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

日耳曼

奴隸製社會後期,羅馬人(Romanese)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的大帝國--羅馬帝國。羅馬人把居住在羅馬帝國北方的外族部落稱為"蠻族"。這些外族部落人數最多的除了凱爾特人和斯拉夫人(Slavs),最著名的就是日耳曼人了。而這時的日耳曼人,還處于氏族社會末期。到了公元1世紀至3世紀,各日耳曼人部落開始結成聯盟,其中較大的一支就是法蘭克(FRANK)。

這時的羅馬帝國已從奴隸製社會發展的頂峰衰落下來,各地不斷發生奴隸和農民起義,使得垂死的羅馬帝國更加搖搖欲墜。被當時中國漢朝打敗的匈奴人的一部分,經中亞向西遷徙入侵歐洲,引起了連鎖反應式的"民族大遷徙",很多外族部落紛紛遷移到羅馬帝國境內。這時羅馬帝國已無力對付這些外族的入侵,外族人在羅馬帝國境內建立了自己的王國,將羅馬帝國瓜分,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從此滅亡了。作為日耳曼人一支的法蘭克人,也乘這個大動蕩的機會,侵入羅馬帝國境內,建立了法蘭克王國。這時的法蘭克王國,正在瓦解過程中的氏族製度同原羅馬帝國境內日益發展的封建因素相結合,形成了西歐的封建製。

以法蘭克王國為主要代表的日耳曼人建立起來的各個王國,在公元5世紀將過去的不成文的習慣法編纂為成文法典。由于日耳曼人各部落的習慣大同小異,所以各王國的法律的基本精神也是大體相同的,後世稱這些法律為日耳曼法。日耳曼法同羅馬法一樣,對近代資本主義法律也起著相當大的影響。

  • 中文名稱
    日耳曼
  • 外文名稱
    Germans
  • 自稱
    德意志人
  • 聯盟
    法蘭克
  • 分布
    萊茵河以東,維斯瓦河以西
  • 類型
    種族

基本特點

首先,強調個人服從集體,個人的權利義務要受到家庭和氏族的製約。後來的法學家稱日耳曼法的這個特點為"團體本位",以區別于尊重個人意志、嚴格保護私有財產、以個人為中心的羅馬法。這種"團體本位"的傾向,在日後的日耳曼民族的歷史上,仍可見到它的蹤影。

其次,規定氏族全體成員無論居住何地,都必須遵守本氏族的法律,而不必遵守所在地的法律,即所謂"屬人主義"。蠻族國家建立以後,各國王在適用法律方面因沿襲固有的習慣,因人而異,對日耳曼人適用日耳曼人的法律,對羅馬人適用羅馬人的法律,兩種法律發生沖突的時候以日耳曼法律優先。針對日耳曼人各個地區的法律沖突,製定有相應的法律適用規則。隨著西歐封建製度的發展,封建領主在其領地上實行獨立的統治權。9世紀以後,法律使用的屬人主義逐漸向屬地主義轉變。

同時,日耳曼法中沒有抽象的法規,隻有針對具體生活關系規定解決具體案件的規則。一個案件的判決不僅解決這個案件,而且也是以後審判同類案件的根據。這些判例匯集起來,就構成了日耳曼法的法典。

日耳曼法律是十分註重外部表現的法律。法律行為的發生時常都必須遵守固定的形式、說固定的語言、做規定的動作等。這就是說,犯罪和違法的標準隻是行為人表現出來的外部行為,不將內部主觀因素考慮在法律研究的範圍之內。

日耳曼人

Germans

日耳曼人是古代佔據中歐和東歐廣大地區的部族,古羅馬人稱之為日耳曼人。 分布在萊茵河以東,維斯瓦河以西,多瑙河以北地區,從事遊獵、畜牧為主,長期處于原始氏族社會階段,其語系屬于印歐語系日爾曼語族。公元1世紀末至2世紀初,部分日耳曼人由遊牧生活轉向農業生活,出現了土地分配不均的現象,少數軍事貴族往往佔有更多土地,軍事首領("王")及其親兵以征戰為職業,戰利品通過抽簽方式來分配,首領分到的戰利品常常多于親兵。此時的日耳曼人已處于原始社會末期的軍事民主製階段。

