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神話

日本神話

日本神話,在遠古世界形成之時,在被稱作高天原的天邊出現了三位神。他們是天之御中主神、高御產巢日神和神產巢日神。

  • 中文名稱
    日本神話
  • 起源地
    日本
  • 神話開端
    高天原的天邊
  • 神1
    天之御中主神
  • 神2
    高御產巢日神
  • 神3
    神產巢日神

開天闢地

日本神話中有關混沌天地形成過程有多中說法。《古事記》之記載,天地形成之初,在高天原最先形成了天之御中主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神(《日本書記》中記為天御中主尊,後面神名後括弧裏的表示意義同上),隨後相繼形成了高御產巢日神(高皇產靈神)和神產巢日神(神皇產靈尊)。最先出現的天之御中主神代表宇宙根本、支配高天原中心的主宰;而後出現的高御產巢日神和神產巢日神相對為陰陽兩儀,此三神即為“造化之神”,形成之後便隱身于高天原。

此時大地尚未凝成,隻是些漂在水面上的蜉蝣一樣的東西,如水母般漂浮不定。其中有物如春天的葦芽冒出,生命力極強,生長迅速,化作宇摩志阿斯訶備比古神(可美葦牙彥舅尊)和天之常立神(天常立尊)。此二神和前面的造化三神共五神,稱為別天津神,它們都是誕生時都是獨自一人,形象抽象也無性別之分,稱為獨神。

在別天津神後,又相繼產生了七代十二位神,稱之神世七代,其中兩位獨神和五對男女兄妹神祇,分別為:

1,國之常立神(國常立尊或國底立尊)(獨神):

出現土地時的地上之神,司地之四極。

2,豐雲野神(豐斟渟尊)(獨神):

天與地、地與海尚未分離時出現的神,代表泥沼。

3,宇比地邇神(埿土煮神)(男神)、須比智邇神(沙土煮神)(妹):

代表泥土的神,土與水合成稠泥狀,形成世界的雛形。

4,角杙神(角樴神)(男神)、活杙神(活樴神)(妹):

表示植物的根莖開始發出嫩芽的神。此時長出了植物嫩芽,且由白色的莖支撐大地,成為世界的中心。

5,意富鬥能地神(大戶之道尊)(男神)、大鬥乃辨神(大苫邊尊)(妹):

分別表示男性與女性的神祇,具有人性的神,也是人的開始。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6,淤母陀流神(面足尊)(男神)、阿夜訶志古泥神(惶根尊)(妹):

前者代表面貌俊美的神,後者代表令人恐懼的神。

7,伊邪那岐命(伊奘諾尊)(男神)、伊邪那美命(伊奘冉尊)(妹):

生成之神,國土萬物創造之神。

另外,《日本書記》卷一中對天地開闢過程記錄了六種說法,其產生神的順序過程與上面所述的皆有不同。

故事緣起

大地依舊未成形,如油脂漂浮不定。于是眾天神命令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二神去加固國土,並授予他們天之瓊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矛。

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遵命來到懸浮于天地之間的天浮橋,將天沼矛插入下面的漂浮物中,來回攪動,再將矛提起來,于是海水自矛尖滴下,聚積凝固形成一個島,即淤能棋呂島。

二神降臨島上,修建了一座高大雄偉的宮殿。一日,伊邪那岐命問伊邪那美命道:“你的身體發育得怎樣了?”伊邪那美命回答道:“我的身體已經發育成熟,隻是有一處沒有長合。”伊邪那岐命說道:“我的身體也發育成熟,隻是多出一處。讓我們結合在一起,生育國土吧。”

伊邪那美命欣然應允。二神相約分別自右向左和自左向右繞著宮殿粗大的柱子行走,相遇便結為夫妻。

于是男神從左向右繞行,女神自右向左繞行。當二神會合時,女神先說道:“好一位英俊的男子!”男神隨即應“好一位漂亮的女子!”

就這樣,二神完成了結婚儀式。不久,生下一個渾身沒有骨頭的水蛭子。二神不喜歡這個發育不健全的孩子,便把他放到用葦葉編的葦船上,讓他隨水漂走。之後,生下了淡島,此子也未被算在御子之列。

二神商議道:“我們生下的孩子不健全,是什麽原因呢?我們一起去向天神請教請教吧。”

天神用焚燒鹿肩骨的佔卜方法為二神佔卜後說道:“那是由于女子先發話的緣故。女子先說則不吉。這次回去由男的先說再重新來一遍。”

相遇結緣

伊邪那岐命與伊邪那美命回到淤能棋呂島,照以前的方法又重新繞柱走了一遍。這次二神相遇時,伊邪那岐命首先說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道:“好一位美麗的女子!”

