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遊神

日遊神

日遊神又稱日遊巡。在漢族民間宗教信仰中,日遊神是負責在白天四處巡遊,監察人間善惡的神,一開始,日遊神被認為是四處遊蕩的凶神,如果沖犯了日遊神將會招來不幸。元朝王曄《桃花女》雜劇第三折:"今日伊出門之時,正與日遊神相遇,便不至死,也要帶傷上陣。" 《玉歷至寶鈔》中,日遊神作"日遊巡",作獄吏打扮,披散著頭發,手持木牌,上寫"日巡"二字。

  • 中文名稱
    日遊神
  • 又稱
    日遊巡
  • 性質
    中國民間信仰
  • 書籍記載
    《封神演義》、《協紀辨方》
  • 相對神仙
    夜遊神
  • 主要職責
    四處巡遊,監察人間善惡

簡介

日遊神日遊神

凶神。元<授時歷>就有記載。從癸巳至戊申十六日,日遊神分別在房屋內的東西南北中五方,巳酉至壬辰四十四日,日遊神出遊。人要避忌日遊神之方。清《協經辨方書》中稱:日遊神癸巳至丁日在房內北,戌已巳亥日在房內中,庚子辛醜壬寅日在房內南,癸卯日在房內西,甲辰至丁未日在房內東,戊申日又在中,已酉日出遊四十四日。遊神所在之方,不宜安產室、掃舍宇、設訂帳。安產室、安床則不宜抵向日遊神,出行則不宜犯鶴(噩)神。若沖犯了日遊神,就會大難臨頭。元·王曄《桃花女》:“今日他出門之時,正與日遊神相觸,便不至死,也要帶傷上車。”神像為一古代吏員打扮,小紗帽,白抱黑靴,長須虯髯,一手扶玉帶,一手持一卷簿。模樣倒不十分凶惡可怕。《玉歷至寶鈔》中,日遊神作“日遊巡”,作獄吏打扮,披散著頭發,手持木牌,上寫“日巡”二字。

名詞解釋

1、舊歷書所載凶神名。元代<授時歷>即有此名目。相傳以癸巳至戊申十六日在房內東西南北中五方﹐己酉至壬辰四十四日出遊。人宜避忌遊神所在之方。見《協紀辨方書.義例.日遊神》。

2、指奔走鑽營的人,含諷刺意。

書籍記載

日遊神日遊神

1、<封神演義>第九十九回“姜子牙歸國封神”、“山歲部下日值眾星名諱:日遊神一溫(諱)良。”

2、<協紀辨方>卷三:“今按日遊神載于《時憲書》,明代承元《授時歷》即有之,其前則莫可考矣。《歷例》曰:‘其義未明’ ……南方民俗又有所謂鶴神方者……暗與日遊神相應。”按明陳繼儒《珍珠船》卷三雲:“嘉佑中未有謁禁,士人多馳鶩請托。有一人號望火馬,又一人號日遊神,言日奔競。”則宋時已有此稱。 3、史籍<宣室志>中對此有所記載:“行十餘裏,至一水,廣不數尺,流而西南。觀問習,習

日遊神日遊神

曰:‘此俗所謂奈河,其源出地府’。觀即視,其水皆血,而腥穢不可近。”因河上有橋,故名奈河橋。橋險窄光滑,有日遊神、夜遊神日夜把守。橋下血河裏蟲蛇滿布,波濤翻滾,腥風撲面。惡人鬼魂墮入河中,銅蛇鐵狗任爭餐,永墮奈河無出路。

民間謠傳,人死後亡魂都要過奈河橋。奈河橋是人們良好心願的象征,旨在教化人們多做好事,行善積德,造福人類,行善自有神佛佑,作惡難過奈河橋。

相關傳說

日遊神日遊神

此時談笑已經出了樊陽城,赤紫龍無法感應到談笑的方向,雖然月精魂與軒轅斧目前還有聯系,但距離太遠,畢竟不知道談笑身在何處,赤紫龍隻能暫時放棄,準備回島交代下此次中原之行的結果,他要說服島中長老會,正式解除封令,為進入中原準備各項事務,與金氏商社結盟一事,在如今看來也是有利的。 戰族遠離中原上千年,兩百多年前雖來過一趟,最後卻慘淡而歸,那一趟戰族九成男丁隻有骨灰回到了島中,把一個戰族幾乎變成女兒國,當時原本就在準備改部落製度為王國製度的努力,也被消滅在無形中。