日耳曼人日耳曼人

隨著羅馬帝國陷入危機,日耳曼人從北方多瑙河一帶不斷進入羅馬帝國境內並展開襲擊。羅馬帝國後期(公元3-5世紀)分布在萊茵河以東的日爾曼各部族,主要包括法蘭克人,倫巴德人,盎格魯人撒克遜人汪達爾人等,以及遷到多瑙河下遊和黑海北岸的哥特人

4世紀末,日耳曼人各部族在來自東方的匈奴人的壓力下,相繼卷入了歐洲民族大遷徙的洪流,從而加速了西羅馬帝國的滅亡。那些進入羅馬帝國境內的日耳曼人,紛紛在西羅馬帝國的廢墟上建立起日耳曼人王國,其中著名有:419年,西哥特人在西班牙建立了西哥特王國(714年亡于阿拉伯人);439年,汪達爾人在北非建立汪達爾王國(534年亡于拜佔庭帝國);568年,倫巴德人在義大利北部建立了倫巴德王國(774年亡于法蘭克王國);盎格魯、撒克遜人進入不列顛,在同當地土著居民(凱爾特人)不斷沖突的過程中,與其中的相當一部分人逐步融合。在整個日爾曼人的王國中,時間最長、影響最大的是法蘭克王國。

日耳曼語族

日耳曼語族,印歐語系的主要語族之一。所屬各語言使用于北歐、中歐(德國、奧地利、盧森堡等)、西歐(英國、比利時、荷蘭),以及歐洲之外的英語國家和地區,總人口在4.8億以上。

分為3支:北支、西支和東支,其中西支包括原來的3個方言。

北支:丹麥語瑞典語、挪威語、冰島語

西支:英語、德語荷蘭語、南非荷蘭語、弗萊芒語(比利時荷蘭語)、盧森堡語

東支:東日耳曼語支是印歐語系日耳曼語族之下一個已經滅絕的語支,唯一已知文字的東日耳曼語支語言是哥特語

日耳曼語族世界分布日耳曼語族世界分布

歐洲民族

日耳曼民族(German)是歐洲的古代民族之一,公元前5世紀起,以部落集團的形式分布在北海和波羅的海周圍的北歐地區,古羅馬人稱之為日耳曼人。大約在公元前半個世紀,大部分日耳曼人開始定居在萊茵河以東、多瑙河以北和北海之間的廣大地區,該地區稱為"日耳曼尼亞"。

日爾曼人是一些語言、文化和習俗相近的民族的總稱。這些民族從前2千年到約4世紀生活在歐洲北部和中部。日爾曼人不稱自己為日爾曼人。在他們的漫長歷史中他們可能也沒有將自己看作是同一個民族。民族大遷徙後從日爾曼人中演化出斯堪的納維亞民族、英格蘭人(蘇格蘭人是凱爾特人後裔)、弗裏斯蘭人和德國人,後來這些人又演化出荷蘭人、瑞士的德意志人、加拿大、美國、澳大利亞和南非的許多白人。在奧地利也有許多德意志人。許多這些新的民族今天都是與其它民族混合而成的。

來源

最早的關于日耳曼人的紀錄來自于前2和前1世紀的古典作家。從約200年開始日耳曼人開始使用一種自己的文字。此前的歷史隻有通過考古和語言學(比較語言學)的方法來考證了。

通過對各個日耳曼語言(歌特語、古標準德語、古英語、古斯堪的納維亞語)的仔細比較和日耳曼語言與其它印歐語言的比較語言學家可以基本上重建日耳曼語(也稱"前日耳曼語"或"泛日耳曼語")。這些比較最主要的結果是:

* 日耳曼語屬于印歐語言,在這個語族中它屬于其西方的一支。

* 在印歐語系中日耳曼語與凱爾特語和古義大利語最接近。這三種語言一起組成古歐洲語言。前3或2千年時,也就是說青銅器時代的早期,古歐洲語言是中歐的語言。但其精確的地點和時間今天已經無從考證,或者爭議很大。

* 日耳曼語言之間非常近似,這很可能說明它們有很長的共同演化的時間。大多數語言學家將前日耳曼語從凱爾特語和古義大利語分離出來的時間定為前2千年上半葉。

* 日耳曼語分離出來後它依然與凱爾特語有接觸。一些凱爾特語的辭彙被日耳曼語借用。此外日耳曼語對芬蘭語也有影響。一些日耳曼語的辭彙在芬蘭語中出現(比如國王,日耳曼語為kunningaz,芬蘭語為kuningas,或者指環,日耳曼語為ringaz,芬蘭語為ringas等)。