緊接著伊邪那美命才說道:“好一位英俊的男子!”

重新舉行了結婚儀式後,二神生得八島:淡路島;伊豫島(今日的四國),此島一身生有四個面孔,每個面孔各有一個名字;隱岐島;築紫島(今日的九州),此島也是一身四面,每個面孔各有一個名字;伊伎島;對馬島;佐渡島和大倭豐秋津島(今日的本州)。此八島又稱作“大八島國”。此後又生得六個小島,總計十四個島。伊邪那岐命與伊邪那美命共同創造的這片國土,又稱葦原中國,是相對于高天原(天上的世界)和黃泉國(地下的世界)而存在的人間的世界。

生完國土又生育諸神。房屋神、河神、海神、農業神、風神、原野神、山神、船神、火神等,總計生得三十五位神其間在生火神火之夜藝速男(又名火之炫毗古神,火之迦具土神)時,伊邪那美命她的嘔吐物、糞便也分別化為幾位神。

分開別離

伊邪那美命因生火神而被燒傷,不久便離開這個世界,到黃泉國去了。

男神伊邪那岐命失去了愛妻,悲傷萬分。他撲在妻子的屍身上哭泣道:“我的愛妻呀!為了那麽個小子竟失去了你,實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在是太不值得了!”

男神哭泣時流出的眼淚化作泣澤女神。男神把伊邪那美命安葬于出雲國和伯耆國交界的比婆山下後,拔出腰間所佩的十拳劍,將致使伊邪那美命命歸黃泉的火神的頭砍了下來,沾在劍尖、劍身、劍柄等處的血流下後,化出八位神。

被砍掉了腦袋的火神火之迦具土神的頭、胸、腹、

伊邪那岐命思念著伊邪那美命,便隨後追到黃泉國。伊邪那美命自緊閉的黃泉國大殿的大石日本神話門內迎出來,伊邪那岐命對女神說道:“我們共同創造的國土尚未完成,無論如何請隨我回到世上來吧。”

女神回答說:“太遺憾了,你怎麽不早點來接我呢?我已經吃了黃泉國的飯食,無法返回你所在的世界了。不過,既然你特地來接我,我還是想與黃泉國的眾神商量一下,看能不能隨你回去。但是,在此期間你不許偷看。”

說完,伊邪那美命返身回到大殿中去,伊邪那岐命則等候在石門外。許久不見女神出來,伊邪那岐命漸漸焦躁起來,按捺不住,便取下插在左耳鬢的多齒木梳,將它的最粗一齒折斷,點上火製成火把,舉著它悄悄進入大殿。借著火光仔細一看,隻見伊邪那美命身上爬滿了蛆,頭部、胸部、腹部、伊邪那岐命見了驚恐萬分,拔腿而逃。伊邪那美命被丈夫看到了醜陋的形象,惱羞成怒,立即派女鬼去追。女鬼很快便要追上了,伊邪那岐命急中生智,把自己頭上戴的黑木藤編的藤圈朝身後扔去,那藤圈即刻化作一片野葡萄林。女鬼嘴饞貪吃野葡萄,伊邪那岐命便趁機跑遠了。女鬼吃了野葡萄,又緊追上來。這次伊邪那岐命取下插在右耳鬢的木梳,將梳子齒掰斷扔向身後,剎時身後長出鮮筍。在女鬼貪吃鮮筍之際,伊邪那岐命又跑遠了。最後,由伊邪那美命身體各部分生成的八雷神,率領黃泉國的魔軍追殺而來,伊邪那岐命拔出佩在腰間的十拳劍抵擋,邊揮舞邊逃,魔軍直追到黃泉國與葦原中國的分界處比良坂。伊邪那岐命從長在比良坂山坡下的桃樹上摘下三個桃子,朝追來的魔軍擲去,沒想到魔軍見了桃一下子便潰不成軍,四散而逃。伊邪那岐命感激地對桃子說:“謝謝你們 幫助了我。今後,生活在葦原中國的人們若身處困境,還請多幫助他們。”說完,封桃子為“意富加牟亞美命”。自此凡間流傳著桃木可避邪的說法。