如今通過兩百多年的休養,戰族人口比例開始回升。隻是為了恢復人口,戰族不得不吸納了兩百年前追隨神武軍離開中原的部分義軍,兩百年中流落到海外的中原流民,以及戰族在東海掃蕩各個海島後收服的土著海賊等等外來人口,組成了新的戰族人口比例。

到如今像赤紫龍一樣儲存著戰族純正血統的戰族高層在戰族中所佔比例已不到兩成,由此也可知道兩百多年前戰族男丁的損失對戰族的消耗有多大。

血統的融合給戰族帶來了新興的人口,對過去部落公有製度更大的沖擊,卻也因為純正血統的淡化,原本許多戰族千年流傳下來的修煉心訣、上古秘術,新一代的戰族人都隻能學成一二,不能像赤紫龍這樣的純正戰族人學起來這般得心應手,況且真正高深的東西隻在正統戰族中部分姓氏的族人中傳承,一般族人是無法學到的。

日遊神日遊神

實力的差距,造就了階級的發生,戰族中族人開始分出等級,純正的戰族血統是第一階層,他們的戰力是他們地位的保證,當年追隨神武軍離開中原的小部分義軍後代成為第二階層,他們也學到了戰族的修煉方法,同時他們還有自己從中原帶來的修煉方式,就戰鬥力而言,也比後來的第三階層那些流民土著海賊融合進戰族產生的後代更強些。 當時為了穩定人心,保持了部落製長老會的特權,或也有別的原因,戰族頒布了禁令,在沒有見到兩百多年前,流落在中原的神器軒轅斧前禁止戰族人踏入中原,這樣就可以減少中原王國製度對戰族的沖擊,在島上表面上還是部落公有製,所有戰族人看似一律平等。

但戰族是崇拜實力的上古部族,那些學不到戰族高層修煉心訣的族人,還是被正統戰族人看不起。兩百多年來,戰族內部矛盾加劇,隨著外來人口的增加,一些戰族中實際的高層貴族在中原流民的鼓惑下開始貪戀起王國製中個人至高權利的那種感覺。

赤紫龍就是其中戰族貴族中實力最強的赤氏與幻氏聯合後的代表人物,這對部落製的沖擊非常嚴重,東海上各處未控製的可居住島嶼的減少,進入中原的呼聲已經越來越大,戰族已經到了必須尋求變革的時候,唯獨族中長老會或是為了維持自己的特權,一直以禁令維持著古老的部落製。

日遊神日遊神

三個月前,金氏商社的商船在半年前無意中在東海近海岸,遇到了戰族的戰船,當時帶隊的正是金凡久的大兒子金鬱保,他是土丘國流亡出來的上古有山部落中的正統族人,又是部落中霧隱紗家族的長房嫡子,有資格查看上古流傳下來的族典古籍,了解不少上古秘聞,通過戰族打出的旗幟,他居然認出了戰族,于是金家堡開始與戰族有了聯絡與生意上的往來。 金鬱保回中原後,馬上向金凡久報告了這事情,就有了邀請戰族派人來迎回軒轅斧的事情。

赤紫龍所代表的戰族新一代權勢人物,聽到這一訊息,非常重視,便讓赤紫龍親自到了中原,一方面是查看軒轅斧是否真的出現,二是調查目前中原的狀況,戰族進入中原的可能性。

這便有了文中開始有的一幕事情,之後隨著事情的發展,談笑盜斧,赤紫龍沒有能拿到軒轅斧,知道軒轅斧已不在樊陽城後,便準備回島。

他們依舊自當年神武軍登入中原的地方,從揚州吳郡登入,也是對先人的一番祭奠。之後穿過江東李家唐國,又經劉家漢國,在江夏郡登船過江,之後便到了樊陽。

那赤大本是東海中最大的海賊王喬白浪,被戰族收服後,一直依附在戰族赤氏門下,赤紫龍許他將來為海軍大都督,此人于船戰頗為不弱,領兵也有一套,當年若不是戰族中個人實力實在太強,手下的海賊幾十個打不過人家兩三個,他的老巢先被破了,後手下出賣,被困在了一處島上,讓戰族赤氏達人擒獲,他還在逍遙的作海賊頭子。