最早使用"日耳曼人"這個詞的是希臘歷史學家波希多尼。他在約公元前80年時第一次使用這個詞。也許他在與中歐的某一個今天無法考證的小民族接觸時聽到了這個詞並將它用來稱呼所有的日耳曼民族。有可能這樣一個小民族的名字後來成為了整個民族群的名字。

"日耳曼"這個詞的來源和意義至今無法定論。"日耳"這個詞在日耳曼語中無法被考證。日耳曼人自己將自己稱為日耳曼人的可能性非常小。

前51年愷撒在他的《高盧戰記》中使用了日耳曼人這個名稱。愷撒這裏將所有萊茵河以東的民族統稱為日耳曼人。到此為止羅馬人將歐洲西部的民族稱為凱爾特人,而歐洲東部的民族被稱為賽西亞人。到此時為止羅馬人才認識到日耳曼人並非凱爾特人,而是一個獨立的民族群。

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在他的《日耳曼尼亞志》中稱"日耳曼人"是一個比較新的稱呼。一開始隻有通格人(Tungrer)被稱為日耳曼人,後來所有日耳曼民族都被這樣稱呼。塔西佗說高盧人稱萊茵河以東的民族為"日耳曼人"。後來這些民族自己也稱自己為日耳曼人。根據這個敘述這個詞有可能是從凱爾特語過來的。

塔西佗在他的書裏詳細地列舉了每個日耳曼民族部落從萊茵河到維斯瓦河,從多瑙河到北海和波羅的海之間的居住地。

嚴肅地說隻有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們才能將這些民族稱為日耳曼人。過去曾有很多研究通過考古學研究來推導出石器時代和青銅器時代的古日耳曼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這個研究曾一度完全被放棄。

今天類似的研究在非常精心的學術範圍內重新開始,其目標是使用考古學和語言學的研究來獲得一個內在不矛盾的整體影像。按照這個研究歐洲北部的青銅器時代的人幾乎可以肯定是日耳曼人。而所謂的戰斧人(前2800年至前2200年)與日耳曼人之間的關系還有爭議。此前的石器時代(約前3500年至前2800年)的農作文化與日耳曼人之間的關系幾乎可以完全否定。

最新的理論通過對河流和地名的研究認為日耳曼人的產生地在今天德國中部山區的北部。但大多數學者對這個理論持懷疑態度。

過去學者們以為日耳曼語言是在約前500年由于日耳曼語語音變遷從其它西部印歐語言中分離出來的。在這個語音變遷中比如k通過ch變為h,或者p變為f,t變為th。

新的研究認為這個變遷很晚才發生,它發生的時間可能是前1世紀。最主要的證據是辛布裏人的民族名稱。前2世紀後期辛布裏人與條頓人一起威脅羅馬北部。這兩個民族的家鄉是今天的丹麥。在拉丁文中辛布裏人的名字為cimbri,而不是chimbri或himbri,後來日耳曼人的名字在拉丁語中使用ch來寫,比如chatti。因此今天大多數學者認為這個語音遷移在前2世紀後期還沒有開始或還沒有完成。一些早期流傳下來的地名說明這個理論是正確的。

這個見解對日耳曼語言學有非常重要的後果。這樣一來至今為止被稱為"泛日耳曼語言"的語言是在前2到1世紀形成的,到1世紀時它又分裂為許多自己的日耳曼語言。此前日耳曼人的語言與印歐語言相似,這個更古老的語言沒有被留傳下來,但其基本結構可以被重新構造出來。

歷史

最早的關于日耳曼人的報道來自他們與希臘人和羅馬人的接觸。

奴隸製社會後期,羅馬人(Romanese)建立了一個橫跨歐亞的大帝國--羅馬帝國。羅馬人把居住在羅馬帝國北方的外族部落稱為"蠻族"。這些外族部落人數最多的除了凱爾特人和斯拉夫人(Slavs),最著名的就是日耳曼人了。而這時的日耳曼人,還處于氏族社會末期。到了公元1世紀至3世紀,各日耳曼人部落開始結成聯盟,其中較大的一支就是法蘭克(FRANK)。