伊邪那美命見幾次追殺都失敗了,便親自追來。伊邪那岐命推來一塊大石頭,擋在比良坂的路中。伊邪那美命無法繼續前行,隔著大石頭憤憤地說道:“既然如此,我將每天殺死一千名你的國人。”

伊邪那岐命答道:“要是那樣,我就每天建一千五百個產房,每天誕生一千五百個嬰兒。”

因為這個緣故,每天都有一千人死去,每天又都有一千五百人誕生。

誕生

伊邪那岐命回到葦原中國後,覺得自己去了趟黃泉國,渾身沾滿了污穢,便打算舉行祓濯儀式來去掉身上的污穢之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氣。

築紫國日向的橘小門的阿波岐原位于河的入海口處,岸邊桔樹葉青枝茂,陽光燦爛地照耀著,景色很美。伊邪那岐命來到這裏,把身上的衣裳和飾物統統扔掉,裸著全身,準備跳進河裏好好清洗一下。他所扔掉的手杖、腰帶、圍在腰下的裙裳、內褲、帽子以及戴在左手和右手上的玉鐲,分別化成不同的神,一共生成了十二位神。

伊邪那岐命裸著身子,站在河邊觀察水勢,他自言自語道:“上遊太湍急,下遊太舒緩,就在河的中段吧。”

于是,跳進河的中段,潛入水中,細致地洗濯全身。

伊邪那岐命身上洗落的污垢共化成了四位神,他在水底、水中、水面洗濯時,分別生成了六位神。最後他上岸掬清水洗左眼,生成了太陽女神,即天照大御神;洗右眼,生成了月亮神,即月讀命;洗鼻孔,生成了速須佐之男命。

祓濯儀式完畢,伊邪那岐命渾身清爽,加之最後所得的三個孩子最稱心如意,心情非常高興。

“我最終總算得到三個孩子了!太令人高興了!”

于是,伊邪那岐命將自己脖子上戴著的可發出美妙聲響的玉串賜給天照大御神,命令她道:“你去治理高天原!”命令月讀命說:“你去治理夜國!”

最後對速須佐之男命說道:“你去治理大海!”

就這樣,伊邪那岐命將晝國、夜國和大海分別交由三個孩子治理。

速須佐之男命大鬧高天原

天照大御神、月讀命和速須佐之男命遵照父親伊邪那岐命的分派各自去了自己的領地。天照大御神和月讀命治國之時,速須佐之男命卻整日哭泣,不思治國。歲月流逝,速須佐之男命漸漸到了胸前飄須的年齡了,可他依舊整天哭泣。其聲之悲,令青山荒蕪;其聲之哀,使河海幹枯。國中的惡神也隨之蠢蠢出動,各種災禍頻頻發生。

伊邪那岐命召來速須佐之男命問道:“你因為何事如此悲傷,哭泣不止?”

速須佐之男命回答說:“我思念母親,想去母親所在的根之堅州國去,因此悲傷哭泣。”

根之堅州國即黃泉國。聽兒子如此一說,伊邪那岐命不禁想起先前去黃泉國的可怕經歷,心中非常生氣,他對速須佐之男命下了驅逐令,說道:“既如此,就由你,但不許你再呆在這個國土上。”

速須佐之男命于是說道:“那讓我去跟姐姐天照大御神道聲再見,再去母親那裏。”說著,奔高天原而來。

隨著速須佐之男命的上天,山河發出隆隆巨響,大地如發生地震般晃動起來。

天照大御神聽說弟弟速須佐之男命正朝高天原而來,很吃驚,心想:“速須佐之男命上天決沒安好心。一定是不滿足于治理海面,而來奪我的國土的。”

于是,她解開自己的頭發,分左右束在兩耳邊,扮成男裝,在發鬢和手腕上佩戴了玉串,前胸後背束好箭袋,手裏揮舞著弓,兩腳踏地,嚴陣以待。

速須佐之男命來到高天原天照大御神面前,天照大御神沖弟弟問道:“你來高天原做什麽?”

速須佐之男命回答說:“我來姐姐這裏,決沒有心存惡意。隻是剛才父親問我為何哭泣,我回答說想去母親所在之國,父親便生氣地將我趕出來。我想在去母親那裏之前,跟姐姐道別。”

“你嘴上說的好聽,誰知道你心裏是怎麽想的?怎麽證明你是心地純潔的?”