兩人一路行來,查看了唐國、漢國的部分軍力,感覺這兩國虛有其表,不堪一擊,至于樊陽城大梁國的軍隊,他們也探查了一番,士兵雖是精銳,但與戰族神武軍相比還是有些差距,隻是在裝備兵器的確不是自己上所能比擬的,如正面交戰,兩軍一個勝在個人實力強,一個可能在武器裝備上要強上一番,勝負難測,戰族都是步兵,水軍,沒有盔甲隻有穿布衣,而且北方作戰騎兵必不可少,這也是戰族目前最大的缺憾,島上無馬。

日遊神日遊神

故,此次與金氏商社結盟的話,的確好處多多,即可作為中原內應,隨時了解中原變動,其次,金氏商社是從事武器盔甲買賣的,雙方結盟後,戰族就能得到武器盔甲的供應,戰族並不窮,在東海上,戰族的勢力是非常強悍的,隻是這年月,海上行走的商戶還不多,就算有也都在近海岸,故而中原對戰族依舊沒有什麽了解,以為不過是海中的大海賊罷了。 這次赤紫龍和赤大準備回島前再去查探下牧家新楚國的實力,以便回島之後商討進軍中原的可能事項。

他們跟隨著金氏商社的商隊行動,途徑荊州襄陽郡時,赤紫龍通過胸前月精魂忽感應到了軒轅斧的所在,此時還在十五日內,兩大神器之間依舊還有神秘的聯系所在,赤紫龍心喜,便讓別人等他十日,另交代了赤大一番。

自己便用起縮地術便獨自追來,這一路行來,也不避諱,隻把那些凡人百姓驚的,以為紫氣天神巡地,在當地居然新起了一個日遊神的傳說。

傳說典故

日遊神日遊神

『日遊神』 與夜遊神相反,日遊神是在白天四處遊蕩巡行的凶神, 他們與夜遊神們日夜輪流值班,專門找人的麻煩,還經常向上司打小報告, 活像一幫專門禍害百姓的“陰問小特務”。 早在上古時代,我國民間即傳說有日遊神。

⊙ <山海經·海外南經>載:“有神人二八,連臂,為帝司日于此野。” “二八”神,就是日遊神,郭璞註條曰:“晝隱夜見(現)。” 楊慎補註:“南中夷方或有之,夜行逢之,土人謂之日遊神,亦不怪也。”

⊙ 二八神的名字也很奇怪。《山海經》卷六<海外南經>說明:二八神在羽民東 。 其為人小頰赤肩,盡十六人。”這裏用了乘法,二八一十六,是說日遊神有十六 個。 郝懿行對此條箋疏道:“薛綜註《(文選)東京賦》雲:‘野仲、遊光,惡鬼也 。兄弟八人, 常在人間作怪害。’案野仲、遊光二人,兄弟各八人正十六人,疑即此也。” 也認為日遊神是十六個,而且以惡鬼野仲、遊光為首。

野仲和遊光是漢代民間傳說的最厲害的兩個惡鬼,因為他倆太厲害了, 人們反而用他們去鎮伏其他鬼魅,正所謂以惡製惡,以毒攻毒。

清·盧文弘《群術拾補》輯《風俗通逸文》稱:“夏至,著五彩,闢兵,題曰 遊光’, 厲鬼知其名者。 永樂中(漢順帝時),京師大疫,雲厲鬼字野仲、遊光,……人情愁怖,復增題 之。” 當時人們用惡鬼野仲、遊光之名,來闢兵(避免受兵器傷害)、闢瘟疫。 也有人認為“二八神”是二、人”,“八”乃“人”之誤。

《淮南子·墜形訓》曰:“有神二人,連臂為帝候夜,在其西南方。” 高誘註曰:“連臂大呼夜行。”是說日遊神有兩位,臂膀是連在一起的,有點像 連體怪胎, 日巡行時大喊大叫。