這時的羅馬帝國已從奴隸製社會發展的頂峰衰落下來,各地不斷發生奴隸和農民起義,使得垂死的羅馬帝國更加搖搖欲墜。被當時中國漢朝打敗的匈奴人的一部分,經中亞向西遷徙入侵歐洲,引起了連鎖反應式的"民族大遷徙",很多外族部落紛紛遷移到羅馬帝國境內。這時羅馬帝國已無力對付這些外族的入侵,外族人在羅馬帝國境內建立了自己的王國,將羅馬帝國瓜分,不可一世的羅馬帝國從此滅亡了。作為日耳曼人一支的法蘭克人,也乘這個大動蕩的機會,侵入羅馬帝國境內,建立了法蘭克王國。這時的法蘭克王國,正在瓦解過程中的氏族製度同原羅馬帝國境內日益發展的封建因素相結合,形成了西歐的封建製。

以法蘭克王國為主要代表的日耳曼人建立起來的各個王國,在公元5世紀將過去的不成文的習慣法編纂為成文法典。由于日耳曼人各部落的習慣大同小異,所以各王國的法律的基本精神也是大體相同的,後世稱這些法律為日耳曼法。日耳曼法同羅馬法一樣,對近代資本主義法律也起著相當大的影響。

約前330年希臘旅行家畢特阿斯從馬賽出發報道了北海地區和在那裏生活的民族。約前200年東日耳曼人中的巴斯塔乃人進入今天的羅馬尼亞東部並與馬其頓和巴爾幹半島上的其它民族發生戰爭。

辛布裏人和條頓人的長征

約前120年辛布裏人條頓人南移,其原因今天沒有完全能夠考證。當時的歷史資料說日德蘭半島上發生了一次大風暴,因此那裏的居民離開了他們的家鄉。今天更多的人懷疑是氣候變化造成的飢荒是遷移的原因。

約前113年他們遇到羅馬人。在兩個民族的交戰中羅馬人幾乎全軍覆沒。日耳曼人將一場突然來到的暴風雨當作他們的氣候神的警告因此中止了作戰。

前109年、前107年和前105年羅馬人一再與這兩支日耳曼人作戰,但每次都戰敗。一直到這兩個民族分裂後羅馬人才于前102年戰勝了條頓人,前101年戰勝辛布裏人。

阿裏奧維斯圖斯和愷撒

辛布裏人和條頓人向凱爾特人居住的中部山區的突破沉重地打擊了德國中部和南部凱爾特人的力量。後來其它日耳曼人(比如斯維比人)得以在今天的黑森州和美因河流域定居。在他們的首領阿裏奧維斯圖斯的領導下他們甚至闖入高盧,但在那裏被愷撒于前58年擊敗被迫退回萊茵河東。

前1世紀愷撒佔領高盧使得日耳曼人成為羅馬人的直接鄰居。這個接觸始終不和平。愷撒于前55年和前53年渡萊茵河對日耳曼人進行懲罰性進攻。但愷撒將萊茵河看作日耳曼人和羅馬人的邊界。

奧古斯都向易北河的進發

但此後萊茵河邊境依然不和平。羅馬皇帝奧古斯都決定將駐扎在高盧的士兵遷移到萊茵河。但萊茵河邊境依然不穩定。

奧古斯都因此改變了他的策略。從前12年到前9年他的養子尼祿·克勞蒂烏斯·杜路蘇斯多次對日耳曼人進攻。他征服了多個日耳曼民族。但這些民族不是真的投降羅馬帝國。前8年杜路蘇斯在撤退時從馬上摔落負傷死亡。他的兄弟提庇留從前8年開始恢復杜路蘇斯的進攻。4年他征服了至此為止一直反抗羅馬的切魯西人。為了繼續向易北河進發,羅馬人在萊茵河東建立了一系列城市。今天德國黑森州的一些城市的名字來自于拉丁文。

6年羅馬人企圖從美茵茨出發進攻位于今天波希米亞的一個王國。但這個行動半途而廢因為在今天的匈牙利爆發了動亂。雖然如此羅馬人依然將到易北河的日耳曼地區看作他們的一個省。

條頓堡森林戰役

日耳曼人的抵抗似乎被消滅後,普布利烏斯·昆克蒂利烏斯·瓦盧斯受命在被佔地區引入羅馬的法律和收稅。他在那裏同時是省長和萊茵河軍團的最高指揮官。瓦盧斯在此前在敘利亞就已經獲得了一個殘暴貪婪的名聲。他的統治很快就激起了日耳曼人的反抗。他下令嚴懲反對羅馬的人,而他引入的稅在日耳曼人眼裏非常不公平。對日耳曼人來說,隻有奴隸才交稅。