“讓我們二人在神的面前起誓,用身上所佩之物生子,若生女則證明心地清純,若生男則說明心懷叵測。”

立誓已畢,天照大御神與速須佐之男命隔著天安河相對而立。天照大御神先取下速須佐之男命腰間所佩的長劍十拳劍,折為三段,在天安河畔的天之真名井裏洗幹凈,然後放到嘴裏嚼碎,“噗”地一聲吐出來。隨著吐出的氣息,生成了三位女神。

輪到速須佐之男命,他取下天照大御神左邊發鬢上佩戴的玉串,也用天之真名井的清水洗凈,放在嘴裏嚼碎,“噗”地吐出,隨著吐出的氣息,一位男神誕生了。他就是正勝吾勝勝速日天之忍穗耳命。接著取下戴在天照大御神右邊發鬢上的玉串,用井水洗凈放入嘴裏嚼碎,吐出,這次誕生的男神是天之菩卑命。用天照大御神束前額發的玉串和戴在左手、右手的玉串也各生得一子,皆為男神。因此,由天照大御神的玉串共生得五位男神。

天照大御神對速須佐之男命說道:“後生的五子,是由我身上佩戴的玉串生成的,應是我的孩子;先生的三子,是你身上佩帶之物所生,應是你的孩子。”

速須佐之男命聽此一說,非常高興。

“請看,我生的都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可見我是心無惡意的。這場賭誓我勝了!”

乘著高興勁兒,速須佐之男命胡鬧起來。他跑到天照大御神開的田地裏,將田埂踩毀,把水溝填平,還在每年新米收獲時節舉行初嘗新米祀典的大殿到處拉屎。天照大御神不但沒責備弟弟,還為他開脫說:“大殿上的污穢之物不是屎,是他喝醉酒嘔吐出來的東西。他踩毀田埂,填平水溝,是因為他不忍目睹地面遭到破壞的緣故。”

盡管天照大御神護著弟弟,為他的胡作非為開脫,可是速須佐之男命爬上機房的屋頂,揭開一個洞,把剝了皮的斑馬自房頂投擲下去。正在織衣的一位織女受驚過度不慎被梭子刺入死亡。

這次,天照大御神也不禁惶恐起來,躲進天岩屋中,將石門緊閉。太陽神躲進了洞穴中,于是天上地下一片漆黑,長夜漫漫,不見白晝。眾神也騷動起來,如夏天的蒼蠅亂作一團。各種災禍不斷發生。

于是眾神聚集到流經高天原的天安河畔,讓高御產巢日神之子思金神想對策。最有智慧的思金神召來許多長鳴雞,讓他們在天岩屋前引勁長鳴,又讓人採來天安河上的堅硬岩石和天金山的鐵礦,找來鍛冶匠天津麻羅,冶鐵造矛。然後,思金神命令伊斯許理度賣命製鏡,玉祖命製勾玉串,讓天兒屋命和布刀倒命剔下天香山雄鹿的全副肩骨,與天香山的波波迦木一起焚燒佔卜。最後派人將天香山的一株枝繁葉茂的真賢樹連根掘起,用勾玉串點綴上面的樹枝,把八尺大的鏡子掛在中間的樹枝上,再將楮樹皮製 成的棉布和麻布垂掛在下面的矮枝上,由布刀玉命舉著它,天兒屋命唱庄重的祝詞,大力神、天手力男神則隱蔽在天岩屋的石門旁。

一切備妥。天宇受賣命取天香山的蘿蔓為吊袖帶,將兩袖高高吊起,又以天香山的葛藤束住頭發,手裏拿著束天香山的脆竹葉,將空桶倒扣在天岩屋前,伴著長鳴雞的啼叫,踩著空桶跳起舞來。舞到極興,如神魂附體,袒胸露乳,裙帶直垂到這番狂舞引得高天原的眾神哄笑不已。

躲在天岩屋的天照大御神,聽到外面眾神的哄笑吵鬧,深感詫異。她忍不住將石門悄悄推開一條細縫,向外窺視,見天宇受賣命正舞得起勁,便發問道:“我以為我躲了起來,高天原和葦原中國便會漆黑一片,為黑暗所籠罩。你們怎麽這麽快樂?天宇受賣命為何在此起舞?”

