川,過著亦官亦隱的優遊生活。詩與孟浩然齊名,並稱"王孟"。前期寫過一些以邊塞題材的詩篇,但其作品最主要的則為山水詩,通過田園山水的描繪,宣揚隱士生活和佛教禪理;體物精細,狀寫傳神,有獨特成就。兼通音樂,工書畫。有《王右丞集》。

王維畫像王維畫像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