在這種情況下切魯西貴族阿爾米紐斯得以團結多個日耳曼人部落。阿爾米紐斯本人擁有羅馬公民權甚至是羅馬騎士。他利用瓦盧斯對他的信任而將瓦盧斯引入一個圈套。在條頓堡森林戰役中羅馬喪失了三個軍團(約25000士兵)。這樣羅馬向東發展的計畫就在9年結束了。到民族大遷徙為止日耳曼人受羅馬的影響甚小。

條頓堡森林戰役後羅馬和日耳曼的關系

14年和16年在吉曼尼卡斯的領導下羅馬軍隊再次渡萊茵河進入日耳曼人地區。歷史學家對這兩次遠征的性質還爭議不清。因此它們是羅馬的擴張政策的繼續還是懲罰性進攻不明。

但此後日耳曼人與羅馬人的戰爭依然不斷。29年羅馬軍隊平息一場至此為止比較親羅馬的弗裏斯蘭人的暴亂。69年為了撲滅巴它瓦人的暴亂羅馬不得不從西班牙和不列顛調兵。

83年羅馬皇帝多米提安決定將羅馬在萊茵河和多瑙河的邊界向北移。在萊茵河以西和多瑙河以北羅馬建立了一條很長的界牆來保護羅馬和日耳曼之間的邊界。同時萊茵河地區被分為上日耳曼省和下日耳曼省兩個省。

1995年後的研究認為上日耳曼界牆不是在83年/85年在多米提安統治時建立的,而是98年後在圖拉真統治時建立的。100多年來的研究在上日耳曼界牆沒有發現任何98年以前的文物(比如界碑、刻印或可用來確定時間的木頭)。而且這道界牆更適合圖拉真時期的軍事需要。多米提安時期這個需要不是這麽明確。

122年在哈德良統治下羅馬人將內卡河和多瑙河之間的界牆再次向北移了20到40千米。最後一次羅馬將它的邊境向日耳曼地區移動時在159年在安托尼努斯·比烏斯統治時進行的。

馬克曼戰爭

2世紀在日耳曼地區發生了兩個重要的變化:首先過去分裂的日耳曼部落聯合為大部落,其次日耳曼人越來越多地對羅馬邊界進行襲擊。

167年馬克曼人、誇地人、倫巴第人汪達爾人和其它部落進入潘諾尼亞省導致馬克曼戰爭(167年至180年)。馬爾庫斯·奧勒裏烏斯領導了四次軍事行動征服了入侵的日耳曼人。當時羅馬可能有建立兩個新的省的計畫。但180年馬爾庫斯·奧勒裏烏斯死後,他的兒子科莫德斯恢復了過去的防衛性戰略。他與日耳曼人修和。

許多歷史學家將馬克曼戰爭看作是民族大遷徙的前奏。其原因是哥特人向黑海和汪達爾人向多瑙河的遷徙所造成的羅馬邊境上的人口的變遷。這些日耳曼民族遷徙的原因今天還無法斷證,有可能是飢荒造成的。

部落

在北德和斯堪的納維亞生活的日耳曼人的部落大約可以分為北日耳曼人、西日耳曼人和東日耳曼人。

日爾曼人大遷移日爾曼人大遷移

北日耳曼人

北日耳曼人是斯堪的納維亞的日耳曼人。他們後來演化為丹麥人、瑞典人、挪威人和冰島人。考古學家將北日耳曼人又分東西兩股。

西日耳曼人

西日耳曼人包括:* 易北河日耳曼人如斯維比人,後來演進為施瓦本人、馬科曼尼人/馬克曼人和誇迪人/誇地人,最終成為巴伐利亞人。

* 北海日耳曼人如巴塔維人、弗裏斯蘭人/弗裏斯人、考肯人、薩克森人/撒克遜人、盎格魯人、朱特人等,後來形成盎格魯-撒克遜人。

* 萊茵河-威悉河日耳曼人如切魯西人、卡狄人為(黑森人的祖先)、法蘭克人等

他們後來演化為英格蘭人,荷蘭人,德國人,比利時人(隆瓦區除外)