天宇受賣命回答說:“因為來了位比您更尊貴的神,大家為此而歡欣雀躍。”

就在天宇受賣命答話之際,天兒屋命和布刀玉命將鏡子舉到天照大御神面前,請她看。天照大御神覺得新奇,就慢慢走出門來想湊近細看。這時藏在門邊的天手力男神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出天岩屋。布刀玉命隨即繞到天照大御神身後,將稻草繩掛在了天岩屋的石門上。

由于天照大御神重現了身姿,高天原的葦原中國也重新鋪滿了陽光。另外在日本,神社的入口處掛稻草繩和新年時家家戶戶門前結稻草繩的習俗也源于此。

高天原歸于平靜後,眾神商議讓速須佐之男命拿出眾多物品來贖罪,並剪掉他的長須,拔去他的手指甲和腳指甲,以示懲戒。最後,將速須佐之男命逐出高天原。

臨離開高天原前,速須佐之男命到掌管食物的大氣津比賣神處討點吃的。于是,大氣津比賣由鼻、口、肛門處弄出許多材料,做成美味佳餚,獻給速須佐之男命。可是,這一切都被速須佐之男命偷偷看到了。他認為大氣津比賣用污穢之物來糊弄他,一氣之下,將大氣津比賣神殺死了。

大氣津比賣死後,她的頭化作蠶,兩個眼珠化作了稻種,兩個耳朵生成粟,鼻子生成小豆,這就是今日五谷的起源

編輯本段速須佐之男斬蛇

速須佐之男命大鬧高天原後被逐出了天界,來到出雲國境內肥河上遊一個叫鳥發的地方。他站在肥河岸邊思忖著該去往何方,這時一雙筷子自河的上遊漂到眼前。“咦,這不是人吃飯用的筷子嗎?上遊一定有人家。”

速須佐之男命沿河朝筷子漂來的方向走去。不久,看到一老翁和一老嫗圍坐在一少女身邊,三人執手相泣。少女看上去約約十六七歲,清秀可人。速須佐之男速須佐之男命覺得奇怪,便上前問道:“你們是什麽人?發生了什麽事?” 速須佐之男

那老翁見有人相問,便起身回答說:“我是山神大山津見神的兒子,統治這片國土,名叫足名椎,妻子叫手名椎,膝下唯一小女名叫櫛名田比賣。”

“那你們為何事而哭泣?”速須佐之男命又問道。

老翁深深嘆了一口氣,回答說:“先前我們夫妻共有八女,一家和睦地生活著,可誰知在離這兒不遠的高志地方,住著一個叫八俁大蛇的怪物,每年來此作祟,每次吞食我一個女兒。今天又到了那怪物出現的時候了。一想到這最後的一個女兒也要被吃掉就不禁悲傷萬分,因而哭泣。”

“那個叫八俁大蛇的怪物,是何模樣?”

“它長得非常可怕。眼睛血紅如酸漿果,一身生有八頭八尾,身上覆蓋著綠苔,長著檜杉。身體碩大無比,可蜿蜓于八個山谷和八個山崗之間,它的腹部糜爛總是滴血水。”老翁描述著,身體不斷地發抖。

速須佐之男命聽罷,毫無膽怯的模樣,對老翁說道:“別怕,讓我來治服這個怪物。不過,你能把你的女兒嫁給我嗎?”

老翁答道:“若能懲治了那個怪物,自當把小女獻上,隻是還不曾請教尊姓大名。”

速須佐之男命答道:“我是天照大御神的胞弟,剛從天界下來。”

老夫婦大吃一驚:“沒想到是如此尊貴的神駕到,失敬得很,這就將小女獻上,讓她隨侍您的身旁。”

于是速須佐之男命當即將櫛名田比賣變成一把小而多齒的梳子,插在自己的發間,又吩咐足名椎、手名椎道:“你們二位快去釀酒,築起一圈籬笆牆,在牆上留出八個洞,洞前搭八個放酒盞的架子,在架子上放一酒器,裏面裝滿釀好的八釀酒。”老夫婦依照吩咐做好了準備。

八俁大蛇果然來了。它嗅到酒香,便將八個腦袋伸進八個酒器中。八釀酒是反復釀造八次才釀好的烈酒,即便是八俁大蛇,也抵不住酒力,一會兒便醉了,八個腦袋耷拉在地上沉沉睡去。

速須佐之男命拔出腰間佩帶的十拳劍,將八俁大蛇的八個腦袋一一割去,又將身子切成幾段,又依次去割大蛇的八條巨尾。大蛇身上流出的血水把肥河都染紅了。

當速須佐之男命砍到中間的那條尾巴時,“鏗”地一聲,寶劍被彈了回來,劍刃崩掉了一塊。速須佐之男命深感詫異,用劍尖將尾巴縱向剖開,一把大刀呈獻在眼前。速須佐之男命取出大刀,覺得此物非同尋常,後來將它獻給了天照大御神。此刀即是草剃大刀,是三件神器中的一件。