但後世傳說的日遊神已沒有這些特點, 變成單個活動,而且行蹤詭秘,鬼鬼祟祟,完全是一副窺測人們隱私的“包打聽 ”角色

日遊神日遊神

明·馮夢龍編《古今小說》記載:蜀郡益州有個秀才叫司馬貌 ,空有一身才學,到了五十歲,還不得出身,屈埋于眾人之中,心中怏怏不平。 一天因為酒醉,寫了一首《怨詞》, 其中有兩句是:“善士嘆沉埋,凶人得橫暴。我若作閻羅,世事皆更正。” 吟喔數遍,將詩稿焚于燈下。不料,此事被日遊神偵知,奏知玉帝。玉帝聞之大怒, 要治他的罪。後聽太白金星勸告,讓司馬貌代理閻王半日。司馬貌果然不凡, 半日時間,把四件大案皆判分得清清楚楚。玉帝見他能體現天地無私、果報不爽之意, 就叫他轉世為司馬懿,將三分天下收拾歸一。在這裏,司馬懿有幸當了半日閻羅王, 後轉世為出將為相的司馬懿,倒要“感謝”那個夜遊神了。 人們對日遊神是敬畏的。 明代劉侗、于奕正在《帝京景物略》卷二《春場》中, 談到了當時北京民間有一種風俗,即在夜晚星光下,不能在院中放置洗濯的剩水 , 怕日遊神巡日時用這些髒水飲馬,罪過就大了。 由此看來,早在明代民間就已普遍對日遊神有信仰了。

⊙ 日遊神到了清代,形象已與上古傳說有很大不同,不是“為人小頰赤肩”, 而是高大無比。若是碰到他,常會倒酶

清<醉茶志怪>中,記載了幾則日遊神的傳說。茲錄一節。 日遊神,往往為人所遇。以予所聞者言之。一在邑東關外崇寧宮前, 有王某夜行,見牆陰一物如袱,俯視乃巨靴,長約三尺許。舉頭則眉際復一靴, 大亦相等。 仰望一巨人,坐檐際,高約數丈,迭腿而坐。躊躇間,忽有一人提燈籠而來, 巨人抬其足,其人若未之見,匆匆遂過。王亦欲隨之過,巨人乃以足擋之。 相持數刻,始不見。歸家後,不數日而亡。殆衰氣所感,鬼神挪揄之也。 又某宦窩河北客合,好樗蒲(古代一種遊戲,像後代的擲骰子)。 正月間,訪友人賭戲,歸店時已三鼓,月色微明。至北關浮橋, 見鈔關東有巨人坐屋上,高以丈計,其服製仿佛紗帽寬袍,氣象雄闊。某駭, 幾不能步。視所提之燈,光小如豆,踟躇不前,俄而不見。某歸後亦無恙。

<醉茶志怪>所說日遊神“紗帽寬袍,氣象雄闊”之形象, 與民間流行的日遊神神馬造像完全相同,隻是神馬中的日遊神一手握朱筆, 一手持卷簿,身著黑袍。《醉茶志怪》所載形象當是受了神馬的影響

夜遊神

日遊神日遊神

夜遊神,又稱夜遊巡。是夜晚巡行之神,與日遊神輪值,監督人間的善惡。《山海經》說:“有神人二八,連臂為帝司夜于野。”就是指傳說中的夜遊神。當時的夜遊神不隻一人,而逐漸演變之下,變成隻有一位。

凶神:

日夜遊神,是日遊神與夜遊神的合稱,又叫日夜遊巡,原是四處遊蕩的凶神,後來則演變成東岳大帝閻羅王城隍爺等陰間神明的部下,監督人間的善惡,故常被供奉于東岳廟、城隍廟等。 民間傳說,世人若看見夜遊神,定乃不祥之兆。清朝李慶辰《醉茶志怪》中說,王某人在夜中,看見一個三丈高的巨人,巨人微笑告知:“我乃夜遊神也。”言畢消失,而王某數日後無病身亡。

天宮仙位表

千裏眼順風耳金童玉女雷公電母(金光聖母),風伯雨師,遊奕靈官,翊聖真君,大力鬼王七仙女太白金星赤腳大仙廣寒仙子(姮娥仙子)嫦娥玉兔玉蟾吳剛天蓬元帥,天佑元帥,九天玄女十二金釵,九曜星,日遊神,夜遊神,太陰星君,太陽星君,武德星君,佑聖真君,托塔天王李靖,金吒,木吒(行者惠岸),三壇海會大神哪吒巨靈神,月老,左輔右弼,二郎神楊戩,太乙雷聲應化天尊王善王靈官,薩真人,紫陽真人(張伯端),文昌帝君天聾,地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