東日耳曼人

在東日耳曼人中有波羅的海南的哥特人、汪達爾人和勃艮第人等。考古學家將他們細分為四個組。由于匈奴人從亞洲進入以及斯拉夫人從東歐涌入這些人受到非常大的壓力,他們被迫向西和向南遷徙,這使他們與當地人之間產生了很多沖突。

​經濟

不象許多人想象的那樣日耳曼人大多數是定居的農民,他們很少遊獵。他們大多數自給自足,但除農業外還有手工業如鐵匠、陶瓦匠和木匠。印歐語言的時候輪就已經被發明了。在日耳曼語言中輪有兩個詞。日耳曼人沒有貨幣。他們之間的貿易以貨物交換為主。最重要的貨物(如同羅馬人)是牲畜。今天英語中的fee(收費)與德語中的Vieh(牲畜)是同一個詞根。

最主要的牲畜有牛、綿羊、豬、山羊和馬。此外在日耳曼地區人們還從事養蜂和織布。日耳曼人還知道如何製造乳酪,對乳酪他們有一個自己的詞。

約1世紀左右日耳曼人接觸到犁,但其普及率很低。最重要的糧食是大麥。日耳曼人常常不耕種他們的田地來讓它們恢復它們的生產力。此外他們還知道使用肥料。糧食主要作成粥,一直到中世紀為止隻有富人才能買得起面包。

日常生活

這些居民點沒有系統的計畫:假如有一個日耳曼人在一個地方定居後就會有其他人搬過來。直到今天在德國和其它日耳曼文化區依然可以看到這樣由多個小村聚集在一起而組成的村落。

通過考古發掘考古學家知道,日耳曼人的房子是木房子,由于木頭現在都早已腐爛了,隻有通過它們在地基上留下的支柱的洞來考察它們的建築方式。最常見的日耳曼住房是長方形的。人畜同住一個房中,隻有一堵牆隔離他們。住房內沒有其它牆。在它的當中有一個燃火點。屋上的一個洞用來排煙。日耳曼人的房屋沒有窗。

事實傳說

由于日爾曼人普遍具有金發碧眼,身材高大的顯著白種人特征,這些白種人特征往往被納粹黨視日爾曼人為優秀人種的的根據。納粹黨也把這些白種人特征用作衡量一個民族是否屬于優秀民族的標準,歷史上這些顯著的白種人特征陸續衍生出關于日爾曼人的傳說。

19世紀和20世紀前半葉在德語地區日爾曼人往往被表現為"超人",這個形象的主要緣由是塔西佗、愷撒等的描寫。在他們的作品中他們將日耳曼人描寫為金發碧眼的巨人,他們擁有超人的力氣。

通過對遺留下來的骨骼和在沼澤地裏儲存下來的屍體的研究證明日爾曼人的確比羅馬人高,此外他們的確有相當大的體力,大多數日耳曼人的確有金發。一般來說日爾曼人比羅馬人高出一頭。對儲存得非常好的沼澤屍體的研究證實了塔西佗的一個懷疑:日耳曼人的耐久力比較低,在長時間的作戰中他們很快就沒有力氣了。

容貌特征

金發碧眼的日耳曼人少女在13-20歲年齡階段 除部分人面部出現白種人較常見的雀斑外,一般的金發碧眼日爾曼人少女由于的膚色較淺,毛細血管的紅色可以呈現出來,膚色都顯得白裏透紅確實很漂亮,但這些金發碧眼白種人,皮膚較其他人種薄,容易出現皺紋,而且皮膚比較容易松弛,這些金發碧眼的日耳曼人比起黑發棕眼的白種人及其他人種更經不起歲月的洗禮容易顯得蒼老,他們是所有人種中最不耐老的一群。

日耳曼人容貌特征日耳曼人容貌特征

文字

日耳曼人很晚才有文字。唯一的一部日耳曼語言的長的作品是烏斐拉在4世紀編輯的一部《聖經》。由于歌特人沒有自己的文字,烏斐拉使用希臘文、拉丁文和如尼文字製造了一組自己的文字。

2世紀開始出現的如尼文字主要用來作為魔術符號。長的用如尼文字書寫的文章很少。一般它們隻被用來標志貴重的物件。

建國

民族大遷徙時日耳曼人在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和不列顛建立了許多短促的王國。一些日耳曼人甚至一直遷徙到非洲北部(汪達人)。這些王國都是曇花一現的現象。在他們新的家鄉他們與過去的當地人混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