速須佐之男命懲治了八俁大蛇後,便準備同櫛名田比賣成婚。他尋遊出雲國各地,選擇造新婚宮殿的地點。當他來到須賀時,忽覺神清氣爽,于是決定在須賀建造宮殿。開土動工之時,有祥雲自地上升騰而起,據說這就是“出雲國”的來歷。

宮殿落成後,速須佐之男命與櫛名田比賣成婚,櫛名田比賣的父親足名椎被任命為宮殿的長官。速須佐之男命在須賀住了很久,後來還是到黃泉他母親那裏去了。

牽引國土

速須佐之男命巡遊出雲國各處尋找宮殿地址時,發生了這麽一件事。

一天,他站在高處俯瞰出雲國,發現出雲國宛若一條狹長的細帶,于是自言自語地說道:“我統治的國土如此狹小,實

日本神話日本神話

在說不過去,難道就沒有什麽辦法使國土變寬嗎?”說著,他向海的遠處眺望。突然,速須佐之男命發現朝鮮半島南端向外突出一塊。“有了,有了,把那突出之處補在我的國土上不就可以了嗎?”

于是,掄起一把大鋤頭,將半島多出的那塊砍去,把它與朝鮮半島斷開,然後用三根粗繩索捆住,嘴裏呼著號子,像拉纖般地把砍下的那塊土地拉了過來。這塊拉來的國土與出雲國相接,形成了今日出雲國小津港到杵築的御崎這一段海岸。

為了不讓拉來的國土漂走,速須佐之男命在海裏打下粗樁子,用繩索把國土系在樁子上。那粗樁子年深日久,便化作了今日屹立在出雲國與石見國之間的三瓶山,而牽拉的繩索化作今日杵築御崎南邊的長長的海濱。

盡管增加了一塊國土,速須佐之男命還是不滿足。他又登高遠眺,這次發現出雲國北面的隱歧島多出一塊,像尖沙嘴似的向南突出,顯得孤零無依,速須佐之男命高興地大叫:“有了!有了!那裏又有一塊沒人要的國土!”說著,掄起大鋤頭把它砍下來,用三根粗繩索把他拉了過來。如今的多久村至狹田村一帶,就是拉來的那塊國土。

後來,速須佐之男命又用同樣的辦法從別處拉來了兩塊國土。出雲國新添了這麽多國土,自然變得寬闊起來。速須佐之男命終于滿意地笑了。

當時,日本國土上草木稀少,到處是禿山和荒野。速須佐之男命有一次渡海來到朝鮮國發現了許多金山銀山,很想把它們運回日本,可惜沒有太多的船。速須佐之男命便決定讓日本到處長滿樹,好伐木造船渡海。于是,他拔下自己的長須,臨風一吹,長須落地化為一株株杉樹;又拔下胸毛,一根根吹散,胸毛化作了檜樹;拔下腰間的體毛,化為羅漢松;拔下眉毛化作楠樹。于是,日本整個國土便長滿了杉松檜楠等各種珍貴的樹,為綠蔭所覆蓋;

神話分析

日本神話與希臘、北歐神話的不同之處,在于其時間上的直線式排列,這也許是因為這些神話是在“被創作”的過程中形成的。本節我們特意選擇了一些在日本民眾中自古以來廣為流傳的神話故事,以及一些類似風土記的傳說,簡要作介紹。天之中主神據日本《古事記》中記載:天地初開之時,在高天原產生的神,名叫天之中主神。這位“天之中主神”是最早出現的神。奇怪的是,這位神在以後的故事中再未出現過,而有關這位神的神社也沒有一所。

其實,天之中主神並非被祭祀的神,而是古籍中記載的北極星神,由宮廷史學家們造出來的一個神名。高天原據日本《古事記》及《日本書紀》中記載,神話世界分為天上的高天原,地上的葦原中國和地下的黃泉國3層。高天原是天上眾神的世界,相當于希臘神話中的奧林匹斯山。高天原由太陽神天照大神統治。高天原有叫做天之香具山、天之安河的山河,以及天之高市的城市。一旦發生重大事件,眾神便聚集在天之高市和天之安河的河灘上,召開稱之為“神集”的會議,商討對策。在高天原也有水田。

上述地名與日本奈良縣的地名完全相同,由此可以說,高天原是將地上的大和國(日本)反映到神話中了。

其它詞條